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用不到10年時間讓人均GDP漲9倍 老撾的發展雄心背後面臨挑戰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451.html

作為東南亞唯一的內陸國,它由東至西,從北往南,分別與越南、泰國、中國和柬埔寨接壤。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它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它被很多人視為東南亞最神秘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容易被人遺忘的國家。它就是老撾。

想用不到10年讓人均GDP漲9倍

按照世界銀行統計的2014年國內生產總值來算,老撾僅118億美元的GDP在東盟十國中屬於下遊水平,僅為中國的1/900。盡管總體經濟體量小,但近幾年來,這個面積不到雲南省2/3的小國家卻保持著驚人的增長速度。

2011年~2015年,老撾的GDP平均增長率高達7.4%,人均GDP從319美元躍升至1970美元。根據老撾政府的計劃,預計下一財年(2015~2016年)老撾的人均GDP將達到2092美元,GDP的增速也將超過7.5%,總額達144.3億美元。

不過,雄心勃勃的老撾政府顯然並不滿足於此。

按照政府正在起草的第八個五年經濟社會發展規劃,2016年至2020年,老撾國內生產總值年增幅將達到8.5%至9%,2020年人均GDP將實現3200美元。

這也意味著,人均GDP從2011年的319美元到2020年的3200美元,老撾打算用不到10年的時間完成這足足9倍的增長。

在老撾萬象的地標酒店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老中合作委員會辦公廳副主任兼老中友好協會秘書長西昆·本維萊甚至將老撾比作瑞士。“老撾好比是瑞士,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比如水、木業和黃金。我想讓全世界都知道老撾正在快速發展。”他向記者強調。

“10~20年之後,老撾有機會成為東南亞人均最富有的國家。20多年後,人均收入說不定會趕得上像新加坡這樣的國家。”做出這般樂觀判斷的是老撾最富有的華商——吉達蓬集團公司董事長、老撾中國商會名譽會長姚賓。

姚賓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他如此樂觀的原因是,這里從水資源到農業和林業以及礦產資源都相當豐富,旅遊資源也是。只要交通基建完善並利用充分,老撾就會成為東南亞最重要的樞紐。

交通鎖國,缺錢缺電還缺人

一直以來,封閉的交通和落後的基建為老撾蒙上了神秘的面紗,也是當地經濟發展的最大桎梏。這個位於越南、泰國、中國和柬埔寨中央,原本擁有得天獨厚地理位置的交通樞紐卻默默淪為了“陸鎖國”。

目前,老撾尚無一條建成的鐵路,僅有一小段長約3.5公里的鐵路連接泰國。由於四面不沿海,只能依靠唯一的一條13號公路以及湄公河與他國進行經貿往來。

除了交通鎖國,老撾也存在嚴重的季節性缺電。陳非是中國一家大型電力公司在老撾的負責人。他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老撾基本上85%的地區用電已經覆蓋,用電人口超過90%,計劃2020年用電人口超過95%。

盡管如此,老撾仍然缺電。

陳非解釋稱,老撾的發電主體主要有兩個:隸屬於老撾能源礦產部的老撾電力公司(EDL,老撾唯一的電力開發和運營機構)以及境外投資商獨立發電商(IPP),其中,後者的裝機量占全國總量的近90%。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1月,老撾全國裝機容量為5563兆瓦,其中EDL和IPP的占比分別為11.2%和88.8%。

但問題在於,當地的用電主要由EDL供應,IPP雖然擁有老撾政府給予的特許經營權,但在老撾的發電量絕大部分都以直接出口的形式獲利,只留少量在老撾使用。

承擔老撾全國用電的EDL顯然有點力不從心,盡管水力資源豐沛,只占11.2%的裝機量遠遠無法滿足全國的用電需求,這使得老撾每年不得不從中國等周邊國家進口電。

根據陳非提供的數據,2010年至2016年期間,老撾北部從中國進口電量就超過了10億度。2015年,EDL進口電量達16億~17億度,其中2億~3億度是從中國進口。

尷尬的是,如此缺電的國家每年會出口大量的電,甚至被稱為“東南亞的電源”。原因是旱季和雨季分明的老撾主要依靠水力發電,在雨季時會出現電力過剩,但在旱季時又會出現嚴重的缺電現象。

雖然經常自顧不暇,卻也只能眼睜睜看著IPP生產的大部分電輸向泰國和柬埔寨等國。為保證當地用電,同時不影響電力出口創匯,老撾政府開始鼓勵EDL利用外資,確保輸送的電量至少保持目前水平。

目前,老撾的發電幾乎全為水力發電,僅10%左右為火電。隨著當地工業的發展和用電量的大幅增長,老撾政府也開始考慮增加火電廠的建設以增強供電能力。

老撾的工業區極少,因此大型的電力用戶也很少。全國總共17個省市,僅首都萬象的用電量就占全國用電量的50%左右。

“老撾的電網網架很不完善,調度能力很弱。這兩年才剛剛有了電力調度的概念。”在陳非看來,這也是老撾缺電的重要原因。

除了國土面積小以外,老撾的人口也不過700萬,教育水平普遍較低,高端的人才更是少數。為了帶動當地就業,老撾規定,進入老撾的外資企業雇用外國人和老撾人的比例為1∶3。

第一家進入老撾的中國律所——八謙老撾律師事務所主任張天翼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不少行業即使想招當地人也找不到合適的人。目前,老撾大部分的行業在用工上還普遍存在不完全規範的情況。

由於交通基建的落後和由此催生的高成本物流,讓一切和現代生活相關的商品都在當地成為稀缺品。多數生活在萬象的老撾人,都不得不經常跨過湄公河去對岸的泰國購物。據姚賓說,20多年前,一輛在中國再普通不過的自行車運到老撾後可以賣到200多美元,價格是國內的近10倍。

老撾中國總商會秘書長丁國江告訴本報記者,即使是現在,中國的商品運到老撾銷售價格也至少是國內的兩倍,而獲得的利潤則至少比國內高出3~4倍。

積極招商引資

隨著周邊國家的快速發展,老撾政府也有了急切想要改變的心願。

為了盡快擺脫貧困、解決赤字,如何鼓勵外商投資、充分挖掘外商直接投資的效應也成為了老撾政府“最熱心”的事業。

一方面,通過制定和修訂相關政策和措施給予外來投資者越來越優惠的條件,老撾政府不斷改善國內投資環境。另一方面,老撾政府也積極招商引資,用“微笑外交”的方式爭取外來投資和外援。

1988年,老撾頒布了《外國在老撾投資法》,1994年頒布修改後的《促進和管理外國在老撾投資法》,2001年,老撾頒布《促進和管理外國投資法實施細則》,為外商投資提供法律保障。當地鼓勵外商直接投資的政策包括:政府不幹涉外資企業的事務,允許外資企業匯出所獲利潤,外商可在老撾設立獨資企業、合資企業,外資企業前5年免稅等。

除此之外,老撾自2002年至今還批準設立了10個特區,其中8個為特定經濟區,用特殊的優惠政策以鼓勵外商投資。張天翼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老撾對外資的開放程度優於緬甸,與越南接近,雖然整體開放程度略低於泰國和柬埔寨。

更讓老撾人振奮的是,東盟經濟一體化也為當地的發展提供了難得的機會窗口。2007年底,東盟各國簽署《東盟憲章》,決定致力於經濟一體化建設,實現商品、投資的自由流動,增強合作互動,消除貧困,縮小貧富差距。隨著亞太地區投資自由化的進展,東盟引進外資的限制還會繼續放寬。

不到 10 年時 間讓 人均 GDP 老撾 發展 雄心 背後 面臨 挑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83

中國人在老撾的“驚天”和“動地”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447.html

哪里有商機,哪里就有中國人。又或者說,哪里來了中國人,哪里的變化就不會慢。

早在十幾年前,敏銳的中國企業就已經將觸角伸到了老撾這個對多數人而言還很神秘的國家。但真正大規模的湧入也就是這幾年時間。一方面,是當地經濟的強勁增速和潛力吸引了中國投資者,另一方面,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國家政策正在鼓勵更多企業“走出去”。因此,地緣上接近、政治和文化相近的東南亞地區自然成為首選。

從上海並沒有直接飛往老撾首都萬象的飛機。經歷了一夜的轉機後,終於順利抵達小得可以從取行李處一眼望到機場大門的萬象機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下飛機就可以看到登機廊橋上的“中國工商銀行萬象分行”和“三一重工”的廣告。再往前走,接機大廳的墻上有一半廣告牌都是中國企業的廣告。

在機場出售當地手機卡的老撾青年會用基本的中文對話。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自己從未專門學過中文,平時接觸中國客人多了,自然而然就學會了。在機場這個不起眼的小店里,他平均每天都能接待數十名中國客人。

根據老撾投資部向《第一財經日報》提供的官方數據,截至2016年3月31日,中國在老撾獲準的工程投資項目累計共762項,其中551項是中企獨資,211項是中老合資。

根據老撾投資部的統計,在中國對老撾的投資領域中,總金額居首的是礦業,98個項目總資金達35.5億美元左右;電力排名第二,總共10項,投資金額約9.9億美元;農業總金額約6.39億美元居第三,總共187項。

以電力項目為例,中國一家大型電力公司在老撾的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當地大概60%~70%的水電站都由中企承建。日本和美國等都很重視老撾的電力市場,但由於中國企業建造水電站的成本較低,施工速度又很快,因此中企在承建當地的電力項目上具有競爭優勢。

除了這三大主要領域外,中企在服務業、商貿、酒店餐飲、木業、公共健康、服裝、信息咨詢、電信、電視以及教育領域均有投資。中國人來到老撾只盯著礦產和農業資源的現狀正在快速改變。

衛星地面站    繆琦/攝

老撾首顆衛星“驚了天”

2015年底,中國人就在老撾啟動了兩項轟動全國的重磅項目。老撾當地的媒體將之評論為“驚天”和“動地”的兩件大事——老撾衛星項目和中老高鐵。

2015年11月21日,中國和老撾合作的“老撾一號”通信衛星在西昌成功發射。這是我國向東盟國家和地區出口的首顆衛星,可為老撾提供衛星電視直播、無線寬帶接入和國際通信等多項服務。

由於缺乏管理衛星的經驗和技術,衛星發射後,老撾還與中國專門合資成立了一家公司共同運營和管理衛星。老撾政府擁有所有權,而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下屬的中國亞太移動通信衛星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亞太公司”)擁有項目的管理權和運營權。

這也是中國航天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走出去”項目。亞太公司總裁助理丁詠冰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在發射衛星方面,中國已經有不少‘走出去’的經驗,但‘走出去’在國外建立和管理衛星地面站還是第一次。”

建在湄公河旁的老撾衛星地面站,距離萬象市中心大約30分鐘車程。一進入地面站,記者看到了空曠的坡地上立著四只呈一定斜角面朝天空的“大鍋”,它們分別是衛星天線、測控天線、通信天線和避雷塔。

“這個地面站在1998年就開始建設了。2008年我們來的時候,這里已經被廢棄了10年,到處都是牛羊。我們是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改造。”丁詠冰告訴本報記者,之所以選址於此,是因為早在1998年前後,老撾政府就想和泰國合作發射衛星,當時就選在了靠近泰國的湄公河旁。另外,衛星站會涉及輻射問題,既不能被幹擾也不能幹擾和影響周圍的居民,所以選擇了空曠及地勢較高的位置。

也就是說,如今由中國承建的老撾衛星項目最早是泰國與老撾的合作項目。但受到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沖擊,泰方出現了資金鏈斷裂的問題,最後只能被迫終止合同。

在丁詠冰看來,老撾在十幾年前就已有發射自己衛星的願望。但按照老撾當時的國力,這個想法可謂不切實際。時隔10年後,當老撾再次提出發射衛星的意願時,日本、韓國和俄羅斯等不少國家都聞風而來。

“這樣一個衛星項目價值幾億美元,其他國家也很看重。當時的老撾總理曾在俄羅斯留過學,所以俄羅斯的衛星廠還讓那位老撾總理在俄羅斯的老師給他寫封信,希望老撾能買俄羅斯的衛星,包括願意給老撾提供貸款。而老撾內部也存在親歐美派。”丁詠冰說,為了爭取到這一項目,中國做了大量的工作,除了在技術和成本上極具競爭力外,中國政府為老撾提供全額貸款也是項目中標的關鍵之一。

按照丁詠冰的說法,從生產衛星到衛星地面站的建設和人員培訓,整個由中國承建的老撾衛星項目總額為2.59億美元。“如果由歐美國家來做這個項目,估計沒有4億美元下不來。”

為了推進這個項目,丁詠冰在2007年就去了老撾。隨著2015年底衛星發射與合資公司的成立,他和他的團隊也開始了長駐老撾的生活。

中老鐵路奠基石   繆琦/攝

中老鐵路“動了地”

2015年12月2日,中國和老撾政府在中老高鐵的車站站址舉行了開工儀式。

按照規劃,中老鐵路從中老邊境的磨憨中國一側磨丁(老撾一側)口岸進入老撾境內後,向南依次經過孟賽、瑯勃拉邦、萬榮至首都萬象鄰近泰國的跨湄公河新橋,全長427公里,將於2020年建成通車。

中老鐵路在老撾境內的土建工程共有六個標段。《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實地探訪了位於萬象的中老鐵路第六標段的建造現場後發現,第六標段已經進入了拆遷階段。一名在老撾參與當地基建項目的中方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其他標段的建造也在勘測和準備之中,預計今年下半年將會全面鋪開。

在中國境內,據最新的官方報道,中老國際鐵路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玉磨鐵路開工動員會已於4月19日在玉溪召開,標誌著玉磨鐵路已全線開工建設。

交通基礎設施的落後阻止了老撾與其他國家聯通的機會,也嚴重限制了當地尤其是老撾北部的經濟發展。在老撾人看來,這是一條能帶來希望的鐵路,將幫助老撾實現從“陸鎖國”向“陸聯國”轉變的夢想,並摘掉“最不發達國家”的帽子。

目前,老撾僅有一段長約3.5公里的鐵路連接泰國。作為老撾境內的第一條鐵路,中老高鐵嚴格來說並不算高鐵,它的客運時速約為169公里,而貨運時速則為120公里。

上述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中老鐵路的建設面臨著複雜地質條件的挑戰。

“長達420公里左右的鐵路,其中隧道的長度就達到200公里,橋和隧道的長度占到總長度的70%左右。”他表示,這也是導致中老鐵路項目拖延數年的原因之一。但經過長時間的研究和協商後,目前該項目在技術上已經沒有障礙。

另一個項目遲滯的原因則是資金問題,老撾政府在資金籌集上面臨不少難題。根據中國政府網公布的信息,中老鐵路是第一個以中方為主投資建設並運營、與中國鐵路網直接連通的境外鐵路項目,全線采用中國技術標準、使用中國設備。項目總投資近400億元人民幣,由中老雙方按照7∶3的股比合資建設。

該知情人士認為,就老撾的潛力來說,從鐵路開通開始算,大概20年就可以達到或超過周邊國家的發展水平。對於中國來說,該項目則是順應“一帶一路”倡議、與周邊國家增強互聯互通的重要一步。中老鐵路一旦開通,將為中國西南地區的省份提供可靠的運輸通道。

中國人 中國 老撾 驚天 動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84

老撾隱形富豪姚賓:來老撾投資要接地氣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435.html

坐在老撾五星級地標酒店的大廳里,一位身著金色棉麻質上衣的中年人指著窗外說,這是老撾萬象景致最好的位置,這座酒店將會成為老撾的名片。

窗外,血紅色的落日高掛在湄公河之上。河的對岸,是GDP比老撾高出30多倍的泰國。

這位中年人正是老撾地標酒店的投資人、老撾吉達蓬集團董事長姚賓。作為2016年的東盟輪值主席國,老撾將迎來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內的各國領導。兼任老撾中國商會名譽會長的姚賓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到時候這些元首、領導都會下榻在這座老撾最新打造的豪華酒店里。

老撾人所擁有的財富很少有人能說得清,甚至連官方統計的部分數據也可能與實際存在較大差距。在福布斯的排行榜上,鮮有老撾人的身影。掌管著老撾國內最具綜合實力的企業之一,買下了當地第一輛豪華跑車的華人姚賓,盡管是老撾最具名氣的富豪之一,也無法準確說出自己到底有多少資產。

姚賓抓住老撾國內改革開放機會致富,成就了自己的家族,也在發展壯大的過程中,成為中老兩國經濟文化交流的使者。近日,他正陪同老撾人民革命黨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本揚,對中國進行正式友好訪問。


貿易、房產發家

姚賓的吉達蓬公司成立於2005年,是綜合工程建築、工程監理、地產運作、房產開發、金融投資、酒店投資、旅遊服務、商務咨詢、項目代理、紅木加工、農業開發等綜合商業化運營發展的股份制公司,在老撾改革開放的國家戰略形勢下,經過十余年發展,已經成長為老撾國內最具綜合實力的企業之一。

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采訪時,姚賓卻表達得很實在。他將自己在老撾的成功歸功於“進入得早”,“會講泰語”(泰語和老撾語極其相近,因此在老撾交流沒有障礙),以及“對中國的商品和老撾市場都有了解”,因此知道哪些中國商品在老撾最有市場。

他並沒有試圖美化自己的發家故事:簡單來說,貿易加房地產,是他在老撾迅速完成原始積累的路徑。

現年48歲的姚賓出生在廣東潮州。1990年,跟著在家鄉興起的出國淘金潮,22歲的他去了泰國,在親戚經營的公司里幫忙。沒想到在一次跟隨親戚到老撾觀光禮佛的行程,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他發現這里有著比泰國更誘人的商機:剛剛打開國門的老撾幾乎什麽都缺,一輛當時在中國非常普通的自行車,在老撾居然能賣到200多美元(當時約合1000元人民幣);一平方米的瓷磚能賣到將近14美元,而且供不應求;而當地的一棟別墅(連土地一起),竟只要5萬~6萬美元。

於是,通過在老撾銷售從中國進口的商品,騎著摩托車到處推銷的姚賓很快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我在1990年第一次從中國運了一貨櫃的自行車和瓷磚到老撾,自行車的成本加上運費是44美元一輛,瓷磚是4美元/平方米,這一貨櫃讓我掙了一萬多美元的純利!”盡管已經過了20多年,姚賓提起這一段往事仍然有些激動。

從自行車、瓷磚開始,姚賓在老撾開起了貿易公司,把各種各樣的中國貨賣到老撾,運貨的貨櫃從一兩個變成四個,又變成八個,在老撾存貨的貨場里,後來幾乎有一半都是他的貨,“我當時幾乎壟斷了老撾的市場”,姚賓曾感慨道,“1990年的萬象就像中國的一個村鎮,連縣城都比不上,現在市中心最寬的瀾滄大街,當時路上全是坑窪,一到晚上七八點鐘,整個城市就全黑了。剛開始的時候,也沒有門面,只是找了個住的地方和倉庫,進貨之後,我就天天騎著摩托車全城到處跑推銷,天天早出晚歸,里里外外就我一個人。”

然而,通過貿易快速積累財富的日子在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突然中止。“1997年的金融危機,老撾貨幣貶值最嚴重的時候達到了100%,進出口貿易不能再做了,所有跟中國的貿易都斷了。”姚賓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用美元進貨卻換回老撾貨幣的進口生意變得無錢可賺,財路貌似一下子斷了,但因為在危機到來幾年前就開始介入工程建設領域,敏銳的嗅覺和快速的反應,反而讓他在這場金融危機中獲利良多。

姚賓大學讀的是建築工程專業,在做貿易公司的同時,1994年他就進入了老撾建築工程領域,利用自己的語言優勢幫助老撾政府與中資公司在建築工程領域開展合作,翻譯中文圖紙和協助相互聯系溝通等,與各個方面都建立了良好關系,也承包了一些工程。

危機到來時,他發現很多同樣付出美元而與老撾政府結算老幣的老撾工程公司因為危機大批倒閉,抵押給銀行的土地和房產等大批資產都在急於低價拋售,一棟大型的別墅連同地價只要4萬美元。而姚賓此時恰好因貿易而持有大量美元現金,他一下子“吃”進了20多棟別墅。

“當時賣主還對我感恩戴德,因為我是用美元支付。”他曾這樣表述。

這次抄底讓姚賓獲利頗豐,收購的資產最多的甚至升值了二十多倍。相似的情況在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中又上演了一次:姚賓踩準節點,在2007年以前用美元大舉收購土地和房產,到危機爆發後,美元貶值土地大幅升值,然後再快速出手一大部分,再次獲利。

數次抄底成功之後,姚賓表示,即使在危機的低谷,也並不是每個人都看好老撾的發展潛力。而他出於對老撾的了解,才有信心在危機爆發時大舉抄底,坐等升值。

成功地抓住了三次機會的姚賓,在老撾商界上演了“帽子戲法”般的造富神話。據姚賓估算,華人富豪大約占了老撾當地富豪的20%,他們中的大多數都靠房地產發家。


融入主流社會

“你看,這一大片都是我買下的地,這里會建萬象新的商區,這里會建高檔的外交公寓,專門供給各國的外交官。”在通往地標酒店的途中,姚賓主動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介紹著湄公河岸邊正待建設的多個項目。這些土地的使用權都由他從老撾政府手中購買,項目也多為公共建設項目。

為什麽他可以拿下如此多的公共項目?秘訣之一在於,擁有了巨額財富之後的姚賓沒有離開老撾,反而加入老撾籍並於2000年娶了一名老撾姑娘,徹底融入了老撾社會。他與當地政府有著良好的關系。

隨著老撾政府推動的大批公共工程建設項目陸續上馬,因其與老撾政府的良好關系,他順利地獲得了眾多項目的開發權。

從東盟運動會主體育場、萬象瓦岱國際機場、瑯勃拉邦機場到收購萬象樓層最高的東昌酒店,再到正在開發的萬象濱河綜合開發區和市中心黃金地段萬象中心地產項目,都是姚賓與中資公司合作開發的。由於不少項目都是幫助老撾政府解決燃眉之急,比如為第九屆亞歐首腦會議建造的地標酒店,因此建築材料和土地均可以享受政府給予的稅收優惠。

享受當地政府給予政策、稅收優惠的同時,他也盡力做出回報:贊助了萬象市政府大樓、廣州亞運會老撾體育代表團、老撾乒乓球隊以及貧困地區學校,每年會為老撾孤兒院、老人院捐款捐物等。在擔任老撾最大的華僑華人組織——萬象中華理事會副理事長期間,他堅持每年拿出約8萬美元捐贈給福德廟、永珍善堂等華僑華人文化和慈善機構。

姚賓每年約有一半時間是在陪同老撾政府各級領導前往中國訪問,甚至有許多老撾高官在訪華時點名要姚賓隨行。

說起在老撾這個人情社會成為富豪的經驗,他直言不諱地告訴《第一財經日報》:“東亞人勤勞,誰來這里都能過上小康生活。但要造就一個富翁不容易,因為經濟體量太小了。要想發財,必須進入主流社會,和主流社會在一起。”

姚賓毫不掩飾地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他最愛的運動是打高爾夫球,因為老撾的政府官員喜歡。“我喜歡打高爾夫,因為這是很好的交流平臺,經常陪領導打球,在打球過程中可以談很多事情。”他有著精明生意人少有的坦誠。

當然,隨著投資越做越大,姚賓也開始遇到資金不足的問題。由於老撾的金融體系相當落後,要想在老撾當地銀行申請到貸款極其困難。以往在老撾的投資,姚賓都只能依靠自有資產。

今年,姚賓終於獲得了第一筆貸款。4月27日,由姚賓的吉達蓬集團與老撾外交部合作投資的外交公寓項目正式與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中國信保)雲南分公司和中國工商銀行萬象分行簽署了保險協議和貸款協議。這是中國信保在老撾承保的首個非財政擔保融資項目,也是姚賓獲得的第一份來自中方銀行的貸款,貸款總額達5000萬美元。該項目建成後將成為2016年老撾承辦東盟峰會的重要會場。

除了在中國的銀行獲得貸款,姚賓也想過通過上市的方式融資。雖然老撾有證券交易所,但即使上市,冷清得幾乎無人問津的股市也無法讓企業獲得資金。他告訴本報記者,去中國香港上市將會是他的首選,其次是去新加坡上市。這也是他的下一步計劃。

在產業延伸上,姚賓表示,未來會將投資重點逐漸放到服務和金融業。因為他認為,老撾最具潛力增長的行業就是目前極不發達的金融業。

“老撾有30多家銀行,但這些規模都非常小。老撾的金融體系很差,但企業對資金的需求很大,一般都只能在民間的地下銀行借貸,需求和市場不成正比。”姚賓表示,根據他的觀察,在當地投資的企業基本貸不了款,不僅因為銀行金融規模小,而且也因為手續麻煩、門檻高,一般企業很難貸到錢,只能從地下錢莊借高利貸來解決需求。隨著老撾的外商投資越來越多,這種矛盾也會日益突出。因此,他不僅打算成立金融服務公司,而且還計劃入股一些銀行。


不忘初心

姚賓有一兒兩女,最大的12歲,最小的9歲。雖然是老撾知名的富豪,但姚賓表示,自己一直沒讓孩子知道爸爸到底在做些什麽,擁有多少財富。

“我現在就要求他們好好學習,最關註的就是督促他們學好中文、老撾文和英文。”在他看來,有了本事,沒有財富,孩子同樣可以創造財富;如果沒有本事,給予孩子再多財富,也終究是零。

他給孩子做了一份跳躍幅度不小的教育規劃:幼兒園和小學送回廣東念國際幼兒園,打好中文和英文的語言基礎;初中和高中回老撾念,學習老撾語言和文化,並結交老撾的同學;高中畢業後再去中國接受大學的高等教育,進一步了解中國文化;碩士計劃將孩子送到歐美國家念,以學習英文,了解西方的先進理念。

“這樣就可以精通三國語言,也理解三個地域的文化背景。”鑒於自己在泰國和老撾經商的經歷,姚賓相信,多掌握一門外語,多了解一份國情,就能多打開一扇門。

為了督促孩子學習中文,姚賓還專門找了一位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的老撾人來負責孩子的學習輔導。幾年前,他就曾表示:“我的每一份成績都跟中國有密切關系,離開了中國我就不可能有今天,所以我讓孩子們從小就接受中文教育,了解中國的傳統和文化,永遠記住自己是一個華人。”

在對公司的規劃里,姚賓期望的是做成百年的家族企業。“未來我不希望看到孩子分家產,而是希望3個孩子都能完成工商管理專業的學習,最終共同繼承家業。”

由於種種原因,過去老撾一直是東南亞國家中華僑華人最少的國家之一。資料顯示,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在老撾的華僑華人總共只有約3萬人。而現在的老撾已經變成華人新移民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近年來,大批來自中國湖北、安徽、湖南、四川、廣西和雲南等地的華人湧入老撾,在僅有85萬人口的萬象,就有大約12萬華人,不少人和企業看好老撾國內的商機和低廉的勞動成本。

作為老撾的成功商人,姚賓深諳與政府的相處之道。對於有興趣來老撾投資的中國企業,他提出了這樣的建議:“首先,一定要真誠,要接地氣;第二,話切忌講過頭,不要在一開始就承諾得太多,把願景描繪得太大,畢竟真正要落地並不是那麽容易的。”

在老撾這個不發達的國家,姚賓的人脈再好也同樣會遇到政策臨時改變的郁悶事。政策一變,諸多計劃就不得不改變。

今年3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姚賓表示,瀾湄合作機制將為中老經貿合作帶來新的機遇。他認為,瀾滄江-湄公河貫穿整個中南半島,中國主導的這一新合作機制將有利於中國與半島五國協同發展,並且有力促進中國與東盟間的合作,助力東盟整體和均衡發展。

雖然目前老撾仍是中南半島經濟最不發達的國家,也是唯一的內陸國家,整個經濟社會發展,尤其是交通基礎設施、通訊、資源開發、貨物及能源運輸等方面都較為落後。但在姚賓看來,10~20年之後,老撾很有潛力成為東南亞非常富有的國家,因為這里的資源豐富,包括水資源、電力資源、農業、林業以及礦產資源都很豐富。

“交通利用得好的話,會成為重要的樞紐。所以我認為它有機會成為東南亞人均(GDP)最富有的國家。20多年後,說不定人均(GDP)會趕得上新加坡這樣的國家。”他顯得很樂觀,也期待這一機制早日在老撾落地,並能促進“一帶一路”和互聯互通建設在老撾進一步展開。

老撾 隱形 富豪 姚賓 投資 接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202

中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服務正式落地老撾

8月4日,據新華社消息,從老中聯合導航數據運營中心獲悉,隨著首個定位服務單基站日前在老撾首都萬象建成並通過技術測試,中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服務正式落地老撾。

在中國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雲南省測繪地理信息局、老撾國家測繪局的支持下,基於北鬥系統建設的老撾衛星定位綜合服務系統正式啟動。老撾地理信息龍頭企業老撾天眼公司擁有該系統的所有權、運營權和使用權。

這一系統兼容北鬥衛星導航系統、美國全球定位系統(GPS)、俄羅斯全球軌道導航衛星系統(GLONASS)的衛星定位連續運行參考站網系統(CORS),形成覆蓋老撾的高精度平面定位基礎設施,向老撾全境用戶提供各種不同精度的位置和時間服務信息。首個CORS單基站已於2016年8月1日建成並通過技術測試,落地萬象市塞色塔綜合開發區。

老撾衛星定位綜合服務系統可應用於國土規劃、城市建設、交通運輸、水利、電力等行業,為各項工程建設提供實時、精確、可靠的數據源;在交通、公安、金融等領域提供三維空間位置和時間方面的監控和管理;為各行業提供測繪和大地測量應用;並可用於監測自然災害等。

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是中國正在實施的自主發展、獨立運行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與美國全球定位系統、俄羅斯全球軌道導航衛星系統、歐洲建設中的伽利略系統構成全球四大導航系統。據介紹,北鬥系統在東南亞的應用相比其他系統,具有明顯的時間可用性、空間可用性,以及高精度導航、高強度加密等優勢。

中國 北鬥 衛星 導航 系統 服務 正式 落地 老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676

中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服務落地老撾 用途公開

隨著首個定位服務單基站日前在老撾首都萬象建成並通過技術測試,中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服務正式落地老撾。

在中國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雲南省測繪地理信息局、老撾國家測繪局的支持下,基於北鬥系統建設的老撾衛星定位綜合服務系統正式啟動。老撾地理信息龍頭企業老撾天眼公司擁有該系統的所有權、運營權和使用權。

這一系統兼容北鬥衛星導航系統、美國全球定位系統(GPS)、俄羅斯全球軌道導航衛星系統(GLONASS)的衛星定位連續運行參考站網系統(CORS),形成覆蓋老撾的高精度平面定位基礎設施,向老撾全境用戶提供各種不同精度的位置和時間服務信息。首個CORS單基站已於2016年8月1日建成並通過技術測試,落地萬象市塞色塔綜合開發區。

老撾衛星定位綜合服務系統可應用於國土規劃、城市建設、交通運輸、水利、電力等行業,為各項工程建設提供實時、精確、可靠的數據源;在交通、公安、金融等領域提供三維空間位置和時間方面的監控和管理;為各行業提供測繪和大地測量應用;並可用於監測自然災害等。

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是中國正在實施的自主發展、獨立運行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與美國全球定位系統、俄羅斯全球軌道導航衛星系統、歐洲建設中的伽利略系統構成全球四大導航系統。據介紹,北鬥系統在東南亞的應用相比其他系統,具有明顯的時間可用性、空間可用性,以及高精度導航、高強度加密等優勢。

中國 北鬥 衛星 導航 系統 服務 落地 老撾 用途 公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019

白宮聲明:奧巴馬將於9月訪問中國和老撾

8月18日,白宮發表聲明稱,美國總統奧巴馬將於9月2-9日訪問中國和老撾。

聲明指出,奧巴馬將於9月赴中國杭州參加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並與中國主席習近平深入開展會議。兩國領導人將就全球問題、區域問題、雙邊問題等進行討論。

白宮聲明截圖

此前,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本·羅茲曾表示,美國總統奧巴馬將在總統任期最後一年繼續與中國密切合作。

本·羅茲將美中關系描述為“合作與競爭並存”。他稱,雙方正在開展雙邊投資協定談判,經濟合作空間很大。

白宮聲明還指出,奧巴馬將成為第一個訪問老撾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將在老撾參加美國-東盟峰會和東亞峰會。

奧巴馬此次到訪亞洲將是他2009年上任以來的第十一次亞洲之行。

白宮 聲明 奧巴馬 奧巴 將於 訪問 中國 老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986

中方投資的衛星通信企業獲老撾經營許可

經老撾總理府批準,中國與老撾合資成立的老撾亞太衛星有限公司日前與老撾計劃投資部簽署老撾衛星《特許經營協議》,正式獲得業務經營資格。

這份協議由老撾計劃投資部副部長本塔維·西蘇潘通和老撾亞太衛星有限公司總經理丁詠冰分別代表雙方簽署。根據協議,老撾亞太衛星有限公司正式獲得老撾政府許可,將可通過老撾一號衛星開展衛星通信、衛星電視和地面移動通信等業務。

老撾一號通信衛星項目於2012年12月1日正式啟動,由中國亞太移動通信衛星有限責任公司總承包。這顆衛星於2015年11月21日在中國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發射。

中方 投資 衛星 通信 企業 老撾 經營 許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506

奧巴馬9千萬拆彈背後 當年美軍到底在老撾投了多少炸彈?

據BBC7日報道,美國總統奧巴馬9月6日訪問老撾時說:“考慮到我們曾在這里留下的歷史,我相信美國對幫助老撾恢複常態負有道義上的責任。”

據悉,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越南戰爭期間,美國曾秘密對老撾進行了毀滅性的轟炸。而在戰爭結束後的幾十年,殘留下來的未爆炸彈還在持續不斷的對老撾人民造成傷害,不少老撾民眾因此致殘甚至喪生。

奧巴馬承諾,在未來3年,美國將追加9000萬美元(約合6億元人民幣)用於清除遺留在老撾的未爆炸彈。相比之下,過去20年中用於該事項的款項僅有1億美元。

報道稱,奧巴馬並沒有對轟炸事件進行道歉。

據排雷機構預計,戰爭結束後,約有2.88億個集束彈藥和7500萬個未爆炸的炸彈留在老撾。(來源:USAF)

奧巴馬周二表示,老撾是歷史上遭受轟炸最嚴重的國家。正如一老撾人回憶,“炮彈就像雨點一樣的落下”。1964年至1973年的越南戰爭期間,平均每分鐘有八個炸彈被拋下,總數超過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使用炸彈的總量。

據統計,越南戰爭期間,美軍共對老撾執行了580344次飛行轟炸任務,空投炸彈2.6億個,相當於200萬噸軍火,從南到北對許多目標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轟炸。

報道稱,美軍投下的大多數都為殺傷性大的集束炸彈,預計有30%沒有引爆。排雷機構預計,戰爭結束後,約有2.88億個集束彈藥和7500萬個未爆炸彈留在老撾。在老撾18個省份中,有10個省份被形容為受到未爆炸彈的“嚴重汙染”。

集束炸彈外觀酷似玩具,不少兒童因此受到傷害。(來源:路透社)

集束炸彈又稱子母炸彈,是內含許多大小不一子彈的母彈,母彈被投放或發射到目標附近後彈體打開,將子彈在更大區域散布,以達到更大的破壞面積和效果。集束 炸彈中眾多子炸彈散布到周圍後,有大約30%的子彈不能正常爆炸,在隨後的許多年里會對數平方公里範圍內造成巨大的威脅,遺患無窮。

奧巴馬 奧巴 千萬 萬拆 拆彈 背後 當年 美軍 到底 老撾 投了 多少 炸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947

奧巴馬訪老撾 撥7億拆越戰集束彈

1 : GS(14)@2016-09-07 21:46:01

美國總統奧巴馬到共產國家老撾出席東盟系列會議,成為首位到訪當地的在位美國總統,獲老撾國家主席本揚歡迎,被視為兩國關係友好化的里程碑。奧巴馬宣布,將助老撾消除美國在越戰時期於當地投下的集束彈。分析認為,奧巴馬此舉試圖緩解兩國歷史中留下的裂縫,增強美方在亞洲的影響力對抗中國擴張。奧巴馬前天深夜飛抵老撾首都永珍,昨晨與本揚在雨中檢閱儀仗隊後,到總統府出席歡迎午宴,碰杯祝酒,氣氛融洽。


修補裂縫 抗華擴張


奧巴馬其後到國家文化會堂向在場逾1,000觀眾致辭,表示希望兩國重新合作及發展,承諾會讓老撾人民經歷一個充滿機遇的新時代。奧巴馬提到,美國在越戰時期為切斷北越補給線,曾以集束彈地毯式轟炸老撾,向老撾投下的炸彈比二戰中向德國及日本所投的更要多。由於不少集束彈至今仍未引爆,奧巴馬在台上宣佈基於道德責任,將於3年內增撥9,000萬美元(7億港元),助老撾清理集束彈。老撾表示歡迎,指雙方合作處理戰後遺留問題有助推動兩國關係,承諾會加大力度搜索在戰時遇難的美軍遺體,以及失蹤的美軍士兵。美聯社/法新社/德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7/19762890
奧巴馬 奧巴 老撾 億拆 越戰 集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957

中挖泥船現黃岩島 菲總統擬當面質問 李克強赴老撾難避南海問題

1 : GS(14)@2016-09-07 21:46:01

■李克強抵達老撾出席東盟系列會議。美聯社



【東盟系列會議】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在G20峰會避開西方糾纏南海問題;總理李克強昨赴老撾出席東盟系列會議。儘管東盟系列會議已決定把南海仲裁議題剔除,但菲律賓官員表示,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見李克強時,會當面提出中方在南海黃岩島有動作的問題,或逼李就此表態。李克強昨日下午乘專機飛老撾萬象,預計會同老撾領導人會晤。這是繼杭州G20後中國領導人再次現身重大國際會議,且正值南海問題成為焦點。



■中國曾派轟6K轟炸機在黃岩島巡航。新華社

東盟避談南海仲裁

外媒透露,東盟成員國可能屈從中國壓力,已將國際仲裁庭對南海的仲裁結果剔除在會後要發表的峯會聲明草案,避免捲入中菲南海爭議,陷入「美中代理人戰爭」;但菲律賓官員稱,杜特爾特仍會當面向與會的中國領導人提出南海問題。是次東盟系列會議是杜特爾特外交「首秀」,李克強是否與他進行破冰雙邊會談備受關注。菲國官員表示,杜特爾特計劃在與李克強單獨會談中,詢問中方是否要開發黃岩島。菲律賓國防部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日前公開照片表示,在菲中有主權爭議的黃岩島海域,出現四艘中國海警船和六艘其他船隻,包括挖泥船。羅倫沙納指,最近幾周上述四艘中國海警船,一直部署在黃岩島附近,但上周菲漁民發現,有其他中國船隻加入,包括用來進行建島初步工作的挖泥船。他說,菲律賓將把這些證據送交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大使館曾否認有中國工程船在黃岩島附近。中國外交部本月5日回應稱,中方在黃岩島的船隻部署沒變,沒有必要炒作黃岩島船隻並妄加猜測。


華使館否認有工程船

美國白宮一直關注杭州G20峯會結束後,中國會在黃岩島採取新一輪填海造陸行動。美國軍方擔心,中國計劃在這個距離菲律賓海岸約225公里的淺灘,修建一個更大的軍事基地。美國軍方已經公開警告稱,黃岩島是美國在南海的「紅線」,中國不能再在該島填海造陸,否則美國一定會反擊。過去三年,中國成功在南沙的永暑礁、南熏礁、渚碧礁、華陽礁、赤瓜礁、東門礁和美濟礁七個島礁填海造陸,總面積達15平方公里,一躍成為南沙擁有最大陸地面積的國家;其中永暑、渚碧和美濟三礁(島)更修建了可起降戰機和轟炸機的機場。上述七島目前都有軍方駐守。美聯社/共同社/《紐約時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7/19763026
挖泥船 挖泥 黃巖島 黃巖 總統 當面 質問 李克強 李克 老撾 難避 南海 問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958

中國客遊老撾遭警搶手機

1 : GS(14)@2017-02-19 13:43:32

■老撾警察要求當事人刪除短片。



繼中國客在越南口岸被邊防人員打斷肋骨後,內地近日熱傳再有中國人在外地被敲詐及欺壓,網傳有華客在老撾(寮國)自駕遊期間,遭當地警察敲詐及搶手機,最終驚動當地領事館,幾經周折才取回手機。事件引發社會關注,有網民認為,中國人出國旅遊時財大氣粗,引人覬覦。熱傳短片於去年7月拍攝,短片中一對情侶在老撾自駕遊,途中遭當地警察以執法為由敲詐。事主自知沒有違反交通規則,於是拒絕對方無理的要求。讓人意外的是,該名身穿咖啡色制服的警員,突然從車窗伸手入車廂內搶走手機。事主見狀大感愕然,為取回手機,他立即聯絡中國駐瑯勃拉邦總領事館,幾經周折終於取回手機。雖然,警察當時搶手機的影片已被強行刪除,但事主在車廂藏有另一部攝影機,將手機被搶過程拍攝下來,保留了證據。事主向內地媒體表示,中國遊客在外遭敲詐早已司空見慣,因為事先有朋友提醒,在老撾遭警察敲詐時,果斷拒絕無理要求,不料被搶走手機。觀察者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19/19933186
中國 客遊 老撾 遭警 警搶 手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9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