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主權基金與民爭利, 信報 2012年4月3日



梁振英當選第四任特首,不少港人又重燃移民念頭,怕他放棄行之已久的自由市場理念。市場不是萬能,但最怕的是把香港新加坡化,壓制言論自由。
再看梁振英推崇的主權基金,根本是政府行為,沒有哪個能勝過市場,强如我們的中投也如是。被視為典範的新加坡淡馬錫,一直對外都說自1974年創立以來,每年平均回報達17%,看似理想,實只是國王的新衣。創意會計下的宣傳手法,真相如何呢?
未看淡馬錫艱辛的核數財務摘要之前,先看大家記憶猶新,去年3月和記港口信託到星洲上市一役。淡馬錫用上1億坡元入股,首天收市報0.891美元,比招股價跌12%,一年多後的今天為0.765美元。這是政策主導,對比她投資西方銀行,全部鎩羽而歸的故事,只是小菜一碟。
虧了多少 國家機密
07年7月,用每股720便士共9.7億鎊(約30億坡元)買下巴克萊不足2%股權,後再加供股。坡網民說是打算助他收購荷蘭ABN,成就全球第六大市值銀行。後事如何?巴克萊輸了給皇家蘇格蘭和比利時FORTIS聯手的財團。雷曼之後,巴克萊更差點被國有化以免關門。淡馬錫最後在08年年尾以每股47.3到190.6便士之間,即24年來的最低位止蝕離場。保守估算虧了6億至8億鎊,或差不多10億美元!公務員不諳商業世界的爾虞我詐押錯邊,止蝕時間也拿不準,09年年中巴克萊反彈至260便士了。
又是07年,淡馬錫以23到24美元一股,共49億美元買下美林證券9%股權。08年再用34億美元供股。09年1月,美銀用每股29美元換股價買下美林。淡馬錫如此時離場會有微利,但美銀股價由換股時大約12美元,一路走低至3月初的3.1美元!5月份公報最終要斬手離場,外間估計虧了30億到40億美元!
看到這裏,大家或會問到底實際虧了多少?對不起,淡馬錫沒有告訴你!按當地法例,她有特權,只交出核數摘要就可,國家機密也!星洲傳媒全為政府喉舌,坡人只好網上大力鞭撻但也莫她奈何!
細看她的財務摘要,資料不全是第一問題,更利害是所有投資在資產表上沒有按時按市價估值,即贏輸不會反映在公司損益表上,而是通過股東基金的增减來過賬!
簡單點說,是兩盤數,大數記錄了淡馬錫佔大股的各家公司如星航(55%)、星電訊(54%)、星電力(100%)、星港務局(100%)等的實際資產和盈利。海外和其他投資炒買則形同小金庫,賺蝕都不用報在收支表上,全放在股東資金賬上就可,詳情只有財政部和李家知道。
你會問:人家不是說每年有17%平均回報嗎?不是也有說投資組合每年年底市值多少嗎?有!但,第一,投資組合總值回報報告沒有被核數師審核。第二,有至少兩個不同的處理報告方法,計法也跟一般投資基金大不同,讓人墮入濃霧中。
09年3月年結,淡馬錫的投資,總市值是1300億坡元,較08年的1850億跌了550億坡元,比上面兩個主要失利的數目還大。11年回升至1930億坡元,看似全部收服失地了!但這不是正統的基金淨值或報價概念,而是投資總值,即沒有剔出新投資的資本金或借入貸款。哪到底是她的虧本投資返回家鄉?還是政府投入新本金或舉債來買入新投資,「發水」令總值回升呢?到底股本或公司投資淨值增加了多少?就是因為她只提供摘要報告,資料不全木宰羊了。
那17%平均回報也是差不多的「發水」總值回報概念。2011年該年的一年回報有4.6%,十年平均是9%,都是沒有剔出非股東的權益如銀行和其他債權人所借出的資金。而在另一頁的報告,淡馬錫就用上所謂「財富增值架構」。這就較近似正統的回報計算方法,就是剔出實際投入的資金和最低要求回報率或成本。
按此計算,09年是虧了681億坡元(不是550億)!2010年只賺回418億,而11年又再虧去88億!而10年內共虧去了55億坡元!這些在內頁的數據,跟她重點宣傳的17%、4.6%或9%的增長,實在南轅北轍!
有意無意 誇大回報
其實淡馬錫的成功,不是她投資有道,而是星洲政府在上世紀90年代把上面所說的幾個成功的國家商業項目,以低價轉讓到淡馬錫身上而已。特別是星電訊在93年私有化,注入淡馬錫並上市,淡馬錫所持的投資額,一年間就由150億坡元左右跳升到差不多700億坡元。這是典型的低價注資轉讓,有意無意間把公司回報率誇大了。
去年也有關於樟宜機場公司化的報道,星政府擬把樟宜機場以33億坡元轉讓給淡馬錫,但樟宜機場09年一年的盈利為2.3億坡元,資產值也有72億坡元!33億作價確實非常相宜却令人質疑。
政府介入市場,應局限在市場失效時讓政府來糾正,雖然也沒人能擔保能改得來。主權基金搞投資,就完全不是這個概念,是與民爭利。加上投資投機市場風高浪急,實更非官員所長!
最怕是政府為面子,以機密為由,收起重要數據。當市民血汗錢失利時,又以不同會計手法來掩飾, 更可能是利益輸送的溫床。
淡馬錫投資海外虧大本,主政者為時任首席行政官何晶,即總理李顯龍太座,09年10月讓位只作董事。本年2月再有星網民質疑她的資歷和當年任命準則,結果李顯龍發出律師信要該網站編輯道歉,否則告上法庭,這在星洲平常不過。我們怕主權基金虧錢,更怕道破國王新衣的小孩,今天不容於星洲,他朝也不容於香港。

主權 基金 與民 民爭 爭利 信報 201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617

【立言】降低社保費率與民休養生息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5634

這個建議靠譜。2016年2月27日,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姚余棟表示,“在全球125個國家和地區中,僅有11個國家和地區的社保費率超過40%,其中10個國家在歐洲,另外一個就是我們了。”他建議迅速降低五險一金費率,尤其是養老保險費率,在十年之內,將養老保險單位費率從現在的20%降到10%。

上述建議並非空穴來風。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說要“適時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2015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16年五大任務之一為“幫助企業降低成本”,包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企業稅費負擔,降低社會保險費,研究精簡歸並五險一金等。

廣東省已經行動起來了。2016年2月29日,廣東省政府官網發布了2016-2018年供給側改革的系列方案,對降低社保費率動了真格:從2016年下半年起,推進基本醫療保險城鄉一體化,逐步將單位費率下調至5.5%左右;從2016年3月1日起,將失業保險單位費率從1.5%下調至0.8%。

養老與醫療保險是五項社會保險中的大頭。如果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能像姚余棟建議那樣把單位費率降低一半至10%,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能像廣東那樣把單位費率從8%左右降低5.5%左右,那被沈重社保繳費負擔壓得直不起身子的企業,又能慢慢恢複生機,獲得休養生息的機會。讓企業有活路,勞動者才有活路。

社會保險往往給人一種“政府從企業手里給勞動者爭福利”的錯誤印象。把社保繳費理解成稅就對了。官方教科書上稅有“強制性、無償性與固定性”等特征,社保繳費哪一項都符合:企業與雇員沒有不參保的自由,社保繳費的基數與費率都是由政府強制規定的。既然正名為稅,這社保稅對交易雙方都有影響:既擡高了企業用工成本,也降低了雇員收入水平。

舉個“栗子”。2014年年度某城市五險一金的企業總費率為35%(五險)+7%(公積金),個人總費率為10.5%+7%。一個雇員稅前月薪10000元,假設繳費基數也是10000元,那麽,個人要繳納五險社保稅1050元+公積金700元+個人所得稅395元,合計2145元。個人稅後工資7855元。企業要繳納五險社保稅3500元+公積金700元。企業付出的用工成本為14200元。

這14200元是你的真實稅前收入。你一共繳納了4945元(加上公積金為6345元),你承受的實際稅率為34.82%(加上公積金達44.68%)。公積金可以視為強制儲蓄。

這與另一種安排是等價的:企業給你稅前工資14200元,你繳納稅率34.82%的個稅、社保稅與費率9.86%的公積金。這兩種等價的安排,理論上給員工的稅負痛苦應該是一樣的,但實際上給人的感覺很不一樣,許多人沒那麽理性。

理解了這兩種安排是等價的,也就不難理解,真正對員工收入造成重大影響的,主要是社保稅,而不是個稅。並不是所有員工都需要繳納個稅,但所有員工都需要繳納社保稅。對需要繳納個稅的大多數人來說,繳納的個稅相對於社保稅也只是小頭。

理解了社保繳費是稅的本質,就不難理解,為什麽降低社保費率是供給側改革的題中應有之義。對供給側改革,不同人或有不同的理解,但有一點是共識,那就是減稅,更準確地說是降低稅率。而且,降低稅率並不一定意味著政府稅收收入的減少。稅率降低後,企業經營狀況改善,經濟會更繁榮,稅基也會相應擴大。拉法曲線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或有人說,社保繳費與普通的稅有點不一樣,將來工作者退休後,可以領到養老金,普通的稅收走了也就收走了。其實,普通的稅一般也會轉化為某種公共服務。

更核心的問題在於,你退休後領的養老金來源並非你工作時繳納的社保。中國的小賬戶、大統籌的養老與醫療保險,仍是偏現收現支的。即現在的工作者、年輕人與下一代繳納社保,給退休者、老年人與上一代發放養老金。前者將來退休了,只能指望再下一代。

這種遊戲不可能天長地久。它的實質是資源向上一代轉移,而資源向下一代轉移是天道,是自然法,是基因綿延與種群存續的基本前提。

養老保險是俾斯麥首創的,但德國照樣玩不下去,已從2012年起,將退休年齡延遲到67歲。只要維持現收現支的社保模式,中國延遲退休也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降低社保費率的好處,一是削減了資源向上一代轉移的強度,有利於工作者與年輕人提高收入,二是給純個人賬戶的社保模式留下了空間。

中國的公積金制度就是個人賬戶模式,一些單位搞的企業年金與職業年金也是個人賬戶模式。不降低社保費率,除非財大氣粗的央企與部分外企,一般企業哪有余力給員工搞年金?個人賬戶模式相當於強制儲蓄,個人對自己和家庭負責。從發展中國家的泥淖中拔地而出、興旺繁榮的智利與新加坡,搞的都是純個人賬戶模式,絕不是偶然的。

總之,降低社保費率,與民休養生息,對企業有利,對員工也有利;既有利於經濟繁榮,也有利於社會綿延與文明存續。

立言 降低 社保 費率 與民 休養 生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894

救國團與民爭利 應取消特權優惠 占用國產》長期享補助、超低價承租黃金國有地

2016-03-07  TWM

救國團曾是國民黨透過營隊宣傳青年反共思想的重要組織,如今從事旅館業、補習班等營利事業,同時長年接受政府補助,還享有低價租用、購買國有地的優惠,不但與民爭利,也引發特權質疑。

「在那個貧乏的年代,救國團是我們對外探索的唯一管道,發洩青春的精力。」知名作家小野回憶,威權體制下,資源封閉的社會,透過救國團,年輕人不會想到背後的威權體制,反而是享受在救國團所給予的小確幸中。

公轉民〉財務人事循舊制

廉價租地再打折 國民黨長期把持一九五二年成立的救國團,成立日期還訂為當時總統蔣介石的生日,第一屆團長是蔣介石,主任是蔣經國,在文化部的官方網站上寫著,「救國團隸屬國防部總政治部,是官方的青年運動團體。」原名「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長年舉辦各種戰鬥營與青年活動。就連位於台北市松江路的總部,也取自蔣介石的學名「志清」,就是眾人熟知的志清大樓。

一九八九年,救國團以社團法人身分向內政部登記,由公轉民,長期被視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由政黨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濟的團體或機構),理監事名單中,包括國民黨代主席黃敏惠、國民黨新北市黨部主委林新欽、國民黨中央評議會主席團主席李總集,以及國民黨前副主席林澄枝等,幾乎都是國民黨要員。

問題就出在這裡,威權體制下產生的救國團,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長年享有各項特權,從今天來看,許多不符公平正義的爭議,依舊懸而未決,最大的問題,就是救國團分布全台超過一百個據點,多是長期占用或賤價租用國有土地,而且因歸類為社會公益團體,承租國有地時,還有六折的租金優惠,享受了雙重優待。

例如阿里山活動中心承租面積八一六三平方公尺,公告林地價格每平方公尺三十三元,依國有地租賃規定,租金為申報地價年息五%,並給予社會公益團體六折優惠,因此過去年租金僅八○八一元,二○一六年起才漲到四十八萬元。

近來多起救國團爭議還地新聞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志清大樓,被國有財產署控告長年占用國有地及大樓,一六年一月,高等法院判決救國團敗訴,須返還市值達十億元的志清大樓,以及積欠的租金超過四千萬元,救國團已再提出上訴。

非營利〉經營旅館補習班

左手拿政府補助 右手投入轉投資另外,捷運劍潭站旁的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面積約五公頃,其中七六%,近九千坪土地產權歸台北市政府所有,長年以每坪一五六元,每月一四六萬元低價承租,一五年底合約到期,北市府決定不續租,給予一年緩衝期,租金增加五百萬元。同時,雲林縣救國團據點,一五年也被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確定須拆屋還地。

「救國團目前租金逐年調高,有的尚在協商中,預估今年租金成本約增加一千多萬元。」救國團發言人陳家秀說。她並強調,救國團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在登記為社團法人後,就只是一般非營利組織。

全面被追繳租金和還地的救國團,另一個問題,是號稱公益團體,卻行營利之實。早年救國團主要辦理青年營隊,但是後來開設補習班、旅館、轉投資成立公司,說是單純的非營利組織,很難服人。

「各地的青年活動中心,實質就是經營旅館業,開補習班也是對補習業的不公平競爭。」黨產歸零聯盟執行長羅承宗說,救國團在營利的同時,還拿政府補助,豈能說是未享特權。

陳水扁政府○七年曾統計,光是中央各部會,多年來,就有超過二十七億元的補助金進了救國團的口袋。除了中央政府,救國團也獲得地方政府的補助,例如新北市政府主計處網頁即可查到,救國團在○九年至一四年間,共獲得一二二八萬元補助款,經費來源包含公益彩券盈餘分配基金,及各局處的計畫補助金。

用經濟部商業司公司登記資料查詢,可以發現救國團直接或間接持有股份的公司高達十家,包括中國青年旅行社、張老師文化公司、幼獅運動休閒管理有限公司、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等;服務範圍擴及補習業、旅館業、企管顧問業、出版業、運動中心經營;十八處的青年活動中心,使得救國團成為全台最大的連鎖旅館集團,更儼然是一家「控股公司」。

根據監察院一一年的糾正案文指出,救國團一○年的資產總額高達五十三億元,年度總營收約有二十三億元,比許多台灣中小企業還要高。

如何改〉公告財產總目錄

應釐清資產來源 合理租用公有地同時,救國團長年的財務也不公開,直到被監察院兩次糾正後,才在會員定期刊物上,公告不到半頁A4紙的財務資訊,內容是年度收支,看不出資產總額;網路版的會員刊物,甚至刻意拿掉此頁。也就是說,一般人仍無從檢視救國團實質財務狀況,僅在法務部網站上,可看到一四年的法人登記財產總額是二十四億元。

「現有法規並不要求公益團體公開財報,我們是依法行事。」陳家秀解釋。近來,在各界關注下,內政部宣布將修改《人民團體法》,將救國團、婦聯會等團體納入規範,要求財務透明,包括上網公告其財產總目錄,為轉型正義跨出第一步。

只有財務透明還不夠,惜根台灣協會祕書長林子凌認為,救國團財產取得,與國民黨脫不了關係,要完成轉型正義,必須釐清救國團所有資產來源,及其業務內容涉及營利的,都「不該藏在NGO(非政府組織)的名號下,持續享有特權。」林子凌進一步指出,至少救國團現在使用的公有土地或房產,要透過政府正常採購招標流程,不能持續放任他們低價租用,回到市場機制,如果得標,也應取消優惠價格,合理租用公有地。

另外也有聲音認為,應確保救國團脫離國民黨控制,《今周刊》最新民調即顯示,六成四受訪者贊同透過立法規範,由社會公正人士擔任理監事,顯然社會已有頗高共識。

救國團的轉型,已是非做不可!

撰文 / 賴若函

救國團 救國 與民 民爭 爭利 取消 特權 優惠 占用 國產 長期 補助 超低價 超低 承租 黃金 國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29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