ZKIZ Archives


地方違法違規舉債擔保首問責,重慶3人被撤職

針對少數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擔保亂象不止的情況,上級部門首次亮出問責“寶劍”,劍鋒直指涉事官員、金融機構負責人。

近日,財政部公布了兩則處理地方政府違規違法舉債擔保的情況通報,一則事關重慶市政府處理下屬黔江區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另一則是銀監會對3家違法違規給地方政府融資的金融機構給予處理。

兩則通報中最惹眼的是涉事14人被問責,其中重慶對違法違規擔保負有直接責任的3人給予行政撤職處分,對提供融資的江蘇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責任人罰款5萬元等。

“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的關鍵人員被問責還是首次,這在地方政府債務管理上是個里程碑式事件。”長期關註政府債務的上海財經大學副教授鄭春榮對第一財經評價道。

中財—鵬元地方財政投融資研究所執行所長溫來成告訴第一財經,對於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地方官員是明知故犯,這樣的撤職處理是恰當的。通過問責到人可以對其他類似現象有警示威懾作用,是管控債務風險的有效手段,有利於消除區域性、系統性風險。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此次針對地方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問責“風暴”才剛剛刮起,財政部稱將及時通報其他地區和金融機構違法違規融資擔保處理結果。

對直接責任人進行撤職處理

在尋求經濟發展和財力不足矛盾下,地方政府通過設立各類投融資平臺等方式利用信貸資金或企業債券形式融資彌補缺口,形成大量的地方政府債務,這也隱藏著債務風險。

為解決潛在風險,近些年國務院通過對地方政府債務實行限額管理、預算管理、風險評估和預警、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置換存量政府債務、發行新增地方政府債券等重大舉措,規範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地方也通過健全規章制度來加強債務管理。

財政部數據顯示,2016年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5.32萬億元。財政部部長肖捷在今年全國兩會答記者問時表示,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但近年來一些地方確實存在不同程度的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問題,個別地區的償債能力還有所減弱。

對此,一場針對地方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的“圍剿”行動已展開。

2016年6月底,審計署發布地方政府債務審計情況,稱四川、山東、河南等地存在違規或變相舉債。循著這一線索,財政部組織駐相關地區專員辦事處進行一次專項核查,並在今年1月將相關地區核查結果和處理建議發函給相關省級政府和部委。

截至發稿前,重慶是唯一公布處理當地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問題的地方政府。

財政部經核查確認,重慶市黔江區政府於2015年8月批複同意黔江區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向貴州中黔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融資。同年11月~12月,黔江區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黔江城投”)獲得融資款0.55億元。經區人民政府有關負責人批準,區財政局提供了協調資金支付融資產品本息的承諾函。

同年5月,黔江區教委與上海愛建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愛建融資租賃”)簽訂2個《回租賃合同》,融資1.2億元。同年6月和8月,黔江區教委與江蘇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江蘇金融租賃”)簽訂2個《融資租賃合同》,融資1億元。

溫來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5年實施的新預算法就已明確,地方政府舉借債務一律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債券方式籌措,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不得以任何方式舉借債務,且不得為任何單位和個人的債務以任何方式提供擔保。上述黔江區違法違規舉債擔保行為是明知故犯。

對於上述財政部核查的情況,重慶市政府高度重視,並對相關情況進行整改,並對相關負責人予以嚴肅處理。

據財政部官網消息,對於上述黔江區財政局出具承諾融資0.55億元問題,經黔江區財政局與貴州中黔資產交易中心協商,已撤回黔江區財政局出具的承諾協調資金支付融資產品本息的《協助協調函》,並提前兌付本金及收益。

對於黔江區教委與愛建融資租賃和江蘇金融租賃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問題,由當地國企重慶鴻業事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鴻業集團”)償還相應債務,撤回黔江區財政局出具的相關文件,解除黔江區財政局的擔保責任。

“撤銷財政擔保函糾正了違法違規行為,同時意味著這筆債務不屬於政府債務,防止了當地政府債務蔓延。”溫來成稱。

同時,重慶市政府對負有領導責任的黔江區政府區長徐某進行批評教育,對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的區政協主席夏某(時任黔江區政府常務副區長)給予黨內警告處分。更為嚴厲的是,對違法違規擔保負有直接責任的黔江區財政局局長盧某,對違法違規舉債負有直接責任的鴻業集團董事長肖某、黔江城投董事長張某三人均給予了行政撤職處分。

溫來成告訴第一財經,預算法明確,對於地方違反本法規定舉借債務或者為他人債務提供擔保,對負有直接責任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撤職、開除的處分。因此這樣的處分是合理的。

“這也是我國第一次對違法違規舉債擔保負直接責任的官員撤職。這暗示著如果其他地方官員繼續這樣幹,下場也是這樣。目前處罰還在探索中,未來可能更加嚴格。”溫來成稱。

鄭春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次對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的關鍵人員直接撤職,意味著地方債實實在在被納入到了官員考核中。這是標桿性事件,意義重大。

此次不僅僅對舉債者被嚴懲,對給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提供融資的金融機構也給予懲罰。比如銀監會對上述江蘇金融租賃處以行政處罰30萬元。對該公司副總經理佘某給予警告、處以5萬元罰款,對市場總監鄭某給予警告、處以5萬元罰款等。

“問責到人”將常態化

違法違規舉債擔保並非重慶一地,根據此前媒體披露且經財政部核實的信息,內蒙古自治區、山東省、河南省、四川省等多個地方存在相似問題。

財政部也公開表示,下一步對涉嫌違法違規融資擔保的其他地區和金融機構,待相關省級政府和監管部門依法依規處理後,將及時通報處理結果。

這意味著這一輪問責風暴也才剛剛開始,並將常態化。

溫來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從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明知故犯可以看出債務管理難度大,因此現階段對這類違法違規事件不能放松,應該進行常態化管理。事實上,財政部駐各地專員辦已經把地方政府債務管理作為工作重點,尤其是核查地方違法違規舉債擔保行為。

今年2月,財政部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時表示,繼續將強化執法問責作為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監督的重要抓手,開展專項核查,對違法違規舉債擔保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一律依法問責到人,堅決遏制違法違規舉債擔保行為蔓延。

鄭春榮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財政部專員辦在核查地方違法違規舉債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畢竟人力資源有限,在這方面應該讓省級政府承擔更大職責。與此同時,加強財政部門、銀行監管部門、商務部門等機構聯合監管,減少地方政府融資“灰色空間”。

此次部分地方違法違規舉債事件再次折射出,部分地方政府融資平臺仍承擔了政府融資職能,而這是被明令禁止的。

“從我調研的情況來看,目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轉型緩慢。一方面是因為這些年經濟發展緩慢,地方政府需要穩增長上項目,這就使得融資平臺公司能夠繼續發揮作用。另一方面融資平臺公司數量不少,公司轉型涉及面廣,因此一兩年時間轉型很難完成。”溫來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去年5月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就政府債務答記者問時表示,財政部正在抓緊研究出臺相關制度辦法來推動融資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總的思路包括在妥善處理融資平臺公司政府存量債務的基礎上,關閉空殼類公司,推動實體類公司轉型為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市場主體等。

溫來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地方違法違規舉債,一定程度上也折射了地方發展經濟急需融資,而省級政府給市縣代發政府債券還不能滿足融資需求。未來可以考慮讓財政實力雄厚的市縣自主發債。

地方 違法 違規 舉債 擔保 首問 問責 重慶 人被 撤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95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