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三十世代請等多一陣 蔡東豪

2008-11-06 NextMagazine


我生於1964年,根據維基百科,這年是戰後嬰兒潮的最後一年,原來我登上嬰兒潮的尾班車。對於滿頭銀髮、滿口獅子山下故事的嬰兒潮精英,我是年青人;對於等上位等到不耐煩的三十世代,我是前輩。我一直在兩頭不到岸的位置觀察嬰兒潮精英和三十世代的矛盾,希望左右逢源。

我 所說的嬰兒潮精英和三十世代之間的矛盾,是指嬰兒潮精英在過去一段長時間佔據香港政經要位,帶領香港社會進步繁榮和創造經濟奇蹟,理應在適當時候交棒予如 日方中的三十世代,正如嬰兒潮精英的上一代給予他們機會和發展空間。可是嬰兒潮精英沒有為下一代提供開放和公平環境,只是不停地自圓其說他們留下來的重要 性,累至三十世代出頭無期。

很難得有兩本書對此課題有精彩的分析。第一本是韓江雪和鄒崇銘合著的《香港的鬱悶——新生代vs嬰兒潮世代》, 另一本是呂大樂撰寫的《四代香港人》。讀過這兩本書,嬰兒潮精英可能會感慚愧,但很快回到了理所當然的想法,而三十世代慶幸有人替他們說出心聲,但很快回 到失落,更無奈。

金融海嘯改變很多事情,我認為嬰兒潮精英和三十世代之間的矛盾會加劇。危機當前,嬰兒潮精英自覺責無旁貸,社會需要他們幫 手,不能、不放心離開。除此之外,嬰兒潮精英的財富蒸發了一大截,有實際需要留低,等待機會再臨把財富還原,到時候才去考慮交棒,結果導致三十世代更鬱 悶。不肯離開的表表者是誰?是金融海嘯香港區其中一位男主角——金管局總裁任志剛。

任志剛是嬰兒潮精英中的精英,他生於1947年,港大畢 業,1971年加入政府,1982年任首席助理金融司,1985年任副金融司。1993年金管局成立,任志剛出任總裁至今。本文中央一幅歷史性照片,背景 是1983年港府宣布實施聯繫匯率,當時任志剛36歲。任志剛是《四代香港人》中的第二代,這一代在社會提供很多機會的環境下成長,得到第一代香港人以平 常心交棒,可是他們卻沒有為下一代接棒做過什麼事。

嬰兒潮精英普遍心態是三十世代不夠班,在溫室中成長,未經歷過獅子山下 式磨練,不成熟,令到他們不放心交棒。香港今天的繁榮,是嬰兒潮精英千辛萬苦打拼回來,三十世代要接棒須憑真本領。在嬰兒潮精英的字典裡,香港沒有懷才不 遇這回事。或許嬰兒潮精英是苦心一片,心想自己一方面儘力撐着,讓三十世代儘量汲取經驗,先行奠立穩固基礎。奈何醫學進步,今日的60歲是上一代的50 歲,甚至40歲,嬰兒潮精英愈做愈精神,據聞任志剛一口氣爬上蚺蛇尖而面不改容。

我眼中的任志剛,他不單看不起三十世代,連政府的財金官員 也看不在眼裡。自金融海嘯爆發後,任志剛頻頻曝光,他的眼神和身體語言出賣了他,讓公眾偷窺到他對曾俊華、陳家強等政治任命財金官員的評價︰「好!危機當 前,交金管局俾你班蛋散去搞,你懂嗎?你敢嗎?」——這是我虛構出來的任志剛內心世界。

過去一年不停有曾蔭權不滿任志剛,金管局準備短期更換總裁的傳言,最近甚至發生失言事件。可是這些換人傳聞對三十世代全無意義,因為傳聞中的接棒人是54歲的陳德霖。一個嬰兒潮精英交棒予另一個嬰兒潮精英,無癮至極。

香 港正面對一場硬仗。戰場上,什麼世代問題已變得全無意義,這時候香港人最想見到的,是政府派出最有實力的大將去領軍抗敵,世代矛盾容後再討論。或許任志剛 應該在五年前退下,讓新人帶領金管局創造新氣象,但事實是他沒有退下。金融海嘯打亂許多人的計劃,從收購合併到擴張業務到交棒予繼承人,所有一切要重新編 排。我每朝七時半踏着健身單車,看着任志剛在金管局大堂向傳媒發言,縱使講話內容來來去去都是呼籲香港人不要自亂陣腳,無甚新意,但見到他在金融海嘯下沉 着應戰,確實令我放心。這放心出賣了我的真正感受︰1964年依然是嬰兒潮。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港交所上市委員會副主席。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三十 世代 請等 等多 一陣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