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賴雁浪打不死

2002-5-2  NM




由擁十八億身家淪為破產;創辦十多年的公司被 迫出售;從大老闆降職至月薪兩萬元的顧問;年過半百;人生旅途如何走下去?Theme創辦人賴雁浪選擇從頭再來。他離開Theme,四出找老闆支持,引入 美國牛仔服裝牌子Mudd,再戰零售業。七月滿五十四歲的他,躊躇滿志的說:「前途無限光明。」「請到我是你好彩,我交了十幾億學費,不會再犯同樣錯 誤。」離開Theme,四出頻撲找老闆的賴雁浪,談到自己「化腐朽為神奇」,把Theme兩年蝕近十億元的經驗,轉化成他的賣點,一臉得色。不過,實際過 程並不輕鬆,他計劃書也做了十五份,推銷對象更多於此數。「我朋友又傾過,國內的客商又傾過,外國牌子又傾過,敲了不計其數的門。「這幾個月來,我不停的 跑,不停的嘗試,失望失敗對我來說,已成習慣。」賴雁浪淡然說。最後他找到經營成衣出口的呂鳳英打本,拿了Mudd的代理權。不過對於如何說服他的「貴 人」呂鳳英,如何攞到代理,賴雁浪總說得相當輕易,不是自認「叻談判」,就是「懂得搵牌子」,而且「自己往績優良」。

自覺表現不差記者指他 生意經營出問題弄致破產,在一般人眼中不見得是什麼優良往績,他卻答:「如果以金錢衡量,我當然是失敗,但以一個零售者來說,我覺得自己唔錯,唔係衰得好 衰㗎!」不過,收購了Theme的達利,其主席林富華,則曾公開指Theme管理差,未能控制成本,拖累業績。難怪雙方不歡而散。聲稱「只有我炒老闆魷 魚」的賴雁浪說:「或者我份人要求比較高,我覺得做得唔開心,不如唔好做。」他指達利「計數叻到盡」,但對經營零售來說,卻不全對。「做財務一定限住使 費,但做零售要有推廣、要風光,不能縮在一角;你不讓牌子曝光,告訴人家你在幹什麼,做零售是沒辦法成功的。」不過賴雁浪亦坦承,在達利身上學懂了自己最 差的一瓣,「我根本無財務管理,我連支票都唔簽,當時一億幾千萬我都叫人簽支票,又無監控系統。「以前生意額大,成本控制做得不太好,亦不顯眼。若我早十 年懂得控制成本,仲發到不得了添!」

太好景忘記風險其實Theme問題根源不在於此,該公司九四年上市後,業績一直停滯不前,至九七年度,本地零售生意額已是連續兩年倒退,但賴雁浪卻選擇東征西討來解決問題,收購英保良種下最大禍根。該公司的 資產幾乎按到盡,金融風暴後物業大跌價,拖累Theme受重創。「以常識推斷,英保良負債比例已這麼高,根本好大風險。」記者說。「那時貪勝不知 輸,everything was riding high,哪會考慮這些因素。」賴答。宣佈發行股票向光大收購英保良後,染紅了的Theme股價狂升,巔峰時公司市值達三十六億元。Theme前僱員指賴雁浪曾在員工前唱好股票,賴雁浪本人亦把部分股票當了。另外,公司亦炒股票,九七年便有二千多萬證券投資盈利,賴雁浪承認當時不夠集中。而他亦因此付出代價,因為未能還一億元債務而破產,創立十多年的公司亦要拱手相讓。

出 事四年一生最寶貴「這四年(由Theme財困至今),是我人生旅途最寶貴的四年,以前太容易,但這幾年的困境,真真正正令我成熟了。」而不少朋友自此雞飛 狗走,「這種事一定會發生,但可以正面點去看,他們以前都只是貪飲貪食。若執着這些,反而令自己仆倒站不起來。」賴雁浪認為失敗後不能怨天尤人,應檢討後 再出發。「人不能太執着,太眷戀從前。」正如他陪「貴人」往黃大仙睇相,相士劈頭就指他「好唔掂」,頂多只能做師爺。而他卻能嘻嘻哈哈對記者複述過程,更 謂:「一睇就知傍友樣啦!」能悠然由老闆過渡至打工仔,皆因他自覺有食有住並不慘。「睇事物永遠要睇正面的一方面,若果要比較,世界其他地方有人更慘,人 家都是這樣過生活。」

北上求生大把機會在他眼內,北上是出路,並非威脅。「我依家成日返上海、北京。表面上,尤其是深圳,真是嚇死你,但只 是硬件好,裡面的管理,人嘅態度仲未得。「有次我去一間很大的酒店食早餐,酒店有自助早餐,同行的外籍人士卻點了French Toast,不食自助餐。但侍應卻去buffet table夾三件,放入焗爐叮一叮便拿來,客人認為不合心水,要退貨,他於是又夾多三件去叮,你說這樣的軟件成不成?」而他引入Mudd原因之一,便是認 為外國牌子在國內大有淘金機會,「我睇到五年後,Mudd會大到不得了。」

牙擦個性不改賴雁浪說起話來,總是信心十足。在訪問中,這性格不 因逆境而有改變,「我就算開咖啡檔都會掂過人」、「我唱歌係絕對好」,這類說話在訪問中不時出現,賴坦承:「牙擦我是唔改得的。」「算命話俾我知,我條命 仲好過以前。」曾改名衍丰,之後事業觸礁的賴雁浪說。「若事業發展順利,會否考慮還清欠債,洗脫破產登記?」記者問。「如果我有一億,我就唔會還啦!退休 好過。」不認老,只認老經驗的賴雁浪說。

前妻仗義相助達利原租了華景山莊一單位,給賴雁浪居住。賴雁浪離職頓時無家可歸,結果住進前妻孫光 華的家。「我依家寄人籬下,床都無,朝行晚拆瞓地氈咋!」賴雁浪說。他表示與前妻仍是好朋友,最主要是大家都非常痛錫四名子女。「我要讚一讚太太,我知道 她會照顧我們的子女,我最多衰到自己乞食。」但復合,他卻斬釘截鐵謂沒可能,更說要唱《舊夢不須記》給前妻聽。對於收留變心的前夫,孫光華答:「佢唔掂, 我作為朋友要幫忙。人生苦短,記咁多仇好難過,原諒他我易過些,我亦不想他如何傷害我。「有些人話我蠢,不知他會否感激我,但我只要對得住自己良心。」不 過,孫光華表示不會原諒破壞其家庭的Theme前董事蔡逸玲,但賴雁浪否認蔡逸玲為其女友,並指雙方已沒有聯絡。


賴雁 雁浪 浪打 打不 不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4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