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特囧》Buddies 出奇制勝 鄭中基x胡耀輝 2015年08月14日

1 : GS(14)@2015-08-16 13:45:33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77315
「我瘦,你肥,視覺上已是一對odd couple,不如由你演吧!你應承我,我便應承你啦!」因為鄭中基(Ronald)的一句話,沒想過自編自導還要擔正自演的胡耀輝(Mark),惟有豁出去,與Ronald孖住上在《猛龍特囧》中合演歡喜冤家,「這是其中一種我很喜歡的喜劇類型電影,一直都想拍,平時就嗌交,但一遇到壞人,便好有默契地對付共同敵人!」Mark口中的odd couple警匪動作喜劇,有較早期的荷李活電影《轟天炮》系列,以及令韋史密夫(Will Smith)在影圈一炮而紅的《重案夢幻組(Bad Boys)》系列,而港產則有《咖哩辣椒》系列、《重案黐孖Gun》等,原來這些都是眼前兩位大男人鍾愛的類型片,戲中性格迥異卻異常合拍的buddies,正是他們理想中的兄弟情誼,這對一「拍」即合的肥瘦buddies,你一言我一語,從緬懷舊日好戲談到男人相處之道,也不禁流露電影人遊走於中港兩地市場,以有限資源扭盡六壬務求出奇制勝的無奈。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
髮型:Horace Tse@QUEEN'S PRIVATEi SALON(鄭中基)、JJ@CAPELLI (胡耀輝)
化妝:Mon Chun(鄭中基)、Aster Phang(胡耀輝)
服裝:Fred Perry(鄭中基)
場地:Hotel Icon


靈機一觸 促成肥瘦組合
今次暴龍哥Ronald化身臥底「劉夢龍」,是導演不二之選,「這個二人組合,我早已諗定一個由Ronald演,另一個則是個住家男人或靚仔如古天樂。」Mark首先要得關鍵人物Ronald首肯,想不到相約傾劇本時,卻反被對方遊說,Ronald靈機一觸的合演提議,把Mark殺個措手不及,當時他反問:「真的無諗過自己演,唔係咁整蠱我吧!」Roanld認真道:「他是編劇又是導演,最熟劇本,我瘦,找個肥肥哋、似熟口面又唔熟口面的演員,一睇便有喜劇效果,香港還有幾多個肥演員?肥仔聰?谷德昭?都合作慣啦!他在《一路向西》客串演過占士哥,演得好放呀!」過去阿Mark偶爾也會在自己編導的作品中客串,卻從沒想過做主角,這次在Ronald慫恿和「要脅」下,膽粗粗一試,卻也壓力不少,Mark搖搖頭說:「唔敢瞓,好多事情擔心,要在現場打點一切,又要對稿演出,甩很多頭髮,比平常多兩至三倍!」幸而他跟Ronald首次合作,即一見如故,默契十足,毋須花太多時間解釋,戲裡戲外都是一對buddies。


志趣相投的odd couple
原來兩人都對odd couple警匪動作喜劇情有獨鍾,Mark自言是《最佳拍檔》、《神勇隻響炮》、《咖哩辣椒》等系列的擁躉,近年卻見這些類型片幾乎絕跡於中港合拍片市場,甚感可惜,「其實動作加喜劇,是很Universal的題材,又不是人人都搶著拍的東西,很不錯!」笑言看這類電影長大的Ronald和應說:「我很喜歡這種角色,兩兄弟經常嗌交,但合作又很有默契,共同對抗外敵後,又會為小事吵過,這種性格的兄弟,甚麼也擺出來傾,唔會跣你一鑊,即使他要跣你,都會被你睇穿,只是猜他敢唔敢啫……」好兄弟就是心照,Mark坦言相處難免因意見不同而頂撞幾句,男人通常沒有「隔夜仇」,消了氣便忘得一乾二淨,Ronald點頭道:「男人轉頭便無事,又再飲飲食食啦!」現實中,可曾試過兄弟「Unfriend」的經驗?他續說:「這應該是跣你一鑊的人,好難Friend到,好早便發現!」,他倆認為,在各有各忙的年代,更多是不知不覺失聯絡的朋友,幸好身為藝人,較易透過社交網絡被找到,「因為去外地讀書,跟不少中學同學失聯絡,全靠網上聯繫,早前趁學校25周年聚餐再見面,現在每個月有定期聚會,沒工作在身的話我都會盡量去!」Ronald努力維繫與中學舊友的聯繫,連阿Mark也自愧不如。


夢龍與子良 星星相惜
在Mark眼中,Ronald是個真情真性又懂尊重人的好拍檔:「其實,他是幾真的人,擺出來的模樣,就是真實的他,由於他早已熟讀劇本,在現場只需稍作溫習,拍戲時有意見也會直說,主要是在我的劇本上加些背景細節,以豐富劇情。」 《猛龍特囧》的一對歡喜冤家,一個是hip hop打扮美國留學返港的臥底探員,另一個是發明星夢的「跑龍套」,Ronald以「好玩」形容今次角色劉夢龍,開宗明義是臥底,既要陪兄弟選中國好男兒,又要滿口美式英文,「以前未做過『黑人』,以留學時的大學同學作參考,拿著劇本混雜不同的性格特質,像科學家做實驗般溝來溝去,試試效果,若想到幾個版本的演繹,便試做給導演看,由導演決定!」Ronald形容Mark是一個好清楚自己要拍甚麼的導演,能夠給演員清晰指示又不失自由度。至於阿Mark本身的角色孟子良,既參加港男選舉、中國好男兒,又參與荷李活電影試鏡,所有結果內定,全都受「利氏力場」影響,問身兼編劇導演的Mark是否另有所指?「其實只是從一個發明星夢的跑龍套的血淚史出發,你話玩埋Michael bay(《重案夢幻組(Bad Boys)》系列的導演)?純粹為營造戲劇效果,凸顯孟子良的偉大犧牲,為公義放棄往荷李活發展的機會!」不少導演說過電影有自己的命,一旦出世,觀眾如何解讀,已不由原創者操控了。


絞盡腦汁 出奇制勝
現實中,兩人不像戲裡出生入死的歡喜冤家,要動武合力擊退由世界級自由搏擊冠軍的內地演員楊建平飾演的「肌肉人」,但兩人要在內地的審批制度下,既要打進內地市場又不失港人歡心,也是鬥智鬥力的另類打拼,Mark過去的幾部有份參與編劇或導演的作品,例如《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喜愛夜蒲》及《一路向西》(編導)等影片,都是甚有話題之作,他直言拍戲始終是商業投資,必須考慮老闆意願和資金多寡,「你有幾多錢拍?當budget有限時,你自然要諗題材、類型、扭橋吸引觀眾入場,話題是最便宜的。」沒有龐大資金,也難言大卡士大製作,只能絞盡腦汁,惟望出奇制勝,「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玩法,我曾經問過前輩,點解香港咁少恐怖片?因為無錢,點搞聲音或視覺效果?」Ronald補充:「內地審批不准拍鬼片,只有香港和東南亞市場,現在還要是高清放映,粗糙的特技絕不能過關,即使有資金也不易做到你想要的效果。」


港產與合拍 前路摸不清
近期開始執起導演筒的Ronald不禁慨嘆,「現在要拍純港產片,難度真的很高,類型片的種類愈來愈少!至於合拍片,更難捉到條路,沒有方程式可言!」Mark連番點頭,「無辦法,內地要有批文才可以拍,全中國每年有三百多齣電影等著上映,經由不同單位審批,先別談優劣或是否一窩蜂追捧的題材,根本很難有必批的把握!」審批制度之外,觀眾口味的變化,當然也是創作人的重要考慮,「始終要回歸最基本的電影語言,去到世界不同角落,共通地識笑識哭,或用官能刺激吧!」年底打算開拍動作喜劇的Ronald說:「一定要有universal的笑位,跟肢體語言或動作有關,不能夠單靠對白搞笑。」Mark甚表認同,他認為笑的口味是很地道的,跟文化背景很有關係,即使大家都是看荒誕滑稽處境,香港觀眾的口味已經好荷李活,內地不少觀眾仍睇慣二人相聲,很靠對白語境,他們會笑得很開懷,Ronald隨即說:「他們笑得咯咯聲,我們會欣賞他們的才藝,但未必覺得真係勁好笑;反過來說,假若一套港產喜劇玩verbal gag,那些廣東話潮語,例如你問:『點解你個髮型咁型?』我答:『因為土地問題啦!』大家一聽便識笑,你叫我怎樣翻譯做國語?」Mark不忘補句:「中國地大物博,單是廣東省與北京已經好大分別啦!」本土與融合,從光影世界到現實處境,苦惱地徘徊的,又豈止電影人?
特囧 Buddies 出奇 制勝 鄭中基 鄭中 胡耀 耀輝 2015 08 14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00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