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談股論金,投資之外—關於牛市、財富、泡沫與江南文化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1805

本帖最後由 三杯茶 於 2015-3-29 18:28 編輯

格隆談股論金,侃天侃地之:投資之外——關於牛市、財富、泡沫與江南文化


世間本無事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


一個曾被嘲笑“鼻屎一樣大的國家”的領導人李光耀去世,引致全球為之默哀——真正為自己的人民,為人類做出了貢獻的人,全球都是不吝於給予尊崇與掌聲的。也許李光耀沒有達到曼德拉、昂山素季、德蕾莎修女那樣的高度,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光腳行走在愛中!而多數時候,愛都比稱號、謊言和墓碑更長久植根於人心。


中國博鰲論壇正式宣布“一帶一路”細則,亞投行的成立也戲劇性地得到了多數“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的捧場——貌似中國正走在恢複盛唐榮光的路上。在GDP增速連續下滑,老經濟難以為繼,新經濟可預見時間仍無蹤影的大背景下,這種廟堂層面的榮光,即便看起來與普通草民個體的局促生活幾乎沒有什麽關系,但仍能極大對沖普通中國人心中的迷惘,增加普通中國人心中的慰藉——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的陸遊家國情懷,植根於每一個普通中國老百姓內心中;


中國證監會宣布允許大陸公募基金直接通過滬港通投資港股,並同時對一批A股公司立案調查——這一進一出,無疑會讓財富的魔方開始換面,無疑會讓3400點以後進場的A股投資者內心頓生忐忑,但會讓迷惘失落的香港年輕一代看到些許財富的希望——其實財富集聚密碼遠沒有那麽複雜: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隅。格隆匯在多日前就已號召“旗幟鮮明做多港A股”,之所以敢如此不大膽地“樹旗幟”,不是因為我們掌握廟堂機密,只是因為我們的眼光一直在全球視野,而不是A股這個彈丸之地,我們見識了太多的牛熊,我們能保持必要的清醒,我們知道萬有引力定律會讓所有遠離地面的東西滾回地面,我們知道所有的彈坑與窪地在雨季都會被填平——這只是個時間遊戲而已。多數人做投資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過分自信自己的能力。其實絕大多數時候,我們賺的只是一個大趨勢的錢。我們近期的收獲,不是因為你多牛叉,只是因為A股這個階段牛市環境而已。但你不能指望博傻的邏輯能一直有效,不能指望自己一直比別人聰明,能更早退出,更不能指望有源源不斷的傻瓜湧進市場為你接盤。


所以,對於那些沈醉於“每次泡沫來時,總是存在兩種人:一種人不停地指出泡沫會破滅,另一種人欣然在泡沫中遊泳。前一種人越來越聰明,後一種人越來越有錢”這種近乎精神錯亂邏輯的人,格隆只能送他四個字:自求多福。


雨潤集團董事長祝義才被紀委帶走接受調查——這個踩在畸形的政經邊界里,一度位列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8位的掌門人,以一種很突然,但又絲毫不意外的方式暫停了他的奮鬥史:他的離開,會讓多數香港市場的基金經理出口惡氣——他欺騙市場的次數實在太多太多了。財富是個很奇妙的矛盾的綜合體,很多時候,你說不清它為什麽會來,又為何會離去。但有一條是亙古不變的:走正道,賺該賺的錢。否則,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雨潤這件事讓格隆想起另外一家大農業公司:匯源果汁。這個民族品牌曾經如日中天,並在2008年9月宣布可口可樂公司以約179.2億港元收購匯源果汁集團的全部已發行股份及未行使可換股債券。但該申請被商務部以壟斷為由2009年3月18日否決——這也是壟斷法實施後商務部否決的唯一個案。6年過去了,今天的匯源果汁只有61億港幣市值,並於3月18日以3.89億元向泛海香港旗艦公司中泛控股(715.HK)出讓7.9%的股份,這相當於匯源只有49億的估值——這個事情實在讓人唏噓。事實上,匯源掌門人朱新禮當時賣掉果汁,然後拿到鬼子巨額資金去做上遊果樹果園的戰略思路無比正確——既套了現,還仍然牢牢把控著上遊資源,可口可樂怎可能壟斷。但在拿著錘子的商務部眼里,看什麽可能都像釘子。到今天討論誰是誰非已不重要,我們唯有祝福朱新禮這個中國企業家中少有的,紮紮實實勤勤懇懇做實業的樸實老人好人好夢。


在全通教育把A股多頭空頭通通教育一遍開始跳水後,朗瑪信息接過接力棒再次向300高地沖鋒——英雄會陸續淡出江湖,但江湖永遠有英雄的傳說和仿效者。對於市場資金而言,這里很適用馬克思那句名言:“當資本的利潤能達到100%,它就無所不為,敢於踐踏人間的一切法律;當利潤達到200%時,就會有人不惜冒著上絞刑架的風險。”


一名德國飛行員日前故意撞毀空客A320飛機,導致機上150名人員無辜罹難。機上沒有中國人。貌似與我們無關,但格隆仍會很惶惑與憤懣:因為我至少知道,生命去了就不會再回,於誰都是;


如果你把世界視作一個名利場,以上短時間內發生的劇情是不是足夠跌宕?


哪些是偶然?哪些是必然?哪些是實實在在的?哪些經過時光隧道的過濾,最後發現只是又一出泡沫?


格隆想起自己大學畢業離開家鄉時,最好的一個朋友送格隆的一句話:你走,我不送你。你回,再大的風,再大的雨,我都會去接你。那個朋友叫羅進,一個洪湖水養大的錚錚男兒,我們曾經好得兩個男人真的換穿一條褲子。但十幾年過去後,這個朋友徹底從我們所有同學的世界中消失了,如同人間蒸發,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唯有四季輪回與潔白的櫻花,會在每一個三月風雨無阻地守候。


江南自古繁華

偷得浮生半日閑是身處喧囂浮躁投資領域的人最渴望的享受。除了沈迷西藏,格隆骨子里有股濃厚的江南情節,每年3、4月芳菲將盡,龍井吐綠的春末,都會到一枝楊柳一株桃的杭州西子湖畔小住,一是感受南宋江蘇如臯人王觀“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的春去情結,另外也是試圖在清凈中從投資之外感受一些對投資可能有用的東西——格隆一直堅信,投資如做詩,功夫在詩外。


格隆曾經勸說一個祖籍杭州的好朋友移民海外,他回答:江南好,江南自古繁華,願世世代代居江南。在古往今來如恒河沙數般的各式地名中,最奇妙當數“江南”。這個地名早在先秦就已問世,那時它主要指長江中遊的今湖南、江西一帶。“江南”的現代意義源於唐朝。唐太宗將天下分為十個道,其中就有江南道。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楚霸王項羽垓下被圍,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而自刎烏江,這個“江東”指的其實就是後世的“江南”核心地帶,即今以太湖為中心的蘇南、浙北區域。自千年前吳越王錢鏐之孫裂土歸宋始,江南就幾無大的戰亂,南宋偏安杭州後,江南文化與物質的富庶更是無出其右者,以致後面歷朝均有兩江膏腴,澤被天下,滿朝進士,半出江南之說!


江南最吸引格隆的地方之一是它厚重的人文文化積澱。江南花柳從君詠,塞北煙塵我獨知。與大漠孤煙酷寒荒蠻的塞北相比,江南代表的不單是富庶豐足的財富,更是繁榮發達的文化教育。江南的魅力不單是小橋流水,草長鶯飛,有活潑俏麗的女子在采蓮,在戲水,有結著愁怨丁香一樣的姑娘,走在悠長悠長的雨巷,更有無數文人雅士生在江南,逝葬西泠的夢想,以及他們對江南傳神的文字記錄。白居易被貶期間曾在江州(今九江)、蘇州、杭州都做過官,其經典名句“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非常直白地表達了他對江南的偏好。五代時睦州新安(今浙江建德)人皇甫松的“閑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則是無數人夢想中的家鄉情景。晚年一直在蜀地為官的韋莊則以“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來表述他對江南的思念,這與清朝時娶浙江湖州人沈宛為妻,並長居江南的著名詞人納蘭容若在巡視遼東而撰的《長相思》如出一轍:“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 jing),雪一更(jing),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但江南更吸引格隆的是它的商業文化。從明朝開始,中國的首富就都出現在江南這塊土地上絕非偶然。早在明朝,資本主義就開始在富庶的江南萌芽,並逐漸在這塊土地上形成一種深入骨髓的商業文化——尊重契約,節儉勤勉,對財富的敏銳嗅覺與執著渴求,強烈的鄉土社會責任感,百折不回的韌性與勇氣。也正是這種文化締造了明朝首富沈萬三、清朝首富胡雪巖、近代的榮毅仁家族,以及幾年前的中國首富宗慶後,今日的中國首富馬雲。相較於很多地方的企業治理誠信問題,格隆對來自江南的企業有一種天然的信任,根本原因就在於江南的商業文化有嚴格的行為邊界,他們知道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馬雲將支付寶從阿里剝離一直被廣為詬病,但其行為嚴格來說是沒有突破契約邊界的,雖然這其中多少蘊含著一些無奈與狡黠(阿里上市前後,格隆先後寫了5篇對阿里的深度分析文章。格隆自信這個資本市場能超過格隆對阿里理解的人會有,但,不會多)。


遺憾的是,這種江南商業文化始終沒有得到茁壯生長的機會。作為世界上惟一一個延續兩千多年的中央集權國家,政權對經濟的控制已經形成一種制度與文化的慣性。在中國跌跌撞撞的歷史進程中,路徑的選擇權始終在各種派別的官僚與知識分子之間交替輪轉。最為理性、穩健的工商業階層,始終被排斥在決定歷史的權力結構之外。在這種缺乏信用契約的環境中,中國特有的官僚制度,人際關系成為商業生長的必須土壤,而這種土壤註定了建立其上的商業故事最終都將是海市蜃樓。胡雪巖通過結交權貴顯要,納粟助賑而富可敵國,但最終也因權貴的倒臺而一貧如洗。胡雪巖葬在杭州西郊鸕鶿嶺下的亂石堆中,他曾經擁有的萬貫家財和浮華一生都如浮雲般消失。倒是他精心創下的胡慶餘堂,至今仍以其“戒欺”和“真不二價”的契約傳統矗立在杭州河坊街上。


崖山之後無中華。格隆經常會有一個很天真的想法:假使一千多年前的宋代,全球遵循的就已是契約文化,而不是兵戈鐵馬的暴力邏輯,必不至於有落後遊牧民族對漢文明的赤裸裸摧毀。假使中國首都能一直是杭州,而不是易守難攻的北京,以中華之文明積澱與創造力,中國早已是萬邦來朝的泱泱大國吧?


中國過去改革開放,鍛造了30年GDP接近10%增長的經濟奇跡,但經濟奇跡並未催生任何一家堪稱偉大的公司。好在現在來自民間尤其是江南民間的商業力量正在蓬勃而起。如果未來這種中國幾千年積澱的江南文化能在經濟乃至政治的更大領域壯大,無疑將是國之幸,也是資本市場之幸。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

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每次格隆去杭州,必然要去的拜謁一個地方就是西泠橋畔孤山北麓的蘇曼殊墓,這次也不會例外。墓地很難找,但每次信步由韁最終都會找到。蘇曼殊從不容於主流社會價值觀,與投資這個事也沒有任何關系,磁石一樣吸引格隆的,可能恰是他身上的那種不見容於主流的活法:無懼生,無懼死,淡泊名利,恃才放曠,無拘無束


投資是一生,蘇曼殊,也是一生。

談股 股論 論金 投資 之外 關於 牛市 財富 泡沫 江南 文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76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