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造假13億人同時看,每月燒錢幾千萬,直播泡沫為什麽還沒破?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623/156835.shtml

造假13億人同時看,每月燒錢幾千萬,直播泡沫為什麽還沒破?
南七道 南七道

造假13億人同時看,每月燒錢幾千萬,直播泡沫為什麽還沒破?

直播熱的所謂用戶,不過仍只是可有可無的嘗鮮派。

文|南七道 梁堅

任何行業都會造假,但如果一個行業集體造假,而且造假到任何人都能看出來造假,那這個行業已經病得很重。當年牛奶行業品質集體掉線,至今未能使國產牛奶聲譽恢複。公眾對一個領域寬容度極高,但如果一個行業騙了用戶的核心利益,那可能隨時翻船。

移動直播數據造假仍不是災難性的問題,但造假本身說明用戶活躍度根本不足以支撐直播行業如今的,而且移動直播仍義無反顧地向遠離用戶的方向一往直前。如果這口虛火沒有去好,大量直播平臺被嫌棄的那天不會太遠。

人人知道數據造假,缺不會逃離直播

映客對外宣布用戶過億時,就有很多人大呼其數據水分太足。於是有人挖坑在直播時使用黑屏長達三小時,這三小時內竟然有21人不離不棄。“黑屏門”後,直播平臺利用機器人賬號刷數據的醜聞被接連曝光。

“黑屏門”事件最重要的影響是,直播平臺的謊言已經到了用戶普遍不信的地步。實際上,直播平臺的數據造假早就已經不需遮掩,甚至假到任何人明眼都能看出來。2015年WE隊員微笑在鬥魚直播英雄聯盟時,其顯示觀看人數竟然超過了13億。這個點擊因為人人可以看到,因而直播平臺數據造假一事自那時起便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那時起鋪天蓋地的消息就說,直播平臺主播顯示觀看人數實際上是真實在線用戶乘以一個相對應的系數得來的。這個系數少則2倍,多則10倍。

那個時候,媒體自媒體就已經披露,直播數據造假要騙的唯有投資者和一般小白用戶。如果一個用戶習慣性地根據點擊去看直播,就有可能選擇那些僵屍粉紮推的直播內容一看究竟,也可能跟著造假的送禮物行為一起送禮。

也就是說,直播平臺的數據謊言已經從2015年騙到了現在,預計還是可以騙下去。所以行業中人估計不會理會外界關於直播行業數據造假的警告。因為如今直播平臺的所謂數據造假並沒有傷害到用戶的核心利益。

鬥魚造假13億人觀看直播

很多人都知道鬥魚直播13億人看的笑話,但人們並沒有拋棄鬥魚;“黑屏門”也至少說明了一點,雖然沒有那麽多人真的看黑屏,但大家對映客等平臺的確仍然不離不棄。

中國人對於造假的忍耐度是非常高的。因為造假到現在還飽受質疑的,也就是國產牛奶行業。導致這一結果的正是因為造假傷害了用戶健康這一核心利益。

用戶對直播的熱情還有多少

目前直播全行業的數據造假,只能說明直播行業虛火太過旺盛。但是業內對於這樣的虛火恐怕並不是特別緊張。該作假的依舊會作假,而且會心安理得。

他們會有很多的借口安慰自己。比如很多電商也會刷單;O2O也幾乎在靠數據造假維持;創投行業也都虛報投融資數據。

或許是時候喊一個口號:沒有數據造假,就沒有互聯網繁榮。

只是直播平臺的數據造假,也是一種自嗨,它的真正隱憂是:各平臺造假是不是說明用戶真的不夠用了?直播才被熱議大半年,用戶活躍度就已經下滑到必須靠全平臺造假才能維持了嗎?

繼而一個疑問是,各直播平臺真的有那麽熱嗎?或者說直播從來就沒有真的像媒體說的那樣火?用戶對於直播的熱情到底還有多少?

根據現有數據造假的慣例,網上已經有人計算出公式,映客一萬人的直播數據,實際在線人數可能只有250人。這至少說明了一點,各主要直播平臺現有的設計與行動,已不能真正有效調動用戶的興趣,或連續保持用戶的粘性。

中國直播追隨的實際是美國的Meerkat。但是作為直播界的鼻祖,Meerkat在風行半年後就開始衰退,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搭載用戶入口的推特不跟他玩了,用戶不能在使用推特的時候分享到Meerkat的內容,Meerkat也就沒有了用戶。今年3月Meerkat被迫關閉。

國內的部分移動直播平臺可能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有能力做成一個入口,可以吸引到足夠的用戶。熊貓TV也號稱砸錢迅速砸出了一個億的用戶(好像中國13億人隨時被砸)。但問題來了,就算有這麽多用戶,現有的直播平臺是否能留下來用戶的熱情。

現有主要的直播模式包括,電商直播,網紅秀場,遊戲直播等。無論什麽直播形式,在各現有直播平臺里,內容已經高度同質化,網紅主播一律大眼尖下巴,換個誰看都是秀舞秀歌。

如此同質化首先是直播平臺設計的失敗,它導引直播內容生產領域過於狹窄。而且馬太效應會越發明顯,讓普通內容生產者不斷複刻“成功”模版,結果顯而易見,只有少數平臺包裝的主播才有出頭之日。長此以往,將損耗相當一部分內容生產者的興趣。

國內平臺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但他們選擇的方式,是利用明星效應。明星直播的介入在短時間內會擡高數據,比如劉濤玩個直播總在線可以達到71萬人。

但這樣的結果是,國內手機直播平臺最終變身為媒體直播平臺。媒體直播的方式,就是靠平臺自身的眼光、資源對內容進行人工幹預。這跟辦一家報紙,辦一個傳統媒體的網站並沒有什麽區別。

盡管直播平臺的數據也許會止跌,甚至短期內很熱鬧,但也將摧毀各種用戶內容自生產的空間。

一個更符合互聯網精神的直播方式應該是社交式直播而非媒體式直播。這就跟微信朋友圈當初擊敗利用明星戰略和媒體模式的微博一樣。微博當年也被迫使用僵屍粉等方式來體現數據,但活躍度不可遏止的下滑。原因正是用戶在微信上體驗社交到樂趣,而在微博上大都智能被動接受信息。

如果移動直播,從網絡社交直播倒退回媒體直播,用戶的熱情將可能出現劇烈波動。因為明星是可以遷徙的,而用戶憑借自娛自樂的興趣玩直播也是有淡季的。一旦出現比現有移動直播更有互娛性的新方式,用戶就有可能大規模撤離。即使現在沒有誕生更好的平臺,直播也是可看可不看的。人們依然可以通過其他管道獲得類似的體驗。也就是說,現有相當多的直播平臺有隨時可能陷入僵屍平臺的風險。

直播燒錢還能燒多久

本來,基於個人興趣的直播是有多元化空間的。在視頻行業中,youtube就通過機器算法,根據用戶興趣提供不同的內容。這種非人工幹預的方式,實現了“千人千面”。有效刺激了多元化視頻內容生產者的興趣。假如你是一個專業砍樹的,那做一個如何專業砍樹的視頻也能找到知音。

但在現行的強調媒體效應的直播平臺環境里,這種多元化的直播方式就很難被發掘被推薦。那麽類似有趣的直播就會淡出市場。

也就是說現有的直播方式並沒有改變什麽生活方式與行為。這就跟020只是電話點餐改成網絡點餐一樣。

而我們看下,團購、P2P,O2O都曾被視為巨大的資本風口,但他們輝煌到落寞時間居然都只是一年。比如2013年有上千家團購網站,如今只剩下美團等少數網站;2015年市場倒掉了1302家P2P;而如今誰提020都當是在說一個笑話。

如今直播平臺約200家,相當多的一部分還沒過A輪。但現有直播平臺的方式主要靠燒錢。比如鬥魚帶寬成本每月支出在3000萬元左右。

此外還需要砸錢養主播,媒體宣傳等等各項支出智能依靠投融資來燒錢。

幾乎所有的平臺如今都只是燒錢。而直播平臺的盈利模式和手段仍然單一,過度依賴廣告,打賞等方式完全無法回報如今的投資成本。

但燒錢似乎已經成為部分直播平臺繼續下去的救命藥丸。它如同一個雞肋又如同一個黑洞。燒下去未來不明,但現在退了又前功盡棄各種可惜。

直播泡沫這麽大為什麽還沒破

實際上,有關直播泡沫巨大的討論從2014年直播處在走紅苗頭時,就已經出現了。如今有關直播泡沫比地產泡沫還要大的說法,也說了很久了。直播造假,投資只燒錢等各種問題暴露的似乎也夠多了,但泡沫居然還是沒有破。這固然與資本連續為直播平臺續命燒錢有關,與公眾對直播平臺上各種扯淡事件的忍耐度和接受度有關,但根本還是因為直播在中國確實有足夠大的空間。

直播與020,團購等前車之鑒不同之處在於,移動直播註定是視頻行業的趨勢。移動直播的便捷化、低門檻,都能促成視頻行業的進化。它也能迅速吸收利用更多視頻領域的新技術新應用。比如VR等。因此直播不會如很多偽風口一樣迅速雕零死亡。

只是如今我們應該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直播應該只是各行業未來的一個標配產品,而很可能不是什麽單獨運作的大入口,大生意。未來各行各業都可能基於傳播的需要,投入到直播領域,但通常會強調最低的經營成本來完成這項工作。特別是那些擁有超級流量的入口和渠道,最終仍將掌握直播的受眾的實際需求。如今直播熱的所謂用戶,不過仍只是可有可無的嘗鮮派。

直播 造假 泡沫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造假 13 億人 同時 每月 燒錢 幾千萬 幾千 直播 泡沫 為什麼 還沒 沒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67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