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道別

雙手接過 Grace 兩張餅卡, 輕輕回應:「Grace ,多謝妳! 祝妳新婚生活愉快!」

我親自送 Grace 到公司大門口, 握下手講一咗聲再見, 心裡暗嘆: 「係我無福氣, 一個咁幫得手嘅員工, 就咁比個新郎哥搶走咗!」
道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157

死前道別患癌阿伯醫院與愛駒說再見

1 : GS(14)@2015-11-01 23:11:11

生命即將走到盡頭,英國康沃爾郡80歲的基特(Frank Keat)希望可以再見到愛駒、跟牠說聲再見,奈何癌症病入膏肓的他無法離開醫院,幸得護士安排他的愛駒到醫院,讓一人一馬最後道別。圓了心願的基特在四天後安詳離世。基特(Frank Keat)從事馬匹繁殖兼馬術比賽評判,一生與馬為伴,入院後整間醫院都知道他對馬匹的熱愛。5歲大的「Early Morn」是基特最後一隻繁殖及命名的馬匹,對他來說別具意義。某日,護士們無意中聽到基特慨歎,希望自己身體好得可以去探望愛駒,可惜他已虛弱得不能前往馬房。貼心的護士們居然秘密籌備一次特別探訪。護士聯絡基特兒子,希望他將馬帶來醫院,振奮一下基特低落的情緒。在上周五一切準備就緒之後,護士就將基特推出病房來到庭院,原來「Early Morn」早已在等候老友。護士羅素(Samantha Russell)表示:「老實說,這是我工作生涯中最值得紀念的一天。那種情感難以抑遏,病房內無人不哭。」基特兒子表示:「這是一份如此美好的心意,我知道爸爸除此別無所求。」「Early Morn」低下頭來,似是吻別最愛的主人。基特已於周二過身,葬禮在下月7日舉行,預料「Early Morn」亦會出席。英國《每日鏡報》/《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101/19355995
死前 道別 患癌 阿伯 醫院 與愛 愛駒 駒說 再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632

「我怕會被打敗」癌童遺書向家人道別

1 : GS(14)@2016-03-05 01:11:46

英國伯明翰一名11歲男童就算患上腦癌,仍然勇敢面對,惜他去年病逝,但他遺下的一封書信卻展現人性光輝,感動人心。這封遺書是丘奇(Finlay Church)病逝前4天寫下,信中流露他對癌症的不安及痛苦,但他卻從中感受到家人無私的愛。甫開首,丘奇寫道:「為何我寫這封信?我要告訴別人我的感受。我名叫丘奇。我喜歡我的名字,我喜歡朱古力和食物,我一直嗜吃。我常會在心內說粗話,當我感到痛苦,有時我便說出粗俗的字句。痛苦感覺就像痛苦,我無法用另一方式解釋,而且我感到厭倦了。」然後他逐一向家人道別:「給媽媽:我不知說甚麼好,我只是很厭倦,我厭倦走下去。我愛我瘋狂的母親,你是如此瘋狂、偉大、不可思議……你一直幫我走下去,你為我清洗、你餵我,你愛我。我無法講出我有多愛你,多感激你的幫忙,你是世上最偉大的媽媽。爸爸!你比媽媽理智和成熟,我非常愛你,因為你是如此關懷備至,而且你喝醉的次數比媽媽少得多。」他續寫道,「馬卡(Macca),你是很好的弟弟,我知道你有時看着我很糟糕,內心很掙扎,但我知你願我安好。我愛你,就算別人以為我們是孖生兄弟,但實際上我幾乎大你兩歲,只怪媽媽把我們打扮成一樣。」丘奇也記下患癌後的經歷:「癌症,他媽的癌症,你改變了我的生命。有好也有壞。我們先說好的一面?我們家有一隻小狗,牠令一家人變得親密起來……全因為這個社區和親友,我經歷了一些無想過會經歷的事。我感激幫過我的人。現在輪到壞的一面,就是要吃藥和感覺非常糟糕。我有點怕我會被打敗,我希望不會被打敗,我會繼續對抗病魔。」由於3月是當地的「腦癌關注月」,丘奇父母於是決定公開兒子的遺書,希望能喚起社會對腦癌的關注。英國《都市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03/19514380
我怕 怕會 會被 打敗 癌童 遺書 家人 道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705

【再見築地】再見!築地人的道別

1 : GS(14)@2016-08-04 04:07:13

這裏吃的只有多士,喝的來不開奶、茶、咖啡、果汁,非常簡單的一家少店。



在築地採訪超過一星期,每位受訪者,我們都會問他對搬遷的看法。其實來之前看過日本新聞,早已有個大概。「那個地方沒人情味」、「交通太差了,沒遊客會來」,埋怨,可能是因為懷念,畢竟許多人在這裏待過半世。不過鬧還鬧,搬還是要搬,純粹吐一下苦水罷了。


唯獨命運不同的是愛養咖啡。也許你去排壽司大時,有留意過隔壁這間小小的咖啡店。非常狹長的店,門面大概只夠三人並排,裏面放一張吧台一排高凳,播放着60年代Paul Mauriat的輕音樂,與鬧哄哄的市場是完全兩個世界。它比築地更悠久。明治末年創立,關東大地震後搬入築地,已經超過100年歷史。當初是政府希望市民能從日常飲食中,吸取更多營養而成立的牛奶吧,約50年前加入咖啡、茶、果汁幾種選擇,菜單至今幾乎50年不變。咖啡以四種豆混製,當然不能與單品咖啡質素比較,還算可以。倒可試試牛奶啡啡,店員以老舊的鐵鍋煮奶,十足懷舊。



百年咖啡店 伴市場走進歷史


這邊的顧客,主要是市場內的工作人員,及來入貨的人。愛養咖啡的三代目竹內雅夫說起,「他們主要是休息時間過來,大家都認識的,有時會談一下最近的價格怎麼樣、甚至在這裏做買賣的也有,公事以外也會閒話家常。」他回憶,以前的築地比現在熱鬧得多,隨着連鎖超市的堀起,市場的檔口漸少。現在談生意的不多了,倒是街坊來看報紙的多,就像築地的社區中心一樣。「市場隨時代改變,到了更現代化的豐洲,已不再需要一家這樣的店了。」由築地的開端走到結尾,都有愛養的足跡,現在決定跟市場一起走進歷史,他的理性平淡令我驚訝。其實咖啡店就好似整個市場的縮影,充滿歷史、人情,卻追不上時代。想起另一位在築地工作50多年,龍壽司的二代目福田士孝說到:「這是我成長和教曉我很多東西的地方。即使有機會到新的地方學習,但還是因為有這裏,所以才有現在的我。」說完他不禁哽咽。我們不會遺忘築地,但路,還是要走下去。記者:甄俊宇攝影:伍慶泉愛養咖啡位置:6號館時間:3:30am-12:30am(星期日及休市日休息)



愛養咖啡店就像社區中心,做了幾十年的員工,來這裏的魚販、商家都如街坊熟稔。

愛養咖啡的三代目竹內雅夫認為,新市場較着重功能性,不再需要這類人情小店。

走過百年,愛養決定隨市場關閉結業。



店內還是播放錄音帶,都是60年代的歌曲。

岩佐壽司的女將岩田美佐繪,於築地工作45年,她形容心目中的築地為「人生」。

龍壽司的二代目福田士孝說到:「因為有這裏,所以才有現在的我。」



志賀淳是批發商洸峰員工(於築地工作20多年),他說這是他「不想忘記的地方」。

築地市場將於11月2日關閉,11月7日豐洲新市場開幕。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803/19720381
再見 築地 地人 人的 道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332

臨終Party道別絕症女:唔好喺我面前喊

1 : GS(14)@2016-08-13 14:59:34

美國加州一名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的女子病入膏肓,在接受安樂死前,她舉辦為期兩日的派對廣邀親友,以歡笑中告別塵世。41歲的戴維斯(Betsy Davis)2013年確診,之後日漸失去自理能力,本身從事表演藝術家及畫家的她已不能站立、擦牙或搔癢,就連說話也說不清,需要看護員為她翻譯。過去數月戴維斯計劃如何離世,才令她再次感受到自主權。派對在上月23至24日舉行,戴維斯訂下的唯一規矩就是不准在她面前哭泣,逾30名親友由全國各地前來送別,將告別派對當作戴維斯的最終表演。有女士表演拉大提琴、有男士表演吹口琴,派對上有雞尾酒、戴維斯最心愛的薄餅、房內放映戴維斯心愛的電影。派對上老友重聚,戴維斯坐著輪椅滿場飛,大家有說有笑,洋溢歡樂氣氛。隨著周末完結,親友一一吻別戴維斯,眾人拍下大合照後離去。戴維斯姊妹說:「明顯地這對我來說很艱難……最難是要偶爾離開房間,因為我會哽咽,但大家都明白。大家明白她受了多少苦,而且尊重她的決定,大家也知道她希望這(告別派對)是充滿歡樂的。」戴維斯被推到床上,穿上心愛的裙子欣賞最後一個夕陽,在看護員、醫生、按摩治療師及姊妹守望下服食安樂死藥物,4小時後撒手人寰。賓客阿爾珀特(Niels Alpert)形容:「毫無疑問我們會在她身邊……她拿回自主權後,將她的離世也化成一種藝術。」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13/19734918
臨終 Party 道別 絕癥 癥女 唔好 好喺 喺我 面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653

絕筆道別 感嘆「清白顛覆」

1 : GS(14)@2016-11-16 05:47:04

賈敬龍知道將被執行死刑,日前透過律師傳出兩則文字,一是他的《懺悔》,二是他寫的一首詞《沁園春.別》,藉此向家人、世人道別並致謝。高瑜在Twitter轉發賈敬龍絕筆字時,也驚嘆這位冤仇纒身的農家子弟,還是一位文字愛好者。她感嘆說:「不滿三十歲的死囚,慨清白顛覆,念香花幽草,更令人疾憤司法之不公。」


遺憾未報親恩

據悉,賈敬龍是在本月2日與律師甘元春會見中,傳出兩則文字。其中《沁園春.別》感念即將被行刑,「半夢消斷,一往無前」處境,感嘆「清白顛覆,自有堪堪」。最後以「一任孤擲,賈在高營,惟是泯仇愧澤酬。但已矣,恨有幸人來,淚與君別」結尾,淒婉的字句令不少網民為之感傷。而在《懺悔》一文,他透露案發當日被打斷右腿,經一年多治療後近日已痊癒,縫針也已拆除。文中他最後悔愧對父母,「烏鴉反哺,羔羊跪乳,我給我的父母帶來了甚麼?」父母在計生最嚴年份生下他,望子成龍,予他賈敬龍之名,「而我卻恰傷害最深是最痛愛我的親人,更讓老人無緣天倫之樂」。回首30年,最大憾事即無法去感恩與回報父母。《蘋果》記者


【網民有話說】

•谷開來也是蓄意謀殺,為甚麼不判死刑?•表面看是拆遷問題,實際是面對強權的仇恨!•強拆的悲劇,這只是其中的一個,絕不是最後一個。•房子夠住,事實是他的女朋友也一直勸他到新房結婚,但是他不同意。資料來源︰新浪微博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16/19835320
絕筆 道別 感嘆 清白 顛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784

朱國樑感性道別國泰

1 : GS(14)@2017-04-28 00:19:55

【明報專訊】走的終須走,國泰航空(0293)近幾年業績唔掂,就連服務質素都俾人鬧爆,成為眾矢之的嘅行政總裁朱國樑仲有幾日就要卸任,佢就透過公司內部通訊寫咗篇臨別感言,多謝同事之餘,仲講咗句「道別從來不容易」,搞到小琴都有少少眼濕濕。

朱國樑將會喺下個月1號正式卸任,調任國泰非常務董事,公司最新內部月刊《The Journey》就登佢一篇臨別感言,回顧國泰過去嘅艱鉅挑戰,好似911事件,SARS疫潮和2008年環球金融海嘯,每次走出大事件後,公司都不斷成長,變得更加堅韌茁壯,相信何杲接任行政總裁後,可率領團隊,令國泰變更強大穩健。

最後,朱國樑寄語,「道別從來不容易。且容我說一句,多年來與許多才能出眾的同事一起工作,我實在心懷感激。國泰將永遠長繫我心。謹此向各位送上最美好的祝願。」小琴喺呢度都祝Ivan一帆風順,嚟緊嘅日子步步高陞。

email: piano@mingpao.com

[小琴密語]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717&issue=20170427
朱國 國樑 感性 道別 國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441

發信向舊部道別 科米:我沒事

1 : GS(14)@2017-05-13 01:56:13

遭總統特朗普請食「無情雞」的科米,向昔日下屬等發信道別,勸勉手足別受事件影響工作,更指自己「沒事」。科米前日向部份FBI人員及朋友發信,指自己一直相信總統有權以任何理由、甚至是「莫須有」罪名將FBI局長革職,因此不打算花時間深究此決定或行動方式是否正確,「一切已經結束,我沒事」。


下周二到國會作證

他又指,越動盪的時代,美國人就越應該視FBI為「真才實幹、誠信和獨立的磐石」,而造就這種堅強的正是FBI內部人才的品性和質素,因此希望一眾舊部可「繼續按我們的價值觀生活,繼續進行保衞美國人和堅守憲法的任務」。科米直言,離開這群正直、「承諾只作正確事」的同僚是非常困難的事,最後更以「能與你們共事,是我人生最大喜悅之一,感謝你送我這份禮物」作結。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邀請科米下周二到國會作證。科米遭解僱後,FBI局長的職務由副局長麥凱布暫代,但麥凱布與克林頓夫婦關係密切,料正式晉升為局長機會微。特朗普正物色局長人選,有指可能與他關係密切的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紐約市警察局長凱利(Ray Kelly)和眾院情報委員會前主席羅杰斯(Mike Rogers),料可獲跨黨派支持的候補就有FBI前副局長皮斯托爾(John Pistole)。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英國《泰晤士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2/20018912
發信 舊部 道別 科米 沒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571

周國賢 鉄道上的道別與啟航 2017-11-03

1 : GS(14)@2017-11-06 04:29:57

https://www.am730.com.hk/news/%E ... %9f%e8%88%aa-102188

聽周國賢(Endy)的歌,總會感觸無限。如歌者自言,論唱功不算最出色,但所創作的旋律與獨特的編曲,配合富情感的演繹,能盛載寓意深遠的歌詞,增加歌曲的感染力。作為唱作歌手,情緒讓他敏感於周遭事物,啟發創作靈感,卻也能令他墮進萬丈深淵,甚或錯過重要的人和事。下月中,Endy將會舉行3場《銀河鉄道之夜》演唱會,以列車旅程喻人生,回顧成長路上的寶貴相遇,告別情緒化的自己,重拾當下的力量。文:許惠敏 圖:黃文山

道別情緒化
「爆肌、跳舞、玩火花、空中飛人……統統一定不會發生!」談到籌備中的演唱會,有何韻詩(Hocc)、麥婉欣擔當幕後大臣,Endy透露會加強視覺效果與浪漫感,但萬變始終不離其宗,主力仍是彈琴與結他。演唱會的構思與命名,來自日本作家宮澤賢治的童話《銀河鉄道之夜》,Endy向來深受宮崎駿的影響,當發現宮澤曾啟發宮崎駿創作環保、反戰等主題動畫,更是愛不釋手,「今年初才讀這本書,記得當時在日本,某晚放鬆地躺在草地望天,漸發現夜空星羅棋布,令我想起書中主角躺著望星,搭上銀河列車開展奇幻旅程,這好比人生旅途,這幾年大家好friend,然後各有自己的路,下站又遇到不同朋友。」聚散有時,儘管最終都是一個人上落車,沿途的經歷與風光,都是當下堅壯成長的養分,「以此作演唱會主題,因畫面靚又浪漫之外,亦意味我入行至今波折重重的路。」Endy於04年推出首張EP,一曲《目黑》令他備受注目,歌影雙線,不乏機會;兩年後,他卻選擇以樂隊Zarahn名義發展,隨後多次進出樂壇,2013年更遇上情緒風暴來襲,兩年後才正式回歸台前,Endy自言很遲熟,「明明有條易行的路,點解我偏選荊棘路?我已很厭倦情緒化的自己,無限次說情緒ok,實質是城市生活,怎會容易搞掂?不過,始終要學做大人,這個Show是要向情緒化的自己道別。」
news-images
我們唯一的力量,是源自當下的自己,別要被過去牽著鼻子走,千萬不要受將來的擔憂恐懼所蠶食。

當下的成長
道別,始於生命重整。Endy剛派台的《在天之靈》,由黃偉文(Wyman)填詞,一如以往,廚師發辦,料不到繼《我們都不是無辜的》與《今生不回家》兩首作品之後,竟收到Wyman提出不寫情歌寫生死命題的要求,Endy作曲原是要紀錄這兩年的點滴情懷,本意不在唱情歌,當收到Wyman的詞,細味詞意,再次驚嘆Wyman閱人與世情的功力;歌詞是一封信,致一眾曾經用心守護和悍衛這城的先賢,也揭示城裡上演的一齣爛戲;在個人層面,開首幾句歌詞「不要走 不要走,你別太早走,恨還在 病還在,未曾學會救」已夠夭心夭肺,「每次都給Wyman椎中我的處境,外界想像的周國賢,可能做得很好,但作為丈夫、爸爸、兒仔,責任上做得不夠!」 Endy有感個人力量不足以駕馭新歌,決意找回音樂力量的根源──識於微時的Zarahn樂隊,一不離二,樂隊亦參與錄製未派台的《當下的力量》,小克填詞,「作曲的意境是拍著雙翼去追夢,靈感源於我很喜歡的德國作家艾克哈特托勒,歌名取自他的同名著作。」大道理是天堂或地獄,抉擇在於一念,「我們唯一的力量,是源自當下的自己,別要被過去牽著鼻子走,千萬不要受將來的擔憂恐懼所蠶食。」說罷,Endy不禁自嘲「說來很型,實踐卻很難!」



重聚 解心結
心結,猶如拖後腿的大石,不解,漫長路舉步維艱。在Endy的音樂路上, Zarahn的地位舉足輕重,這是他13歲移民紐西蘭時組成的樂隊,可說是音樂創作的起點,「我不是讀書材料,本想向藝術繪畫發展,怎知讀藝術都要寫論文,當時真的好灰,音樂夾Band是我的人生游水泡,後來獨自留學日本的兩年,就是拿著結他不斷寫歌過日子。」接下來,是無心插柳加入樂壇的故事,Endy曾以為樂隊能在樂壇做出成績,惜事與願違,「坦白講,樂隊後期搞得不太開心,有隊員計劃成家立室,另有隊員覺得玩Band條路不易行,想找正職,我卻想一齊行下去,各人意向不一,樂隊雖沒解散,但進入冬眠狀態,說實在是有心病。」樂隊自07年停產,有好幾年不相往來,Endy形容Zarahn曾是他逃避見面的「家人」,「長大了,發現有些執著很無謂,人生時鐘嘀嗒走,與其花時間去憤怒和計較誰對誰錯,倒不如重新聯繫,討論合作計劃。」冰封關係融化,隊員試過抱頭痛哭,也讓Endy自我檢視,「我曾經將Zarahn裡的Endy撕掉,10年後再與隊友錄唱新歌,好像重拾當年樂隊裡的自己,合體成目前的我。」
news-images

創作 要貼近個性
唱作人的音樂反映蛻變成長,從初出道的情歌到Zarahn的Band sound,Endy的作品都是青葱貼地 ,後來的new age風格,開拓對宇宙世界的探索,近年則是折返人間,跟社會同呼同吸,兜兜轉轉,最終選擇留低,只因喜歡自己創作的音樂,「在這行發展,是集合我最強和最弱,自知唱腔一般,最獨特是旋律和編曲方法,韓國、日本和台灣味也有。」誠然,Endy賣的不是唱功,是旋律與情感,以真誠的歌聲打動人心,「音樂不是一種計算,我曾經試過去計,如何能貼近市場,但感覺頗辛苦,其實我是很複雜的人,便貼近自己的個性去創作,作品始終有自己的DNA。」《有時》、《重逢》和《星塵》三部曲,屬於離地的宇宙題材,至今仍被網民推為神作,其實全源自他當年對未來的驚恐想像,「那時期開始探索new age,大家都談2012年底是世界末日,我很擔心沒機會見家人,記得錄《有時》的情景,是將家人的相全放出來,想像海嘯迎面衝來,是大家站在一起面對。」他形容那是「灰到爆」的時期,隨之而來是情緒崩潰避走加拿大一年多的歲月。



下一站 動畫製作
2015年,雖說走出情緒幽谷,重站台前,Endy坦言情況時好時壞,「當狀態最壞時,就像站近黑洞口,黑洞有力扯你下去,最怕聽到人說『點解收埋自己?開心啲啦!』若果可以開心,我也不想留在那個位。」對創作人而言,情緒既能載舟亦能覆舟,道別情緒化,就是要學懂與腦朋友玩遊戲,不再任由「阿愁」或「阿怒」主導,Endy形容是一場持久戰,籌備演唱會給他最大動力,「盡量每天都跑步,出身汗又消水腫,是最直接令自己開心的方法,還要調節飲食,現在會隨心茹素,戒食紅肉,因為吃了容易情緒起伏。」另外,還有非正路的「排毒法」,拍戲是也。早前,他在澳門電影《愛比死更冷》擔正,一人分飾中學生和地下判官,「我有太多情緒,別人說很難哭,我卻是很難收,記得電影有一幕喪禮戲,我拿著阿爸的警服受辱罵,因燈光走位問題,拍了6、7take,我可以一次哭得比一次厲害,絕對是幫我『排毒』,發洩負面情緒。」近期,Endy先後參演多齣影視作品,演唱會後要立即投入拍劇,似乎要雙線發展?「趁青春留倩影嘛!」然後,他才認真答道:「其實,我很想製作自己的動畫,當中必要創作故事,拍戲能演繹不同角色,開放自己與人交流,擴闊視點角度,令創作立體一點,避免長期自困於周國賢的狹窄世界。」從音樂唱作編到錄像攝製,Endy的創作才華是毋庸置疑,不乏獨特見解,假以時日,定能找到在演藝圈的最佳位置。
周國 國賢 道上 道別 啟航 2017 11 03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8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