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歐盟反傾銷將使其光伏市場損失1.3GW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5754

6月4日歐盟委員會正式宣佈對華光伏產品「雙反」初裁結果:決定從2013年6月6日起至8月6日對產自中國的光伏組件徵收11.8%的臨時反傾銷稅。如果在此期間雙方未能達成新的和解協議,則將從2013年8月6日起將反傾銷稅提至47.6%。

 

歐盟這一貿易保護行為不僅受到中國企業和政府的強烈反對,在歐洲也激起了諸多反對聲音。而IHS的一份研究報告更是指出歐盟的反傾銷稅是一場內部損失巨大的做法。

IHS研究報告表明,歐盟光伏市場與2012年相比將下降33%達到11.6GW,其中歐盟對中國光伏產品徵收的反傾銷稅將縮減1.3 GW。但是,全球光伏市場仍有望達到兩位數增長率上漲至35GW。

報告稱,考慮到6月6日生效的反傾銷稅,將其對歐洲光伏市場2013下半年的預測結果降低了1.3 GW。反傾銷稅以及其它因素包括激勵機制的改變,將會導致歐洲光伏市場與2012年相比下降33%達到11.6 GW。

儘管歐洲光伏市場急劇下降,但IHS預測全球光伏市場今年將會以兩位數的增長率上漲至35GW,與2012年相比增長11%;主要是因為亞洲需求量的擴大。

IHS太陽能研究高級主管Ash Sharma表示,

「雖然歐盟委員會將60天的稅率降為11.8%提供了一些機會,但預測市場需求仍會大幅降低。因此,IHS將其對歐洲光伏市場2013下半年的預測結果降低了1.3GW,與之前的預測結果相比下降了近20%。同時考慮到買家想在八月稅率增長之前做些儲備,需求下降與中國模塊出口劇增形成鮮明的對比。

IHS預測歐盟反傾銷稅將加劇歐洲光伏市場的縮減,以德國和意大利為甚。Sharma表示

「德國市場縮減幅度最大,與去年相比將縮減3GW。意大利也將縮減2GW。」

與前幾年不同的是,亞洲已成為全球光伏市場增長的新動力。預測該地區首次將超過15GW,佔全球總需求的45%。亞洲市場將首次超越歐洲市場,中國和日本有望成為2013年需求量最大的兩個市場。

IHS2013光伏需求排名中國、日本和美國將成為三大引領市場,德國、意大利、印度、英國、希臘、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緊隨其後。歐洲國家首次退出全球三大市場。IHS預測2013年新興市場將在2012年3.4 GW基礎上增加5.9 GW。然而,這將涉及到全球60多個國家。IHS稱,

「2013年歐洲市場需求縮減,但太陽能公司不能僅僅依靠所謂的新興市場來支持。」

對於新興市場的前景,Sharma認為,

「好消息是這些地區光伏市場2014年將增長至9GW,2017年將超過16GW。這將吸引太陽能公司聚焦於新興市場,但更重要的是選擇合適的市場。」

歐盟 反傾銷 將使 使其 光伏 市場 損失 1.3 GW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018

全球水電業暢想2050年2050GW目標 中國企業借機推出海“升級版”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5/4621493.html

全球水電業暢想2050年2050GW目標 中國企業借機推出海“升級版”

一財網 重華 2015-05-22 22:20:00

對於水電這樣的可再生能源,國際水電協會在日前北京召開的世界水電大會上預測,全球水電裝機有望在2050年增長一倍,達到2050GW。由於中國是全球水電第一大國和水電技術實力最強的國家,2050GW的遠期目標將為中國水電企業參與“一帶一路”打開龐大的市場。

對於水電這樣的可再生能源,國際水電協會在日前北京召開的世界水電大會上預測,全球水電裝機有望在2050年增長一倍,達到2050GW。

同期參會的世界能源理事會也發出了相似的預測:按照最高情景,全球水電市場將在2050年達到2161GW,占全球電力裝機容量的16%;在稍低的情景下,水電裝機也能達到1575GW,占全球裝機容量的11%。

由於中國是全球水電第一大國和水電技術實力最強的國家,2050GW的遠期目標將為中國水電企業參與“一帶一路”打開龐大的市場。

亞非拉將是今後水電建設的主戰場

水電作為當前技術最成熟、開發最經濟、調度最靈活的清潔可再生能源,已經成為各國能源發展的優先選擇。目前,全球近1/5的電力來自水力發電,有24個國家90%以上的電力需求由水力發電提供,有55個國家水電比例達到50%以上。

但各大洲開發程度並不不均勻。其中,全球水電年發電量超過3.7萬億千瓦時,開發程度約為25%,其中歐洲、北美洲、南美洲、亞洲和非洲水電開發程度分別為47%、38%、24%、22%和8%。

國際水電協會認為,亞洲、非洲、南美將是今後水電建設的重點戰場。

(世界水電大會現場)

在南亞,參會的印度電力部聯席秘書阿讓·庫馬·沃瑪表示,目前印度大約有49個新的水電站目前正在建設和規劃,相當於約5萬多兆瓦的水電裝機容量正在開發。

他表示,印度國內水電的開發得到了聯邦政府的大力支持,並努力為水電站開發營造積極的政策環境。

在非洲,非洲聯盟能源與基礎設施委員會主任阿哈姆·伊伯然黑姆表示,根據非盟的估計,非洲經濟的持續增長將會使得能源需求每年增加6%,這種增長速度將會一直持續到2040年。要滿足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裝機容量也就必須要增長5倍,要從2012年的140GW增加到2040年的700GW。

阿哈姆·伊伯然黑姆稱,特別對於水電開發來說,非洲總的水電潛力當中只有10%得到了開發,所以說還有剩下的90%沒有開發。這樣的資源就給非洲提供了非常大的機遇,可以再去開發大型的和小型的能源基礎設施。

事實上,非洲所蘊含的豐沛水電資源早已經為外界所矚目。僅在剛果河下遊河段蘊藏著極為豐富的水能資源。這里所建設的大因加水電站在建成後將成為世界第一大水電站,其裝機容量相當於目前全球最大水電站三峽水電站的兩倍。

剛果共和國水利資源與電力部主任費雷迪·拉佛斯·亞維·拉姆法艾歐表示,剛果有7000萬的人口,其中很大一部分還沒有獲得電力。因此,剛果的領導人決定,不僅要做大因加這個項目,而且同時也要去發展小水電,讓剛果豐富的水電資源讓大家都受益。

在南美,亞馬遜河流域水電資源開發潛力巨大,僅伊泰普水電站,就是僅次於三峽水電站的全球第二大水電站。

巴西能源業務發展部總裁吉爾·馬拉浩·內托在會上表示,巴西有很長時間的發展水電的歷史,到現在它也占了整個國家裝機容量的60%。由於普通的巴西人的用電量只是法國人、美國人的10%左右,因此加快巴西的能源建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吉爾·馬拉浩·內托認為,水電仍然會在今後20年、30年里面成為巴西的發電能源當中最重要的來源。

全球水電建設中國繼續“領跑”

但要談到未來的水電開發,全世界的目標還是轉向中國尋求經驗,因為中國不僅是全球水電裝機規模最大的國家,也是當今全球水電建設技術最為先進的國家。

近20年來,中國水電產業突飛猛進,在世界水電行業中實現了從“跟跑者”到“並行者”、再到“引領者”的巨大飛躍。

同期參會的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劉琦表示,中國水電的總裝機已經突破3億千瓦,約占全球水電總裝機的27%;裝機容量全球排名前十的水電站中國將有5座;單機容量70萬千瓦以上的水輪發電機組,超過一半在中國;中國水電形成了包括規劃、設計、施工、裝備制造、輸變電等在內的全產業鏈整合能力;中國先後與80多個國家建立了水電規劃、建設和投資的長期合作關系,成為推動世界水電發展的重要力量。

(幾內亞新發型的2000面額鈔票)

世界上正在建設的大型水電站中,幾乎都能看到中國水電企業的身影。連遠在非洲的國家幾內亞近期新發型的20000面額鈔票上,就以三峽集團所屬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總承包進行建設的幾內亞凱樂塔水利樞紐工程作為背景。

國際水電協會主席肯·亞當斯在會上表示,中國正逐漸成為世界上的水電超級大國。

三大趨勢引領中國水電“走出去”

隨著中國水電走出去,中國參與海外水電開發的模式也在變化,出現了三個新趨勢。第一個趨勢便是強強聯合、集體出海。

例如,位於馬來西亞沙撈越州的沐若水電站是馬拉西亞最為重要的能源設施之一,供給了馬來西亞東部絕大多數地區的能源需求。這一項目就是由中國企業聯合出臺所打造的。

其中,中國三峽集團子企業三峽發展公司對外牽頭,負責執行“設計、采購、施工”總承包,由國內一流的設計方長江設計院負責設計,有具有豐富施工經驗的中國水利水電八局負責施工,由在馬來西亞東馬地區打拼多年並已經建立了良好人脈關系的中國機械設備進出口公司負責設備采購。

第二個趨勢是從單一水電開發邁向全流域開發。因為中國有著豐富的流域開發經驗,以及同時管理同流域多個大壩的經驗。目前,中國企業海外簽署水電大單時已經更多的拿到全流域開發合同。

今年4月20日,在中巴領導人的共同見證下,中國和巴基斯坦共同簽訂《關於私營水電項目開發的諒解備忘錄》,與巴基斯坦水電開發署簽訂《關於聯合開發大型水電項目的諒解備忘錄》,計劃聯合開發印度河上遊大型梯級水電站項目群。

中國三峽集團總經理王琳在會上進一步表示,大部分待開發的水電資源集中在非洲、拉美、南亞、東南亞地區,而這些地區在需要增加能源供給與支持經濟發展的同時,其豐富的自然系統又關系到全球環境生態的平衡和保護。中國水電在參與全球水電開發的過程中,積極將三峽工程的可持續發展的經驗付諸於海外項目,並積極探索適合項目所在國的模式,水電可持續發展得以不斷的創新和延伸。

第三個趨勢是水電建設運營同金融支持並進。

水電開發需要巨額資金支持,但這恰恰是水電資源集中的亞、非、拉大多數國家的瓶頸。南非國家規劃委員會委員邁克·穆勒教授就表示,像在歐洲和北美,水電行業實際上在迅速的失去他們在債券市場的份額,而且人們也沒有做水電融資,當前主要的水電融資都是中國在做的,大家需要這樣的資金工具來支持水電項目。

在中國對外的水電開發中,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都是重要的融資合作夥伴。而伴隨著一帶一路的建設,中國所倡導成立的絲路基金、亞投行被外界期望能成為發展中國家基建項目融資的重要來源。

中國的水電單位在“一帶一路”國家基本都有布局,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開展,中國的項目預計將得到快速推進。

中國能建集團總經理、黨委副書記丁焰章在會後接受采訪談到該集團參與“一帶一路”的項目時表示,,現在都在規劃和接洽之中,真正落地估計要到明年和後年才開始真正的顯現出來。我們總承包一些項目的時候,就帶動中國的裝備“走出去”。

編輯:汪時鋒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全球 水電業 水電 暢想 2050 GW 目標 中國 企業 借機 推出 升級版 升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6611

18.1GW新增光伏量雖大 ,但供應商將遭遇層層壓價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5587.html

昨日晚間,一份來自國家能源局的新通知令業界興奮不已。政府拋出了今年光伏發電18.1GW的建設指標,該數字不僅比2015年的17.8GW提高了1.6%,同時扶貧及領跑者計劃指標、分布式等項目都不列入計劃,因而今年指標規模實際高達20GW以上。不過甘肅及新疆、雲南等暫停新增建設等內容也出人意料。多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建設數量雖大,但下半年的新能源整體行情未必會超越上半年,而受競爭拿電站指標的影響,供應商也可能會遭遇層層壓價的問題。

總量遠不止18.1GW

這份業內廣泛流傳的新文件全名為《國家能源局關於下達2016年光伏發電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第一財經記者尚未在國家能源局官網中查到。

新政指出,2016年下達全國新增光伏電站建設規模是18.1GW,其中普通光伏電站項目12.6GW,光伏領跑技術基地規模是5.5GW。這一總量的分配已變為“地面電站加光伏領跑者計劃”等兩部分,而在2015年時新增的17.8GW建設指標主要是指“集中式地面和分布式項目。”

需要註意的是,本輪新政中的18.1GW這一數量不含“扶貧”指標,這與去年的政策截然不同。去年河北、山西、安徽、甘肅以及青海都有部分指標用在扶貧項目上,但今年都沒有涵蓋在18.1GW中。山東地區也取消了今年的地面電站指標,全部轉向扶貧,這一舉動讓業內外大感意外。正泰集團一位高層向第一財經記者指出,山東地區不知是否還有新的動作,對於一些在當地準備大幹特幹的公司而言有很大影響。

那麽,全國今年的光伏扶貧總量預計是多少呢?光伏資深專家王淑娟就指出,2016年3月23日五部委聯合發布的《關於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中指出,在16個省的471個縣約3.5萬個建檔卡貧困村,要以整村推進方式保障200萬建檔立卡無勞動能力貧困戶(包括殘疾人)每年每戶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以5kW/戶考慮,200萬戶的總裝機容量達到10GW;按照25kW/戶考慮則可達到50GW。考慮到扶貧的經濟效益,可能更接近50GW規模。因此,未來5年的扶貧規模在10~50GW之間,即每年的規模為2~10GW。

此外,國家能源局還規定北京、天津、上海及重慶、西藏和海南等6個地區不設建設規模上限,相比2015年的政策,可見海南也被納入到了不設限的範疇內。多位業內人士指出,上述地區不設光伏電站上限的理由各有不同,有的地方土地緊張,電站基本沒地可見,比如上海、北京等;有的則是資源稟賦不足。在重慶,每年的發電小時數約900小時,光照資源不足;西藏地區,一方面不需大量地面和分布式電站,另外土地本身條件也不好。舉個例子,地面電站對行走要求、打樁機工作仰角及安全都有一系列要求,通常坡度要小於30度,而西藏山地並不適合。另外一些西藏牧民居住分散,無電地區安裝500瓦~1千瓦的儲能光伏電站足夠一家人做飯、燒水用,整個西藏的電站建設規模可能不超過200兆瓦,除了拉薩地區之外,周邊項目並不多。

總體來看,雖然國家給出了18.1GW的建設新增指標,但加上扶貧、分布式電站等之後,今年的整體指標應遠不止18.1GW。不過正泰集團前述高層預計,今年上半年總計可能有15G瓦的數量,下半年整體市場雖不算差但未必超越今年上半年,“上半年不少公司使用的是2015年計劃指標,為了趕在630電價不降之前並網電站,光伏量就大大超出了預期。(在電價政策上,三類光伏資源區的光伏電價1元每千瓦時、0.95元每千瓦時、0.9元每千瓦時將在2016年6月30日之後繼續向下調整。)而下半年,國家不太可能突然對電價一刀切,而是會選擇明年某個時段繼續下調,所以企業也不會一窩蜂地將項目建在下半年,可能會延期。”

他預測,下半年可能總的建設規模在10G瓦上下,最為受益的企業將是光伏電池組件、矽片及多晶矽等制造端公司。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A股制造類上市公司就包括正泰電器(601877.SH)、協鑫集成(002506.SH)、中來股份(300393.SZ)、陽光電源(300274.SZ),H股及美股則有保利協鑫(03800.HK)、晶澳太陽能(JASO.NSDQ)、晶科能源(JKS.NYSE)等。

多地區暫停指標

由於限電嚴重,部分地區在新一輪指標的獲取上處於劣勢地位。這份通知指出,對不具備新建光伏電站市場條件的甘肅、新疆、雲南等地停止或暫緩下達2016年的新增光伏電站建設規模(光伏扶貧除外)。多位業內人士判斷,政府暫停指標發放之後,這三個地區的限電將會有所緩解。前述正泰集團高層就表示,以甘肅為例,一季度甘肅當地因采暖等原因限電很厲害,二季度當地電網等部門采取了一些措施,限電已經緩和了一些,光伏上網由此暫時順利。

據國家能源局消息,2016年第一季度,全國棄光限電約19億千瓦時,主要發生在甘肅、新疆和寧夏,其中,甘肅棄光限電8.4億千瓦時,棄光率39%;新疆(含兵團)棄光限電7.6億千瓦時,棄光率52%;寧夏棄光限電2.1億千瓦時,棄光率20%。

2014年10月,《國家能源局關於進一步加強光伏電站建設與運行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就明確,對棄光限電較嚴重的地區,暫停下達該地區下年度新增建設規模指標。而本次新政也是國家能源局首次使用了這一“禁令”,暫停了三個地區的新增指標。

全民光伏COO劉楊也表示,以具體地區為觀察對象還可發現,“內蒙、福建、江西及湖南等地的普通電站指標有所降低,一是2015年度給的指標完成度不足,二是部分地區並網量激增導致電力消納和送出壓力過大,不宜大量上馬。”

競爭加劇

此次政策中還寫到,鼓勵各地發改委建立招標、優選等競爭性方式配置光伏電站項目的機制,促進光伏發電技術進步和上網電價的下降。而光伏領跑技術基地也應采取招標、優選等競爭性比價方式配置項目,而且也將電價作為競爭條件。

“從國家角度看,為推動上網電價的下調,這一做法可取,不過也會加劇企業之間的角逐。”一位國有大型光伏生產商告訴記者,一些公司為了搶奪指標將會拋出較低的電價參與競標,隨後層層壓價至供應商,這樣一來供應商的實際價格可能會跳水。目前供應商的利潤率都不算太高,因而盡管下半年市場還會保持熱度,但賺錢效應不是依靠技術提升和優質產品帶動,而是只能靠供應商的規模化優勢體現出來。

前述正泰集團管理層也表示,政策中的一句話很關鍵,“顯著推動上網電價下降的地區,其當年建設規模可直接按照上網電價的平均降幅2倍予以調增,”這也表明假設一個地區電價是1元每千瓦時,若因競爭使電價降至0.9元每千瓦時,降幅為10%,那麽當地電站指標可從1G瓦提高至1.2G瓦,提高幅度還是挺大的。

 

 

18.1 GW 新增 光伏 量雖 雖大 供應商 供應 遭遇 層層 壓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27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