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民生國際(938)交易賣方之謎


(1)


前篇談過,在民生國際2006年購入諸暨珍珠城的剩餘股權中,其中一名億思得的代表人不是阮鐵軍,是一位汪一華小姐,經過少量發現後,阮鐵軍的阮仕珍珠的主事人,億思得珍珠看來和他並無關係。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13838


(2)


但是在這篇公告發出的1天後,阮仕珍珠在中國上市的計劃沒有被通過。

細閱阮仕珍珠的招股書,發覺有一家同名的億思得公司原來是該公司的供應商。(招股書pdf.126-p.127)


http://www.csrc.gov.cn/pub/zjhpublic/G00306202/201001/P020100111640417508910.pdf


況且在披露方面,並無提及阮鐵軍持有任何億思得的權益,所以民生國際才需急急澄清之。


但是事情有沒有這樣簡單呢?


(3)


我們說說該看看該公司的賣方。


「六名獨立投資者為天峰控股有限公司(林賢富先生為最終實質受益人)、香港億思得珍珠集團有限公司(阮鐵軍先生為最終實質受益人)、佳麗珍珠(香港)有限 公司(詹偉建先生為最終實質受益人)、山水珍珠集團(香港)有限公司(王力苗先生為最終實質受益人)、天使之淚珠寶(香港)有限公司(戚鐵彪先生為最終實 質受益人),及山下湖珍珠(香港)有限公司(陳夏英女士為最終實質受益人),上述公司及其最終實質受益人均在中國從事珍珠及珍珠產品之採購、加工及貿易, 其全為獨立第三方。」


在阮仕珍珠的招股書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


目 前诸暨市珍珠行业共有中国名牌3 个(“阮仕”、“千足”、“佳丽”)、中国珠宝首饰业驰名品牌5 个(“阮仕”、“千足”、“佳丽”、“天使之泪”、“三水”)、省级名牌产品4 个(“阮仕”、“千足”、“佳丽”、“天使之泪”)、省级著名商标4 个(“阮仕”、“千足”、“佳丽”、“天使之泪”)。


所以他們在同地經營珍珠業務,又一起做生意,應該有一些關係的。


(4)


阮仕珍珠在上市批准一天之前,據中國傳媒稱,有一封告密信,據稱又是上市不成的原因,其中有一個和香港這件事有關。


http://news.hexun.com/2010-01-17/122384123.html


  三、阮仕珍珠的香港客户“亿思得”实为阮铁军控制的另一家公司,为以后进行资产转移做准备。在其股东中,孙伟时实际为阮仕珍珠的员工,也是香港“亿思得”的负责人,金丹英也是公司的员工,只是挂名股东而已。监事中阮贝为阮铁军的堂妹。

這家同名的億思得的汪一華小姐,是否又和阮鐵軍有關係,我們不得而知,但最起碼,他懂得用人頭。


(5)


最後,這篇報導又稱在同市的其他企業有財務做假的嫌疑:


  阮仕珍珠、山下湖同为浙江诸暨市山下湖镇珠宝企业,二者的主营业务、营业收入规模、原材料采购地、市场销售地大同小异。

  其实,山下湖自2007年上市后,外界对其的质疑就从来没有间断过。2009年初,著名财务打专家夏草就怀疑该公司粉饰财务报表。夏草表示,山 下湖存货明显存在异常,连续多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数,存货余额逐年递增,截至2008年末,该公司存货余额高达3.85亿元,占资产总额58%;而且应收 账款2008年也增长迅猛,截至2008年第三季度末余额高达1.13亿元。从财务角度来看,存货与应收账款是上市公司造假、粉饰财务报表的最常用的两个手段,而现金流则是考查公司经营质量好坏的最重要指标。

  2009年11月28日,山下湖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向,取消珍珠深加工项目,转而用6300万元资金发展淡水珍珠湖北养殖基地项目。在这 6300万元中,其中的5756.25万元,是花在了向湖北的4个诸暨籍养殖大户收购500多万只珍珠蚌。而经浙江《都市快报》记者调查,此番山下湖收购 的位于湖北赤壁和洪湖的养殖场,很可能就是公司的资产,而当地人声称,那4个养殖大户就是山下湖的员工。因此该公司有严重信息披露不实及转移上市公司资金 的嫌疑。如果阮仕珍珠举报内容被查实,很难相信知根知底的山下湖没有类似问题。

  一位资深财务专家向导报记者表示,珍珠行业上市公司可能的造假流水线是:上市公司—香港公司—养殖场之间的资金流动:首先虚报出口收入,香港公司配合打入外汇;第二,外汇兑换成人民币,虚构采购,资金流入养殖场;第三,养殖场也是关联方,通过地下钱庄换汇进入香港公司。如此周而复始,打造一条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协调一致的财务造假流水线。但一旦造假链条断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会卷款逃往国外。

那和他們合作的公司,又有沒有這些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4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