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金融雲端:行運當秘笈

1 : GS(14)@2012-02-01 23:18:1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031764
2 : GS(14)@2012-02-05 12:33:19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 ... eabc1dc182fae1006e4
由 johnson1 » 週日 2月 5日, 2012年 10:48 am
打大鱷內情十年後曝光
2008年08月11日

港股熊市壓頂,一片愁雲慘霧, 10年前的今日指跌穿 7000點,創 5年新低。當時國際炒家在港元、股市及期指三個市場同時出擊,如「」自動提款機般,在港予取予攜。一場官鱷大戰, 3日後正式爆發。
昔日大鱷已銷聲匿,曾經狠批港府入市的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亦風光引退。千帆過盡,驀然回首,留低的是港府不敗之謎──運氣抑或策略致勝?
本報訪問了 98年代表特區政府披甲上陣殺鱷的前金管局「女掌櫃」(助理總裁)葉約德、前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委員兼重量級銀行家李國寶,以及御用經紀之一中銀證券副董事長馮志堅,披露當年打大鱷過程。 記者:劉美儀 羅嘉銘
歷史上最偉大的統帥拿破崙,相信運氣亦誇耀運氣,不少人認為當年港府入市打大鱷,最終能本利歸還,與對基金「後欄失火」不無關係。由於捍衞聯及擊退炒家有功, 2000年獲頒授銅紫荊勳章的葉約德,以「天時地利人和」總結這場官鱷大戰。
她說,不會排除「 luck」(運氣)的元素,更引用拿破崙打仗時,揀將領亦要「睇呢個將軍有無運氣」作比擬,說明「運氣係幾緊要」。不過,她認為信念及決心亦很關鍵,「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failure is not an option)」是她踏上戰場的座右銘。
持續兩周的行動,到 8月 28日是當局入市最後一天,當時指已反彈逾千點至 7900點,她說當時最大顧慮,是對手「再沽低個市會點?」政府若不繼續接盤,便「前功盡廢」,尤幸對基金接連在東歐出事,彈盡糧絕,港股遂一路拾級回升。

「連炒家貨源都掃晒」
放大圖片

對於當年第一口價「掃幾多」、入市期間「幾個鐘」等細節,她笑說「都唔記得!」唯一印象最深是獲上司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知會準備行動時,回應的第一句話:「我好多年無落過飛(直接落盤)。」
現任星展銀行(香港)行政總裁的葉約德指,當時港府兵分三路迎擊炒家,在股票現貨、期指及借貨三管齊下,其中借貨時機之佳如獲天助。
「我要挾佢空倉( short squeeze),就要三路齊發,令佢無貨沽空。」她記得政府剛開始借貨時,適逢指重磅股豐控股( 005)除息,不少借出控股票的貨主,要取回股票收息,然後再借出街。
於是政府覷準時機,「連炒家借貨貨源都掃晒」,令借貨成本從當局開始入市時,年息約半至一厘,至長期資本管理( LTCM)倒閉時飆至 36厘。
政府入市,行動絕密,她本人亦是早一兩天才獲任總通知。作為管理逾萬億元外儲的舵手,葉約德即時展開部署,包括「拉線(電話線)、整 screens(螢幕屏)、預 positions(交易位)、揀經紀」等,因外匯基金一直「無做開港股」,故她亦要確保後勤人員「識得交收港股」。

入市小隊由數人增至十人


官鱷大戰,是否像電視劇《大時代》中,丁蟹與方展博在市場廝殺,其他人退避三舍呢?為防洩密,她率領的入市小隊(起初數人,後增至約 10人),只好「匿藏」在她的辦公室內,與外面的交易室隔絕,房外人乍見人出人入,「唔知面搞乜鬼!」
入市干預是本港金融史的轉捩點,亦是葉約德職業生涯的高。十年過去,她認為港股從市值規模、資金流向、衍生工具複雜度,均不可同日而語。若再有大鱷重臨狙擊本港,昔日的三管齊下措施,今天「唔一定」夠力迫退炒家。「資金洪流,唔再係一個人或者一個交易陣營輕易阻擋得住」,又或者,如她所說隨年紀漸長,自己已無復當年「咁勇」。
3 : GS(14)@2012-02-05 12:33:28

由 johnson1 » 週日 2月 5日, 2012年 10:59 am
港幣自1983年實行聯繫匯率制以來,聯繫匯率制有自動調節機制,不易攻破。
但港幣利率容易急升,利率急升將影響股市大幅下跌,這樣的話,只要事先在股市及期市沽空,然後再大量向銀行借貸港幣,使港幣利率急升,促使恆生指數暴跌,便可像在其他國家一樣獲得投機暴利。

自1997年10月以來,國際炒家4次在香港股、匯、期三市上下手,前三次均獲暴利。
1998年7月底至8月初,國際炒家再次通過對沖基金,接連不斷地狙擊港幣,以推高拆息和利率。很明顯,他們對港幣進行的只是表面的進攻,股市和期市才是真正的主攻目標,聲東擊西是索羅斯投機活動的一貫手段,並多次成功。

炒家們在證券市場上大手筆沽空股票和期指,大幅打壓恆生指數和期指指數,使恆生指數從1萬點大幅度跌至8000點,並直指6000點。在山雨欲來的時候,證券市場利空消息滿天飛,炒家們趁機大肆造謠,揚言「人民幣頂不住了,馬上就要貶值,且要貶10%以上」。「港幣即將與美元脫鉤,貶值40%」,「恆指將跌至4000點」云云。其目的無非是擾亂人心,製造「羊群心態」,然後趁機渾水摸魚。
8月13日,恆生指數一度下跌300點,跌穿6600點關口,收市時跌幅收窄,但仍跌去199點,報收6660點。其勢與滬深股市2001年下半年的情況非常相似,天天響地雷,周周都下跌,「推倒」趨勢震撼人心。

在壓低恆生指數的同時,國際炒家在恆指期貨市場積累大量淡倉。恆生指數每跌1點,每張淡倉合約即可賺50港幣,而在8月14日的前19個交易日,恆生指數就急跌2000多點,每張合約可賺10多萬港幣,可見收益之高!

第一回合 8月13日恆指被打壓到了6660底點後,港府調動港資、華資及英資入市,與對手展開針對8月股指期貨合約的爭奪戰。投機資本是空軍要打壓指數,港府是紅軍則要守住指數,迫使投機家事先高位沽空的合約無法於8月底之前在低位套現。
港府入市後大量買入投機資本拋空的8月股指期貨合約,將價格由入市前的6610點推高到24日的7820點,漲幅超過8%,高於投資資本7500點的平均建倉價位,取得初步勝利,收市後,港府宣佈,已動用外匯基金干預股市與期市。
但金融狙擊手們仍不甘心,按原計劃,於8月16日迫使俄羅斯宣佈放棄保衛盧布的行動,造成8月17日美歐股市全面大跌。然而,使他們大失所望的是,8月18日恆生指數有驚無險,在收市時只微跌13點。

第二回合 雙方在8月25日至28日展開轉倉戰,迫使投機資本付出高額代價。27日和28日,投機資本在股票現貨市場傾巢出動,企圖將指數打下去。港府在股市死守的同時,經過8天驚心動魄的大戰,在期貨市場上將8月合約價格推高到7990點,結算價為7851點,比入市前高1200點。8月27日、28日,港府將所有賣單照單全收,結果27日交易金額達200億港幣,28日交易金額達790億港幣,創下香港最高交易記錄。
27日,8月份期貨結算前夕,特區政府擺出決戰姿態。雖然當天全球金融消息極壞,美國道瓊斯股指下挫217點,歐洲、拉美股市下跌3%-8%,香港股市面臨嚴峻考驗。據市場人士說,港府一天注入約200億港元,將恆生指數穩托上升88點。為最後決戰打下基礎。

同日,國際炒家量子基金宣稱:港府必敗。投機香港市場的國際大炒家索羅斯量子基金首席投資策略師德魯肯米勒在接受CNBC電視台的訪談中,他首先承認量子基金一直在沽空港元和恆生期指。並說,由於香港經濟衰退,所以港府在匯市與股市對國際投資人發起的「戰爭」中,將以失敗告終。索羅斯雖然每次的動作都是大手筆,但從來不公開承認自己在攻擊某個貨幣,這種以某個公司或部分人的名義公開與一個政府下戰書,揚言要擊敗某個政府的事件聞所未聞、史無前例。

28日是期貨結算期限,炒家們手裡有大批期貨單子到期必須出手。若當天股市、匯市能穩定在高位或繼續突破,炒家們將損失數億甚至十多億美元的老本,
反之港府前些日子投入的數百億港元就扔進大海。當天雙方交戰場面之激烈遠比前一天驚心動魄。全天成交額達到創歷史紀錄的790億元港幣。
港府全力頂住了國際投機者空前的拋售壓力,最後閉市時恆生指數為7829點,比金管局入市前的8月13日上揚了1169點,增幅達17.55%。

香港財政司司長曾蔭權立即宣佈: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貨幣的戰鬥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香港市場人士估計,港府在這兩星期托市行動中,
投入資金超過1000億港元,集中收購了香港幾大藍籌股公司的股票,預計港府目前持有相當於香港股市2100億美元總市值的4%股票,成為多家香港藍籌股公司的大股東。

香港期貨交易所於29日推出三項新措施 (加強規管)。即是:由8月31日開市起,對於持有一萬張以上恆指期貨合約的客戶,徵收150%的特別按金,
即每張恆指期貨合約按金由8萬港元調整為12萬港元;將大量持倉呈報要求由500張合約降至250張合約必須呈報;呈報時亦須向期交所呈報大量倉位持有人的身份。
31日,在政府終止扶盤行動後股市猛跌7.1%,但其跌幅比市場人士預期的少。恆生指數下滑554.70點,閉市報7257.04點,全場成交總值僅66億港元,不到上星期五的歷史新高記錄790億港元的十分之一。而有些投資者原本預測該指數可能大瀉15%。

但投機資本並不甘休,他們認為港府投入了約1000億港幣,不可能長期支撐下去,因而決定將賣空的股指期貨合約由8月轉倉至9月,與港府打持久戰。從8月25日開始,投機資本在8月合約平倉的同時,大量賣空9月合約。與此同時,港府在8月合約平倉獲利的基礎上趁勝追擊,使9月合約的價格比8月合約的結算價高出650點。這樣,投機資本每轉倉一張合約要付出3萬多港幣的代價。投資資本在8月合約的爭奪中完全失敗。

第三回合 港府在9月份繼續推高股指期貨價格,迫使投機資本虧損離場。9月7日,港府金融管理部門頒布了外匯、證券交易和結算的新規定,使炒家的投機受限制,當日恆升指數飆升588點,以8076點報收。同時,日元升值、東南亞金融市場的穩定,使投機資本的資金和換匯成本上升,投機資本不得不敗退離場。9月8日,9月合約價格升到8220點,8月底轉倉的投機資本要平倉退場,每張合約又要虧損4萬港幣。

9月1日,在對8月28日股票現貨市場成交結果進行交割時,港府發現由於結算制度的漏洞,有146億港元已成交股票未能交割,炒家得以逃脫。
(走數146億折合18.7億美元)

在此次連續10個交易日的干預行動中,港府在股市、期市、匯市同時介入,力圖構成一個立體的防衛網絡,令國際炒家無法施展其擅長的「聲東擊西」或「敲山震虎」的手段。具體而言,港府方面針對大部分炒家持有8000點以下期指沽盤的現狀,
冀望把恆生股指推高至接近8000點的水平,同時做高8月期指結算價,而放9月期指回落,拉開兩者之間空檔。即便一些炒家想把倉單從8月轉至9月,
也要為此付出幾百點的入場費,使成本大幅增高。在具體操作上,香港政府與國際炒家將主要戰場放在大藍籌股上,主要包括匯豐、香港電訊、長實等股票。這些股票股本大、市值高,對恆生指數漲落舉足輕重。以匯豐為例,該股占恆生股指的權重達到30%,故成為多空必爭之股。至1999年8月底,當時購入的股票經計算。帳面盈利約717億港元,增幅60.8%,恆生指數又回升至13500點。
(那些當年政府買入藍籌就是今天的盈富基金2800.HK)

國際炒家損失慘重,港府入市大獲成功。據稱,僅索羅斯就賠了8億美元。據說中國政府在背後利用手上的外匯儲備大力支持港府。不過政府自己開的市場,自己也進去玩,有點自娛自樂的味道(被格林斯潘痛批)
金融 雲端 行運 運當 秘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53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