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雀與劍-無意中看見自己寫的老文章 海濱政經述-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nbj.html

無意中看見自己寫的老文章,的確比現在鋒芒畢露,呵呵,難道現在是老了嗎?


雀,又名話兒,或名麻雀。


國人好賭,尤其好麻雀,此處讀jiang,後被誤讀為麻將。麻雀的藝術在於防住上家,看住下家,支牢對家。我不胡不要緊,首先不讓你們胡;我放沖不要緊,關鍵是你們都陪沖,那麽心理就平衡了。最關鍵的時候,最好誰放沖,拯救另外兩家。


不僅僅是買鹽,其他東西也是如此。我買一百斤鹽,哪怕齁死,也不會讓你在子虛烏有的核輻射里比我多一個生存機會。


國人好劍,武俠片里常看到如此良器,華麗而不實用,只有在武功超群的大俠手里,才橫掃武林。為何如此?只是中國文化里對於武力的炫耀止於虛榮和意淫,所謂飛花摘葉,傷人立死,既是這類狗屁。西洋劍在奧運項目中我們可以看到,直沖直刺,利用速度和直線攻擊,直接殺傷;日本刀背厚刃寬,體狹長略彎,劈砍時以腰勁發力,攜勢能斬殺,幾無阻擋。只有國人的劍,適合自殺,京劇與評書里常提及抹脖子,用的就是這麽個物事。而自殺,日本武士以短刀切腹,好友持長刀協助斬下腦袋,死之壯烈和對死亡的毫無顧及,比拿一把劍切脖子、白綾子上吊、喝藥、赴水等等溫柔死法粗魯且剛硬。我們的自殺也死的妖嬈溫婉,劍這玩意是比較適合的。、


反應國人性格的還在於雀,這話兒是國人的面子。太監切了存起來做寶貝,皇帝切了身邊男性的話兒是自感對女性沒有把握,需要徹底的保證自己的雄風。其余奴才多半喜歡壯陽,反正這玩意沒有個吧蟲草、鹿茸、生蠔,自己是沒辦法硬起來的。然而古今話本里面卻充滿了夜馭十女的奇人。


到了今天,時代似乎從沒前進,國人從沒進化。青年人的雀鳥話兒,仍舊需要壯陽,在民族主義、大漢文明、抵制日貨、日本地震的喜悅里達到高潮。這玩意反正長在國人男性的身上,自己是從來不會硬的。


你是個中國人?不錯。但你首先是個人,是一個自由的充滿生命力的個體。你要有自己的思想和生存觀,為了什麽而活著,為了什麽而死去。你的自由、家庭,是你值得付出和肩負責任的。你的內在動力,是在和自己的女人交媾時,充滿愛和荷爾蒙而自發堅硬無比的。不是民族主義推著你的屁股、不是國家摸著你的話兒、不是大漢雄風吮吸你的雀,然後你可以高潮紛紛的。


你憤怒,為何?總想著犧牲他人,由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失足少女來犧牲,為你的幸福安康犧牲。反正你的觀點是我不胡不發達,沒關系。你也不要想胡。


在這塊土地上,魯迅先生說,充滿了奴才和欲做奴才而不能的人。只有做了上一層奴才,才能切去下面奴才的雀兒,以便自己獨享女人與權利的快感,連他們的話兒都能控制,你真是天下無敵了;可惜上面還有一層主子。在過去只有一個人是可以隨便切人話兒的,那就是皇帝;初次之外,普天之下,都是奴才。今天沒有了皇帝,只有一層層疊疊加加的奴才,再沒有皇帝,人人的意誌都可以被閹割。


當精神陽痿的時候,內在的動力無力強硬,也只有依靠外在的刺激意淫來推動,依靠下層奴才的吮吸和俯身,才有那麽一瞬間的愉悅。


所以,當奴才們眼睛的余光看到居然有老王這麽一個人不靠喝藥壯陽就可以施施然硬著時,都憤怒了:你是個數典忘宗的漢奸!


對不起,我是不會拿劍抹脖子的,你們愛怎麽罵怎麽罵吧。

雀與 與劍 無意 看見 自己 寫的 的老 文章 海濱 政經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29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