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不良”高企、利潤虧損 15家村鎮銀行十年後遭國開行“清倉”

距離2006年銀監會放寬村鎮銀行準入至今,經歷了十年發展歷程的村鎮銀行正面臨越來越尷尬的境地。

資產回報率低,不良貸款居高不下,利潤大面積虧損,讓村鎮銀行從設立之初的香餑餑,走到如今被“清倉”甩賣的境地。

3月20日,國開行在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下稱“北金所”)公開掛牌轉讓其所持有的15家村鎮銀行全部股權,轉讓總價接近12億元,涉及資產超過164億元。迄今為止,國開行發起成立了15家村鎮銀行,如果此次轉讓順利完成,國開行將完全退出村鎮銀行。

不僅如此,在此之前,對村鎮銀行態度積極的商業銀行,也已開始“脫手”村鎮銀行股權,其中還包括外資銀行。公開信息顯示,早在2016年初,就有主發起行公開轉讓持有的雲南、四川、內蒙古等地的村鎮銀行股權。

國開行此次轉讓股權的15家村鎮銀行,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其中8家在2016年出現虧損,虧損總額接近3億元。根據公開信息,即便在珠三角、北京等經濟發達地區,一些規模較大的村鎮銀行同樣也面臨虧損困境。業內人士認為,資產回報率低,不良貸款高企,始終困擾著村鎮銀行。

發起行“甩賣”村鎮銀行股權

公開信息顯示,僅僅3月20日這一天,就有 15家村鎮銀行的股權在北金所集中掛牌轉讓,而且是清倉式全部轉讓,涉及湖北、四川、甘肅、深圳等十四個省市和地區。

掛牌轉讓股權的15家村鎮銀行股東名單中均有國開行,其中14家,國開行還是第一大股東。除了四川北川富民村鎮銀行持股比例為20%以外,其余14家中,國開行持股超過51%的共11家,其中,持股比例75%的一家,55.56%、55.28%的各一家,國開行持股51%的最多,共計8家,均處於絕對控股股東地位。而剩余的3家,持股比例也分別達到45%、35%、30%。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截至2016年6月底,上述國開行掛牌轉讓的村鎮銀行,資產總額達到164.3億元,資產規模最大的達到29.8億元。而轉讓的股權掛牌價累計達到11.97億元。但不同銀行之間,轉讓價格相差懸殊,最低的掛牌價僅為1028萬元,最高的則為1.43億元。

對待村鎮銀行的態度,十年前的國開行相對積極。2006年底,銀監會《關於調整放寬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準入政策、更好支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幹意見》出臺,2007年初,國開行在甘肅涇川成立了其第一家村鎮銀行。此後,陸續在四川、湖北、吉林、青海、深圳等地發起成立多家村鎮銀行。年報信息顯示,截至2015年底,國開行控股村鎮銀行13家,參股2家。此次將股權全部轉讓,表明國開行將徹底退出村鎮銀行領域。

而退出村鎮銀行的商業銀行,並不僅僅是國開行。從2012年開始,就有一些村鎮銀行的股東陸續開始轉讓股權。隨著時間推移,一些商業銀行也加入這一行列。除了當初作為發起主力的城商行、農商行,還包括態度積極的外資銀行。

根據某拍賣行發布的拍賣信息,4月20日,將在樂山產權交易中心對樂山商業銀行所持成都蒲江民富村鎮銀行724萬股、130萬股進行拍賣,拍賣價格1100萬元、197萬元。成都蒲江民富村鎮銀行成立於2011年12月,註冊資本7240萬元,樂山商業銀行出資4590萬元,持股比例63.4%。

更早些時候的2016年1月,重慶農村商業銀行(下稱“重慶農商行”)以9291.8萬元的價格,掛牌轉讓其持有的雲南大理渝農商村鎮銀行36%股權。該村鎮銀行成立於2010年12月,註冊資本2億元,重慶農商行持有51%股權。轉讓36%的股權意味著重慶農商行打算放棄控股權。但在2016年2月23日,大理渝農商村鎮銀行36%股權再次在重慶聯合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價格下調至8455.54萬元。

不僅是中資銀行,外資銀行退出村鎮銀行已有先例。根據公開信息,2016年10月,經銀監會批準,渣打銀行將持有的和林格爾渣打村鎮銀行4000萬股股權,全部轉讓給包商銀行。轉讓後,包商銀行持有和林格爾渣打村鎮銀行100%股權。成立於2008年的和林格爾渣打村鎮銀行,註冊資本4000萬元,是渣打銀行發起的第一家村鎮銀行。經營了八年之後,渣打銀行最終放棄了這家村鎮銀行。2016年11月,該行已更名為和林格爾包商村鎮銀行。

村鎮銀行大面積虧損

與公開掛牌轉讓同步披露的業績顯示了國開行名下村鎮銀行的經營狀況並不樂觀,2016年出現大面積虧損。

披露數據顯示,國開行上述15家村鎮銀行中,8家在2016年上半年處於虧損狀態,占比超過一半,虧損總額接近3億元。其中,虧損最多的是湖北宜城國開村鎮銀行,2016年上半年凈利潤為虧損7061萬元,達拉特國開村鎮銀行同期虧損5009萬元。

除此之外,吉林鎮賚、四川巴中、青海大通三家村鎮銀行同期分別虧損4402萬元、4666萬元、4321萬元,其余3家國開村鎮銀行則共計虧損近4200萬元。最早成立的甘肅涇川國開村鎮銀行,2016年上半年虧損額為1912萬元,而同期其凈資產僅1840萬元。

與此同時,國開行控股的部分村鎮銀行2016年還出現了總資產大幅下滑的情況。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北京通州國開村鎮銀行總資產22.6億元,總負債21.26億元,但到了2016年6月底,該行總資產僅為9.67億元,減少了近13億元,總負債為8.32億元,減少12.94億元。

對於退出村鎮銀行的原因,國開行並未說明。該行近期曾對媒體表示,轉讓村鎮銀行,有三點意義:利於貫徹國家“三農”和小微金融政策要求;已具備市場化退出條件;監管支持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規模化、集約化收購其他村鎮銀行主發起行的股權,有利於批量化擴大村鎮銀行的規模。

根據銀監會統計數據,截至2016年底,全國已組建村鎮銀行1519家,總資產達到1.23萬億元,貸款余額7021億元。村鎮銀行虧損也並非個別案例,這是困擾村鎮銀行的普遍現象。《中國村鎮銀行發展報告(2016)》數據,2015年全年,全國有254家村鎮銀行經營虧損,虧損面接近20%,其中31家村鎮銀行凈虧損額在1000萬元以上,開業三年以上的110家機構,凈虧損合計達到8.5億元。

由於缺乏完整數據披露,2016年全國村鎮銀行的經營狀況目前尚無法得知。但面對商業銀行凈利潤增長的持續下降,作為銀行業最薄弱的群體,村鎮銀行的情況可能也不會太樂觀。而大面積虧損的情況,在多家上市公司的年報中已經得到了反應。

友阿股份(002277.SZ)年報顯示,其參股的資興浦發村鎮銀行,註冊資本1.5億元,截至2016年底,總資產22.3億元,凈資產2.1億元,營業收入3951萬元,營業利潤虧損1741萬元,凈利潤虧損1351萬元。而在2015年,該行營業利潤也為虧損148萬元。

不僅是內陸的村鎮銀行,即便是經濟發達地區的村鎮銀行,同樣也存在虧損。資料顯示,中炬高新(600872.SH)參股10%的中山東鳳珠江村鎮銀行,註冊資本1.5億元,2016年營業收入3217萬元,凈利潤為虧損3726萬元。而國開行此次轉讓的北京通州國開村鎮銀行,2016年上半年虧損了119萬元。

資產收益率堪憂

小微企業、個體商戶為主的客戶結構,使得村鎮銀行的貸款利率遠遠高於其他類型的商業銀行。

“如果是商戶信用貸款,年化利率一般都在12%~18%之間,如果是企業,利率會低一些,但也遠遠高於其他銀行。”深圳某村鎮銀行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從表面上來看,村鎮銀行業務的高風險屬性帶來了高回報,但實際上,村鎮銀行的資產回報率普遍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根據《中國村鎮銀行發展報告(2016)》數據,2016年第一季度,全國村鎮銀行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分別只有1.11%和8.32%,顯著低於商業銀行1.19%和15.96%的平均水平。四川銀監局2017年3月曾披露,其轄區村鎮銀行資產利潤率0.95%,資本利潤率8.97%。

“前幾年,一些情況好的村鎮銀行,資產回報率可以達到1.4%~1.7%,現在很多估計都達不到了。”華南某村鎮銀行人士說,在行業資產回報率普遍下滑的情況下,村鎮銀行也不例外。

根據禦銀股份(002177.SZ)披露,其參股的花都稠州村鎮銀行,註冊資本2.5億元,截至2016年6月底,總資產23.1億元,但同期營業收入僅有4295萬元,營業利潤696萬元,凈利潤也只有1377萬元。據此推算,其年化資產收益率只有1%左右。

規模更大的深圳寶生村鎮銀行也是如此。根據廣聚能源(000096.SZ)披露,截至2016年6月底,深圳寶生村鎮銀行總資產已達65.4億元,營業收入1.31億元,營業利潤、凈利潤分別只有5616萬元、4120萬元。2015年全年,其凈利潤為8686萬元,年化資產收益率約為1.3%。

之所以出現上述情況,在於村鎮銀行高企的資金成本。上述深圳某村鎮銀行人士說,村鎮銀行貸款利率看起來很高,但吸收存款能力差,在存款利率上限已經取消的情況下,只能以較高的利率吸收存款,大大抵消了利差、息差空間。此外,村鎮銀行沒有理財業務,流動性壓力較大,經常依靠同業拆借、主發起行授信解決,這大大擡高了資金成本。“據我所知,個別村鎮銀行的貸款利率如果低於6%,可能就賺不到錢。”上述深圳某村鎮銀行人士說。

除了資金成本,遠高於同業水平的不良貸款也在吞噬著村鎮銀行的利潤。廣州農商行2015年年報顯示,該行納入並表的村鎮銀行25家,有近半出現虧損。凡是虧損的村鎮銀行不良率幾乎都居高不下。其中,不良率最高的福山珠江村鎮銀行,2015年虧損1169萬元,不良率高達12.81%;三水珠江村鎮銀行同期虧損4606萬元,不良率高達11.18%。此外,還有5家村鎮銀行不良率超過了5%。

整體上,村鎮銀行的不良貸款率要遠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根據四川銀監局數據,截至2016年底,其轄區村鎮銀行不良貸款率達到2.09%。同期,安徽省包括村鎮銀行在內的小型銀行,不良率達2.48%。

“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村鎮銀行不願意做小額業務,客戶經理胃口都很大,都想著做大客戶,”上述深圳某村鎮銀行人士說,村鎮銀行規模小,大額貸款占比過高,只要出現一筆壞賬,就有可能導致虧損。此外,一些村鎮銀行在管理上也存在問題,貸款審批不審慎,甚至存在腐敗現象也是一個原因。

不良 高企 企、 利潤 虧損 15 村鎮 銀行 年後 遭國 開行 清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0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