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南海采油攻略

http://magazine.caing.com/2010-06-20/100153737.html



在深海进行油气开采,有两大关键问题需要考虑,一是环境安全,二是技术能力





  一艘长度超过足球场、高度超过10层楼的巨轮,屹立在江苏如皋的海洋工程基地。

  这是亚洲第一艘深水铺管起重船,代号“海洋石油201”,造价达30亿元。今年年底,它将正式交付使用。用它来铺设管道,来自海底3000米深 处的石油和天然气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陆地。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副总工程师曾恒一表示,这标志着中国海洋石油深海作业舰队即将成形。

  舰队目标直指南海。此前,由于缺乏设备和技术,中海油在南海等深海海域开采油田时不得不与外国公司合作,让外国公司拿走几乎一半的收益。

逐鹿南海

  在陆地石油资源日益紧张的情况下,中国和周边国家将目光投向南海。

  南海与波斯湾、墨西哥湾、北海齐名,其油气储量的商业价值不言而喻。根据中国海洋部门初步估计,南海油气储量达500多亿吨,即使在中国传统疆 界内也有300多亿吨。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所长吴士存说,南海已探明200多个含油气构造和180个油气田。这些油气田基本上位于500米至2000米的深水 区。

  自20世纪60年代南海发现石油以来,周边诸国纷纷前往开采。其中,越南的青龙、白虎和大熊油田年产量均在500万吨以上,马来西亚的南海石油 年产量超过3000万吨。中国落在东南亚国家的后面,来自南海的石油年产量不到1000万吨。

  而香港富商李嘉诚旗下的加拿大哈斯基能源公司(下称哈斯基)在珠江口海域与中海油开始合作后,连续发现荔湾3-1等三处天然气田,也是中国深水 勘探至今为止仅有的发现。

  目前,中海油在南海的开发基本上集中于浅海——北部湾海域和珠江口海域。而在资源最为丰富的南沙海域,却没打一口井,没出一滴油。

  按照中国的政策,中石化和中石油这两大巨头仅限于陆地及5米深之内的浅水区开采,5米以上区域是中海油的天下。外国石油企业要想在中国海域内开 采石油,则必须与中海油签订合同,后者可以从中无偿获得51%权益。

  今年4月底,中海油抛出5.15亿美元,将丹文能源公司珠江口海域一个区块24.5%的权益收入囊中,其权益上升至75.5%,康菲石油公司拥 有其余24.5%的权益。

  除了荔湾3-1等少数油气田,中海油已收回大多数南海区块的权益。中海油负责“海洋石油201”项目的许文兵告诉本刊记者,自己独立作业,比国 外作业者的费用要低很多。

旗舰下水

  中海油独立作业的信心,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即将建成的第一支深海舰队。

  在上海世博会石油馆中,最吸引人的是由陆川导演的4D电影《石油梦想》。普通观众或许意识不到,展厅角落沙盘模型上三艘模样特殊的舰船,关乎中 国深海石油开采的未来。

  这三艘船是“海洋石油720”深水地球物理勘探船、“海洋石油981”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以及“海洋石油201”,它们将分别承担油气从勘 探、开采到运输的环节。

  据介绍,“海洋石油201”是世界上第一艘同时具备3000米级深水铺管能力、4000吨级起重能力、第三代动力定位系统(DP3)及自航能力 的作业船。今年5月28日,这艘船在江苏如皋出坞,开始交付前的最后安装。

  “这艘船正式交付后会非常忙,很多项目都等着呢。”承建“海洋石油201”的江苏熔盛重工有限公司总裁陈强对本刊记者说。铺管船比钻井船更紧 缺,每天租金达几十万美元,即使有钱也要排队很长时间才能租到。

  耗资60亿元的“海洋石油981”今年年底也将交付使用。它相当于45层楼高,最大作业水深3050米,钻井深度1万米。承建商上海外高桥造船 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琦称其为中国海洋工程项目的“航空母舰”。

  “海洋石油981”同样具备第三代动力定位系统,可在每小时109海里风速,或者说相当于18级以上的超强台风之下运行。中海油副总工程师曾恒 一告诉本刊记者,南海是世界上台风最频繁的海域和波浪最剧烈的海域之一,深海工程设备需要适应灾害性的环境。

  长期以来,深海石油作业核心技术一直由欧美少数国家所掌握,中国在300米之外的深海只能与外国公司合作。上述“中国造”旗舰将改变这一历史。 中国海洋石油工程公司(600583.SH)总裁姜锡肇表示:“自己有了装备,别人就没法欺负你。”

  曾恒一透露,“海洋石油981”号将用于水深约1500米的荔湾3-1深水气田钻井,“海洋石油201”号负责将输油管道从荔湾3-1铺到珠 海。

  他说,中海油的深海舰队除了前面提到的几艘旗舰,还包括多艘正在建造中的船只。“这是第一期,第二期正在规划,有的船规模比这次更大。”

  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在今年5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海油未来10年到20年内在南海的投资将超过2000亿元,仅在深水钻探设备上的第一 期投入就达到150亿元。

技术与环境

  一般而言,水深500米以内的海域属于浅海,超过则为深海。未来深水油气开采的潜力是巨大的,但其低温高压、狂风巨浪的作业环境,对作业者意味 着巨大的困难。

  2006年5月,美国阿科公司在位于南海珠江口盆地的中海油流花11-1油田采油时,其“南海胜利”号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FPSO),就未能 抵御住台风“珍珠”,油田被迫停产。一年多以后,该油田才恢复生产。海上作业的风险由此可见一斑。

  深海舰队的组建,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中国深海采油的技术仍然与国外巨头存在较大差距,环境方面的挑战也不容小觑。

  今年3月下旬,在北京举行的国际石油石化装备产业发展论坛上,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江怀友称,海洋工程装备第一阵营主要是欧美公司,垄断着开 发设计、工程总包和关键配套设备的供货;第二阵营是韩国和新加坡,在总装制造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中国只能制造一些低端产品,属于第三阵营。

  有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深海采油关键还是要看技术,没有技术,人家一伸手就拿到近一半收益,你还得看人家的脸色行事。

  除了中石油,中国的另外两大石油开采巨头也将触角伸到海洋。2004年7月,国土资源部给中石油发放许可证,允许其勘探和开采南海南部海域约 10万平方公里矿权面积的深海区块。此外,中石化新星石油公司也以变通方式,对东海油田进行实质开发。

  但中石化一位高层对本刊记者坦承,中国还没有一家公司具备独立在深海采油的技术实力。除了装备,还需要技术,目前恐怕还得寻求国外的帮助。

  中国能源网副总裁韩晓平还提醒说,在深海进行油气开采,如何保证环境安全是第一位的,“墨西哥湾出事后,对大家的震撼很大,因此各方面都要考虑 周全,出了事谁也赔不起”。

美國采油業生死時刻:今年二季度?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492

美國最大的企業重組咨詢公司Conway Mackenzie預計,因原油價格下跌帶來的巨大經營壓力,今年第二季度國內鉆油工及其雇主能源開采企業將相繼崩潰,油服企業會被“摧毀”。

美國基準油價WTI原油價格七個月來跌幅高達57%,本月13日跌至每桶44.20美元,創五年半新低,昨日收報每桶46.31美元,當日下跌3.1%。

WTI,油價,石油,頁巖油,美國

Conway Mackenzie曾主要負責2013年美國底特律市破產案。該司高級董事總經理John T. Young認為,在WTI價格暴跌後,為石油生產商鉆探和管理油田的美國企業將首批被擊垮。面對原油價格持續走低,產油企業已裁員數千人,推遲數十億美元的項目,取消或收縮擴張計劃。今年二季度,油服企業將開始受到重創。

彭博報道援引Young的評論稱:“油服企業第二季度會被摧毀。無疑有些公司要宣告死亡。”Young警告,產油企業可能既要求20-30%的折扣價,又推遲付款,所以油服企業面臨“雙重打擊”,他們應留意產油企業有沒有足以對沖油價大跌的工具,以及未來有保障的現金流。他還說:

“WTI價格到了每桶65美元時,我覺得我們要忙著幹公司重組了。當它跌到每桶40美元時,我知道,會看到企業直接清算了。”

面對國際油價持續下跌的沖擊,此前大量舉債采油的美國頁巖油企業開始破產。本月第二周,華爾街見聞文章已提到,德克薩斯州一家私營石油公司WBH Energy申請破產保護,理由是貸款人拒絕提供更多資金。該司面臨1000-5000萬美元債務。

能源業分析師預計,美國能源公司違約潮可能到來,因為能源企業沒有對油價下行做足夠準備,太多公司資產負債表過於糟糕。

華爾街見聞文章還援引美國主要產油州北達科他州本月公布的官方數據稱,該州一半的頁巖油產區保本價均低於當時美國基準原油市價。這意味著半數產區目前產油屬於虧本經營。

在美國官方數據示警以前,華爾街機構已發出警告。華爾街見聞上月展示的以下摩根士丹利圖表估算數據顯示,在油價降至每桶57美元左右時,美國的18個頁巖油產區中,只有4個產區的頁巖油公司還能勉強保持不虧損,相當於80%的產區無法保本。

石油,油價,頁巖油,WTI,美國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