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監管調研貨幣基金T+0贖回 摸底公募節前墊資壓力

近日,一份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下稱“中基協”)向基金公司等機構下發的有關調研T+0贖回服務業務運行情況的通知在業內引起熱議。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獲悉,此次中基協調研主要針對的對象是貨幣基金。盡管跨境ETF、黃金ETF等品種在二級市場上均實現了T+0回轉交易,但在贖回效率上遠遠達不到T+0。貨幣基金之所以能夠實現贖回T+0,主要依靠基金公司或銷售機構自行墊資兌付投資者。

國內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內部人士對本報記者稱,中基協此舉也是正常的例行檢查。在季末、年末等時間點,早先也有過監管摸底基金資金運作、應對巨額贖回等情況的先例。9月底是三季度末,也是十一黃金周前,從常理推論,此時中基協進行相關業務調研,實屬正常。

摸底T+0贖回服務

9月18日,中基協向公募基金公司、銷售機構、券商資管機構下發出一份名為《關於開展行業T+0快速贖回服務運行調研工作的通知》(下稱《調研通知》),要求這些機構對旗下提供T+0快速贖回服務的產品情況進行梳理,根據自身情況設計壓力測試方案,建立合適的模型對旗下T+0快速贖回服務的產品的流動性、財務壓力等方面進行評估。

《調研通知》一經下發到基金公司,便引起了一定的反響。有業內人士稱,在監管相繼提高保本基金、分級基金的準入門檻後,不排除貨幣基金T+0業務模式的標準也將被提高。

然而,多家基金公司內部人士對本報記者稱,從短期而言,中基協此舉應該只是例行檢查,重點檢查基金公司及銷售機構的墊資能力是否能應對巨額贖回。臨近三季末、十一黃金周,一批機構可能會有繳款壓力,市場資金面可能也有趨緊的可能。中基協此舉也是摸底貨幣基金應對贖回的壓力,以免出現流動性危機。

一般而言,貨幣基金的持有人從遞交贖回申請到資金到賬,需要2個—4個工作日。2012年開始,有基金公司推出“寶寶”類產品模式,通過以墊資形式實現贖回T+0的效率。該產品也因超高的流動性優勢獲得投資者青睞,並在業內被普遍效仿。

所謂“墊資”,是指為了實現“T+0”即時取現功能,基金公司或銷售機構先以自有資金支付給投資者,再等貨幣基金贖回到賬後用來償付其墊資款。據相關媒體報道,除銀行系基金公司能依靠渠道優勢代為墊資,大部分機構均以自有資金先行墊付。中大型基金公司總資產也就在10億至30億元之間,其能承受的墊資規模有限。有測算顯示,貨幣基金想實現T+0到賬,每百億元的貨基需要基金公司自行墊資10億-20億元。

實際上,國內貨幣基金行業的確發生過流動性問題。兩個月前,位於上海的興業基金曾上演了一段貨幣基金遭遇巨額贖回的小插曲。公開資料顯示,興業基金旗下一款名為興業鑫天盈貨幣A的基金產品,因為遭遇巨額贖回驚現了“負收益”的情況,7月18日至7月24日7天時間,七日年化收益率均為負,分別為-1.155%、-1.153%、-1.072%、-0.95%、-0.952%、-0.942%、-0.933%。

貨幣基金出現負收益極為罕見。在全球市場上,通常只有金融市場出現流動性危機的時候,它的收益率才有可能為負。中國市場上,在2006年上半年也出現過單日貨幣基金收益為負的短暫情況,之後除了興業鑫天盈貨幣A外,從未發生過這樣的情況。

不過,真正拉響貨幣基金流動性警報的是2013年6月中國市場上出現的資金緊張的“錢緊”那段時期。當時,大型商業銀行加入借錢大軍,隔夜頭寸拆借利率一下子飆升578個基點,達到13.44%。在高收益的誘惑下,一大批貨幣基金遭遇大規模贖回,一些機構及大資金紛紛轉投交易所市場及銀行間債市。天治基金、銀河基金等多家公司旗下貨幣基金萬份收益率紛紛跌破0.1%,但仍堅守住正收益的“紅線”。

近年來,盡管“錢緊”等極端現象成了過去時,但監管把保證貨幣基金的流動性問題擺在了重要位置。2015年末,證監會與央行聯合發布的《貨幣市場基金管理辦法》稱,為確保基金平穩運作,避免誘發系統性風險,基金管理人應當對當日單個基金份額持有人申請贖回基金份額超過基金總份額1%以上的贖回申請征收1%的強制贖回費用,並將上述贖回費用全額計入基金財產。自2016年2月起,這一措施正式實施。

委外大潮下監管趨緊

進入2016年,中國市場資產配置荒愈演愈烈,一邊是機構持有了巨量的流動性,另一邊則是賺錢效應的缺失,無處可投。於是,出於現金管理或者保值等需求,大量資金湧入貨幣基金市場。

據中基協數據,截至8月末,境內104家基金公司累計管理的貨幣基金資產高達4.53萬億元,較去年末的2.23億元的規模,足足增長了一倍多。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很大程度上,銀行等委外資金推動了貨幣基金市場的發展。上述出現負收益的興業鑫天盈貨幣基金便是由委外資金定制而來。興業鑫天盈貨幣分為A、B兩類基金份額,據基金中報顯示,截至2016年6月末,興業鑫天盈貨幣A份額8451.46份、興業鑫天盈貨幣B份額為255.93億份,兩者體量相差極為懸殊。值得註意的是,興業鑫天貨幣B的250多億份額由1名機構投資者全權持有。而興業鑫天盈貨幣A似乎只是為了保證200戶的成立門檻而存在,截至6月末,284戶個人投資者持有8451.4份,平均每人持有29.76份;基金公司所有從業人員持有4197.77份,占比近半。

由於基數極為有限,相對於興業鑫天貨幣逾250億元體量的千萬分之幾的贖回量,便引發了興業鑫天盈貨幣A出現負收益。

散戶微不足道的贖回尚能引發一只貨幣基金出現負收益的情況,一旦機構投資者大規模贖回,其造成的影響顯然更為重大。監管對此顯然頗為重視。中基協此次調研工作在業內人士看來實屬正常。

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電商人士對本報記者稱,通常來說,在季末或者年末等時點,散戶贖回的比例不會太高,主要是個別機構因為有臨時資金的周轉,必須贖回貨幣基金,為此基金經理在這些關鍵時間總要提前備足現金頭寸以備應對巨額贖回。

值得註意的是,作為擁有中國第一大貨幣基金余額寶的天弘基金顯然成為了中基協調研的重要對象之一。有接近天弘基金的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稱,天弘基金的余額寶跟普通的貨幣基金不同,它由散戶占主導,所以在季末、年末不存在贖回壓力,余額寶的主要兌付壓力在“雙十一”。為此,在“雙十一”前,基金經理要備足大量現金頭寸,以備持有人購物所用。據基金半年報數據,截至6月末,余額寶資產凈值達到8163.12億元,機構投資者僅持有28.62億元,占比0.35%。

盡管中基協此次摸底工作在業內人士主要是應對節前的巨額贖回風險,但也有基金業人士向記者表達對未來監管升級的憂慮。“長期來看,基金公司墊資問題也有可能被納入監管。”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內部人士如是說。

監管 調研 貨幣 基金 贖回 摸底 公募 節前 墊資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05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