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You’ve got to find who you are. 海濱政經述-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ojo.html

   老師給女兒的評語中有一句很乖,於是女兒在寫期望時希望自己很乖,我看到後,和她媽媽一起糾正,告訴她乖不是一個褒義詞。我會尋找時間和她的老師談一下,請她不要把乖這樣的詞語用來表揚女兒。

   女兒為自己的成績優異而自豪,但用的詞語是競爭性和排他性的,說自己比班級其他同學好。我告訴她,要和自己比,不要去和同學比較。

    從女兒成長的過程,常看到自己的影子。我至今有這樣的問題,希望看到別人的認同,偶爾會迎合他人的觀點,放棄自己的內心。在生活中,我並不願意觸怒別人,哪怕我認為對方蠢到死。但網絡的隱性,激發了我背後的一張面孔,我常對許多愚蠢的言詞冷嘲熱諷。

   女兒成長,於是我又重新成長。

    我的同學是基督徒,我母親也是基督徒,於是我們生活中有些宗教話語和行為,昨天女兒告訴我說:我要信上帝。我問她為什麽?她說:我不管,我要信上帝。

   後來飯桌上,我們兩家人閑聊了一會兒宗教問題。同學信奉基督教一年多,但非常篤信,且處於四處傳道的熱情當中。我尚未真正成為基督徒,但我正在探究中,很顯然我不是特別認同同學的理解,不過我並不想政論。對於宗教,我涉獵甚廣,以至於另一位基督徒朋友評論我說我有佛家所言的智慧障,了解太多,反而離題甚遠。

   在人的一生中,我最終選擇的不是財富,盡管我喜歡金錢,不是安逸,不是名譽,不是欲望,而是尋找答案:我是誰。

   我洞徹我所有的弱點,從虛榮到粗俗,而我真正的致命傷,是不堅持自己。

    在無盡的歲月里,我幾乎已經靠近了真相,但因為尋求認同感和存在感,又常把自己推離真相。對於財富的認知,有時候又因利益的狹隘,對他人的猜忌,而進退維谷。

    我明白他人即地獄,又過分尋求認同,於是就陷入糾結。

    人生的修行,後來在於我,變成責任家庭,四處遠行,學習與不停探求實踐,以工具而言,交易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一切人世和人心均呈現於此。

     不同的金錢規模代表著大小世界,生與死取決於路途和糧食。

      持續一生,能獲得的只是:

     You’ve got to find who you ar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564

【專題籽】紮鐵佬Got Talent 操肌大隻仔想考健身教練

1 : GS(14)@2017-12-04 04:48:26

翁志龍(阿龍、右)在公園練習時識到做釘板的徒弟阿宗,兩個人拍住上,希望可以成為街頭健身教練。

【文化籽:胚芽故事】地盤佬不是天生地盤佬。早前一個地盤佬商場練琴的片段在網上瘋傳,大家讚鐵漢柔情真漢子,正能量爆錶!現在全港約有45萬註冊建築工人,不過當中一半已屆45至50歲,預計他們將於未來10至15年內退休。老一輩退役,新一輩心裏總有夢,有人一心想做運動員提倡運動,入行一邊操肌一邊賺本錢追夢。


在2008年,16歲的翁志龍(阿龍)在網上看到外國的街頭健身(Street Workout)片段,驚為天人。那時香港還沒多少人玩,心想「機會嚟喇!」發憤苦練,要成為「一講起街頭運動就諗起我」的人。17歲畢業,他自封「全職運動員」,除了每星期返一、兩天兼職,其餘時間早晚練肌兩次,每次三小時,風雨不改,「你發現,有些動作只要兩、三天不練習,就會跌watt,做得唔靚,前功盡廢。」除了血汗,最大代價是無錢,「當時月薪三、五千元,畀得好少家用,但放假一定要夠錢請到阿媽飲茶囉!」媽媽見他日日流連公園練肌,動作似「扮旗」,日哦夜哦。他在YouTube貼練習片段,公園做「人旗」,身上還坐個細路女,甚至抱住兩個孩子做抬腿,嚇死人的體能挑戰,在運動forum間瘋傳,漸漸有雜誌、傳媒訪問,家人開始明白他在做甚麼,默默支持。2014年,在他操到最fit,想參加國際Street Workout賽事闖出名堂時,卻弄傷了肩,笑笑口的他突然細聲說:「講呢個會喊㗎喎!覺得努力全白費了,為何我辛苦努力了這麼久,到頭來甚麼都沒有。我連吊起自己身體都有困難,連好基本的動作都做唔到。」他常說想紅、想出名,每次一提起都氣聚丹田零舍有力。細個冇人理咩,咁想紅?他沉默了十秒,「我在農村長大,媽媽覺得你上電視,就是『嘩,光宗耀祖呀!』我好想達成這事,好想看媽媽攞住我段片同人講,『阿龍出現呀!』想她以我這個仔為榮。」


阿龍說體力勞動開正他嗰瓣,就是夏天太陽暴曬最難受。

受傷過後,辛苦工作兩年,追回過去五年的生活費,也養好肩傷。現在阿龍正積極操練,再出發。


俾人鬧自尊心受損 有壓力就去健身

夢想的路突然崩塌,他不想也不會放棄的,回望五年來,女友同家人陪着他任性,他突然覺得不可以這樣。有甚麼工作可以練肌又好賺呢?紮鐵也!「做健身教練,要搵人、宣傳,初時無固定收入。做紮鐵人工高,可能做十日放廿日去做運動,一般都有萬五、六元了,追回錢及時間。估唔到紮鐵仲令我意志更堅定,你唔堅定點頂?街頭健身動作你不堅持完成不了。」朋友說做地盤最辛苦是日日曬,卻開正阿龍嗰瓣,他最愛曬太陽!但朋友講漏了一個『暴』字:「係『暴曬』。我朝早8點至10點,已飲咗三支大樽水。每次飲水,判頭或前輩都望一望你,就有壓力。」辛苦的工作一定留給新仔做;粗口橫飛是地盤文化,但你能感受到話中的愛與詛咒,「成日俾人鬧,自尊心會受損的。有啲做兼職的廚房大佬,哪受得這種氣?地盤留不住人,這也是原因。」有壓力就跑去健身,或者轉換練肌模式,「有時某些動作對我運動的動作有幫助,我就好集中去做。走去戙鐵(把長鐵豎直),我個甫士可能有點誇張有點怪,但那動作運用了肩膊及背肌,對我做倒立掌上壓好有用。」半年前,他暫時丟下工作,跑去上新開的「街頭健身教練課程」,正等待考證書,希望可以成為正式的健身教練。紮鐵,實實在在地承載着他的夢想,「我覺得紮鐵是一種認可,一種能力。你講自己做紮鐵,人們會覺得『這細路有料啊!』」但兩年來最大的損失是,肥咗,他一副往事如煙的表情遙望遠處,「真係好辛苦,有時放工好累,同工友食飯,叫燒腩仔、汽水,唔得喇我要食!」燒腩與碳酸化在嘴裏,是身體心靈的慰藉。現在他肩傷好了,要加倍努力收復失地。


「最漂亮的動作,一定是『人旗』。」只要柱子粗度適合,哪裏都可以突然練功。

21歲的阿宗(上)是阿龍的徒弟,二人都在地盤打工儲錢,也一起考健身教練牌,將來做健身教練。



記者:陳慧敏攝影:Chan Long Hei/ATUM Images Justin Lun/ATUM Images編輯:謝慧珊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71127/2022468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73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