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靠三把賭注 小廠變飲料罐包裝王

2012-12-10  TCW
 
 

 

中國涼茶第一品牌加多寶獨家冠名贊助的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暴紅,沒想到,來自台灣的中華開發金控(以下簡稱開發金)竟跟著受惠!

原來,開發金曾投資一千萬美元、持股破八%,成了加多寶金屬罐關鍵供應商奧瑞金大股東,隨中國本土最大民營飲料食品罐金屬包裝公司奧瑞金在深圳交易所掛牌首日股價就漲破一○%,開發金未實現獲利上看十倍。

「奧瑞金是開發金超過三百家直接投資法人中,中國A股上市第一例,」開發金直接投資事業群執行長周大任說,五年前評估奧瑞金時,正看好其正中中國內需消費「甜蜜點」。

奧瑞金與台灣寶特瓶包材龍頭宏全同屬飲料包裝領域,差別只是材料不同,雙方今年上半年營收約合新台幣八十億元,幾乎不相上下,但奧瑞金的淨利率則比宏全更高出四個百分點。

除加多寶,奧瑞金客戶還包括中國功能飲料龍頭紅牛、旺旺等品牌,其中紅牛更有超過九成金屬飲料罐向它採購,「它是中國本土最大(飲料食品罐)金屬包裝民營企業,」中國包裝聯合會副秘書長王利觀察。

「(成功)最重要既不在於結果也不在過程,而在於我們去做,還是不做,」這是奧瑞金董事長周雲杰的成功心法。

椰汁、芒果汁、咖啡……,近二十年前,看好中國海南喊出打造世界飲料王國,周雲杰選擇投入飲料包裝。

賭注一:新技術也敢做成功切入紅牛並打響名號

直到他接到紅牛的訂單,奧瑞金才奠定今日地位。但,接單的過程,幾乎是一場賭注。

「你沒資金優勢、沒技術優勢,怎麼可以從事這樣一個工作?」一九九五年,紅牛剛進中國,包裝界普遍認為其價格高、口味怪、銷售規模小,連和周雲杰最好的合作夥伴也因風險太大,拒絕跟進。

當時中國飲料極少國際品牌,運用廣告行銷的品牌更罕見,周雲杰看中紅牛能補此缺口,執意想接到此生意。

但,在技術面,奧瑞金先要突破當時中國包裝界未曾聽聞,紅牛指定符合安全環保所需的全球最新金屬罐焊接粉末補塗技術;資金面,赴北京投資得貸款人民幣近二千五百萬元,足足是它(指奧瑞金前身)當年淨利的二.五倍,加上貸款利率破二○%,「不要說別人,我現在都覺得很冒險,一旦失誤就是跳樓!」周雲杰說。

可是周雲杰賭了這一把,他找來新加坡最大飲料包裝業者合作最新技術,成了中國首家全生產線使用粉末補塗者,成了切入紅牛與打響名號的關鍵一役,「別家不做,它放棄了這個機會。」

賭注二:沒工廠先接單說服客戶在對方廠房生產

但,接下來的資金考驗,又考驗奧瑞金。

「不是我沒有資金優勢,而是中國那時候絕大部分民營企業都沒有,」周雲杰不諱言,有一年春節,差點拿不出人民幣十萬元貨款。

為了降低成本,○四年,紅牛提出開設湖北公司,周雲杰向紅牛商量租賃對方廠房,直接把飲料罐生產放在飲料廠內,不自己蓋廠房。

這種模式聽來很怪,但,一輛貨車約能載運十萬只飲料罐,運輸半徑越大,過程出現損耗則成本越高,也增加二次汙染等問題,奧瑞金以此說服紅牛,和宏全同期在中國開創「駐廠生產」(Implant)營運模式。

「所謂駐廠生產,就是把機台放在客戶工廠,」宏全總裁曹世忠補充。如此,也有助飲料品牌客戶省下倉儲費用,不用擔心斷貨。

賭注三:有錢賺卻不賺讓出業務以交換穩定貨源

但,難關還沒結束。

生產飲料食品金屬罐,馬口鐵原材料占總成本超過五成,○五年,馬口鐵每噸要價人民幣一萬二千元,漲幅較五年前多一倍,奧瑞金要兼顧客戶食品飲料罐金屬包裝與印刷業務,資金壓力越來越大。

「民企(奧瑞金)遇上資金瓶頸,央企(寶鋼)遇上市場瓶頸,」奧瑞金總裁魏瓊透露,看準中國國有鋼鐵集團寶鋼引進最新印刷產線,亟需大客戶,周雲杰決定讓出高獲利的金屬罐印刷業務,把印刷客戶轉讓給寶鋼,因此獲取穩定馬口鐵價格與貨源、成功開發二次冷軋鐵(DR材)等輕薄新材料。

搭紅牛便車打響名號後,奧瑞金也吸納其他如加多寶、旺旺、娃哈哈、匯源集團等客戶加入。

奧瑞金如同很多中國民營企業的崛起故事般,搭着中國崛起的氣勢,用最大的槓桿博一把,先行者,先贏。

當然,大客戶集中也帶來隱憂。近年來,紅牛占奧瑞金營收比重高達逾六成,外界質疑一旦紅牛轉單,甚至自己做包裝,則營收、獲利都將腰斬。一○年,紅牛創辦人嚴彬還以弘灝集團控股名義投資奧瑞金八%,成了大股東。

目前中國金屬罐啤酒市占率約六%,仍以玻璃瓶為主,遠不及歐美動輒破五成占比,奧瑞金能否快速切進啤酒等新市場,分散大客戶依賴,將是它避免淪入「成也紅牛,敗也紅牛」的關鍵。

靠三 三把 把賭 賭註 小廠 廠變 飲料罐 飲料 包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09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