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執爛攤 鄭裕彤近身大起底

2001-2-22  NM




▲魯連城外貌像外省人,鬍子已留了二十年。其父祖籍安徽,是香港安徽同鄉會的創辦人。

由城中名嘴蕭若元姊弟持有的友聯建材系三間上市王國,上週初一夜之間,便拱手出讓予大福集團副主席魯連城。蕭氏的大債主,其實是鄭裕彤家族的周大福企業,但今次卻由魯連城出面接管,令這位原本隱形的神秘人物現形。

對于洋名Simon Lo 、友朋謔稱為「收買佬」的魯連城,老闆鄭裕彤即時讚不絕口:「Simon 佢好叻仔,我梗係信得過佢啦!」而這位備受重用,專門幫手執爛攤的家臣,今天身家少說都有五億元,成為富豪近身中的表表者。

 

一向低調的魯連城,以往甚少在公開場合出現,雖然他是大福集團副主席,然而有關公司的年夜飯、酒會以至分行開幕記者會等,他都絕少現身,予人神秘的感覺。但其實,大福集團上下均知,他是大老闆鄭裕彤身邊大紅人。

現年四十五歲的魯連城,外表衣著平實,不常打呔,談吐隨和,不過生活頗為富貴。例如他家住半山布力徑大屋,市值四千萬,而鄰居均非富則貴,包括賭王何鴻燊幼子何猷龍。

他擁有一艘百多呎的意大利遊艇,名為「Family Day 」,價值三千萬,停泊在深灣遊艇會外。遊艇現有五名員工打理,船艙內有四間豪華客房。據附近船家表示,每逢週日,他會與一家人,帶同愛犬上船玩,至晚上才 回航。「佢為人好隨和,睇落去唔似有錢佬。」該位船家表示,魯連城已將遊艇拿到歐洲放盤,計劃購入另一艘更闊落的新船。

此外,他愛打golf 、愛飲紅酒,還與好友Roman Ho 合股開酒行;亦嗜雪茄,只是老婆不高興,故鮮在人前吞雲吐霧而已。家中收藏不少古董及字畫。

雖然魯連城人前人後謙稱並非富豪,然而計及他手中持有的物業、三間上市公司股權,以及遊艇等,身家少說都有五億元,縱然扣除他代周大福持有的信託資產,友儕估計他亦有兩億元,成為富豪近身中的富貴一族。

 

▲四十五歲的魯連城,說話爽快,惟獨是每談到老闆鄭裕彤時表現得十分謙恭。

 

▲這艘長一百零五呎的遊艇,由軍艇改造而成。魯連城稱六、七年前由意大利購入。

 

▲布力徑這幢外形像「蜘蛛」的大屋。魯連城九○年購入,市值四千多萬。

魯連成身家

物業         市值$0.821

股票

上市公司(編號) 佔百分比 市值

大福證券(665)   14.7%   $1.046 億

友聯建材(432)   19.9%   $0.288 億

亞洲物流(862)   34.9%   $2.57 億

遊艇 Family day      $0.31 億(估值)

              總數:約5 億

*截止至20/2/01  △並未計算約1 千4 百萬股認股證。

在意老細點睇

本週一,花名「二撇雞」的魯連城,上午十時許如常地步進新世界大廈上班。對於記者突如其來攔途截擊,他顯得非常迴避:「唔好採訪我啦!」便入鬆人。

半小時後,周大福及新世界主席鄭裕彤駕到,被記者追問,他對魯連城的印象時,卻滋油淡定兼笑笑口說:「Simon ?佢好叻仔吖!我梗係信得過佢啦……有時會打嚇golf ,大家都係朋友嘛!你哋(記者)可以去大福訪問佢(魯連城)。」

在老細點頭下,魯連城於是透過好友、名嘴陳永陸主動找記者,表示願意接受訪問。踏進新世界大廈二十五樓大福集團的辦公室,只見他枱頭放滿文件,室內擺設充 滿古典味,坐的是古董黃花梨官帽椅,靠牆的黃花梨橋枱上,放置一個青玉佛祖頭,枱下亦是紅根石佛祖頭。另有掛畫等放滿一室。

話匣子甫打開,魯連城對鄭裕彤與記者早上的對話甚為緊張,及後知道老細對他非常滿意後,就顯得頗為安心,還低頭微微笑。不過他先行叮囑記者,千萬不要再用「富豪掌櫃」來形容他,因為這會令他好「醜怪」。

「公司咁大,有好多資歷深嘅老臣子㗎!掌櫃一詞,喺中國人眼中另有意思,排隊都未輪到我啦!」並打趣說:「你叫我『木嘴』好啦!」魯連城還「醒」記者數招打工秘技。「切忌去『充大頭鬼』;做咩事要顧全大局,特別係前輩嘅感受。」魯連城徐徐解釋。

 

▲兩位富豪近身,陳國強(左)和魯連城大家都惺惺相惜,不少商業交易都有合作。

 

▲新世界數碼基地和新華社均持有中華網股權。

 

▲亞洲物流行政總裁陳奇,在天津有不少人事關係,曾與新世界中國合作搞房地產。

連執三個爛攤

除了今次代表周大福利益,入主爛攤子友聯建材外,魯連城以往亦有為鄭裕彤家族出面。

例如於九七年,購入香島道三十五號地皮的惠泰國際,曾將地皮按予周大福借錢。其後金融風暴掩至,惠泰債務危機湧現,魯連城及新世界總經理梁志堅,便於九八 年二月雙雙進入惠泰董事局,出任非執行董事,睇住惠泰盤數。及至九九年中,惠泰要向周大福多借三億元,來償還已到期的債項,魯連城及梁志堅亦雙雙獲提升為 惠泰執行董事。

及後惠泰還不了債,周大福於是借勢入股惠泰旗下最值錢的亞細安,與大股東曾文豪合持亞細安七成四股權;而魯連城獲委任為亞細安執行董事,他是鄭家「代理人」身份明顯不過。

他亦承認:「係,我係幫老細睇住周大福嘅私人嘢,我做企業財務,你知啦!劑劑都傑撻撻(指收購的公司,大都有財務危機),我真係好似『 石仔』咁做,老細從無過問,總之搞掂佢,有表現就得啦!」

至於早前他以個人身份,收購三成半亞洲物流股權,亦令市場猜測,是新世界與亞洲物流第二大股東,陳奇與新華社再度合作之舉,而魯氏則代表鄭家的利益。

原來,新世界數碼基地,得以入股新華社有份的中華網,是因為陳奇從中穿針引線,而中華網於九九年在美國上市時,股價即日昇二點三倍,令新世界數碼基地賬面大賺十五億元。後來更出售部分股票套現。

其實,雙方常禮尚往來,陳奇於四年前,將天津兩項物業的四成九業權,以五億一千萬代價售予新世界中國。雖然陳奇對出售物業提供回報保證,但結果爽約,而物 業其後亦大貶值,只得六百萬元。最終新世界中國沒有向陳奇追討損失,反而向他再買入餘下的五成一業權,令人摸不著頭腦。

「好多嘢唔係你睇表面咁簡單嘅,入面仲有相當複雜嘅嘢,你明㗎啦!」魯連城說時,還向記者打眼色。

 

▲周大福珠寶金行,屬鄭裕彤家族的私人企業。

 

▲魯連成夫婦名下物業

認識純官在先

 

▲鄭家純(左)與魯連城相識已二十載。

見到鄭裕彤便叫「世伯、uncle 」的魯連城,原來與太子鄭家純認識在先。七十年代中,魯連城在加拿大讀書時,識了鄭家純,大家時常一齊玩,回港後亦時有來往。其後在偶然機會下,他為鄭裕彤打工,而且因為肯出面做「死士」而大受賞識,踏上富豪近身富貴之路。

魯連城的父親名叫魯敬業,原是安徽省籍軍人。四九年因大陸解放而逃來香港,在山東街開設毛巾山寨廠,其後更在油麻地長樂街寫字樓,兼營出口毛巾生意,一做卅年。

現年已八十七歲的魯敬業,目前住在九龍塘,他日前接上記者的查詢電話時,客氣地說:「我年紀大啦,唔識得招呼你,我哋喺電話傾啦。」他說自己有三子一女,對於每個兒子的工作,他都記得一清二楚;每當提及魯連城時,他就更為雀躍。

據魯敬業表示,大魯連城十年的長子魯廣雄,於六二年在大埔王肇枝中學畢業後,便進入葛量洪師範學院,畢業後曾當過教書先生。其後他與五洲景龍集團合作,搞期權買賣,七○年代初在台灣開設飾金鋪,名叫「利家安號」。最後賠本收場,輸掉幾百萬元。

兄長是金融老手

 

▲魯連城的母校王肇枝中學,兄長魯廣雄更是該校校友會的會長。

鎩 羽而歸的魯廣雄,七八年返港後開設利家安商品有限公司,買賣黃金及期貨,出市編號是「一六七」。在英皇書院畢業、往美國讀大學返港的二弟魯浩然,其後亦加 入公司幫大佬手。當時魯氏一家家境不錯,住在大埔滘十二咪半的雙橋別墅(已重建為觀海崇庭),臨近現時的鹿茵山莊,當時屬新界區優質豪宅。及至八○年,魯 廣雄已在九龍塘置業,反映頗為富貴。

至於自嘲讀書成績差的魯連城,升中試時被派到王肇枝中學,七二年到加拿大中部鮮為人知的Regina 大學唸工商管理。七八年事業返港後,便進入利家安工作。當時的利家安,由大哥負責投資、二哥負責期貨買賣,而魯連城則負責地產部。「期貨風險太大啦,我從 來唔炒嘢。」自稱一炒就心跳的魯連城,結果揀地產業入手。

那時的利家安,在中東的巴林、阿拉伯地區搞期貨生意。亦有在美國比華利山買地發展物業。八十年代初,蘇聯軍入侵阿富汗,金價升勢強勁,曾高見四千八百元一兩,「利家安」金業自然有點斬獲,二哥魯浩然亦於八七年,從九龍塘搬到港島的白建時道嘉雲臺豪宅。

股災化危為機

八七年十月全球股災一役,利家安因炒燶期指損失慘重。魯連城表示大哥魯廣雄其後亦金盆洗手,移民到美國退休;二哥魯浩然則走到美國繼續其經紀生涯,反映股災令魯家重傷。而魯連城則化危為機,這得從大福集團說起。

大福集團的前身,原是三高投資,七○年由三名廠家,張鑑泉、方鏗和林玨成立。八○年鄭裕彤家族的大福財務入股,八三年鄭家純加入成為董事。而與純官老友的 魯連城,同年將利家安寫字樓亦搬到新世界大廈三十二樓,三高投資的樓上,方便交往。而當時的三高,已成為中型華資經紀行。及至八六年,魯連城與魯廣雄更加 入三高做董事,兩間公司關係密切。

八七年十月十六日全球股災前夕,三高投資落盤買入美國標準普爾五百期指,三日後全球股市大瀉,三高被追補孖展,涉及金額一千三百萬美元(約一億港元)。三 高投資損手爛腳卻不肯找數,八八年一月,美國方面的Refco 證券行於是入稟香港法院追數,追討期間又揭發了三高內部,有人涉嫌商業詐騙,鄭家成員亦遭警方邀請問話。

鄭家為了擺脫麻煩,於八八年四月,將三高投資的百分之九十九點九股份,轉到董事魯連城名下,而他亦忽然成為三高的「負責人」。他與另一位拍檔余大衛,於是被警方拘捕協助調查,一切三高「蘇州屎」由他「孭鑊」,但最後他的控罪獲撤銷,回覆自由身。

魯連城脫罪的內情,九二年間有所發現。有人涉嫌在八八至八九年間賄賂律政署檢控部的第三號人物胡禮達,賄款達一百至三百萬元,以換取不刑事起訴魯連城和余大衛。這單曾轟動財經界的「胡禮達案」,案件最後因證據不足,而不了了之。

記者問魯連城對當年這件事的感受時,他說:「公司有事梗係要擔當啦,當時彤叔精神上,各方面都好支持我,件事最終都搞掂,呢啲嘢唔好提囉。」

 

▲魯連城寫字樓擺放的一張橋枱及一對明式官帽椅,全是舊黃花梨木,兩個佛頭,他則說是有靈性的。

 

▲魯連城放在辦公室的「十年服務金牌」,由大福集團送贈。

富豪近身四絕招

 

▲鄭裕彤愛好打哥爾夫球,下屬亦受到感染。

事過境遷後,魯連城正式入主三高,並改名為大福,還邀請到二哥魯浩然在英皇書院的同學仔陳永陸加盟;又在粵海請黃紹開過檔大福,一於發大來做。大福期後於九六年上市,而魯連城則出任集團副主席,控有公司一成四股權。在鄭裕彤關照有加下,魯連城事業春風得意。

雖然魯連城常說自己在大福集團是不斷「揼石仔」,其實要「揼」得出色,做超級富豪近身有竅妙。第一要「低調」,避免搶老細鋒頭:「你哋應該訪問大老細(鄭裕彤),我只係芝麻綠豆,笑大人個口啦。」

第二是投其所好。魯連城逢週六,一定打哥爾夫球,持之以恆已經有二十年,這與老細鄭裕彤嗜好相近。他手上還帶了一隻銅鈪,以紓緩手部因打波用力過度而致肌肉抽筋。第三切戒無大無細。他的波友很多,有張漢傑、陳國強等,但同老細打,只是「戥嚇腳」而已,可免則免。問到有否陪老細一齊鋤大弟,他騎騎笑說:「我邊有咁多錢輸呀,賭唔起。」而第四他沒有說的,是肯捱子彈,為老細赴湯蹈火。

李嘉誠頭馬陳國強身家27 億

繼「殼王」稱譽後,近期獲和黃大班霍建寧公開稱讚頭腦轉得快,冠以「爆棚哥」之名的陳國強,是城中超級富豪李嘉誠的「頭馬」,已是公開的秘密。現年四十五歲的他,旗下擁有十五間上市公司,其中手持旗艦德祥企業的三成多股權,市值約一億五,加上近年網股熱潮下的多番「斬獲」,估計身家多達廿七億,是富豪「馬仔」中最富貴者。

由當年的地盤小判頭,做到今天誠哥「馬房」中大紅人,陳國強上位關鍵在於夠「抵諗」。八十年代中,年僅三十歲的陳國強靠泊了惠泰太子爺曾文豪這碼頭,認識了一班富豪老細,當中包括麗新林建岳、新世界鄭家純、股壇狙擊手劉鑾雄及李家「軍師」袁天凡等。由於大家趣味相投,公私交往甚密。

其後袁天凡更將陳國強引薦給正要鞏固和黃內部華人幫勢力的霍建寧。由於陳氏數口精計算準,

他的上市公司國際德祥,頻以低價承接長江和黃系工程,如紅磡海逸酒店等,且逐步取得霍氏的信任,火速成為長和系的「御用」承建商。

有霍建寧的「導航」,陳國強積極爭取機會,泊上李嘉誠這超級碼頭。首先是在九六年,陳國強參與拯救瀕臨破產的錦興磁訊。該公司雖有和黃入股支持,但因買貴貨而流血不止,錦興虧損嚴重,令和黃尷尬不已。於是陳國強以入股形式執掌錦興,並擔任公司醫生經一輪「搶救」後,錦興終於起死回生,業務重上軌道,令誠哥得以挽回面子。

 

▲為了增加新城電台聲勢,陳國強開咪做主持義不容辭。(《蘋果日報》圖片)

 

▲全靠霍建寧(右)穿針引線,陳國強才順利泊上李嘉誠碼頭。(歐陽江攝)

低調抵諗轉數高

 

陳國強身家27 億

到九七年,陳國強又 再臨危受命,硬啃虧蝕至負資產的凱怡控股。該公司未改名前是誠哥有份注資的海成建築集團,自九五年周北方事件爆發後,海成一直垂危。奉命親征的陳氏,再次 施展他「妙手回春」之術,注入混凝土廠及國內兩條公路,變身成亞太基建後,再將三間有問題的建築公司出售,與不名譽的東西斬斷關係。而亞太基建亦改名為德 祥企業,成為他今天的上市旗艦。

成為誠哥的「愛將」後,陳國強跟著便榮華富貴,憑藉網股熱,三年內在多宗賣殼交易中賺取共逾二十億,一時聲名大噪。

他與長和系的關係近期就更見密切。他現時直接控制的德祥企業,旗下的保華德祥、錦興和東方魅力三間公司,均由長和系直接持有少數股權,當中更有李嘉誠親信如霍建寧、袁天凡等,出任非執行董事。故此,早陣子陳國強出面收購《成報》,市場有人猜測是得到誠哥的祝福。

最近,二人的關係更表現於「空氣中」。事關李嘉誠打骰的和黃集團,投資的新城電台大搞財經台,陳國強立即「瞓身」幫手,開咪做主持,而在陳氏的節目中,又以訪問李超人作賣點,兩人關係不言而喻。

小甜甜愛將梁榮江住公司宿舍

 

▲梁榮江果然是小甜甜的忠臣,出席公開場合時連衣著配搭,都儘量襯番「老細」。(劉慈章攝)

真所謂「同遮唔同柄」,陳國強做富豪馬仔,做到擁有身家廿七億;然而華懋「家臣」梁榮江,由王德輝時代效忠到今天,也不過獲住跑馬地連道嘉蘭閣公司宿舍而已。

早於八十年代,王德輝主政之時,梁榮江經已加入華懋。由於為人「口密」低調,深得小甜甜(龔如心)的信任。自九○年王德輝被綁架,小甜甜獨力支撐整個集團 時,她便開始推舉梁榮江,出任華懋集團旗下多間公司的董事,主理地產業務,並確認了他的「親信」地位。此後,小甜甜每出席大小公開場合,必見梁榮江在小甜 甜身邊「護主」,代答一切記者提出的問題,據稱連老闆的私人問題,小甜甜也放心讓梁氏代答。

早年華懋入股亞洲證券以至博富臨,小甜甜均委派梁榮江跟進有關投資;而近年,華懋大搞生物科技項目,他亦有份參與,並出任華懋成為第二大股東的安寧數碼董事。

小甜甜身家估計至少三百億,不過因為素有「慳家」的美德,她對親信亦「講心唔講金」,故梁榮江在華懋多年也不過是有名無利的董事,而梁榮江在港沒有以個人名義購置物業,身家估計不多。

陳廷驊親信葉浩絕對低調

 

▲陳廷驊(右)一時興起拉葉浩合照,令南豐幕後「重臣」暴露廬山真面目。

市場一直知道,除了經常出席賣地活動的張華清外,南豐集團還有另一位幕後「重臣」,多年來協助陳廷驊「打江山」主理財務及集團項目。但由於他為人低調,又極少曝光,身份相當神秘。

翻查公司註冊紀錄,原來這位陳廷驊身邊的「白頭佬」親信,名叫葉浩,於陳廷驊名下的九間公司中,全部都有他出任董事,可見二人關係密切。而於九八年三月,剛投得山頂地皮,心情靚極的陳廷驊,就罕有地推這位「重臣」出鏡,異常低調的葉氏,當日始終不願透露姓名。

作為老牌公司的家臣,雖然多年來「有功有勞」,葉浩卻並不富貴,除按他報住地址灣仔莊士敦道一個舊樓單位外,名下物業暫時未有發現,反映他生活相當「樸實」。

羅兆輝自斷米路

 

▲燒炭康復的羅兆輝,商譽大打折扣,要再戰江湖談何容易。(《蘋果日報》圖片)

本來在亞洲金融風暴以前,羅兆輝一直拍住「大水喉」劉鑾雄齊齊炒樓致富。由一位無名的地產小經紀,進身到身家億萬的上市公司老闆,算是富豪近身的成功典範。

但由於羅急於擺脫富豪近身的角色,即使資金不足也盡地狠炒,結果遭逢金融風暴沒頂,欠債纍纍的他,最終走上燒炭自殺的不歸路。

儘管他今天康復出院,但經此一役後,商譽盡毀,富豪爭相走避,相信已經「錢」途有限,要重出江湖,真是談何容易。

撰文:黃麗裳、梁淑文 資料:顏文、陳志囪 圖片:張國慶、吳文正news@nextmedia.com請參考《壹週刊 時事及財經冊》第38頁


專執 執爛 爛攤 鄭裕彤 鄭裕 近身 身大 起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98

富豪近身 王惟翰

2005-3-24  NM




位於尖沙咀棉登徑的棉登酒店於本 月初開幕,負責整個酒店項目的,是今年六十歲的律師王惟翰。三年前,他充當搞手成功游說新地、恒基等發展商,建議把這個尖沙咀倔頭巷搞翻生,變身成為九龍 蘭桂坊。王惟翰大半生穿插於富豪之間,替他們作紅娘搵商機,服侍富豪經驗老到,不但慣於低聲下氣,就算受盡冤屈也忍氣吞聲。八十年代初,他為新加坡政府穿 針引線,聯繫香港富豪包括李嘉誠、鄭裕彤、邵逸夫等到新加坡投資新達城(Suntec City),並擔任發展委員會主席,將王惟翰事業推向高峰。然而,他因一時飄飄然而忘記自己的身份,得罪權貴而慘遭富豪冷落。在這失意的日子,令他大徹大 悟,深深明白自己的位置,他坦言:「我不是大亨,只是大亨的近身,我一生的成就就僅此而已。」尖沙咀棉登徑一帶舊樓,聚居了印巴籍人士,又有夜店,一向人 流複雜。然而一班富豪包括恒基主席李兆基、新地郭氏兄弟等,看中尖沙咀四街重建,加上東鐵站口開在附近,甚具發展潛力,遂於九十年代中,在棉登徑購入舊 樓。三年前,王惟翰成功游說各大業主,構思把棉登徑發展為九龍蘭桂坊。本月初,王惟翰與新地合作發展,位於棉登徑七至九號的棉登酒店開業。酒店前身是丟空 了三年的俊匯大廈,新地與王惟翰各持七成六及二成四業權,原擬作寫字樓出售,去年初改裝成為外國潮流小型hip hotel。棉登酒店只有六十四間房,新地嫌酒店規模細,全盤交給王惟翰打理。為了令酒店顯得更體面,他不惜動用私人珍藏,酒店一樓擺放的唐朝大理石雕 塑、法國路易十四時期的蠟燭台等,均是價值不菲的私伙古董。

帶富豪見李光耀王惟翰一直穿插於富豪之間充當商場「紅娘」,最為人認識的,首推八十年代他與李嘉誠、邵逸夫等富豪,合作投資新加坡新達城項目。去年十二月,新達城以地產信託投資基金(REITs)形式在新加坡上市, 集資三十五億港元。新達城的誕生緣於一九八四年,當時香港正值信心危機,一眾商家遂向外尋找投資機會,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邀請本港巨賈,出席國慶典禮並落 實該項目,負責穿針引線聯絡各富豪的就是王惟翰。「見到李光馨,李嘉誠就向他建議把新加坡公營事業私有化。李光耀望住李嘉誠,佢話﹕『李生,我唔需要呢啲 錢。』」王惟翰回憶:「還是南聯實業老闆周文軒好嘢,佢同李光耀講新加坡無會議展覽中心,我哋起展覽中心,於是一拍兩合。」新達城的股份安排,由王惟翰與 各大亨逐個聯絡,「個個富豪都有面,你不可夾硬做大份」,最終落實李嘉誠、鄭裕彤、邵逸夫、李兆基、曹文錦各佔百分之十六,周文軒、周忠繼兩兄弟共持百分 之十二,餘下股份由李達三、王惟翰等攤分。由於股東內無一獨大,加上李嘉誠認為自己控股權不足五成一,不肯做主席,於是做航運業出身的曹文錦就擔任主席。 而王惟翰則先後擔任新達城的發展委員會正、副主席,負責新達城的總策劃。

與星首富合作「新達城地積比率是三倍,建展覽中心一定蝕本,曹文錦 做主席,佢唔識地產,個經理又唔識嘢,走去同新加坡政府講,不如地積比率減半,只起酒店和寫字樓,不起展覽中心,補地價收一半啦。鄭裕彤聽後,唔好意思怪 責曹文錦,但就對經理爆粗:『×,乜你咁×蠢㗎,你呢個決定使我哋公司損失八千萬。』我 回去計了一小時,果然是八千萬,鄭裕彤把算盤放在腦內,李嘉誠都無佢咁快。」他讚嘆道。新達城為王惟翰在新加坡的律師樓,帶來不少生意,八九年,王又與大 華銀行主席黃祖耀,合辦商人銀行大華萬基,把王的事業推向頂峰。九五年新達城首期工程落成,李嘉誠及鄭裕彤等人要王惟翰長駐新加坡,管理新達城,因而與任 主席的曹文錦出現矛盾。「曹文錦當新達城是家族生意,想霸住新達城做」,而同是上海幫的周文軒、周忠繼見王惟翰幫李嘉誠、鄭裕彤,所以亦站在曹文錦的一 方。

得失富豪惹禍在這場富豪內鬥的同時,王惟翰欲出售手持的三成五大華萬基股權予新達城。但持有大華萬基五成股權的黃祖耀卻要王惟翰賣給 他,王因價錢不合而拒絕。「佢第一次叫我賣,我唔賣,佢好嬲。李嘉誠叫我上去同佢道歉,道歉時佢塊面上部分在笑,下部分即係話你百厭。成個將軍咁,殺氣好 重,好高智慧,我對佢絕對尊敬。」黃祖耀再次提出要求,王惟翰採取拖字訣,最後黃祖耀實行增資沖淡王的股權,王惟翰見鬥不過黃祖耀,只好出售股權予黃。 「以前服侍富豪要低聲下氣,那時新達城做得好,投資又做得好,我開始驕傲。」王惟翰解釋。其時王惟翰正籌組新加坡香港會,星洲名單由黃祖耀提供,其中有位 原來是總統內閣重臣,王惟翰以為黃祖耀已與對方傾妥排名,便按着名單公布,豈料該名重臣不忿排名低於後輩官員,因而遷怒於王惟翰。「如果當時我有智慧,肯 賣大華萬基,黃祖耀能提點一下,這件事就不會發生。」王惟翰懊惱道。王惟翰得罪新加坡高官,亦影響到富豪對他的信任,他在彼邦孤立無援,只好失意回港。 「我的地位由好高跌下來,當時只有邵逸夫維護我,凡有喜慶宴會都叫我,新加坡有客到,他特別露面,話俾新加坡方面知,王惟翰is ok。我對佢好感激,我話有天我要跪下來向佢道謝。」

禮物輕重見地位被富豪「雪藏」的日子,王惟翰沉寂起來,亦看透世情。「我與李兆基、鄭 裕彤彼此是商業朋友,大家彼此利用。李嘉誠都是很商業化,送禮也分幾種:最高的送最靚的錶、寫字筆;低一級送哥爾夫球棍;再低一級送中藝玉器;再低一級生 果。我而家是生果同埋日記簿而已。」與王惟翰在管理新達城時,李嘉誠贈予王氏夫婦鑽石手錶相比,情況迥異。他自知不是大亨,「小時候母親幫我排八字,說我 一生近貴,名利皆有。佢冇話我一生富貴,即我不是李嘉誠、鄭裕彤……佢哋是core(核心),我只不過是接近,即近身。」王惟翰如此評價自己,與其貧困出 身有關。祖籍寧波定海的王惟翰,生於上海一個普通家庭,約五歲與父母逃難香港,住在九龍城板間房。喇沙中學畢業後,他誓要出國留學。適逢在周文軒紗廠任會 計的父親王定冠,工資加至一千一百元,靠着家裡每月寄給他的廿七英鎊,他成功赴英在倫敦大學修讀法律系。

在英國,他幸得表姑母戴定月收容,與表弟余義明共住在倫敦的大屋,才可減輕財政壓力。不過由於身份懸殊,他要寄人籬下,「我好似做工人咁,次次都由我洗 碗。每當我聽到Simon & Garfunkel的I'd rather be a forest than a street ....... be a hammer than a nail(編按:歌名《E1 Condor Pasa》),street(街道)和nail(釘)都是俾人踩落去,我聽親都嚎啕大哭。但到我三十歲時,任我怎製造情緒,我都喊唔出,因為人生已經報咗 仇。人哋睇唔起你,唔關人事,係你自己賤,所以更加要自強之。」王惟翰說。

搶閘上位七一年,王回港,入黃乾亨律師樓當見習律師,兩年實習期 未過,他已急不及待要發圍。透過母親拉線,得到同是上海人的半島獅子會會長陳存仁推薦入會。「後生時有咁需要,因為可以識多好多人。」老闆黃乾亨見他入會 爭生意,要王惟翰退會,「獅子會入面成班上海佬是他的牛油與麵包,我唔肯就被炒魷。」憑着父親的數萬元積蓄,他與同學合組范郭王律師事務所。加入半島獅子 會後,他成功與會內的上海商家打交道,從黃乾亨手上奪去客源。「黃乾亨是台山人,用國語講嘢,我同班上海佬同聲同氣,始終是自己人。我敢話我當時的律師 樓,做到全港第五、六大,同胡關李羅差不多,因為大部分上海佬生意都由我做晒。」王惟翰能成富豪近身,關鍵在於他懂得為富豪賺錢。

「做上海總會,聽到很多消息,其中一項消息是政府在東涌建機場,我話俾啲大亨聽,大亨話一齊去做。當時買入價是十多元一呎,其後政府同我哋收地建東涌新市 鎮,高峰期達五百六十元呎價。」王統元出售香港紗廠,亦由王惟翰促成。「王統元想賣香港紗廠。我打電話俾李嘉誠,李嘉誠以七百多元呎價買入紗廠,一轉手就 賣一千一百元。」八十年代初,王惟翰眼見香港的律師行已上軌道,遂往新加坡尋求在當地註冊執業。由於新加坡實行保護主義,把他拒諸門外,幸得表姑母戴定月 出手相助。戴定月的夫婿是新加坡名門余仁生家族後人余經文,她的媳婦黃瑋琪(譯音),就是新加坡首富黃祖耀的幼女。

往星洲闖天下通過表姑母 他才得以進見新加坡律政司,但仍不得要領,王惟翰視為義父的上海廠家劉天宏,遂向生產金錢牌熱水瓶的好友董之英說項,游說他捐款新加坡推廣儒教,結果董之 英一口答應,捐出一千萬。王惟翰帶着支票赴新加坡,獲第一副總理吳慶瑞安排,與李光耀夫婦見面,成為首位在當地執業的香港律師。年青時為出人頭地,王惟翰 積極參與各商會活動,無論喜事、喪事、開會都一一奉陪,忽略了家庭。現在,王惟翰深感家庭親情更見重要。王惟翰的太太關家麗,其祖父關心焉正是孫中山的同 學,胡關李羅的關卓然和主演《蘇絲黃的世界》的關南茜,更是她的堂兄和堂妹。不過由於關家麗的祖母與祖父離異,所以家庭環境不及其他同父異母的伯叔父。六 九年,王惟翰與關家麗在倫敦結婚。婚後,二人育有一子一女。兒子王誠俊現為新加坡大律師,而女兒王嘉娸則在美林任股票經紀。已經放下甲冑的王惟翰,在半山 豪宅輕鬆地暢談做富豪近身的苦與樂,然而,接到兒子從新加坡抵港的電話,他便緊張起來,火速帶件厚厚大衣驅車前往接載兒子,接着又打電話約女兒吃飯,可災 庭溫暖才是他最大欣慰。


富豪 近身 惟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0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