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酷6董事长吴征:不擅长实业项目 长于投资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0902/147392.html

 在“学历风波”中从新浪出局,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多年,此次携酷6归来能否不虚此行?

  吴征简历

  1966年11月出生于上海,1985年入复旦大学法国文学专业。1993年获华盛顿大学硕士。1994年至1996年就读于美国巴灵顿大学函授课程。1986年毕业于法国萨伏大学法国语言与文学进修学院,获“法国文学学习高级文凭”。

   吴征于1999年创办阳光媒体投资集团,至2007年8月一直担任集团主席。之后他以原阳光媒体投资集团的投资部门为基础,创建红岩资本集团,业务包括 创业投资、金融服务、债券发行及私募基金。今年8月17日,酷6传媒(前为华友世纪)股票在纳斯达克交易,吴征接替陈天桥出任酷6传媒董事长。

  眼前的吴征,并没有印象中那么胖。酷6海外上市那天晚上,本刊记者与新任董事长吴征交谈间隙,他按时吃下了同事递过来的减肥药。他说还会定期运动,射击、打拳、网球都很擅长。这一次减肥的决心很大。

  携酷6归来的吴征着力重塑的,还有公众形象。大约五年前的“学历”和“慈善”两场风波后,他淡出公众视野。而今因酷6借壳上市,他又重回媒体关注的前台。

   8月17日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华友世纪正式发布公告,更名为“酷6传媒”。陈天桥即日起辞去董事会主席一职,现任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主席吴征担 任公司董事长,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任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同时,陈天桥将出任董事会新设的薪酬委员会、企业发展及财务委员会的主席,陈天桥和原华友 代理首席执行官瞿海滨继续担任公司董事。

  一位接近酷6的知情人士对本刊记者分析,这种局面是互相制衡的结果:持有逾10%股份的李善友个性强,团队控制力也很强,适合CEO之职;大股东陈天桥退居幕后,仍掌控着薪酬与财务大权;而吴征,正如他本人坦言,其身份更像李陈之间的缓和剂。

  对于这次出任酷6董事长,吴征踌躇满志。他认为,自己过往横跨传统电视和网络新媒体的经历,是出任此职的重要砝码,“我上任的第一目标就是要实现酷6扭亏”。

  目标扭亏

  对陈天桥而言,也许这只是巧合——先用唐骏,携盛大上市;再用吴征,携酷6上市。二人都因学历问题遭遇争议。

  不过,吴征拒绝将自己与唐骏相比。他强调从未对公众撒过谎。他承认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获硕士学位后通过函授得到一个“博士”学位,但由此学习了金融方面的入门知识,而且,“在2000年从复旦大学国政系博士毕业之前,我没有称过自己为博士”。

   吴征自2006年10月起担任盛大董事,但主要身份仍是与杨澜创立的阳光媒体投资控股集团公司(Sun Media Investment Holding Group of Companies)的联合创始人、红岩资本集团董事长。2009年9月1日,吴征转任华友世纪(Nasdaq:HRAY)董事。

  同为“海派” 商人,吴征陈天桥不和的传言,曾为外界所传。吴征对此一笑了之,他回忆称,是在盛大最困难的时候进入盛大董事会。当时机顶盒项目行将搁浅,‘传奇’游戏节目用户减少,“我从几方面向陈天桥提出建议,主要是帮助他策划盛大的战略转型。”

  吴征的建议有三:一是把经营思路从“come(来)、pay(付费)and stay(停留)”变成“come、stay and pay”,也就是降低游戏进入门槛,先黏住用户,再通过收费来实现更大的效益。“后来天桥把这个叫做‘CSP’战略,这是我的原创。”

  二是开放盛大的内容平台。“我认为盛大的渠道是很值钱的,不应该只为‘传奇’服务,谁愿意跟我们合作,都可以利用我们的渠道帮他去卖产品。”

  三是聚焦于年轻用户群。

  “一个舞台可以唱不同的戏,不同的演出剧团可以独立上市。这就有了后来盛大游戏的分拆独立上市,而盛大文学和现在的酷6都与这个思路吻合。”

 吴征将自己在酷6的使命设定为“扭亏”。中国的视频网站迄今没有找到盈利先例,酷6何时可实现扭亏,吴征也没有足够把握。“我上任后肯定会对酷6的盈利模式做出一些调整,不能只依靠广告。我的主要目标是盈利。”

  酷6上市后,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首先,成为公众公司后,一味靠盗版来节约成本的道路走不通了;其次,随着流量增加,带宽成本也不断增加;第三,视频网站持续增长的广告收入,仍难超过“烧钱”的速度。

   8月12日,乐视网登陆A股创业板,截至8月17日收盘,乐视网总市值约43.5亿元。而酷6网市值约0.65亿美元,约为前者十分之一。另有知情人士 透露,2011年将是优酷网海外IPO的关键年份。优酷网今年预计收入在2亿元左右,目标也是实现盈利。一旦它实现IPO,而酷6网如果还不能实现财务平 衡,其市值势必继续缩水。

  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网络视频市场规模仅为8.30亿元,不足同期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规模 (101亿元)的十分之一。市场占有率的前五名,分别为优酷网(19%)、土豆网(15%)、CNTV(国家网络电视台)(11%)、酷6网(10%)和 搜狐视频(7%)。如果以此测算,酷6网今年收入预计在8000万元左右。

  吴征认为,盛大每年强大的现金流,可为未来酷6的业务转型提供充足的财务保障;李善友富有激情和执行力,作为酷6的创始人,凝聚了很强的团队和人气。与陈天桥、李善友相比,吴征自认为“可以利用各种人脉关系与资源,帮助公司把握大的战略”。

  吴征对本刊记者称,“现在酷6和国内视频网站都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我希望凭借互联网、电视和传统媒体的经验,能使酷6成为视频网站中财务表现比较好的公司”。他说,不排除未来也入股酷6的可能性。

  弃实业,逐资本

  在外界看来,吴征的经历证明他确有人脉资源和融资能力,对于资本市场的新概念也有敏锐反应,这带来很多商业上的机会,最终却未能结出硕果。吴征则这样对人生划界作评:“2005年之前是勉强苟活,之后才进入资源嫁接和资本运作的较好状态。”

  吴征进一步自我总结优缺点道:领悟力强,但不擅长某项实业项目,更长于投资、资本运作和资源整合;“我如果和一个执行能力很强的团队合作,就定能成功。”阳光集团的发展已有十年历史,吴征坦承“前五年除投资外都不算成功,尤其阳光卫视在商业上非常失败”。

  吴征乐意展示种种背景和人脉,办公室里贴满与各国政要的合影。他祖父吴凯生是上海滩资历最老的留法律师之一,吴征亦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

   但资源人脉并不等同于制胜法宝。阳光卫视在初始时曾打上中国官方的色彩。广电主管部门在香港的一个窗口公司与阳光集团签约,共同发展有线电视内容供应业 务,阳光卫视提出了“两条腿走路”和“片库”概念。不过政治资源嫁接的风险很快就出现,由于领导人事变更和香港回归后政治局势的变化,政府最终决定撤出吴 征的香港公司,签下的合约也没有执行。

  “在阳光最低谷的时候,幸亏有后来入主新浪的资本操作。之后就带动了我们一系列投资,通过这些投资,在五年里能够勉强地生存下来。”吴征坦言。当年另一位充满争议的商人段永基,一同策划了对新浪的投资。之后双方陆续退出。

  阳光集团近几年的发展中,媒体实业业务的收入比例其实很低,更多都来自吴征投资业务板块的操作。吴征称,“阳光卫视的资产从来没有超过阳光媒体的1%,阳光媒体在整个阳光红岩的体系里也是很小的比例。”

  阳光集团另一位高层也表示,阳光的收益基本来自旗下投资公司做的项目。“2005年开始,我们逐渐意识到擅长什么和应该避免什么,这个公司的擅长跟这个公司的领导人的擅长、优点是连在一起的。”

  阳光集团旗下除外界比较知名的阳光媒体,还包括红岩资本集团、红岩置地集团、红岩智库集团,主要从事债券投资、股权投资和土地、房地产投资。不过,红岩资本使吴征获得的投资收益,很大一部分仍体现为账面股权收益,尚未落袋为安。

董事長 董事 吳征 擅長 實業 項目 長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70

【G20中國年】專訪瑞士財長於利•毛雷爾:為此次上海G20點贊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54957.html

【G20中國年】專訪瑞士財長於利•毛雷爾:為此次上海G20點贊

一財網 薛皎 2016-02-28 18:55:00

毛雷爾強調,當下全球面臨的金融形勢,要求各國應盡快實施結構改革,因為金融市場的結構性穩定是整個市場穩定的基礎,而結構性改革涉及到勞動力市場、生產產品市場的改革,同時要對創新和競爭提供更為寬松的環境。

瑞士財長於利•毛雷爾

2月27日, 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上海順利閉幕,今年是中國首次擔任G20主席國,也是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第一次在華舉行。此次會議召開於國際金融市場動蕩之際,中國能否完成使命——引導各國協商走出全球經濟困境之策,推進G20政策議程以及為杭州峰會進行準備,成為全世界關註的焦點。

“此次中國主辦的G20會議非常成功,我們看到會議在不同領域為將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2月27日,在G20會議期間,瑞士聯邦前任主席、現任瑞士財政部長於利•毛雷爾(Ueli Maurer)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

毛雷爾表示,中國作為今年的G20輪值主席國,提出了一個雄心勃勃的議程,而瑞士作為全球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無論在技術層面以及行動上,都將盡全力同中國一起推進這些議程的進一步發展。

“對結構性改革印象深刻”

毛雷爾向本報記者透露,早在2015年12月1日,瑞士已收到中國作為擔任20國集團輪值主席國的邀請,參與到此次在上海舉行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

“這不僅是對瑞士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地位的認可,也是中瑞兩國近年來不斷深化的緊密關系、特別是金融領域合作關系的體現。”毛雷爾說道。

G20作為世界範圍內最重要的機制之一,每屆會議討論的議題都能充分反映當下全球各主要經濟體共同關註的問題,因此也被寄予厚望。

在被問及此次G20會議印象最深的議題時,毛雷爾表示:“中國政府把結構性改革視為最重要的議題,在這方面我們的觀點是一致的。”他認為,從政府層面來看,為了達到經濟增長,必須實施必要的結構性改革,以保證經濟可持續性增長。

“中國在這次會議上表現出非常重要的引導力,會議對於國際金融市場的穩定也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是所有與會者都有目共睹的。”毛雷爾強調,當下全球面臨的金融形勢,要求各國應盡快實施結構改革,因為金融市場的結構性穩定是整個市場穩定的基礎,而結構性改革涉及到勞動力市場、生產產品市場的改革,同時要對創新和競爭提供更為寬松的環境。

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在此次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期間也表示,近年來,G20對結構性改革的重視不斷加大,並做了許多政策努力,但與實現“強勁、可持續、平衡增長”目標仍有一段距離,結構性改革議程仍需加強。

為推進結構性改革,應從促進貿易與投資、勞動力市場改革、鼓勵創新、提高財政可持續性等多方面著手,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和經濟增長水平。結構性改革要和宏觀政策相結合,特別註重改革措施的順序,並采取配套措施,以實現短期增長和長期可持續增長的平衡。

毛雷爾表示,十分樂意看到各國在此次會議上達成承諾,未來會提出一系列改革的重點領域和指導原則,同時建立一套指標體系,更好的評估和監測各成員的改革進展。

除結構性改革外,毛雷爾認為,此次會議所討論的“金融市場協調”也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對於重要的金融機構,落實巴塞爾協議III,為全球銀行業樹立新的監管標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但他同時強調,采取協調措施也要適度,“如果過度監管反而會阻礙金融市場的發展”。

多年來,瑞士因嚴格的保密協議成為全球資金的“避風港”,但隨著近年來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對於海外資金的監管趨嚴,給瑞士造成不小打擊。

對此,毛雷爾表示,此次會議中的重要議題之一,就是建立國際金融的安全機制,而瑞士對此也表示十分贊同並會積極配合。“因為資本的流動以及其他因素,都會沖擊金融安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就是因為當時金融安全機制有漏洞,我們著力於各國建立相互協調的安全體系和相關機制”。

毛雷爾透露,此次會議上,瑞士方面提出的重要議題是“國家債務重組”,在他看來,不斷積壓的債務會影響經濟增長以及國家穩定。國家債務重組可以使無力償還債務的國家暫時解除或減少償債負擔,為其經濟複興和發展贏得時間,最終恢複支付能力,重新回到資本市場,從而確保該國乃至整個國際金融體系的穩定。

談及參加此次G20會議的感受,毛雷爾強調,眾多重要的國家之間的經濟合作、國際金融體系和金融市場監管的發展都是G20的產物。因此,瑞士直接了解並積極參與G20的工作十分重要。“瑞士作為中國非常好的合作夥伴,具有兩大優勢,一方面我們擁有非常出色的金融實力,同時我們是一個中立國家,位於歐洲中部,與所有國家都保持良好的聯系。”

“危機中的表現決定人民幣能否成為避險貨幣”

2016年伊始,劇烈的匯率波動已成為全球宏觀經濟穩定的一大幹擾,觸動著市場最敏感的神經。在此次G20會議上,各國重申將避免競爭性貶值,不以競爭性目的來盯住匯率,並提出將就外匯市場密切討論溝通。這在近年來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尚屬首次。

毛雷爾透露,雖然此次G20會議本身不能簽署任何協議,但顯然與會的各國財長和央行行長都已經認識到貨幣競爭性貶值所帶來的危害,希望以後會有具體的措施出臺。

長期以來,瑞郎是傳統的避險貨幣,對於努力進行國際化的人民幣而言,距離成為避險貨幣還有多遠?

對此,毛雷爾認為,人民幣剛剛邁出國際化的步伐,處於起始階段。未來人民幣是否能夠成為像瑞士法郎一樣的避險貨幣,主要取決於人民幣在危機中的表現是否穩定。

值得註意的是,近年來人民幣已經成為連接中瑞兩國的重要橋梁。

2015年11月9日,人民幣對瑞士法郎正式展開直接交易。在被問及是否擔心近期人民幣波動增加將引發一系列風險時,毛雷爾表示,中國強大的經濟背景讓他們對人民幣匯率有信心,但同時中國應采取有效措施,把人民幣波動幅度控制在適當範圍內。

同時,毛雷爾認為,人民幣對瑞郎直接交易是加強中瑞兩國雙邊金融與貿易關系發展邁出的重要一步。

在提及中瑞簽署自貿協定時,毛雷爾高度認可,稱這一協定的簽署不僅可以促進雙方經濟增長,也可以為雙方消費者帶來更便宜的產品。中國當下處於產業轉型的關鍵時刻,通過跟瑞士高新技術、高端產業的合作,有助於中國的產業轉型。而對於瑞士這樣的小型經濟體來說,中國龐大的市場將提升其產品的競爭力。

“中瑞自貿協定簽署以來,雙方之間的貿易和投資獲得大幅增長,目前自貿協定主要針對具體領域,相信將來還會繼續擴展,我們相信自貿協定不僅加深了中瑞雙方的信任,同時也將帶來雙贏。”毛雷爾說道。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G20 中國 專訪 瑞士 長於 雷爾 為此 上海 點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19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