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韓國政經兩界齊遇寒冬,”韓流“也無法力挽狂瀾

2016年對於許許多多的韓國民眾來講,如首爾刺骨的寒冬一般,也許是一個極其艱難的“寒冬”。

隨著位於首爾市區的普信閣鐘的鐘聲響起33次,韓國民眾也終於有機會,和2016年告別,迎接新的一年。

在此,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回顧2016年的韓國政經局勢,並采訪韓國的學界和普通民眾,描繪了他們對於2017年韓國的展望和期待。

韓國經濟慘遭“滑鐵盧”

對於韓國經濟的兩張王牌——造船業和電子制造業的從業者來講,2016年無疑是非常難過的。

一方面,韓國的造船行業,面臨了驚人的訂單“滑鐵盧”,截至2016年9月,韓國造船業接到的新船訂單,相較去年同期下降了87%。從資本市場來看,2016年以來,韓國主要船廠股價多次跌破金融危機後的最低水平。而韓國造船之城——曾經一度燦爛的韓國慶尚南道巨濟的失業率早已超過三成。

另一方面,由“Galaxy Note 7”的爆炸事件帶來的三星危機,使被稱為“三星共和國”的韓國經濟也受到了一定的打擊。

雖然三星自身正在依靠內部的股權結構改革等措施,恢複昔日的榮光,股價更是上升到歷史最高值;但同時墮落的韓國制造業,卻仍然看不到回升的跡象:2016年第三季度韓國制造業的生產總量也較上一季度下降1個百分點,為時隔7年6個月以來的最低值,電子、電器制造的產值相較去年同期下滑4.1%;而在韓國的出口結構中,電子產品占據韓國出口總量的兩成以上,其中手機一項又占電子產品出口量的三成以上。

如果說三星手機起火、造船業訂單寥寥,留下的是韓國經濟的陣痛;那麽由“薩德”導彈引發的中韓互信危機,則更有可能成為韓國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目前,在拉動韓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中,韓國在投資和內需消費方面,因為其天生的地緣因素,存在著一定的發展局限性。

由此,韓國從上個世紀70年代起提出“貿易立國”的戰略,並鼓勵韓國大型財閥走出國門;受此影響,至今大韓貿易振興公社(KOTRA)、韓國貿易協會(KITA)等貿易組織在韓經濟界仍占據著重要地位,而韓國的對外貿易依存度一直徘徊在90%以上。

在此基礎上,中韓兩國的貿易關系,與日韓、美韓之間的強烈競爭不同,具有一定的互補性和相互依賴性,兩國基本形成一套成熟的中間加工貿易模式。

但與此同時,中間加工貿易模式也具有利潤率較低、位於全球產業價值鏈中較低地位的弊端。

而《中韓自貿協定》的簽訂,作為中國迄今為止簽署的開放範圍最大的自貿協定,自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以來,作為能夠有效改善中韓兩國間貿易結構的良好契機,曾經受到中韓兩國各界的期待。

不過,這一切卻因為2016年“薩德”的布置而悄然發生了不穩定。

近日,韓國《亞洲經濟》以“韓國怕了限韓令,各行業緊繃神經求解藥”為題,介紹韓國化妝品、旅遊等行業,為了應對所謂“限韓令”的影響而做出的努力。

2016年7月,美韓兩國就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發表聲明;對此,中國外交部表示:中方強烈敦促美韓停止“薩德”反導系統部署進程,不要采取導致地區形勢複雜化的行動,不要做損害中國戰略安全利益的事情。

與此同時,在韓國國內有關中國實施“限韓令”反制措施的新聞報道有所出現;對此中國外交部曾作出正面回應,稱從未聽說所謂的“限韓令”。

外交部也指出,中方對中韓之間的人文交流一直持積極態度,但兩國之間的人文交流需要民意基礎。中方堅決反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這一立場眾所周知。中國民眾也對此表達了不滿,相信有關方面應該註意到了這種情緒。

韓國政經評論家崔光熙(音譯)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兩國交流過程中出現過多雜音,這本身就是兩國關系缺乏健康發展的表現。”

他以韓國的“韓流”產業為例表示:“韓流文化作為韓國政府扶持發展的國策之一,或多或少就會受到政經關系和民眾感情的影響;近年來,隨著日韓間關系交惡,韓國文化產品的主要銷售地轉向了尚有互補性的中國市場,現階段韓國的海外文化產品銷售額中,中國獨占鯊頭;但因為方向轉變太快,韓國卻對中國市場的了解甚少,很難快速適應市場的巨大變化。”

而韓國的一位大學教授則表示:“事實上,中韓經貿關系出現危機,並非偶然事件,現階段的民間關系惡化只是一個導火索,而隨著中國技術力量的增長與兩國戰略性產業的重合,兩國的更多產品將在國際市場上正式開展競爭,這是很難避免的事情。”

“閨蜜幹政”動搖國本

每年1月的韓國,都將面臨著其最寒冷的天氣,最低氣溫可下降至零下10度以下,但對於韓國民眾,這可能是繼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後,最難過的一個冬天。

就職於韓國一家文化企業、多次參加“反樸槿惠”遊行的崔敏英(音譯)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韓國民眾在任何困難面前都沒有退縮,經濟下滑的金融風暴時期,韓國民眾曾經依靠“集金運動”拯救了韓國經濟;在連‘原則’和‘正義’都遭到嚴重挑戰的當今,隱忍才是最大的錯誤;我們要高呼:民眾用選票選出的是樸槿惠,而不是崔順實。”

正是這場由韓國總統樸槿惠和其“閨蜜”崔順實誘發的“閨蜜幹政”事件,成為了韓國民憤爆發的導火索,從去年10月至12月31日的燭火遊行,累計參加者超過1000萬人次,達到韓國人口的近五分之一;樸槿惠被迫多次向民眾道歉,但仍然無法扭轉乾坤,最終在民意的強大壓力下,韓國國會通過彈劾案,樸槿惠成為韓國歷史上第二位在任期內被彈劾的總統。

近期韓國的民調結果顯示,韓國近七成的民眾要求憲法法院判處彈劾樸槿惠;而這和第一位被彈劾的盧武鉉總統的情況完全相反。

“事實上,在我周邊的一些朋友中,有一些是原本對政治不是很關註的人,卻也積極參加這場遊行;畢竟,樸槿惠已經通過她的行動,多次辜負了民眾對其守護正義的信任,韓國民眾對於政治圈的不信任,在這場遊行中有所體現。”崔光熙說。

與此同時,在韓國的網絡上,只要是有關腐敗的案件被曝光,網民們就會表示“因為崔順實”的現象也時有發生。

民眾熱盼新年新氣象

對於2017年韓國政經狀況的展望,大多數專家認為,不穩定性很有可能還將持續。

一方面,韓國的支柱產業仍然面臨著不穩定性。

韓國金融研究院估計,2017年韓國GDP的增幅將僅為2.5%,低於政府此前預測的3.0%,僅高於亞洲金融風暴之際;與此同時,反映韓國制造業未來走向的韓國制造業景氣實查指數(BSI)跌至71,該指數從7月起就一直沒有較大變動,而這相較曾經展望的75下降了3個點。

與此同時,韓國的造船行業新訂單數據也再次面臨低谷,雖然背靠韓國政府的支援,2017年的訂單量相較2016年有望增加,但威脅韓國造船業的需求減少、競爭帶來的單價下降等問題依舊沒有解決。

另一方面,在“後樸槿惠”時代,現任代總統黃教安因為自己的臨時性身份,在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時不得不面臨著眾多牽制。

崔光熙認為:雖然憲法法院的最終判決結果尚未出爐,不過“個位數支持率”的樸槿惠總統,即便是能夠回到總統崗位,也已經很難完全履行總統職位。

韓國建國大學教授崔根培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則認為:“現階段樸槿惠推行的創造經濟、經濟改革三年規劃等,很明顯已經無法正常執行了;許多民眾不會信任樸槿惠和她的政策,而企業也會更多‘看眼色行事’,無法正常決策。失去了政府有效管控的韓國經濟,將會像失去了中樞的大腦一樣。”

崔根培還認為:“為了能夠對危機進行有效的管理,首先需要恢複對政府和經濟決策者的信賴,組織一個即便政權更叠、仍能保持客觀性的、民眾信賴的經濟決策團隊,並推行多項改革措施。”

而黃教安也在新年賀詞中表示,將努力維護國家經濟與安保的穩定,開拓新的發展模式。他號召民眾齊心協力、精誠團結、集中力量共同構築國家發展。

不過,相比於略顯灰暗的韓國政經展望,第一財經記者在韓國街頭隨訪的韓國民眾的期望,卻是非常簡單和實在。

在普信閣打鐘現場見到的公司職工崔先娥(音譯)表示:“我們在2016年,度過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但是我們也看到了民眾的巨大力量;希望新的一年,我們能夠生活在具有原則、有安全感的社會,讓真正有能力的學生前往大學深造、真正努力的民眾能夠幸福。”

而在韓國高麗大學就讀的大四中國留學生鄭同學則表示:“希望2017年的中韓關系能夠走出不穩定性,也能夠為中國留學生服務兩國民眾福祉創造更多的機會,使兩國能夠共同發展,享受發展紅利。”

韓國 政經 兩界 界齊 齊遇 寒冬 韓流 無法 力挽 狂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05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