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券商資管子公司股權激勵嘗試

2014-09-08  NCW
 
 

 

與基金子公司白手起家不同,券商資管子公司繼承了原來成熟的業務線,如何分配已有蛋糕,均衡各方利益,有效管理持股者風險偏好是當前難題 ◎ 財新記者 蔣飛 文jiangfei.blog.caixin.com 今年7月,國泰君安資產管理子公司總經理章飇帶著幾位骨幹轉投齊魯證券。這位在業內頗有名氣的君安資管老將離職受到市場關注,章飇離職的原因,是齊魯證券剛成立的子公司為他提供了更好條件。

“章飇去那邊是有股權激勵的,這在國泰君安暫時很難做到。 ”國泰君安一位高管近日對財新記者說。另有接近齊魯證券的人士也證實了該公司在延攬章飇時作了股權方面的承諾,整個薪酬包相當可觀。

證券公司的資產管理業務線,正在經歷與一年多前基金子公司相似的一幕。一方面是高管和核心團隊人員大量離職轉投私募,另一方面是公司層面醞釀以提高提成比例和安排股權激勵計劃等方式,留住人才。

然而,證券公司進行股權激勵仍處探路階段。證監會去年就《證券公司股權激勵約束機制管理規定》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但目前未正式發佈和實施。

而基金子公司的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已有數家公司實施或向證監會報送方案。

“證券公司的業務線更多元,如何均衡好股權激勵的收益和風險,相對更加困難, ”一位券商人士對財新記者說,“另外,基金子公司是從零起步的,創業階段搞股權激勵較容易。但券商的資產管理子公司是繼承了原有的業務線,搞股權激勵就是分蛋糕,這裡的利益安排如何平衡要比基金子公司複雜得多。 ”盡管如此,除了齊魯證券,多家券商資產管理子公司已在醞釀實施股權激勵,包括以自營和資產管理業務見長的東方證券以及規模較小的江海證券等。

“雖然出發點是留住人才,但先走這一步的公司必然帶動一批人員跳槽,更加劇了整個行業的人才流動。 ”一位券商高層對財新記者說。

“現在整個行業都在看東證資管的股權激勵,因為它算是一個正式的試點, ”熟悉券商資管行業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說, “但聽說方案也一直沒有敲定。 ”

人才流失

激勵機制是資管行業的核心,國際和國內市場概莫能外。 “我們選擇基金管理人,特別關注能否給投資團隊恰當的股權、薪酬和所需的資源。 ”從事國際投資顧問服務的 Wilshire Associates 基金管理部董事總經理張成蓓對財新記者說。

當市場對基金公司高管和明星基金經理下海自創私募基金習以為常時,證券公司的資產管理業務,也隨之進入了核心團隊大量跳槽和“奔私”的階段。

去年6月,申銀萬國資產管理總部總經理單蔚良和常務副總張駿同期去職,整個團隊發生較大變動。單蔚良最終選擇了民族證券,仍然負責資產管理業務 ;張駿則轉去一家知名私募基金。

去年底,同在上海的興業證券資管部門總經理徐京德逐步脫離管理事務,由其副總經理接替。徐京德稍後離開公司創業,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同時也帶走了一些舊部。

今年初,經歷了“8 · 16”事件的光大證券資產管理部門人員大量流失,總經理吳亮也在春節後離職。

章飇離職之所以備受關注,一是因為其是券商資管行業老人 ;二是國泰君安的資管團隊在其領導下是業內業務線最全的一個,權益和債券方面都具備優勢,排名長期居於行業前三。章飇轉投齊魯證券則填補其在資管方面的空白。

興業證券資管部門已在今年6月轉為資管子公司,並且公司內部有說法是,管理層和核心員工會有股權激勵安排。

豔羨基金

股權激勵對於基層員工的吸引力並不大,他們更傾向于比較直接的業績提成和獎金。高層管理人員和核心投資團隊人員則需要有更長期的利益綁定。但比起基金公司子公司,證券公司資管業務線開展股權激勵更加困難。

“我持懷疑態度。母公司和股東憑什麼願意跟子公司管理層分股權?基金子公司是白手起家,大家一起創業,這個事情好辦。券商的資管已有基礎了,搞股權激勵難免爭議。 ”一位從興業證券資管部門離職的員工對財新記者說。

在證監會的基金部和機構部今年年初合併為大機構部之前,基金部放鬆管制的步伐一直走在前面,比如允許基金公司5% 以下的股權轉讓不需審批,允許專業人士參股基金公司等。

中歐基金和天弘基金已經率先在母公司層面實施股權激勵或實現員工持股。今年4月,中歐基金的兩家股東拿出占比總計20% 的股權,轉讓給公司董事長竇玉明等高管,竇玉明個人的出資是921.2萬元,占股4.9%。天弘基金與阿里巴巴合作餘額寶風生水起,也有股權激勵的需要。這兩家公司均是股東推動股權激勵,在盤子不大的時候,激勵管理層做大蛋糕符合股東的利益。

基金子公司層面的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則更早實現。去年2月,萬家基金子公司萬家共贏獲證監會批復成立,註冊資本6000萬元。其中上海承圓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資14%,該企業即代表了萬家共贏管理層和員工的利益。齊魯證券是萬家基金的大股東。

易方達基金的子公司也于去年獲批員工持股,母公司和子公司員工的持股比例高達60%。

這些大尺度的放開,證券公司暫時 只有羨慕的份。

自2012年開始,證券公司資產管理業務線同樣經歷了一輪放鬆管制,集合理財等券商資管產品開始逐步過渡到備案制。但證監會對券商的管制仍然明顯,各項業務都需要與淨資本掛鈎,資管業務線的各類品種靈活度也仍然不夠。

去年,證監會要求證券公司停發大集合產品,此產品類目與公募基金的監管接軌,逐步參照公募基金管理,並且鼓勵成立單獨的子公司。這條要求帶有一些一刀切的色彩,導致一些券商在獲批公募業務資質之前產品出現斷檔,有的小券商甚至因為開展資管業務年限或資產規模不達標,只能繼續做小集合定向產品。這也間接促成了這些公司借定向產品做通道業務,以此來沖規模。

券商資管業務的這些局限雖然可能只是暫時的,但恰逢整個資產管理行業共同面臨挑戰時,比如今年年初以來證 監會稽查部門針對老鼠倉和內幕交易的持續調查等,人心浮動更加難免。與之相比,股權激勵或許來晚了一些。

“券商的體制需要遵守各種規則的束縛,自己去做私募還是自由些,風險也沒有那麼高。 ”一位證券業人士對財 新記者說。

定價難題

東方證券資管子公司是業內首個券商資管子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註冊資 本3億元。其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是上海市屬金融機構中的首個試點性安排。今年年初這項安排提出的時點,也正值上海市發佈《關於進一步深化上海國資改革促進企業發展的意見》之後。

在資管業務排名靠前的券商中,東方證券有明顯特色,其資管子公司與阿里金融合作的小貸證券化項目開業內之先河。截至目前,運行四年的東證資管股權激勵提出過若干方案,仍尚未敲定,定價是核心問題。知情人士稱,有的方案安排高管和員工持股接近50%,股東方面可能覺得過高 ;也有的方案要求員工以現金認購股權,員工一次性要拿出的現金數量過多,員工不滿意。

章飇能否在齊魯證券獲得股權亦有不確定性,其原因也在於如何定價。 “也許還不如把獎金和提成定得高點劃算。 ”接近齊魯證券的人士說。

風控平衡點

另一個難點在於如何控制風險。 “股權激勵是好事情,但也有可能提高管理層的風險偏好,甚至出現違規行為。這之間需要平衡。 ”一位曾在券商資管部門長期從事合規工作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說。

資產管理面臨的風控和合規要求,在券商各條業務線中是最高的。

由於同時管理不同投資者的賬戶,利益輸送是資產管理業務常見的違規現 象。去年債市稽查風暴期間,一些券商和基金公司暴露出在不同賬戶之間“倒券”操縱利潤,甚至是向個人掌控的賬戶輸送利益的嚴重違法違規行為。

證監會在券商股權激勵的徵求意見稿中,也明確要求激勵與約束相結合,防止出現從事內幕交易、操縱市場、虛假陳述和信息誤導等行為。

盡管東方證券敢於吃螃蟹,但業內對這家公司的激進風格不無批評,認為 其在資管子公司實施股權激勵時更需要注意做好約束。2008年,東方證券因自營業務連累,當年業績虧損,導致上市計劃不得不推遲。這一事件的影響持續至今,目前該公司在上海市屬國企的上市計劃中只能排在國泰君安之後。

更多的證券公司仍然受制于既有體制,或是因為國有股東背景,開展股權激勵的審批程序難度太大;或是治理結構不完善,管理層和股東難以達成一致。

多位證券業人對於短期內實現較為普遍的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並不樂觀。

“有一種不太好的趨勢,就是券商長期導向的激勵做不了,被短期化的激勵所取代。比如信托業就很少有股權激勵,主要是業績報酬為主, ”一位券商資管部門人士對財新記者說, “單純的業績報酬,更容易催生從業者的風險偏好,導致負面的外部效應。 ”

券商 管子 公司 股權 激勵 嘗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15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