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潤都制藥被爆“踩雷” 到底冤不冤

雖然國家藥監局已經公布,除華海藥業外,其他6家國內纈沙坦原料藥生產企業NDMA雜質檢出值都低於限值或者未檢出,但是依然擋不住大火燃燒到其中一個纈沙坦原料藥企業——珠海潤都制藥。

8月2日,臺灣生達制藥公司發出通知稱,珠海潤都制藥(下稱‘潤都制藥’)供應的纈沙坦原料藥檢出極微量N-亞硝基二甲胺(NDMA)成分。這一通知使得珠海潤都上市公司(潤都股份002923)股票在8月6日跌停。

“纈沙坦”事件並沒有隨著國家藥監局對所有纈沙坦原料藥生產企業風險排查的結束而結束。

2018年7月6日,華海藥業發布公告稱,其在用於出口的纈沙坦原料藥中檢出微量N-亞硝基二甲胺(NDMA)雜質,具有致癌性。

為了排除風險,7月6日以來,國家藥監局組織專家開展風險評估,經研判,根據毒理學數據推算NDMA的每日最大攝入限量為0.1μg,相當於EMA暫定參考限定值0.3ppm(按每日服用320mg纈沙坦計算)。根據上述限定值,國家藥監局對所有國內在產的7家纈沙坦原料藥生產企業(含華海藥業)進行風險排查,除華海藥業纈沙坦原料藥NDMA雜質超出限值外,其他國內纈沙坦原料藥生產企業NDMA雜質檢出值低於限值或者未檢出。

但這依然擋不住大火燒到潤都制藥。

“我們銷售給生達制藥公司的纈沙坦的生產工藝於2014年獲得臺灣地區食藥署嚴格審核並得到批準,在臺灣地區食藥署審核期間並未要求我公司控制該雜質。截至2018年8月2日,我公司銷售給生達制藥公司的纈沙坦原料藥,均經生達制藥公司檢測合格後才用於纈沙坦制劑產品的生產。”8月10日晚,珠海潤都制藥質量負責人蘇軍對第一財經表示。

由纈沙坦原料藥生產的藥品主要用於治療高血壓。最新的官方數據預估,當前中國高血壓患病人數已達2.7億。

據了解,纈沙坦在生產過程,有三個可能產生NDMA的環節:1、疊氮化鈉中含有亞硝酸鈉,向二甲胺溶液中加入疊氮化鈉,反應液檢測出NDMA;2、纈氨酸甲酯制備過程,使用濃硫酸、甲醇、氨水,在一定條件下有產生二甲胺的可能;3、纈沙坦中間體烴化物中在二氯甲烷中加入亞硝酸鈉,能檢測出NDMA。

目前,歐盟等多國藥品監管機構認為,NDMA屬於2A類致癌物(即動物實驗證據充分,人體可能致癌但證據有限),日常生活中都可能接觸這種物質(例如腌制食品)。纈沙坦中含有極微量的NDMA雜質,經調查,該雜質系纈沙坦生產工藝產生的固有雜質,含量極微,且就業內采用的相同生產工藝而言,具有共性。

“我公司在國內銷售的纈沙坦原料藥,經檢驗NDMA含量均低於0.3ppm(歐盟暫定標準為<0.3ppm)。結合我公司自檢結果評判,我公司產品符合EMA暫定參考限定值。”蘇軍表示。

據蘇軍介紹,潤都制藥已對公司生產的373批次纈沙坦原料藥進行了自檢 [采用檢驗方法的定量限為0.08ppm(定量限:可以準確檢驗出的NDMA最低量),該數值遠低於EMA暫定參考限定值0.3ppm],同時委托第三方檢驗機構抽取了連續3個批次送檢,結果均低於限定值0.3ppm。

臺灣地區之前尚無NDMA標準。8月2日,臺灣地區監管部門新發布NDMA雜質限度值——不得過0.1ppm,這一數值遠低於歐盟標準的限度要求。

與此同時,海外某媒體發布題為《韓國降壓藥檢出致癌物,原料來自珠海廠商》的報道,也讓潤都制藥震驚。

“我公司從未在韓國註冊Valsartan(纈沙坦)原料藥,亦未向韓國市場銷售過纈沙坦原料藥。公司按合同要求僅向韓國市場銷售纈沙坦原料藥的原材料(即原料粗品),韓國企業必須經過後續的生產工序制成纈沙坦原料藥上市銷售。”蘇軍表示,8月6日韓國發布了纈沙坦中NDMA限度標準也為0.3ppm。

“我們自2016年初至今向生達制藥公司供應的纈沙坦原料藥金額為31.2125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205萬元)。目前公司需要根據生達制藥公司對其制劑召回的情形作出有效的判斷,進而與生達制藥公司協商解決方案後,才能評估因生達制藥公司對其產品召回將會給公司帶來的影響。公司正積極與生達制藥公司進行協商,以將影響降到最低。”蘇軍表示。

2017年度,潤都制藥公司纈沙坦原料藥銷售金額為4602.46萬元,占2017年度公司銷售收入5.90%;2018年上半年,潤都制藥公司的纈沙坦原料藥銷售金額為2866.28萬元,約占2018年上半年銷售收入6.01%。目前潤都制藥公司暫無纈沙坦制劑銷售。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胥會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