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石油大连爆炸遗祸:油污“泡掉”海产订单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028/2032971.shtml


每经记者 李泽民 发自大连
就在7月16日发生的爆炸快要淡出人们视野时,10月24日,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103号罐重燃大火,这也把中石油再度推回到风口浪尖。
沿着事发地点往北6公里,就是大连开发区金石滩河咀子村。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重回大连对第二次事故进行报道时,发现100多天之前的那场爆炸引起的大量原油泄漏,让这个村子的水产养殖户损失惨重。
河咀子村村委会主任邵德善告诉记者,约有250户人家的该村今年的水产养殖损失将在亿元左右,算起来户均损失达到40万元,主要是牡蛎、夏夷贝以及底播养殖贝类的损失。
而河咀子村的遭遇并非孤例,该村附近的龙山村、满家滩村等六七个村所受污染损失大致相仿。可中石油的补偿目前仍未落实,这让无数水产养殖户感到无奈。眼下又到育苗时节,对于事故后养殖的水产品能否卖得出去,邵德善们心中没底。
水产品养殖户停止作业
2010年7月16日,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的输油管线发生爆炸,进而引发103号油罐起火,最终造成大量原油直接泄漏入海。而外泄的原油究竟有多少,一直是个谜团。
大连海域遭受的严重污染,让6公里外的河咀子村也深受其害。尽管24日的事故没有再次引起原油泄漏,但当天的大火还是让村民心有余悸。
该村村民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距离爆炸已经过去3个多月,可是海上的污染仍然没有完全清除,在早上背着光的时候,就能看到海面漂着一层薄薄的浮油。
24日下午,记者来到河咀子村从事养殖业的水域,看到岸边上的乱石里依然积存着未被除尽的油污。海面上,零星停着两三艘渔船,看不到作业的渔民。
穿行在村道上面可以发现,每家门前都堆放着大量的塑料浮球和绳子,这些往日里被用来养殖水产品的用具,统统从海中被拉扯了上来。
由于海水受到污染,本来出口日本的裙带菜,如今订单已经被取消。村民邵德昌坐在自家的炕边告诉记者,日本等国了解到大连海域被污染之后,就不要这边的产品了。
邵德昌家的门口两侧,同样凌乱地堆放着塑料浮球。他说,每年到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育苗了,但是今年却不知道该干吗了,“辛辛苦苦养殖出来也没有人要啊。”
正因为如此,多数村民今年都放弃了养殖,改为外出打工。曾经喧闹的海边作业景象如今一去不返,显得格外冷清,渔船被固定在岸边锈迹斑斑的铁桩上,除了几条游荡在村道上的狗,几乎难以看到村子里的一丝生机。
近300家养殖公司受影响
原油泄漏造成的海域污染,让金石滩附近近300家水产养殖加工公司开始过起紧巴巴的日子。没有了订单,它们的生意异常清冷。
金石滩葡萄沟村养殖厂的经理纪昌发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7月份的漏油事故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按照平常的情况,每年9月份左右公司都能接到大量的订单,今年却连一个订单也没有。
该厂主要经营的是海带和裙带菜的加工,产品60%销往日本,剩下的都是内销。纪昌发说,每年该厂的产值达到大约800万,但是今明两年的市场肯定会大为萎缩。
纪昌发还透露说,虽然在韩国和日本的一些地方也零星种植裙带菜,但全世界70%的裙带菜都来自大连金石滩,此次污染事故将会影响到整个全球裙带菜的市场价格。
记者了解到,眼下部分养殖户对裙带菜已经育种,只能等到明年才能收获,但到时产量和品质如何,养殖户们心中也没底。据纪昌发介绍,国际上对此类产品的质量检验非常严格,受到污染的话肯定卖不出去。
多家水产养殖加工公司的经理也向记者表示,他们已向大连开发区方面反映了情况,但目前还没有结果。这些天听闻他们的赔偿会在12月末到位,现在只能焦急地等待。
金石滩金港水产开发服务有限公司有4000多亩的水产品养殖面积,主要经营海带、裙带菜等,公司总经理高殿东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公司的业绩自大连 海域被污染之后也受到很大影响,订单锐减。高殿东称,来年的裙带菜没人要,而在海底养殖的海参等产品,由于沉到海底的原油影响,基本上会绝收。据悉,这些 产品的年产值大约在千万元左右。
部分海产品出现绝收
实际上,在7月的事故发生不过数日之后,海鲜市场就已产生波动。当时在杭州等市场 上,来自大连的水产品数量陡减,海蜇等水产品身价翻番;而大连本地的海鲜店门可罗雀,鲜有消费者光顾。大连市海洋与渔业局当时也曾提醒市民,近期不要采 集、食用大孤山半岛及其附近海域的岩礁、滩涂上野生的贻贝、牡蛎、螺类等水产品。
9月1日,历时3个月的休渔期结束。邵德善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9月份是港湾贝的收获时节,但收获之后发现今年这种产品的个头特别小,不够规格,在市场上根本卖不出去,渔民受到很大的损失。
据了解,河咀子村等地养殖的水产品主要有牡蛎、夏夷贝、港湾贝等,这些产品的年产值加起来,一个村子每年在2000万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底播养殖的贝类、海参等,这部分也是渔民的主要收入,每村每年的产值能达到约8000万元。
多位村民向记者表示,今年收获的牡蛎、夏夷贝有2/3没有成活,海蜇更是直接绝收——在今年10月份进行捕捞时,“连一个也看不着”。海参属于这些村子的高产项目,生长期为4年,每年都要播种,同时每年也都有收获。但是由于生长期受到影响,今年的收成基本为零。
让附近海域渔民稍微心安的是,今年收获的海带没有受到污染。由于这种产品每年11月育苗,到次年的6月就能收获,而发生爆炸时是7月16日,当时已经收获完毕。但是,今年海带等水产品的育苗期马上又要来到,渔民们却仍然无法下海作业,这也让明年的收成落了空。
赔偿仍在调查阶段
面对遭受的巨大损失,渔民们决定讨个说法。为此邵德善等人组织了50多位村民,进行开会研究,最终形成的一致意见是,去北京反映情况。
中石油信访处处长卢海军 (音)接待了这些渔民,其后中石油给出的回复是,“事故不论追究到什么责任,最终的赔偿都由中石油来承担。但是地方政府必须要拿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赔偿依据。”
让邵德善等人感到慰藉的是,其后大连市政府组织的相关人员对这些渔民遭受的损失展开了调查。9月10日,大连市海洋渔业局起草了一份文件,提出在调查、 摸底、核实之后,预计11月中旬将初步拿出赔偿办法,经公示后,最终进行赔偿。因此,现在具体能赔多少,赔偿依据主要是什么,渔民尚不知晓。
大连市海洋渔业局副局长栾玉瑄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对渔民的赔偿分两块进行,一是对当时在海上清理油污的渔民进行补偿,现在补偿已经全部到位; 其次就是对水产养殖户的补偿,现在正在进行调查,将按照加工、底播等类别进行分行业摸底、核实,对此专门请了5名专家做相关工作,尽力达到公开、公平、公 正。
栾玉瑄表示,由于多年来在海洋整顿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总体来看,目前的调查进展顺利,补偿的标准是按照养殖面积来计算。
海洋生态立法亟待出炉
今年4月,英国石油公司(BP)所属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发生爆炸,平台底部管道开始不断往外漏油。据统计,最高日漏油量约10万桶。事发之后,美 国政府和英国石油公司就清理赔偿基金事宜达成协议,英国石油公司将用其墨西哥湾业务的未来收入为200亿美元的清理赔偿基金作担保。而早前该公司就为这一 基金注入了30亿美元,用来向受害者和受害企业进行赔偿。
与英国石油公司态度迥异的是,事发之后中石油多数时间选择了沉默。厦门大学海洋与环境学院教授张珞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海洋生态遭受的损害由事故引发单位来承担责任,这是国际上的共识。
长期以来,我国的海洋环境资源的开发侧重于经济功能,而类似大连油管发生爆炸引起原油泄漏的海洋生态灾难,往往被人轻视。
绿色和平组织的钟峪此前向记者称,完全清理石油泄漏的污染是不可能的,任何一次石油泄漏的危害都是不可挽回的、长期的。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大连金石滩大李家街道的正明寺村、金石滩街道的龙山村、葡萄沟村、满家滩村、董家沟街道的煤窑村等地将近2000户村民,都成了此次污染事件的受害群体。
由于我国生态补偿机制尚未建立,海洋生态问题目前仍存在诸多难题。怎样去认定事故的责任主体,怎样去评估污染带来的影响等都急需规范。而今年启动的《生态补偿条例》立法有望改变这一现状。

石油 大連 爆炸 遺禍 油汙 泡掉 海產 訂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