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十萬緣想: 鴨屎熱爆 充氣廣告更過癮 徐緣

1 : GS(14)@2013-04-30 00:07:1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429/18243341

                  套用村上春樹的思路,他應該會這樣評價Florentijn Hofman的「Rubber Duck」與西九Paul McCarthy的「Complex Pile」:
「以屎擊鴨,無論怎麼看,都毫無勝算。但在高大cutie的鴨和巨屎之間,無論鴨仔是多麼可愛,巨屎是多麼醜陋,我永遠站在巨屎那邊。」
我,也是那堆已爆了的膠屎的fan屎。

綠底橫馬場飄搖 播幸運種子

                看到網上不少人對這堆米田共毒罵,認為品味惡俗,製作簡單,根本稱不上是件藝術品。我明白他們的想法。曾幾何時,我也有類似的思維,直至看了Rosie Dickins一本寫給大眾的現代藝術入門書《The Usborne Introduction to Modern Art》,令我對現代藝術有一個全新的領悟。
Rosie讓我明白,自攝影技術於1830年代發明以後,藝術以往那種追求在畫布或其他素材上創造真實錯覺的求真表現手法開始改變。繪畫或雕刻等呈現藝術的技巧,雖然也是評論藝術品價值的準則之一,但現代藝術作品的原創性,卻比其技術性重要得多。
不少現代藝術之所以造得古靈精怪,正是要藉著一個世上無人曾試的表達手法,刺激你的感官與思維,並促使你從全新的角度看待事物。畢卡索《亞維儂姑娘》之所以偉大,便是在於打破透視法的傳統,以耀目色彩及不規則形狀,將本該立體的畫面用支解與平面的繪畫法表達出來。
現代藝術,是啟發思維的重要媒介,令我們不受限於慣性思考,能延伸想像的空間,開展創意的想法,養成對生活事物深刻的反省及觀察。不少人曾問我如何能夠提升創意,其實現代藝術正是開啟創意之門的鎖匙之一。
從這點去衡量,西九那堆膠屎,比起黃色巨鴨,是一件更佳的現代藝術品,因為它更能挑起大眾對藝術的反思與討論,並引發不少人近距離拍照時作「舔屎」、「托屎」等的延伸想像。
而對我來說,這「進擊香港品味的巨便」,則令我聯想起一些有趣的充氣物體廣告。
我第一時間想起的,是外國外圍投注公司Paddy Power在3月份英國Cheltenham Festival賽馬比賽中,所升起的一個巨大底褲型熱氣球廣告。這個印有Paddy Power品牌名的綠色大底橫,在賽馬進行期間到處漂浮,盡入每位賭仔的眼簾。各位不要誤會,這不是要賭仔輸到剩番一條底褲的詛咒,而是鬼佬眼中的Lucky Pant,能為他們帶來好運,有點像我們旺財紅底的概念。試想像若有品牌在西九巨屎上空,放一個底褲型熱氣球廣告,我敢寫包單必然熱爆全港。可惜現今巨屎爆成爛屎,否則雞仔嘜可以考慮為其內褲推廣一下。
泰國的Big Bloom與智利的dos en uno吹波膠,亦曾以升空大氣球作廣告。為突出吹波膠的形象,它們在大氣球底連上一個假人,遠望就造成被吹波膠升上半空的效果。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在中國也做過一個有趣的戶外充氣廣告。它們將一輛汽車的死氣喉,連上氣體狀的巨大黑色氣球,上面寫著「少開車,看看你排入空氣的二氧化碳會少多少」,以此帶出減少揸車對環境的幫助。

老麥投票 漢堡汽球鬥升得高

                另一個過癮例子出自加拿大麥當勞,用作引起市民對其食品的討論。在加拿大Manitoba的上空,老麥分別放了巨無霸與足三両兩個大氣球,再開設一個名為Burger Debate的facebook專頁,讓兩款包的愛好者在網上投票。每得一票,所屬氣球會向上空放高一點,最後那個氣球放得較高,就代表得到較多人的支持。這個抵死投票之法,得到當地媒體廣泛的免費報導。屎鴨之爭,在市民熱烈討論過後,何不也放上天空來一個全民公投?

                  徐緣
十萬 萬緣 緣想 鴨屎 屎熱 熱爆 充氣 廣告 過癮 徐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66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