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古法線面】區議會反對發牌 80歲線面婆婆話失傳都無法

1 : GS(14)@2016-10-13 08:10:13

梁太十幾歲時自己學懂線面,線面看似簡單,但其實大有學問,而且很花體力。



「要好細心掹毛㗎,你以為淨係揸條線呀?要好大力,阿媽嘅力都出晒㗎,嗰啲陰力呀。」今年80歲,在屯門街頭擺檔幫人線面已經七、八年的梁太說。



「我媽咪係幫人掹毛梳髻㗎,佢以前好靚㗎,掹完紅紅白白,而家啲人又搽眼又盛,以前咩都冇。我媽咪要湊細路,又要返工,又要耕田,邊得閒教我箒,我自己拎條線學㗎咋,十幾歲掹到而家啦。」梁太從身邊的環保布袋拿出幾捲粗幼不一的棉線,向我示範她口中的「掹毛」,即線面的技巧,見她先在客人臉上抹上白色的海棠粉,好讓臉毛豎起,然後再抽出一條長長的幼棉線,用門牙咬着線的中間,兩手純熟地將兩邊線頭翹了幾圈,再在面上線呀線,線呀線,髮鬢、額頭、鼻翼、人中、下巴,由上而下順序線下去,然後又用一支平時用來挑線頭的小錐,幫客人修眉,見她全身都在擺動,就知道線面所花的力氣不小,大約半小時,客人的臉頰就線得光光滑滑了,客人一邊照鏡,梁太一邊說:「唔使做激光,呢啲都掹得好乾淨,你返去敷塊面膜,就好靚啦。」線面看似簡單,但其實大有學問,一點也不容易,「你咬線都有技術㗎,你條線貼得近,就唔會痛,但吊住條線,又會掹唔到,會整損皮膚,邊個話冇技術?要好有技術㗎!如果唔係你試下幫我掹吖。」說罷,梁太更示範「自己的臉自己線」,將棉線翹着自己的布鞋並踩着,然後俐落地幫自己「掹毛」,「我冇做過美容,我個女都係我幫佢線面,新抱都係。」她幾乎每天都在天橋底開檔,附近環境不時傳出陣陣尿臭味,生意並不穩定,有時甚至食白果,「禮拜咪有幾個人囉,平時好靜,今日坐到而家都未開市,係過年前嗰幾日就好生意囉,你又掹,我又掹,過年嘛。」她又試過被食環署捉拿驅趕,「試過成班人包圍我,又去過幾次法庭、罰錢都有,捉過好多次啦,唔記得幾多次咯。」幫客人線面,梁太只收60元,以為她是為生活,才一把年紀還每日擺檔幫人線面賺錢嗎?其實她有六個兒女,連曾孫也有,生活一點也不成問題,家人也反對她繼續擺檔,怕她辛苦,同住的么女甚至會收起她的工具,梁太說:「我偷偷走出嚟做咋,坐喺屋企好悶呀,唔係睇電視,就係瞓覺,邊瞓得咁多?嚟呢度光猛啲,同啲人傾偈,人都開朗啲,你話係咪吖?」雖然在屯門擺檔,但有不少客人都是由其他地區專誠到來,「有啲九龍嚟,荃灣、深井都有,仲有個台灣男人係聽人介紹,嚟香港做嘢時過嚟搵我。」客人的一句稱讚,正是她堅持做下去的最大動力,「人哋話『梁太,好靚呀』,聽到係咪好開心呀?我同啲客講,我有90歲仲掹到毛嘅話,都繼續同你掹呀,啲客聽到不知幾開心。」最近有報道指,食環署有意發小販牌給屯門幾個街頭線面師傅,包括梁太,但區議會有人反對,計劃只好暫時擱置,兩個月後再商討,「牌牌牌,排咗幾年都冇發牌,點會拎到吖,拎唔到㗎喇,話拎就拎咩?登記咗都冇牌。」線面是傳統工藝,但懂得這技術的人已越來越少,梁太慨嘆:「一來後生學唔到,二來污糟,好污糟㗎,啲毛會周圍飛,我幾十歲又點會怕污糟吖,失傳喇,仲點會有人學。」記者:黃子配攝影:劉永發、王國輝


大多數線面師傅只會用一種線幫客人線面,但梁太會因應不同部位,而選用粗幼度不一的棉線,這是她的堅持。

梁太在天橋底擺檔,食環署曾考慮向她發小販牌,但區議會卻有人反對。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013/19798869
古法 線面 議會 反對 發牌 80 歲線 婆婆 失傳 無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88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