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基石藥業(2616)專區

1 : GS(14)@2018-11-15 00:10:19

http://www.cstonepharma.com/index.php?c=article&a=type&tid=184
CSTONE PHARMACEUTICALS
CStone Pharmaceuticals is a clinical stage biopharmaceutical company devo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innovative drugs.


With a broad pipeline, the company engag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cancer therapeutics with a special focus on immuno-oncology based combination therapies. All members of the management team are seasoned executives from top multinational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CStone has successfully built up its core competency in clinical development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 The company is backed by prestigious VC/PE funds via two financing rounds to date, raising $150 million in a Series A round in July 2016, followed by $260 million in a Series B round in May 2018. With an experienced team, a rich pipeline, a robust R&D model, and substantial funding, CStone is well positioned as the partner of choice for multinational pharmaceutical and biotech companies to develop drugs in China and the Asia-Pacific region.
2 : GS(14)@2018-11-15 00:10:37

https://ep.pedata.cn/2772175959.html
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
中文简称:基石药业英文简称:Cornerstone Pharmaceutical行业:生物技术/医疗健康成立时间:2016-04-21公司类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注册地点:中国江苏省苏州市组织机构代码:MA1MJEC07工商注册号:320594400040296
基石药业企业简介
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注册地在中国江苏省苏州市。2016年4月21日成立。是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21日,注册资本1700万美元,是一家创新的研发驱动型生物制药公司,经营范围是拥有肿瘤、心血管、风湿性关节炎、血液病及自身免疫病等五个治疗领域的产品线。

基石药业联系方式
苏州市办事处  
地址: 苏州工业园区星湖街218号生物纳米园A1楼北座二楼E168单元  邮编: - -
联系人: 朱忠远  电子邮箱: - -
联系电话: - -  传真: - -
融资事件总览
当前轮次 :B轮

融资机构: 药明康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苏州元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上海云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崇凯创业投资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Arch Venture Partners  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深圳君星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3W Partners  中航資信(香港)有限公司  宏瓴(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苏州工业园区元禾原点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融资总额: RMB 1749.82 M
产品与服务
清科行业分类: 生物制药  国标行业分类: 生物、生化制品的制造
证监会行业分类: 生物药品制造业
3 : GS(14)@2018-11-15 00:11:04

https://vcbeat.net/NjhhOGU3NTI4MzFkYzRmYjhiYjUzNThjOGUwYTg3ZTU=
2018年5月,基石药业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这场高达2.6亿美元的融资刷新了中国生物医药创新企业B轮融资的最高纪录。尽管目前没有透露其估值,但据首席执行官江宁军透露,独角兽量级肯定是达到了。



成立两年,融资超过4.1亿美元,并且赢得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ARCH Venture 、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等全球顶级投资机构的青睐。同样是短短几年时间,其PD-L1药物即将进入关键性II期临床研究,是目前国内进度较快的企业之一。



这家年轻的公司是如何做到的呢,他们如何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后来居上,成为中国医药创新行业的独角兽的呢?



5月的一个下午,带着这些问题,动脉网来到了基石药业隐藏在独栋别墅里的上海办事处。在这里,动脉网见到了基石药业创始团队一行人,听他们聊一聊基石药业的故事。



>>>>
团队:老兵创业



基石药业成立于2016年,这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但它背后的团队却是一群经验丰富、具有多年国内外研发经验的医药老兵。



首席执行官江宁军博士毕业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在美国行医内科和急诊科,拥有接近30年的从业经验。



在基石药业之前,他曾参与过礼来的败血症药物研究,并在赛诺菲工作期间完成了抗血凝药物(Lovenox)研究,并获得全球上市。他曾在赛诺菲任全球副总裁,在赛诺菲的最后5年间,他先后领导了80多项亚太地区临床研究,其中30多项获得了多国上市批准。



首席医学官杨建新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曾在辉瑞、科文斯等海外大型跨国药企和创新医药公司从事超过25年的药物研发工作,熟悉临床前到临床研究的整个流程。此前,他应邀回国担任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和临床开发部负责人,组建了临床开发团队,带领开展了多个创新性抗肿瘤药物的临床研究,其中包括第一个进临床的源于中国的PD-1单抗,他的加入为基石药业进一步扎实了临床开发经验。



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袁斌博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并获得了康奈尔大学MBA。此前,他曾先后在卫材、诺华、默沙东等公司从事新产品战略、市场营销和商务拓展工作多年。在加入基石药业之前,他在默沙东总部负责癌症类药物全球商务拓展,特别是负责免疫治疗药物首打产品keytruda的全球BD工作,他职业生涯中为8个国际肿瘤产品的商业化成功做出了卓越贡献。



科学事务高级副总裁王辛中博士毕业于俄亥俄大学,随后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完成博士后,并担任讲师。他是过去十几年中少数对免疫肿瘤长期关注、钻研的高级科学家。在加入基石药业之前,他先后在MedImmune、百健、阿斯利康、默沙东任职,从事肿瘤免疫药物研发工作。



这样一个年轻的公司,汇集了多位来自赛诺菲、默沙东、诺华的医药老兵,他们分别从管理、企业发展、临床医学、科研角度入手,成为基石药业发展的基石。



>>>>
产品管线:以肿瘤免疫联合疗法为核心,丰富且多元



基石药业的研发核心是肿瘤免疫的联合疗法。不仅仅是将免疫疗法与传统化疗、靶向疗法结合,他们认为只要能够提高患者生存率、生活质量的方案都值得一试。



纵观肿瘤治疗的发展历史,一共经历了三次革命:第一次革命是化疗,第二次是靶向治疗,第三次则是免疫治疗。免疫治疗是具有突破性意义的治疗方案,它让一部分患者的癌症真正的变成了慢性病,能够长期生存下来。但是,这个比例是不够的,目前肿瘤免疫治疗的应答率仅20%-30%。



将您及.PNG

基石药业首席执行官江宁军博士



“怎么样把这个应答率提高到40%、50%、甚至是100%。”谈到基石药业的长期愿景,江宁军这样表示,“我们希望未来肿瘤真正能够变成一种慢病,像今天的高血压、糖尿病一样,能够有办法控制它。”



自2014年肿瘤免疫药物上市以来,免疫治疗药物的销量出现了约10倍增长,预计到2023年将有41%的复合年增长率。“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种药物,都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增长速度。”他补充道。



在国外,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等免疫治疗先行者已经印证了联合免疫疗法的可行性,通过免疫疗法与其他治疗方案结合,能够有效的提高患者的应答率。基石药业希望能通过免疫疗法加上靶向疗法、加上化疗疗法、或者加上免疫疗法进行联合治疗,将患者的应答率、生存期再往上提一提。



而要在肿瘤免疫联合治疗领域有所突破,一定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核心骨干产品;另一个则是产品规模。



“只有一两个产品是没有办法做联合疗法的。”江宁军强调,“当产品数量不断增长,潜在组合疗法的可能性不是线性,而是指数增长。”



据了解,截止到2018年5月,基石药业内部自主研发的在研产品已经有10余个。尽管所有产品都处在不同的研发阶段,但目前已经有四个产品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这也是此次基石药业大规模融资的原因。



最领先的项目当属PD-L1抗体CS1001。目前该项目已经结束一期临床试验,很快将进入关键性II期临床研究。资金上来说,仅CS1001一个项目就需要很大的支持。



同时,公司透露接下来将在美国申报CS1001的临床研究(IND)。这样一来,其CS1001就变成了全球化产品。



“我们相信,在很多方面这将是一个best in class产品。”江宁军表示。



除了PD-L1,2017年12月澳大利亚Scientia临床研究中心还正式接受了基石药业提交的PD-1抗体CS1003的新药临床申请。这也是基石药业自主研发的第三个、在澳洲提交的第二个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抗肿瘤创新药物。



袁斌介绍到,基石药业的PD-L1是全人源抗体,在国内目前是进度靠前,有望最早上市的产品之一;而PD-1产品则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既能识别鼠源PD-1、又能识别人源PD-1靶点的产品。



“我们研发的重心是肿瘤药物,以PD-1、PD-L1、CTLA-4三个骨架产品作为其中的核心来进行联合治疗研究。我们必须保证PD-1、PD-L1有一个能成功,这两个药物相互之间作为backup。”他补充道。



据了解,目前PD-1和CTLA-4产品在澳大利亚都已经进入临床试验用药阶段,MEK项目也将在不久公布好消息。江宁军透露,2018年底公司预计将启动10余项临床试验。



“我们内部产品的联合治疗研究也已经开始。”江宁军透露。“2018年是免疫联合疗法的起步年,2019年将是大年。”



就中国而言,免疫联合治疗才刚刚起步。但就国外而言已经有多年经验,问及如何应对跨国企业的竞争时,杨建新这样回答:“跨国企业的重点在于全球市场布局,我们则是立足于中国、服务中国患者的企业。现在中国的联合用药研究才刚刚起步,对本土企业而言是有很多优势的。”



杨建新.PNG

基石药业首席医学官杨建新博士



他介绍到,相比跨国企业,本土企业的研发总部就设在中国,决策的制定和调整速度会快很多。而且,本土企业的架构相对简单、扁平,在研发管理效率上要比跨国企业高。不仅如此,本土企业的专注点在中国,对中国患者的疾病特点、医疗实践情况了解更加深入和透彻;而在跨国企业,中国地区的研究人员往往要先把意见传递到总部,让总部理解并认同他们的观点、甚至方案修订,这是非常耗时的过程,也是非常难以达成的。



“我们做的临床试验更契合中国,相对跨国公司来讲,这是我们的优势”他总结道。



>>>>
业务模式:自主+引进,以临床为驱动



在中国,由于科研环境等原因,大量的上游基础研发进展非常好,但是转化到下游的成果非常少。“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临床开发成为我们的发展瓶颈。”江宁军提到。



基于自身和中国目前的研发特点,基石药业把药物开发的专注点放到了临床开发。他们希望能够打造一个临床开发的加速引擎,其中包含能够提升临床效率的创新模式、优秀团队、临床资源,同时还包括为研发提供支持的转化医学中心等。



2017年10月,基石药业苏州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在苏州生物纳米园正式揭牌。该研究中心是按国际先进标准投建的临床研究机构,目的是以辅助临床试验为基础,以加速临床发展,推动精准医疗和生物标记物的发现及验证,提高临床试验成功率。



不仅如此,公司还在2018年1月与苏州大学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本次合作旨在提升双方协同创新能力,更好地促进“产学研”研究,满足医药产业需求。



根据合作框架协议,基石药业与苏州大学医学部药学院将成立联合研究中心,从科研项目合作、人才培养、医药产业和创新发展等多个维度开展全方位的战略合作。



wangxinz.PNG

科学事务高级副总裁王辛中博士



“一方面我们想着重于临床的发展,但也没有放弃对新靶点的关注。这一方面我们会与当地和国际知名的研究机构共同合作开发。”王辛中表示。



无论在临床研究的设计、治疗、还是速度、以及内外沟通机制上,依托团队多年在国际市场上的经验,他们在架构上都经过了深思熟虑,最终确定一套最适合于在中国快速推进临床开发的模式。



而在基础研究环节,基石药业则放眼全球,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机会。针对中国癌症特点,引进国际、国内最优秀的产品进一步扩充产品线,使我们把更好的产品尽快更好地带向患者。



“我们认为,把这些形成一个整体,才是整个产业链当中的核心。”江宁军表示。



>>>>
协同作用,让产品尽快进入市场



从产品管线到业务模式,都决定了基石药业要同时、大量且快速地将项目往前推进。因此,资金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当然,除了自主研发,基石药业也希望与国内外的优秀企业一同合作,联合起来把药物更快的带上市场。



“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单独完成医药创新产业,我们非常期待与各路高手联盟。”江宁军表示。



他向记者透露,基石药业希望能够引进国内外临床中后期的产品,把这样的产品引进到基石药业,能够进一步加速目前公司产品的上市速度。



“如果这些药能在PD-1、PD-L1或者CTLA-4联合治疗中有优势,我们会优先考虑。”他这样说道。



目前基石药业的研发管线基本上是自主研发和对外引进相结合。在自主研发方面,王辛中带领的强大的科学团队负责靶点的发现工作,再通过CRO定制的方式做早期产品;而对外引进方面,袁斌带领的团队则会从全球范围内寻找合适的项目,标准是first-in-class。



yuanbing.PNG

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袁斌博士



当然,除了产品引进外,基石药业也会考虑与合适的企业协同合作,进行双方药物的联合用药研究。同样,目前基石药业所有产品都拥有国际权益,他们也希望能够有全球化的伙伴帮助他们在全球进行产品的开发及商业化。



据了解,随着临床研究项目的不断推进,袁斌带领的团队正在搭建一个自主商业化平台,为新产品在中国成功上市做准备。



江宁军透露,在此轮融资开始之前,他们一直认为需要花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与投资人接触和沟通。然而实际过程比他们想象的要顺利许多,这下可以专注公司其他业务发展了。



本轮融资后,基石药业将陆续开展10多个临床试验。杨建新透露,按照目前的进度,公司首个PD-L1产品有可能在2020年上市。而在这之后,公司也将考虑采用CMO加自己建厂的方式生产。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4 : GS(14)@2018-11-15 00:12:29

https://xueqiu.com/8965749698/109741061
这个6月属于基石药业,一家成立不到2年的创新药公司,曾在5月中旬被医药魔方的专题文章列为“2018年中国最值得关注的10家创新药公司”之一。不过这家拥有雄厚资本支持和优秀团队配置的中国创新药公司,发展节奏还是超出了预期。

6月4日,基石药业与明星公司Blueprint Medicines达成合作协议,引进了包括avapritinib(III期)在内的3款创新药的中国区商业开发权利,交易总额3.86亿美元,其中首付款4000万美元。

6月26日,基石药业又与Agios制药签订合作协议,获得了一款接近上市的创新药在中国地区的开发权益,首付款1200万美元。

基石药业临床阶段产品线


从今年5月份完成2.6亿美元大规模B轮融资,再到6月份短短20天内达成两项创新药跨境商业合作,我们可以发现基石药业通过“自研+引进”的方式快速地丰富了自己的产品布局,研发管线的梯队层次感鲜明。

大新闻往往只是一时轰动,背后则通常凝聚着团队成员的心血付出。基石药业与Blueprint、Agios这两家公司的商业谈判之所以能够顺达推进并达成结果,其实都与一个人有莫大关系,他就是基石药业的企业发展部全球主管/高级副总裁袁斌博士。27日下午,医药魔方记者走进这家新生“独角兽”,对袁斌博士进行了独家专访。


袁斌博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康奈尔大学商学院MBA,加入基石药业前担任默沙东癌症类药物商务拓展全球主管和执行总监,成功完成了超过30项项目并购、转让及Keytruda合作协议。现任基石药业企业发展部全球主管,高级副总裁。

买公司需要的项目

医药魔方:袁博士您好!感谢接受我们的专访。基石药业在不到1个月时间内完成了两项跨境交易。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这两个案例的相似或不同之处?

袁斌:相似之处在于这两家公司都属于中型生物制药公司,在美国与欧洲具备临床开发和商业化能力;其次,他们也都希望在亚太区找到当地的合作伙伴,加快自己产品在这些地区上市;最后很关键的一点,他们的项目都是已经经过了严格的临床验证,具备很好的数据,成药性非常强的项目。比如Agios制药的ivosidenib已经向FDA递交了上市申请,Blueprint的avapritinib处于III期阶段,计划2019年向FDA递交NDA。如果说不同之处,就是跟Agios的合作是一个单药引进,跟Blueprint的合作则是以产品组合的形式引进。

医药魔方:基石药业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与Agios谈判的?从开始谈判到签订投资合作意向书(term sheet)前后经历了多长时间?中间有没有一些有趣的细节可以分享?

袁斌:跨境的创新药商务拓展交易不同于其它领域的买卖交易,由于是长期合作,双方必须文化理念相同,采取的研发及商业化标准一致,并有充分的相互信任,以达到共赢。因此,国外生物制药公司在考虑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带到中国时,对中方合作伙伴的选择是非常挑剔的,往往需要较长时间的考察和接触。

我们和Blueprint的沟通早在2017年JP Mogan大会就开始了,而与Agios的接触始于2017年BIO大会。真正的商务谈判都是到今年才启动,并且推进得非常高效,中间经过了很多轮的协议沟通,包括对方公司高层专程来到中国,以及我们到美国去跟他们面谈。

其实,这两个项目皆有多家竞争对手, 因此团队必须尽可能加快速度,并用谈判技巧超越或排除对手。

医药魔方:ivosidenib的上市申请正接受FDA的审评审批,再有2个月就到PDUFA期限了,咱们引进这个项目主要是基于哪些因素考虑的?

袁斌:主要还是战略层面的考虑。一方面,我们每年都要进行产品组合评估(portfolio evaluation),我们公司聚焦于肿瘤免疫疗法产品开发,在去年进行产品组合评估时,就意识到需要引进一些项目与我们自主开发的PD-1/PD-L1形成协同效应,这些项目最好是已经被临床数据验证过的成熟产品或后期产品。

另一方面,我们也是赶上了国内加快审评的好时代,国家积极支持临床急需产品的上市,同时也逐步认可海外数据,我们引进Agios和Blueprint的产品,就是希望尽快将国际上最先进的抗癌药引入国内,造福中国患者。很感谢国家制定的一系列政策,对公司的发展是重大利好,也支持我们带有前瞻性地在全球市场上寻找更多好的项目。

医药魔方:基石药业在与Blueprint Medicines的合作中引进了3个候选药,其中一个即将提交新药上市申请(NDA),能否也谈下这项交易的操盘思路?

袁斌:Blueprint公司拥有多个已经通过临床验证的后期产品,当时我们制定的策略就是希望建立全面战略合作,打包引进,至少拿下2个项目。我们非常高兴最终合作了3个项目,并且为今后在产品管线上的进一步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医药魔方:有一些媒体报道称,公司引进Blueprint的BLU-554项目主要是出于和自己PD-L1产品联用的考虑。请问咱们为自己的PD-L1产品筛选组合药物的标准是什么?

袁斌:BLU-554项目的开发目标是针对肝癌治疗, 这是中国急需新药的大适应症,它的潜在优势不仅仅是与PD-L1联合开发,首先它作为单药疗法时,就已经在早期临床试验中显示了令人鼓舞的疗效。

联合疗法是基石药业创立以来的核心战略。要想成功做联合疗法,首先必须要有自己的肿瘤免疫核心产品,包括PD-1,PD-L1和CTLA-4;其次,公司要有足够多的产品供联合用药选择,才能形成足够多的组合方式。


好产品不问出处

医药魔方:您刚刚也提到Blueprint、Agios这两家都算中型生物制药公司。请问基石在开展商务拓展工作时,对挑选合作伙伴是如何定位的?等到什么阶段会考虑和跨国药企合作?

袁斌:我们在选择合作伙伴时,完全是基于我们的战略考虑。谁有合适的项目,我们就去找谁,“英雄不问出处”。

不过一般而言,中型生物制药公司是我们最好的潜在合作伙伴,如果是太小型的公司,他们在国外临床开发的能力不强,更倾向于将项目全球权利一次打包卖给大药厂;而跨国药企主动降低优先级开发的项目,一般临床数据不太明确,需要很好的眼光找到具有潜在价值的产品。

此外,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对于基石自主开发的项目在亚太地区以外市场的开发和商业化,我们非常乐意和跨国药企进行合作。

医药魔方:就目前报道来看,基石药业开展的商务合作主要是跨境合作,有考虑跟国内的生物医药公司合作吗?

袁斌:我们已经跟国内两家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并与多家企业在谈判,也很欢迎其他国内企业与我们合作。不管你是国内公司还是国外公司,只要有合适的项目以及与我们战略需求相契合的合作方式,都可以谈。

医药魔方:中国创新药行业的跨境商务拓展合作越来越频繁,您觉得出现这种局面的驱动因素有哪些?

袁斌:中国庞大的医药市场,以及医药领域高端人才的流动,特别是越来越多熟悉美国文化的海归人才,在中间起了促进和催化作用。

商务拓展的“秘诀”

医药魔方:海外的创新药公司跟中国生物制药公司合作时,比较看重中国合作伙伴的哪些能力?

袁斌:国外公司很看重的有两点。一是公司临床开发的能力,能不能把他们的产品在中国用国际标准快速开发和上市;二是文化理念要一致。这样在未来沟通和项目执行上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团队都在美国待了超过20年,并且全部有跨国药企的管理经验,公司文化和美国生物制药公司几乎一样,这对海外合作非常有利。

医药魔方:中国公司的跨境商务拓展合作越来越频繁,高质量的商务拓展案例越来越多,对人才的需求和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对此您怎么看?

袁斌:那是肯定的,好的项目竞争会非常激烈,必然对具备国际化视野的人才要求更高。甚至有些企业直接就在海外建立商务拓展团队。

在我看来,一个好的商务拓展人才需要最基本的几个能力:(1)善于与人交流沟通,能够快速建立信任感;(2)很强的专业能力,对治疗领域非常熟悉,善于项目管理,有很强的执行力;(3)工作勤奋,能够积极主动地寻找机会。

关于商务拓展能力,个人觉得可以培养。亦鸿商学院的商务拓展课程就是一个不错的理论授课途径。不过,课程只是提供工具,商务拓展是实践性非常强的一个部门,我认为关键的是要学以致用:真正要学的东西一定来自于实践。

还有一点,我觉得要始终站在公司角度,清楚公司战略和不同阶段的需要,有的放矢地寻找合作项目,钱和时间都要花在刀刃上。

医药魔方:亦弘商学院和医药魔方联合主办的《高层经理研修课程——医药商务拓展与对外合作》将于7月20日开课,您担任的是“研发阶段的项目交易”模块的课程主席。您觉得通过这个模块的学习可以给学员带来哪方面的能力提升?

袁斌:据我所知,这个课程找的老师都是实战经验很丰富的人,比如杜莹博士、张志民博士、张连山博士、姜华博士等。我们会在课程中传授一些技巧、技术层面的知识,像如何设定策略,找项目、与潜在合作伙伴的交流技巧、尽职尽调、财务模型、投资合作意向书等。当然,我更希望大家通过学习,将课堂理论应用于实践,在实践中全方位提升技能。

前面我也谈到过,在研医药产品的商务拓展不像菜市场买东西,先“讨价还价”,然后一次买断。我个人觉得商务拓展更像从谈恋爱到结婚的过程。双方是要长期合作的,并不是说做了一个项目,一次谈判自己比对方占了多大便宜就是赢家。而应该从长远来看,两家公司走到一起,如何发挥1+1>2的效果,让彼此双赢,共同成长才是最关键的。

由于我负责的模块主要是讲授在研项目的引进,届时我将会给学员分享在实战案例中的战略考量和一些细节。


成为国际一流的创新药公司

医药魔方:前不久医药魔方发布了一篇《2018年中国最值得关注的10家创新药公司》的专题报道,我们的看法是基石药业在创始团队的配置和能力方面与百济神州不相上下,起步资金和创业环境也比百济神州当时的境况好很多,可能会是下一个像百济神州那样成功的国际级创新药公司。请问基石药业对自己是如何定位的?

袁斌:我们的创业环境比那时候好了很多,基石的核心竞争力在临床开发。而对于临床前早期创新药的研发,我们主要采取两种模式,一方面是自主确定靶点,通过和CRO合作进行临床前开发,另一方面则是直接从外部引进。我们毕竟才是一家成立不到2年的企业,目前以研发及争取产品早日注册上市为主,成为国际一流的创新药公司,是我们的努力的方向。

医药魔方:那能否谈谈公司发展的短、中、长期规划分别是什么?在产品引进和自主研发上会有哪些侧重点?

袁斌:短期来看,就是聚焦肿瘤领域,聚焦临床开发,聚焦公司后期项目的产品上市准备。基石拥有一套系统的产品线评估机制,也会在合适的时机,根据需要,在产品引进和自主研发上不断进行调整



作者:医药魔方
链接:https://xueqiu.com/8965749698/109741061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5 : GS(14)@2018-11-15 00:12:46

https://www.wuximediaglobal.com/ ... E5%8F%91ivosidenib/
強勁
6 : GS(14)@2018-11-15 00:13:07

http://stock.hexun.com/2018-05-14/193015331.html
 近日,基石药业宣布完成2.6亿美元(约16.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

  不管是医药板块涨势,还是新药审批进入快车道,放眼望去,医药行业整体机会颇多。

  近日,基石药业宣布完成2.6亿美元(约16.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

  基石药业获行业内B轮最大单笔融资

  5月9日,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下称基石药业)宣布完成2.6亿美元(约16.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

  加上A轮1.5亿美元融资,基石药业已累计融资4.1亿美元(约26亿元人民币)。

  公开数据显示,本轮融资由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领投,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云锋基金、通和毓承资本、中信产业基金、泰康保险集团、ARCH Venture Partners、高瓴资本、King Star Capital、3W Partners、AVICT、宏瓴资本参与,以及现有投资方元禾原点、博裕资本及毓承资本继续跟投。

  基石药业为什么能同时获得多家VC的青睐?早在2016年该公司就已声名鹊起,在A轮凭借 1.5亿美元打破行业记录,成为当时国内新药研发初创企业融资规模最大的案例,甚至被称为开创主动型投资新药研发先河的医药企业。

  据悉,基石药业作为一家肿瘤免疫药物生产研发的公司,该公司专注于肿瘤免疫药物的开发和联合治疗,目前有10余款在研产品,其中4款已先后在海内外启动临床试验。

  除此以外,基石药业拥有CS1002的全球开发权利,公司拟开发该候选药用于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和肾癌等多种实体瘤患者的治疗。

  基石药业在融资后会有怎样的布局?基石药业CEO江宁军表示将继续推动多个在研产品的临床研究,进一步通过自主研发及合作引进拓展公司产品管线,同时吸引并培养优秀医药人才。

  话语权在资本还是初创团队

  公开信息显示,基石药业B轮的投资方元禾原点、博裕资本及毓承资本曾在A轮就已经参与了该公司的融资项目。

  其中,毓承资本是三者之中唯一一家专注于生命科学领域跨国投资机会的早期风险投资公司,其所有投资均分布在医疗健康行业,是行业针对性很强的风投公司。

  但耐人寻味的是,毓承资本不仅仅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的投资理念在于创建公司。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基石药业的法人代表是朱忠远,而朱忠远又是毓承资本的合伙人。

  到底谁才是实际主导方?据悉,一个新药从靶点确定、化合物筛选,到临床前毒理,到上市前临床,再到递交新药申请等涉及多个环节,基石药业的初创团队在药物的早期发现及研发环节起到了奠基作用。毓承资本作为资方,曾公开表示会给予基石药业初创团队在产品后期申报、临床试验以及产品上市等多方面的帮助。但该种生物制药研发的创业公司,其实际控制权到底在哪方,外界不得而知。

  医疗健康行业或成投资风口

  吸金能力强,并不意味着毫无风险。同是肿瘤免疫药物生产商,5月10日,国际健康事业领域居世界领先地位的瑞士公司罗氏PD-L1药物的一项II期临床试验出现患者死亡情况,肿瘤免疫药的相关研究遭遇挫折,研发层面需要更多时间进行缓冲。虽然罗氏公司的股价未受影响,但是“伤不起”的长周期投入让一些中小投资机构望而却步。

  不过,风险高、收益回报巨大的行业总是会吸引资本注意力。

  根据动脉网数据库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全球医疗健康行业融资事件有249起,融资金额高达65亿美元。纵观国内一级市场,国内医疗健康行业融资事件数共132起,同比增加8%,总融资金额超15亿美元,同比增加10%。国内医疗健康行业入场的投资机构共 209家,其中鼎晖投资、红杉资本(中国)、经纬中国等机构最活跃,机构布局最多的领域为生物技术、医药、科技医疗等。

此外,部分龙头VC近期在医疗健康行业动作不断,医疗健康是否成为新一轮投资风口?杉杉创投投资部董事总经理熊笛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医疗健康领域从投资逻辑上来看属于投资前景较好的行业,其行业性质决定了它不太会有大起大落的情况,因此医疗健康行业市场空间是巨大的。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此外,部分龙头VC近期在医疗健康行业动作不断,医疗健康是否成为新一轮投资风口?杉杉创投投资部董事总经理熊笛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医疗健康领域从投资逻辑上来看属于投资前景较好的行业,其行业性质决定了它不太会有大起大落的情况,因此医疗健康行业市场空间是巨大的。

  (国际金融报记者 夏悦超 实习生 孙欣然)
7 : GS(14)@2018-11-15 00:13:25

http://www.eeo.com.cn/2018/0724/333120.shtml
EEO TV
资讯
房产
汽车
消费
影视
体育
娱乐
观察家
书评
思想
新闻特辑
品牌活动
基石药业再扩充高管团队 高盛集团董事叶霖加盟
温淑萍2018-07-24 10:1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温淑萍 近期的基石药业可谓动作频频。 昨日(7月23日),再度传出消息,原高盛集团董事总经理叶霖加盟,且任职首席财务官。这意味着基石药业的国际顶级高管团队得到再扩充。

在医药界内,基石药业的管理团队成员较为“闻名”,大都均来自国际顶级药企的资深高管。基石药业层透露,已成功构建起一支以临床研发及转化医学为核心竞争力的团队。

廣告


而仅仅在前几日,基石药业公布了首款IDH1抑制剂Tibsovo获美国FDA批准的消息。据了解,这款要药物针对于白血病,而基石药业豪掷30亿元引进中国。

据了解,叶霖加盟基石药业后,向基石药业首席执行官江宁军博士汇报。

而关于叶霖加入的原因,基石药业方面给出消息称,叶霖在制药和生物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的金融管理经验,他的加入将进一步提升公司管理团队的实力。他对行业的深入理解将帮助基石药业进一步巩固与提高在创新生物制药企业中的领先地位。

关于叶霖的医药领域经历,有资料显示,其最早职于惠氏制药公司全球战略市场部,并曾在安进公司从事药物研发工作。之后进入花旗银行,曾担任花旗集团亚洲研究部医药行业研究主管,关注中国医药版块,此前还在花旗银行美国总部从事美国地区生物技术行业的投资研究。之后,又加入高盛集团,担任董事总经理和亚太研究部医药行业研究主管,负责亚洲和中国医药市场的行业研究。

其拥有超过20年的投资银行及跨国生物制药企业的工作经验,对亚太医疗健康行业发展或有深入的理解与洞察。

据了解,作为首席财务官,叶霖将负责公司的财务战略制定、财务信息公开、风险管理和融资上市等。

而基石药业今年5月,刚完成2.6亿美元B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

目前,基石药业产品管线中已有8个产品处于临床阶段,其中3个已开展注册临床试验。基石药业自主研发的国内首个自然全长、全人源抗PD-L1单克隆抗体药物CS1001已进入关键性II期临床研究,有望成为国内首批上市的国产PD-L1抗癌药物。2018年6月,基石药业先后与Blueprint Medicine和Agios两家公司达成独家合作与授权协议,引入4个完成临床概念验证的产品,包括已在美国提交上市申请的Ivosidenib和已在美国进入III期临床试验的Avapritinib。

叶霖称,基石药业在开发抗癌药物和探索肿瘤免疫联合治疗方面十分具有前瞻性,在产品管线及临床开发方面已取得一系列可喜成果。未来,与富有经验的领导团队合作中,将全面推进基石药业的稳健发展。

而总体来看,基石药业是一家以创新药研发为驱动的生物制药公司,主要致力于抗癌药物的开发及肿瘤免疫联合用药研究,拥有丰富的产品线。

基石药业已先后于2016年7月、2018年5月完成由知名VC/PE基金投资的1.5亿美元(约9.75亿人民币)A轮融资和2.6亿美元(约16.5亿人民币)B轮融资。在管理团队、产品线、研发模式及资金方面的独特优势,使基石药业成为跨国药企与国际生物制药公司在中国以及亚太地区进行产品共同开发的最佳合作伙伴。



温淑萍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大健康新闻部主任
关注大健康(医疗、医药、食品等)领域的重大事件,解读趋势,发现价值
订阅
分享  
评论
收藏
登录

来说两句吧...

该评论已关闭!
畅言
8 : GS(14)@2018-11-15 00:13:41

https://www.prnasia.com/story/210218-1.shtml
\苏州2018年5月9日电 /美通社/ -- 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简称“基石药业”)今日宣布完成2.6亿美元(约16.5亿人民币)B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本轮融资由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领投,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云锋基金、通和毓承资本、中信产业基金、泰康保险集团、ARCH Venture Partners、高瓴资本、King Star Capital、3W Partners、AVICT、宏瓴资本参与,以及现有投资方元禾原点、博裕资本及毓承资本(现“通和毓承资本”旗下基金)继续跟投。加上A轮1.5亿美元融资,基石药业已累计融资4.1亿美元(约26.3亿人民币)。

基石药业(苏州)有限公司今日宣布完成2.6亿美元(约16.5亿人民币)B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

基石药业是一家创立于2016年的创新生物制药企业,总部位于苏州,公司的高管团队均来自跨国药企的管理层。自成立以来,公司始终专注于肿瘤免疫药物的开发和联合治疗,在产品管线及临床开发方面已取得一系列可喜成果。目前,公司已打造出一条包含10余款在研产品的丰富产品线,其中4款已先后在海内外启动临床试验。特别是公司自主研发的国内首个自然全长、全人源抗PD-L1单克隆抗体CS1001已接近完成I期临床爬坡试验,将于近期开展注册临床研究。2017年底,基石药业建成的苏州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将进一步提升临床开发效率。

基石药业首席执行官江宁军博士表示:“我们非常荣幸能获得来自国内外顶尖投资方的认可和支持,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便成功完成B轮融资。作为一家年轻而务实的创新生物制药企业,我们在不到两年时间里稳步发展,无论是在产品管线开发、外部合作还是核心团队建设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此轮融资对于基石药业现阶段及未来发展都至关重要。”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私募股权部首席投资官朱勇勤先生表示:“GIC非常高兴能够领投基石药业的本轮融资。基石药业拥有一流的管理团队、丰富的产品线及国际水准的临床开发实力,是中国最具创新力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我们十分看好基石药业在肿瘤免疫领域的实力,并对中国生物制药行业的巨大发展潜力充满信心。”

基石药业原A轮融资的三家投资方元禾原点、博裕资本及毓承资本均参加了B轮融资,继续大力支持基石药业的发展。通和毓承资本管理合伙人李伟博士表示:“短短几年间,免疫疗法的研发已经占到全球肿瘤研发项目的半数以上,可见肿瘤免疫治疗和联合用药的时代已经全面到来。作为创始股东之一,我们十分欣喜地看到基石药业在肿瘤免疫创新药物研发方面取得的不俗成绩。我们对基石药业的发展潜力充满信心,愿继续助力基石药业持续发力肿瘤免疫联合疗法,成为中国新药研发领域的领军企业。”

基石药业的本次融资将主要用于推动CS1001等多个公司在研产品的临床研究,进一步通过自主研发及合作引进拓展公司产品管线,同时吸引并培养优秀医药人才,让高品质的抗肿瘤创新药尽快惠及中国患者,加速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腾飞。

关于基石药业

基石药业是一家总部设于中国苏州,以创新药研发为驱动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肿瘤免疫药物的开发,拥有丰富的产品线。公司以国际标准开展高质量的临床研究,特别是肿瘤免疫联合治疗的开发,以加速产品的注册上市,早日造福中国患者。基石药业在临床研发、资金及产品线方面的独特优势,也将使其成为跨国药企与国际生物制药公司在中国以及亚太地区进行产品共同开发的最佳合作伙伴。欲了解更多,请浏览www.cstonepharma.com

关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成立于1981年,是全球顶尖的投资管理公司,主要负责管理新加坡政府的外汇储备。作为恪守长期价值投资原则的公司,GIC的投资资产范围广泛,包括股票、固定收益、私募股权、房地产及基础设施等。在私募股权投资方面,GIC通过基金投资或直接投资的方式,与基金经理和管理团队开展合作,助力世界顶尖公司实现商业目标。GIC在全球40多个国家均有投资,在新兴市场也拥有超过20年的投资经验。GIC总部设立于新加坡,在全球主要金融中心城市设立逾10个办公室,拥有超过1,400名员工。欲了解更多,请浏览www.gic.com.sg
9 : GS(14)@2018-11-15 00:13:59

https://hk.on.cc/hk/bkn/cnt/fina ... 1111_00842_001.html
上市
10 : GS(14)@2018-11-15 00:14:14

http://www.hkexnews.hk/app/SEHK/ ... ls-2018111101_c.htm
招股書
11 : GS(14)@2019-02-18 03:11:25

1. 我們為一間臨床階段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開發及商業化創新腫瘤免疫及分子
靶向藥物,以滿足癌症治療的殷切醫療需求。我們的願景是透過為全球癌症患者帶來
創新差異化腫瘤療法,成為全球知名的領先中國生物製藥公司。我們成立於二零一五
年,已建立強大的腫瘤科管線,具有單一及聯合療法的重大潛力及協同效益。在經驗
豐富的行業高管領導下,我們已建立專為高效開發優質創新藥物而設計的強大的業務
模式。與此同時,由內部研究及外部合作關係組成的雙重創新來源將為本公司提供持
續的管線產品。
2. 我們已建立以腫瘤學為重點的產品管線,其策略重點為腫瘤免疫治療聯合療法。
憑藉14項資產,包括三種處於臨床階段的腫瘤免疫治療骨幹候選藥物(PD-L1、PD-1
及CTLA-4抗體)。我們相信我們產品管線無論是規模或組合均足以實現成功的聯合療
法策略,發展成為所有中國生物製藥公司中最大的腫瘤科聯合療法組合之一。我們的
核心候選產品(為全人源、全長抗PD-L1單克隆抗體,與天然人類抗體相似,具有降低
患者免疫原性及毒性的獨有潛力。我們的PD-1抗體對人源及鼠源具有交叉反應,讓我
們快捷地評估臨床前動物研究的聯合療法,並對臨床試驗的安全及效用狀況作出更好
預測。為配合免疫治療骨幹候選藥物,我們從Agios及Blueprint取得了在大中華地區開
發及商業化四種分子靶向化合物的獨家許可。依據美國臨床試驗所取得的數據,所有
四種化合物(ivosidenib (CS3010)、avapritinib (CS3007)、CS3008(FGFR4抑制劑)及
CS3009(RET抑制劑))的主要適應症均已取得概念性驗證,我們現正憑藉該數據尋求
加快在中國的上市許可。美國FDA於二零一八年七月批准Ivosidenib用於治療IDH1m復
發或難治性AML,屬全球同類首款藥物。Avapritinib亦為全球同類首款候選藥物,而
CS3008及CS3009亦各自具備潛力成為全球同類首款藥物。
3. 我們設計的業務模式為能夠加速開發創新藥物。我們通過具適應力的臨床設計
及優良的臨床實踐能力來進行臨床開發,臨床開發一直是於中國開發創新藥物的瓶
頸。我們嚴格控制並監察臨床試驗的主要職能,且與全球著名的第三方CRO組成合作
夥伴進行試驗。例如,我們對CRO定期進行主要表現評估,以確保受試者的安全及健
康、試驗數據完整性及符合監管規定。我們亦指派內部人員監督CRO對重要里程碑的
達成情況,如患者資格審查、醫療數據審查及SAE審查。我們亦利用內部轉化醫學研
究以發現及驗證預測性生物標誌物,指引患者選擇,監測臨床試驗的治療反應,及分
析臨床結果以指引臨床前發現耐藥機制。自本公司成立以來,我們已就九種候選藥物
提交了二十份IND/CTA申請並就八種候選藥物取得十三項IND/CTA批准,包括兩項就
CS1001 (PD-L1抗體)及CS1003 (PD-1抗體)從美國FDA獲得的批准及三項就CS1002
(CTLA-4抗體)、CS1003(PD-1抗體)及CS3006(MEK抑制劑)從TGA獲得的批准。
4. 憑藉強大的內部研究實力,我們持續識別及開發新的候選藥物以推進至臨床階
段。富有經驗的研究團隊僅用兩年多就將四項內部開發的候選藥物推進至臨床試驗階
段。我們的轉化研究實力使我們能利用發現生物標誌物的專有計算程式並進行大數據
分析,識別嶄新的治療靶標。憑藉自身的內部研究能力及與世界領先的CRO的合作,
我們的研究團隊將繼續推動五項臨床前資產進入IND階段。
5. 臨床或IND階段候選藥物
• Ivosidenib(CS3010,AG-120)為一種研究性同類首款、口服、選擇性、有效的
突變異檸檬酸脫氫酶-1(IDH1)酶抑制劑,用於治療攜帶易感IDH1突變的癌症(包
括AML、膽管癌及神經膠質瘤)。我們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取得Agios獨家許可,
在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及台灣開發及商業化ivosidenib。
Ivosidenib於二零一八年七月獲美國FDA批准用於治療復發性或難治性急性骨髓
性白血病(R/R AML)患者及由FDA批准伴隨診斷測試檢測偵測出的易感IDH1突
變患者。其為全球市場上首款IDH1m抑制劑。在與Agios的合作中,我們計劃與
中國藥監局進行磋商在中國進行IDH1m R/R AML的橋接試驗,以利用從Agios
取得的美國FDA數據支持在中國提交新藥申請。Agios目前正評估ivosidenib用於
IDH1m AML的一線治療:(i)研究ivosidenib聯合azacitidine的療效的全球III期試
驗(AGILE試驗)及(ii)研究ivosidenib或enasidenib聯合7+3化療方案的療效的全球
III期試驗(HOVON試驗)。待獲得中國藥監局的CTA批准後,我們計劃參加該兩
項全球試驗,並領導中國部份的研究以及利用來自全球試驗的數據以支持在中國
提交新藥申請。我們預計AGILE試驗的中國部份將於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啟動,而
HOVON試驗的中國部份將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啟動。AGILE試驗的CTA申請由
Agios的代理PPD於二零一八年五月提交中國藥監局,並於二零一八年八月獲得
批准。我們亦計劃設計一個ivosidinib於IDH1m膽管癌二線及三線治療作為單一
療法的中國橋接研究,以支持提交新藥申請。我們亦計劃探索於膽管癌等適應症
聯合使用ivosidenib及CS1001或CS1003。
• CS1001(PD-L1抗體)為全長、全人源IgG4抗程序性死亡配體(PD-L1)單克隆抗
體,是我們的核心候選產品,具有潛在的差異化安全性及功效特徵。自進行中
的I期試驗所得的初步安全性及有效性數據顯示,CS1001於多類癌症上一般有
良好耐受性及有效性。我們現正針對兩項少見適應症cHL及NKTL策略性開發
CS1001。cHL及NKTL目前均處於關鍵性II期試驗,分別佔二零一八年中國癌症
發病總數的0.13%(5,800名患者)及0.23%(9,800名患者)。儘管許多競爭對手均
以患者人數較多的癌症類型為目標,但我們認為,由於患者樣本量較小(就cHL
及NKTL試驗),中國藥監局往往對相對罕見的疾病進行優先審查,因此我們的
方法可能會加快註冊及進軍市場。倘該等試驗的數據理想,我們預期將於二零二
零年上半年提交cHL的新藥申請及於二零二零年上半年提交NKTL的新藥申請。
我們正在中國開發多個大型適應症,並已啟動CS1001單藥用於III期非小細胞肺
癌患者的III期試驗及聯合標準護理療法用於治療IV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III期
試驗。我們亦計劃於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在中國啟動聯合標準護理療法用於治療胃
癌及HCC患者的III期試驗,二者均已獲得IND批准。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
二零一七年該等大型適應症於中國的總發病數達1.2百萬宗。我們相信CS1001將
成為中國首批針對該等大型適應症的獲批PD-L1抗體之一。截至最後實際可行日
期,並無PD-L1抗體收到中國藥監局的上市許可。
為進一步把握CS1001的市場潛力,我們計劃(i)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進行
CS1001與CS3008(FGFR4抑制劑)聯合用於治療HCC患者的I期試驗;(ii)於二零
一九年上半年在中國進行CS1001與PARP抑制劑聯合用於治療實體瘤患者的Ib期
試驗;(iii)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及澳洲進行CS1001與CS3002(CDK4/6抑
制劑)聯合用於治療實體瘤患者的I期試驗;及(iv)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及
澳洲進行CS1001與CS3003(HDAC6抑制劑)聯合用於治療實體瘤或多發性骨髓
瘤患者的I期試驗,於各情況下須獲得中國藥監局及TGA的CTA批准。我們亦在
考慮評估CS1001與ivosidenib聯合用於膽管癌等適應症、與CS3009(RET抑制劑)
聯合用於非小細胞肺癌等適應症及與avapritinib (CS3007)聯合用於GIST等適應症
的情況,各情況須待中國藥監局的IND批准。除中國外,我們已於二零一八年九
月獲得美國FDA的IND批准,且首位患者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服藥。
我們已諮詢中國藥監局,而中國藥監局於審閱有關Ia期數據後確認,不反對發
起CS1001作為cHL及自然殺傷╱T細胞淋巴瘤(NTKL)單一療法的II期試驗及
CS1001作為III期非小細胞肺癌療程單一療法的III期臨床試驗。
臨床前研究
自二零一六年二月起,在我們於二零一七年六月在中國及於二零一八年九月在美
國獲得CS1001 (PD-L1抗體)的IND批准前,我們的高級管理層領導一個擁有藥
理學、毒理學及癌症生物學相關經驗的內部團隊,並與行業領先的CRO共同就
CS1001(PD-L1抗體)進行以下臨床前研究及監管工作:(1)小鼠腫瘤模型功效的
設計及評估、(2)劑量選擇、(3)毒性試驗、(4) PK及PD研究、(5) CMC開發、(6)
準備及修改IND組合、(7)現場檢查、(8)登記樣本提交及(9) CTA前會議準備及參
加。
我們已繼續CS1001(PD-L1抗體)的臨床研究以實現下列目標(1)更好地瞭解抗
體的藥理性能,包括不同劑量選擇下的藥動學、藥效學及受體佔位、(2)評估
CS1001與我們管線的其他候選藥物(如CDK4/6、HDAC6及FGFR4抑制劑(分別
為CS3002、CS3003,及CS3008 (BLU-554)))或外部合作夥伴的複方的聯用潛
力、(3)確定晶體結構以更好地瞭解與PD-L1的相互作用模式、及(4)更好地瞭解作
用機制,如CS1001對小吞噬細胞的影響。
臨床研究
自二零一七年六月從中國藥監局取得IND批准後,我們的高級管理層帶領具備豐
富臨床開發經驗的內部團隊,並與業內領先的CRO一同為正在進行及計劃進行的
CS1001(PD-L1抗體)臨床試驗開展以下活動:(1)在制訂臨床開發計劃時,既考
慮到科學原理(如作用機制、臨床前數據、現有臨床數據及研究機會評估),亦
考慮市場價值評估(如可醫治的患者人數評估、市場評估分析及競爭概況),(2)
試驗方案及研究人員方案設計、包括研究目標及終點、研究人數(樣本規模及納
入╱排除標準)、研究持續時間、隨機方法、不良事件及嚴重不良事件、質量控
制及質量保證,以及數據管理,(3)試驗準備,包括選址及造訪實驗室,(4)患者
招募,包括根據研究設計進行患者評估以及取得受試者的知情同意,(5)患者給
藥,如進行日常測量及不良事件監測,以及(6)結果測量,包括療效及安全終點數
據評估。我們的內部臨床開發團隊已履行核心職能,如自主設計臨床開發戰略及
方案,以及對臨床試驗管理的關鍵組成部分(包括數據來源驗證)實施控制及監
督。透過密切監督及控制,我們與領先CRO合作開展日常臨床活動,確保高效及
嚴密執行,從而靈活地拓展規模並實現高效經營。CS1001的臨床開發項目由兩
名具備豐富臨床開發經驗與知識的項目負責人領導,彼等已制定臨床開發計劃、
設計試驗方案、監督試驗執行,並編製NDA文件,所有該等活動均有其他經驗豐
富的團隊成員支援
6. 下表載列我們目前在臨床試驗中評估的CS1001(PD-L1抗體)的適應症:
適應症
單一療法╱
聯合療法 階段 地點
研究
樣本
數量
預期試驗
啟動日期
預期試驗
完成日期(2)
預期NDA
提交日期 主管當局 NCT號碼
實體瘤 聯合(PARP
抑制劑)(1)
Ib 中國 * 二零一九年
上半年
*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
實體瘤及
淋巴瘤
單一 Ib 中國 300 二零一七年
十月
二零二零年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NCT03312842
HCC 聯合(CS3008) I 中國 * 二零一九年
下半年
*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
實體瘤╱多發
性骨髓瘤
聯合(CS3003) I 澳洲及
中國
* 二零一九年
下半年
* * TGA及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
實體瘤 聯合(CS3002) I 澳洲及
中國
* 二零一九年
下半年
* * TGA及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
實體瘤 單一 I 美國 16 二零一八年
十二月
二零一九年 * 美國FDA NCT03744403
cHL 單一 II 中國 80 二零一八年
六月
二零一九年 二零二零年
上半年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NCT03505996
NKTL 單一 II 中國 80 二零一八年
六月
二零一九年 二零二零年
上半年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NCT03595657
胃癌 聯合(標準護理) III 中國 * 二零一九年
上半年
二零二一年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
HCC 聯合(標準護理) III 中國 * 二零一九年
上半年
*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
III期NSCLC 單一 III 中國 402 二零一八年
十月
二零二零年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NCT03728556
IV期NSCLC 聯合(標準護理) III 中國 480 二零一八年
十二月
二零二零年 * 藥審中心╱
中國藥監局
NCT03789604
7. Avapritinib(CS3007,BLU-285)為一種口服、有效及高選擇性抑制劑,可靶
向突變同源激酶KIT及PDGFRα,用於治療癌症,包括胃腸道間質瘤(GIST)及
系統性肥大細胞增多症(SM)。我們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取得Blueprint獨家許可,
在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及台灣開發及商業化Avapritinib
(CS3007)。作為同類首款、經概念驗證的抑制劑,avapritinib (CS3007)於二零
一七年六月取得美國FDA的突破性療法認定,用於治療攜帶PDGFRα D842V突
變的不可切除或轉移性GIST患者。Avapritinib (CS3007)目前正由Blueprint在晚
期GIST患者的I期臨床試驗的劑量擴增部分進行評估。根據現行數據,我們相
信avapritinib (CS3007)對於若干GIST患者為有潛力的有效治療方式。我們計劃
於二零一九年上半年進行針對晚期GIST患者的中國橋接試驗,就此我們或可利
用Blueprint將提交予美國FDA的數據支持在中國提交新藥申請。待獲得中國藥
監局的CTA批准)我們預期進行Blueprint針對GIST的兩項avapritinib (CS3007)
全球III期試驗的中國部份,而該等試驗將作為GIST三線及二線治療的全球關鍵
性試驗。我們亦計劃採用PATHFINDER研究的境外數據就豁免治療晚期SM的
avapritinib (CS3007)試驗的可能性與中國藥監局溝通。因為晚期SM的患者人數相
對較少,且醫療需要急切,這可能會增加試驗豁免的可能性。然而,該試驗豁免
的預期時間取決於Blueprint的試驗時間,且概不保證該試驗豁免將會獲授出。此
外,我們可能參加由Blueprint啟動針對惰性SM以avapritinib (CS3007)作為單一療
法的全球關鍵性研究。
• CS3009(BLU-667)為一種口服、有效及高選擇性抑制劑,旨在靶向RET融合及
突變,用於治療癌症,包括非小細胞肺癌(NSCLC)及甲狀腺髓樣癌(MTC)。我們
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取得Blueprint獨家許可,在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
行政區及台灣開發及商業化CS3009(RET抑制劑)。CS3009目前正由Blueprint在
RET融合的非小細胞肺癌、MTC及其他晚期固體瘤患者的I期臨床試驗的劑量擴
增部分進行評估。臨床試驗數據顯示,CS3009的耐受性通常良好,並已在RET融
合NSCLC、MTC中展示出高反應率及持久的臨床益處。我們計劃參加對RET融
合NSCLC、MTC患者的CS3009全球I期研究的劑量擴增部分,以得到PK、安全
性及有效性數據用於在中國提交新藥申請。我們已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向中國藥
監局就RET融合的非小細胞肺癌、MTC提交CTA申請。我們正考慮參加CS3009
於不同治療線中分別針對RET融合NSCLC、MTC的兩項全球研究,以得到數
據用於在中國提交新藥申請。我們亦或探索針對NSCLC等適應症將CS3009與
CS1001或CS1003聯合進行治療的可能性。
CS3008 (BLU-554)為一種口服、有效、高選擇性及不可逆的激酶成纖維細胞生
長因子受體4 (FGFR4)抑制劑,用於治療肝細胞性肝癌(HCC)。我們於二零一八
年六月取得Blueprint獨家許可,在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及台
灣開發及商業化CS3008(FGFR4抑制劑)。CS3008目前正由Blueprint評估在全球
I期臨床試驗的劑量擴增部分用於未接受TKI治療的HCC患者的情況。我們已評估
試驗初步數據,並相信CS3008為治療若干HCC患者的潛在有效藥物。我們於二
零一九年一月自中國藥監局取得CS3008的CTA批准,並將加入全球I期試驗的劑
量擴增部分。倘該I期臨床試驗的數據理想,我們亦考慮加入一項已規劃的針對
相同適應症的關鍵性全球試驗。此外,我們計劃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進行
CS3008與CS1001(PD-L1抗體)聯合使用治療HCC患者的I期試驗。倘該試驗的
數據理想,我們計劃於二零二一年進行治療HCC患者的III期臨床試驗。
• CS1002(CTLA-4抗體)是一種全人源單克隆抗CTLA-4抗體,臨床試驗中用於多
種適應症。CS1002具有與伊匹單抗(商品名Yervoy®)相同的氨基酸序列。伊匹
單抗並未獲批於中國進行營銷,我們計劃根據中國藥監局規定以新藥途徑(2類
生物藥)開發CS1002。根據表明CS1002對CTLA-4具有高親和力的臨床前實驗,
預計CS1002可在臨床反應及安全特徵兩個方面匹敵Yervoy®。CTLA-4抗體已顯
示潛力作為全球批准適應症(如腎細胞癌)聯合療法的一部分。我們已在澳洲進
行CS1002 I期試驗的劑量擴增部分,作為晚期實體瘤患者的單一藥劑,並計劃待
取得TGA的IND批准後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澳洲進行CS1002與CS1003(PD-1
抗體)聯合使用治療實體瘤患者的I期臨床試驗的劑量擴增部分。我們已於二零一
八年八月取得中國藥監局關於CS1002的IND批准,並計劃於二零一九年在中國進
行CS1002用於實體瘤患者的I期試驗。
• CS1003(PD-1抗體)為人源化IgG4抗程序性死亡受體1(PD-1)單克隆抗體。其對
人源及鼠源PD-1具有交叉反應,讓我們快捷地評估臨床前動物研究的聯合療法,
並對臨床試驗的安全及效用狀況作出更好預測。我們正在開發CS1003作為罕見
及敏感腫瘤類型(如PMBCL及MSI-H)的單一療法以快速進軍市場,並計劃評估
CS1003與檢查點抑制劑CS1002、標靶治療CS3006及其他內服╱外用藥物等多
種療法聯合用於意向適應症。我們已在澳洲進行CS1003 I期試驗的劑量遞增部
分,作為晚期實體瘤患者的單一療法,並於二零一八年十月獲得美國FDA的IND
批准,將此項試驗擴展至美國。我們已於二零一八年六月獲得中國藥監局有關
CS1003的IND批准,並已開始在中國進行晚期腫瘤患者I期試驗的橋接。我們亦
計劃(i)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澳洲進行CS1003與CS1002聯合使用治療實體瘤患
者的I期試驗,及(ii)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及澳洲進行CS1003與CS3006聯合
使用治療實體瘤患者的I期試驗,以上各情況須待取得IND批准。
CS3006(MEK抑制劑)為一種口服的小分子絲裂原激活的細胞外信號調節激酶1
及2(MEK1及MEK2)抑制劑,MEK1及MEK2為絲裂原激活蛋白激酶(MAPK)通
路中激酶級聯的重要組成部分,MAPK經常在惡性腫瘤患者發生突變。我們已在
澳洲進行CS3006 I期試驗的劑量遞增部分,作為晚期實體瘤患者的單一療法。我
們已於二零一八年七月獲得中國藥監局有關CS3006的IND批准,並於中國啟動
CS3006的I期臨床試驗,作為晚期實體瘤患者的單一藥劑,並於二零一八年十月
登記首名患者。倘該等I期試驗的數據呈陽性,我們計劃於各情況下待取得中國
藥監局及TGA的IND批准後,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及澳洲就治療實體瘤患
者啟動CS3006連同CS1003(PD-1抗體)I期試驗。
• CS3003(HDAC4/6抑制劑)為一種選擇性靶向組蛋白去乙酶化酶6(HDAC6)的小
分子抑制劑。HDAC6的選擇性抑制可以在多發性骨髓瘤中產生更好的療效,並
且具有改善的安全性。根據現有臨床前數據,我們認為CS3003有潛力成為全球
同類首款HDAC6特異性抑制劑。CS3003亦具有與PD-(L)1抗體結合的潛力,以
擴展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臨床活性。待取得中國藥監局及TGA的IND批准後,我
們計劃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中國及澳洲啟動CS3003單藥及與CS1001(PD-L1抗
體)聯合用藥的實體瘤或多發性骨髓瘤患者的I期試驗。我們已分別於二零一八年
十二月於中國及澳洲提交IND╱CTA申請。
選定的臨床前候選藥物
• CS3002(CDK4/6抑制劑)為一種靶向細胞週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和6(CDK4/6)的
小分子抑制劑。CDK4/6抑制劑阻止G1-S相轉變並誘導腫瘤細胞的細胞週期停
滯,而CDK4/6的小分子抑制劑已成為若干實體瘤的標準治療。待取得中國藥監
局及TGA的IND批准後,我們計劃於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在澳洲及中國啟動CS3002
單藥及與CS1001(PD-L1)聯合用藥的實體瘤患者試驗。
8. 我們專注於就治療癌症研發創新免疫腫瘤及分子靶向藥物。我們的藥物發現及
臨床前研究團隊就新候選藥物進行藥物發現、配方研製、工藝開發及臨床前研究。自
我們成立以來,我們已就九種候選藥物遞交二十項IND/CTA申請,並就八種候選藥物
取得十三項IND/CTA批准,包括兩項來自美國FDA,CS1001(PD-L1抗體)及CS1003
(PD-1抗體)及三項就CS1002(CTLA-4抗體)、CS1003(PD-1抗體)及CS3006(MEK抑
制劑)從TGA獲得的批准。我們的研究團隊將繼續推動管線中的五種臨床前候選藥物
至IND。我們計劃於二零一九年就CS3002提交一項新IND。
我們認為,臨床開發實力是我們行業成功的關鍵。我們已建立內部臨床開發實
力,我們相信這提供一項相比中國同類公司的競爭優勢。截至最後實際可行日期,我
們在中國有91名臨床開發人員,大多數成員擁有跨國公司臨床開發經驗。我們目前的
臨床開發活動主要與九種臨床及IND階段候選藥物的臨床進步有關。於最近兩年,我
們已啟動十一項臨床試驗,包括就我們的核心候選產品CS1001(PD-L1抗體)進行的四
項關鍵臨床試驗。於二零一九年底前,我們預計在中國及全球有約28項正在進行及╱
或已完成的試驗,包括用化學療法、分子靶向治療及腫瘤免疫治療藥物約12項聯合治
療試驗。
9. 藥明生物協議
我們與藥明生物訂立了兩份主要協議:(i)藥明生物合約(定義見下文),該合約
為一份CRO及許可協議;及(ii)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定義見下文),該協議
為中國以外地區(定義見下文)的CS1001(PD-L1抗體)許可協議。由於商業原因以及
我們最初在中國大陸的策略重心,我們與藥明生物就CS1001(PD-L1抗體)訂立了單獨
協議。對於CS1001(PD-L1抗體),藥明生物合約規管CS1001(PD-L1抗體)在中國大
陸、香港特區、澳門特區以及台灣的權利,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則規管其在
中國以外地區的權利。
藥明生物合約
我們於二零一六年二月與藥明生物訂立了一份CRO及許可合約,其內容有關13
種生物候選藥物的藥物發現及臨床前開發服務(「藥明生物合約」)。根據藥明生物合
約,藥明生物將在我們根據該合約履行付款責任之後向我們轉讓13種候選藥物的全球
權利,惟PD-L1及CTLA-4抗體及凝血因子VIII(一種生物類似候選藥物)除外。我們於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終止了凝血因子VIII的開發。我們仍在根據藥明生物合約開發PD-L1
(CS1001)、CTLA-4 (CS1002)及PD-1 (CS1003)抑制劑以及一種臨床前候選藥物。以下
為與我們仍然根據藥明生物合約開發的候選藥物有關的專利權的狀況概要:
‧ PD-L1抗體(CS1001):
‧ 藥明生物於二零一七年三月把日後將在中國大陸、香港特區、澳門特
區及台灣頒發的相關專利的權利轉讓予我們;及
‧ 我們根據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取得獨家許可,以在中國大
陸、香港特區、澳門特區及台灣境外(「中國以外地區」)開發、製造
及商業化CS1001。
‧ CTLA-4抗體(CS1002):
‧ 目前並無有關CTLA-4抗體(與獲美國FDA批准的CTLA-4抗體的伊匹
單抗(Yervoy®)具有相同的氨基酸序列)的已發出專利或待批專利申
請。
‧ PD-1抗體(CS1003):
‧ 藥明生物於二零一七年八月把日後將在中國大陸、香港特區、澳門特
區及台灣頒發的相關專利的權利轉讓予我們;及
‧ 中國以外地區的全球權利尚未達到可供轉讓的開發階段。
‧ 臨床前階段候選藥物:
‧ 一旦開發達到轉讓階段,藥明生物將把中國大陸、香港特區、澳門特
區及台灣以及中國以外地區的專利或專利申請轉讓予我們。
我們須於簽署藥明生物合約時支付不可退還的里程碑付款10.65百萬美元,並在
13種生物製品中的任何一種已經商業化後支付至少10年的個位數字百分比的全球淨銷
售收益作為特許權費。我們有權享用藥明生物合約產生的技術知識。
除非提早終止,否則藥明生物合約將於根據當中條款全面履行所有義務後終止。
任何訂約方可通過發出三個月通知單方面終止合約,或因另一方的重大違約導致,包
括違反一九七七年美國反海外腐敗法(經修訂)或FCPA或其他反腐敗法律法規。如我
們發出三個月通知或因重大違約而被終止合約,我們有責任向藥明生物支付其截至終
止日期所產生的研發開支。如藥明生物因重大違約而被終止合約,藥明生物有責任向
我們退還截至終止日期任何與項目有關的預付研發開支。如合約因任何訂約方重大違
約而被終止,則守約方可向違約方索償。
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
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們與藥明生物就CS1001(PD-L1抗體)(「該等化
合物」)訂立了一項獨家許可協議(「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據此,我們取得
於中國以外地區商業化、開發(包括確定及進行研發與臨床試驗的權利)及製造該等化
合物及含有該等化合物的任何產品(「該等產品」)作為單一療法或與其他療法合併的獨
家、可分許可、不可轉讓的許可。
根據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的條款,我們同意按照申索CS1001的PCT申請
的第三方聯合申請人(「聯合申請人」)與藥明生物訂立的若干合作協議所載,按相同比
例分擔藥明生物對聯合申請人的若干特許權使用費及里程碑付款責任的負債。我們亦
需要與藥明生物分配我們在中國以外地區的利潤,計算方法是以我們就該等化合物及
該等產品在中國以外地區賺取的銷售收益及任何其他直接經濟利益中扣除成本(包括
來自任何第三方子許可公司的任何預付、里程碑及特許權使用費)。成本包括聯合申請
人的特許權使用費及里程碑付款、臨床開發成本、監管備案成本以及中國以外地區的
銷售及營銷成本以及我們與藥明生物之間協定的任何其他成本。我們需要與藥明生物
分配我們在中國以外地區的利潤,這隨著藥物開發階段推進而減少。在臨床前研究階
段分配最高利潤百分比,此後,隨著藥物開發進入I/II期試驗階段、關鍵試驗階段、監
管備案階段以及後續營銷及銷售階段,分佔利潤百分比減少。於藥物開發階段,我們
可透過將CS1001分讓專利權予第三方來產生利潤。在營銷及銷售階段之前,倘我們選
擇將該等化合物分許可予中國以外地區某個司法權區的第三方,我們在中國以外地區
的利潤(如有)預計主要包括第三方的預付款、里程碑付款及特許權使用費。產品營銷
及上市銷售之後分佔的利潤將為40%。該等利潤分配將在相關專利到期時終止。其僅
適用於在中國以外地區產生的利潤,故並不包括我們在中國大陸、香港特別行政區、
澳門特別行政區及台灣產生的利潤。根據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我們毋需支
付任何預付費或特許權使用費。
除非提早終止,否則藥明生物的中國以外地區協議將於以下較後者終止:(i)根據
涉及中國以外地區的該等化合物或該等產品的PCT申請,沒有提交及╱或未能取得專
利的有效申索日期;或(ii)倘按上述基準作出的專利申請待決,則為專利申請接獲相關
政府機關正式最終拒絕的日期。
Agios協議
於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們與Agios訂立一份獨家許可協議(「Agios協
議」),內容有關在中國內地、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及台灣(統稱「該地
區」)商業化含Agios專利ivosidenib(以Agios臨床開發的形式)的產品(「許可產品」)
(不論作為單一療法或與其他療法聯用)。Agios授予我們在該地區(i)商業化許可產品的
獨家許可,(ii)與Agios或Agios再許可的任何第三方開發許可產品的聯合獨家許可(純
粹為商業化ivosidenib),及(iii)以Agios的技術利用由Agios、其聯屬公司或其許可公
司供應的材料生產ivosidenib製成品的非獨家許可。根據Agios協議的條款,Agios已向
我們收取前期付款12百萬美元(人民幣79百萬元),並將可收取最多為407百萬美元的
開發、監管及商業里程碑付款。各方可在協議年期內協定增加適應症,對於新增適應
症,應就在中國取得的每項監管批准支付里程碑付款5百萬美元。約50%的開發里程碑
付款與AML及CCA許可產品的開發及商業化有關。其餘費用僅應在Agios於較後日期
酌情要求進行腦癌適應症(包括神經膠質瘤)許可產品的開發及商業化作為合作的一部
分的情況下支付。此外,我們將向Agios支付分級許可費,費率為許可產品在該地區年
度銷售淨額的百分之十幾的中段至高段。除非被提早終止,否則Agios協議將於Agios
協議範圍內最後一項許可產品的許可年期屆滿時到期。
Blueprint協議
於 二 零 一 八 年 六 月 一 日, 我 們 與Blueprint訂立一項獨家許可及合作協議
(「Blueprint協議」),內容有關在該地區開發及商業化avapritinib、CS3008(BLU-554)
及CS3009(BLU-667)(統稱「Blueprint許可產品」)(不論作為單一療法或與其他療法
聯用)。Blueprint將保留在全球其他地方對Blueprint許可產品的所有權利。在Blueprint
協議條款的規限下,Blueprint向我們收取前期現金付款40百萬美元(人民幣257百萬
元),並將可收取最多約346百萬美元的潛在里程碑付款。此外,我們將有責任就許
可產品按逐項基準向Blueprint支付分級許可費,費率為每項Blueprint許可產品在該地
區的年度銷售淨額的百分之十幾的中段至百分之二十幾的低段,可在指定情況下作出
若干調整。除非被提早終止,否則Blueprint協議將基於產品及地區按逐項基準持續生
效,直至下列時間的較後者:(i)Blueprint許可產品在該地區的某個地區進行首次商業
銷售後十二年;及(ii)與Blueprint的專利權或Blueprint許可產品的任何共同合作專利權
(涵蓋有關Blueprint許可產品的物質組合、使用方法或生產方法)有關的最後一項有效
專利權限在該地區到期之日。
藥明康德協議
我們與藥明康德的附屬公司上海藥明康德新藥開發有限公司(「藥明康德上海」)
訂立了研發CRO合約,據此,藥明康德上海負責進行臨床前研發活動。我們將向藥明
康德上海支付研發服務款,而在達致相關合約中的若干研發里程碑後,藥明康德上海
將向我們轉讓研發過程中產生的知識產權。作為藥明康德上海在研發過程中所作貢獻
的代價,藥明康德上海將就所產生每種與有關知識產權有關的產品的國內外銷售收益
收取單位數的專利權費。我們向藥明康德上海支付專利權費的義務將於研發過程中產
生的知識產權期滿後終止。我們現仍在根據與藥明康德的相關研發CRO合約尋求MEK
(CS3006)、CDK4/6 (CS3002)、HDAC6 (CS3003)抑制劑及若干其他臨床前候選藥物。
10. 我們的服務提供商及供應商主要為位於中國及澳大利亞的行業領先的CRO及
CMO,彼等向我們提供各種服務,如藥物發現、開發、臨床試驗及臨床生產。為監督
及評估我們CRO所執行的服務,我們派遣內部員工監督我們CRO的重要臨床活動,如
患者資格審查、醫療數據審查及SAE審查。研究小組由我們及CRO的成員組成,定期
舉行會議,通過跟進研究進展及討論潛在問題與風險來評估CRO的表現。我們已實施
標準化指標,以監控關鍵的定性及定量指標,包括培訓合規性、可交付成果的質量問
題、數據錄入的及時性和監控訪問報告的完成情況,以及分配予研究的主要團隊成員
的流動率。我們的項目經理及高級管理層亦進行實地考察,以監督現場啟動及患者招
募並監控數據質量。通過內部數據審查進一步評估數據質量,包括醫療審查、研究文
件審查及監測報告審查。為監督及評估我們CMO所執行的服務,我們設定一系列過程
控制及發佈測試的預定規格及審查製造相關文件(如批次記錄及質量控制測試結果)以
確保符合規格。此外,我們進行年度審計,並在過程協議有偏差時對我們的CMO進
行特別審計。除各職能部門進行的控制測量外,我們亦從企業層面遵從質量保證及管
治的行業慣例,並已制定質量保證框架以識別過程、程序及供應商方面的重大質量問
題,管理項目管理團隊報告或加劇的質量問題及風險及進行質量測試及趨勢分析。我
們亦定期進行管理監管,以確保安全、數據完整及監管合規。我們目前並無購買大量
原材料或設備。
11. 全球發售統計數據
下表載列的所有統計數據均基於以下假設:(i)全球發售已完成且根據全球發售發
行186,396,000股新股份;(ii)根據資本化發行發行598,241,649股新股份;(iii)於全球發
售完成後984,051,532股股份已發行及發行在外;及(iv)概無根據超額配股權發行任何股
股份,亦無根據股份激勵計劃發行任何額外股份。
按發售價
11.10港元
計算
按發售價
12.80港元
計算
我們股份的市值(1) 10,923百萬港元 12,596百萬港元
未經審核備考經調整
每股有形資產淨值(2) 4.19港元 4.52港元
附註:
(1) 市值乃基於假設緊隨全球發售及資本化發行完成後984,051,532股股份已發行及發行在外(假
設概無根據股份激勵計劃發行的任何額外股份)計算。
(2) 本公司股權持有人應佔每股未經審核備考經調整綜合有形資產淨值乃基於截至二零一八年
九月三十日的綜合財務狀況表。本公司已作出調整以反映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購回
37,500股優先股、將優先股轉換為普通股及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加速歸屬458,335
股受限制股份的影響。有關進一步詳情,請參閱本招股章程「附錄二-未經審核備考經調
整有形資產淨值」一節。
12. 我們從未就普通股宣派或派付定期現金股息。我們現時預期保留所有未來盈利供
營運及擴展業務之用,且預計於可預見未來不會派付現金股息。宣派及派付任何股息
及股息金額須遵守我們的章程文件及開曼公司法。日後宣派及派付股息將由董事會酌
情決定,並視乎多項因素而定,包括我們的盈利、資本需求、整體財務狀況及合約限
制。股東在股東大會上可批准任何股息宣派,惟股息不得超過董事會建議的金額。如
我們開曼律師的建議,根據公司法,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派付股息的前提下,倘這會
導致公司無法償付其在正常業務過程中到期的債務,則開曼群島公司可以從利潤或股
份溢價賬中派付股息。鑒於本招股章程所披露的累計虧損,我們不大可能於可預見未
來有資格從我們的利潤中派付股息。然而,我們或會從股份溢價賬中派付股息,除非
派付該股息將導致本公司無法償付日常業務中到期的債務。我們無法保證何年會宣派
並派付任何數額的股息。
倘我們在未來支付股息,為了讓我們向股東分派股息,我們將在一定程度上參
照中國附屬公司分派的股息。中國附屬公司向我們分派的任何股息將須繳納中國預扣
稅。此外,中國法規目前僅允許根據其組織章程細則和中國會計準則及規定確定的累
計可分派除稅後溢利支付中國公司的股息。請參閱本招股章程「風險因素-與我們在
中國開展業務有關的風險」。
13. 我們估計,經扣除我們就全球發售應付的包銷費用及開支,假設並無行使超額配
股權及假設發售價為每股股份11.95港元(即本招股章程所述指示性發售價範圍每股發
售股份11.10港元至12.80港元的中位數),我們將收取所得款項淨額約2,066.98百萬港
元。倘發售價定為每股股份12.80港元(即指示性發售價範圍的上限),全球發售所得款
項淨額將增加約151.77百萬港元。倘發售價定為每股股份11.10港元(即指示性發售價
範圍的下限),全球發售所得款項淨額將減少約151.77百萬港元。
我們擬將從發售中收取的所得款項淨額用於以下用途:
‧ 預計約620.09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30.0%)將分配至以下我們
的核心候選產品:
‧ 預計約429.93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20.8%)將用於為正在
進行及計劃的CS1001臨床試驗提供資金(如本招股章程「業務」一節
所述),
‧ 預計約18.60百 萬 港 元(相 當 於 所 得 款 項 淨 額 的0.9%)將 用 於 為
CS1001編製登記備案,及
‧ 預計約171.56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8.3%)將為CS1001的
推出及(待監管部門批准後)商業化(包括銷售和營銷)提供資金;
‧ 預計約826.79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40.0%)將分配至以下管線
中其餘八種臨床及IND階段候選藥物:
‧ 預計約545.68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26.4%)將用於為正在
進行及計劃的管線中其餘臨床及IND階段候選藥物的臨床試驗提供資
金(如本招股章程「業務」一節所述),
‧ 預計約107.48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5.2%)將用於為管線
中其餘臨床及IND階段候選藥物編製登記備案,及
‧ 預計約173.63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8.4%)將為管線中其
餘臨床及IND階段候選藥物的推出及(待監管部門批准後)商業化(包
括銷售和營銷)提供資金;
‧ 預計約413.40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20%)將用於為研發管線中
其餘五種候選藥物以及研發和尋求新候選藥物的許可提供資金;及
‧ 預計約206.70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10%)將用作營運資金及其
他一般公司用途。
如上文所述,分配至我們管線中其他臨床及IND階段候選藥物的826.79百萬港元
(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40%)預計撥付我們其他八種臨床或IND階段藥物正在進行及
計劃的臨床試驗、編製登記備案及計劃商業發佈(包括銷售及營銷):
‧ 177.76百 萬 港 元(相 當 於 所 得 款 項 淨 額 的8.6%)預 計 撥 付ivosidenib
(CS3010, AG-120);
‧ 62.01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3.0%)預計撥付avapritinib (CS3007,
BLU-285);
‧ 155.02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7.5%)預計撥付CS3009 (BLU667);
‧ 59.94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2.9%)預計撥付CS3008 (BLU554);
‧ 72.34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3.5%)預計撥付CS1002;
‧ 183.96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8.9%)預計撥付CS1003;
‧ 86.81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4.2%)預計撥付CS3006;及
‧ 28.94百萬港元(相當於所得款項淨額的1.4%)預計撥付CS3003。
基於我們持續臨床試驗的估計,大中華CS1001 Ia期臨床試驗的每名患者成本基
準預計將介乎100,000美元至120,000美元;大中華CS1001 Ib期、II期及III期臨床試驗
的每名患者成本預計將介乎50,000美元至70,000美元。美國CS1001 I期臨床試驗的每名
患者成本預計約為150,000美元。我們並無在澳洲啟動任何CS1001的臨床試驗,而根據
MEK及PD-1試驗的每名患者成本,我們估計澳洲CS1001 I期臨床試驗的每名患者成本
將介乎70,000美元至100,000美元。該等估計反映了我們目前的觀點,並不能確保我們
未來的臨床試驗成本。由於多項因素(包括但不限於適應症、試驗設計、數據要求、
試驗時間表、患者登記及試驗地點)的影響,CS1001臨床試驗的實際每名患者成本可
能與該等估計有重大差異。
有關進一步詳情,請參閱「未來計劃及所得款項用途」。
14. 假設並無根據超額配股權發行股份,我們將承擔的上市開支估計約為160.45百萬
港元(包括包銷佣金,假設發售價為每股股份11.95港元,即指示性發售價範圍每股股
份11.10港元至12.80港元的中位數)。截至二零一六年及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年度,我們的綜合損益表內並無確認及扣除有關開支。截至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止
九個月,於損益扣除的上市開支為人民幣5.62百萬元(約6.58百萬港元)及發行成本資
本化為遞延發行成本人民幣1.41百萬元(約1.64百萬港元)。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後,預期約52.96百萬港元將於我們的綜合損益表扣除,而約99.27百萬港元預期將於上
市後作為權益扣減入賬。上述上市開支為最新的實際可行估計,僅供參考,實際金額
可能與此估計有所不同。
15. 近期發展
我們預計本集團截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三個月的估計綜合虧損將不超
過人民幣638百萬元,並預計本集團截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的估計綜
合虧損較截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有所增加。更多詳情請參閱「財務資
料-截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的虧損估計」。估計虧損增加主要是由於
衍生金融負債公平值變動虧損及為推進本公司管線的研發開支。
除附錄一會計師報告附註34所述的期後事項外,董事確認,截至本招股章程日
期,本集團的財務或貿易狀況、債務、按揭、或然負債、擔保或前景自二零一八年九
月三十日(即本招股章程附錄一所載會計師報告呈報之期末日)起並無重大不利變動。
16. 截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的虧損估計
董事估計,基於本招股章程附錄三所載基準及排除不可預見情況,截至二零一八
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本集團的估計綜合虧損將不超過人民幣1,800百萬元。更多詳
情請參閱「財務資料-截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的虧損估計」
12 : GS(14)@2019-04-08 15:39:39

基石藥業於AACR上以壁報形式公佈CS1003臨床前結果
基石藥業(「公司」或「基石藥業」)是一家領先的臨床階段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開
發及商業化用於治療癌症的創新腫瘤免疫治療藥物。在2019年美國癌症研究協會
年會(AACR)上,公司以壁報形式公佈了CS1003臨床前數據。
CS1003是一種人源化IgG4 PD-1單克隆抗體,旨在抑制PD-1與其配體PD-L1和
PD-L2的相互作用,用於多種腫瘤的免疫治療,與其他PD-1抗體相比,CS1003能
夠識別人源及鼠源PD-1,在同基因小鼠腫瘤模型的藥效測試中具有獨特的競爭優
勢。
首次公佈的臨床前結果顯示,CS1003對人、小鼠和食蟹猴PD-1有高親和力,且可
抑制PD-1與PD-L1和PD-L2的相互作用。因此,CS1003在體外促進CD4+T細胞的
增殖和細胞因子釋放,並在體內抑制CloudmanS91小鼠黑色素瘤同源模型和植入
hu-PD-1敲入小鼠模型的MC38-huPD-L1結腸癌中的腫瘤進展。食蟹猴單次靜脈給
藥後的藥代動力學(PK)研究顯示,CS1003的暴露量與劑量水平成比例地增加,及
在2-18毫克╱千克劑量範圍內,PK屬性呈線性特徵。CS1003表現出良好的安全
性,最高非嚴重毒性劑量(HNSTD)為100毫克╱千克。
目前,CS1003的I期臨床試驗已由基石藥業在中國和澳洲同時開展,並且已於
2018年10月獲得美國食藥監局「( FDA」)的新藥研究批准。
「CS1003是一種新型的抗PD-1單克隆抗體,可以在臨床前階段快捷地評估聯合療
法在動物腫瘤模型中的藥效,並對臨床試驗的安全及效用狀況做出更好預測。」
基石藥業首席科學官王辛中博士表示,「作為基石藥業的腫瘤免疫治療的骨幹候選
藥物之一,我們將利用其獨特優勢,積極在多種實體瘤和血液瘤中探索並開發以
CS1003為核心的聯合療法,以為中國及全球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療選擇為目標。」
關於CS1003的臨床進展
基石藥業目前正在澳大利亞開展一項CS1003單藥針對晚期實體瘤患者的I期臨
床試驗,以評估CS1003的安全性及抗腫瘤效果。基石藥業已於2018年10月就
CS1003獲得美國食藥監局的新藥研究批准,會將I期研究擴展到美國。
2018年6月CS1003獲得中國國家藥監局的批准開始進行臨床研究,並於2018年11
月在中國啟動了針對晚期實體瘤及淋巴瘤患者的I期橋接臨床研究。
關於基石藥業
基石藥業是一家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開發及商業化創新腫瘤免疫治療及精准治
療藥物,以滿足中國和全球癌症患者的殷切醫療需求。成立於2015年底,基石藥
業已集結了一支在新藥研發、臨床研究以及商業化方面擁有豐富經驗的世界級管
理團隊。本公司以腫瘤免疫聯合療法為核心,建立了一條強大腫瘤藥物管線。目
前四款後期候選藥物正處於或接近關鍵性試驗。憑借經驗豐富的團隊、豐富的管
線、強大的臨床開發驅動的業務模式和充裕資金,基石藥業的願景是通過為全球
癌症患者帶來創新腫瘤療法,成為全球知名的領先中國生物製藥公司。
欲了解更多有關基石藥業的資訊,請瀏覽www.cstonepharma.com
13 : GS(14)@2019-04-16 15:10:12

CS1001 一線聯合化疗治療胃腺癌或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 III 期臨床試驗
GEMSTONE-303 實現首例患者給藥
基石藥業(「公司」或「基石藥業」)宣佈,其自主研發的中國首個全人源及全長抗 PD-L1 單
抗 CS1001,聯合化療用於治療胃腺癌或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 III 期臨床試驗已完成首例患者
給藥。該項名為 GEMSTONE-303 的多中心、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旨在評估 CS1001 聯合
XELOX 化療方案(奧沙利鉑+卡培他濱)作為一線治療無法手術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胃腺癌或
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療效和安全性。
根據國家癌症中心數據顯示,胃癌是僅次於肺癌的第二大致命性惡性腫瘤。2015 年中國新發
胃癌病例約為 679,100,約有 498,000 例患者死于胃癌。胃腺癌的發生率占胃惡性腫瘤的 90%
以上,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發病率近年來也呈上升趨勢。目前化療仍然是胃腺癌或胃食管結
合部腺癌主要治療選擇,近年來唯一已上市的生物藥僅適用於 HER2 陽性的胃癌患者,這些
病例僅占病例總數的 12%至 13%。
基石藥業董事長、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江寧軍博士表示,「很高興看到首例患者入組并給
藥,順利啟動 III 期臨床試驗。過去幾十年,世界上大多地區的胃癌發病率和死亡率都有所下
降,但是在中國,胃癌的發病人數仍在上升,胃腺癌和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目前仍因醫療需求嚴重無法滿足而呈現出巨大的醫療問題。我們期望 CS1001 在此次註冊臨床試驗中取得成功,
為中國胃癌患者提供一種重要的治療新選擇。」
基石藥業首席醫學官楊建新博士表示:「大約 40%至 60%的胃腺癌患者在得到診斷時疾病已
經發展到晚期,治療選擇有限。目前已有臨床研究表明,PD-1/PD-L1 單抗藥物聯合化療在治
療包括胃癌在內的多個癌種時都非常有效。我們期待 CS1001 與奧沙利鉑和卡培他濱聯合療
法治療胃癌方案的療效能夠顯著優於單用化療。」
關於 CS1001
CS1001 是由基石藥業開發的在研抗 PD-L1 單克隆抗體。CS1001 由美國公司 Ligand
Pharmaceuticals Inc. (納斯達克股份代號:LGND)授權引進的 OMT 轉基因動物平台產生,該
平台可實現全人源抗體的一站式生產。作為一種全人源全長抗 PD-L1單克隆抗體,CS1001是
一種反映人體的天然 G 型免疫球蛋白 4(IgG4)單抗藥物。與同類藥物相比,CS1001 在患者體
內產生免疫原性及潛在毒性的風險更低,這使得 CS1001 在安全性方面具有潛在的獨特優勢。
CS1001 已在中國完成 I 期臨床研究劑量爬坡。在 Ia 期研究中,CS1001 表現出良好的耐受性
和持續的臨床獲益。目前,有兩項註冊性 II期臨床研究和三項註冊性 III期臨床研究已經在中
國開展。
關於基石藥業
基石藥業是一家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開發及商業化創新腫瘤免疫治療及精准治療藥物,以
滿足中國和全球癌症患者的殷切醫療需求。成立於 2015 年底,基石藥業已集結了一支在新藥
研發、臨床研究以及商業化方面擁有豐富經驗的世界級管理團隊。本公司以腫瘤免疫聯合療
法為核心,建立了一條強大腫瘤藥物管線。目前四款後期候選藥物正處於或接近關鍵性試驗。
憑借經驗豐富的團隊、豐富的管線、強大的臨床開發驅動的業務模式和充裕資金,基石藥業
的願景是通過為全球癌症患者帶來創新腫瘤療法,成為全球知名的領先中國生物製藥公司。
14 : GS(14)@2019-04-16 18:27:14

自願公告
基石藥業在中國獲准開展針對晚期胃腸道間質瘤的
Avapritinib I/II 期橋接註冊性臨床試驗
基石藥業(「公司」或「基石藥業」)宣佈,由其合作夥伴 Blueprint Medicines Corporation (納
斯達克股份代號:BPMC) (「Blueprint Medicines」)開發的候選藥物 Avapritinib 近期獲得中
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在中國開展用於治療不可手術切除或轉移性胃腸道間質瘤
(「GIST」)患者的 I/II期臨床研究。這是一項中國單獨橋接註冊性研究,包括 I期劑量遞增和
II 期劑量擴展試驗,目的是評估 Avapritinib 在中國患者中的安全性、藥代動力學和療效。
GIST 是通常出現於胃壁或小腸中的肉瘤,在所有胃腸道惡性疾病中占比約為 0.1%至 3.0%,
屬於罕見病。GIST 通常在 50 至 80 歲之間被診斷。大約 90%的 GIST 病例與導致 KIT 或
PDGFRΑ 酪氨酸激酶過度激活的突變有關,這種突變引發了細胞生長失調。
目前,Avapritinib 已被證明對 KIT 和 PDGFRΑ(主要是 PDGFRA D842V 突變)驅動的 GIST
有廣泛抑制作用。於2019年1月,Blueprint Medicines公佈了針對晚期GIST患者的Avapritinib
NAVIGATOR I 期臨床研究主要數據,數據截止至 2018 年 11 月 16 日。
• 43 位 PDGFRΑ【外顯因數 18 突變】的 GIST 患者,起始劑量為每日一次 300 或 400 毫
克,客觀緩解率為 86%(一例有待確認),未達到中位反應持續時間。
• 111 位 4 線或以上的 GIST 患者,起始劑量為 300 或 400 毫克,客觀緩解率為 22%(一
例有待確認)。中位反應持續時間為 10.2 個月。
• 總體安全性與之前的結果一致。Avapritinib 耐受性良好,大多數不良反應為 1-2 級。在
相關研究的所有劑量(共 237 例),只有 23 位(9.7%)由於治療相關不良反應終止治
療。
2018 年 6 月,基石藥業通過與 Blueprint Medicines 簽訂許可合作協議,獲得了包括 Avapritinib
在內的三種候選藥物在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和台灣的獨家開發和商業化授權,Blueprint
Medicines 保留在世界其他地區開發及商業化 Avapritinib 的權利。
基石藥業董事長、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江寧軍博士表示:「Avapritinib 憑藉其出色的數據
已得到美國食藥監局(「FDA」)突破性療法認定,目前尚無用於靶向 PDGFRΑ D842V 突變的
藥物獲批准。我們希望能夠通過橋接試驗,以 Blueprint Medicines 將在遞交 FDA 的資料支持
在中國的新藥申請。」
基石藥業首席醫學官楊建新博士表示:「我們已於今年 2 月宣佈收到 Avapritinib 的全球 III 期
VOYAGER 臨床試驗在中國的批准,以開展其作為 KIT 和 PDGFRΑ 驅動的 GIST 的三線或四
線療法的研究。很高興又迎來針對 GIST 的 I/II 期研究橋接試驗的批准。我們希望能在臨床研
究中挖掘出 Avapritinib 這款產品的更多潛力,讓更多的 GIST 患者可能獲益。」
關於 Avapritinib
Avapritinib 是一種口服的、強效選擇性的 KIT 和 PDGFRΑ 突變激酶抑制劑。它是一種靶向於
活性激酶構象的 1 型抑制劑;所有致癌激酶都通過這種構象發出信號。Avapritinib 在與 KIT
和 PDGFRΑ 突變有關的 GIST 中顯示了廣泛的抑制作用,並對啟動環突變活性最強,而目前
批准的 GIST 療法則不能抑制啟動環的突變。與現有的多激酶抑制劑相比,Avapritinib 對 KIT
和 PDGFRΑ 的選擇性明顯高於其他激酶。此外,Avapritinib 的獨特設計可選擇性結合並抑制
KIT D816V 位點的突變,而該基因突變為約 95%的系統性肥大細胞增生症(「SM」)患者的疾
病主要驅動因素。臨床前研究表明,Avapritinib 在亞納摩爾級下即可顯著抑制 KIT D816V,
只顯示出極微的脫靶效應。
Blueprint Medicines 正率先開發 Avapritinib,用於治療晚期 GIST、高危 SM 以及惰性和冒煙型
SM。FDA 已經授予 Avapritinib 兩個突破性療法認證,一個用於治療 PDGFRΑ D842V 基因驅
使的 GIST,一個治療高危 SM。

15 : GS(14)@2019-04-20 17:40:01

CS1001 一線聯合化疗治療胃腺癌或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 III 期臨床試驗
GEMSTONE-303 實現首例患者給藥
基石藥業(「公司」或「基石藥業」)宣佈,其自主研發的中國首個全人源及全長抗 PD-L1 單
抗 CS1001,聯合化療用於治療胃腺癌或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 III 期臨床試驗已完成首例患者
給藥。該項名為 GEMSTONE-303 的多中心、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旨在評估 CS1001 聯合
XELOX 化療方案(奧沙利鉑+卡培他濱)作為一線治療無法手術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胃腺癌或
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療效和安全性。
根據國家癌症中心數據顯示,胃癌是僅次於肺癌的第二大致命性惡性腫瘤。2015 年中國新發
胃癌病例約為 679,100,約有 498,000 例患者死于胃癌。胃腺癌的發生率占胃惡性腫瘤的 90%
以上,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發病率近年來也呈上升趨勢。目前化療仍然是胃腺癌或胃食管結
合部腺癌主要治療選擇,近年來唯一已上市的生物藥僅適用於 HER2 陽性的胃癌患者,這些
病例僅占病例總數的 12%至 13%。
基石藥業董事長、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江寧軍博士表示,「很高興看到首例患者入組并給
藥,順利啟動 III 期臨床試驗。過去幾十年,世界上大多地區的胃癌發病率和死亡率都有所下
降,但是在中國,胃癌的發病人數仍在上升,胃腺癌和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目前仍因醫療需求嚴重無法滿足而呈現出巨大的醫療問題。我們期望 CS1001 在此次註冊臨床試驗中取得成功,
為中國胃癌患者提供一種重要的治療新選擇。」
基石藥業首席醫學官楊建新博士表示:「大約 40%至 60%的胃腺癌患者在得到診斷時疾病已
經發展到晚期,治療選擇有限。目前已有臨床研究表明,PD-1/PD-L1 單抗藥物聯合化療在治
療包括胃癌在內的多個癌種時都非常有效。我們期待 CS1001 與奧沙利鉑和卡培他濱聯合療
法治療胃癌方案的療效能夠顯著優於單用化療。」

16 : GS(14)@2019-05-02 08:33:55


基石 藥業 2616 專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56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