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聯合國原高官提醒中國:利用G20主席國推國際貨幣體系變革

中國G20杭州峰會已經越來越近,各方對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及改革國際貨幣體系也已開展了許多討論。這些議題並非首次被討論,如2011年法國就曾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但被歐債危機所沖淡。目前上述議題取得實質進展的時機已經成熟。

當前全球經濟被不確定性所籠罩。美國經濟的強勁程度存在疑問,日本的經濟數據很不穩定,歐盟不僅面臨著仍然疲弱的經濟複蘇,還面臨著英國退歐問題。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速急劇下滑,特別是中國的顯著風險,許多人擔心中國經濟下行程度將比預期更嚴重,從而導致資本流出,並加劇人民幣貶值壓力。這也凸顯了當前另一個不確定性的來源——匯率。從2014-2015年的歐元,到美聯儲宣布延遲加息後的美元,再到近期的英鎊,主要貨幣均出現了貶值,引發了對競爭性貶值的懷疑。

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將有助於增強世界經濟的穩定性,各方已經做出一系列努力,但是收效甚微。2008年金融危機後,許多旨在促進宏觀經濟協調的倡議陸續出臺,其中G20出臺了互評體系,基金組織也加強了其宏觀監督。但是實現G20在2009年達成共識的“強勁、可持續和平衡增長”仍面臨困難,尤其是難以推動順差國實施促增長的政策以抵消逆差國調整所帶來的衰退影響,在歐元區尤其明顯。

近期匯率波動表明,僅提高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有效性是不夠的,還應改革國際貨幣體系,包括重新審視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發揮的作用。在日益多極的世界中,應建立起多元貨幣體系並擴大目前唯一的全球貨幣——特別提款權(SDR)的使用。

將SDR作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將帶來意義深遠的益處。一方面,它可以使所有國家,而不僅僅是主要經濟體享受鑄幣稅收入,另一方面,基金組織可以通過創造SDR為其貸款項目融資,而不必再通過大量的談判來獲得成員國的資金支持。此外,還可以通過向儲備需求較大的發展中國家分配更多的SDR來支持其發展。

中國可以利用G20主席國的領導力推動國際貨幣體系的變革。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是最早對美元的地位提出質疑的人士之一,早在7年前他就提出了這一觀點。中國也在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2015年基金組織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里程碑事件。除了推動基金組織在貸款項目中更多地使用SDR外,政府也可以發行SDR債券。此外,正如一些歐洲銀行使用歐洲貨幣單位(ECU)一樣,私人銀行也可以增加對SDR的使用。

中國G20杭州峰會為完善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和實施貨幣體系改革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契機。為了實現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平衡增長,絕對不能浪費這一機會。

作者簡介:

何塞·安東尼奧·奧坎波(Jose Antonio Ocampo)1952年出生於哥倫比亞,經濟學博士,社會經濟學家。曾任聯合國副秘書長、哥倫比亞前財政部長,現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原文標題“充分發揮中國G20主席國的潛力”。

聯合國 聯合 高官 提醒 中國 利用 G20 主席國 主席 國際 貨幣 體系 變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87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