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當好萊塢3D動畫大廠遇上中華電信 李安「少年Pi」背後的兩百壯士

2012-11-26  TWM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一位奧斯卡金像獎的台灣導演新作,一部七成場景落腳台灣的電影,連後製動畫最關鍵的核心雲端引擎,都是台灣製造。二百位中華電信工程師,三年裡沒日、沒夜、沒假日,寫下另一頁故事。

撰文‧賴筱凡

一部電影,主角只有一位印度少年與一隻老虎,九○%的場景都在水面上,如何拍成一部動人心弦的巨作?奧斯卡金像獎導演李安辦到了,這部他口中最難拍的電影,超過九○%的大量動畫,成功讓整部電影活了過來;然而,背後最重要的動畫製作核心引擎,靠的居然是中華電信的兩百人雲端團隊。

四年,是李安拍攝「少年Pi的奇幻漂流」(以下稱「少年Pi」)花費的時間;一.二億美元,是「少年Pi」的拍攝成本。對照「阿凡達」花費的十二年與四.五億美元,「少年Pi」的製作成本少了許多,李安最大的祕密武器,就在中華電信。

十一月二十日,就在電影上映前一天,一位貴客悄悄飛抵台灣,頂著略顯厚重的黑框眼鏡,他是「少年Pi」成功不可或缺的要角——好萊塢3D動畫大廠R&H總裁張弛(John Hughes)。

去年底,張弛旋風來台,砸下六十億元,前進高雄軟體園區;十二個月過去,他再踏上台灣,就為了交出一張亮麗的成績單——「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張成績單還是R&H與中華電信一起完成。

眾人跌破眼鏡

台灣也能做出雲端心臟

小船兩端,孟加拉虎的步步進逼,與印度少年對峙這一幕,震撼了全球觀眾。孟加拉虎栩栩如生的反應,卻讓R&H的動畫團隊吃足了苦頭,光是老虎身上數以萬計的皮毛,就出動了高達十五位特效師。他們工作室有的在加拿大溫哥華,有的則駐點在印度、美國洛杉磯,而串聯起所有動畫師工程的強大引擎,就隱藏在台灣的中華電信裡。

故事得從一年前說起,那是「少年Pi」拍攝進入尾聲,李安為了拍攝所有畫面,已經花掉三年的時間,電影製作時間拉得越長,錢就燒得越多。

「我們遇到好幾個挑戰,電影公司預算越來越少,要做的動畫特效卻越來越多。」R&H總經理白菩翔(Prashant Buyyala)說。就像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他們必須要有不同的作法。於是在李安的推薦下,R&H悄悄找上同樣擁有文創夢想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之子郭守正。

R&H的動畫工作室分布世界各地,每每一個動畫的完成,就要傳輸到R&H總部所在地的美國好萊塢,與拍攝好的片段做剪接,一個老虎嘶吼的鏡頭、藍鯨跳躍的畫面,都得花上好幾個月來進行。

如果這些東西,都能在同一張桌子上做,事情就會變得簡單。「 而且這還是一張超大的桌子。」R&H技術總監Samuel Nair說,全球化的年代,R&H的動畫特效人員可以分布好幾個國家,雖有網路串聯,可是做起事來依然像是在不同時空。

鴻海有雲端技術,如果鴻海能幫助R&H,把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工作室,都搬到同一張「放在雲端的桌子」,就能直接大幅壓縮廢日費時的動畫傳輸往返和製作時間。

然而,鴻海的雲端技術還是多半著墨在硬體,「如果不能自己開發軟體,成本是無法降下來的。」中華電信數據通信分公司總經理鍾福貴說。

事實上,為尋找理想的解決方案,R&H不只著眼台灣,也比較了韓國、美國業者的作業平台,據了解,在放棄鴻海之後,透過總統府轉介,才讓他們找上了中華電信。

而中華電信的關鍵殺手鐧,就是投入兩百位工程師、花三年才開發而成的雲端重要心臟Virtuoso。

也就是說,每一套雲端系統裡,都需要一個核心作業平台,用專業一點的雲端術語來講,叫作「底層」,但它其實就像電腦裡的微軟視窗,中華電信的雲端作業平台Virtuoso,就是這樣的角色。

三年拚一口氣

沒日、沒夜、沒假日

「過去,有能力、有實力可以開發作業平台的,不是微軟、Google、蘋果,就是雲端大廠VMware。」中華電信總工程師郭吉松說得一點也不誇張,在R&H還沒有與中華電信合作前,半數雲端軟體都來自VMware。

或許,以中華電信半公營的刻板印象,外界認為他們能做出的平台,應該很陽春,但業內人士透露,中華電信的這套作業平台,連廣達也買單,在廣達賣給客戶的雲端機櫃裡,就內建了中華電信軟體。

要做到讓業界都認同,從二○○九年到一二年,中華電信整整花了三年的時間,「尤其最近一年,幾乎是沒日、沒夜、沒假日的拚。」中華電信研究院雲端研究所所長梁冠雄笑得苦澀,卻是這兩百人團隊的心聲。

○九年,中華電信將各部門最精英的人才,都調去開發這顆重要的雲端心臟,然而,這塊領域一直都為國際大廠微軟、VMware所把持。

「長官就很擔心,做大型系統,我們很在行,可是這次要做的,是雲端運算裡最重要的心臟,我們真的有辦法嗎?」梁冠雄坦言,這三年最常被長官質疑的問題,就是「花了這麼多錢、投入這麼多人力與資源,真的做得出來嗎?」正因內部質疑聲不斷,又是中華電信不得不走的路,才讓這兩百人團隊背負龐大壓力,「有的工程師因為在其他硬體廠工作太累才轉來中華電信,沒想到卻更操、更累。」梁冠雄不諱言,潛藏的開發失敗壓力,讓部分受不了的工程師選擇離開。

人才一走,梁冠雄就頭疼,「VMware、思科開發數十年,累積很多雲端人才,但我們才做三年,根本找不到人。」為此,中華電信將工程師送到VMware、思科受訓,就是要培養開發雲端心臟的能力。

為了縮短開發時間,中華電信把各種雲端底層的技術拿來做研究,「我們測試了各種Open Source(開放原始碼),就是希望在『開放』的基礎架構上,去開發中華電信自己的雲端核心作業系統,這樣失敗機率也會大大降低。」中華電信研究院副院長朱榮華說。

便宜又好用

客製化服務拚出優勢

不過,雲端市場百家爭鳴,微軟、IBM、VMware都是上千人的團隊,研發數十年,中華電信的雲端服務卻是從○九年才開始做,一進門就挑最難的關鍵心臟做,怎麼打得贏?

「我們要有不同的性價比,不只成本要低,客製化程度也要高。」朱榮華說的這套大衛挑戰巨人歌利亞以小搏大的戲,宛如當年Android手機以免費作業系統之姿,挑戰微軟視窗手機。

梁冠雄進一步解釋,Virtuoso不只價格低,重點是服務迅速,「以前我們向外國雲端大廠買產品,只是想增加一個功能,快則一季、慢則半年,才能完成。」因此,大廠的雲端產品客製化程度都不高。

但中華電信沒有這個包袱:一來,中華電信在全球雲端產業的招牌還不算大,比起國外一線大廠,價格本來就沒有等量齊觀的空間;二來Virtuoso的開發彈性大,可以提供的客製化程度高,更能服務到中小企業,加上中華電信還有網路頻寬可以支援,優勢更勝一籌。

所以,當李安帶著張弛來敲門時,就像挖到寶藏般。因為在此之前,R&H每在一個地方開設工作室,從動畫基礎設備開始投資,初期成本就高達二億元新台幣,目前R&H全球擁有六個工作室,就得投入十二億元新台幣,再加上網路成本費用,每年投入資金很可觀,時間成本更是龐大到難以計數。

就在「少年Pi」上映這一天的早上十點,張弛將與中華電信董事長呂學錦簽署合作備忘錄,在他們共同繳出這張成績單之後,R&H還要繼續加碼,搭著中華電信上雲端。當好萊塢3D動畫大廠遇上台灣電信公司,會擦出怎麼樣的火花?端看「少年Pi」就知道。

一張「放在雲端的桌子」,串聯全球團隊R&H6個工作室分布全球,又須分散製作所有動畫,耗時又耗力,直到中華電信的平台出現,改變了既有生態。

中華電信Virtuoso平台同時運算所有動畫

R&H印度海德拉巴

R&H馬來西亞

R&H印度孟買

R&H加拿大溫哥華

R&H台灣

R&H美國洛杉磯


好萊塢 動畫 大廠 遇上 中華 電信 李安 少年 Pi 背後 兩百 壯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262

《少年Pi》觸動我的五堂人生課

2012-12-24  TCW
 
 

 

少年Pi在海上漂流二百二十七天,一開始是災難,但是從結局來看,卻是老天爺給他的賞賜。有多少人能夠有這樣與自己搏鬥的機會,而且還活下來,成為一生中最珍貴的禮物?

甚至有人在看完電影,回味起劇情,還會假想自己如果有一次這樣的「旅行」,該有多好?這部電影能夠不分國界、男女、年齡、職業……,跨領域的獲得全面性認同,很重要的是從電影人物少年Pi所產生的「移情作用」。

我有多久沒有機會和自己對話了?如果我在那隻小船上,我能活下來嗎?我要如何和一隻老虎共處,它是敵人,還是朋友?我要如何在風浪中克服無止境的恐懼,還有,等待著無數個不抱希望的黎明?

少年Pi的情節就這樣投射在每個人心中,像細胞分裂般繁衍出無數想像和討論。類似的人生課題,我們能得到什麼樣的人生養分?

第一堂課:失去學意外無所不在,失去反能激發前進潛能

講述失去,是電影啟幕給予的第一個震撼。走過前場介紹,電影開始,只見動物們悠哉閒晃走過眼前,不疾不徐的印度歌曲像是一道道溫暖的色澤,那是Pi最初的世界,對應人生有如未進職場或者社會叢林的純真年代。

只是,真實世界卻未必如此美好,「純真」就是面對現實的第一個失去。就像劇中Pi的父親將老虎生吞活剝小羊的殘酷事實呈現在他眼前,告訴他:「你把老虎當朋友?牠可不是你的玩伴!」Pi回應:「動物也有靈魂,我從牠眼中看到了。」但,父親馬上疾言厲色的回答:「野獸就是野獸,你看牠的眼睛,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失去,是認清現實的人生重要課題。

失去,也發生在後續舉家從印度遷徙,Pi一家在原土地失去中產階級的身分,必須離家到加拿大討生活;更慘的是,旅途中遇到船難,Pi失去家人,只剩孑然一身漂流於海上。

在邁向成功與理想的路上,沿路的失去是現實,也是一門人生必修題。「離家、失去,其實是為了回家,」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彭懷真表示,這就好比長大的我們,也會被迫離開家,投身至陌生的城市工作學習。一樣沒有親人相伴,有時即使身邊有其他人,內心卻彷彿仍是孤身一人。「失去,反而能激發更大前進的潛能,」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分析。

第二堂課:恐懼學恐懼不是用來戰勝,而是用來相處的

劇中Pi遇到大海狂風巨浪是一種形態的恐懼,與老虎相處在一方大小的船上則是另一種恐懼。前者是面對大自然生存,要活下去的挑戰;後者則是進階還要活得好的征服。

Pi的奇幻漂流,也暗喻每個人人生必經的無數漂流。廣袤無盡的大海象徵看不見的茫茫未來,而唯一與Pi一同存活下來的老虎,則是內心揮之不去的恐懼,凌駕於其他感知之上。

「人越是活在被文明與科技控制的環境裡,海洋漂流就越是突出其發揮的『謙卑』功能。人孤獨在海洋之中,重新體認自己的渺小與有限。單靠動物生存本能,無依無靠,任憑超越現實、超越想像的巨大海洋力量擺布。在海洋之大、與個人之小的不可思議落差距離下,甚至連絕望都成了一種奢侈的情緒。」作家楊照的評析,可彰顯大海浩渺的恐懼威力。

「在最險惡的大海恐懼中,才能徹底揭露人性基底,直視恐懼感,」奧美廣告執行創意總監胡湘雲指出,恐懼,它是生活唯一真正的對手,因為只有恐懼才能打敗生活,但「也只有願意承認、接受,才有下一步的開始。」

電影語言往往是時代先驅。從二○○八年金融海嘯啟始的末日論,到今年,外推全球性的歐債風波,內至台灣島內,從年輕人失業問題、三明治族群面對勞退基金可能破產、加上肩負老人扶養與小孩成長課題、老年人則有銀色海嘯危機;層層打擊,對於未來不可知的恐懼感,猶如漂流於大海中的空蕩回音。

二○一二年面對不確定未來感,有多恐懼「恐懼」?走進誠品信義店三樓,放眼望去,心靈療癒書籍所占櫃位凌駕商業理財類,也可洞見對未知的恐懼之深。

二百二十七天的漂流,恰好也為忙於應付職場、家庭和人際的工作者,提供一個正視恐懼的契機,「除了是創新和創意之旅外,那也是一場『創傷』歷程,因為只有瀕臨崩潰,才能有突破和治療。」彭懷真觀察。

一開始,老虎獨占那條船,Pi只能待在小木筏上,時時提心吊膽,夜不能寢,食無法安。但為了活下去,他必須硬著頭皮面對老虎。他先試著餵飽牠,接著,甚至大著膽子馴服牠,當連接小木筏與船的繩索斷裂後,Pi知道自己再也沒有逃避的可能,只能想盡辦法與牠相依共生。「自我救贖,才能自我和解,」作家王文華分析。

其實,老虎長相從未改變,改變的是人的心態。心態一變,所看到的一切都不一樣了。暴風雨過後,當畫面出現Pi走近老虎,並充滿感情的抱著牠,因怕失去牠而淚流滿面時,這一刻想必許多人都跟著動容,相信Pi所相信的:「恐懼可以是生存的力量,也可以是孤絕時的陪伴。」

第三堂課:敵人學與敵人共舞,才能活得久、活得好!

在海上漂流中,Pi和老虎漸漸由對峙鬥爭到馴服交流,Pi這才意識到他與老虎的共同點:「我和理查‧帕克(老虎名)一樣,同樣缺乏現實體驗,我們都在同一個動物園被同一個主人養大,現在都成了孤兒,遵從主的意志生存下去。」這讓他對自己與老虎的關係有了新的審視,既非父親說的獵物關係,也非兒時認為的朋友關係,而是一種共生關係。

落在人生、職場,道理亦復如是。「沒有理查‧帕克我早就死了,對牠的恐懼讓我保持清醒,照顧牠的需求讓我得到意義,」難以馴服的猛虎反而激發Pi的生存鬥志,但他沒想到的是,老虎竟不知不覺成為他內心的依靠。

敵人可以是生存的力量,也可以是孤絕時的陪伴。正如書中寫道:「有時我因為理查‧帕克的存在而高興,因為如果牠死了,那麼我就會獨自在絕望中生存,而絕望是比老虎更可怕的敵人。」

第二場暴風雨過後,Pi看見奄奄一息的老虎,那一刻,內心的恐懼升至最高點。然而,他怕的不再是老虎,而是怕失去老虎後獨自在海上漂流的徹底孤絕。此時,老虎已從Pi心底的「恐懼」變為溫暖的「陪伴」。

第四堂課:親密學不要來不及跟家人說愛!

第四堂人生課,藏在Pi來不及對家人說愛的歉意中。在Pi第一次遇到暴風雨,閃電撕開烏雲,露出一片金色。Pi歡呼著讚美神的顯靈,並且扯開救生艇上的帆布,讓老虎也出來見神,看到的卻是牠恐懼羸弱、惶恐匍伏。

於是Pi轉喜為怒:「為什麼祢要嚇牠?我失去了家人,我失去了一切,我臣服,祢還想要什麼?」當暴雨沖走了小木筏,他開始陷入絕望:「神啊,感謝祢賜予生命,我已經準備好了。」面對狂風暴雨,除了與恐懼對話外,少年說得最多的是對於家人的「I am sorry.」

暴雨過後,沉沒在海底的船艦,逐漸與Pi的母親臉龐交疊,而望著海上波浪,Pi一句句:「I am sorry.」迴盪在無垠的天際。

忙,讓人常處於抉擇兩難間。華研音樂總經理何燕玲以自己為例,年輕時她是國際唱片公司員工,到處飛行出差是家常便飯,連懷孕九個月還是一樣拚命到凌晨四點,「有一天,我在外地接到孩子打來電話,告訴我,為什麼我有問題時,妳都沒有在我身邊,那一刻我心都碎了,」她的身不由己是許多上班族、職業婦女的縮影。

親密學,成了末日論世界中的顯學。日本earthstar娛樂公司節目製作人中島大輔一直在外地工作,有天,他驀然發現,父母已過了六十歲。對離家工作的許多日本人來說,一年中,大概只有過年、過節約六天時間能跟父母見面,但一天中,能跟父母相處的時間,恐怕連半天都不到。

換算下來,他發現和父母未來相處的時間,只剩下短短五十五天。在驚訝中,他召集一些朋友,蒐集各地陪伴父母的小故事,集結成書《你跟父母相處的時間其實只剩下55天》,創下日本書市百萬銷售紀錄。

他在書中指出,「父母的死」是我們早晚會面臨的,但大部分人平常諸事纏身,心裡會想:「反正隨時都可以跟爸媽見面。」直到失去父母,我們才明白,儘管在心裡想過有很多事要陪爸媽一起做,但實際上卻什麼也沒做。

忙碌、掙錢、升遷壓力和理想,讓我們犧牲了與家人共處的時間,時間久了,也忘了怎麼相處。「人生也許就是不斷的放下,但最遺憾的是,我都沒能好好的與他們道別。」這是劇中被瘋狂轉貼的對白。「人最害怕的,是來不及與我愛的人告別,就像Pi還來不及與家人道再見,轉瞬間卻已天人永隔。說愛要即時。」王浩威提醒。

第五堂課:獨處學每個人,都要有與自己對話的勇氣

與自己對話,則是第五堂人生課。海上漂流二百二十七天,這是一場「自己跟自己對話」的喘息空間,「回歸內心跟自己相處的一段旅程,」彭懷真分析,在職場中,物質競爭很重要,每個人忙著應付人際關係、職場和家庭,反而跟自己對話的時間越來越少。

對話,是人生中難得的沉思,但往往在五光十色中,很多人迷失了、放棄了、絕望了,不再有與自己對話的勇氣。如果重來一次,誰不嚮往像少年Pi能有一次這麼珍貴的與世隔絕、自我對話?

以種子音樂集團總經理田定豐來說,從高二離家打工賺錢養活自己,到二十六歲創業、三十歲坐上數一數二唱片公司總監、甚至人生暴跌被組織請走,需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眠的日子前,他過的是被業績和失敗追著跑的「倉鼠人生」。

「想要成功是唯一動力,忘了有多久沒跟自己對話,跌到谷底時是根本不敢跟自己內心對話,」他自剖。

然而,再出發,成功將種子音樂扶植到站穩腳步之後,他反而開始有了跟自己對話的旅程。「對話是一種思考與反省的開始,也是人生續航的能量補給。」他說。過去總是需要大批朋友圍繞在旁,而今也體會到獨處的快樂,反而從中發現了人生的第二春。

你心中的老虎是什麼?「這取決於你,這個故事是你的了!」這是劇中中年Pi對作家說的話,也是你我的人生課題!

電影散場,但你心中的那隻老虎永遠存在於內心底!

 
少年 Pi 觸動 我的 的五 五堂 人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842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老占約十年前讀過一本叫做 Life of Pi 的小說,到現在還是印象猶新:



小說內容主要是講述一位名叫 Pi (= 3.14159?) 的印度少年,在一個經營動物園和充滿宗教色彩的家庭長大,在16歲那年從印度移民到到北美州時途中乘坐的輪船沉沒,逃生時乘坐的救生艇上竟然有一隻450磅的老虎,一同在海上漂流了200多天,最後展轉流落到一個奇怪的小島到最後獲救的故事。

全書的主題都是環繞著歷險、生存、神和信念。這是一本非常奇妙的小說,絕對值得推薦。

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這部小說?原因是在網上查看有什麼電影好看時,赫然發然這小說已經改編成了電影,並即將於十一月放映:



一般來說文字的想像空間會較大,這題材要拍成好電影並不容易。導演是我們都熟悉的李安,期待著。

如果你對這電影也有興趣的話,老占會建議你先閱讀一下小說。



少年 Pi 奇幻 漂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300

美國人口出現神奇數字Pi

1 : GS(14)@2012-08-18 15:49:03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 ... 6%95%B8%E5%AD%97Pi/
美國人口
http://www.census.gov/main/www/popclock.html
http://www.census.gov/newsroom/r ... ion/cb12-tps52.html
Shortly after 2:29 p.m. EDT today, the U.S. population clock will reach a milestone that is very meaningful to mathematical statisticians: it will show there are 314,159,265 residents, or pi (3.14159265) times 100 million. Pi is a mathematical constant that is the ratio of a circle's circumference to its diameter. “This is a once in many generations event...so go out and celebrate this American pi,” said Census Bureau Chief Demographer Howard Hogan. Internet address: .
2 : GS(14)@2012-08-18 15:49:14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 ... 6%95%B8%E5%AD%97Pi/
根據美國統計局的人口時鐘,美國人口局(Census Bureau)於周二達到314,159,265,這是圓周率Pi的首9個數字。

對於數學迷來說,這是一大話題,人口局還專誠出了新聞稿。

當然,人口局的統計也只是基於一些假設,並非實際的人口數字。它假設每8秒有1名嬰兒呱呱落地,每14秒有一人仙遊,及每46秒人口因移民淨流入已增加。
美國 人口 出現 神奇 數字 P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091

少年Pi特技公司 獲三星後人拯救

1 : GS(14)@2013-03-13 00:00:3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312/18192234
美國破產法庭上周五批准JSC以「假馬競拍」(Stalking Horse Bid)的方式,參與競拍已宣佈破產的R&H。所謂假馬競拍,即由申請破產保護的公司,選定買家提出最初步的公開競標收購行動。因為之後的買家只能向上加價,所以此舉能夠吸引更多潛在買家提出更好的收購價格,避免破產企業被迫接受低價提案。
暫已收到20份標書
作為競拍買家JSC亦向法庭要求更高的分手費,由原本訂下的15萬美元,大幅調高3.5倍至67.5萬美元。即若最後有其他買家向R&H提出更好的收購價,該公司亦要向JS支付近70萬的分手費,最終法庭批准分手費定在42.5萬美元,但業界亦指此金額亦足以令其他買家卻步,令R&H成為JS的囊中物。
負責為R&H尋找買家的顧問公司Houlihan Lokey總監Peter Fisherman表示,多間企業都對R&H有興趣,暫已收到20份標書,估計在本月22日截標前還會再收到10份。其實不止R&H獲得亞洲買家垂青,早前同樣申請破產保護的視覺特技製作公司Digital Domain,最後由中國的小馬奔騰與印度的Reliance以3,020萬美元收購。
收購R&H後無意拆骨
R&H屬意由JSC作為買家,當然是認為後者慧眼識英雄。JSC合夥人David Shim接受《Variety》獨家訪問時坦言:「無意將R&H拆骨出售,反而應將R&H好好發展」,指此舉對整個電影特技行業都是好事。他認為像R&H這些技術高超的公司要申請破產是「不合理的」,問題出現在整個業界而非R&H本身。
JSC是一間資金充裕的多媒體公司,行政總裁是三星集團後人Lee Jae Hwan,他身兼顯示屏及能源生產商三星SDI的顧問,亦是南韓最大煉油商SK Innovation的獨立非執董。
R&H是電影3D電影動畫特技的龍頭公司,曾參與製作多套大型電影,包括《魔戒三部曲》、《黑超特警組II》及《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等。以專門製作動物動畫角色而聞名,不過,在申請破產保護後,從公司已裁員逾200人,而部份員工更聲稱無法獲得足額賠償。
2 : GS(14)@2013-03-13 00:01:2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312/18192236


【成本高昂】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3D動畫製作公司Rhythm and Hues(簡稱R&H)破產,導演李安直言,由於視覺特技製作公司的研發費用過高,佔整體預算一半,加上視覺效果在電影製作後期才見成果,製片商在未見製成品前不太願意批出預算,故認為該行業難以賺錢。
擬於3.14舉行罷工

視覺特技製作公司在荷李活特別難生存,印度及加拿大均有向製片商提供資助,如在加拿大卑詩省,每年會向相關製作單位資助4.34億美元,荷李活製片商均被吸引轉移海外。有公司向員工表示不能在美國聘請他,但保證在溫哥華有工作,視覺特技製作人才因此離開荷李活。
有業界人士便要求美國加州亦提供有關資助,但有分析指,向製片商提供資助未必有效,視覺特技製作公司仍會因節省成本而被壓榨,認為應向提供資助的國家提出不公平交易賠償,並成立工會。視覺特技製作業界沒有任何工會為從業員發聲,因此即使越來越多電影以數碼技術製作,但行業仍不受重視。李安獲得奧斯卡後,向代理、律師都表達感謝,惟獨沒有感謝R&H。
有從事視覺特技製作人士指,業界計劃在3月14日(周四)舉行罷工,希望藉此向製片商施壓;3月14日也有特別意思,由於令視覺特技開始受關注的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3.14便是Pi(圓周率)首三個數字。
少年 Pi 特技 公司 三星 後人 拯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413

白色情人節冇情人?學美國人慶祝Pi Day

1 : GS(14)@2016-03-16 14:22:24

3月14日是白色情人節,三藩市市民卻不慶祝,他們為希臘數學符號「π」而齊集科學探索館(Exploratorium),在發源地遊行,慶祝「圓周率日」(Pi Day)。駐三藩市記者:唐芷瑩遊行開始前,探索館職員小心地將已排好的號碼尺分給參與市民,每個人依序順着π的數值列隊,人龍最遠排至圓周率小數點後約300位之多,「π人龍」於3月14日下午1點59分準時出發,象徵圓周率小數點後頭5位數字3.14159,參與人士年紀橫跨老、中、青,在圓周率樂曲中,圍繞探索館行一圈,並接受市民歡呼。有不少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慶祝活動,一對加州夫婦更遠道由貝尼西亞(Benicia)而來,母親麗貝卡(Rebecca)說,「想到π,只想起讀書年代的大量功課,我希望以此活動,培養兒子於數理的興趣」。她認為學習數理應該是有趣的事,亦有曾就讀理工科的亞裔年輕人來參與,表示喜愛數學。《蘋果》於遊行隊伍中,找到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身影,他是「圓周率日」的創辦人物理學家拉里肖(Larry Shaw)。1988年,拉里肖在探索館任職,他於當年的3月14日籌辦了首個圓周率日慶祝活動,與其他探索館員工在三藩市圓形公共空間遊行,慶祝圓周率日,由於圓周率π的英文發音是「pi」,類似與英文的「批」(pie),他們亦吃水果批慶祝,往後,探索館每年均舉辦圓周率日。被譽為「圓周率王子」的拉里肖對本報說,學習不該是孤立無援的旅程,「學習數學的關鍵,最重要是大家互相幫忙,不論於大班或是小班教學中,每人都應該得到幫忙去解決疑難」,這亦是他提倡這個節日的原意;問到這位「圓周率叔叔」,最長能背誦π的數值至小數點後幾多位時,這位樂天老人大笑回答,「我想只有大概16個位左右,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3月14日碰巧是偉大物理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生忌,故美國國會於2009年通過將此日訂為國家圓周率日(National Pi Day),推動學習數理的重要性;除了發源地美國,在其他地區如亞洲,自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上畫後,近年因應「圓周率日」而推出的慶祝活動也越來越多,很多餐廳也推出「食批優惠」,亦有很多大學的數學系於這天辦派對,思考世界少了圓周率會如何。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16/19531910
白色 情人節 情人 美國 慶祝 Pi Da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14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