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欄】安倍經濟學再度面臨困境——點評安倍推遲上調消費稅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892

20140902Predictions

本文作者為華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俞平康,授權華爾街見聞發表。

事件簡述:

11月17日公布的日本三季度GDP數據不及預期,初值環比年化增速下滑1.6%(預期增加2.2%),前值下修為萎縮7.3%。由於4月上調消費稅後,經濟情勢再度惡化,安倍政府於今天(18日)的議息會議後,宣布將第二輪消費稅上調時間由2015年10月推遲到2017年4月,並提前進行大選。

要點總結:

數據分析:

日本政府的政府負債率已超過200%且仍在上升,為全球最高。為緩解公共債務壓力,安倍政府在今年4月將消費稅率從5%上調至8%,但該舉措對經濟的負面沖擊遠超預期。經季調後的今年二季度GDP環比折年率大幅下滑7.1%,主要原因正是上調消費稅導致家庭消費和企業投資大幅減少。1997年的慘痛教訓歷歷在目,推遲下輪上調時間是當前最佳權宜之計。

對中日雙邊貿易的影響:

年初以來,受實體經濟複蘇不力、以及上調消費稅對個人消費的打壓影響,中日之間的外貿同比增速一路跌落。預計本輪推遲上調消費稅只能起到緩解消費緊縮的作用,隨著QQE剛推行時的“財富增加”假象消散,我國對日貿易增速仍將處於低位;這對日本的進出口貿易打擊很大。但日本在我國對外貿易中總量的占比位於歐盟、美國之後,僅占總量的7%。即使雙邊外貿受日本低迷消費的限制,對我國經濟的影響也有限。

安倍政府面臨的財政與貨幣政策悖論:

如果如期上調消費稅使實體經濟再度陷入衰退,QQE推行以來積累的政策信心將垮塌,意味著安倍政府的“新經濟”破產。但推遲上調的話,那麽政府負債過高的問題仍然得不到解決,財政將陷入困境。日本央行一方面在4月份以來的各次議息會議上表示“上調消費稅的影響正在消退”、“經濟溫和複蘇”、“個人消費仍富有彈性”以安撫市場情緒,一方面又倉促出手擴大QQE規模,並延遲下輪消費稅上調。這說明當局自己對QQE的政策效果缺乏信心。這反映了安倍政府現行的財政與貨幣政策組合的內在沖突,是我們在之前點評中曾提到的日本面臨的結構性問題之一。

形勢評述:

在推遲上調消費稅問題上,安倍先後與最大在野黨——民主黨、財政大臣麻生達成了一致。我們認為,從安倍的政治訴求上來看,延遲增稅不過是又一輪“拿青春賭明天”的押註,寄希望於QQE的推進能帶來真實消費、投資的上升,進而拉動實體經濟複蘇。另據日媒報道,日本政府擬實施2~3萬億的後續財政刺激計劃。“財政赤字貨幣化”已成為日本結構性改革路上難以擺脫的枷鎖。

詳細分析:

日本的政府負債率逐年上升,已超過200%,為全球最高。日本在當前仍然堅持著一方面大舉發債、一方面由政府出面,在QQE政策框架下大量買入國債的思路,實質上是“財政赤字貨幣化”。但如果財政困境延續,一旦市場認為其償債能力出現問題,日債被投資者拋售,將造成整個國債市場的崩盤。因此依靠增發國債來填補財政赤字的手段不具有可持續性。

日本政府上次上調消費稅可以追溯到1997年。當時在亞洲金融危機背景下,為改善政府收支,時任首相橋本龍太郎將消費稅由3%上調到5%,結果當年的GDP年化季率下跌3.7%,據測算對經濟造成的損失高達1280億美元,橋本也由於決策失誤黯然下臺。從歷史經驗看來,上調消費稅雖然能提高單項稅收(見圖4中紅線的跳點),但對總體稅收卻有顯著的打壓作用。這說明試圖依靠提稅來增收的直接目的也無法達成。

為改善財政收支、緩解公共債務壓力,安倍政府在今年4月將消費稅率從5%再上調至8%(97年以來首次上調)。雖然已經預計到它的負面影響,但實際推行後對經濟的沖擊仍然遠超預期。今年二季度,經季調後的GDP環比折年增速為-7.1%,創2011年一季度以來最低值,主要原因正是上調消費稅導致家庭消費和企業投資大幅減少。二季度的弱勢數據、以及1997年上調消費稅的慘痛教訓敲響了警鐘,安倍政府因此開始猶豫是否推遲下輪上調時間。

 

我國是日本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兩國間的總貿易額幾乎相當於日本和美國、歐盟的貿易額之和。從年初以來,受實體經濟複蘇不力、以及上調消費稅對個人消費的打壓影響,中日之間的外貿同比增速一路跌落,目前在零點徘徊。預計本輪推遲上調消費稅只能起到緩解消費收縮壓力的作用,QQE剛推行時帶來的“財富增加”假象已經消散,我國對日外貿仍將處於低位。這對日本進出口的打擊是很大的。但相對的,日本在我國對外貿易中總量的占比卻位於歐盟、美國之後,僅占總量的7%。因此即使雙邊外貿受日本消費低迷的限制,對我國經濟的影響也有限。

 

安倍政府面臨的財政與貨幣政策悖論:之前QQE的意外擴容已經在日本政府內部引起了相當的爭議。量化寬松是建立在寬松貨幣能夠真正幫助實體經濟複蘇的基礎上,如果實體經濟複蘇進程確實符合預期,那麽上調消費稅以緩解國家財政壓力就是恰當的。日本央行一方面在4月份以來的各次議息會議上表示“上調消費稅的影響正在消退”、“經濟走在溫和複蘇的軌道上”,一方面又倉促出手擴大QQE規模,並傳出可能延遲上調消費稅的消息。這說明當局對QQE的政策效果缺乏信心。如果如期上調消費稅使實體經濟再度陷入衰退,QQE推行以來積累的政策信心將垮塌,意味著安倍政府的“新經濟”破產。但如果推遲上調的話,那麽政府負債過高問題仍然得不到解決,財政將陷入困境。

這反映了安倍政府現行的財政與貨幣政策組合的內在沖突,也是日本政府面臨的最重要的結構性問題之一。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專欄 安倍 經濟學 經濟 再度 面臨 困境 點評 推遲 上調 消費稅 消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82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