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識人好過識字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19.html
‘…Every loan…Is not a merely speculative hit, … But seats a nation or upsets a throne…’  - Don Juan by Lord Byron

人不風流枉少年,在十八世紀末葉一名英國銀行家之子John Charles Herries留學萊比錫(Leipzig)。在留學期間與一名女子一夜風流下誕下一子,之後Herries返英後在政商界平步青雲,後來更成為十九世紀初在大英帝國權傾一時的財相(Chancellors of the Exchequer)Nicholas Vansittart, 1st Baron Bexley下重臣,而Herries的情人後來亦下嫁了萊比錫煙草商Baron Limburger。誰會想到這段霧水情緣造就了十九世紀主宰歐洲國債市場的五枝火柴羅富家族(House of Rothschild)的興起!
上一篇拙文「政治決定利率論」中筆者大膽斷語「…影響大英帝國(其實也包括當今的美國)利率的主要因素是國力而非債務、貿易順逆差、稅收等所謂經濟因素…」。今天且再看看自1830年至今大英帝國GDP、利率和債務的一些走勢。由1830年至2009年,事頭婆GDP由4.63億英鎊上升至13,926.34億英鎊,年複合增長4.58%。除了1920年代的全球大蕭條外,事頭婆的經濟基本上穩步上升。至於期內總國債,由1830年7.86億英鎊保持平穩下跌至1913年的7.06億英鎊,反映事頭婆在雄霸天下的十九世紀下半葉中因沒有重要戰爭(除了克里米亞戰爭外)而令財政超支。不過之後事頭婆債務經歷了數次跳躍式上升,分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由1914年的11.62億英鎊急升至1919年的78.76億英鎊,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由1937年81.49億英鎊急升至1946年的257.71億英鎊,和自Nixon Shock之後由1971年的358.40億英鎊「有序」急升至2009年的8,895.28億英鎊。第三期事頭婆的債務大躍進是在和平時期出現,這些錢歸何處呢?
在1830年至2009年間,事頭婆的Debt-to-GDP比率由1830年169.91%下跌至1899年的35.91%。之後因為兩戰曾升至1946年的258.82%,到了2009年跌回至63.87%。有趣的是利率走勢基本上和債務或Debt-to-GDP比率無關,歷年利率和Debt-to-GDP比率關連性(Correlation)僅-32.72%。可見超級強國債台大小和利率無甚關係。
話說Herries返英後成為英廷政商界新星,Baron Limburger則不時來函「報告」Herries舊愛的安好。不知是因為感情上的責任還是為人脅迫,Herries亦不斷苦思如何「報答」Baron Limburger照顧其舊愛和私生子之「恩」。後來Baron Limburger向Herries引薦了當年剛冒起兼在倫敦開立分舵的Nathan Mayer Freiherr von Rothschild。透過Herries的Guanxi精明的Nathan很快便得到Vansittart的賞識,之後在Nathan的主導下五枝火柴成為英國史上在任最長之一的財金大臣下的御用金融打手。
識人 好過 識字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537

識人與識字的問題 止凡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15.html
一天,止凡與一位世伯飲茶,世伯大談對打麻耍樂失去興趣的事情。說來也是,近幾年都沒有見世伯打麻雀,一直世伯都有與街坊打麻雀,而世伯一向打麻雀的技術都不錯,不時都有跟我分享一下這方面的技巧,所說的跟大學所教授的統計學及機會率,甚至博奕論差不多,像位高人似的,為何近幾年都沒有打呢?


世伯思考能力一向很強,記得小時候見他對著人家在街邊收錢擺出的棋局,最後竟能取勝,使街邊「棋王」對他說:「你都懂了,為何來這裡呢?我這裡是糊口的,走吧。」被要求離開,自此他就沒有再到街邊下棋了。正如之前所說,世伯打麻雀的技術亦不低,有很強的記牌及分析能力,但他不再跟街坊打麻雀的原因竟然是贏不了,而他指出了重點,就是牌局不是打「全銃」,即誰人打出令某家糊牌,所有人都要付錢。

世伯認為,人家都比較熟稔,並沒有出千,亦沒有預先夾好,只不過每每到大家都是「大牌」的時候,有兩隻危險的牌可以選擇打出來的時候,人家都不會選擇輸給他,而寧願輸給她們的好姊妹,單單是這個小分別,她們糊牌的機會總比他高很多,而就算不是他「出銃」,他亦雖要付錢,這樣的環境之下他認為不可能贏錢,所以決定「金盤洗手」,不再跟街坊打麻雀了。

我聽完這個分享,當然覺得有點不公平的味道,相信世伯亦預計我會有這樣的感覺,站在他的一方看這個遊戲,真的有欠公平。然而,這都是真實世界的寫照,誰說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呢?在這個事件之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值得思考一下,為何大家都是街坊,人家會比世伯更熟稔呢?為何人家會做出一些好像「夾埋」的動作來對付他呢?是他太強嗎?還是「識字多過識人」呢?

的確,社會上一向都有些人是自信爆棚,去到近乎或已經算是自大的級別,總要否定大部份人的想法,自己自成一角,有點「孤身走我路」的感覺。我沒有否定這些人,如果世界人人都一樣,沒有特別或出眾的人的話,這個世界會乏味很多。但在這個社會上,還有很多遊戲是需要身邊的人幫助的,這就是「識人」的重要。

世伯在「識字」的範疇上,至少在打麻雀的技術應該沒有太大問題,為何還是被人聯手制伏呢?主要是在「識人」的範疇上處理得不好,所以大家都是相識超過廿載的街坊,但還是把世伯排拒在好朋友的範圍之外。

話說回頭,在香港地,不少人又太過側重「識人」的範疇之上,認為行事總是「識人好過識字」,甚至有人話「識人」之後就能上位,在公司身居要職,自然能請一些「識字」的人幫他處理問題,認為「識字」根本就不重要。我亦曾經聽過有朋友對香港電視未獲發牌感到十分合理,她認識主因是王維基先生不認識豪門貴族,得罪無線電視,與其實力無關,社會運作一向如此,不知這位朋友受了什麼經歷令她有如此肯定的結論。

我認為在「識人」與「識字」的問題上,不用故意側重任何一邊,大家可以拿個平衡,本身「識人」與「識字」並無抵觸。好像太側重技術而忽略人際關係,難以有大作為,除非你強得不用人幫助,而人家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唯有奉承你,但這類人萬中無一。相反,太側重人際關係,對所有知識都輕視,影響學習態度,工作行事都只靠搞關係,甚至以為只有搞關係一途,這類人不用我多說,大家身邊總會有一些這樣的朋友或同事,感覺如何,心中有數。

可能大家會有興趣想知道事件中世伯的成就,到底是好是壞?其實他是沒有積蓄的退休公屋戶一名,不算太好吧,亦是「獨家村」,除家人外沒多少個朋友。與世伯的成就作關聯,並不是想「事後孔明」,其實他亦有其厲害之處,但在這個社會行事,沒有朋友幫助,沒有好的人際關係,不是話一定會失敗,只是比懂得「識人」的朋友難一點成功而已。

今天不少家長都希望把子女送入名校,不少更透過「拉關係」也要做到,因為這些家長的信念是子女入名校,認識的未來朋友都是有家底的、家庭背景條件好的,讀書成績好不好也不要緊,日後出來工作差不到哪裡吧。這個做法,如果全無壞處的也無妨,但事實是不少小朋友的成績根本不達標,又或者家庭背景不太好,夾硬進了名校之後,有機會產生自悲心理,影響學習心情,這樣的話就失去了「識人」與「識字」的平衡了,家長必須注意。
識人 人與 識字 問題 止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366

《餿油風暴1》稽查無方 只能靠不識字老農舉發 三管齊下 讓台灣不再「與豬爭食」(042-046)

2014-09-22  TCW
 
 

 

餿水油案情越演越烈,更荒謬的是,若非老農自行蒐證舉發,本案恐不了了之。除了痛罵政府無能、廠商無良,必須由稽查人力、廢油回收、毒油檢驗三管齊下,才能保護餐桌上的食品安全。

撰文‧何欣潔、鄭閔聲、賴若函餿水油案情如滾雪球般越演越烈,中央、地方都必須負責,長期未修改的油品檢驗方法,也是幫兇。這次事件爆發,外界普遍質疑屏東縣政府執法不力,才讓大量問題餿水油流入市面,但面對遍地開花的食安問題,整個政府從上到下,都有徹底改革的必要。

強化稽查人力〉

地方增設預算、前線人員

媒體報導揭穿餿水油醜聞的英雄,是一名「不識字老農夫」,他在二○一一年至一二年間,與另外兩名農民前後五次向屏東縣環保局檢舉,指主嫌郭烈成的地下工廠廢油汙染環境,但只看到環保局來過一次,由於多次檢舉無效,他遂自掏腰包買器材蒐證,去年十一月向台中市警方報案,警方蒐證後將全案報請屏東地檢署指揮偵辦,經半年多追查,終於破獲,逮到郭烈成、強冠公司及上下游業者,也讓屏東縣長曹啟鴻鞠躬道歉,五位局長下台負責。

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說明接獲檢舉處理情況,他表示,一○年十月,衛生局接獲檢舉,但郭烈成對稽查人員宣稱,他將收集的下腳料(剩餘肉品)煮炸成油脂後,供應高雄順德企業行做飼料或肥皂原料。衛生局函請當時高雄縣衛生局協助調查,高縣府於該年十二月函覆指出,油脂確實為化工及飼料用。

一一年一月至一三年七月,屏東縣衛生局又六度接獲檢舉,其中一一年三月稽查時,郭烈成有出面解釋工廠並未運作,只是儲存廢油,稽查員最後僅以廠外水溝有殘留動物油脂,開出一千兩百元罰鍰處分;之後五度稽查,工廠皆大門深鎖,只能在周圍水溝採樣,僅再開罰一次三千六百元。

屏東縣政府說辭與老農的爆料兜不攏,但顯然縣府在接獲檢舉時雖有出動,卻未盡力稽查。對此,鍾佳濱喊冤說,因衛生、環保單位查廠時未掌握明確違法事證,加上第一線稽查人員不具司法搜索權,才無功而返。

「這種食安稽查工作,宛如空手搏惡龍!」屏東縣衛生局食品安全科科長李佳芳感嘆,第一線人員手無寸鐵,常受廠商威脅,人力又吃緊,縱然有心替眾人揪出惡質廠商,也常心有餘而力不足。事實上,各級食安稽查人員發出這樣的心聲,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外界次次提出批判均宛如「跳針」,從未被徹底檢討改善。

早在一○年,監察院提出的《各縣市政府衛生局之預算與人力不足》報告就指出,各縣市政府衛生局編列之食品衛生業務經費偏低,僅為國際人口相當城市的八分之一,根本難以執行例行食品安全把關工作。

以一三年為例,各縣市食品衛生預算合計為十億三千餘萬元,折算下來,每名台灣人僅分配到五.七八元,被監察院評為「捉襟見肘」,根本無法應付層出不窮的食安事件。

向彰化學習,借調搜索權至於第一線稽查人員,國家給予的人力支援也少得可憐。根據衛福部食藥署的專案調查,一一年各縣市的食品衛生專責人力,全台僅有二一九人,歷經多次食安風暴後,一三年勉強增設為二四○人,人力依舊單薄,根本無法應付黑心廠商、落實稽查工作。

除了人員、預算不足,屏東縣政府再三喊冤的「稽查員不具司法搜索權」,也是老調重談。在去年的混油風暴,就有資深稽查員指出,如大統長基公司董事長高振利這類黑心食品廠商,對付稽查都很有一套,對稽查員動輒大聲斥罵,找民代關說、拒絕交出關鍵證據。但彰化縣政府衛生局並未氣餒,主動與檢察官合作,才連手破獲混油案。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表示,自從大統事件以來,「彰化衛生局一直與檢察官保持熱線,隨時交換情報,養成很好的默契,幾乎不會再發生稽查員被拒絕查廠、不得其門而入的問題。」由此可見,欲擺脫第一線稽查無力的困境,除了各級政府必須增列預算、加派人力之外,地方政府須改進消極心態,除各局處應加強聯繫、定期會報,也應效法彰化作法,在廠商拒不配合時,適度借重檢察官的搜索權限,才不致淪落到讓老農自行蒐證舉發,落入公權力失靈的窘境。

管制廢油流向〉

指定加工處理廠,如實登錄雖然屏東縣政府無法卸責,但長期怠惰的中央政府,同樣難辭其咎。除了未善盡把關職責的衛福部,本應掌握廢油流向的環保署,竟一問三不知。

然而,早在○八至○九年間,環保署便委託中興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廢食用油回收、PVC管制及一般廢棄物清除處理成本估算專案工作計畫》,研究清楚指出,根據現勘訪查與精密計算,台灣廢食用油產生量約八萬八千公噸,回收量約五萬八千公噸左右,但仍有許多未經申報的廢食用油,被轉賣給私人業者收購。

這份研究並警告:「廢食用油以往之回收管道,多由私人回收業者清運回收,並經簡單前處理後,即轉售予相關業者回收再製或再利用,因其仍具經濟價值,不被視為廢棄物,亦無相關法令規定,故其回收業者多不具清除機構資格,相關環境衛生情形及後續再利用流向亦無法掌握,是否因再製成回收油經攤販、夜市等途徑重複使用。」五年前的研究仿如預言,環保署卻置若罔聞,終於釀成大禍。根據環保署事發後的清查與統計,五年來的廢食用油量維持在六.七萬至八.八萬噸之間,官方有把握的回收數字,卻始終在六千八百至三.七萬噸左右,超過半數流向不明,今年上半年甚至有一萬一千餘噸銷往國外。而這些均是大型連鎖速食店與食品製造業的申報數字,還不包括餐飲住宿與小吃攤販業者數量,估計實際數字更為驚人,環保署迄今卻無法全數掌握。

擬配套,重啟生質柴油計畫此外,已推動六年的「生質柴油計畫」五月喊卡,更可能間接使得國內的廢油大量流入黑心工廠。

經濟部表示,生質柴油政策喊停,是因為有許多加油站反映,生質柴油會導致油槽的油泥累積、車輛濾網堵塞和熄火。台北科技大學化學工程與生物科技系教授陳奕宏質疑,政府僅因少數加油站反映便貿然停辦,「反而讓廢食用油流入不該使用的地方。」何況,同樣推行生質柴油的歐美日韓等國未見此問題發生,據他了解,台塑和中油直營加油站也都沒有發生類似問題,推測可能是某些加盟店的油槽儲存環境不良所導致。

「台灣的油槽多在地下,環境好壞差很多!」陳奕宏認為,當年經濟部在推動生質柴油作為燃料時,應該做好配套措施,仿效國外對於加油站的油槽環境、防治淤積方法做好規範,或許可以降低沉積物的問題。

他指出,經濟部能源局推行生質柴油政策,柴油配方改了三次,其中也牽涉到柴油含硫量的降低,因此是否因生質柴油導致油槽、油管阻塞等問題,仍需要時間釐清,但在這段時間內,無處可去的廢食用油將到處流竄。

無論如何,已經怠惰五年的環保署,應盡速著手制定辦法,仿效日本建立「廢油處理制度」,不但在每個環節詳細登載、記錄廢油流向,並規定廠商僅能將廢食用油運至指定的加工處理廠,且要如實登錄,違者便處以吊銷營業執照的重罰,才能遏止歪風。

前述研究也建議,應研發廢食用油的多元用途,飼料添加物、肥皂與機械加工用油,都是可行的方向。環保署實應積極作為,提高誘因,以鼓勵合法業者。

嚴格檢驗油品〉

定期檢討,加驗可疑物質末端的檢驗工作,也是一大漏洞。目前衛福部公告的油品檢驗項目,包括重金屬、黃麴毒素、酸價、苯駢芘與總極性化合物,這幾項不但與餿水油關係不大,廠商只要改變製程即可騙過檢驗儀器,專家也指出,餿水油中驗出苯駢芘的機率不高,總極性化合物也可以鹼化、物理性精製等方式來加以去除。簡言之,以現行衛福部的檢驗項目,很難檢驗出餿水油。

但早在一九八五年,知名媒體人楊憲宏便揭露,台灣已有餿水油流入市面,亂象若不能遏止,未來的台灣人將「與豬爭食」,如今不幸言中。

楊憲宏質疑,衛福部僅對一般油脂產生的有害物質進行檢驗,「就好像病人說他想檢查心臟病(餿水油),衛福部卻只幫他量身高體重(一般油品檢驗),就宣布他很安全,這樣對嗎?」綜合資深稽查人員與檢驗單位建議,未來衛福部應考慮加驗丙烯醯胺(acrylamide),方可大幅增加檢驗出餿水油的機率;專家分析,工業用豬油有屍體肌肉或內臟未去除乾淨的疑慮,讓微生物滋生,可能在加熱提煉油過程中,促進丙烯醯胺的生成。

此外,如果在豬油中出現雞、牛、魚等其他動物的油脂反應,也表示摻進了非法回收油,衛福部應盡速建立油脂資料庫,以利比對。檢驗項目也該定期檢討,以防黑心商家規避檢驗的技術推陳出新。對此,衛福部低調表示,會考慮納入研議。

沒人扛責任,食安永無寧日除了加強油品檢驗,醫師出身的立委蘇清泉,也向行政院長江宜樺提出建言,政府應比照「消防技師」制度,讓「食品技師」發揮應有功能,「全台目前有一千多名食品技師,權責與角色定位都不夠清楚,若能讓他們專責追查食品源頭,並簽名負責,由他們把關,可改善食安問題。」台灣在一年內接連爆發大統混油案與餿水油事件,消基會祕書長雷立芬痛批,行政院團隊自衛福部、環保署到海關都表現得荒腔走板,沒有擔當,中央政府各部會、地方政府各局處之間的橫向聯繫,也都大有問題。

她點名,衛福部長邱文達應下台負責,如果江宜樺認為邱文達須留任善後,「最高行政長官江宜樺就應下台負責。」否則台灣的食安風暴接二連三,消費者永遠沒有一口安心的食物可吃。

地方食安稽查

「缺人又缺錢」

各縣市衛生局人力從2011年全台219人,增至2013年的240人

缺人

稽查員1人把關 國人9.5萬人

缺錢

各縣市衛生局2013年

食品衛生預算10.3億元

5.78元/人

資料來源:監察院

近三年,颳起六次食安風暴

2011/5

塑化劑事件

以非法塑化劑取代棕櫚油製成起雲劑,以降低成本,波及飲料、糕點、麵包,恐影響生育功能。

2013/5

毒醬油事件

《今周刊》指出,「雙鶴醬油」因使用鹽酸去快速分解原料,造成致癌物單氯丙二醇含量超標。

毒澱粉事件

在粉圓、豆花、肉圓等澱粉類食品添加順丁烯二酸,經動物試驗證明對細胞有害。

2013/10

大統混油事件

以廉價棉籽油與葵花油冒充特級橄欖油,並添加銅葉綠素,恐造成人體肝腎負擔。

2014/4

肉品保水劑事件

在肉品中填充保水劑增加肉品重量以謀取暴利,保水劑中的磷酸鹽等物質,恐造成腎功能不全。

2014/9

餿水油事件

加工處理廢食用油、工業用油後,充當食用豬油販賣,內含過量鉛、苯芘恐傷害神經發展並致癌。

製表:張佳婷

餿油 風暴 稽查 無方 只能 靠不 識字 老農 舉發 三管 齊下 讓臺 臺灣 不再 與豬 爭食 042 04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46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