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迄今為止最大的比特幣「翻船」事件!比特幣應用的大本營絲路網站被FBI查抄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2567.html
據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報導,知名的毒品買賣網站「絲路」(Silk Road)已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查抄,該網站29歲的創始人羅斯·烏爾布萊特(Ross Ulbricht)遭到逮捕,被控以「恐怖海盜羅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為化名來運營這個網站。
烏爾布萊特最近在他的LinkedIn個人主頁上發表一篇個人背景介紹,裡面這麼說:
現在……我想運用經濟理論作為手段來廢除人類之間的強制與敵意。就像奴隸制如今已消除,我相信暴力、強制以及所有人類施加於他人的武力行為都將終結。政府與機構是實施武力最廣泛與系統的主體,所以這正是我現在努力的方向。改變政府最好的方式是改變被統治者的思想。為此,我正在創建一個經濟仿真體,它給人們帶來不必生活在武力與強制體系下的第一手體驗。
絲路是一個什麼樣的網站?
維基百科,絲路是一個利用Tor(Tor專門防範流量過濾、嗅探分析,從而讓用戶可以實現匿名對外連接、匿名隱藏服務,可以避免被追蹤。)的隱密服務來運作的黑市購物網站。買家在絲路上可免費註冊,然而賣家必須購買新的帳戶才能進行交易;截至2012年為止,絲路的月銷售額估計略超過120萬美元。
該網站交易時採用的是虛擬貨幣比特幣,匯率則和和美金掛鉤。也就是說,對於在線購買毒品的人來說,比特幣可以說是必需之物。
2011年,紐約州參議員Charles Schumer和西佛及利亞的Joe Manchin致信給美國的藥品管理局稱絲綢之路運用比特幣洗錢,要求對絲路和比特幣展開調查。
依據大多數國家與地區的法律,在絲路上交易的大部分商品都可以歸類為違禁品。絲路大部分的賣家來自英國和美國,這些賣家提供的商品包括海洛因、LSD和大麻等。不過,該網站的運營商宣稱其禁止出售可能會對第三者造成傷害的物品或服務;諸如假鈔、失竊信用卡、槍械、個人信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暗殺委託以及兒童色情製品等等都在禁止之列。絲路上除了違禁品外,亦提供一部分合法的商品或服務,例如藝術品、服裝、書籍和珠寶等等。
比特幣受到打擊
在這次查抄活動中,共有2.6萬比特幣被沒收,其總價值為320萬美元左右。這是到目前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比特幣查抄活動。有報導稱,通過「絲路」網站流通的比特幣總價值大約為12億美元,該網站從中獲得的佣金收入接近8000萬美元。
從聯邦調查局提出的指控來看,烏爾布萊特還被控聘用一名職業殺手,以15萬美元的酬勞指使其謀殺了一位化名為「FriendlyChemist」的「絲路」網站用戶。當局稱,在今年3月份,這名用戶開始發佈威脅性的信息,稱其將公佈「絲路」網站用戶的姓名和住址,除非他能拿到50萬美元的封口金才會罷手。
指控稱,烏爾布萊特與另一位化名為「redandwhite」的「絲路」網站用戶進行了接觸,後者接受了一筆懸賞FriendlyChemist人頭的「賞金」,據稱兩人最終以1670比特幣的價格達成協議。隨後,Redandwhite向烏爾布萊特作出回覆稱:「我已經收到付款……我們已經知道他身在何處,他將在今天晚上被幹掉,到時我會向你發送信息。」
在「絲路」網站被查抄和烏爾布萊特被捕的消息傳出以後,比特幣的價值迅速下跌。截至9月底為止,每比特幣的價格高達145美元;在今天開始交易時為139美元左右,但受前述消息的影響,當日比特幣收盤價格降為123美元。
一些比特幣的支持者此前曾認為,儘管除了投資與交易,比特幣主要用在賭博網站等非法活動中,但比特幣仍有望進入主流。比特幣基金會首席科學家加文·安德森就表示,絲路等網站只是比特幣的早期應用,在比特幣進入主流視野之後,它會在日常交易中得到應用。
迄今 為止 最大 比特 翻船 事件 應用 大本營 大本 絲路 網站 FBI 查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127

絲路經濟學 Money Cafe

http://moneycafe-icable.blogspot.hk/2014/06/blog-post_25.html
話說,上月哈薩克斯坦舉行亞銀年會,中國代表團出席代表無論級數、人數均被指純粹應酬式,手持約百分之五股權,中國跟亞銀關係,明顯同床異夢。

中國要另起爐灶,不是新聞,由年前倡議金磚銀行,到現在亞洲基建投資銀行AIIB,令外界吃驚是,無論版圖、金額均遠較預期之大及多。

以一個月前為例,盛傳的強化金磚銀行,涉及僅五百億,現在卻翻一翻,一千億美元,到底一個月內,發生咩事?

粗略估計,亞太地區每年基建,需要動用資金合共八千億美元,而每年由亞銀批出相關基建融資卻只有一百三十億,換句說話,每年缺口超過六千億,中國多搞幾間亞洲基建投資銀行亦未必足夠填補缺口。

亞銀以協助區內有需要地區走出貧困,從而達致可持續增長為使命,但第三世界國深知,要搵亞銀幫手,難過登天,因為從來涉及選擇性。

而且,總部設於菲律賓、美、日為大股東,中國當年曾尋求派代表出掌亞銀被拒,吃一記大悶棒,擺明氣上心頭。

亞洲基建銀行成立,最受威脅為亞開行,目前美、日兩國分佔亞開行近一成六股權,相反中方只有5.5%,內地一直有微言、認為兩國影響力太大。

一千億美元,中國佔大多數,如果將國家主席絲路經濟帶構想放在一起,似乎反圍堵部署已見成形。

有人問,中國有國開行、有進出口銀行,間間屬於基建融資、貿易融資高手,犯不著要另搞另一間國際國開行??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認為,其中一個原因為便利對外直接投資,事關中國區內大舉投資,阻滯更大,頂多只得巴基斯坦較為暢通,由「中」字排頭,改為「亞洲」門檻,準入門檻即時降低。

據報亞洲基建銀行已經定出,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提出的新絲路經濟帶、作為首個項目融資工程,並初步傾向由前亞開行副行長、中國前副財長金立群出掌。

絲路經濟帶按內地券商分析,橫跨中巴、中亞,初期及必需是大型鐵路基建,基建鐵路要中國,但中國鐵路基建類貸款近乎有拖無欠,內地銀行承擔亦限上限,既然如此,整間亞洲基建投資行,某程度上亦可理解為定向刺激一種!
絲路 經濟學 經濟 Money Caf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386

"中國版馬歇爾計劃"持續推進:絲路基金成立在即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340

中國擬設立絲路基金投資公司(下稱絲路基金),推動亞洲區域內深度合作,為這條連接亞歐內陸市場的貿易通道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等投資提供支持。這項安排是為落實習近平主席去年提出的 “一帶一路”的戰略,該戰略也被部分市場人士稱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習近平今日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時指出,發起並同一些國家合作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要為“一帶一路”有關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促進經濟合作。設立絲路基金是要利用我國資金實力直接支持“一帶一路”建設。

財新報道稱,絲路基金的發起人來源於外匯儲備、財政部和進出口銀行等相關機構。外匯儲備的占比在65%以上。初期規模可能在100億美元以上,以後逐漸增資到500億美元,並且上不封頂,可以視投資效果和投資需求再增資。

今天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於加強進口的若幹意見》中也提到加快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鼓勵企業到沿線國家投資加工生產並擴大加工產品進口。積極簽訂服務貿易合作協議,提升對外經貿合作水平。

在今年10月上旬,由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牽頭編制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即所謂的“一帶一路”總體規劃上報國務院。後續還將出臺專項規劃。分析認為,通過“一帶一路”撬動西部和西南部基礎設施建設,擴大向西和向南的對外開放,可以發揮複合效應。

QQ圖片20141106105937

“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涵蓋中亞、南亞、西亞、東南亞和中東歐等國家和地區。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別約占全球的63%和29%。這些國家普遍處於經濟發展的上升期,開展互利合作的前景廣闊。“一帶一路”既包括傳統意義上的自由貿易協定,也包括次區域合作的大湄公河合作,還有經濟走廊、經濟開發區、互聯互通、人文交流、跨國運輸線、金融合作等。

“一帶一路”戰略的意義在於,將是中國外交、經濟發展轉型的中長期最為重要的發展戰略。

“一帶一路”又被部分市場人士比作“中國版馬歇爾計劃”,海通證券在專題報告中指出,美國的馬歇爾計劃通過大量輸出過剩產能,不僅讓歐洲四年內恢複至二戰前水平,而且將美國經濟從谷底帶入了十多年的繁榮;日本也通過輸出夕陽、過剩產業的產能,成功實現產業升級。效法美日經驗,中國“馬歇爾計劃”也將走出一條去產能的發展道路。

當前中國傳統的鋼鐵、有色、建材、化工等行業已經產能過剩,並且過剩狀況逐漸向光伏、風電等新興產業拓展,中國不只有過剩產能還有4萬億美元過剩的外匯資產,而另一方面是新興市場國家和欠發達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仍然欠缺。中國利用積累的外匯儲備作為拉動全球增長的資本金,通過中國版“馬歇爾計劃”向“一帶一路”中的國家提供融資,然後反過來這些國家向中國采購商品或服務,可以消化中國過剩產能,成為了一個一石雙鳥的戰略。

自“一帶一路”戰略提出以來,在外交層面,習近平等多次出訪中亞、東盟諸國,亞歐諸國紛表支持;在金融上,中國發起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包括本次的絲路基金,為基建提供融資。由於一帶一路投資需求極大,預計未來仍將有類似亞投行的機構成立。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國 馬歇爾 計劃 持續 推進 絲路 基金 成立 在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029

習近平: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442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8日在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系對話會上宣布,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和金融合作等與互聯互通有關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絲路基金是開放的,歡迎亞洲域內外投資者積極參與。

習近平還表示,未來5年,中國將為周邊國家提供2萬個互聯互通領域培訓名額。以人文交流為紐帶,夯實亞洲互聯互通的社會根基.

去年9月,習近平在訪問哈薩克斯坦期間,提出用創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以點帶面,從線到片,逐步形成區域大合作。一個月之後,他在訪問印度尼西亞時,又提出發展好海洋合作夥伴關系,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這兩大倡議被合稱為“一帶一路”,在此後舉辦的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這兩大戰略均被強調。在去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上,“一帶一路”寫入全會決定,成為國家戰略,有學者將此稱為中國深化改革開放和推進周邊外交的“大手筆”。

QQ圖片20141106105937

此前財新網報道稱,絲路基金的發起人來源於外匯儲備、財政部和進出口銀行等相關機構。外匯儲備的占比在65%以上。初期規模可能在100億美元以上,以後逐漸增資到500億美元,並且上不封頂,可以視投資效果和投資需求再增資。

“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涵蓋中亞、南亞、西亞、東南亞和中東歐等國家和地區。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別約占全球的63%和29%。這些國家普遍處於經濟發展的上升期,開展互利合作的前景廣闊。“一帶一路”既包括傳統意義上的自由貿易協定,也包括次區域合作的大湄公河合作,還有經濟走廊、經濟開發區、互聯互通、人文交流、跨國運輸線、金融合作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習近平 中國 出資 400 美元 成立 絲路 基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292

絲路基金起步

2014-12-01  TCW
 

400億美元起步,上不封頂,中國搭建多邊金融合作的宏大戰略,須引入市場化的運作機制, 平衡政治賬和經濟賬 ◎ 財新記者 張宇哲 文 中國政府關於“一帶一路”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規劃正在接近現實。這個宏大的規劃涵蓋中亞、南亞、西亞、東南亞和中東歐等國家和地區,是中國“走出去”的最新戰略,也被視為中國最大膽的一次嘗試,力圖以新模式體現在國際合作中承擔大國責任。這個構想緣起于2013年9月和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訪問哈薩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亞時,先後提出了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打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隨即“一帶一路”成為中國的戰略新構想,並迅速得到“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積極響應。這相當于中國重新認識和梳理了與亞洲周邊國家的政治經濟秩序。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在世界地緣政治格局普遍動蕩的大背景下,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迅速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在 APEC 會議召開前夕的11月4日上午,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研究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規劃、發起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設立絲路基金。習近平指出,設立絲路基金是要利用中國資金實力直接支持“一帶一路”建設。分析人士指出, “一帶一路”戰略,是中國主動應對全球形勢深刻變化、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市場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 ;一方面,通過資本輸出消化自身的過剩產能,另一方面,以拉動新興市場國家和欠發達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帶動全球增長。中國的外匯儲備目前已經超過4萬億美元。如何利用外匯儲備配合中國對外經濟合作、過剩產能轉移等戰略部署,政策當局已經謀劃了很久。隨著近期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及絲路基金等由中國主導的新型金融機構一一落實,這個宏大計劃的細節也一一浮出水面。這些新機構將分別提供股權、債權、買方信貸等多種多樣的融資手段,引領對外的投資合作,開啓亞洲金融發展新里程,在推動亞洲國家實現聯動發展的同時,幫助中國企業“走出去” ,實現資產的全球布局。11月8日,APEC 領導人會議期間,作為東道主伙伴對話會的“加強互聯互通伙伴關係對話會”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行,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題為《聯通引領發展 伙伴聚焦合作》的重要講話,就加強亞洲互聯互通提出五點建議,並宣佈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 “絲路基金是開放的,歡迎亞洲域內外的投資者積極參與。 ”習近平表示。這是迄今為止中國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政府多邊合作基金,此前中國已經成立十幾家多邊政府合作基金,包括中國- 東盟投資合作基金(下稱東盟基金) 、中非發展基金(下稱中非基金) 、中比基金、中意基金等多家“國字頭”基金。與此前十幾家政府雙邊合作基金的市場化運營相比較,多位業內專家認為,絲路基金如何平衡政治賬和經濟賬,是最大的挑戰。在一位東盟基金人士看來,無論是中非基金、東盟基金還是絲路基金,基金就是潛移默化的作用,不在於規模的大小,而是要踏踏實實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地推進,特別是基礎設施投資效益回收周期是5年 -8年,不能追求立竿見影的效果。 “戰略長遠,而戰術謹慎,三思而行; 怎麼和世界接軌,和市場結合,經濟賬永遠得算,政治賬多方協商”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前不久出席了斯坦福大學國際發展研究中心和清華大學中國財政稅收研究所共同舉辦的“中國政策改革研討會” 。他在回答財新記者的提問時表示, “前述幾個項目的成立我們討論了很長時間,我們希望各成員國都可以積極參與到這個項目里面,並受益于這個項目,中國也受益于他們的發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之為雙贏。 ”不少中國企業為這樣的前景感到鼓舞,如華為、徐工。但也有人擔心 :這樣的戰略在執行中效率如何?是否會步入歧途?毋庸置疑,這一國家戰略的實施,需要引入市場化的機制,而非過去那種靠財政補貼而無法商業可持續的做法。從這一原則出發,全面引入更市場化的公司治理、管理運作、人才及激勵約束等機制,為要義所在。突破資金瓶頸“一帶一路”的宏大規劃涵蓋的國家和地區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普遍處於經濟上升區,急需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但資金問題最為突出。據亞洲開發銀行測算,2020年以前亞洲地區每年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高達7300億美元。2010年至2020年十年間,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需要投入8萬億美元,而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目前每年能夠提供給亞洲國家的資金只有約200億美元,其中用于基礎設施的數額僅為這些資金的40%至50%。中國當局看到了這其中蘊含的機會,希望通過“一帶一路”更多分享亞洲的基建紅利。基礎設施落後是制約亞非拉國家發展的主要瓶頸。良好的基礎設施對降低人流、物流、信息流的時間成本和交易成本,促進農產品交易、工業化進程、旅遊服務業發展等意義重大。據分析,2001年-2005年與1991年-1995年相比,基礎設施投資促進發展中國家的年均增長率提升了1.6個百分點。近日在北京結束的 APEC 會議的一個重要主題,就是加強亞洲地區全方位基礎設施與互聯互通建設。但是,如何解決實現亞洲各國互聯互通的資金瓶頸? 財新記者獲悉,絲路基金的發起人來源於外匯儲備、中國投資公司和進出口銀行、國開金融四家機構,其中外匯儲備、中投、進出口銀行、國開金融分別占比65%、15%、15%、5%。初期規模400億美元,上不封頂,可以視投資效果和投資需求再增資。最新消息顯示,11月中旬,中國和墨西哥宣佈籌備落實中墨兩國共同出資的中墨投資基金,用于積極推動基礎設施、工業、旅遊和能源等領域的投資合作。首期基金規模為12億美元,目標規模是24億美元。財新記者同時獲悉,未來還將有一批類似基金誕生,包括中國阿拉伯基金(由國家開發銀行和阿布扎比投資局成立)等。2014年7月15日, 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南非在巴西福塔萊薩簽署協議,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建立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金磚國家發表《福塔萊薩宣言》 ,宣佈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初始資本為1000億美元,由5個創始成員平均出資,總部設在中國上海。2014年10月末,中國牽頭21國在北京簽約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主要向包括東盟國家在內的本地區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初期規模500億美元,未來註冊資本金規模將達到1000億美元,其中,中國出資500億美元。在這些中國主導成立的新型金融機構中,目前受到頗多關注的是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一位業內專家分析稱,金磚國家開發銀行,5個金磚國家各占等額股權份額, “扯皮的事情難免,達成共識不容易,能做多少事做多大規模很難說;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相對好一些,在20多個國家的股權結構中,中國占大頭,但始終避免不了決策分散 ;而絲路基金就完全不同,主導權完全在中國” 。不過,這些金融機構都面臨一個同樣的現實問題:在國際市場上舉債評級太低,舉債成本太高。未來這個問題如何解決,尚需拭目以待。“第二中投”同與不同絲路基金是迄今為止中國成立的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政府間合作基金,其中,中國是發起國,在組織、資金扶持、互聯互通等方面發揮著主導作用。絲路基金將在“一帶一路” 、亞洲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建設、各類合作項目開發中發揮巨大作用。最大的直接受益者是絲路陸地和海上沿線國家、亞洲各國,乃至通過“一帶一路”大投入拉動包括歐美等世界經濟的發展。這亦凸顯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在亞洲區域性發展中的歷史性擔當,對亞洲乃至世界肩負起了與自己經濟發展階段相適應的歷史責任。“我們要建設的互聯互通,不僅是修路架橋,不光是平面化和單線條的聯通,而更應該是基礎設施、制度規章、人員交流三位一體,應該是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領域齊頭並進。 ”習近平在前述 APEC會議上表示。與中國此前成立的十幾家“國字頭”的政府雙邊基金有所不同,絲路基金和中國投資公司的架構類似,按照投資公司架構、希望建立較為透明的公司治理和市場化運作機制。知情人士透露,59歲的央行行長助理金琦擬任絲路基金的首任董事長。金琦在央行系統工作多年。她1984年至1992年在中國人民銀行外事局工作,此後在新華社香港分社經濟部工作了三年,1994年10月任中國人民銀行外資金融機構管理司副司長,1999年11月任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副執行董事,2003年11月任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司長,2005年5月起兼任中國人民銀行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2009年1月任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主任、新聞發言人,2010年10月升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黨委委員至今。絲路基金因為有這一高規格的人事安排和公司架構,亦被看做“第二中投” 。不過,在中國進出口銀行首席國家風險分析師趙昌會看來,絲路基金與中投完全不同, “中投是明確服務于中國目標的盈利性投資公司,但絲路基金服務于多個國家的整體目的,不可能只根據中國的意願,這是第一大限制,也是第一個與其他多邊金融機構的重大區別。 ”他分析稱,中投不賺錢不投,絲路基金有時候可能不賺錢也要投資;在項目選擇方面,中投只要風險能控制、能賺錢就可以做,絲路基金對投資領域有嚴格限定 ;中投是獨立經營,絲路基金幾乎每一個項目,要麼事先與成員國之間要達成共識,要麼事後追認,總之須有各方表明各自的國家意志,所以程序不同。在趙昌會看來,雖然絲路基金可涉及多個國家,協商成本也會相對高,但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項目,時間成本不是首要問題,關鍵是怎麼分攤責任和利益。“絲路基金即便是中國主導,也應涉及與各成員國協商,因為項目運營能否得到當地政府的認可是成功的基礎和保障。 ”趙昌會指出, “一帶一路”的項目應滿足幾個條件:一是能適應“一帶一路”涉及的跨國性大型基礎設施工程或某個成員國的大型基礎設施;二是不僅僅用于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也適用于其他行業,比如一些比較重要的製造業,像煉油廠、煉鋼廠等 ;三是這個基金的使用必須是建立在多邊共識之上。“中國必須對這個基金的運營有框架思路,既照顧到大家的利益,也能創造外部需求拉動內部需求,因而這一定是協商性質的,不能錢是中國出的就中國說了算,否則即使有錢,人家可能也不願意讓你建路。 ”趙昌會強調。中非基金得失在此前中國已經成立的十幾家“國字頭的政府雙邊合作基金中,是國開行最早發起和實施為主,其中中非基金和進出口銀行發起的東盟基金規模最大。前者總規模為50億美元,存續期50年;後者總規模為100億美元。在2006年11月中非論壇北京峰會上,中非基金作為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出的對非務實合作八項政策措施之一,是支持中國企業開展對非合作、開拓非洲市場而設立的專項資金。2007年6月26日,中非發展基金開業,首期10億美元資金由國家開發銀行出資。作為國開行全資設立並主導的第一家子公司和中國惟一的對非投資機構,它也是國際上最大的對非洲投資的單只基金。中非基金在國開行國際合作業務總體戰略中,發揮了獨特的窗口作用。中國 - 東盟投資合作基金成立于2010年4月,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做為主發起人,聯合境內外金融機構和企業作為初始投資人成立,基金總規模為100億美元,首期募資10億美元。該基金旨在從中國與東盟各國經濟合作的實際需要出發,為雙方企業在基礎設施、能源和資源等領域的投資合作提供股權和准股權融資。據財新記者瞭解,二期項目尚未開展,進展並不快。在前述開行人士看來,目前十幾家政府雙邊合作基金中,真正體現了國家戰略的只有中非基金。其中最值得借鑒的,是中非基金延續了國開行探索的開發性金融的保本微利模式, “就是既不能賠錢又不能過於商業化,特別對於有戰略地位的政策性業務” 。中非基金成立之初,首任董事長高堅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 “收益率不是首要目標,目的更多在於整合中非雙方的經濟互補性,互利共贏。比如近年中國企業產能過剩、面臨升級換代,而非洲企業正處於發展初期,基礎設施建設、消費品不足等問題。 ”10月底,中非基金總裁劉浩在2014世界杭商大會上表示,中非基金成立7年來,目前資金規模達到了50億美元的規模。已對非洲國家承諾投資30億美元,實際投資24億美元,連續7年實現盈利,且已帶動中國企業對非投資150億美元。主要投資項目涵蓋基礎設施、礦業、制造業、農業等,有40多個項目已投入運營並逐步產生利潤,且為當地實現出口創彙20多億美元,稅收10億美元。“中非基金已經每年有數億元的盈利和分紅,實現了財務可持續的初步基本目標,比較出乎意料。 ”一位商務部人士表示。 但在一位熟悉非洲業務的銀行人士看來,雖然中非基金在非洲取得了相對大的影響,發揮了一定作用,但在非洲運營中仍有很多困難。中非基金成立七年來,原定目標是50億美元,到現在才使用了近半的資金,運營不能說很順暢。他認為, “無論是中非基金還是絲路基金,其運營都應爭取當地政府的認可” 。一位中非基金的高管則對此表示“不好評價” 。他告訴財新記者,非洲很多國家的市場意識尚未建立,前述問題的確是中非基金曾遇到的,需要向對方解釋。他亦強調, “中非基金是按照國家和開行制定的方針執行,必須符合政策性、遵守當地《公司法》和投資策略” 。中非基金的運作不僅在非洲幾經波折,被賦予多重目標的中非基金,其二期資金的募集亦曾面臨市場化融資的窘境。醞釀兩年有餘,中非發展基金二期資金20億美元在2012年底完成,資金來源主要來自國開行從中國外匯儲備的借款,期限在8年 -10年,借款利率按照倫敦同業拆借利率(Libor)基準上浮一定比例。 (參見本刊 2012年第16期 “中非基金二期曲折融資” )絲路基金的前景一位國開行人士分析稱,與此前的近十家“國字頭”基金相比,絲路基金只投資于境外,而此前的政府合作基金,主要是在中國及合作國家雙向跨境投資,而且基本都是用純粹市場化的方法運營,委托給專業的基金管理公司。比如,2012年9月,國開行旗下的國開金融和法國信托儲蓄銀行共同發起的中法中小企業基金,就是第一隻可在中法間雙向跨境投資的國家級聯合基金,由凱輝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負責管理。首期資金規模1.5億歐元,國開行和法國信托儲蓄銀行各承諾出資50%。在他看來,雖然這些“國字頭”基金運作非常市場化,也並未偏離兩國設定的投資目標, “但覆蓋面和規模都不大,沒有任何一個可以和絲路基金相提並論。 ”以前中國設立的雙邊合作基金的目標都是盡可能取得最大化的收益,通常都會追求至少中等水平的收益率,比如不低於20%;但其不足之處就在於,真正對戰略性的體現不是那麼充分。 “首先在規模上不會太大,大部分規模只有幾億美元,也很難說把戰略性等各方面都考慮得特別周全,只是打著一個國家戰略的名號,或者說只是一種局部探索,如果想真正履行政府的力量參與得很深入,還遠遠不夠。 ”東盟基金的一位高管亦告訴財新記者,以前的“國字頭”基金規模小,只是一個嘗試,但都為絲路基金以後的運作積累了經驗,絲路基金是一個更大的設想,作為一個大國,沒有遠慮,必有近憂。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人士告訴財新記者, “一帶一路”涉及的國家整體局勢比較穩定,但部分國家存在局部武裝衝突或騷亂,還有一些國家的償債率、負債率和債務率高于國際警戒線。亞洲的市場機制基礎和穩定性都略好于非洲,但每個國家不同,中亞風險相對集中,東南亞風險更分散,涉及具體項目,還要具體分析。在前述東盟基金人士看來,無論是中非基金、東盟基金還是絲路基金,都不能追求轟動的政治效應,基金就是潛移默化的作用,不在於規模的大小,而是要踏踏實實地一個一個項目地推進,特別是基礎設施投資效益回收周期是5年-8年,不能追求立竿見影的效果。 “戰略長遠,而戰術謹慎,三思而行 ;怎麼和世界接軌,和市場結合,經濟賬永遠得算,政治賬多方協商” 。一位中非基金投資部門人士認為,絲路基金急需的是立足于總體規劃、分步實施,做自己最擅長的事。 “全局考慮最難,各個國家國別風險、法律環境、稅收政策等都不一樣,絲路基金屬於政府之間的合作,對於市場准入、行政許可等應有一些特別的安排” 。國開行研究院副院長黃劍輝建議,在操作模式上,可依據國際法及有關國家公司法,參照中國各級政府設立“城市建設基礎設施平台公司”的模式,借鑒中國改革開放以來與歐美發達國家大量建立合資公司的經驗,以及中國、新加坡在國家戰略層面合資、合作建設蘇州工業園區的成功經驗; 結合各國實際,由中資企業以美元或人民幣現金投資發起設立,亞非拉國家政府授權企業(機構)以現金或礦產資源入股,歐美企業或機構原則上也可以現金或在當地控制的資源適當參股。由此打造一個中國與亞非拉國家推進基礎設施合作的戰略性、公司化、市場化平台。在管理上,可借鑒中國與新加坡合作推進蘇州工業園的管理模式,引入多級政府協調機制,從政府層面就資源抵押及授權開發、基礎設施規劃及委托代建、財稅優惠政策、信用增級等難點問題通過協商機制達成共識,並由作為執行層的“基礎設施發展公司”同時負責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融資及還款等,實現“借、用、管、還”一體化運作。在風控機制方面,可通過將高收益的資源產業與低收益的基礎設施建設,整合至公司化的同一法人,並將政府明確抵押給金融機構的資源授權基礎設施公司,開發後獲得還款現金流 ;從而突破由於政府負債高、償還能力弱及基礎設施項目建設自身周期長、回報低、還款現金流不足導致的融資難瓶頸。此外,黃劍輝建議,可以嘗試通過東盟、非盟等多邊機構或有關國家議會以法律法規確認的方式,授權設立公司並授權將有關礦產抵押給中資金融機構,從而避免政黨更迭導致的風險。最大的挑戰與此前十幾家政府雙邊合作基金的市場化運營相比較,多位業內專家認為,絲路基金如何平衡政治賬和經濟賬,是最大的挑戰。央行營管部貨幣信貸處李海輝撰文指出, “一帶一路”是中國版“物流互聯網計劃” ,除了中國這樣的人口、外匯儲備大國,其他任何國家都難以完成如此宏大的“一帶一路”戰略體系,但 “一帶一路”實施也面臨更大的挑戰,包括如何處理和緩解周邊國家的抵制與疑慮情緒,以及參與各國相互信任問題、未成熟市場經濟的主權政治風險等,都是重要考驗;而中國的新興金融機構如何處理與原有國際金融機構如世界銀行、貨幣基金組織等的關係,特別在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資本項目管理、匯率形成機制、利率市場化和國內金融機構改革,以及人民幣國際清算體系、投融資與使用規則等事項將交織在一起,問題和矛盾更加突出,考驗將再上一層。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黃益平認為, “絲路基金走出去的第一步要謹慎,不要過多地考慮短期的消化過剩產能、拉動國內經濟的動機;如果一開始就像‘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那樣把錢花出去了,不一定得到好的效果,要更多從長遠戰略考慮 ;如果第一步做得好一點,以後影響會越來越大,跟隨的國家也會越來越多。過去中國在國際上對外援助吃力不討好的例子已經很多了,絲路基金如果一開始就做不好,以後會更難。 ”黃劍輝表示,中國外匯儲備規模巨大,具備在地域廣闊、地質條件複雜地區推進基礎設施建設的豐富經驗,包括與發展中國家需要相適應的鐵路、電力等經濟適用裝備製造能力和基礎設施項目施工能力,但目前尚未形成系統化有效投融資機制。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黃少卿認為,在落實這一戰略之前,要評估這一戰略的機會成本。大量資本投向海外的機會成本就是相應地減少了國內的投資,可能拖累國內、尤其是經濟落後地區的發展速度。不可否定,實施該戰略、擴大海外出口市場,有助于緩解國內產能過剩壓力,為結構改革創造時間條件。但是,今天出現如此局面的產能過剩壓力,實際上是和過去一段時間中國採用了粗放式經濟發展模式有關。如果因為這一戰略的實施,使得許多本來缺乏效率、在結構調整中需要被市場淘汰的企業卻因此得以繼續存活,甚至因為政府的政策傾斜而比一些效率更高的企業還活得更好,那麼這一戰略對於中國轉變發展方式就會產生一個反效率的逆淘汰機制。“如果因此而放緩國內改革,無疑將傷害中國經濟的長期發展前景。要防止出現這一局面,就要把鼓勵海外投資的政策和強化市場競爭的政策結合起來,讓最有競爭效率的企業去獲得承載資本輸出的功能。 ”他說。在業內人士看來,絲路基金能否運作成功,關鍵在於機制和團隊的配備,需要既懂外交、國際歷史、國際金融,又要對當地國家的特殊國情有深入的了解, “業內目前討論較多的是核心高管團隊如何構成。如果缺乏必要的項目管理和產業經驗,實際操作的中層管理者也不便於開展工作” 。目前中國對國別風險積累較多識別經驗的金融人才,主要集中于進出口銀行、國開行、中行、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等少數有“走出去”業務的金融機構,對基礎設施的管理和投資有豐富經驗的主要是國開行。“絲路基金的戰略格局很大,但是下一步是否能做好,要看如何搭建團隊並建立適當的激勵約束機制,是否真正能把市場化運作和國家戰略結合在一起。 ”一位國開行高管對此表示, “沒五年的磨合下不來。 ”

絲路 基金 起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372

央行首發聲: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將加快資本賬戶開放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490

中國證券網報道,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今日對亞投行和思路基金發表評論。盛松成表示亞投行和絲路基金的成立將加快資本賬戶開放。

盛松成今日在《金融時報》評選的2014中國金融十大新聞中對此發表了評論。這也是央行首次就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對外發聲。盛松成認為,亞投行和絲路基金的成立主要有四點意義:

一是有利於促進中國與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促進周邊地區的穩定和發展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亞投行與絲路基金的籌建將推動中國同周邊國家各領域的務實合作,互通有無,優勢互補,共享機遇,共同發展。

二是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提供資金支持。“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涵蓋中亞、南亞、西亞、東南亞和中東歐等國家和地區。這些地區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別約占全球的63%和29%。據亞洲開發銀行測算,2020年前亞洲地區每年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高達7300億美元。未來10年,“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和地區普遍處於經濟發展的上升期,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加快,基礎設施投資需求旺盛,開展互利合作的前景非常廣闊。亞投行和絲路基金的籌建,將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資源開發、產業合作等有關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彌補各國在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存在的巨大資金缺口,減少各國資金外流,促進各國經濟的“活力與增長”。

三是有利於拉動中國經濟增長。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可通過金融支持,引導企業加大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投資,啟動一批重大合作項目,建設一批產業園區,打造分工協作、共同受益的產業鏈、經濟帶,以此帶動中國經濟增長。

四是有利於加快中國資本賬戶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目前,中國已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或組織簽署了一系列協定。比如,中國與多國互簽的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與印度、孟加拉國等簽訂的亞太貿易協定等。隨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投資進一步便利化,中國與沿線國家的經濟金融合作將更為緊密。亞投行和絲路基金的籌建將推動中國資本賬戶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2014年10月24日和11月8日,中國相繼宣布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和絲路基金。亞投行由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的21個國家共同投資成立,總部設在北京,法定資本1000億美元;絲路基金由中國出資400億美元成立。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央行 發聲 亞投 投行 行和 絲路 基金 加快 資本 賬戶 開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006

專訪周小川:絲路基金起步運作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6485.html

專訪周小川:絲路基金起步運作

第一財經日報 楊燕青 聶偉柱 李德尚玉 2015-02-16 06:14:00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的獨家專訪,條分縷析地解釋了將探求“一帶一路”的投融資機會和市場化定位精妙融為一身的絲路基金。

周小川

周小川

【關於絲路基金】

○2014年12月29日正式註冊,2015年1月6日召開第一次董事會會議

○區別於主權財富基金,類似於私募基金(PE),是比一般投資期限更長的PE

○項目要有效益,中長期體現合理回報

○不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

○不謀求成為多邊開發機構

○是外匯為主的對外投資基金,國內外投資者可通過市場化方式加入

○團隊綜合搭建,需要各方面的人才

○未來可基於行業和地域設立子基金

○與中投、口行、開行是協同關系

 

2014年11月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和金融合作等與互聯互通有關的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2015年2月10日,習近平主席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9次會議上強調,絲路基金要服務於“一帶一路”戰略,按照市場化、國際化、專業化的原則,搭建好公司治理架構,盡快開展實質性項目投資。《第一財經日報》獲悉,人民銀行牽頭籌建的絲路基金已經起步運作。

絲路基金是否如外界所言,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其布局和定位背後體現了怎樣的戰略構想?其運營模式如何選擇?架構如何搭建?與中投、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如何協同實現共同目標?財務回報層面考量,對絲路基金又有何種要求?

圍繞上述問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的獨家專訪,條分縷析地解釋了將探求“一帶一路”的投融資機會和市場化定位精妙融為一身的絲路基金。

去年底已開張

《第一財經日報》: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大背景下,各方都高度關註起初並不見經傳、但寥寥數月就迅捷步入實施階段的絲路基金。最初謀劃絲路基金是基於怎樣的設想?其定位是怎樣的?目前最新進展如何?

周小川:去年12月29日絲路基金正式註冊,今年1月6日召開了第一次董事會,這樣就已開張運作。

外界非常關心,絲路基金定位如何,有怎樣的特點?應該說,“一帶一路”有發展和投融資的機會,是因為其中有不同類型的多元融資需求:有的需要借錢,有的需要援助,有的需要股權,有的需要混合型的,有的需要PPP(公私合營)。從項目層面看,在投融資的兩端必然是需求方和供給方,需求方缺怎樣的資金?供給方有怎樣的資金?資金打算如何運用?關鍵是看雙方能否匹配起來。投行的角色就是在中間做匹配,通過恰當的金融安排讓兩方的需求和供給匹配起來。

大家都知道商業銀行是做貸款業務的,多邊開發銀行也主要是做貸款融資的。近年來,多邊開發銀行,包括區域性的多邊開發銀行出現了一些變化,雖然像過去一樣主要做貸款,但是,有一部分開始涉足直投這樣的投資方式。比如,世界銀行過去做貸款,同時有一小部分業務是減貧和援助性的,後來它的國際金融公司(IFC)也做直投。泛美開發銀行、非洲開發銀行都有類似的嘗試。

從資金的需求方來看,現在有些項目希望尋找股權投資。就股權投資(直投)而言,比較多的是PE(privateequity),通常其投資期限是7-10年,對於一些發展中國家中長期的基礎設施建設而言,就嫌短了一些,最好有一部分資金的期限能夠到15年或者更長。因此,從項目需求的角度看,存在對比PE期限更長的中長期資金的需求,比如說公路、鐵路建設。

從資金的供給方來看,由於全球儲蓄過剩(savingglut),相對而言不難尋找貸款形式的資金,但通常其期限比較短,價格也相對不菲。而私人PE盡管各有差異,但總體而言,期限不容易太長。因此,缺少的是中長期的投資資金。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出現了一些期限比較長期的基金,例如一些產油國的基金,其中有私人的,有政府的,也有準政府的,等等。

中國可以做一些做中長期的、以股權為主的基金。期限可以再長一些,瞄準一些有戰略意義的中長期項目。同時,股權投資基金也可以和別的融資模式相配合,例如,有了一定的股本比例,貸款也就相對容易獲得了。在“一帶一路”未來會有大發展的背景下,需要將一些可以做出中長期承諾的資金,用於“一帶一路”有關的項目和能力建設,包括相關產業行業的發展,也包括通信、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總之,有這方面的需求,絲路基金也就應運而生了。

是投資周期更長的PE

日報:絲路基金和國際上哪一類基金長得比較像?

周小川:要說和誰長得比較像?和世行的IFC、非洲開發銀行的共同發展基金、中國搞的中非發展基金有點像,當然這些基金往往來自少數若幹出資者,而不是向公眾公開募集資金。從行為方式上看,這些基金沒有太短期的需求,時間眼光上比較長一點,因此會偏重股權投資,且往往不偏重於股市中上市公司的股權,而偏重於較為初創(綠地項目、棕地項目)和未上市的項目。這些恰恰都是PE的特征。

日報:絲路基金走出去的時候,希望外部世界如何看待它?

周小川:外界可看它為PE。當然,也存在著我們自己怎麽看它,和它要求我們怎麽看它的問題。新加坡的GIC來中國的某些投資,就希望我們把它看做PE。絲路基金走出去,我們希望別人把它看作是一種PE,但是比一般PE回收期限要放的更長一些。

日報:絲路基金目前設計規模為400億美元,首期資本金100億美元中,外匯儲備通過其投資平臺出資65億美元,中投、進出口銀行、國開行亦分別出資15億、15億和5億美元。使用外匯儲備是出於什麽考慮?絲路基金歡迎怎樣的出資方?

周小川:誰有積極性來出資設立這樣一個基金,主要看誰有可做出中長期承諾的資金。中國外匯儲備比較多,可以拿一定量的小比例來做中長期項目直接投資。外匯儲備管理的大原則還是安全性、流動性、保值增值。但是既然多了,就可以拿出來一小部分用於一些期限比較長的投資。中投、口行、國開行也都有這個積極性,第一批也都加入進來了。

還要看誰有知識和經驗來做這個基金。有的機構可能也有直投資金,但在絲路這個領域沒有知識和經驗,可能就不會有參與的想法。而口行、國開行長期在周邊國家以及海外投資,多年來始終關註新興市場的投資機會,並且對情況有一定了解,他們看到這里有機會,就很積極。當然,他們的資金來源和外匯儲備、中投不太一樣。

其他機構如果願意加入,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拿出的資金和承諾是類似性質的就可以,可以在第二期、第三期加入進來,或者在子基金層面上形成合作。

日報:這樣看來,放諸時日,絲路基金的總規模不一定是個固定數?

周小川:這個事要動態來看,因為絲路基金的發展將是動態的。如果供求雙方有好項目,又有資金來源,就可以持續做下去。當然,PE在管理和計算回報時是按每期的資金分別來做的。絲路基金有一個特點是投資期限比較長,是需要有回報的,其做的項目也要有效益。只不過是從中長期的角度來看效益和回報,它目前不含有外援性或捐贈性的資金來源。

中長期體現合理回報

日報:那麽回報率介於PE和儲備之間?

周小川:主要是回報期限比較長,從回報率來講,要求不一定高,但是由於期限長,可以拿到長期的回報。一般而言,一些期限比較長的項目,初期可能拿不到回報,最初幾年是寬限期,但到了後期,回報可能會比較穩定。就比如中東的某些基金,也是需要回報的,只不過對回報的需求沒有那麽急切。絲路基金將來與這類基金也有合作機會。

從需求的角度看,傳統絲綢之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和機遇。而“一帶一路”這個提法很有遠見,在地域界限上沒有嚴格設定,有靈活性,覆蓋相當多的發展中國家。總體來看,這是一個使得中國更加開放,推動各國共同發展的機會。考慮到“一帶一路”的跨境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較大,產業合作和發展的空間很大,也有創造就業的大量需求,這個戰略的推進符合大家的利益和共同努力的方向。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積累了一些長處和經驗,若能將其用於幫助其它發展中國家,會助益大家的共同發展。此外,一些產品和服務的市場有區域性,但需要前期的開發,這種機會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較多,因此通過產業合作、分工、相互融合,當地的市場有機會就能發展起來,所以,絲路基金除了有供給,有需求,還體現了克強總理剛在冬季達沃斯上強調的開放包容和合作共贏。

日報:絲路基金是主權財富基金嗎?

周小川:絲路基金目前未使用主權財富基金的概念。主權財富基金有一定的國家色彩,它強調“財富”的增加,多數主權財富基金在股票、債券、並購上有顯著的配置。絲路基金可能會更註重合作項目。當然,也要避免概念上產生道德風險(moral hazard),別人說你是主權財富基金,你的錢給我,就算是國家援助了。絲路基金在外還是應大致上看作PE,是回收期限更長的PE。

日報:但是PE背後一般沒有國家戰略。

周小川:對中國而言,國家戰略並非只強調中國的利益,而更加強調對外開放,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共同發展,也是全球經濟未來趨勢的重要組成部分。絲綢之路在歷史上的意義就是通過貿易發展,實現大家互利共贏,因此,未來絲路基金管理層在選擇項目的時候,顯然也會建立在互利共贏的理念之上。“一帶一路”已逐步在若幹國家領導層面上形成戰略共識,而對絲路基金來講,這是投融資的機會。為此,戰略是更高層面上制定並推行的,絲路基金則是抓住機會,提供金融支持和服務。

不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

日報:有些人把絲路基金稱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這是否一個恰當的提法?

周小川:我認為這個提法不恰當,“馬歇爾計劃”是二戰之後美國特殊地位的產物。今天,中國人均GDP約7000美元,位於中等收入國家水平,在全球的情況和當年美國有很大不同。

中國的一大特點是儲蓄率高,這有一系列的原因,有人解釋為預防性儲蓄,有人解釋為文化價值觀所致。儲蓄率高,一部分資金就會走出去,外匯儲備就要走出去。這是由宏觀經濟恒等式決定的:儲蓄多,要麽用於國內投資,要麽用在國外投資,其中包括外匯儲備的運用。外匯儲備往往是通過凈出口的差額積累而來,從宏觀經濟恒等式看,其根源之一是儲蓄率高。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有人批評我們儲蓄過剩,這個批評是否成立暫且不論,儲蓄率高有其長處也有短處,但這是不是最佳選擇、是不是最佳資源配置?取決於你的宏觀經濟分析框架。既然儲蓄率已偏高,外匯儲備比較多,而且也不是短期能夠改變的,就需要有一部分用於走出去,把資金拿到國外運用,這就是絲路基金要做的事。

中國的人均GDP在全球才剛剛算是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我們還在努力“奔小康”。因此,從本質上說,絲路基金和“馬歇爾計劃”不一樣。

日報:絲路基金運用外儲走出去,國際地位不斷提高的人民幣也正在加速走出去,有沒有一些機制和安排可以讓人民幣和外儲結合走出去?

周小川: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如前所述,有貿易順差就可能會有儲備積累,儲備積累要麽在國家手里,要麽在民間。在國家手里,要走出去,在民間手里,民間也會走出去,這是同一道理。與此同時,人民幣國際化的勢頭也開始了。這時,就出現了新情況,多出來的儲蓄可以不表現為外匯順差收入導致的儲備積累,而是直接以人民幣的形式走出去,這中間會有一部分人民幣對外匯的替代。不過,目前總體來看,大邏輯還是從儲蓄偏多到國際收支順差,然後到外匯積累(包括民間和官方),然後是外匯走出去投資的擴大,這是主線。

日報:在絲路基金的對外投資中,人民幣和美元可以共同使用嗎?

周小川:現在暫時走的還是兩條路,雖然背後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關聯的。人民幣走出去的基金目前有兩個,一個是上海的賽領基金,一個是雲南的雲盟基金,兩者都是人民幣直接走出去尋求投資機會的基金。不排除將來還會有更多人民幣基金走出去。從長遠來看,有一天中國的對外投資會不以幣種為主要特征。不過,目前來看還是有區別的,絲路基金是外匯為主的對外投資基金。

不謀求成為多邊開發機構

日報:絲路基金是否謀求未來成為多邊開發機構(MDB)?

周小川:目前沒有這樣的想法。第一,多邊開發機構以貸款為主,絲路基金以股權為主。第二,多邊開發機構在其架構下各國都要參與出資,但在PE類基金,由那些有資金且想投資的主體加入,往往主體個數有限;只需要接收投資的,可以拿好項目來吸引資金,就沒必要加入投資者的行列。PE的概念就是不搞公開募集資金,為此,結構上和決策上相對更加簡單靈活。

若是多邊開發機構,還會有國別覆蓋、政治考量等平衡因素,但PE類機構,就看哪個項目好,項目該做的基礎工作做到了,既對當地有好處,中長期來說也有合理回報,就可以投。清晰簡單,不需要太多的平衡術。

日報:國內外的類似投資者都可以通過市場化方式加入絲路基金?

周小川:對,道理上,資金可以來自不同主體,但相互之間會需要一段觀察期、磨合期,看是否誌同道合。不過,絲路基金不會刻意追求多邊國際組織的代表性和待遇,例如稅收、人員地位等方面的優惠。當然,一般PE都不會要求這些,主要靠技能,入鄉隨俗。當然,如有優惠政策我們也樂見其成。

未來可設子基金

日報:絲路基金如何匯集人才?高層人員來自何方?

周小川:首先,央行起了牽頭籌備的作用。絲路基金成立之後會獨立運作,企業化運作,包括其人才選用。首先它要回答要什麽樣的適用人才。我認為它需要優秀的混合類人才。絲路基金需要這樣的人才:第一,既然是做投資,就得懂投資、懂金融、懂財務;第二,主要做國際投資,就要懂國際,對特定國別有了解,有知識和關系積累。第三,還有很重要的一條,要懂點工程,特別是工程項目的財務,熟悉工程的可行性報告和財務報告等等;第四,投資的項目分布不會是天女散花,會集中在幾個重點行業,因此需要對幾個重點行業有一定知識或經驗;第五,最好有適用的外語,才易於出去打交道。

不難看出,目前在這些方面樣樣在行的人才稀缺,那麽當前只能靠拼盤,要想辦法把有不同特長的人湊起來,靠合作,靠互補,靠再學習。口行和開行這些年在傳統的絲綢之路一帶積累了不少經驗,在國別、政治、經濟、法律、人脈上有一定的基礎,同時也懂行業,了解項目融資和項目核算。人民銀行對國際業務有一定積累,有國際人脈,也懂金融,但是在項目方面基礎較薄弱。因此,絲路基金這個經營團隊需要各方面的人才,要綜合搭建。

即使匯聚了各方面的人才,也難以覆蓋所需行業對人才的各種需要,因此在某些行業的項目投資中,絲路基金可能會設立子基金。一種子基金是以某行業為切入點,例如,選擇電力方面的項目較多,就可以選用電力行業的部分人才,加上金融人士,還有了解國別的人才,組建電力子基金,直接負責管理一部分資金。另一種子基金可以基於區域,例如一些人才對某一區域非常熟悉,有相當多的當地人脈,就可以做一個該區域的子基金。子基金的好處,一是有利於搭建專門團隊;二是有利於財務核算,建立有效的激勵和考核機制;不需要把所有人都放到高層管理架構中去。絲路基金頂層可能偏重融資結構、財務管理、戰略布局和風險總控等。

日報:未來絲路基金和口行、開行主要是協同還是競爭關系?

周小川:是協同。口行和開行的業務仍以貸款為主,但這些年也發展了直投,例如開行的國開金融、非洲發展基金和口行的東盟基金等等,他們過往的積累有利於絲路基金未來的發展。

雖然競爭無處不在,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協同:一般項目都需要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相配合,設想一下,絲路基金聯合其它投資者共同投資股權,這時,一些本來因缺少資本金而難於獲得貸款的項目就容易啟動了,這時口行和開行可以跟進發放貸款。中投也可以附加參與一部分股權投資。將來如果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啟動了,絲路基金也可以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安排做股權或債權投資上的合作。如此一來,未來大家之間更多是協同和配合關系。

編輯:明智
專訪 周小川 絲路 基金 起步 運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491

周小川:絲路基金起步運作 不是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70

本文來源:一財網,作者: 楊燕青 聶偉柱 李德尚玉,一財網授權華爾街見聞轉載

2014年11月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和金融合作等與互聯互通有關的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2015年2月10日,習近平主席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9次會議上強調,絲路基金要服務於“一帶一路”戰略,按照市場化、國際化、專業化的原則,搭建好公司治理架構,盡快開展實質性項目投資。《第一財經日報》獲悉,人民銀行牽頭籌建的絲路基金已經起步運作。

絲路基金是否如外界所言,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其布局和定位背後體現了怎樣的戰略構想?其運營模式如何選擇?架構如何搭建?與中投、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如何協同實現共同目標?財務回報層面考量,對絲路基金又有何種要求?

圍繞上述問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的獨家專訪,條分縷析地解釋了將探求“一帶一路”的投融資機會和市場化定位精妙融為一身的絲路基金。

去年底已開張

《第一財經日報》: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大背景下,各方都高度關註起初並不見經傳、但寥寥數月就迅捷步入實施階段的絲路基金。最初謀劃絲路基金是基於怎樣的設想?其定位是怎樣的?目前最新進展如何?

周小川:去年12月29日絲路基金正式註冊,今年1月6日召開了第一次董事會,這樣就已開張運作。

外界非常關心,絲路基金定位如何,有怎樣的特點?應該說,“一帶一路”有發展和投融資的機會,是因為其中有不同類型的多元融資需求:有的需要借錢,有的需要援助,有的需要股權,有的需要混合型的,有的需要PPP(公私合營)。從項目層面看,在投融資的兩端必然是需求方和供給方,需求方缺怎樣的資金?供給方有怎樣的資金?資金打算如何運用?關鍵是看雙方能否匹配起來。投行的角色就是在中間做匹配,通過恰當的金融安排讓兩方的需求和供給匹配起來。

大家都知道商業銀行是做貸款業務的,多邊開發銀行也主要是做貸款融資的。近年來,多邊開發銀行,包括區域性的多邊開發銀行出現了一些變化,雖然像過去一樣主要做貸款,但是,有一部分開始涉足直投這樣的投資方式。比如,世界銀行過去做貸款,同時有一小部分業務是減貧和援助性的,後來它的國際金融公司(IFC)也做直投。泛美開發銀行、非洲開發銀行都有類似的嘗試。

從資金的需求方來看,現在有些項目希望尋找股權投資。就股權投資(直投)而言,比較多的是PE(privateequity),通常其投資期限是7-10年,對於一些發展中國家中長期的基礎設施建設而言,就嫌短了一些,最好有一部分資金的期限能夠到15年或者更長。因此,從項目需求的角度看,存在對比PE期限更長的中長期資金的需求,比如說公路、鐵路建設。

從資金的供給方來看,由於全球儲蓄過剩(savingglut),相對而言不難尋找貸款形式的資金,但通常其期限比較短,價格也相對不菲。而私人PE盡管各有差異,但總體而言,期限不容易太長。因此,缺少的是中長期的投資資金。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出現了一些期限比較長期的基金,例如一些產油國的基金,其中有私人的,有政府的,也有準政府的,等等。

中國可以做一些做中長期的、以股權為主的基金。期限可以再長一些,瞄準一些有戰略意義的中長期項目。同時,股權投資基金也可以和別的融資模式相配合,例如,有了一定的股本比例,貸款也就相對容易獲得了。在“一帶一路”未來會有大發展的背景下,需要將一些可以做出中長期承諾的資金,用於“一帶一路”有關的項目和能力建設,包括相關產業行業的發展,也包括通信、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總之,有這方面的需求,絲路基金也就應運而生了。

是投資周期更長的PE

日報:絲路基金和國際上哪一類基金長得比較像?

周小川:要說和誰長得比較像?和世行的IFC、非洲開發銀行的共同發展基金、中國搞的中非發展基金有點像,當然這些基金往往來自少數若幹出資者,而不是向公眾公開募集資金。從行為方式上看,這些基金沒有太短期的需求,時間眼光上比較長一點,因此會偏重股權投資,且往往不偏重於股市中上市公司的股權,而偏重於較為初創(綠地項目、棕地項目)和未上市的項目。這些恰恰都是PE的特征。

日報:絲路基金走出去的時候,希望外部世界如何看待它?

周小川:外界可看它為PE。當然,也存在著我們自己怎麽看它,和它要求我們怎麽看它的問題。新加坡的GIC來中國的某些投資,就希望我們把它看做PE。絲路基金走出去,我們希望別人把它看作是一種PE,但是比一般PE回收期限要放的更長一些。

日報:絲路基金目前設計規模為400億美元,首期資本金100億美元中,外匯儲備通過其投資平臺出資65億美元,中投、進出口銀行、國開行亦分別出資15億、15億和5億美元。使用外匯儲備是出於什麽考慮?絲路基金歡迎怎樣的出資方?

周小川:誰有積極性來出資設立這樣一個基金,主要看誰有可做出中長期承諾的資金。中國外匯儲備比較多,可以拿一定量的小比例來做中長期項目直接投資。外匯儲備管理的大原則還是安全性、流動性、保值增值。但是既然多了,就可以拿出來一小部分用於一些期限比較長的投資。中投、口行、國開行也都有這個積極性,第一批也都加入進來了。

還要看誰有知識和經驗來做這個基金。有的機構可能也有直投資金,但在絲路這個領域沒有知識和經驗,可能就不會有參與的想法。而口行、國開行長期在周邊國家以及海外投資,多年來始終關註新興市場的投資機會,並且對情況有一定了解,他們看到這里有機會,就很積極。當然,他們的資金來源和外匯儲備、中投不太一樣。

其他機構如果願意加入,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拿出的資金和承諾是類似性質的就可以,可以在第二期、第三期加入進來,或者在子基金層面上形成合作。

日報:這樣看來,放諸時日,絲路基金的總規模不一定是個固定數?

周小川:這個事要動態來看,因為絲路基金的發展將是動態的。如果供求雙方有好項目,又有資金來源,就可以持續做下去。當然,PE在管理和計算回報時是按每期的資金分別來做的。絲路基金有一個特點是投資期限比較長,是需要有回報的,其做的項目也要有效益。只不過是從中長期的角度來看效益和回報,它目前不含有外援性或捐贈性的資金來源。

中長期體現合理回報

日報:那麽回報率介於PE和儲備之間?

周小川:主要是回報期限比較長,從回報率來講,要求不一定高,但是由於期限長,可以拿到長期的回報。一般而言,一些期限比較長的項目,初期可能拿不到回報,最初幾年是寬限期,但到了後期,回報可能會比較穩定。就比如中東的某些基金,也是需要回報的,只不過對回報的需求沒有那麽急切。絲路基金將來與這類基金也有合作機會。

從需求的角度看,傳統絲綢之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和機遇。而“一帶一路”這個提法很有遠見,在地域界限上沒有嚴格設定,有靈活性,覆蓋相當多的發展中國家。總體來看,這是一個使得中國更加開放,推動各國共同發展的機會。考慮到“一帶一路”的跨境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較大,產業合作和發展的空間很大,也有創造就業的大量需求,這個戰略的推進符合大家的利益和共同努力的方向。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積累了一些長處和經驗,若能將其用於幫助其它發展中國家,會助益大家的共同發展。此外,一些產品和服務的市場有區域性,但需要前期的開發,這種機會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較多,因此通過產業合作、分工、相互融合,當地的市場有機會就能發展起來,所以,絲路基金除了有供給,有需求,還體現了克強總理剛在冬季達沃斯上強調的開放包容和合作共贏。

日報:絲路基金是主權財富基金嗎?

周小川:絲路基金目前未使用主權財富基金的概念。主權財富基金有一定的國家色彩,它強調“財富”的增加,多數主權財富基金在股票、債券、並購上有顯著的配置。絲路基金可能會更註重合作項目。當然,也要避免概念上產生道德風險(moral hazard),別人說你是主權財富基金,你的錢給我,就算是國家援助了。絲路基金在外還是應大致上看作PE,是回收期限更長的PE。

日報:但是PE背後一般沒有國家戰略。

周小川:對中國而言,國家戰略並非只強調中國的利益,而更加強調對外開放,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共同發展,也是全球經濟未來趨勢的重要組成部分。絲綢之路在歷史上的意義就是通過貿易發展,實現大家互利共贏,因此,未來絲路基金管理層在選擇項目的時候,顯然也會建立在互利共贏的理念之上。“一帶一路”已逐步在若幹國家領導層面上形成戰略共識,而對絲路基金來講,這是投融資的機會。為此,戰略是更高層面上制定並推行的,絲路基金則是抓住機會,提供金融支持和服務。

不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

日報:有些人把絲路基金稱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這是否一個恰當的提法?

周小川:我認為這個提法不恰當,“馬歇爾計劃”是二戰之後美國特殊地位的產物。今天,中國人均GDP約7000美元,位於中等收入國家水平,在全球的情況和當年美國有很大不同。

中國的一大特點是儲蓄率高,這有一系列的原因,有人解釋為預防性儲蓄,有人解釋為文化價值觀所致。儲蓄率高,一部分資金就會走出去,外匯儲備就要走出去。這是由宏觀經濟恒等式決定的:儲蓄多,要麽用於國內投資,要麽用在國外投資,其中包括外匯儲備的運用。外匯儲備往往是通過凈出口的差額積累而來,從宏觀經濟恒等式看,其根源之一是儲蓄率高。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有人批評我們儲蓄過剩,這個批評是否成立暫且不論,儲蓄率高有其長處也有短處,但這是不是最佳選擇、是不是最佳資源配置?取決於你的宏觀經濟分析框架。既然儲蓄率已偏高,外匯儲備比較多,而且也不是短期能夠改變的,就需要有一部分用於走出去,把資金拿到國外運用,這就是絲路基金要做的事。

中國的人均GDP在全球才剛剛算是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我們還在努力“奔小康”。因此,從本質上說,絲路基金和“馬歇爾計劃”不一樣。

日報:絲路基金運用外儲走出去,國際地位不斷提高的人民幣也正在加速走出去,有沒有一些機制和安排可以讓人民幣和外儲結合走出去?

周小川: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如前所述,有貿易順差就可能會有儲備積累,儲備積累要麽在國家手里,要麽在民間。在國家手里,要走出去,在民間手里,民間也會走出去,這是同一道理。與此同時,人民幣國際化的勢頭也開始了。這時,就出現了新情況,多出來的儲蓄可以不表現為外匯順差收入導致的儲備積累,而是直接以人民幣的形式走出去,這中間會有一部分人民幣對外匯的替代。不過,目前總體來看,大邏輯還是從儲蓄偏多到國際收支順差,然後到外匯積累(包括民間和官方),然後是外匯走出去投資的擴大,這是主線。

日報:在絲路基金的對外投資中,人民幣和美元可以共同使用嗎?

周小川:現在暫時走的還是兩條路,雖然背後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關聯的。人民幣走出去的基金目前有兩個,一個是上海的賽領基金,一個是雲南的雲盟基金,兩者都是人民幣直接走出去尋求投資機會的基金。不排除將來還會有更多人民幣基金走出去。從長遠來看,有一天中國的對外投資會不以幣種為主要特征。不過,目前來看還是有區別的,絲路基金是外匯為主的對外投資基金。

不謀求成為多邊開發機構

日報:絲路基金是否謀求未來成為多邊開發機構(MDB)?

周小川:目前沒有這樣的想法。第一,多邊開發機構以貸款為主,絲路基金以股權為主。第二,多邊開發機構在其架構下各國都要參與出資,但在PE類基金,由那些有資金且想投資的主體加入,往往主體個數有限;只需要接收投資的,可以拿好項目來吸引資金,就沒必要加入投資者的行列。PE的概念就是不搞公開募集資金,為此,結構上和決策上相對更加簡單靈活。

若是多邊開發機構,還會有國別覆蓋、政治考量等平衡因素,但PE類機構,就看哪個項目好,項目該做的基礎工作做到了,既對當地有好處,中長期來說也有合理回報,就可以投。清晰簡單,不需要太多的平衡術。

日報:國內外的類似投資者都可以通過市場化方式加入絲路基金?

周小川:對,道理上,資金可以來自不同主體,但相互之間會需要一段觀察期、磨合期,看是否誌同道合。不過,絲路基金不會刻意追求多邊國際組織的代表性和待遇,例如稅收、人員地位等方面的優惠。當然,一般PE都不會要求這些,主要靠技能,入鄉隨俗。當然,如有優惠政策我們也樂見其成。

未來可設子基金

日報:絲路基金如何匯集人才?高層人員來自何方?

周小川:首先,央行起了牽頭籌備的作用。絲路基金成立之後會獨立運作,企業化運作,包括其人才選用。首先它要回答要什麽樣的適用人才。我認為它需要優秀的混合類人才。絲路基金需要這樣的人才:第一,既然是做投資,就得懂投資、懂金融、懂財務;第二,主要做國際投資,就要懂國際,對特定國別有了解,有知識和關系積累。第三,還有很重要的一條,要懂點工程,特別是工程項目的財務,熟悉工程的可行性報告和財務報告等等;第四,投資的項目分布不會是天女散花,會集中在幾個重點行業,因此需要對幾個重點行業有一定知識或經驗;第五,最好有適用的外語,才易於出去打交道。

不難看出,目前在這些方面樣樣在行的人才稀缺,那麽當前只能靠拼盤,要想辦法把有不同特長的人湊起來,靠合作,靠互補,靠再學習。口行和開行這些年在傳統的絲綢之路一帶積累了不少經驗,在國別、政治、經濟、法律、人脈上有一定的基礎,同時也懂行業,了解項目融資和項目核算。人民銀行對國際業務有一定積累,有國際人脈,也懂金融,但是在項目方面基礎較薄弱。因此,絲路基金這個經營團隊需要各方面的人才,要綜合搭建。

即使匯聚了各方面的人才,也難以覆蓋所需行業對人才的各種需要,因此在某些行業的項目投資中,絲路基金可能會設立子基金。一種子基金是以某行業為切入點,例如,選擇電力方面的項目較多,就可以選用電力行業的部分人才,加上金融人士,還有了解國別的人才,組建電力子基金,直接負責管理一部分資金。另一種子基金可以基於區域,例如一些人才對某一區域非常熟悉,有相當多的當地人脈,就可以做一個該區域的子基金。子基金的好處,一是有利於搭建專門團隊;二是有利於財務核算,建立有效的激勵和考核機制;不需要把所有人都放到高層管理架構中去。絲路基金頂層可能偏重融資結構、財務管理、戰略布局和風險總控等。

日報:未來絲路基金和口行、開行主要是協同還是競爭關系?

周小川:是協同。口行和開行的業務仍以貸款為主,但這些年也發展了直投,例如開行的國開金融、非洲發展基金和口行的東盟基金等等,他們過往的積累有利於絲路基金未來的發展。

雖然競爭無處不在,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協同:一般項目都需要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相配合,設想一下,絲路基金聯合其它投資者共同投資股權,這時,一些本來因缺少資本金而難於獲得貸款的項目就容易啟動了,這時口行和開行可以跟進發放貸款。中投也可以附加參與一部分股權投資。將來如果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啟動了,絲路基金也可以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安排做股權或債權投資上的合作。如此一來,未來大家之間更多是協同和配合關系。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周小川 絲路 基金 起步 運作 不是 中國 馬歇爾 計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549

絲路基金起航 高管團隊堪稱豪華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565

本文來源一財網,作者李德尚玉,授權華爾街見聞發布

絲路基金日前通過中國人民銀行網站發布新聞稱,絲路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已於2014年12月29日在北京註冊成立,並正式開始運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近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透露:絲路基金今年1月6日召開了第一次董事會。

工商註冊登記資料顯示,絲路基金註冊資本615.25億元人民幣,法人股東包括中國進出口銀行、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賽里斯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梧 桐樹投資平臺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為金琦,總經理為王燕之,其他董事來自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外交部、商務部、外管局、中投公司、國開行、進出口銀行等部 門。

高管團隊豪華組合

2014年11月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中國出資成立絲路基金,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和金融合作等與互聯互通有關的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這是迄今為止中國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政府多邊合作基金,規劃涵蓋中亞、南 亞、西亞、東南亞和中東歐等國家和地區。

絲路基金法人股東為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梧桐樹投資平臺有限責任公司、賽里斯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進出口銀行。

梧桐樹投資平臺有限責任公司註冊資本10000萬元人民幣,成立日期是2014年11月5日,國家外匯管理局是單一股東, 法定代表人為何建雄。

賽里斯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註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成立於2014年12月23日,單一股東為中投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李克平。經營範圍包括投資、投資管理、投資咨詢。

除了股東背景高大上以外,絲路基金高管團隊亦可謂豪華。工商資料顯示,絲路基金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為金琦,董事、總經理為王燕之。

央行官網信息顯示,金琦,女,1955年生,經濟學碩士,高級經濟師。1984年至1992年在中國人民銀行外事局工作;1992年至1994年在 新華社香港分社經濟部工作;1994年10月任中國人民銀行外資金融機構管理司副司長;1999年11月任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副執行董事;2003年 11月任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司長(2005年5月起兼任中國人民銀行港澳臺事務辦公室主任);2009年1月任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黨委辦公室)主任,新 聞發言人;2010年10月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黨委委員。

而王燕之在出任絲路基金總經理之前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外匯儲備委托貸款辦公室主任。外匯儲備委托貸款辦公室成立於2012年。央行和外管局除了希望通過其能嘗試更積極、更市場化的外儲運用方式、創新外匯儲備運用,也意圖以此支持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和“走出去”戰略。

綜合工商註冊登記資料及媒體公開報道,除金琦和王燕之外,董事會成員還包括:國家發改委西部開發司司長田錦塵、財政部金融司副司長胡學好、國開行投 資總監兼國開金融總裁樊海斌、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副司長劉勁松、中投公司專項投資部總監張勍、商務部財務司副司長郭婷婷、國家外匯管理局綜合司司長劉薇、中 國進出口銀行副行長袁興永。

市場化、國際化、專業化原則

周小川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一帶一路”有發展和投融資的機會,是因為其中有不同類型的多元融資需求。在“一帶一路”未來會有大發展 的背景下,需要將一些可以做出中長期承諾的資金,用於“一帶一路”有關的項目和能力建設,包括相關產業行業的發展,也包括通信、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總之,有這方面的需求,絲路基金也就應運而生了。

周小川告訴本報記者:“絲路基金的發展將是動態的。如果供求雙方有好項目,又有資金來源,就可以持續做下去。絲路基金有一個特點是投資期限比較長,是需要有回報的,其做的項目也要有效益。只不過是從中長期的角度來看效益和回報,它目前不含有外援性或捐贈性的資金來源。”

2014年12月,中國政府網公布本屆政府成立以來出臺的重要金融政策及成效,稱成立總規模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首期資本金100億美元中,外匯儲備出資65億美元。

周小川表示,絲路基金首期規模為100億美元,由外匯儲備、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共同出資。其中,外匯儲備通過其投資平臺出資65億美元,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中國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分別出資15億、15億和5億美元。

使用外匯儲備是出於什麽考慮? “中國外匯儲備比較多,可以拿一定量的小比例來做中長期項目直接投資。外匯儲備管理的大原則還是安全性、流動性、保值增值。但是既然多了,就可以拿出來一 小部分用於一些期限比較長的投資。中投、口行、國開行也都有這個積極性,第一批也都加入進來了。”周小川如是說。

工商註冊登記資料顯示,絲路基金經營範圍包括:進行股權、債權、基金貸款等投資;與國際開發機構、金融機構等發起設立共同投資基金;進行資產受托管理、對外委托投資等;國務院批準的其他業務。

絲路基金相關負責人稱,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按照市場化、國際化、專業化原則設立中長期開發投資基金,重點是在“一帶一路”發展進程中 尋找投資機會並提供相應的投融資服務。絲路基金秉承商業化運作、互利共贏、開放包容的理念,尊重國際經濟金融規則,通過以股權為主的多種市場化方式,投資 於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金融合作等領域,促進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實現合理的財務收益和中長期可持續發展。絲路基金歡迎境內外投資者的參與。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絲路 基金 起航 高管 團隊 堪稱 豪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3121

絲路再出發:國家戰略落地三問

http://www.xcf.cn/newfortune/fmgs/201503/t20150318_731075.htm
一丈絲綢,掠過7000公里,方能從古中國抵達古羅馬。古絲綢之路的繁榮發展,貿易與共贏是關鍵詞。

  這也同樣是「一帶一路」的戰略精髓。在中國經濟增速下滑、全球貿易格局生變的大環境中,通過擴大對中亞、西亞等睦鄰友國的「基建輸出」等,既能轉移中國過剩的產能,也能推動區域內經濟一體化,打造新的貿易長廊。不過,這一戰略與冷戰時期的「馬歇爾計劃」有著本質區別。

  從中央頂層設計到地方具體規劃,從400億美元絲路基金到各企業的踴躍出海,以及普通國人對中國的自信,政府規劃、市場力量與民心有機融合,成為「一帶一路」戰略的實力保障。

  資本市場更已成為「一帶一路」戰略最堅定的擁躉,自2014年便點燃了做多建築工程、交通運輸、裝備製造、原材料、文化旅遊等相關領域概念股的激情,券商研究所甚至放出「牛市源起一帶一路,未來10年看一帶一路」的豪言壯語。

  這是一場宏偉的戰略,風險與不確定性同樣高企,中國的投入與收益將決定下一個10年的發展基調。

  陶娟、趙俊、陳永謙 / 文

  2015年1月期的《名利場》雜誌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 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eglitz)撰文預言,「中國世紀從2015年開始」。

  對於中國的未來,看多與看空的聲音一直激烈地存在著,我們屢屢被預言「經濟即將崩潰」,卻又一次次以事實上的奇蹟挑破所有虛妄的擔憂。在經濟高速運行30餘年之後,「中國元年」是否已經到來?

  當下看未來,多與空的分化更趨兩極:2014年中國GDP增速下滑至1990年以來的低點,但另一邊廂,中國GDP總量首次突破10萬億美元,中國成為美國之後又一個「10萬億美元俱樂部」成員,超越美國也已在望;2015年,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也將超越外國對華直接投資(FDI),實現資本淨輸出。

  站在歷史的關口,「一帶一路」大戰略已遠遠不是2015年中國的政經頭條這麼簡單,其必將成為主導後10年中國經濟走勢與地緣政治格局的關鍵力量。在部分觀察家眼中,這一戰略的重要性甚至有望比肩「改革開放」。

  一帶一路(One Belt &One Road)指「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其概念出自頂層設計。2013年9月7日,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的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重要演講時,倡議用創新的合作模式,首提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1個月後,習近平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發表重要演講,首提「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圖1)。

  圖1:新絲綢之路

  隨著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的陸續啟動,「一帶一路」漸成流行語,但大多數人並未真正領會其戰略深意,甚至對其概念還是一知半解。中國為何打出這樣一手牌?中國實力與戰略目標匹配嗎?在21世紀的絲綢之路上,中國會怎麼做?值得注意的是,不少輿論將其解讀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這其中是否存有謬誤?要想深刻理解新絲路,不妨先回顧古絲綢之路的歷史。

  古絲路關鍵詞:貿易與共贏

  產自中國的絲綢是歷史上最負盛名的頂級奢侈品。公元1世紀左右,羅馬人接入絲綢之路的商道,就此陷入對絲綢的狂熱追捧。據史料記載,那個迷倒了羅馬兩任執政官—凱撒大帝和繼任的安東尼—的埃及豔后,克利奧帕特拉七世,正是絲綢製品的超級粉絲。在羅馬集市上,絲綢曾上揚至12兩黃金/磅的天價,造成羅馬帝國黃金大量外流。這甚至迫使當時的元老院不得已制定法令,禁止人們穿著絲織品。

  這種狂熱,大概不僅是因為絲綢輕靈飄逸的非凡質地,更體現了為了得到它所付出的路途與心血。1910年,德國史學家赫爾曼做出了對絲綢之路的基本定義,即它是連接亞洲、非洲和歐洲的古代商業貿易路線,絲綢為其中代表性的大宗商品。這一概念因形象貼切而廣受認可。絲綢之路起點在中國,時間跨度逾2000多年,按歷史劃分為先秦、漢唐、宋元、明清4個時期,按線路有陸上絲路與海上絲路之別。陸上絲路因地貌景觀差異區分,又細分為「草原森林絲路」、「高山峽谷絲路」和「沙漠綠洲絲路」。

  貿易是貫穿其中的主題詞,從起點到終點,絲綢的價格可以翻上千百倍。在一個沒有飛機、火車、輪船甚至自行車的年代,只能靠人背馬駝實現7000餘公里的運輸,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在一條經典的路線中,一丈絲綢要從古中國的桑女輾轉至古羅馬的貴婦手中,需要翻越無數道地理屏障,它將依次越過黃土高原—崑崙山脈、天山山脈—塔里木盆地—帕米爾高原—圖蘭低地—伊朗高原—扎格羅斯山脈—美索不達米亞平原—托羅斯山脈—小亞細亞半島—黑海海峽—巴爾幹半島—多瑙河中下游平原—阿爾卑斯山脈—波河平原,最終抵達今日意大利所在的亞平寧山脈(半島)。

  關山重重多險阻。史學家一般將西漢張騫出使西域視作絲綢之路的發源點,而張騫率領的100多人使團,最終只有他和一名隨從倖存而歸。即使這樣,絲綢之路依然繁榮發展起來,其不僅是貿易通道,令沿途各國物種互通有無,更連接起了中國、印度與希臘三大文明,成為東西方文明的融合、交流之路。

  1998年,中國向聯合國申報絲綢之路為世界文化遺產,未果。2004年中國轉變思路,聯合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共同申報,2014年6月22日舉辦的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上,絲綢之路跨國項目成功申遺。項目線路跨度近5000公里,涉及中哈吉3國的33處遺蹟,其中,中國境內有22處考古遺址。

  新絲路為何而來?

  古絲綢之路寫滿傳奇與輝煌,與中國燦爛的歷史文明相映成輝。因為擁有超級穩定的小農經濟結構,中國經濟曾經遙遙領先於世界各國。按照麥迪森所著的《世界經濟千年統計》,16-19世紀,中國經濟佔世界的比重保持在20%-35%之間,長期位居全球第一(表1)。19世紀後的200年裡,國力衰弱,戰亂連連,中國GDP份額連續下跌,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日漸式微。

  改革開放政策重新喚醒了中國的經濟活力,1978年,中國GDP約1482億美元,在全球位居第十,人均收入僅為190美元,處於全球最不發達的低收入國家行列。2010年,中國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經濟第二大國,且中國經濟的增量佔世界經濟增量的30%,相比之下,美國經濟增量僅佔全球的9%。

  當我們逐漸回歸往日榮光時,問題同樣在集聚。近年來,中國經濟增速下滑至個位數,國內大規模的基建投資引致地方政府債務高居不下,環境、資源等要素同樣逼近承載力,最近聚焦於霧霾調查的紀錄片《穹頂之下》爆紅,引起國人對於經濟轉型更深層的思考;而出口也遭遇疲態—人力成本逐年攀升,而歐美經濟下滑導致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從地緣格局來講,美國正試圖繞開中國,推進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和TTIP(跨大西洋貿易夥伴談判),重新制定全球新的貿易規則。

  面對經濟金融新常態,「一帶一路」戰略提供了新的發展思路,試圖打造出有別於TPP及TTIP的第三個貿易軸心。「絲綢之路經濟帶」東聯亞太經濟圈,西抵歐盟經濟帶,縱貫亞歐大陸,沿線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覆蓋人口約46億,經濟總量21萬億美元,分別佔全球的63%、29%。沿線國家普遍面臨著基礎設施等公共品不足,亞洲開發銀行預測2010-2020年亞太地區有8萬億美元的基礎建設的資金需求。而IMF在2014年出版的《世界經濟展望》中也著重強調,基礎設施需求存有缺口的國家,是時候大力搞建設了。

  中國不僅有龐大的外匯儲備,且在基建、裝備等行業具有產業優勢,利用「走出去的基建投資」,幫助沿線國家發展經濟,改善區域內經濟活性,從而打造一條世界最長、最有潛力的經濟走廊(表2)。按照中科院地理所目前的表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初步思路是,在空間走向上以歐亞大陸橋為主的北線、以石油天然氣管道為主的中線、以跨國公路為主的南線三條線。

  從資本實力上,中國目前持有全球最高的外匯儲備,並已陸續啟動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等項目。這也就意味著,中國不僅幫助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建設其基礎設施,還將慷慨提供「供應商融資」。

  出錢出力建設他國人的家鄉,圖什麼?對於中國自身,同樣將從此戰略中受益良多。最淺顯的一層,是藉以消化國內的過剩產能,擴大市場。其次,能夠改變過往「向東」(主要針對美國)輸出低端製造業產品的貿易格局,轉而「向西」、「向南」輸出高端裝備和過剩產能,實現出口升級,將中國對外開放提升至新高度。

  再次,當規劃中的道路連通項目完成後,將極大提高中國的能源和糧食安全指數。如由中國援建的巴基斯坦第三大港口瓜達爾港已經基本竣工,2015年4月將投入使用,並已由中國公司取得運營權。一旦從新疆喀什到瓜達爾港的高鐵順利貫通,中東石油運到瓜達爾港(此港口距迪拜直線距離600公里),再由陸路輸往中國,中國將可以繞開馬六甲海峽和印度半島,且石油運輸路程將縮短85%,從而有效保證能源安全。同樣,與中亞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等石油天然氣儲量豐富國家的深度合作,也將加強能源上的供給(圖2)。

  當經貿合作達到一定程度,正如古絲路那樣,伴隨道路聯通的必是文化相通、民心相通,目前中國人出境游重心在歐美及東南亞,以後中西亞等地有望獲得更多關注,如土耳其等國旅遊資源豐富,卻少有國人踏足。貿易合作與旅遊暢通將會給中國周邊營造更穩定的政治環境。

  經略周邊的政治基礎

  推出如此巨大的宏偉藍圖,可想而知,受到邀請的沿線各國態度並不一致,贊成者有之,觀望者有之,抱有狐疑甚至敵意者也有之。也因此,沒有比絲綢之路更適合的形象代言人了。借用古絲綢之路的符號,不僅是歷史路線有重合,更看中其傳達出的文化內涵:習近平曾詮釋道,千百年來,絲綢之路承載的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鑑、互利共贏精神薪火相傳。要推進「一帶一路」戰略,贏取夥伴國家的認可合作,實現共贏,經濟貿易上的互惠互利將成為概念落地的關鍵。這些要素無不與古絲綢之路的精髓相對應。

  目前,「一帶一路」的具體規劃還未出爐,其建設旨在實現五通: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互通、民心相通。大方向則包括「開闢交通和物流大通道、實現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打破地區經濟發展瓶頸、推進各國金融產業合作、成立能源俱樂部組織、建立糧食合作機構」等。

  從條件上看,我們與周邊國家邊疆關係相對穩定,陸路中除印度、不丹之外已無國界糾紛;且中國已身處金磚峰會、上合組織等既有的區域合作平台中;在此基礎上,中國打出「親誠惠容」的外交理念,主動發展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既能用活手中的資源,化產能過剩的難題為經濟增長的動力,也能為自己創造一個更為有利的生存環境,從而推動周邊諸國打造成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

  不少周邊國家已表現出對「一帶一路」戰略的濃厚興趣。蒙古國為了鼓勵中國企業投資建設,最近特地修改《外國投資法》,並對一些項目開出了進口材料免關稅的優惠政策。根據中國社科院新近發佈的《中國周邊安全形勢評估(2015):一帶一路與周邊國家》分析,日本學界對「一帶一路」極為關注,已著手研究中國國內形勢及與周邊國家間的複雜關係。印度則對「一帶一路」戰略謹慎歡迎、密切觀察、保持溝通,並推出「印度製造」,搶回話語權。

  需要清醒認識的是,儘管需著眼長遠,對外投資的政治收益與投資回報間的平衡必不可少。中國試圖把中國機會變成世界的機會,但各國自身的利益立場不盡相同,發展層次也各有差異,戰亂及天災人禍都有可能導致爛尾工程的誕生。伴隨這一歷史機遇的,風險與不確定性亦同樣並存。

  不等同於馬歇爾計劃

  「一帶一路」合作倡議提出後,很多機構將其同「馬歇爾計劃」相提並論,儘管兩者都有推動區域一體化、促進經濟發展的共同目標,有一定可比之處,但必須指出,這兩者存有根本性區別。

  美國於二戰結束後推行的「馬歇爾計劃」出現在冷戰時代,從一開始就帶著濃厚的意識形態,其本質是服務於杜魯門的「遏制計劃」。這個被冠以「歐洲復興計劃」的工程,明確將當時的8個東歐社會主義國家排除在外,意在扶持一方,壓制另一方。

  與之相對的是,「一帶一路」戰略出現在「one world,one dream」的和平年代,絕大部分國家地區早已接受「文化多元化、經濟全球化」求同存異的發展理念,且「一帶一路」倡議明確歡迎任何一個沿途國家參與進來,共同受益,無論其政治制度、宗教信仰、發展形式上有何差異,中國均一視同仁,不搞排他性框架。

  其次,「馬歇爾計劃」儘管是經濟援助計劃,卻附加了很多政治條件。時任美國總統顧問克利福德就說過,「我們擔心的不是市場,而是預防蘇聯擴大其控制範圍」。對參與援助計劃的西歐各國,美國也對其經濟政策多有干預,如要求受援國平衡預算、穩定匯率、廢除價格控制等,從而間接確定了美元的霸權地位。

  而「一帶一路」繼承了古絲綢之路平等互利的基因,抓的是發展這個最大公約數,不附加任何其他條件,沿線各國完全可以根據自身情況,選擇合適的方式參與進來。中國並不謀求單向輸出或是強加於人,而是將快速發展的中國經濟同沿線各國的利益結合起來,互惠互利,推動歐亞大陸的整體繁榮進步。

  從經濟受益的角度來看,兩者也有不同之處。馬歇爾計劃的本質是美國出錢給歐洲,讓後者購買商品,而這些商品主要進口自美國;「一帶一路」則是幫助周邊國家發展基礎設施,「要致富,先修路」,基礎設施落成後留在了當地,最大的受益方是本地經濟。

  根據華泰證券的測算,這兩種方式對輸出國、接受援助國家的經濟拉動效應並不相同。一帶一路戰略重在進行基建輸出,1單位的基建產出將拉動上游相關產業1.89單位的生產擴張(中國受益),但會給當地生產激發出3.05單位的供給擴張(基礎設施所在國);而馬歇爾計劃中,美國輸歐資金總量為130億美元(贈款90%,貸款10%),其中高達88億美元流入了貨品採購中,這一行業1單位的消費對於美國的經濟拉動效應係數為2.57,而對受援助國的推動效應只有0.87(表3)。

  2015年2月1日,「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正式亮相,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任組長,下一步,將是中國拿出更明確的規劃內容,並與沿線各國平等協商,共同充實完善合作形式,推動「一帶一路」從倡議、理念發展為更實在的經濟成果。■

  (感謝興業證券、中國銀河證券、招商證券、華創證券、華泰證券、海通證券、國泰君安證券、申銀萬國證券、廣發證券、中信證券、民生證券等研究所對本專題研究的大力支持。)

絲路 出發 國家 戰略 落地 三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7436

海上絲路 斯里蘭卡 印度洋的明珠 Raging Bull

來源: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5/11/17/%E6%B5%B7%E4%B8%8A%E7%B5%B2%E8%B7%AF-%E6%96%AF%E9%87%8C%E8%98%AD%E5%8D%A1-%E5%8D%B0%E5%BA%A6%E6%B4%8B%E7%9A%84%E6%98%8E%E7%8F%A0/

在地圖看,斯里蘭卡像從印度次大陸分裂出來的眼淚,有人形容為印度洋的明珠。斯里蘭卡位於印度洋中心,有極大的軍事及戰略意義,是兵家必爭之地。中國多年前已經克意在斯里蘭卡建立戰略關係,尤其是和前總理拉賈帕克薩 (Rajapaksa)。中國政府和拉賈帕克薩關係良好,和當時政府簽下大量基建合約,最為人知道的是中國交通建設(1800)簽下哥侖布南港城14億美元的港口及填海合約。

南港城被斯里蘭卡批評為前總理的肥自己選區的賣國合約,因為南港城建於前總理的選區,明益自己人。同時因為合約及填海面積龐大,也被稱為白色大笨象,毫不實際。因此不難明白,當前總理今年初輸了選舉後,新政府上任,南港城合約會出現問題。今年三月新斯里蘭卡政府就單方面叫停南港工程,到現今仍然未有復工的跡象。雖然新政府曾表示不會單方面終止合約,但復工仍是遙遙無期。

但是極少人知道,其實中國在斯里蘭卡有另一項建設,不單止已經完工,還對整個印度次大陸的航運發揮決定性的作用。同樣在前總理管治時段,在2009年,正是斯里蘭卡政府軍和塔米爾之虎內戰最高峰期。全世界都沒有人想投資斯里蘭卡,香港上市的招商局國際(144)以五億美元的超低價,投得哥倫布南碼頭的建築及經營合約,及碼頭的85%股權,其餘15%由斯里蘭卡政府擁有。

招商局以超高效率二十八個月完成碼頭建設,比預算60個月快了近三年。南貨櫃碼頭2014年4月開始營運後,立即成為南亞最大及最高效率及最重要的貨櫃碼頭。招商局建的南碼頭可以處理現時最大的貨櫃貨輪,單一艘船的運載量達到一萬個20尺標準櫃,長度達到四百米。南碼頭現在可以每月可以處理100艘貨櫃船,2014年第一年營運,處理了 686,600個20尺標準櫃;今年首八個月,處理量達到一百萬個標準櫃。現時哥侖布已經成為全球第30大貨櫃港口,哥侖布的重要性已經遠遠超越斯里蘭卡。

現時哥侖布港口七成的貨櫃是往印度的轉運貨櫃,每年達到120萬個標準貨櫃。直至今年四月,哥侖布已經處理印度48%的轉運貨。印度的港口基建長期缺乏投資,到今天仍沒有一個貨櫃碼頭可以處理400米長的超級貨櫃輪的深水碼頭,如果一艘超級貨櫃輪要去印度港口落貨,通常因為印度港口堵塞及低效率,需要差不多半年時間才能完成落一艘超級貨輪。因此,自從招商局的南碼頭投入服務後,斯里蘭卡便成為印度貨櫃的轉運中心,招商局碼頭只需一天便可處理一艘貨櫃船。現接近一半印度的貨櫃是經斯里蘭卡入口,再接駁較小的船運至印度。

印度視斯里蘭卡為自己的後花園,萬萬不能讓中國建立一個橋頭堡,來威脅印度的國家安全。但事實比人強,印度及斯里蘭卡政府做不到的事,中國企業招商局國際輕易辦好,效果還遠遠超過預期。現時斯里蘭卡招標建另一個東碼頭,規模和南碼頭一樣,招商局因為南碼頭的成功,是領先的投標者。

招商局的成功也帶來另一個問題,2009年招商局是唯一的入標者,斯里蘭卡政府給了非常優惠條件,給招商局85%股權。招商局碼頭工人只用1000人一年處理130萬個貨櫃,而政府碼頭卻要8000工人來處理200萬個貨櫃,招商局的利潤引起斯里蘭卡政府不滿。現時斯里蘭卡政府要求招商局出售南碼頭股份給政府,令政府股權達到51%,作為投得東碼頭的條件。成功是有代價,但這是好的代價。招商局國際從來沒有分開每一個碼頭的詳細營運數據,到而今股價也未有反映斯里蘭卡好一方發展。

Raging Bull

海上 絲路 蘭卡 印度洋 印度 明珠 Raging Bull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927

讀書劄記151204霸權之前(三) 絲路風雲 與兩城的衰落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12/04/%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51204%e9%9c%b8%e6%ac%8a%e4%b9%8b%e5%89%8d%e4%b8%89-%e7%b5%b2%e8%b7%af%e9%a2%a8%e9%9b%b2-%e8%88%87%e5%85%a9%e5%9f%8e%e7%9a%84%e8%a1%b0%e8%90%bd/

讀書劄記151204

歐洲霸權之前(三) 絲路風雲 與兩城的衰落

掌門執筆

 

《歐洲霸權之前Before European Hegemony:The World System A.D.1250-1350》(1989) Janet Abu-Lughod

 

話說1095年「十字軍第一次東征」把東西地中海兩位霸主捲進其中. 熱那亞因和羅馬同聲氣而先拔頭籌; 威尼斯則因靠攏君士坦丁堡而暫失先機. *** 然而世局推移未嘗稍息…..

〈爭霸始末2

12世紀末穆斯林反彈,十字軍節節敗退. 1187年埃及 阿尤布王朝開國名君 薩拉丁Salah al-Din收復 耶路撒冷, 基督教世界兩番重組十字軍反撲,但都無功而還.(包括傳奇英國國王 獅心理查領導的「第三次東征」.)

 

1202年各路諸侯雲集威尼斯, 啟動了極其戲劇化,兼且惡名昭彰的「第四次東佂」. 這次東征原訂計劃直接進攻阿朝首都 開羅, 卻因諸侯拖沓遲到和經費不足,主導權落到了後勤承包商威尼斯手中. (威城一早按合約準備好船隻和糧草, 但諸侯籌不夠錢交收.) 威城元首扭曲行動的大方向, 以協助被廢黜的東羅馬王子復國為借口,許以重利, 誘使大軍於1204年攻陷君士坦丁堡.****( 教皇為此將威尼斯全城人開除教籍.) 最後威尼斯索性扶植傀儡政權「拉丁王國」,盤據君城六十年之久.

在這段時期,威尼斯人將熱那亞人徹底逐出愛琴海, 百份百壟斷了 黑海和黎凡特(現今敘利亞、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沿愛琴海岸地區.) 對西歐的貿易. 這是威尼斯歷史的顛峰時期, 但熱那亞並未崩潰.

 

〈絲路風雲〉

其時東西遠程貿易主幹道共有三條:在「陸上絲路」,中國貨物經天山南北路入歐亞大草原, 最後在黑海或黎凡特登上商船運往威尼斯.***

而「海上絲路」運的不只是中國貨品, 還包括印度貨品和昂貴的印尼香料.*** 貨船出麻六甲海峽,繞過印度半島之後, 航路分岔為兩條,「北行海路」在波斯灣登陸, 貨銷中東,最終抵達黎凡特,落在威尼斯人手上.

威尼斯掌握了 傳統黑海—愛琴海、陸絲路和北海絲路三大航線的貿易權,自然財源滾滾, 如日中天.

 

但貨物若然鎖定西歐市場,最經濟的必然是「西行海路」.****( 請記著,連關稅,陸路運輸成本比船運高十倍.) 商船直入紅海,貨物在蘇伊士地峽上岸, 途經開羅,在埃及的地中海口岸城市重新裝船,運往意大利、西班牙或出 直布羅陀往北歐.

 

合縱連橫,古今皆然. 短命的阿尤布王朝及繼後的 馬穆路克王朝(ie奴隸王朝) 既然在巴勒斯坦與拉丁王國和威尼斯正面交鋒, 失意愛琴海的熱那亞人當即和埃及穆斯林通力合作東地中海的航運生意.

熱那亞失諸東隅,收諸桑榆,一面參與西海絲路, 一面把註意力轉移往開發出 直布羅陀, 北上 法蘭德斯(現今比利時) 的大西洋航路, 也就處於能守能攻,靜待時機的戰略位置. 而世局推移不作稍息…..

 

〈爭霸始末3

1258年旭烈兀西征摧毀了千古名城 巴格達,處死哈里發, 還師伊朗,建立伊兒汗國,其後繼者迅速改宗伊斯蘭教. 蒙古人從此坐斷歐亞經貿交通,大權在握.

1261年東羅馬人在熱那亞人協助下重整河山,光復君士坦丁堡,滅亡拉丁王國, 威尼斯人頓失所依.

這兩件大事勢如霹靂,兼且影響深遠. 東羅馬人痛恨曾遭威尼斯人出賣,復國後將其徹底驅逐, 熱那亞人順理成章取代空缺.*** 而蒙古人牢牢掌握著陸絲路和北海絲路的貿易權, 歐洲人在議價上面居於頗為不利的位置. 威城盛世終結; 而熱城則強力反彈,既在東方貿易上面收復失地, 又在西線貿易上面處於黎明時期, 形勢一片大好.

 

事態持續發展, 1250年馬穆路克王朝取代阿尤布朝, 1260年在巴勒斯坦大敗蒙古軍,奴隸軍團威名震動天下. 1291年攻陷十字軍最後據點 阿克里港, 埋葬了歷時二百年的東征運動,西歐騎士被徹底逐出巴勒斯坦.

馬穆路克人將黎凡特所有海岸城市摧毀,封閉了北海絲路的出海口, 迫使西海絲路獨佔市場, 開羅近乎壟斷了整個西歐香料分銷市場.**** 這時期是埃及的盛世,也是穆斯林的盛世. 熱威兩城在東西貿易上面處於被動位置, 但在歐洲分銷方面仍舊包攬瓜分. 這個大格局雖有擾動,但結構穩定, 要到二百年後繞非洲航路開通才遭到動搖.***

 

熱那亞人重領風騷,但威尼斯人也未曾崩潰, 基於合縱連橫原則,成功與埃及王朝建立業務關係. 正在此時死神忽降,天地肅殺.

〈兩城的衰落〉

諷刺的是兩城的成功埋下了毀滅的種子, 黑海西端 克里米亞半島的 卡法港是區域貿易中心,兩城都在此參與大宗商品交易. 1347年帶來瘟疫的蒙古軍隊圍城將破, 威熱兩城商船返航回國,把黑死病帶進歐洲.*** 威城率先受害, 因為高度都市化的緣故又受害最深, 隨後十八個月人口死掉六成; 熱城也在數年內失去四成人口.

黑死病並非一次過事件,其後百餘年間分數波往來清洗歐洲, 加上「百年戰爭」蹂躪法國全境,整個西歐殘破不堪. 根據威尼斯保存的紀錄, 當其時貿易量下降三分之二,船隊規模大幅減縮,海港建設完全停頓.

 

雪上加霜的是全球氣候變冷, 各地生計困難,政局動盪. 「蒙古和平」瓦解,草原陷入長期戰亂, 中國正值元末群雄割據,政經混亂, 於是陸上絲路阻絕不通,貨量萎縮.

相較之下,熱那亞困境更甚於威尼斯, 陸路既絕,北海路為埃及人封塞, 南海路被威尼斯人搶走, 僅餘的大西洋航線又遇到新興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競爭, 真的是氣數當盡!**** 末路窮途,熱城只得訴諸武力, 兩城連年鏖鬥,兩敗俱傷. 1380年基奧賈島雙雄最後決戰, 熱城一敗塗地,壽終正寢.

 

勝方也好景不長, 鄂圖曼人勃興於東方,掃平六合, 1453年滅了東羅馬,定都君士坦丁堡,扼著黑海咽喉, 威尼斯萬事皆休,只得俯首稱臣,討口飯吃.

此後海上世局劇變, 1498年達伽瑪成功繞過好望角到達印度,不旋踵盤據 臥亞, 1511年進佔馬六甲, 此時甚至鄂圖曼人的咽喉也被葡萄牙人扼著, 又遑論威尼斯了.***

 

大航海時代降臨,大西洋取代地中海成為諸大洋之首領, 而本來只是歐洲邊陲之地的西葡英荷一躍而為世界貿易的核心國. 威城此後只能憑藉金融業和工業茍延殘喘, 等待拿破崙前來沒收 聖馬可廣場那對國家象徵物的獅子.

分享文章

讀書 劄記 151204 霸權 之前 絲路 風雲 兩城 衰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3455

威尼斯港務局主席:期待“海上絲路”激活威尼斯港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2/4721642.html

威尼斯港務局主席:期待“海上絲路”激活威尼斯港

一財網 潘寅茹 2015-12-06 18:50:00

離岸港口將分為兩個子項目,一個主打能源貨輪停靠點,一個主打集裝箱停靠點,兩者分別由4.2公里長的防波堤保護,將建在離岸8海里的地方。由於該區域水深20米,因此,可以容納世界最大的集裝箱貨輪。

古絲綢之路終點的意大利威尼斯正期待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重新激活這個古老城市在海運貿易中的活力。

眾所周知,獨特的地理位置賦予了意大利東北部的威尼斯“世間最美人造城市”的美譽,但作為港口城市的威尼斯依舊在全球經濟中掙紮。受制於腹地廣但水淺的地理環境,美景顯然還難以吸引超大型集裝箱貨船(ULCV)抵達威尼斯。

12月1~3日,威尼斯港務局主席保羅·科斯塔(Paolo Costa)一行到訪中國上海和寧波。他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高級海事論壇上介紹到,威尼斯港正在打造的“離岸陸上多端口港口系統”(VOMOPS)工程,希望這一工程能破解超大型集裝箱船只難以抵威尼斯港的困境。

科斯塔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強調,目前,這一構想計劃於2016年開始動工,將於2023年完工,“希望這一構想能夠提升該海域港口的整體吞吐能力,促進貿易發展。”科斯塔也非常歡迎中國企業參與威尼斯港的改造。“這是項混合投資,我們需要基建公司、物流操作中心,因此中意在這一領域的合作空間很大。”科斯塔說道。

科斯塔此行的另一重要任務就是與中方討論有關海上絲綢之路的合作意向。

威尼斯港務局主席保羅·科斯塔

威尼斯港尋求突破困境

作為威尼斯市前市長、也曾擔任過歐盟交通委員會主席的科斯塔很清楚,當前歐洲港口的低容量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來自亞洲市場,尤其是中國市場的超大型船只貨運往來。而且,與其他世界重要港口,比如新加坡港和荷蘭的鹿特丹港相比,威尼斯港的貨運吞吐量非常有限,每年僅為45萬TEU(20英尺標準集裝箱,也稱國際標準箱單位)而前兩者分別為6000萬TEU和1200萬TEU。

“目前,從中國來的很多都是1.8萬TEU或者2萬TEU的集裝箱規模。而意大利現有港口很難接納如此超大規模的集裝箱貨輪。威尼斯港目前只能接納7000TEU規模的貨輪,”科斯塔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意大利海岸線上也沒有一個港口能複制中國天津港、上海港或者寧波港的規模。”

在科斯塔看來,當越來越多的來自中國的超大型貨輪途徑歐洲時,本就集商貿、旅遊功能於一體的威尼斯港沒有理由不分享“中國機遇”。因此,科斯塔一直有個雄心,希望擴大威尼斯港的貨輪接納能力,同時使得威尼斯港成為海運貿易從北亞得里亞海進口歐洲腹地的門戶。要實現這個心願,科斯塔寄希望於他反複提及的“離岸陸上多端口港口系統”。

“這一系統不僅能幫助意大利接納來自中國的巨型貨輪,也能挖掘從上海到威尼斯貨物航運方面最大的經濟潛力。”科斯塔告訴本報記者。

據科斯塔介紹,離岸港口將分為兩個子項目,一個主打能源貨輪停靠點,一個主打集裝箱停靠點,兩者分別由4.2公里長的防波堤保護,將建在離岸8海里的地方。由於該區域水深20米,因此,可以容納世界最大的集裝箱貨輪。

離岸陸上多端口港口系統

連接陸上與海上端口的方式則是依靠創新式的半潛船(Semi-submersible Vessels),即通過本身壓載水的調整,把裝貨甲板潛入水中,以便將所要承運的特定貨物從指定位置浮入半潛船的裝貨甲板上,將貨物運到指定位置。威尼斯人稱這些半潛船為“Mama Vessel”。

“離岸港口系統,結合Mama Vessel的轉運,再加上目前4~5個岸上港口,接納巨型貨輪在威尼斯將不再是夢想。”科斯塔說道,“沒有繁忙港口業務的威尼斯將失去活力。這一系統將使得亞得里亞海再度成為國際貿易的中心。”

普華永道預計,該系統在建期間將給當地帶來943個就業崗位以及7.03億歐元的經濟效益。到2025年,將會產生1925個就業崗位。同時,激活威尼斯當地閑置的鐵路基建。當然,該系統的效益將不僅僅使威尼斯受益,還將振興北亞得里亞海地區。歐盟已對北亞得里亞海地區投入數百萬歐元研究,將其納入跨歐洲交通網絡。去年,北亞得里亞海地區的港口吞吐量為180萬TEU,僅為鹿特丹港的1/4。但是,借助“離岸陸上多端口港口系統”,北亞得里亞海地區的港口吞吐量在2023年將達到600萬TEU。

威尼斯港的“一帶一路”情結

當科斯塔和他的同事為了激活威尼斯港以及北亞得里亞海地區港口的活力,嘗試將“離岸陸上多端口港口系統”變為現實時,中國公布的“一帶一路”戰略又一次把威尼斯港和北亞得里亞海地區推向了矚目的焦點。“我們欣喜地發現,威尼斯港出現在中國官方公布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版圖中。”科斯塔在采訪中難掩興奮之情。

在他看來,這並不是偶然。“歷史上的絲綢之路就將北京與地中海相連,”科斯塔告訴記者,“馬可·波羅、利瑪竇的故事也為世人熟知。”今年夏天,科斯塔一行就與前去威尼斯港拜訪的中國寧波港代表團簽署諒解備忘錄,並將那次會面納入創建新絲綢之路“一帶一路”的計劃中。

考慮到“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中,很多港口都希望從海運貿易中獲益,尤其在地中海區域,希臘的雅典、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均與意大利存在競爭關系,科斯塔並不害怕,“如何安全、高效地進入歐洲腹地才是關鍵所在。”

在他看來,在多條從中國到歐洲的船運貿易路線中,通過蘇伊士運河北上北亞得里亞海,經過威尼斯港,再由意大利內陸抵達歐洲腹地的方式是距離最短的路徑,相比繞道荷蘭的鹿特丹港口,能節省4~5天的時間。科斯塔指著歐洲地圖告訴本報記者,“當前,歐洲制造業從西部移向東部。威尼斯港距離歐洲的制造業重地最近。”

歐盟統計局的資料顯示,意大利是歐洲僅次於德國的第二大基建和高科技國家,意大利對中國出口排名第一的就是機械。科斯塔建議要把意大利、土耳其和希臘區別來看。“希臘完全沒有工業基礎,”科斯塔說道,“貿易的本質既要進口商品,也要出口商品。”

根據威尼斯港務局的預計,到2017年,意大利對非歐盟國家出口量將超過對歐盟區域內國家的出口;德國將於2019年達此目標,整個歐洲預計會在2026年。“這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非歐盟市場正在急速擴張中,這就意味著海路的擴大,除了蘇伊士,還有亞非大陸將可通過亞得里亞海北部的威尼斯更便捷地抵達全歐。”科斯塔說道。

除了地理上的優勢,科斯塔還強調了一個觀點,那就是氣候變暖的當前,從中國來的巨型貨輪通過北亞得里亞海抵達歐洲的話,不僅節省時間,還意味著更少的二氧化碳排放與更少的能耗。科斯塔表示,“從短期來看,有助於環境保護;從長期來看,走經濟可持續發展道路是雙贏之舉。”

科斯塔相信,威尼斯港會因為“一帶一路”戰略在地中海地區變得更為重要。

編輯:方向明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威尼斯 威尼 港務局 港務 主席 期待 海上 絲路 激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3465

上合前瞻 聚焦絲路經濟帶區域合作計劃 醞釀上合開發銀行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2/4725727.html

上合前瞻 聚焦絲路經濟帶區域合作計劃 醞釀上合開發銀行

第一財經日報 王琳 2015-12-15 12:24:00

此次政府首腦理事會是在上合18個組織成員參加的一次落實務實合作的會議,具體落實烏法峰會各國首腦達成的戰略合作共識,特別是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與各國和區域發展戰略對接、推動深化金融合作、加強安全反恐合作。

12月14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政府首腦(總理)理事會第十四次會議在河南省鄭州市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為參會的各國領導人舉行歡迎宴會。

此次政府首腦理事會是在上合18個組織成員參加的一次落實務實合作的會議,具體落實烏法峰會各國首腦達成的戰略合作共識,特別是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與各國和區域發展戰略對接、推動深化金融合作、加強安全反恐合作。

上合組織成員國總理會議是上合組織重要會晤機制之一,每年舉行一次。中國曾於2003年、2009年兩次在北京舉辦總理會議。相比於首腦峰會側重戰略,總理會議更強調務實合作。

經成員國協商,本次會議主要議題為“研究上合組織框架內經貿、投資、金融、交通和人文合作的現狀、前景和發展措施”。

擴員效應初顯

參加此次總理理事會的國家領導人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規模。上合組織的成員國、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國達到18個。本次上合總理理事會將充分發揮上合組織的擴員效應,新成員為上合組織帶來了新的活力。

今年7月上合組織國家元首烏法峰會上,各國通過了歷史性決定,啟動了吸納印度和巴基斯坦為成員國的程序,白俄羅斯成為觀察員國,柬埔寨、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等4國獲得上合組織對話夥伴國地位。

以巴基斯坦為例,巴基斯坦商務部長赫拉姆9月訪問中國時表示,將於明年成為上合正式成員國的巴基斯坦希望通過中巴經濟走廊,推動上合組織成員國間的區域經濟一體化目標。

赫拉姆認為,巴基斯坦能夠向上合組織成員國提供連接南亞到歐亞大陸核心的天然紐帶。巴基斯坦對於地區貿易和能源的互聯互通提供關鍵的路線,通過巴基斯坦的港口和高速公路,中亞內陸國家獲得最短路徑的出海口。

抓緊落實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

在7月的烏法峰會上,上合組織各國元首通過了《上合組織至2025年發展戰略》,為組織未來10年的發展指明方向。

此次政府首腦理事會會議將就該戰略的具體落實、尤其是開展經貿等領域務實進行深入討論,並簽署《2016-2021年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海關合作計劃》等文件,這將切實推動貿易便利化,有力促進上合組織成員國協力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共同克服各國發展中遇到的問題。

上合組織成員國與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有重合。今年5月中俄兩國元首達成了《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為在上合組織內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開辟空間,指出路徑,即要與各國發展戰略及歐亞經濟聯盟對接。

上合組織秘書長梅津采夫11月在北京表示,應當抓緊時間落實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倡議。

外交部副部長程國平介紹,成員國總理還將發表關於區域經濟合作的聲明,重申各方積極支持實施絲綢之路經濟帶等區域合作倡議,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各國發展戰略以及歐亞經濟聯盟等本地區一體化機制對接,以貿易便利化、產能合作、基礎設施建設、金融等領域合作為優先重點,推進區域合作邁向更深層次,並積極吸引觀察員、對話夥伴參與合作。

其中,特別值得關註的是,此次總理會議上,各成員國將就建立上合組織自貿區、成立上合開發銀行等議題進行討論。

《上海合作組織發展報告(2015)》指出,建立上合自貿區是上合組織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最佳路徑。

程國平介紹,各國總理將簽署一系列涉及上合組織各領域合作和內部工作的決議,見證簽署《2016-2021年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海關合作計劃》等文件。此舉料將促進上合組織內部通關便利化,不僅有利於促進本組織成員間貿易,亦將對同陷貿易疲弱困境的國際社會有所啟示。

上合開發銀行的構想很早就在上合組織內討論,但一直缺乏正式成立的動力與機制安排。

上合開發銀行由中國在2010年提出建議,旨在深化上合成員間的財金合作,特別是解決成員國間的融資問題。

目前上合成員間金融合作的安排是上合銀行聯合體,到今年已經成立十年有余。

上合組織銀聯體成員包括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俄羅斯外經銀行、塔吉克斯坦國家銀行、烏茲別克斯坦對外經濟活動銀行、哈薩克斯坦開發銀行、吉爾吉斯斯坦儲蓄結算公司。

據梅津采夫介紹,2014年以來,上合開發銀行的談判取得明顯進展,上合組織成員通過特別聲明,強調上合框架內建立開發銀行和專門賬戶將有很重要的意義。

編輯:仇芳芳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上合 前瞻 聚焦 絲路 經濟帶 經濟 區域 合作 計劃 醞釀 開發 銀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344

讀書劄記160118絲路新史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6/01/18/%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60118%e7%b5%b2%e8%b7%af%e6%96%b0%e5%8f%b2/

讀書劄記160118
絲路新史
掌門執筆

《絲路新史The Silk Road:A New History》(2012) Valerie Hansen芮樂偉
作者是耶魯歷史系教授,考古學家, 主要研究領域為唐宋社會史和絲路文化史.
本書是她的絲路文化史總結, 針對絲路的傳統刻板印象提出顛覆性觀點, 清一色使用考古基料作為論証手段. 她堅決站穩考古學家立場:一手資料壓倒一切, 愈是無立場、不重要的文本或物件, 負荷的資訊真確性愈高.***

〈天山南北道〉
所謂「絲路」,泛指古代東起 中國,橫越中亞大草原, 西抵 敘利亞的長程商旅幹道.*** 此詞古來所無, 是德國地理學者Richthofen在1877年出版地圖集時所新鑄.

在於漢唐,絲路的東段終端在 長安(兩朝的首都), 往西北行,通過「河西走廊」的四大重鎮, 依次為 涼州(武威), 甘州(張掖), 肅州(酒泉) 和 沙州(敦煌), 出 玉門關便非國境, 古稱「西域」(ie新疆). 河西走廊是夾在北方戈壁沙漠和南方阿爾泰山之間的一條橫向狹長管道地帶, 欲出西域,只此一途.

在酒泉和敦煌之間的安西(唐置都護府), 絲路岔分兩道,稱為「天山南北道」. 顧名思義,一向以為兩道分別位於天山南北兩側,其實不然. 兩條走道都在天山的南麓,中間隔著廣袤的塔克拉瑪幹沙漠, 原來那是 “天山腳下有南北兩條道路”的意思.
「北道」貼近天山,在大漠北方, 途經哈密–吐魯番–焉耆–龜玆(庫車), 至喀什與南道會合. 這條路較為好走,流量也就較大. 「南道」走漠南,經敦煌出關, 長距離到於闐–莎車,終於喀什. 南道兇險,但經過產玉的於闐.*** 中唐之後,於闐衰落, 南道幾近荒廢.

喀什西行,攀過帕米爾高原, 出了噴赤幹隘口,眼底便是無邊無際的中亞大草原. 前途烏支別克的撤馬爾罕乃是絲路西段的第一個重鎮.

〈絲路考古〉
以東段為主,原因是沿途多古代綠洲城市, 而極端乾燥的氣候容易保存文物.*** (包指括500具乾屍.)
自從十九世紀末偉大的考古學家(同時是探險家和掠奪者) 瑞典人Hedin和(代表英國利益的)匈牙利人斯坦因Stein ( “發現”敦煌「藏經洞」.) 等人系統性探掘遺址, 絲路考古蔚成風氣,收穫極豐. 單是敦煌迄今已出土文物四萬件.

新中國建立後,考古發掘不遺餘力; 近年峽甘新疆基建頻繁, 而法律規定每逢碰觸古跡遺存,必須向有關單位申報,以定處理. 這令到絲路考古屢有驚喜, 兼且碩果纍纍.
近三十年具有爆炸性的發現, 舉其著名的兩者:
A大規模開掘「吐魯番唐代墓葬群」, 極其有趣地發現當時習俗以紙製壽衣隨葬, 由於紙張昂貴,於是全面使用回收紙. 這些回收紙由當地寺院釋出, 而其一手源頭則主要來自 已廢棄的駐軍行政機構「都護府」的檔案文書.*** 文書涵蓋範圍廣泛, 包括政府存檔,關卡登記,法律訴頌,商業契約等等,不一而足, 提供了較為全面的社會紀錄.

B西安「何家村窖藏」是個名副其實的 “寶藏”, 計有17枚珍貴寶石; 4388片金箔,126塊金餅; 216件精細銀器和36件金器.
另有46件大型銀器皿, 有些不屬於中國傳統風格,而是從撤馬爾罕和波斯進口 (但也有可能是長安巧匠所仿製.), 內容大量貴重礦物和藥材.
最有意思的是庫藏錢幣478枚, 其中6枚並非國產 (1枚薩珊波斯銀幣和5枚日本銀幣.), 1枚拜占庭金幣則經專家鑒定為仿製品; 20枚中國古錢幣, 最早的是戰國時代的鏟幣和刀幣; 最多的是451枚「開元通寶」, 但卻不是流通用的銅元, 而是421枚銀元和30枚金元,估計用作王室贈禮.
這樣的組合令人懷疑寶庫並非私人窖藏, 而是朝廷鑄幣局的藏品,*** 估計是因應「安史之亂」而封藏, 但主事者亡故,沒能在亂後啓封.

〈絲路疑古〉
本書精彩之處,就是筆者根據考古基料, 包括墓葬、書信、文書、關卡紀錄、窖藏清單和壁畫等等, 提煉出具有顛覆意味的絲路新見解. 她認為傳統見解或印象主要出自文獻記載, 與當今的考古證據不一致,經不起實証檢驗; 而新見解則直接出自當代考古學,因而是實証的.*** 雖然,她也承認考古基料常患數量不足,時空上多斷層, 推導出來的結論會不斷經受未來發現的質疑和動搖.

按照作者觀點,首先, 「絲路」並不指涉任何一條特定的長途路經, 而是一段段穿過廣袤沙漠和群山眾嶺之間,會變動的區域性走道.****
這些道路全然沒有鋪設路面(如羅馬大道那樣), 只是 “路是人行出來的” 意義上的步道, 如在沙漠,就連這種意義的道路也欠奉. 這些道路的名稱通常叫做 “前往撤馬爾罕(或任一座絲路城鎮)的路”(而不會叫 “前往中國的路”), 反映其區域(而非跨域)性質.*** 頂多有時以 “北道” 和 “南道” 來指涉與大漠的相對位置.

路上行人並不以商人為主流, 而是以 難民(移民的主體)、軍人、宗教人士(修行和朝聖者) 和工匠技師居多.*** 商人之中也以中短距離的散貨販商為主, 鮮少長距離運載貴重貨品的大型商隊.***
難民是絲路上面發揮最大影響力的群體, 原因是大草原易於遊牧民族騎兵進出,自古戰亂頻仍, 所造成的難民群規模可以大到是整個國族.*** 他們挾帶的人口、資財、技術和藝術, 最為影響深遠的是宗教, 常常徹底改變原居民的文化.
初盛唐之際,西亞 伊斯蘭政教國(ie倭馬亞王朝,中國史稱 “白衣大食”; 隨後的 阿拔斯朝, 稱“黑衣大食”.)勃興, 中亞難民潮更是史上前所未見.

絲路商旅一般人數不多,通常在十個人上下, 攜帶的貨品數量更出乎意料地少. 除了跟隨使節團的情況外,大宗貨物非常罕見.*** 貨品種類當中,絲綢只是其中一項, 化學物、香料、金屬、馬鞍、皮革製品和玻璃也同樣普遍, 而紙張和瑙沙(用來焊接金屬和處理皮革.) 更為常見.

盛唐之際,絲綢大量流入西域和中亞,原因不是遠程貿易, 而是朝廷建立軍事行政機關「都護府」, 絲匹是支付軍餉的貨幣.**** 這股物流數量極其龐大,持續時間也很長, 為整個廣闊地域註入貨幣,鼓動經濟.*** 安史亂後,唐室衰敗,軍府撤離, 隨著貨幣斷流, 絲路經濟甚至倒退回 “以物易物”狀態,入長期蕭條,這都反映在檔案紀錄上面.

現今學界側重「世界史」研究,這新興學門非常強調跨域貿易對歷史的作用力, 因而對「西羅馬–漢朝」 的“絲路貿易”多所著墨,並以中國出土羅馬金幣作為舉証. 作者則指出中國出土的羅馬古錢幣數量極其稀少, 屬西羅馬的一枚也沒有 (相較之下,南印度海岸出土者卻數以千計.), 屬東羅馬的(年代為公元530年) 也只有數枚,根本上無足稱道. 所謂「漢代絲路」不過是捕風捉影,無稽之談.
漢唐兩代經營西域出於政治考量,與貿易全然無涉, 中原漢人不作興外貿. 胡商來華貿易,最終的銷貨地點是撤馬爾罕–波斯, 所以中國出土的波斯薩珊銀幣(年代224-651) 數量達數百枚之多.***

作者的結論: 「絲路」性質上並非一條長程商路, 但毫無疑問卻是一條文化動脈, 它傳遞著觀念、技術和藝術風格,而不只是商品.

分享文章

讀書 劄記 160118 絲路 新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290

廣東版“絲路基金”落地 首期規模200億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6277.html

廣東版“絲路基金”落地 首期規模200億

一財網 安卓 2016-01-31 20:40:00

廣東絲路基金為多幣種基金,首期規模200億人民幣,擬按1:9的比例向社會投資人募集,並按出資人風險承受力和收益目標進行分層。

繼絲路基金於去年2月正式起航以來,地方版的“絲路基金”也相繼醞釀出世。

近日,廣東省國資企業廣東粵財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粵財控股”)旗下的廣東粵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粵財基金”)正式揭牌,並與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等合作,推動廣東首支對外投資的省級政策性基金—廣東絲路基金正式落地。

據了解,廣東絲路基金為多幣種基金,首期規模200億人民幣,擬按1:9的比例向社會投資人募集,並按出資人風險承受力和收益目標進行分層。其中,廣東省財政通過受托管理機構出資20億元,作為基金普通級份額;中國工商銀行募集90億元,中國銀行募集70億元,交通銀行募集20億元,作為基金優先級份額,粵財基金作為廣東絲路基金的受托管理機構。

200億絲路基金起航

“其實我們早在去年4月就開始以工作組的形式全面推進業務了,經過充分準備,我們花了3個月時間拿到多家銀行的出資承諾函,意向認購資金規模高達390億元,遠超200億元額度。”粵財基金相關負責人表示,最終廣東省通過粵財控股出資20億元,由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分別出資90億元、70億元和20億元完成了首期絲路基金的發起設立,在母基金層面就實現了9倍的社會資本撬動。

廣東省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是我國提出的重大倡議,而廣東在“一帶一路”尤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中具有獨特優勢,發起設立絲路基金,助力粵企布局海外是新時期廣東貫徹落實國家和省的戰略、增創對外開放新優勢的重要舉措。

“絲路基金在堅持政府引導的同時充分體現了市場化。省有關部門確定基金投資方向,而具體的投資決策則由粵財基金通過市場化機制做出,充分體現了‘政府引導、市場化運作’的原則。”粵財基金相關負責人說,絲路基金將按照試點先行的思路,優先選擇投資效益好的項目進行試點,並與相關企業開展合作,重點支持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基礎設施、產業園區、能源資源、農漁業、制造業和服務業等重大項目建設,兼顧國內“一帶一路”交通樞紐型項目。

除此之外,項目運作還實施全過程監管,資金封閉運作以確保專款專用,同時還建立了有效的投資退出安排,並采取第三方監管審計等手段,確保基金本金安全和風險可控。

基金總期限原則為10年,期後可展期2次,每次不超過1年(即“10+1+1”年,最長12年)。基金投資期原則不超過5年(即基金成立5年內完成各項目投資),可根據實際情況提前退出或部分退出。

“這200億基金僅是第一期,未來我們還希望進一步引入項目所在地的華僑華商資金,及港澳地區國際性投資機構參與,形成多幣種、多元化、國際化的資金來源,共同幫助基金的保值增值和可持續運行。”上述粵財基金相關負責人說。

撬動千億社會資本

除了廣東以外,此前,也有多個省份提出籌建地方版的“絲路基金”。比如,此前,福州市曾經聯合國開行福建省分行、中非發展基金擬共同籌建海上絲綢之路基金,總規模100億元人民幣,首期20億元人民幣,旨在引導企業進入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投資領域,主要投向互聯互通、海洋經濟、農業物流等行業,充分發揮資金杠桿放大效應,促進更多有能力的福州新區企業集群式走出去。

另外,建行也曾宣布與廣西區政府聯合發起廣西絲路產業基金、珠江-西江產業發展基金、廣西公共基礎設施PPP產業基金和廣西左右江幹革命老區振興發展基金等四只絲路主題產業發展系列基金,基金總規模約500億元人民幣,基金投資的方向重點是城鎮化建設、城鎮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土地一級開發和產業類投資等。

據了解,粵財控股自2015年以來已成功獲得包括絲路基金在內的7只政策性基金的受托管理資格。

“每一只基金都服務於省里的一項重點政策,通過協同更廣泛的市場力量和專業機構,共同挖掘出經濟亮點,推動全省創新發展。”粵財控股相關負責人說,除絲路基金外,該公司還成為了珠江西岸先進裝備制造產業發展基金、國投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廣東省中小微企業發展基金、廣東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基金等的管理人,目前已承接財政資金達100.5億元,“除絲路基金以外,其他幾只基金的準備工作也已就緒,只等省政府批準基金設立方案,就能馬上設立起來。”

據業內測算,如果以上各只基金全部都能成功完成募集,按照1:9左右規模實現放大,那麽僅粵財控股一家就能通過政策性基金業務撬動近1000億元社會資本。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廣東 絲路 基金 落地 首期 規模 2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307

絲路基金副總丁國榮:打造適合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最佳投融資模式

10月27日,絲路基金副總經理丁國榮在出席由北京國際金融博覽會組委會主辦、北京市金融工作局、西城區人民政府支持的“2016中國金融年度論壇”時發表主旨演講,揭秘了絲路基金的創新融資模式。

丁國榮表示:“絲路基金目前正處在投資模式的嘗試過程中,將繼續積極探索‘一帶一路’框架下更加符合企業走出去需求的投資融資模式,並且與相關各方密切合作,共同保障投資項目的順利推進。”

揭秘絲路基金誕生背景

環顧國際國內經濟環境,審視世界和中國所面臨的處境,本輪金融危機帶來的余波還未完全消退,很多經濟體仍然在邊緣中掙紮。改革步入深水區,經濟發展進入“三期疊加”的新階段,亟需培養新的經濟增長動力。

在這樣一個紛繁複雜的內外不環境中,政府一方面通過供給側改革,去產能、去庫存等措施來化解國內的經濟困難。另一方面,國家提出了“一帶一路”戰略,進一步深化拓展對外開放,為中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提出了創新的解決方案。

作為制定“一帶一路”戰略的金融機構之一,絲路基金也是在做各種的創新落實這一宏偉戰略。今年8月份,習近平總書記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切實推進金融創新,創新國際化融資模式,深化金融領域合作,打造多層次的金融平臺,建立“一帶一路”建設的長期穩定可持續和風險可控的金融保障體系。

成立以來,絲路基金致力於踐行國際化融資模式,並作出了創新的探索。在丁國榮看來,絲路基金本身是一個創新的產物,到2020年前,亞洲投資需求達到8萬億美元,每年的投資需求超過一萬億美元,傳統地依靠政府推動的基礎設施建設體系無法滿足這一需求。

對此,丁國榮表示,絲路基金的創設就是創新解決方案之一,即通過直接股權投資,不但可以幫助東道國解決資本金不足的問題,同時可以發揮中國的比較優勢,推動基建、電力等行業“走出去”,幫助“一帶一路”國家發展經濟、完善我國的外部市場。

創新融資方式、決策機制和投資理念

在投資方式上,絲路基金也在做一些創新的嘗試。丁國榮表示,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基礎設施、能源項目主要是資本密集型周期較長的項目,需要引入各類投資者創新融資方式,並且要分散風險。絲路基金積極探索金融支持企業“走出去”的方式和方法,通過創新支持方式,加大運用股權投資,配合債權、基金等多種融資方式,努力打造適合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最佳的投資組合。

據介紹,絲路基金的首單項目是基礎設施跨境投資項目模式的探索和創新的典範之一,不但采取了股權的投資和債權的投資,還與國際金融機構密切合作,共同推進整合符合商業盈利模式的可持續項目。

另外,絲路基金還嘗試以GP的身份發起基金,重新利用絲路基金的專業平臺和優勢,支持“一帶一路”國家更快地發展。

那麽,絲路基金和其他基金有什麽不同?對此,丁國榮回應稱:“絲路基金是決策地位的創新。我們不僅要按照市場化、專業化的方式運作,還要充分考慮國家戰略,做到戰略性和經濟性完美結合。”

丁國榮表示,絲路基金的優勢在於股東方具有豐富的國際合作經驗和優勢,有重組的項目資源以及日趨成熟的基金運作團隊,不僅要自己做投資,還要成為國際顧問,發現、篩選適合的投資標的,處理國際兼並過程中遇到的各種法律商務的問題,這一定位不僅能夠帶來更多兼具戰略地位和盈利方式,也能夠帶動企業“走出去”的進程。

“絲路基金也是投資理念的創新。”丁國榮表示,絲路基金的投資中一般要研究分析東道國的發展戰略與產業規劃,通過基礎設施的改善和產業對接,幫助其加快實現工業化、城鎮化進程和經濟結構的調整,助推產業結構的合理布局,產業鏈條的拓展搭建,並提升其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能力,進而實現合適的投資機會。

同時,絲路基金還要想方設法地實現中國資本、技術裝備、優勢產能與東道國的對接,做到既幫助東道國發展經濟,又實現中國技術、資本和產能“走出去”,實現戰略協同、互利共贏。

絲路 基金 副總 丁國 國榮 打造 適合 中國 企業 走出 去的 最佳 投融資 模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751

準油股份:絲路新能源擬競拍大股東司法凍結股份

準油股份11月20日晚間發布提示公告稱,實際控制人秦勇通知,創越集團、秦勇與招商局漳州開發區絲路新能源有限公司於11月18日簽署的《股票轉讓框架協議》。絲路新能源將通過積極參與法院拍賣競標的方式受讓創越集團質押股份。

公告稱,鑒於創越集團已將其持有的標的股票全部質押給了中融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且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裁定準許拍賣、變賣創越集團質押給中融信托的 40,260,000 股公司股份。因此,本協議約定的受讓方式為:如果福田區法院采取拍賣、變賣的形式處置創越集團持有的 40,260,000 股公司股份,絲路新能源將積極參與拍賣、變賣,拍賣底價以該法院最終認定的價格為準;絲路新能源將根據市場情況積極出價競標。

同時,因創越集團持有的公司股份存在被其他法院司法凍結及司法輪候凍結的情況,如果對該等股份進行拍賣,裁定拍賣、變賣創越集團所持公司股份的法院需先征得其他對該股份進行司法凍結和司法輪候凍結的法院同意,能否以及何時進入拍賣程序,存在不確定性。如果進入拍賣程序,所有符合競拍條件的機構或者個人都有可能參與,公司實際控制權的歸屬存在不確定性。

公司實控人秦勇持有創越能源64.08%的股權,為創越能源的控股股東和實控人,並擔任董事長、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公告顯示,目前秦勇持有占公司總股本6.47%的股份,創越能源持有占公司總股本16.83%的股份,均被質押司法凍結。以上股份均存在被司法處置的風險。

11月2日晚,停牌近一年的準油股份公告,收到中國證監會新疆監管局簽發的調查通知書,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目前正在被證監會立案調查。11月7日晚,公司公告,公司實控人仍將繼續籌劃通過司法程序轉讓公司實際控制權相關事宜。隨後公司股票於11月8日複牌,隨即連續三日大漲。

準油 股份 絲路 新能源 競拍 股東 司法 凍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055

中石油和絲路基金參與的亞馬爾項目獲意銀行7.5億歐元授信

12日第一財經記者從俄羅斯天然氣生產商諾瓦泰克公司獲悉,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Yamal LNG)當日宣布,其與意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簽訂了總額為7.5億歐元、期限為14.5年的貸款額度授信(利率按6個月Euribor+2.5%計算),並由意大利出口信用機構SACE和法國出口信貸機構COFACE提供保險。

此前,作為項目融資方案的一部分,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已從俄羅斯國家福利基金獲得融資,並與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簽署了信貸額度協議。

該項目總經理葉甫根尼·科特(Evgeniy Kot)表示:“簽署協議是使我們能降低外債平均成本的重要一步。我們很高興國際出口信貸機構參與了這個世界級LNG項目的融資,這彰顯了亞馬爾LNG項目的全球性意義和世界性規模。”

據悉,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是諾瓦泰克公司實施全球最大的北極地區液化天然氣生產項目之一。項目預估投資總額為270億美元。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20%股權),中國絲路基金(9.9%股權)和法國道達爾公司(20%股權)作為合作方參與了該項目。

亞馬爾項目的生產能力將為165千萬噸天然氣及120萬噸凝析氣。該項目開發出的天然氣將供往全球市場,但其中大部分產量計劃供往亞太地區。

亞馬爾LNG項目是全球最大的北極地區液化天然氣生產項目之一

作為中俄合作的重點項目,亞馬爾項目受到了中國高層的直接關註。

據新華社此前報道,今年6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北京會見了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總裁米勒等人。

在會見米勒時,張高麗說,包括天然氣在內的能源合作是中俄務實合作中成果最突出的領域之一,對充實中俄關系內涵發揮了關鍵作用。雙方要繼續將能源合作作為兩國務實合作的優先方向,堅持穩中求進,在確保東線天然氣、亞馬爾液化氣等能源領域重大合作項目順利實施的同時,積極推進西線天然氣項目合作,拓展能源技術裝備、可再生能源合作,確保兩國能源合作不斷邁向更高水平。

石油 絲路 基金 參與 亞馬爾 亞馬 項目 獲意 銀行 7.5 歐元 授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280

“一帶一路”地區亟需戰略支點 機構建議辟“絲路城市走廊”

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地區國家和城市各自不同的訴求,以及不同的發展戰略,中國學術研究機構最新建議,以“絲路城市走廊”構築“一帶一路”戰略主通道,構築“絲路城市走廊”。

3月11日,國家高端智庫試點單位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在京發布《國際城市藍皮書:國際城市發展報告(2017)》。

藍皮書課題組認為,借用“一帶一路”沿線國際城市走廊思路提出建設絲路城市走廊的做法,實際上是尋求不同區域發展設想的兼容,實現多層次地域發展的融合,這要比單純從中國出發的“一帶一路”六大經濟走廊更容易被各國和地區所接受。

3月11日,“一帶一路”沿線城市網絡與中國戰略支點布局研討會。攝影/章軻

充分考慮各自區域發展戰略

課題組介紹,從當前我國“一帶一路”具體實施和推進的戰略中,“六大經濟走廊”成為走廊組織的基本框架。六大經濟走廊實際上分別有著不同的功能定位和合作重點。

其中,中蒙俄經濟走廊主要承擔基礎設施投資和資源能源安全功能;中國—中亞—西亞主要承擔基礎設施建設、能源安全的功能;新亞歐大陸橋主要承擔國際貿易和基礎設施建設的功能;中巴經濟走廊則主要承擔能源安全、園區和基礎設施建設等多元功能;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主要承擔資源能源和國際貿易、投資等功能;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主要承擔國際投資和貿易等功能。

“不同經濟走廊基於我國對外戰略所承擔的不同功能,決定了絲路城市走廊的功能體系。”課題組同時表示,“一帶一路”沿線地域國家城市發展情況存在很大的差異,從近20年人口增長的速度看也存在很大差別,從超過100%增長到負增長的情況均存在。

藍皮書介紹,如果不考慮彼此之間的社會政治經濟關系,僅從地理區位角度考量,對照2015年各區域超過100萬人口規模城市的空間分布情況看,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孟加拉三個大國所在的南亞地區超過100萬人口的城市共有74個城市。

其中德里—孟買—金奈—加爾各答“金四角”城市群最成熟,能夠強力支撐起絲路城市走廊的發展;蒙俄兩國百萬人口以上城市有14個,但是在西伯利亞地區和蒙古只有烏蘭巴托、新西伯利亞以及鄂木斯克等規模較小城市,其他城市多在歐洲地區。

課題組介紹,從實際發展看,盡管我國存在對外輻射方向不同的六大經濟走廊,但“一帶一路”沿線地域國家紛紛提出自己所制定的區域和國家層面發展戰略。

《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政府間國際道路運輸便利化》文件中跨境線路的設計、俄羅斯推進的“歐亞經濟聯盟”、歐洲“琥珀之路”、哈薩克斯坦“光明大道-通往未來之路”規劃、印尼的“全球海洋支點”與海上高速公路、蒙古“草原之路”等規劃相繼提出發展通道建設等。

“這些區域和國家戰略不會完全按照我們的戰略推進自己的城市體系的建設,例如中巴經濟走廊就與巴基斯坦當前正推進的區域開發戰略存在空間錯位問題。因此,必須充分考慮沿線城市所在國及區域組織在當前實施的區域發展戰略。”藍皮書說。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社會科學院院長王戰在研討會上表示,“一帶一路”沿線發展和投資戰略,要“往下沈”,深入重點城市,甚至要深入城市的工業園區。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社會科學院院長王戰在研討會上致辭。攝影/章軻

“絲路城市走廊”構想的提出

上海社會科學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副所長屠啟宇介紹,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由倡議階段進入實質性建設階段,“一帶一路”沿線地區迫切需要確定戰略支點,走“選點”、“串軸”、“結網”進而“拓面”拉動全局的路徑。其中,“串軸”對象是主要位於“一帶一路”沿線地域的國際城市走廊,特指為“絲路城市走廊”。

屠啟宇說,“絲路城市走廊”是全球化深化發展前提下,在“一帶一路”戰略實施中基於“五通”聯系的國際經濟合作走廊的骨幹城市通道,是相對於原先基於基礎設施通道聯系的區域走廊的全面升級版本,是由走廊上多個核心國際城市與腹地內經濟實力較為雄厚的次級城市跨區域乃至跨國擴展聯合形成的,是空間整合的結果,並最終為沿線國家和地區尋求融入世界經濟體系中提供平臺支撐。

“絲路城市走廊”由沿線多個城市群組組成並通過快速交通體系連接,這些城市群由某個或某幾個核心國際城市與腹地城市跨區域或者跨國整合發展而成,在群組內部的經濟聯系、資金聯系、社會聯系、信息聯系等領域各城市來往密切,並借助國際經濟走廊的發展快速成長。

藍皮書介紹,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正式生效和人居三大會“新城市議程”的通過,已從頂層設計層面完整構建了“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的全球可持續發展和城市包容性增長行動計劃。正如“新城市議程”所言:“城市連通著地區,國家甚至連接著全球網絡”,是“更平衡的地域開發的樞紐”。

“現在正是超越東方—西方、南方—北方、中心—邊緣等傳統地緣政治史觀,在世界城市網絡建構領域予以思想和行動響應的絕好時機。”藍皮書說。

屠啟宇說,“一帶一路”是進入21世紀以來在洲際尺度地域開發領域最振奮人心的倡議,通過對“一帶一路”沿線地域“樞紐”城市的互聯互通與結網研究,完全可以在學術上提出更為公平和包容的新型世界城市網絡理論,而“絲路城市走廊”將是重要的開始和著力點。

課題組認為,“絲路城市走廊”構想的提出,包含多層戰略價值。第一,“絲路城市走廊”將秉承絲路傳統,在“一帶一路”沿線形成多國際城市走廊,保證聯通的靈活性,最終多條走廊又能縱橫對接結網拉動全局;第二,“絲路城市走廊”有助於兼容不同區域發展設想,可以成為各類開發開放構想的最大公約數,實現多層次地域發展部署的融合,比單純從中國出發的“一帶一路”六大經濟走廊更能夠被各利益相關方所接受;第三,“絲路城市走廊”也是互聯互通的高級形態,這類走廊平臺所能承載的活動將大大超越單純依托交通基礎設施聯系的區域發展通道。

屠啟宇認為,“絲路城市走廊”可以實現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和民心相通的系統集成。這種系統性力量可產生經濟效應,文化效應、社會效應、生態效應和地方政府治理合作的效應。

2010年10月16日,新疆伊寧。哈薩克斯坦一家食品制造商在交易會上向記者展示精美的食品。攝影/章軻

2015年9月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國際運輸汽車站,哈薩克斯坦母女三人正準備乘坐中哈客運班車返程。攝影/章軻

一帶 一路 地區 亟需 戰略 支點 機構 建議 絲路 城市 走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13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