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安邦海外“買買買” 吳小暉談三大原則

近年來,中國企業“一擲千金”、“全球掃樓”的形象逐步強化,而中國安邦保險集團(Anbang Insurance)則是在外媒中曝光率最高的。2014年,安邦因斥資19.5億美元收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而讓西方瞠目。不過,安邦出手從不盲目。今年以來,其“海淘”的步子也邁得愈發謹慎,這背後是對海外投資戰略的通盤考量。

9月以來,安邦董事長吳小暉在美國、加拿大等地頻頻亮相。9月20日,李克強總理出席由紐約經濟俱樂部舉辦的晚宴,這場晚宴設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吳小暉作為企業代表參加了此次晚宴;9月23日,吳小暉出席中加經貿論壇,闡述國際投資戰略。

“在歐洲的荷蘭,安邦用1歐元買下了近5000億元人民幣總資產的保險企業百年老店VIVAT,當年扭虧盈利8億元人民幣,今年上半年盈利43億元人民幣;在亞洲的韓國,安邦收購的東洋人壽保險公司短時間內利潤和業務增長一倍。”吳小暉表示,安邦“買買買”基於三個原則:重視選擇成本、選擇效益;綜合成本、綜合效益;財務成本、財務效益。

(由第一財經整理)

“海淘”堅守三大原則

無可否認,安邦聲名大振源自其最近兩年異常彪悍的收購案。

在海外,安邦先後收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比利時Fidea保險公司及勞埃德銀行、韓國東洋人壽、荷蘭VIVAT保險公司、美國信保人壽,成功將金融版圖及業務擴展至亞洲、美洲、歐洲等地。其中,光是拿下華爾道夫,這個以招待各國元首而在全球具有特殊地位的酒店和紐約核心地標,就一次出手近120億元人民幣。

在國內,安邦不斷掀起攻城掠地的高潮,金地集團、民生銀行、萬科A等10多家上市公司都有安邦的投資身影。

不過,比起買了多少貨,吳小暉總是更樂於談“買買買”背後的邏輯。他強調,安邦在進行國際投資時會從三個角度來考慮。

“首先,我們考慮選擇成本、選擇效益和投資總額,也考慮投資的地點和具體的項目。我們會對項目進行嚴格的比較篩選,對投資在不同國家、不同行業進行討論再選擇,這是我們決策的第一關。”

他表示,確定項目所在的地區、行業以及投資金額後,還會看它能否帶來穩定的收益,是否有長期穩定的現金流和較好的安全性。“我們投資的項目都要符合這三項要求。這是我們投資的前提。”

第二,安邦考慮的是綜合效益。具體而言,大型企業一般會考慮社會價值。“比如說安邦,我們圍繞著人的行業投資,包括養老、醫療、地產。我們重視投資項目的社會綜合效益,有些項目即便盈利前景很好我們也絕不會投。我們也很重視在環保、綠色能源等領域的投資,投資了中國最大的風力發電機制造商。”

之所以安邦重視投資的綜合效益,是因為“最終社會要評價我們是不是一個‘企業公民’,有沒有盡到地球公民、社區公民的責任。”吳小暉稱。

值得一提的是,安邦國際化的過程中,有競爭力的產品,以及市場上完善的法律環境不可或缺。近年來,安邦也在國際化發展方面經積累了一定經驗,並在收購幾大標的後,幫助其實現了更好的盈利。

“比如在歐洲去年以象征性的1歐元收購了荷蘭VIVAT保險。在安邦的幫助下,VIVAT半年就扭虧為盈,今年上半年盈利43億人民幣。這表明中國企業今天不但有資本輸出的能力,也有輸出管理、技術的能力。”吳小暉介紹稱,VIVAT此前理賠要一個月,而在中國安邦的客戶通過手機APP理賠最短只需要16分22秒。VIVAT通過引入安邦設計的APP,讓理賠時間大大縮短。這個新技術的運用提升了用戶體驗,也增加了企業的綜合效益。

第三大原則便是盈利。對私營企業來講,沒有盈利將無法生存。“所以,我們的投資必須考慮成本和回報。我們內部有一個嚴格的投資原則,回報不能低於10%。我們會選擇長期的資產配置,比如VIVAT投資的德國國債帶來了可觀效益。安邦的資產配置會根據每個市場和行業的具體情況來決定。”吳小暉稱。

中企出海不盲目

其實,安邦只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一個縮影,在全球化不斷深化的今天,走出去的步伐已經勢不可擋。對於眾多中國企業而言,關鍵在於怎麽“出”,“出”得值不值。

先以安邦為例,今年以來,其一系列動作都呼應了其“三大原則”。今年初,喜達屋收購案在安邦、萬豪不斷加價你爭我奪下備受全球關註。起初,安邦對於喜達屋似乎是誌在必得。在與萬豪的競爭中,安邦已經將報價提升到了141.5億美元。然而,今年4月1日,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稱,安邦將退出收購喜達屋;9月23日,萬豪終於完成了對喜達屋酒店及度假酒店國際集團的收購。

而安邦“收手”更多是出於對成本利潤的權衡。一位安邦內部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當時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退出競價的原因並非是因為“監管對海外投資所謂‘不得超過15%’的比例限制”。該人士透露稱,安邦在發起收購之初,即已經做了比較周全的安排。“原因的確出現在了‘價格’上。因為在安邦提高報價後,萬豪方面傳出明確的信號是打算繼續擡價,那麽對於安邦來說,就面臨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即‘是不是要繼續往上擡’。如果繼續擡價,就意味著,交易價格可能要大幅偏離喜達屋的基本面。如此大的一筆投資,安邦不會沖動和冒進。”

更早前,吳小暉在某次赴美國校招演講時,也提及了安邦天價收購華爾道夫背後的“生意經”。他表示,有些人從表面上算就認為該酒店單個房間的收購均價貴了,其實做商業決策的時候最基本原則是盈利,以及其商業模型是否可持續。

“這個酒店共1400多個房間,16.3萬平方米的面積,19.5億美金的投資約合每平方米73000元人民幣,這個項目獲得的是終身產權,我們覺得有很大的盈利空間。商業決策不能從概念出發,一定要有數據做支持,我們詳細分析了紐約中城地區周邊住宅價格,即每平米售價約20萬-30萬人民幣,其中差價至少十萬多人民幣,這個項目潛在盈利性非常好。”

就中企“走出去”的整體態勢來看,去年以來,民企成為了中企海外並購活動中越來越重要的力量。2015年前三季度中國企業海外並購交易總金額408億美元中,民營企業交易金額同比增長超120%。中企考量更多的不是收購一個“牌子”,而是“專門技能”(knowhow)。

羅斯柴爾德集團(又稱“洛希爾集團”)中華區主席俞麗萍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稱,“並購行業轉換明顯,早期都是資源類的,當前已逐步轉向食品、醫療、TMT等行業。中企積極在北美、歐洲等成熟市場尋找優質並購目標,將海外的技術、品牌引入中國,同時也開始向亞洲等成長型市場轉移核心技術以及開發新型市場。”

安邦 海外 買買 吳小 小暉 暉談 三大 原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98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