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俞敏洪:“盲目自信”也比“不自信”強百倍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244

俞敏洪:“盲目自信”也比“不自信”強百倍
作者:俞敏洪


導讀:我跟馬雲的區別,到底在什麽地方?後來我發現,我們倆的區別就是“盲目自信”的區別。馬雲如此地盲目自信自己,以至於他盲目自信的東西變成了現實。他是一個特別自信的人,能飛快地從挫折和自卑中走出來。

做人要有正確的渴望,每天取得一點進步

我能夠走到今天,站在這個舞臺上,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內心有一個比較溫和的渴望,這個渴望就是:希望明天能比今天更好,希望明年能比今年更好,希望五年以後能比現在的五年更好,跟國家做五年發展計劃差不多。

因為有了更好的渴望,所以你的生命就會被自動帶動著前行了。當然,這種渴望到底是什麽要弄清楚,有正確的渴望,有錯誤的渴望。比如說很多政府官員落馬,他們也是有渴望的,但不是渴望把自己的官當得更好,不是更好地為人民服務,而是錢越多越渴望,就走偏了。

也有很多企業家或者商人希望把自己的企業幹好,但是他的渴望是錢越多越好,至於說錢是正道來的還是不是正道來的,最後忘了。我身邊出現了幾個做企業的人,最後走偏了,進去了。我覺得,渴望非常好,它能帶動你的生命前行。但是這個渴望,原則上至少要有正向的誌向才行,保證做的事情、做人不能偏離太多,才能夠讓自己的生命行在相對來說比較寬闊的道路上。

我當然希望中國的年輕人都立誌高遠,從年輕的時候就能夠定一個終生目標,比如當偉大的政治家,偉大的商人,偉大的企業家,但是我覺得並不是所有的人,甚至我認為,大多數人是不可能把自己一輩子到底想要幹什麽想清楚的。

當然,想清楚的人都特別偉大,我自己的生命就是一步步來的,很難想清楚五年以後怎麽樣,現在更加想不清楚了,因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我都搞不清楚新東方未來在不在,不需要想清楚未來五年怎麽樣。

但是,我在今天必須努力地理解“移動互聯網時代正在發生什麽”,並且把我理解的正在發生的事情運用到新東方未來的發展中,新東方未來到底怎麽樣不再是我關註的事情,關註了也不能怎麽樣。

我一直比較煩向我探討的年輕人中,那種好高騖遠的,一口吃成胖子的,自己沒有任何基礎就想做下一個馬雲的人,甚至他長的還不如馬雲好看,這樣的人我認為成不了。不管現在的社會變遷多麽迅速,但是人和事依然是一步一步疊加做上去的。

新東方盡管做的不算太大,但是到今天為止,也沒有遇到太多的危機和危險,除了商業模式變革給我帶來的緊張以外,我覺得原因跟我願意每天都取得一點進步是有關系的。我還真的每天都寫日記,每天都會寫今天有多少時間用在進步上的。

最近讓我比較焦慮的是,這樣的社會活動比較多,結果發現我用在進步上的時間每天一個小時都不到。用在進步上的時間是什麽概念呢?就是每天都要讀一個小時的書,或者跟某一個高手探討人生發展間的關鍵問題。

比如今天我到這兒來講,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為什麽?因為我是沒進步的,但是我在進入這個禮堂以前跟吳清友先生一個小時的互相喝茶交流,和半個小時聽吳清友先生的演講,就會把它記錄我人生進步的時間之內,這樣的追求會使你的基礎慢慢變得好一點。

在絕望時,善於修煉自己並安心等待

第二個要素,在我的人生過程中,吳清友先生講了他的疾病,讓我深有感悟,盡管我的病不如他得的厲害,但是我也得病了,得的病不是感冒,是肺結核,大家知道,20多歲的年輕人得肺結核,意味著他所有的愛情和感情故事必須全部終結,因為沒有一個女孩子會找一個得肺結核的男人。

這讓我學會了一個本領,在絕望的時候修煉自己,並且善於等待。當你絕望的時候,所謂的絕望,不是沒有錢,不是貧困,有的時候就是人生的一個困境,而這個困境不管是有錢還是有權的人都會有,否則我們就不會發現有政府官員跳樓,也不會有企業家自殺,因為企業家和政府官員都是有權有錢的人。

人生困境無處不在,而且有的時候因為自己犯的某一個小錯誤,就會把你的人生帶入某種絕境。在這個時候,修煉自己、善於等待非常重要。所以,我非常慶幸得肺結核的那一年,住在醫院差不多365天,居然讀了300本書,盡管確實是無聊的,當時沒有想到讀這些書對我有什麽用處,但是卻養成了我讀書,獨立思考,並且從書中尋找自己世界的習慣或者愛好。

吳清友先生講他的誠品書店,我每次去臺灣都會去,特別感動,我本來說今天晚上的演講我不來,為什麽?因為沒法跟吳清友先生對陣,第二,講這個題目對我來說實在太高,但就是渴望有人生的一次機會跟吳清友先生同臺,我才站在這里。

什麽叫善於等待?我發現,很多事情想當場解決是沒有用的,有的時候時間會幫你解決。比如,我們常常講的感情的傷痛時間會解決,某種困境時間也會解決,但是光靠時間解決是不夠的,還要有主動積極的心態。

前兩天在我的朋友圈里發了一個小文章,講了一個小故事,我的司機沒事幹,就到野河里釣了一堆鯽魚,都不大,跟我說要做鯽魚湯喝,我看每條魚都活蹦亂跳的,我說留下兩條,放在我的魚缸里。

那對魚本來應該把它殺掉,後來想,春天的時候不應該殺魚,尤其不應該殺鯽魚,因為春天的時候鯽魚肚子里都是魚籽,(準備)就放到我們家後面的小溪里,就去上班,下班以後發現,我養在魚缸里的兩條魚自己跳出來了,在地上已經幹死了。當然,後來我做了正面結論,這兩條魚為了尋求自己的自由,實際上我在想:這兩條魚如果稍微有點耐心,可能就在魚缸里活下來,並且某一天我一發善心,就把它放回到大河里去。

當我們遇到困境的時候,就像魚在玻璃缸里根本看不到出路的時候,人最大的能力就是安心等待。如果霍金在只能動一個手指頭的時候對生命感到絕望,就沒有了霍金,沒有寫宇宙這麽多書。

曼德拉在監獄27年,如果沒有心中的信念以及耐心的等待,並且靠信念支撐的等待,就沒有南非人民的民主事業。我的修煉盡管沒到家,但是現在真的有了一點感覺,當我遇到任何困境、絕境的時候,會讓自己的心情盡可能心平氣和下來,讓自己學會修煉,學會等待。

在遇到困境和絕境的時候,不能停止生命的運作,必須知道在方寸之中,依然可以增加自己生命的厚度和生命的強度,可以讀書,可以鍛煉某種技能,只要你覺得修煉方向是正確的,你的生命就一定是不斷形成能量的過程,這個能量到最後早晚有一天會爆發出來。我一個朋友由於某種政治問題在監獄里待了四年,把英漢字典全部背出來,出來以後寫了好幾本有關英文學習的書籍。剛進去的時候,英語水平最多是高一的水平,他自己修煉了。

我曾經讀過屠格涅夫寫的小說,一個窮人跟一個有錢人打賭,這個窮人如果在一個房子里待十年不準出來,富人所有的財富就給這個窮人,他料定這個窮人是出不來的,結果窮人在里面怎麽待的呢?認字,開始讀各種武俠小說,黃色小說,最後開始讀世界名著,最後讀歷史書籍、宗教書籍,開始練琴、畫畫,最後什麽都不做,靜坐,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快到十年結束的時候,富人突然發現,如果今天晚上過去了,十年就到了,富人所有的財富都會移到這個人身上去,富人耐不住,拿了一把刀到窮人房間里想把他幹掉,進去之後發現這個人已經離開了,留了一個字條,他說我已經修煉悟到了,知道你今天晚上會來,感謝你讓我從一個愚昧者變成一個對這個世界了然於心的智者。

生命就像水一樣,關鍵時刻要凝聚力量

長江三峽是被水沖出來了,黃河九曲十八彎,最重要的原因是要繞開障礙,但是依然目標沒變奔向東方,水凝聚到一起就會成為美麗瀑布,但是堤岸被沖垮了就會泛濫,變成災難。每個人的能量都應該變成有目標的水,而不應該變成泛濫的水,讓它對自己或者周圍的人變成災難。

人有得有失,得失之間有的人本事必現,有的人失去以後就會變成特別小家子氣的人,有的失去以後,就會變成做大事業的根本。胸懷就是在得失之間看出來的,一個人老是得到的時候是不需要胸懷的,只有一個人失去的時候胸懷才體現出來。

前兩天,有新東方的人跟我討論問題,現在新東方這麽多老師,這麽多管理者在創業時代都出去創業,你心里怎麽想的?你對他們那麽好,他們出去創業,甚至有的是做的跟新東方差不多的行業,甚至有的為了擡高自己而貶低你,我說,在大海的胸懷里沒有汙染的河流,在補充大海能量的同時,已經把汙染凈化掉了,做人做到這種感覺的時候,應該是能夠把團隊或者把事業做得更好的時候。當然,我只是這麽一說,因為我這個人口才大於心胸。其實,我心里還是很不舒服的。

成功需要酒神精神,需要一瞬間突破的勇氣

我常常喜歡開一個玩笑,馬雲和我都是做外語培訓起家的,幾乎同時開了外語培訓班,我一下開成了,從第一個班13個學生,第三年有五千個學生,馬雲開了三年,三年以後,他第一個班招了20人,第三年還是20人,沒幹成,只能想辦法幹別的,所以就幹成阿里巴巴。

馬雲不光一個公司沒幹成,第一個外語培訓沒幹成,跟外經貿部合作沒幹成,最後實在絕望,跑到杭州拉了一幫人幹阿里巴巴。用人不在於多,而在於質量。我五千多學生沒有一個成為我的合夥人,馬雲20個學生,有18個羅漢。

有的時候,失敗真的不是一件壞事。現在講商業模式的不斷變革,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不斷到來,每個人都會面臨明天就會失敗的命運,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失敗對你來說已經不是事了。對我來說,新東方如果明天沒了,我馬上想如何創業,幹出另一個上市公司,而不是新東方被誰整倒了,老子雇兩個人把他給幹了。

在商業大潮中,所有的公司都倒閉了,也不影響世界經濟的發展和繁榮,你要占據你的位置,而不是去想怎麽被人整失敗了。在現在多邊的時代,已經沒有失敗和成功之分,有的是你自己在心理上是不是認可自己勇往直前的精神,這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做事情需要突破自己的勇氣,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礙,突破自己的懦弱,突破自己的害羞,或者突破自己的某種恐懼。2月27日,湖南收費站擋住了六萬輛車,因為收費系統癱瘓,車輛不讓放行,沒有一個人敢去把欄桿扶起,到晚上一個酒鬼扶起了,是一個被擋住的車主,車里有瓶茅臺酒,沒事幹就喝酒,一個人把一瓶茅臺酒喝了,勇氣來了就把欄桿扶起了,第二天有人采訪他,他當時不知道自己扶起來欄桿,喝醉了記不起來了。

突破很簡單,關鍵在於有沒有一瞬間的勇氣。為什麽六萬個人都不敢掀欄桿,因為每個人都在理性考慮會有什麽懲罰,是不是被公安局抓起來,把我一把按住,所以,有的時候我們需要一點酒神精神,需要突破的勇氣。自信,哪怕盲目的自信,也比懦弱和考慮周到要強一百倍,這是我的感覺。

我跟馬雲的區別到底在什麽地方?後來我發現,我們倆的區別就是“盲目自信”的區別。馬雲如此地盲目自信自己,以至於他盲目自信的東西變成了現實。我考三年英語,考的是北大本科,他考的是杭州師範的專科,不光看到了長相的差別,還看到了智商的差別。但是,馬雲的阿里巴巴為什麽現在比新東方要大幾十倍呢?

特別簡單,馬雲是一個特別自信的人,他能飛快地從挫折和自卑中走出來。所以馬雲自己講的笑話,他進了杭州師範學院很自卑,但是只自卑了一瞬間就給自己定了三個目標,第一個目標,必須把專科變成本科,第二個目標是必須變成校學生會主席,結果他變成了整個浙江省學生會主席,第三個,必須跟杭州師範學院的校花談一場戀愛。

這三個目標對於我來說比天還難,我如果進了杭州師範學院,一定是乖乖畢業最後到農村當老師。但是馬雲畢業的時候,三個目標全部超期待的實現,不光談戀愛,而且還把人家娶回家。勇氣和自信,以及給自己設立一個有挑戰性的,覺得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可追求的目標,比你自卑的唯唯諾諾地在思考自己的不行要好得多。

我在北大除了讀書以外,一無是處,兩件事情從來沒幹成,第一,沒參加任何學生活動和學生會幹部,第二,沒有談戀愛。是內心恐懼而來的,作為有深刻自卑的農村孩子,我是這麽想的,我要去競選學生幹部也是失敗,失敗以後被人知道了我還丟面子,那老子還不如不競選,你也不知道我丟面子。

我談戀愛一定會被女孩子拒絕,被拒絕會更加沒面子,老子還不如不談,誰也不知道我到底談不談,其實心里真的很想談。大學生活這兩件事情非常重要,所以你會明白突破自己的勇氣,必須衡量自己到底有多少社會地位,多少能耐,先把自己立住了,再長起來,可能是最好的辦法。

吳清友先生講到了對於錢財的態度,錢越多越好,但是有一個前提條件,正道上來的錢越多越好。我還算好,我對錢財沒有過分的渴望,今天我還看到朋友圈里很多人發Facebook老總紮克伯格,還開著本田的小破車,住的小破房子,你能想象中國一個企業家如果市值兩千億美元的公司,能住在小房子里,親自跟女朋友每天做飯,開著小破車嗎?

不能想象,但是人家的生活態度就是很自然的。我盡管沒有他的艱苦,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用財富對自己個人進行超級的享受,比如說買超級豪華的房子,買超級豪華的飛機,當然我也可以買,也不反對別人買,因為這也是對商業社會做貢獻,只不過,我更加願意過上一個相對來說普通和平和的生活,但是,也因為這樣,當我真的有了錢以後,新東方幹成以後,因為對財富沒有過多的渴望,我的生命點沒有定在只要錢不要別的上面,所以我也避過了一些災難。

大家稍微想一下,新東方有很多市委書記和市長的孩子都在學習,當他們還在新東方學習的時候,我做一件事情就夠:把你的孩子送到世界名牌大學,你在你那個城市給我一千畝地,行不行,當場就答應,反正都是拍賣,當時連拍賣都不要,因為2000年左右中國還沒開始拍賣,我還真一只腳踏進去了,後來發現,光市委書記同意是不行的,後面一連串的小鬼都要錢,我想,我是給一連串的小鬼送錢,自己再賺一大筆好呢,還是老老實實做教育好?

結果,我把那只腳收回來了,從此以後下定決心,別的不碰,只做教育,到現在為止還是只做教育,把新東方做到了到美國上市,中國房地產公司沒有幾家比新東方的市值更高,新東方的市值接近400億人民幣,盡管沒有馬雲的多,但是過個小康生活也可以了。

引領變革,要養成“從本質上改變自己思維”的能力

對於一個商人或者一個企業家來說,有一點必須把握住,不管你是多麽不喜歡變動,或者尋找一個更高尚的理由,我要做丁丁星星的生意,順應變革,善於變革,並且引領變革,變成了每一個做生意的人必須每天思考的話題。

我再喜歡讀歷史和哲學書籍,也必須每天花一定的時間讀互聯網時代大數據分析,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跨界合作,商業顛覆,創新者的窘境,我讀了很多,因為我知道,對於我來說,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自我完善,還必須讓新東方盡可能趕上時代,因為至少還有三萬五千人沒有離開新東方,管理層和員工只有我進步了,新東方才能進步,只有新東方進步了,他們才能得到更好的回報。

所以,引領變革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對於我們來說,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如何把挑戰和危機變成機遇,這是企業家最重要的能力,但是這種變革必須從思維邏輯上改變。愛因斯坦說過一句話,一個問題要解決,用“原來產生這個問題的思維模式去解決”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這個問題是原來的思維模式產生的,用現有的思維模式去解決問題是不可能的,這也是常常使很多企業陷入困境的重要的原因。

很多企業家都會把自己原來做成功的經驗用在解決眼前的問題上,但時代已經變了,商業模式已經變了,挑戰者已經改變了,還用過去的思維去解決問題,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要養成“從本質上改變自己思維”的一種能力,而這個東西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相當於是脫胎換骨。

我讀過一個小故事,有一個理發店的老板,為了讓自己的理發店顯得高大上,把所有理發師的名字都改了,改成了邁克老師、傑克老師,顧客來理發了,老板為了體現自己理發店的高尚,就問你想讓誰理發,我們這兒有什麽老師,顧客指了一個人說我要傑克老師,這個老板喊傑克老師,有人來理發,喊了人沒有答應,結果老板說李二蛋出來理發,人就出來了。為什麽叫他傑克的時候他不出來,因為李二蛋內心里不認為自己是傑克。

必須從思維模式改變自己,把自己從李二蛋變成傑克老師,才有可能讓企業進入新的時代,變得高大上。

我特別喜歡阿甘正傳里的阿甘,我這個人不算太聰明,其實馬雲也不算太聰明,否則不會我們兩個人都高考考三年。阿甘正傳里有一句話我特別喜歡:我知道我不夠聰明,但是我知道愛在什麽地方。

所以,在座的每一個人,只要對自己的生命投入真正的熱愛,對你周圍的員工和管理者以及朋友投入真正的熱愛,對企業,對你的事業投入真正的愛,對你的客戶,你的衣食父母投入真正的愛,沒有任何商業模式是變不過來的,因為商業模式是外在的,而愛在你的內心。

(俞敏洪:新東方創始人、董事長兼總裁。文章轉自“中企俱樂部”,略有調整,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俞敏 敏洪 盲目 自信 也比 百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205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