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王子和灰姑娘會離婚嗎? 迪士尼怎樣重拍經典童話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8205

凱特·布蘭切特(圖中)扮演的後媽,在丈夫房門外窺見父女二人傾談,聽到女兒思念生母、丈夫緬懷元配,她並非惱怒怨恨,而是一臉悵然、失落。凱特·布蘭切特喜歡這樣的處理,“是人物的心理描寫使這個電影顯得現代,使它與當下的人有關。” (劇組供圖)

“我們沒看到灰姑娘的兩個姐姐為了穿上那只水晶鞋切掉自己的腳趾頭、腳後跟。你怎樣決定童話故事里的哪些內容要舍棄?”在柏林麗思卡爾頓酒店,迪士尼電影《灰姑娘》的記者會上,第一個問題提給了導演肯尼思·布拉納。

電影公司的盛情款待並沒有削弱記者提問的刁鉆程度。迪士尼在柏林電影節期間為電影《灰姑娘》舉辦的記者招待會是真正的“招待”:第一天媒體看片,第二天記者會和簡單的晚餐會,第三天是影片主創的圓桌采訪;這三天之間,電影公司為受邀參加招待會的三十多名歐洲記者提供兩晚五星級酒店住宿,包括每晚50英鎊的房內消費額度。

“血淋淋”的故事版本出自1812年的格林童話:王子看到女孩穿上了水晶鞋,就把她抱上馬帶走,可是路上小鳥提醒,王子看到鮮血從水晶鞋里流出來,知道這不是真的新娘。眾所周知的灰姑娘童話,起源可溯至公元一世紀古希臘歷史學家斯特拉波記載的古埃及女子洛多庇斯的故事;法國作家夏爾·佩羅的《灰姑娘》比格林童話早一百多年。迪士尼擁有這個童話最經典的動畫片,完成於1950年。

迪士尼的電影顯然不會允許格林兄弟那種哥特式的講述。今天由真人演繹的灰姑娘故事,試穿水晶鞋的表現基本與65年前的動畫片如出一轍。3月13日,這部《灰姑娘》將在全球公映。

重講經典故事,難題之一是故事結局早已大白天下。但肯尼思·布拉納對這個情況很熟悉——這位戲劇演員出身的英國導演,執導過四部莎士比亞戲劇改編的電影。另一個問題是越來越世故的成年人世界,不再簡單相信純潔的童話,打量《灰姑娘》的眼神更複雜。

“電影放映之後好多人跟我說起家庭的重組,說這是一部夫妻分離的電影,是後媽故事。”布拉納說,“他們說為什麽這種電影75%的爹媽到最後都死掉了,這種生離死別,還有女孩之間鉤心鬥角的那些東西,給小孩子看真的合適嗎?”

接受采訪的每位主創,幾乎都被問到對團圓結局的看法。導演肯尼思·布拉納幾乎被逼向詭辯:“你不能說這就是一個團圓結局,以後的事情未必如你所想。”

“你是說王子和灰姑娘將來可能離婚?”一個記者追問。“最重要的是我們看到他們現在生活得非常快樂。我並不想給觀眾保證他們會一直好下去,那對我來說並不重要,因為你總是要活在現在的。”布拉納說。

後媽也有她的道理

“我小時候差不多看過所有迪士尼的動畫經典,《灰姑娘》不是特別吸引我的那種故事。”扮演後媽的凱特·布蘭切特說,“我覺得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太被動了,有點受氣包。”

在迪士尼1950年的動畫片《灰姑娘》結尾,當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牽著王子的手邁上馬車,背景里的歌唱著:“對自己的夢要有信心,有一天終將撥雲見日,無論你心里有多悲傷,只要你相信,你的夢想和心願就會成真。”真人版女一號莉莉·詹姆斯對那個灰姑娘的印象就是站在閣樓的窗前,夢想著王子和城堡。

“《灰姑娘》的故事說的是好人有好報,不過在今天我覺得大家應該認識到,個人幸福更要靠自己的不斷作為去得到,而不是等待。很多人覺得灰姑娘很被動,只是在等待王子來拯救,不是自己掌握命運,我想這是我們要從原來的故事拿掉的東西。”肯尼思·布拉納說。

他改動了原有故事,讓受了委屈的灰姑娘從家里跑出來,策馬入林,救了一頭正被王子和隨從追獵的鹿,也與王子邂逅。她不知道他是王子,但是兩個人對上眼,生了情。王子為了能再見到她,才通告全國的年輕女子到城堡參加宮廷舞會。灰姑娘也就不再是“等待王子的拯救”,她向後媽爭取去參加舞會,為的只是想見到在城堡里工作的意中人。

“王子騎著馬到來,改變了你的命運,這不再是我們今天想要傳達的信息,這種事離我們已經太遠了。”扮演王子的理查德·麥登最為人知的角色是在美劇《權力的遊戲》里扮演臨冬城“少狼主”羅伯·史塔克,這個角色在劇集第三季已死去。“在這部電影里,王子救了灰姑娘,灰姑娘也救了王子。”麥登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導演布拉納為真人版《灰姑娘》里的主要人物添加了翔實的行為動機和心理描寫。王子的舞會不再是經典故事里那個簡單的選妃舉動,他對自由戀愛的堅持,也意味著他人格的成熟,意味著他有了足夠的魄力與決斷,可以接替父親操持王國事務。

被問到在這個電影里做的“最勇敢的事”是什麽,布拉納不費思量地給出了答案:凱特·布蘭切特扮演的後媽,在丈夫房間門外窺見父女二人傾談,聽到女兒思念生母、丈夫緬懷元配,她並非惱怒怨恨,臉上竟是掛了一絲悵然、失落。

“我們想讓觀眾看到,這個人物也有真實的、情有可原的訴求,”布拉納說,“比如希望經濟有保障生活無虞,希望她的兩個女兒有好前途,都是可以理解的目標,只不過她的手段是過分的。”

凱特·布蘭切特喜歡這樣的處理,“是人物的心理描寫使這個電影顯得現代,使它與當下的人有關。”

《灰姑娘》的服裝設計師珊迪·鮑威爾意識到了童話中不合邏輯的細節:“其實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麽時間一到,所有的魔法都消失了,但水晶鞋還在。”

但水晶鞋顯然太有必要了。奧地利著名的水晶品牌為影片制作了8只水晶鞋用於拍攝,提供了影片服裝所需的所有水晶裝飾,共同參與影片宣傳。當然,在影片公映後,不同尺寸的水晶鞋、水晶灰姑娘擺件等產品也會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櫃臺。

灰姑娘參加舞會所穿的禮服裙使用了270米面料,車縫線據稱總長超過4.5公里,通身點綴超過一萬粒水晶飾片,要三個人才能給莉莉·詹姆斯穿上。在巨大的裙擺之下,詹姆斯要穿高跟鞋跑下宮殿臺階。她必須直視前方,不能往下看。她不能光腳,光腳的步態跟穿高跟鞋明顯不同,她又不能穿水晶鞋那樣高的跟,那會太困難。

重講《灰姑娘》這樣的經典故事,有兩大難題:故事結局早已大白天下;成年人打量它的眼神更複雜。 (劇組供圖)

拍一部善良的電影太大膽

因為在英劇《唐頓莊園》中的演出,年輕的英國演員莉莉·詹姆斯獲得了一定的知名度。她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她超級喜愛大衛·芬奇的電影《消失的愛人》,“我覺得羅莎曼德·派克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我太愛她的表演了!”可是跟派克飾演的腹黑漫畫家艾米比起來,詹姆斯扮演的灰姑娘顯然是另一個極端,她在電影里數次重複的處世信條是“善良,還要勇敢”。

“拍一部善良的電影太大膽了,”瑞典演員斯特蘭·斯卡斯加德說,“這部電影的劇情推動力不是爭鬥、輸贏,只是善良。講真正的好人的電影,我只演過兩部,一部是《破浪》,一部就是《灰姑娘》。兩個片子很相似,要是沒有真正善良的主人公,故事就不成立。所以拉斯·馮·提爾也是會講童話的人。”

在20年前的丹麥電影《破浪》里,斯卡斯加德演石油工人嚴,在一次鉆井平臺事故中受傷,全身癱瘓。嚴要妻子貝絲去和別的男人做愛,回來把過程告訴他,這樣能激起自己的欲望,使病情好轉。一般人很難在拉絲·馮·提爾的電影里想到童話,斯卡斯加德與他最近的合作是兩部《性癮者》,媒體總是問他,從那樣一個人物到《灰姑娘》,你怎麽轉過來的?

斯卡斯加德在《灰姑娘》里扮演大公爵,他主張為了國家的前途,王子的親事絕不能任性,應該與鄰國公主結秦晉之好。王子拿著水晶鞋挨家挨戶找灰姑娘,大公爵則與後媽秘密結盟,要她把灰姑娘鎖在閣樓絕不能露面。

“我演的這個人物認為當然得務實了,以前他們都是為了政治上的考慮聯姻的,只有窮人才說為愛結婚,後來還成為風尚。就是今天也還有定親的。”斯卡斯加德說,“我看過芭芭拉·塔其曼寫一戰歷史的《八月炮火》,太有意思了。她寫沙皇尼古拉二世、英王喬治五世向德皇威廉二世宣戰,威廉說,‘小尼和小喬怎麽能這樣對我啊?要是奶奶還活著他們就不會這樣了!’因為他們都是維多利亞女王的孫輩,所以那是一場表兄弟的戰爭。這些東西就告訴你君主制是怎麽回事。”

斯卡斯加德半開玩笑地說他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心里想的“參照形象”是小布什政府下的美國副總統迪克·切尼。“我並不相信有惡人,我想人只是會有缺陷。你能看到很多政客、商業領袖或金融界人士,他們在某個體系里待得太久,變得僵化,他們忘掉了自己也有柔軟的、人性的一面。”

大多數電影是講爭鬥和輸贏,競爭、輸贏成為世界的法則。斯卡斯加德認為這個觀點非常美國,“這絕對是芝加哥學派經濟學家比如M·弗里德曼的論點:競爭是人類成功的推動力。其實不是,之所以形成社會就是因為我們有同情,要不然我們到今天還會是叢林里一只一只的猴子。所以這個電影很好,它告訴我們,你可以與人為善。”

“所以我跟布拉納說,這是你拍過的最政治的一部電影。”斯卡斯加德笑著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大公爵的“陰謀”破產,他和灰姑娘的後媽、兩個姐姐一起被逐出王國,再也不許回來。王子和灰姑娘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灰姑娘跟著王子離開時,扭頭對一臉喪氣的後媽說了句:“我原諒你。”

“我想對後媽這種人來說,這基本上是最讓她驚愕的舉動,因為她再次面對這種驚人的非暴力對抗。”布拉納說,他還跟兩位主演設想過這句話之後的方案:走出家關上門,王子一臉不解地問灰姑娘:“你原諒她?”然後兩人上了馬車,走了有一陣子,王子再說:好吧,你原諒了他們。

大公爵和後媽去國之後會如何?“我們不作交代的時候其實意味著有無數種可能,比如後媽有沒有嫁給大公爵?”布拉納開起玩笑,“這說不定是給續集預留了空間……”

斯卡斯加德聽到這種可能性也笑了。他同樣要回答對團圓結局的看法。“要是你嚴肅地討論人生,團圓結局是很難接受的,因為我們都知道人生的結局是什麽。但我們知道這是童話不是現實,雖然知道很多人是受苦的,但這種時候我們可以享受一下團圓結局。我認為《破浪》也是團圓結局,可能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這樣想,因為貝絲在臨終時刻聽到了鐘聲——啊,上帝是存在的,她沒有瘋,這是個圓滿的結局。”

“我們活在一個懷疑主義的、憤世嫉俗的世界,也很容易變得憤世嫉俗。”布拉納仍然要努力地講解這部童話電影的訴求,“善待他人看上去不聰明,也不酷,會讓我顯得很弱,別人會笑我蠢、天真、不成熟……但最終,這是部電影,是個童話,它提供一面鏡子讓你審視善良和勇氣。與人為善是向外看,看到所有的他人而不要總是我我我。我想人們看到後媽和灰姑娘這兩個人物,很簡單就能決定自己要做哪一個。選擇做善良的人,是一個簡單而又難以堅持的決定。”

王子 灰姑娘 離婚 迪士尼 怎樣 重拍 經典 童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5796

部份頻譜重拍 底價3,800萬

1 : GS(14)@2018-01-08 00:52:32

【本報訊】通訊局昨公佈,現有用於2G通訊的900/1800MHz頻譜重拍將採用混合模式,四成由現有頻譜的電訊商優先指配(80MHz),六成作公開拍賣(120MHz),拍賣底價定為3,800萬元,略高於過去兩輪拍賣底價的平均值。通訊辦助理總監卓聖德認為,頻譜價格只佔營辦商營運成本3至4%,相信不會造成加價壓力。

香港電訊稱非常失望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指,考慮到今次重新指配涉及大量頻譜,是歷來第三大頻譜拍賣,未來5G又需要不少投資,故底價定為每MHz3,800萬元。是次拍賣的頻譜指配期為2021年計起15年,一間營運商最多分配量為90MHz,即佔是次頻譜的45%,本身2G的頻譜可改為提供3G或4G服務。分別佔現有頻譜20%及21%的數碼通(315)及中移香港對此表示歡迎,前者指是次方案與其提交的建議相符,後者表示會就此方案配合公司未來發展進行內部研究。問到會否加價,中移香港僅表示,價格一向由市場主導,會時刻緊貼市場趨勢,為客戶提供合適的產品與服務。相反早前反應最大、佔現有頻譜35%的香港電訊(6823)表示,雖然並不感到意外,但對決定感到非常失望,認為決定不利於流動通訊發展,亦有損消費者的利益。公司重申,政府需要有一個全面,具前瞻性的頻譜政策,為香港準備迎接真正5G的來臨。和電(215)旗下3香港就認為,本港頻譜費與國際基準相比仍然相當高昂,過高的頻譜費勢將窒礙長期投資及影響營辦商為消費者提供創新服務。另外,公司表示希望有關當局能早日將其他發展5G的頻段(例如3.5GHz)盡早釋出予營辦商,讓營辦商能作整體的頻譜規劃及投資安排。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71220/20250339
部份 頻譜 重拍 底價 8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39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