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換血就能返老還童 科學還是騙局?

人類將再次踏上追求永生之路,這次是以一種科學的姿態。

由初創公司Ambrosia(中文意思為“不朽”)主導的一項“返老還童”的換血試驗已經正式啟動。這家初創公司位於美國加州莫特雷(Monterey),聯合創始人傑西·卡馬辛(JesseKarmazin)醫生現年31歲,他也是這此試驗的科研帶頭人。

卡馬辛向《第一財經日報》獨家透露:“本次試驗已經於今年6月正式啟動,在近一周內已經招募到20名左右換血‘誌願者’。公司將向他們收取每人8000美元的費用,包括治療費和科研費。我們的目標是招募到600名誌願者。”

癡迷抗衰老研究

卡馬辛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提供了一系列描繪換血後美好生活的書。在作家‪NikolaiKrementsov撰寫,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擱淺在地球上的火星人》(AMartianStrandedonEarth)一書中,第59頁中寫道:“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在開始兩次和最後一次換血後,他的身體狀況顯著改善,不僅僅是他的主觀感覺好了,而且細胞數量、血壓和脈動、肌肉緊張度和力量,甚至肺活量等多項客觀指標明顯改善。”雖然是科幻小說,卻展現了人體換血能夠得以永生的前景。

卡馬辛表示,每名受試者將會在2天內被輸入約1.5升的“年輕血液”。受試者將會在輸血前及輸血後一個月接受全面的血檢,需要檢測的生物指標超過100項,其中包括血紅蛋白和各類驗證指標。由於輸血是一項完全成熟的標準治療方式,Ambrosia公司的這項人體試驗不需要經過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特別批準。

在回答記者關於“年輕血漿”來源的時候,卡馬辛表示:“我們會和美國血液銀行(USBloodBank)合作,它們的血液來源是無償獻血的誌願者。”《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隨後郵件詢問了美國血液銀行相關部門,不過截至發稿未收到相關回複。

卡馬辛從大學期間就開始癡迷於研究抗衰老。他對記者表示:“之所以會想到做人體換血試驗,是因為過去在抗衰老分子領域的實驗室的工作經驗。作為一名醫生,我深知輸血的普遍性和安全性,這基於很多治療的科學研究報告。”

去年,卡馬辛參與成立了一家名為xVitalitySciences的公司,主要業務是向海外診所供應血漿。由於融資失敗,卡馬辛離開了公司。在這之後,卡馬辛就和另一名來自一家疫苗公司的首席科學家克萊格·萊特(CraigWright)一起成立了現在的這家Ambrosia公司。

“異種共生”研究歷程

人體換血的試驗是受到一種叫做“異種共生”(parabiosis)的實驗方法的啟發。所謂“異種共生”,就是以實驗的方法,使兩個動物體沿身體縱軸平行結合的現象,這個概念早在150年前就被提出。

到了上世紀中葉,科學家們開始用老鼠進行相關研究——把一老一少兩只老鼠的血管連接起來,研究者們認為,年少老鼠的血液可以讓年長的老鼠恢複青春。1956年2月,紐約康奈爾大學的克里夫·麥克雷(CliveMcCay)博士在紐約醫學院公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實驗性地延長壽命》。克里夫·麥克雷將同一家族同血型的90天和300天的大鼠的血管吻合連接在一起,讓兩只大鼠共用血液循環系統,結果發現,老年大鼠的關節軟骨很快變得年輕了許多,似乎逆轉了老化。

2005年,斯坦福大學醫學院神經系的托馬斯·朗多(ThomasRando)教授所率小組,將年幼的和年邁的大鼠通過血管吻合連接在一起。5周後,他們驚訝地發現,年老大鼠的肝臟和骨骼肌的幹細胞回到了更加年輕的狀態,甚至還表現出跟幼鼠幾乎相同的修複肌肉損傷的能力。不過年輕的小鼠出現了提前衰老,肌肉修複能力出現了與年齡不符的減退。

2013年,哈佛大學的艾米·瓦格斯(AmyWagers)教授的團隊又做了一個相似的實驗。他們將一只兩個月大的小鼠,與一只患有心肌肥大的23個月大的老年小鼠通過血管吻合連接在一起。

4周後,老年小鼠的心肌肥大迅速得到了改善,心肌細胞幾乎恢複到那只年輕小鼠的同樣大小。不過這次這只年輕小鼠沒有受到任何負面影響。她還首次在試驗中提到一種名為GDF11的蛋白,這種蛋白存在於人體和小鼠的血液中,是決定衰老的關鍵,能夠改善小鼠的肌肉和大腦。這篇論文發表在了頂級生物雜誌《細胞》上。但是這項試驗的結果也遭到了包括諾華和GSK等大公司的質疑。諾華的科學家就發布了與瓦格斯研究所矛盾的數據,顯示GDF11蛋白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長,而在產生骨骼肌的時候反而會逆生長。GSK的研究也發現,GDF11並沒有參與衰老的肌肉細胞的再生,而且向小鼠體內提供GDF11也並不能改善小鼠的肌肉功能。

最近的一份關於“異種共生”的報告是在2014年,來自加利福尼亞的斯坦福大學的神經學家托尼·韋斯克雷(TonyWyss-Coray)通過實驗發現,年長小鼠在註射了幼年小鼠的血漿後,似乎改善了記憶和學習能力。這次研究的成功為類似的研究指出了一條捷徑,即反複進行來自年輕動物的血漿註射,是一種簡單可行地進行異種共生研究的方法。

在論文發表之後,韋斯克雷成立了一家名叫Alkahest的公司,與斯坦福大學合作,專門研究使用年輕人的血漿來治療18名阿爾茲海默癥患者。在評估試驗安全性的同時,他們還時刻關註治療是否能改善病人的認知能力,以及是否能夠緩解其他癥狀。預計試驗結果將於今年年底前公布。因此,Ambrosia並不是第一家從事人體換血試驗的公司。

動聽的資本故事

然而如同許多癌癥、艾滋病、阿爾茲海默癥(AD)等疑難雜癥的相關研究一樣,實驗室里獲得的初步成果再讓人欣喜若狂,可能也並不會為最終的成功療法帶來保證。但資本可不這麽認為,“返老還童”將幫助他們描述出最為動聽的故事。

在矽谷,關於延長生命科學已經成為當地十分受歡迎的癡迷學問的流言。著名投資人、PayPal聯合創始人PeterThiel就曾表示:“異種共生的現象非常有趣,我說的有趣不是說作為一項投資,而是說對人們切身的健康有意義。”

不管這一理論有沒有科學依據,矽谷的科技富豪已經開始實驗“異種共生”療法,為了醫療工序以及年輕人的血液投入大量金錢,並每年會進行數次這樣的療法。

2013年9月18日,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Page)宣布成立一家名為Calico的公司。佩奇稱這是CaliforniaLifeCompany(加州生命公司)的縮寫,而Calico項目的宗旨正是延長人類的壽命。從項目宣布啟動開始,谷歌就一直在為Calico項目招募抗衰老和遺傳學領域的專家,其中包括來自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生物學教授辛西婭·肯尼婭(CynthiaKenyon),她目前擔任Calico的副總裁,負責老齡化相關研發。

不過Ambrosia的這項人體換血試驗也引來很多批評的聲音。《科學雜誌》(Science)就表示這項試驗讓人聯想到近期很多所謂的幹細胞臨床試驗在要求受試者付費之後,最終無法披露相關的數據來證明試驗的結果。

Ambrosia的測試項目包括輸血前和輸血後一個月的100項血液的生物標誌物對比,但是諾華制藥抗衰老研究執行總監DavidGlass對此表示:“由於該項試驗並沒有安慰劑的控制組,因此很難破解出究竟能有多大的益處。”

專家表示,目前還很難判斷Ambrosia的試驗到底是一次有力的科學嘗試或是一個騙局。但是大多數接受采訪的業內人士都表示,這個嘗試沒有科學依據。

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泌尿科主任醫師許明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目前人體換血試驗存在最基本的兩大疑問就是,首先無法確定衰老僅僅是與血液有關;其次即使衰老與血液有關,也無法保證年輕人的血液輸入到年長人的體內,血液的成分不會發生變化。”

他進一步指出,“異種共生”的年長和年幼的小鼠之間的血液流通是不經處理的,而把一個人的血液輸到另一個人的體內,會丟失很多成分。“比如性激素,血液的存放一般是在零攝氏度以下的冰箱里,性激素和人體所有的激素一樣,存活的環境就是37℃,很多抗體也是。”許明表示,“目前針對抗衰老可能有效的在於基因編輯,通過去除導致衰老的基因,插入年輕的基因,但這個也是很遙遠的事情。”

華大基因首席科學家茅矛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靠人體換血就能返老還童,這未免太天真了。不過還是要看它最後提供的數據,也不能就此認定這是一個騙局。”

換血 就能 能返 返老 老還 還童 科學 還是 騙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1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