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澳門博彩行業深度研究:道得盡的人生 道不盡的人性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029

本帖最後由 優格 於 2015-4-14 17:11 編輯

澳門博彩行業深度研究:道得盡的人生 道不盡的人性
作者:陳開偉

楔子
作為人類誕生後久遠就有的活動,博彩行業顯然包含了太多,在其發展壯大過程中一直伴隨著各種爭議。人性七宗罪中的“賭”,其顯然包含了太多太多。對於賭的界定,作為當前我國唯一合法的博彩地區,澳門曾通過立法修訂將原來的“賭博娛樂”特意改為“賭”性不那麽濃厚的“幸運博彩”,至此,英文中“gambling”與“gaming”則分別代表了賭博和博彩,博彩是合法的賭博行為,而賭博則是被明令禁止的。由於人性中難以磨滅的賭性以及政府對博彩稅收的垂涎導致對博彩的監管不斷放松,博彩行業在整個世界範圍類不斷的膨脹發展。根據英國H2博彩資本公司的估計,在2013年全球博彩業市場規模高達4400億美元,這其中如果加上各類地下非法的博彩市場,估計規模將達到萬億美元規模以上。


澳門博彩行業之前世今生

歷史演進
澳門,作為我國當前唯一的合法博彩地區,其博彩業發展的歷史悠久,自開埠以來持續跨越了長達三個多世紀,而將賭博作為一種博彩娛樂行業來經營也已經有150多年的歷史了。澳門臨近珠海,與香港隔海相望,從地圖上來看澳門僅僅是珠三角地區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僅有32.8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的小城,其人口58萬余人,是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但作為澳門的龍頭產業,博彩行業已經滲透到澳門社會政治、經濟的方方面面。


最初自1553年葡萄牙人取得澳門居住權後,其博彩業開始由各類大大小小的賭檔賭坊、各種層次的中下階層人群構成,由於缺乏任何的監管措施,因此在這一階段主要是澳門博彩業的原始萌芽階段。而此後香港被割讓英國後逐步取代澳門的貿易港地位,為了維持澳門稅源及發展,澳葡政府於是於1847年宣布澳門博彩業的合法化。在此後,隨著博彩業的不斷發展,到了19世紀後期,博彩業漸漸成為澳葡政府稅收的重要來源,至此,澳門也開始以博彩聞名於世。

此後,在1930年以霍芝庭為首的豪興公司,歷史性地初次投得全部博彩遊戲的專利權。豪興公司曾先後於新馬路中央酒店及域多利戲院舊址(今新馬路大豐銀行)經營賭場,並對澳門博彩業的服務及其周邊配套作了創新的改進。1937年,澳門博彩業作了一次影響深遠的大改革。當年,澳葡政府頒令,將所有博彩業專利權集中,統一承投,並最後由傅德榕及高可寧為首的泰興公司投得。自1938年起,泰興公司改建新馬路的新中央酒店為旗艦賭場,並引入百家樂(現時澳門最受歡迎的玩法)等的新式博彩遊戲。

1961年2月,經第119任總督馬濟時建議,批準澳門開辟為“恒久性的博彩區”,定位澳門以博彩及旅遊為主要經濟發展項目及打造成低稅制地區。馬濟時介定了賭博與博彩的定義:“凡博彩,其結果為偶然性,純粹幸運致勝者”,概稱幸運博彩。第二年,在同一規範的競標格局下,何氏澳門旅遊娛樂公司獲得賭業管理權。此後30多年,澳門的博彩業一直由何氏澳門旅遊娛樂公司實行高度壟斷經營。

此後在1997年7月,該公司與澳葡政府再次簽訂新修訂的博彩專營合約,已把合約延期至2001年。由於單一博彩牌照產生的各種問題,在2001年,澳門開放博彩業,澳娛屬下的子公司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投得其中一個博彩業牌照,其他包括港資銀河娛樂與美資金沙合營的銀河娛樂,以及美資永利度假村均獲得了20年的博彩牌照經營權。此後銀河與金沙分立,博彩牌照分為主牌與副牌,但雙方相互獨立經營不受影響,後面澳博與永利同樣以此轉讓牌照,分為美高梅和新濠博亞公司,自此,澳門博彩業的牌照從一為三,三為六,澳門延續至今的六張牌照格局自此形成。

發展現狀

從澳門博彩業的當前發展情況看,自澳門2001年開始開放了博彩牌照後,其博彩業獲得了迅猛的發展,截止2013年,我國澳門地區博彩行業實現3607.5億澳門元的總收入,對比2012年3040億澳門元的總收入增長了18.6%。在澳門博彩業開放後的12年中,其CAGR達到了26.16%,並於2007年其博彩業收入達到104.03億美元,超過拉斯維加斯位居世界第一。截止2013年,其博彩收入更是達到了452.02億美元,成為世界賭城中的霸主。然而自2014年6月開始,受到國內持續的反腐運動、世界杯、銀聯卡限制額度、員工提薪等影響,澳門博彩業開始了十連跌之旅,2014年全年收入也首次出現了下滑趨勢。


   
隨著澳博獨家壟斷的局面被打破,主副牌照發放完畢,澳門的賭場也由2002年澳博壟斷澳門博彩業時的11個增長到目前的35個。
   

賭場的增加也帶來了賭桌數量的增長,從開放之前的300多張增長到目前的5700多張,除了2008年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導致賭桌數量下降外,基本都維持較快的增長,在2010年澳門政府表示將不會批準新的賭場項目,並計劃限制賭桌數量,將未來3年內賭桌數量的增幅限定在10%以抑制過快增長的博彩行業。
    隨著其他美資、澳資背景的博彩公司的進入,也給澳門帶來了新氣象,包括改善服務,以客為尊等。美資賭場所帶來的商業模式變革,不僅體現在貴賓廳的經營上,更體現在賭場的整體經營模式上。在拉斯韋加斯,賭場60%的收入來自餐飲、表演、酒店等非博彩業務;而在澳門,90%以上的收入來自賭桌本身。新賭場正致力於將綜合娛樂與收入多元化的新理念帶到澳門,以改寫當地賭場博彩業收入獨大的局面。由此澳門博彩業競爭逐漸加劇,澳博所占據的市場份額不斷縮小,但整個行業也處於不斷擴大的狀態中。結合下面數據以及我們運用了反應市場集中度的HHI指數,澳門整個博彩行業由2002年之前的完全壟斷到目前的低壟斷狀態,澳門博彩行業市場格局在2008年前後基本形成。
   
在營收上,除了澳博股份在2006到2008年間由於經濟形勢不好,自身也面臨其他競爭對手的競爭導致了收入下降外,受益於整個大陸遊客的不斷增多,其他博彩公司均處於快速增長狀態,但在2014年年中開始,行業迎來了久違的拐點,開始連續十個月下跌,各公司一片低迷。
   
然而盡管在營收上澳博仍然一家獨大,在凈利潤上澳博則被大部分博彩公司超過,這也反應了相對其他博彩公司,作為行業老大的澳博盈利能力較差,利潤率較低,金沙則成為了新的龍頭公司。從凈利潤上來看,包括金沙中國以及銀河娛樂隨著新項目的不斷投入使用,其凈利潤得到了飛速增長。

澳門博彩行業細探
    在經歷了多年的“爆炸式”增長後,全球最大的賭場澳門由於各項負面因素不斷積聚,開始了一段非常艱難的時刻,我們有必要從產業鏈來,對比澳門歷史現狀,對澳門博彩業的運營進行深入探究:
   
從上遊來看,首先是由博彩設備制造商負責博彩設備和相關賭場、賭博系統的研發、設計、制造和銷售,並提供一系列相關的售後服務。其次主要就是賭場經營者,這一塊主要是負責賭場、博彩度假村的開發以及運營等,由於各地的風俗習慣和歷史不同,因此賭場的風格也不盡相同,所玩遊戲的類型和風格皆有一定差異。從經營特色來看,主要有美式直銷風格和澳門式代理人制。美資主要是以中場博彩業務為主,賭場經營者直接面對賭客,而澳門地區則是70%的業務都源自貴賓業務,也就是通過中介人(俗稱疊碼仔)來引入貴賓客戶進行博彩,同時設置的貴賓廳又會通過博彩代理公司經營,博彩代理公司從賭場經營者手中按照轉碼數的比例獲得傭金並通過代理人招攬貴客。有些賭場會專事經營博彩業務,有些為了提升服務會提供一條龍的後續娛樂、餐飲等服務,在這方面美資賭場顯然做得很好。
主要玩法
    作為歷史悠久、遠負盛名的賭城,澳門博彩業賭法多樣、中西結合、融匯古今,因此能滿足絕大部分賭客的博彩需求。一般來說,博彩業在澳門可以分為三大類:幸運博彩、相互博彩以及彩票。本報告所涉及的博彩指的就是幸運博彩。澳門的幸運博彩賭法繁多,目前統計有26項,包括輪盤、二十一點、貴賓百家樂、百家樂、番攤、牌九、麻雀、角子機、麻雀牌九、萬家樂、富貴三公、幸運8、德州撲克等等。





澳門的幸運博彩從業務上來看,可以分為三大類,貴賓、中場以及角子機業務,其中澳門博彩主要收入來源自貴賓業務,其次為中場業務,角子機業務占比較小。所謂貴賓業務是指投註較大的玩家由賭場專門設置區域供其賭博,一般其博彩遊戲都是百家樂,而中場業務就是指普通散客進行博彩的場所,由於是開放及群體性,因此無論賭博大小其業務盡歸於此。


澳門特殊的VIP制度
從大的方向上來說,賭博主要是以碰運氣決定勝負的人與人之間的競爭關系。以碰運氣為勝負,這就需要一個未來結果不確定的事件來決定勝負,這里面也需要包括中介、第三方裁判等制定規則以及利益分配等,賭場在這中間顯然扮演了極其重要的地位。

在澳門的博彩玩家中,每註投註額在10萬澳門元以上的為高級貴賓,1-10萬澳門元的為中級貴賓,1萬澳門元以下的則為散客。一般而言,散客主要在中場(即博彩大廳)投註,中高級貴賓則在貴賓廳投註。從業務發展上來看,由於澳門地區獨特的地理位置、人文及社會風俗習慣,導致了具有澳門特色的貴賓業務一直占據著澳門博彩業收入的70%左右。中場業務占比只有30%左右,角子機業務則一直處於有生於無的狀態。


鑒於澳門賭場60-70%的收入都來源於貴賓廳,而貴賓廳業務則全靠中介推動,這些中介包括承包賭廳、賭臺者,以及向賭客預支籌碼、放貸的“叠碼仔”,“叠碼仔”除了能從賭客處獲得傭金、利息之外,還能因為提供客源而獲得賭廳、賭臺的分成。在澳門,從事博彩中介工作的最多工種是“叠碼仔”,“叠碼仔”的職責是尋找賭客客源、鼓勵賭客到賭場博彩、令賭場增加博彩收益,而自己從中獲取傭金。從世界範圍來看,為了吸引賭客,賭場都會采取不同的營銷手段和方式,包括贈送賭資、免費的住宿餐飲等,此外也會給予中介人以部分傭金作為回扣。

對比澳門特色的“叠碼仔”制度,在美國除了根據賭客的賭註大小給予傭金,更多的是給住宿餐飲的形式直接反饋給賭客本人,因此相對澳門,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則以中場業務為主。與此同時對比美國,澳門的賭客主要來自境外,由於涉及各種跨境支付等導致實際收賬存在很大問題,這也為“叠碼仔”的存在客觀上提供了基礎。比如從大陸到澳門,對於現金的使用有種種限制,近期來看銀聯卡在澳門禁止客戶直接從事博彩刷卡等限制可見一斑。由於可攜帶現金量不得超過2萬元人民幣。但在澳門賭場,100萬美元賭資才剛算進貴賓門檻,通過“叠碼仔”的預支,可以幫助賭客解決這個問題。

就博彩本身而言,其是一種零和遊戲。賭場的盈利需要利用莊家相對於玩家的獲勝概率上的優勢來保障,專業稱之為賭場的贏率,又稱殺率,不同的博彩項目、賭場、地區等在贏率上都有一定的差異。通常在澳門來說,貴賓廳由於投註金額較高,一般贏率較低,為2.5%-3%之間,而以散客為主的中場業務以及角子機業務贏率較高,一般在15%到19%之間。

雖然貴賓業務占比較高,但由於需要“叠碼仔”等中介的參與,需要返還各種傭金等服務,同時自2002年放開賭牌後,各家賭場之間傭金戰一直較為激烈,因此在業務上中場業務利潤一直高於貴賓業務。在近幾年隨著主要客源地中國大陸經濟的不斷發展,港澳自由行的不斷深入,構成中介拉客的貴賓業務動力已經有所不足,中場業務收入增速更為強勁,目前貴賓廳雖然貢獻了大部分的營收,但其利潤貢獻卻少於1/4,遠不及中場利潤豐厚。我們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到自2010年以後,貴賓業務增速下滑明顯,而中場業務一直保持在30%左右的增速,預計這一趨勢仍會持續下去,中場業務也會越來越重要。


從六大博彩公司貴賓業務及中場業務的市場份額占比上,結合各家總的市場份額情況,我們能很明顯的看出各家業務的偏重不同,像金沙中國由於是美資背景,帶來了明顯的美資經營賭場模式,明顯在中場業務上投入更多,譬如在開業一年後,金沙的中場收益就占了澳門中場份額的70%,而像銀河這種港資為主的則主要依靠貴賓業務起家的顯然更看重貴賓業務。


世界博彩行業發展概況-來自拉斯維加斯的歷史

世界博彩業概覽
從海外發展博彩業的經驗來看,作為目前已經非常成熟的行業,博彩從細分大類上來看,有人的地方就有賭博。而從真正現代意義上使得博彩合法化的角度看,把博彩作為一個特定行業進行歸類,離不開與金融進行掛鉤。由於賭博一般涉及的包括跨境資金流動、洗黑錢、地下錢莊以及高利貸等問題,因此其發展也伴隨著世界金融市場自由化進程而發展。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隨著信息技術手段的不斷發展,博彩業也隨著各國政府間的博弈而此起彼伏的開放博彩,以防止賭資外流,這也就構成了20世紀70.80年代的世界賭博大爆炸。

    從地圖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對比20世紀70年代非常稀少的博彩國家,到了21世紀,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都走上了開賭的道路,堅持禁賭的國家越來越少了。從下圖看,我們顯然已經被賭場包圍了。在此,鑒於賭場的負外部性,在我國政策上短期博彩難以放開的前提下,顯然政府會加大推進類博彩類遊戲如彩票的發展,以此來抑制賭資的外流。



截止2015年4月,我們使用WorldCasino Directory上的統計數據,世界上總共有4000多家賭場,這其中主要分布在美國以及部分歐洲國家。單作為城市來看,澳門的賭場數量也算是不高的,然而就是僅僅35家賭場,其創造的均賭場收入驚人,澳門博彩收入在2007年超過拉斯維加斯列世界第一後,在2011年更是超過整個美國的博彩收入。


拉斯維加斯博彩市場情況
從世界範圍內來看,博彩業作為非常成熟的產業,其當前經營模式、流程均已經形成一定的規範化趨勢。雖然澳門在博彩收入上取得了很大的成長,但是從成熟度來看,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則發展的更為成功。拉斯維加斯已經成功將自己打造成包括博彩在內的,還有旅遊、會展等中心商務及休閑於一體的玩都。

具體到博彩行業來看,拉斯維加斯在近些年來由於受到美國大多數州都陸續放開博彩行業因素的影響,因此博彩收入增速非常緩慢甚至有下降的趨勢。從細節上看,雖然拉斯維加斯擁有遠超澳門的老虎機,但近些年來其數量一直呈現出下降趨勢,而內華達州政府對於博彩牌照也是基本維持在2900多家不變。賭桌及遊戲機數量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也呈現出明顯的下降趨勢。



從近些年遊戲市場份額來看,在20世紀80年代占據主流的21點遊戲目前已經讓位於百家樂了,而其他包括花旗骰、輪盤賭等遊戲在進入21世紀後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對應在澳門占據了70%市場份額的貴賓業務以及他們的主要博彩手段即是百家樂,這反應了百家樂作為一種極其成功的博彩遊戲目前已經風靡全球。

澳門博彩業展望—拐點何在?
澳門今年3月份賭收錄得39.4%的跌幅,為214.87億元(澳門幣),這自2014年6月以來,連續10個月,澳門賭收錄得按年下跌。4月1日,澳門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2015年財政預算修訂案將博彩稅將由原先預計的1100億大幅調低至840億。澳門經濟進入新形勢。
大陸反腐,澳門賭場貴賓業務前景黯淡
作為澳門博彩市場所獨具特色的貴賓業務,一直在澳門市場占據主導地位,包含了整個市場接近70%左右的份額。這些年來得益於“叠碼仔”制度所帶來的主要包括內地富有的私營企業主和公費旅遊的大陸遊客,給澳門賭場VIP業務帶來了巨量的增長。
澳門博彩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業績。但隨著十八大以來,中國反腐被提上前所未有政治高度:中央頒布各種規定對包括公費出遊進行重點打擊,包括對遏制內地貪官和不法富豪通過中介進行洗黑錢的活動的打擊。在反腐的利劍下包括貪官和不法商人們風聲鶴唳,對澳門貴賓廳的九成收入來源的“疊馬仔”們的打擊嚴重影響了VIP業務的發展。
從上圖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隨著18大以後反腐風暴的不斷進行,代表權貴們娛樂指標的VIP業務下滑速度非常明顯,而中場業務的增長仍然維持在可以接受的30%的水平上直到14年4季度開始下滑。除了在某種程度上反應了中央的反腐確實見到了成效以外,也預示著在本屆政府堅持深度反腐的大背景下,澳門賭場的貴賓業務基本很難再現曾經的輝煌。

世界杯及銀聯卡因素,事件性因素引致短期利空
對於澳門博彩業6、7月份整體增速急劇的下滑,一些事件性因素的影響也不可忽視。從行業來看,首推世界杯因素的影響,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間,我國的體育彩票尤其是競猜型彩票的銷量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爆發式增長。根據國家體彩中心的數據,巴西世界杯期間中國體育彩票競猜型遊戲(包括競彩、傳統足彩和傳統單場)累計銷量達到160.59億元,其中競彩累計銷量達到129.21億元。從實踐上來看,通常地下私彩的數量遠遠高於合法彩票的銷量,因此可以預估本屆世界杯地下有獎金萬億規模的賭球資金,作為賽事帶動的足球彩票及網絡投註的興起必然引致傳統賭場客源減少,而這在我們前文圖中結合2010年世界杯期間澳門博彩銷量出現下降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

而除了世界杯因素外,其他配合整頓博彩市場健康發展的政策也同時出現。包括從7月1日起,澳門調整針對持中國護照過境的旅客在澳門逗留的天數,由原來的7日縮短至5日。另外就是通過對大陸遊客銀聯卡套現行為的打擊,當然,對疊碼仔和消費套現行為的雙重打壓除了降低貴賓賭廳的玩家以外,可能會促使大眾賭廳高端客戶數量的增多,這顯然有利於中場業務的發展。


勞動力成本不斷攀升,賭臺數量增長緩慢
澳門博彩業多年來高速發展,形成一業獨大局面,已引起各方面人士對澳門本地經濟失衡及其抗風險能力的擔憂。基於博彩業給澳門本地帶來巨大的收益,因此澳門在立法上限制賭場使用非本地居民,這導致澳門賭場里面大部分的崗位都為本地人所把持。伴隨著這些年澳門博彩業的爆發性發展以及新的賭場不斷開業,各家賭場對博彩人才的需求不斷增多,而與此相對應的是澳門近些年持續走低的失業率以及各大博彩公司不斷上漲的支付員工薪酬。

近期澳門爆發遊行,要求解決博彩從業員同工不同酬的情況,以及改善基層莊荷的待遇。雖然從澳門社會角度看,是整個社會對於澳門社會日益拉大的貧富差距的抗爭,但這對於目前澳門博彩公司依然不好的發展形勢無疑是雪上加霜。

   

從2002年澳門最初打破何氏壟斷,開放牌照競爭的初衷看,除了是為了引入競爭機制大力發展博彩業以為,也希望具有外資背景的博彩大亨們能帶入國外賭場尤其是拉斯維加斯賭場業先進的經營理念,作為以結婚之都聞名的拉斯維加斯,在商務、會展領域都有著自身獨特的優勢,因此澳門開放賭博的定位不僅僅將澳門打造成一個博彩之都,更希望能把旅遊、會展等非博彩類娛樂產業也發展起來。




然而從上圖上來看,顯然澳門開放博彩權後,其博彩行業迅速的做大,甚至爆發式增長一度占到了澳門國民生產總值的90%以上,由於博彩業特定的負效應,因此除了不斷上漲的地價和物價以外,長期偏重博彩業的發展也導致本土低學歷和低技術勞工持續大量地湧入博彩市場,整個澳門社會越來越完全依靠博彩業,這給整個社會發展帶來了一系列的負面問題。

路在何方?—博彩業供給需求分析
作為國內唯一合法的博彩地區,大陸遊客所貢獻的在澳門博彩業收入中顯然占據了絕對的比重,由此澳門的博彩業發展也與中國大陸的經濟形勢、大陸對澳門的政策息息相關。



自2002年澳門開放博彩行業以來,除了澳門旅客入境數目不斷增長外,其中大陸遊客占比在整體上也呈現出上升趨勢。當前大陸遊客占比也一直維持在60%並且接近70%。然而除了大陸遊客,我們對比來澳門遊客整體國家分布,這其中23%的遊客是來自我國的香港地區,鑒於香港與大陸密切的關聯性,這意味著澳門博彩業有相當於90%的市場份額是依賴於整個中國市場。

   
而我們從遊客所走路線來看,在2013年,有大約54%的遊客選擇走陸路,也就是從拱北口岸進入澳門,其他海陸則占了39%,航空則占據較小的比例。預計在不久的將來,伴隨著全國高鐵系統的進一步完善,截止2016年,會有共計15027千米的高鐵連接了49個港澳自由行城市,並覆蓋3.1億人次,而目前已近有2.8億人次被覆蓋。同時,隨著廣州到珠海的輕軌系統接軌,使得廣州到拱北口岸的時間從2個多小時減少到70多分鐘。

其次,隨著大珠三角地區一體化進程的加快,珠三角城市軌道交通系統接入澳門,澳門輕軌系統的逐步完善建成,以及未來50000米連接香港、澳門以及珠海的港珠澳大橋的順利建成,會使得三地旅行時間從之前的接近4個小時下降到40分鐘,這會促使更多的人選擇通過陸路進入澳門,配合縱橫全國的高鐵網絡系統,未來進入澳門也會更加的方便便捷。

而我們從大陸細分來看,除了來自廣東地區遊客占據了接近半數進入澳門的,其他比重靠前的包括福建、二湖地區以及長三角地區,這表明除了當地省份的經濟發展程度決定了赴澳遊客數量之外,與其距離澳門的遠近也成很大的相關關系。

不論是從短期還是長期來看,作為中國唯一合法的博彩地區,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必然深受大陸經濟形勢的影響。從上面的澳門入境來源地分析中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顯然這些年來中國大陸和香港在澳門遊客中占據絕對主導地位,其他國家的份額越來越小。而對於澳門博彩業收入,其與大陸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長呈現出很明顯的正相關關系。


而我們具體從對應業務來看,結合澳門賭場貴賓業務主要依賴“叠碼仔”來拉取高凈值客戶進行賭博遊戲,因此我們選取了大陸富豪消費價格增速與澳門VIP業務增速對比,發現其與大陸富豪整個群體的消費水平密切相關。而對於中場業務來說,其由於是在公共場所供所有人進行博彩的業務匯總,因此其與澳門遊客數量密切相關。我們選取了澳門入境遊客增速與中場業務增速對比,發現了很明顯的正相關性。

   
我們通過對澳門遊客過夜的比重以及酒店入住率也進行了相關分析,結合澳門遊客過夜率來看,顯然其比重一直保持在較為穩定的狀態。而雖然可供應客房數一直處於穩定上升狀態,但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也處於穩健的上升態勢,這表明伴隨著內地自由行的不斷深入以及城鎮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赴澳門遊客人數不斷增長。

從博彩股的未來發展情況看,根據六大博彩公司當前在建項目以及未來計劃建設酒店度假村等項目,澳門整體酒店房間數量將從2013年的27773間增長到2018年的46142間,年均複合增長10.69%,而賭桌數量也從2013年的5750個增長到2018年的9832個,年均複合增長11.33%。




我們通過對入境旅客增速與博彩業增速對比來看,依賴於貴賓業務發展的澳門博彩業收入增速遠快於澳門入境旅客的增速。但是在未來港澳自由行城市繼續放開的大背景下,顯然會有越來越多的遊客選擇去澳門旅遊,而藉此興起的中場業務也會促進澳門博彩業更快的增長。
   

對於整個中國來說,目前仍然面臨著投資、出口與消費失衡的問題。我們選取世界銀行最近20年的數據,結合主要發達國家最近20年投資與消費比重的數據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中國與其他國家相比,投資占比明顯偏高,並且已經達到非常不合理的水平,而消費則被積壓到了非常低的水平。在此,我們不探討關於我國的宏觀政策問題,而是從博彩角度看,博彩從本質上作為一種高端消費品,其發展與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以及群眾的消費水平密切相關,在目前調結構、國家謀求轉型的時期,作為被嚴重抑制的本國消費,一旦釋放顯然會極大的促進澳門博彩業的發展。

   

我們據此估算了整個澳門未來博彩業的市場規模,雖然目前處於不斷下降趨勢,但預計未來仍然會有巨大的成長空間。作為世界上賭桌單價比最高的博彩地區,顯然預計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居民消費水平的放開,未來5年內,澳門博彩業在觸底後仍然會有較好的投資機會。


相關公司分析

雖然目前澳門博彩業面臨很多負面因素,但相信作為一個最為熱愛博彩的國度,其潛力遠遠沒有被開發完,目前在中國周邊,自北往南,從俄羅斯遠東、到朝鮮中朝邊境、韓國濟州島、菲律賓再到越南、柬埔寨甚至新加坡等,都一直在密集擴大賭場規模,並招募更多漢語工作人員,其目的昭然若揭。我們從目前澳門相關的公司分析,在當前行業持續低迷的背景下,我們相對看好在中場業務有優勢的金沙中國(1928.HK)以及博彩電子設備供應商匯彩控股(1180.HK)。

鬥轉星移,看好中場業務相對占優的公司
根據澳門賭場獨具特色的業務劃分,可分為貴賓業務、中場業務以及角子機業務。在前面我們分析了在當前大陸反腐的大背景下,包括當局對澳門簽證逗留時間縮短逗留時間、對疊碼仔的打擊、銀聯打擊跨界套現等,澳門賭場貴賓業務前景的黯淡。從深層次角度看,澳門獨有的疊碼仔帶動的賭場與賭客博彩的貴賓業務體系是在澳門特殊的歷史條件、經濟地理環境下形成的特定產物,隨著時間推移,包括經濟形勢、地理環境等因素都已經發生深刻的變化,因此貴賓業務增長的空間非常有限,其衰落也帶有歷史的必然性。

然而從長期來看,我國當前大力推進的反腐活動,政治和經濟的轉型對於澳門博彩行業是一大利好。根據我們上篇報告中論證的,作為類奢侈品消費類活動,澳門博彩業的發展與我國經濟發展的大環境息息相關。因此我們長期看好澳門博彩行業整個板塊,但短期來看除了各類負面消息,新增賭場至少要到2015年下半年才能開業使得行業目前的競爭異常激烈,我們對行業持較為謹慎的態勢。
   

但行業低迷不代表沒有機會,相對於嚴重低迷的貴賓業務,澳門的中場業務增速仍然得到了有效增長,作為代表了澳門博彩業未來主流的發展方向的中場業務截至2014年第二季度看市場份額已經接近36%。


與此同時,相對嚴重依賴疊碼仔的貴賓業務,中場業務由於不需要代理人介紹,因此其利潤率遠遠高於貴賓業務。溯本清源,作為回歸賭場正常盈利模式的方式,中場業務的回歸與增長就顯得理所當然了。從圖上我們可以看出,貴賓業務的盈率一直維持在2.5%到3.5%之間波動,而對於中場業務,除了賭場較多的澳博,其他幾家業務盈率這幾年一直在不斷的上升,目前盈率基本上都達到了30%以上,而隨著二季度盈利的公布,六家賭場均從貴賓廳往中場轉移了部分百家樂賭桌。這除了表明大家都在進行戰略轉型以外,也表明了中場業務確實具有較好的發展前景。

金沙中國(1928.HK),深耕中場業務迎行業轉型良機
作為一家在澳門經營博彩業的公司,金沙中國是美國金沙集團(Sands Corp)旗下公司。金沙中國的附屬公司威尼斯人(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澳門政府發出的特許博彩轉批經營權,可以在澳門經營娛樂場或者博彩。金沙中國擁有澳門威尼斯人、澳門金沙、澳門百利宮以及金沙城中心四家大型的博彩度假勝地。其亦擁有包括金光會展、金光綜藝館和威尼斯人劇場等娛樂設施以及來往港澳的兩家主要飛翔船公司之一金光飛航。



行業龍頭持續受益於強勁的中場業務
我們對於金沙中國的推薦邏輯主要是基於其作為凈利潤最高的澳門地區博彩行業的領導者,其在中場業務在公司博彩收入中占比也是六家持牌公司中最大的。從當前到2015年下半年,澳門都不會有新的賭場開業,基於此,在當前貴賓業務前景黯淡的背景下,在中場上投入最多、深耕中場業務的金沙中國顯然受益最多。


得度假村者得天下
根據我們上篇報告的論證,澳門博彩的中場業務與澳門遊客總訪問量息息相關。據此我們也能推斷出澳門中場業務的發展與當地旅遊度假業務的發展密切相關,甚至我們可以毫不遲疑的說,在澳門未來博彩業務的競爭中,誰的酒店及相關娛樂配套設施最多最完善的將會獲得最大的市場份額。


作為金沙與其他競爭對手主要的區別所在,金沙中國在澳門的綜合度假村是行業內獨一無二的。作為擁有近萬間套房及酒店客房的綜合度假博彩休閑經營商,在未來包括家庭度假休閑、博彩娛樂發展的大背景下,顯然能提供完善配套服務的博彩企業勝出的概率最大。

與此同時,在一個博彩份額占據國內生產總值90%以上的區域,單一支柱經濟的發展顯然已經不合理到不能再繼續上升的病態的程度了。因此,我們認為這種時候已經到了在2000年開放賭權時候所必須要達到目的的時候了,也就是澳門到了必須轉型不可的時候了,也就是包括會展、度假旅遊業務未來將迎來一段黃金發展時期。


    我們選取了前龍頭澳博控股以及幾家美資賭場背景的博彩公司,對它們的業務進行了對比,發現在這幾家中金沙中國來自非博彩收入的比重最高,已經接近10%,其收入也從剛上市的千萬美元增長到10億美元級別,年複合增長率更是達到了80.74%,對此我們認為金沙中國非博彩業務包括酒店度假、娛樂休閑等在整個中國中產階級崛起的大背景下顯然具有更廣闊的發展前景。


匯彩控股(1180.HK),澳門博彩業調控受益者
    伴隨著澳門博彩業多年來高速的發展以及一業獨大局面的形成,目前已經引起了各方面人士對當地經濟失衡及其抗風險能力的擔憂。隨便目前博彩收入不斷下跌,行業持續低迷,但我們認為目前的地點也是拐點,包括未來在非澳門地區,公司的電子博彩機均有很大用武之地。現任首長崔世安承諾將調控博彩規模,特區政府未來在經濟範疇的重要議題,是務實調控博彩業的發展速度,科學規劃博彩業發展規模和方向,促進博彩業穩健發展。我們認為,根據澳門之前已經設定維持每年3%的賭桌增長額度的基礎上,特區政府預計會進一步縮減賭桌數量。而這對於即將在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2017年新開業的賭場來說顯然會導致它們賭場賭桌數量的下降,對於其產能來說顯然很難獲得飽和,而應對這種方式除了從別的賭場抽調賭桌外,還可以進行引入電子博彩機Live Multi Game”(LMG)。


公司簡介
    匯彩控股(1180.HK),作為一家集娛樂場管理、遊戲機及設備研發、生產租賃的綜合性控股企業,自子公司樂透(澳門)有限公司於2007年獲得澳門政府授權成為持牌的娛樂場服務供貨商,公司自此訂立明確的定位,為多家衛星賭場向中場客戶提供專業的服務。作為澳門三家獨立衛星賭場的唯一服務提供商,公司亦通過子公司LT Game,負責為澳門和海外市場中主要的博彩設備供貨商提供直播混合遊戲機LMG(Live Multi Game)。



雙引擎驅動,公司主業未來增長強勁
公司作為控股公司,其旗下包括LT Game和LT Macau分別從事賭場系統供貨與賭場管理服務。鑒於之前我們的分析,公司這兩塊業務尤其是電子博彩機Live Multi Game顯然具有無限的前景。

LMG業務,前景無限
隨著技術的發展,各大博彩設備公司針對賭場方面出於提高博彩效率,降低人工成本、提升準確度、安全性和賭客的用戶體驗的角度考慮,開始開發各類一站式的博彩系統技術,以改善整體的遊戲體驗,獲得更多的市場占有率,當然這一點從我國機器洗麻將機設備的出現也可以看出趨勢端倪。

    從系統上來看,樂透遊戲公司的這套賭場智能百家樂系統利用新技術,Live Multi Game(LMG)直播混合遊戲,作為公司董事長研制的應對賭場電子化趨勢的賭場系統,主要是指賭場引入電子化將是一個趨勢,這里說的“電子化”是指一個荷官經過一個計算機系統將可以同時面對更多賭客。這其中主要包含兩種特征,即直播和多種,直播意味著結合了電子遊戲和真人賭桌的優點,並將真人荷官的發牌動作和情況現場直播到多個終端,而多種則意味著玩家能在任何一個終端機下註多種不同的賭桌遊戲。




從行業來看,目前整個行業的博彩設備已經處於飽和階段,因此發展空間有限。但隨著博彩大爆炸以及近些年博彩業的逐步放開,對於博彩的限定不會像當前一樣僅僅在特定地區允許開賭。從日本的經驗看,遊戲熟悉更強的但具有博彩色彩的三七機的流行也反映了在泛娛樂化時代,博彩設備越來越泛遊戲化預示著未來遊戲性更強的具有博彩功能的設備會具有更大的前途,而這些顯然都不在傳統的賭場,包括各類大型娛樂場所、遊船等,這也是行業未來對設備的需求之一。


而隨著最近幾年中場的最低賭註一直在上升,包括大陸賭客源源不絕,賭場有提高最低賭註的能力,但這也排斥了很多其他群體,其次由於新增賭桌數目被限制,賭場只可以通過提高最低賭註來增加收入,另外澳門勞動力緊缺等因素導致了LMG遊戲的應用符合了當前澳門博彩業發展的趨勢。


自2010年澳門博彩監督協調局把直播混合遊戲歸為一類遊戲後,行業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年均複合增長率更是達到了113.4%,同時直播混合遊戲由於專利關系,在整個澳門市場都處於壟斷地位。


LMG生產商的未來幾年盈利都處於急速上升階段,但畢竟終有一天會飽和。而其能否脫離這周期命運,則主要在於公司的銷售商業模式。從公司來看,目前銷售模式包括一次性“賣斷”加收固定維護費用以及免費提供給賭場以獲得傭金返傭兩種,這兩種顯然第二種把公司機器做出平臺更具有商業價值,預計公司未來會加大盈利模式這一領域的探索。


除了依靠澳門博彩業這一大蛋糕以外,公司在海外市場也擁有巨大的市場前景。除了在美國擁有LMG的專利權外,公司2013年在全球市場LMG配置超過3000臺。根據公司的估計,海外市場擁有巨大的潛力,包括美國擁有50000LMGs,澳大利亞擁有40000LMGs。與此同時,與澳門類似的是,發達國家的賭場人工成本也非常高昂,包括價格敏感的中場客戶需求無法滿足等,因此海外市場擁有巨大的潛力。

賭場管理,特色經營穩增長
公司旗下樂透澳門作為一間間接持牌的賭場服務提供公司,於2007年獲得澳門政府授權後開始經營賭場,從2008年開始經營金碧匯彩娛樂城,到2014年開始接手經營不佳的華都娛樂城,再到開始在澳門賽馬會娛樂場營運世界上第一間沒籌碼的電子化賭場業務,公司的戰略穩健而清晰。

從策略定位上來看,公司市場定位就是聚焦中場客戶。圍繞著這一戰略,公司采取了人流量策略,利用自身獨有的LMG技術顯著的縮減自己的運營成本的同時也降低自身的投註門檻,吸引價格敏感性玩家,借此提升用戶粘性,這就打造了公司穩定而長期的客戶來源,從宣傳上來看,公司在不與旗艦賭場直接競爭的前提下,通過打造“澳門最怡情性”的賭場,從實際效果看,其旗艦娛樂場金碧每張賭臺日均收益由接管以來的8萬港幣增長到現在的12萬港幣左右,而華都娛樂場也由日均賭桌3萬港幣增長到目前的4萬多,在此背景下公司亦接管了澳門賽馬會娛樂場,據此公司走出了一條符合自身發展的差異化道路。


除了具有壟斷性的博彩系統服務外,公司作為在中場業務領域獨具特色的博彩運營商的特質決定了公司未來勢必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對照目前的股價,我們認為公司擁有極大的上升潛力,雖然短期來看,包括整個澳門市場由於博彩需求低迷導致對電子博彩機器的減少等負面因素,但長期看基於電子博彩機器極大的便利性,其市場空間較大,對此我們給予關註。

附—相關公司估值情況
自2002年澳門開放賭權後,澳門博彩業取得了飛速發展。在此期間,我們也看到了六家澳門博彩股陸續上市並取得了很高的漲幅,甚至誕生了像銀河娛樂(0027.HK)這樣的百倍大牛股。雖然近期澳門博彩股受到各類負面因素的影響出現了短暫的回調,但是基於我們對未來的判斷,行業未來仍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風險提示
對於澳門博彩業來說,雖然前景無限,但不可忽視的是,除了我國大陸持續的反腐運動外,其仍然面臨著一系列不可忽視的風險:

來自亞洲其他國家的競爭
目前在中國周邊,自北往南,從俄羅斯遠東、到朝鮮中朝邊境、韓國濟州島、菲律賓再到越南、柬埔寨甚至新加坡等,都一直在密集擴大賭場規模,我們從拉斯維加斯的發展經驗來看,伴隨著世界賭博大爆炸,世界各地爭先恐後的放開了博彩行業,這在很大程度上沖擊了原有的博彩地區博彩業務的增長。隨著美國各州逐步放開博彩業,這對拉斯維加斯造成了很大影響,近些年來,拉斯維加斯博彩業增長緩慢(見前文)。

對於澳門來說,作為中國國內唯一的合法博彩地區,在有限的博彩資源背景下,其博彩收入得以一直維持較高的增長。在2002年博彩牌照一分為六後,伴隨著35%稅率的是這些年其稅收收入一直處於不斷上升的趨勢,整個社會越來越依賴博彩產業的發展。

近些年來隨著國內旅遊的放開,去周邊國家的遊客不斷增多,周邊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等都虛位以待,澳門顯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在當前反腐大背景下,比較重要的VIP業務很多都轉移到亞洲其他國家。



中國經濟轉型的風險
對於深受中國經濟發展影響的澳門博彩業,其發展與國內消費密切相關。而我們從我國的投資與消費來看,顯然不甚樂觀,對比世界主要國家,我們的投資占GDP的比重偏高,而居民最終消費則顯得偏低。對於這樣一個畸形發展的經濟,能否轉型成功,該投資主導型經濟為消費主導型經濟,除了關乎國家未來的發展外,顯然也關乎澳門博彩業未來的發展。





澳門 博彩 行業 深度 研究 道得 得盡 盡的 人生 不盡 人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8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