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疆這五年】新疆經濟,高增長能否持續對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發改委主任張春林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611

張春林,1965年2月生,經濟學博士,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鄉鎮企業局局長、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常務副州長、新疆審計廳廳長等職務,2013年3月迄今擔任新疆發改委主任。 (南方周末記者 李微敖/圖)

過去的4年,新疆經濟增速排名從全國的“中等生”變成了“優等生”。變化是怎麽發生的?誰在投資新疆?這種高增長能否持續?

在全國以及多個省份GDP增速都大幅放緩的背景下,減速較慢的新疆排名開始上升。

2011年,新疆在全國31個省份的GDP增速排名中,還是第21位,算是“中等生”;2013年就變成了“優等生”,排名第6。2014年一季度,排名再躥升一位,為24年來的最高點,增長10.2%。

新疆經濟高速增長中,投資拉動型特征非常明顯。固定資產投資額巨大——簡單對比GDP總量,在2013年超過92%,2014年上半年超過97%,南疆部分地州市,固定資產投資額甚至超過GDP總量。

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速也非常迅猛,過去三年連續超過30%。2014年上半年略有回落,仍然達到28.7%,高於全國平均水平10個百分點以上。

這樣的固定資產投資強度,是否還能持續?更令人關註的是,近兩年尤其是今年以來,新疆數次發生的嚴重暴恐活動,對投資者的信心與對經濟發展的進程,影響究竟有多大?

2014年8月13日,南方周末記者就此專訪了新疆發改委主任張春林。

“高增長還會持續一陣”

南方周末:2010年以來,新疆GDP保持著高速增長,其中很重要的是固定資產投資,數額巨大且增速迅猛。未來幾年,固定資產投資還能保持這樣的增長速度麽?

張春林:並非誇張地說,因為有兩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的召開,因為有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有19個援疆省市和國家各部委的大力支持,以及自治區黨委、人民政府的堅強領導,過去的四年多是新疆經濟社會發展最好的時期之一。經濟、民生的各項統計數據,都能夠證明這一點。

但由於歷史的原因,新疆的基礎設施建設還有很多歷史欠債,整體還是一個欠發達地區。在能源、水利等領域的基礎建設,涉及國家能源安全、涉及民生福利等方面的投資力度不會減弱。

比如在交通方面,從路網密度看,新疆交通路網建設依然處於全國較低水平。截止到2013年底,公路密度為10.2公里/百平方公里,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22.5%;盡管新疆現有16個機場,但全區機場密度也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2.7%。一半以上的地級市(地州首府所在地),還沒有通高速公路。這一塊的發展和投資空間就很大。

南方周末:新疆的公路路況不錯,但是車流稀少,很多時候,很長一段距離都看不到第二輛車。有必要修建更多的公路,乃至高速公路麽?早在西部大開發的前幾年,外界就對新疆、青海等地廣人稀的省份,存在這樣的疑問。

張春林:從加速經濟發展,提高人民生活質量,降低交通事故發生率來看,修建封閉式的高速公路,還是很有必要的。

此外,在社會建設領域,歷史欠賬也比較多,如醫院、學校的興建、改造,還有不小的提升空間。新疆的高中毛入學率,2013年全疆平均是79.04%,南疆四地州則只有60%左右,而全國平均水平是86.0%。

南方周末:預計這種投資增速還會持續多久?

張春林:在今後相當長一段時期,新疆仍處於打基礎、增後勁的階段,仍然是投資拉動型經濟,保持較高的投資增長,對於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維護社會穩定和實現長治久安尤為重要。因此,固定資產投資快速增長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未來合理的增速應該還會在20%以上,但要保持30%以上的增長速度,確實有困難的,因為基數比較大了。

誰在投資新疆

南方周末:分城鄉和分一二三產業看,固定資產投資的情況是怎樣?

張春林:2013年,我們的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完成了8148.41億元。分產業看:第一產業,也就是農業,投資是151.45億元,增長32.2%;工業,即第二產業投資3831.31億元,增長24.6%;第三產業的投資3387.72億元,增長40.9%。

對比2012年,在固定資產投資中,工業投資的比重下降了3個百分點,服務業則提高了3個百分點。

南方周末:這其中,民間投資又有多少?

張春林:以城鎮固定資產投資為例,2013年民間投資在這塊完成了3066.24億元,占了四成有余。

同比增速,是35.1%,這高於全國平均水平12個百分點,高於西部地區平均水平9個百分點。

為了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我們制訂了文件,提出39條具體措施。從上面我舉的這組數據來看,可以說明是有一些成效的。

南方周末:那麽這些投資的資金來源呢,比如信貸?

張春林:2013年,新疆累計到位的各類建設資金是7816.63億元。其中國內貸款965.69億元,占了12.4%;債券是21.09億元;自籌資金則有4878.10億元,占到62.4%;然後就是財政資金、利用外資等等。

過剩與短缺並存

南方周末:包括統計部門在內的一些官方機構和研究者認為,新疆的經濟發展中,存在部分產業產能過剩的問題。這些產業包括哪些領域,你怎麽看?

張春林:這個需要辯證看,我認為產能過剩從來都是相對的概念,沒有絕對的過剩,只有相對的過剩。

新疆如果沒有現在水泥和鋼鐵行業的暫時過剩,就不會推動新疆近幾年的快速發展,也會制約“富民安居”等民生工程的進展。因為以往,建材成本高是制約新疆經濟發展很重要的一個障礙。

鋼材這一塊,還存在結構短缺的問題。新疆生產汽車的專用鋼材還沒有,生產發電機組的專用鋼材也沒有,這是“過剩與短缺並存”。

水泥行業,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那就是新疆有漫長的冬季,既不能生產水泥,也不能施工。北疆到10月底就不能生產了,有6個月的“冬歇期”;南疆是到11月底就得停工,也有5個月的“冬歇期”。所以,在新疆一定要考慮“實際產能”與“設計產能”的區別。

我想強調的是,由於地域遼闊,新疆是自成體系的相對獨立的經濟區。像水泥、鋼鐵產品,都是有一定的銷售半徑(例如:水泥產品的銷售半徑為300公里),新疆即使產得再多,也是自己消耗,對內地不會產生影響(烏魯木齊到蘭州1921公里)。

至於電解鋁行業,也被不少人認為是產能過剩的。我不同意這種觀點,電解鋁是發揮新疆優勢的行業,新疆發展電解鋁,除了一般意義上GDP、稅收的因素外,還可起到兩個作用:一個消耗我們較多的電力,第二個是平衡運力,增加出疆物資的運載——新疆有相當部分的物資,是需要運進來的,如果沒有足夠的物資外運,就會出現鐵路部門的車皮“跑空趟”的現象。

新疆GDP及固定資產投資情況(%)(上),西北五省份GDP 增速普遍高於全國(下) (曾子穎/圖)

首先還是“發展權”

南方周末:從2010年以來,到今年7月底,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歷次全國“各地區節能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中,新疆都是“預警等級為一級,節能形勢十分嚴峻”。怎麽看這個問題?因為鋼材、電解鋁這些都是高耗能行業。

張春林:這個對我們的壓力確實存在,而且壓力很大。我們意識到並正視這個問題了,也在用“節能減排”的理念來指導工作,包括8月下旬自治區人民政府就要開會安排部署這項工作。

我理解,節能減排,這里面又包含著一個發展的問題。2009年,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在丹麥的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談判時提到,對於中國而言,首先是要有“發展權”的問題。

新疆正處在經濟快速發展時期,面臨著發展經濟、消除貧困的艱巨任務,還承擔著國家“三基地一通道”建設任務。單純強調降低能耗和排放的總量,這不符合經濟發展的要求。我們的經濟基數、能耗基數、主要汙染物排放量基數都還太小。

當然,降低排放強度,降低單位GDP能耗,我認為這個是必須的而且是要加強的,我們現在也正在做。

比如煤礦,年產120萬噸以下的煤礦,我們都不批了,不主張發展小煤礦,因為小煤礦回采率太低,有的20%都不到,而大礦的回采率可以高達70%——我本人正好也是學資源環境經濟學的。我們正在努力推進礦山的規模化、集約化發展,現在新批的煤礦項目80%是年產1000萬噸以上的企業。還有耗水的問題,安排加大節水的措施等等。

南方周末:談到水的問題,有打算在新疆投資的企業家說,他們在向地方政府咨詢工業用水如何解決時,當地回答是用地下水。

張春林:不是,我們嚴禁在工業項目中開采地下水。新疆水的問題,一是要控制好總量,二是要調整用水結構。目前新疆的用水結構很不合理。如,2012年新疆用水總量約590億m3,其中農業用水就占到94.7%,工業用水和生活等用水只占2%和4%。

新疆發展工業,水從哪來?我們的政策方向是,壓縮農業用水,增加工業用水。農業則采取節水、取締非法開荒等措施,將用水總量壓縮下來。

“機會還是挺多的”

南方周末:目前民營資本如果要進入新疆,哪些領域的機會比較多?

張春林:機會還是挺多的。比如鐵路,原來資本是單一的,現在可以進來;水利如開發水利樞紐,以調蓄、灌溉、防洪為主,兼顧發電綜合利用,還有工業供水工程等,民營資本完全可以介入;還有就是能源、煤化工這類資源開發項目。

南方周末:一些在新疆的投資者告訴我們,新疆具備很多優勢,也存在不少困難。比如本地勞動力不夠吃苦耐勞、不適應現代企業制度要求,導致企業用工綜合成本高;比如運輸成本高、建築成本高;還有就是政府效率相對於內地,也有差距。怎麽看這些不利因素?

張春林:不利因素是客觀存在的,我們正在重視解決這些問題。政府效率比內地低的問題,也正在努力加以改進,例如加快信息化建設、推進網上辦公審批,就是很重要的一個途徑。

新疆地域遼闊,烏魯木齊市到各地州首付所在地,平均距離547公里,遠的,到喀什市、和田市,有一千五百多公里。如果再不加快推進信息化,效率的確會受影響。

舉個例子,今天下午3點50分,我接到一個文件需要審批。在接受你采訪之前(下午4點),我就通過電子政務內網把文稿簽出來了。通過在項目管理方面的信息化建設,創造一個提高政府效率的示範。

至於用工問題,更多使用本地員工,給雙方一個彼此適應、充分溝通的過程,是可以較好地降低用人成本的。

南方周末:相對內地,新疆經濟發展還有哪些困難或障礙?

張春林:重要的一點是,在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布局上,是不是全國上下現在都把新疆作為開發基地,這個在思想認識上並沒有完全統一。

在一部分人的思想觀念里,仍然認為新疆應該作為後備基地、儲備基地,而不是開發基地。我認為這是不妥的。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即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也要求我們加速新疆的發展。

同時,要解決京津冀、長三角的環境汙染問題、大氣霧霾問題,需要從新疆輸送更多的電力出去。因為新疆地域廣袤,在這方面不受影響。

當然,在新疆區域內,我們也明確提出,將來烏魯木齊附近不能再建燃煤發電廠,人口聚集的地方,不宜再築重化工區。礦區就做純礦區,不能變成城市,職工上下班可以通過高速公路、城際鐵路來解決;否則,礦區變成城市,又得面臨人口擁擠、環境汙染需要治理的問題了。

穩定形勢已經影響到經濟發展了

南方周末:新疆的穩定形勢對投資者的信心,究竟有多大影響?此外,今年二季度,新疆的GDP增速比一季度低了——全國則是二季度好於一季度,這是否也與穩定形勢有關?

張春林:二季度GDP增速下降,的確與穩定形勢的變化有關。例如,近期的旅遊大幅度下降實際已影響第三產業的發展。對於投資者的信心影響,我也知道,這點不承認不行。加上各種輿論的一些誤導,在部分人群里形成了一些恐慌心理。不過這種影響畢竟是短期的,從長期看不會產生大的負面影響。

在這種環境下,我們更應該堅定信心。投資者在這時投資新疆,未來的收益將更加凸顯。就我所接觸到的和所聽說到的,猶豫或改變投資計劃的,是中小投資者;真正的戰略投資者,像大企業、大集團,從來沒有動搖過。比如大家熟悉的三一重工,2010年開始在新疆投資設立裝備生產基地,現在不但沒有減少,又在擴大投資,著手進軍煤化工行業;還有廣東的明陽風力發電、湖北的宜化集團等諸多企業。

南方周末:你怎麽看未來的穩定形勢?

張春林:實話實說,未來一段時間,在新疆,暴恐事件發生的幾率是存在的,但這個幾率又是很小的。並且,新疆的絕大多數地方是安全、穩定的。局部發生的個別事件,不能代替整個新疆的局勢,更不能以偏概全。

我們堅信,自治區黨委、自治區人民政府是能夠控制這個局勢的。通過我們的嚴厲打擊,加速民生發展,再加強去宗教極端化等方面的工作努力,社會穩定形勢肯定會好轉。

 

新疆 這五 五年 經濟 增長 能否 持續 對話 維吾爾 自治區 自治 發改 改委 主任 張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217

陳全國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書記 張春賢不再兼任

據新華社29日消息,中共中央決定:

張春賢同誌不再兼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陳全國同誌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委員、常委、書記。

李紀恒同誌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委員、常委、書記;王君同誌不再擔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李錦斌同誌任安徽省委書記;王學軍同誌不再擔任安徽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陳全國 新疆 維吾爾 自治區 自治 書記 張春賢 張春 不再 兼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40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