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我要模一模 林小明趙雪英

2002-5-2  NM




坐擁寰宇六億江山的林小明說,作 為幕後投資者,他和太太都想低調一些,迫使他們站出來的,是周星馳。從未面對過萬千觀眾的林太趙雪英,代夫出征走到台前,與周星馳分庭抗禮,不慍不火侃侃 而談,為本已超時的節目臨場加演最精彩的壓軸,也為笑破肚皮的最佳電影《少林足球》留下一條不太好笑的尾巴。她說:「公道自在人心,真理永遠長存。」不解 也明,這是一場錢銀瓜葛——不過天底下錢最真理,講錢最公道,所以一星期下來,寰宇有寰宇的天經發律師信給周星馳要求解釋《少林足球》在未經同意下推出電 腦軟件和漫畫,周星馳有周星馳的地義向寰宇追討賣埠到美國的版權費。坐在面積比會議室不遑多讓的私人辦公室,林小明指着身後的陳列架說:「九八年投資杜琪 峰的《暗花》奪得十大華語片,獎座仍放在這裡;但《少林足球》的金像獎,到現在摸都未摸過。」未摸過不緊要,運用一點粗淺特技,總可以任你摸到夠;但關於 公道真理,我們無能為力,依照中國文字學,要「言」「公」道,合起來是一個「訟」字。法律訴訟的訟,好戲在後頭。如果說聲勢一時無兩的周星馳有如老虎屁股 摸不得,林氏夫婦是決要摸上了。官司——一定打星期六早上,林小明和趙雪英一身便裝回到公司。林小明不再是財經雜誌裡慣見的西裝筆挺,趙雪英也不再是頒獎禮上的黑色禮服,但警戒之心未嘗鬆懈,官司既然一定要打,遣詞用字格外小心。

趙:金像獎當日,我先生上大陸打高爾夫球,下午四、五點才回來,他說已無癮去。我上午看報紙,周星馳先生說就算得到最佳電影也未必上台攞,因為壓力太大,會由那位田雞先生(田啟文)代領云云。我愈看愈覺得要代表公司攞 番啲嘢——獎不獎不是問題,重要是人的誠意,我感覺不到周星馳先生有,上次他攞金紫荊獎也沒有通知我們。壹:面對這樣大場面,緊不緊張?趙:完全不緊張, 只是不吐不快。我知道節目已超時,周星馳先生讀致謝名單又好像特別花時間,但我都堅持講完我想講的說話。司儀曾志偉催我我不怪他,他見我帶了兩張紙講稿, 其實內容只得一張紙,我近視,怕透光用多一張紙墊底啫。感慨是當初有行內人指住我個頭——甚至指埋我先生個頭話:「你係咪傻㗎?咁鈍!」

壹:那是提醒你市道差風險大,還是提醒你周星馳這個人難合作?趙:主要講風險大,也有講難合作——現在要打官司,我不方便comment(評論)周星馳先 生的為人,但的確有人對我這樣說。壹:為什麼還要先生前先生後稱呼周星馳?趙:暫時我和他仍很「生暴」啫。壹:問題的關鍵是不是《少林足球》遲遲未能在大 陸公映,影響了寰宇的收入?趙:當日是周星馳先生自己話搞得掂嘛,他說他識得人多,我們便不參與了。林:賺蝕無人可以擔保,我重視的是知識產權,明星們都 口口聲聲尊重版權(周星馳更拍過這類宣傳片)。我講過,無錢賺可能無咁多是非——我諗好少投資者會好似我今次話寧願無錢賺,無錢賺不會有這麼多副產品(指 軟件及漫畫),他出的時候有冇尊重過版權呢?大陸發行最主要是搵啱對口單位,但這次應該真是宗教界和體育界的問題。宗教界可能不滿意拿少林寺做喜劇;體育 界可能不滿意片中涉及有人操縱球圈。

壹:《少林足球》是周星馳導和演的作品,覺不覺得大眾很自然站在同情他一方?林:經過這一次,我會想:電影圈究竟當投資者扮演一個什麼角色?是不是淨係俾 錢去玩?夢工場是不是發個夢就有工場呢?這當然不會影響我以後的信心,我不會一竹篙打一船人,但為什麼這個圈總是有些投資者投資了一段時間就不再玩呢?我 開始明白。壹:相信沒有永遠敵人這句說話嗎?林:大家是成年人,講一句多謝都有分出自內心還是求其噏吓。趙:作為上市公司,做生意是沒有絕對的;但作為我個人,會不會再跟周星馳先生合作呢?是永、遠、不、會。壹:覺得信錯人?林:生意就是信用,合約一定要有,但動不動只擺張合約上枱傾,便不用傾生意了。關於合約,請留意法庭消息,我會講,在法庭上講。

爭 拗由來《少林足球》去年收六千一百萬元,破了香港電影紀錄。據知當初由寰宇出資二千萬,上映後再支付周星馳一千七百萬片酬及導演費,另加四成票房收入,而 版權為雙方共有。目前,寰宇指周星馳單方面容許以《少林足球》為名出電腦遊戲軟件及漫畫;周星馳則要求瓜分寰宇將《少林足球》賣埠到美國的過一千萬元利 潤。至於具體合約內容,雙方均以已訴諸法律而不肯透露。

創業——搏出來寰宇國際控股(上市編 號1046)靠發行影帶起家,現時市值約5.7億。四十一歲的董事總經理林小明持有百分之六十股份,身家估計達3.4億,住大埔康樂園,三千呎樓面加三千 呎花園面積,被譽為當今最有開戲能力的老闆之一。畢業於陳樹渠紀念中學,會考中英文不合格。林小明說:「數理科就幾叻,因為不用死讀,我自以為是嘛,所以 後來遇到挫折。」做過包裝工人,工廠名稱已記不起,倒是同一時期兼職夜更清潔的麥當勞就記得是佐敦道舊喜禾戲院旁邊那間。「以前是地鋪,現在好像搬到地庫 吧,反正都沒有回去看過。」後來林小明轉到影帶公司當信差,自動請纓晚上只分佣不支底薪的兼任行街,同時認識了做地產經紀的趙雪英。

這天趙雪英說:「都是朋友介紹,熟落了才開始拍拖,不是一見鍾情。」林小明接口說:「她不是,我是。」但當日做行街賺回來的第一筆錢,林小明很快和朋友合 資沖劑生意蝕光了,還欠下一屁股債。「好在挫折來得早,趁後生可以從頭來過。」他說。兩人的轉捩點是趙雪英認識了依如法師。趙雪英說:「她是台灣人,打算 來香港開佛堂,託我找地方——就是現在九龍塘窩打老道的佛香精舍。「認識下來,師父對我說:『小明很弱,還是開公司好。』我說開什麼公司呢, 沒說出口的是,我們根本沒有錢。但師父說:『我明我明。』就借了八萬元給我們創業。其實我們不知道有無得還,因為不一定賺。」趙雪英說得哭起來:「我們便 拿着八萬元在旺角中心開鋪,牆紙也是自己黏。他分銷影帶,我做地產。我們是欠人的,知道不可以輸,做得格外勤力,很快便還到錢,而且不止八萬——但就算你 現在給我一億,也比不上師父的恩惠。」林小明說:「報答是隨心隨緣,到現在我們也沒有宗教信仰。我們做了什麼,她知,我們知,就可以。」自言連依如法師所 屬的台灣佛光山也未去過,但辦公室放着佛光山頒給他們的感謝狀。趙雪英坦言靠投資物業發達,林小明說:「直接講就是炒樓,好在大部分物業都在九七年放售 了。九八年香港經濟轉差,股票只會令人損手,地產我們又放了,好像投資什麼都不安全,那時想:就算蝕,蝕番落電影本行都好吖。我們便開始大手買版權、開 戲,趁低吸納,這也是寰宇由發行擴至投資電影的起點。」將出租為主的LD影碟一分為二的賺錢絕橋創自林小明;將VCD零售價由近百元劈至四十、十五以至十 元,低處未算低,帶領市場改為薄利多銷的也是林小明。他說:「每一次劈價都是大搏一場。」趙雪英甚至告訴記者,她患有先天心漏症,兩次生孩子(十二歲女兒 和十歲兒子),都是拿性命去搏。事業和家庭,他們都是搏回來。

本行「一件事還一件事。」是林小明和趙雪英的口頭襌。所以,偌大的辦公室當眼 處,仍可見到周星馳主演的《審死官》、《喜劇之王》等影碟——反正全由寰宇發行。林小明不諱言,《少林足球》始終是寰宇最暢銷的影碟,還提醒記者,當日公 映後推出加長版贏得漂亮的一仗,也是他們建議。「誰說投資者就不懂電影?」趙雪英坐在林小明旁邊拍照,記者打趣說有點鹹濕波士俏秘書feel,趙雪英霎時 沉默下來——以為氣氛弄僵了,原來她想了想說:「的確有這部戲,但不是我們發行。」三句不離本行。


我要 模一 一模 小明 雪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