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陳增濤:Peyre Rose令人驚嘆的西拉

1 : GS(14)@2017-12-05 00:40:53

【明報專訊】記得兩年前來到朗格多克(Languedoc)首府Montpellier以北的山區拜訪酒莊,就打算順路嘗嘗不少餐館侍酒師熱論的Domaine Peyre Rose,在已經是荒涼的小村Saint- Pargoire,竟然找不到酒莊的蹤迹,只得作罷。這次專程上訪,就先打電話約會,想不到的是女莊主Marlene Soria閉門不見客。

「我是中國的知名酒評家,千里迢迢來拜訪,說不定會給你的紅酒做推廣呢。」不是萬能如上帝也要創造人來膜拜它嗎?最好的紅酒也得營銷有酒鬼的追捧,果然三言兩語就有了一個約會。

「根據莊主的指示,你就耐心地沿着這條路邊有破損不堪的電線木柱的土道開三四公里吧。」 面對荒蕪人煙連葡萄園也看不到的丘陵山區,英國人馬克在車裏不停的提醒我。

酒莊女莊主原是做地產代理

Peyre Rose酒莊女莊主原來是做地產代理的。30年多前愛上了這塊既沒有水也沒有電的不毛之地,離開了紅塵做開荒牛另創新天地。開始種起葡萄是想有家酒招待朋友,想不到光陰荏苒,70歲的今天,釀造的紅酒聲名廣播法國外更越過大西洋遠征美利堅。

「1980年代未我釀造的紅酒根本無人津問,就這樣儲存了許多年的陳年老酒。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巴黎碰上了一個美國酒商,他非常喜歡我的紅酒,就把我的紅酒介紹到大西洋彼岸。後來得到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的大力推薦,我自己也沒有做什麼營銷活動,就一酒風行。」

一公頃只能產2000瓶 產量極低

Peyre Rose二十四公頃的葡萄園,每年只釀造出3萬多瓶的紅酒。在這塊如此乾罕的都是地中海灌木香草的土壤上,一公頃也只能出產2000瓶紅酒,產量很低。主要葡萄品種是出乎意料的西拉。能夠橫向品嘗兩個年份的陳年老酒實屬難得,其中從「岩薔薇園」由85%西拉和15%歌海娜葡萄品種釀造的朗格多山坡法定產區紅酒,鼻聞悠悠香氣馥郁細膩,口感層次豐富餘韻十分悠長,想不到地中海的西拉有此魅力。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毁之」。孟子的這句名言是適合美國還是朝鮮?德國分東西,越南和朝鮮半島分南北都是國際間東西意識形態博弈的產物。1976年越南統一,1990年德國統一,終止了戰爭和民族的撕裂,讓兩個民族的老百姓有喘氣的機會。現在回看歷史,意識形態的碰撞令老百姓飽受無奈的折磨,不禁覺得那些曾經一時呼風喚雨自以為是救世主在歷史長河中是如此的渺小。當今朝鮮核危機威脅中國的安全多於美國,其實從地緣政治上的考慮,朝鮮半島的統一對中國更加有利。歷史的時刻正在來臨嗎?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1849&issue=2017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