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湘粵米爭溯源

2013-05-27 NCW
 
 

 

兩省糧食系統一場大米爭端,四年後被媒體曝光,引爆湖南大米鎘問題的火藥桶◎ 本刊記者 李雪娜 文今年2月27日,廣東省委機關報《南方日報》刊發“湖南萬噸鎘超標大米流向廣東餐桌”報道。一場發生于兩省糧食系統的大米爭議,由此成為舉 國關注的焦點。

這場鎘米爭議像一場大風暴,最終裹挾了廣東、湖南兩省的大量種米、賣米、吃米人群,也襲擊了全國多數喜食湘米的公衆。

這是一則隱秘的舊聞。事關公衆健康,卻被兩省官方和糧食系統內部處理。

萬噸湖南鎘米入粵事件,發生在009年。時隔四年之久,作為“一則舊 聞”被挖出來,深圳糧食集團(下稱深糧集團)董事長祝俊明也表示意外。

“大家既然關注了,我們就這個事情做個解釋, (我們)並沒有說湖南方面一句壞話。 ”祝俊明對財新記者說。

事件緣起于2009年5月深糧集團向湖南採購早秈米。從當年5月31日開始,7個品種早秈米陸續入庫,截至當年8月13日,深糧集團共入庫湖南早秈米15415噸。 《南方日報》報道,這些大米多數來自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下稱中儲糧)在湖南的直屬庫,包括湘潭直屬庫、常德直屬庫、長沙直屬庫等。深糧集團解釋,當時正趕上全國新聞媒體報道湖南省瀏陽地區重金屬鎘汙染的情況, “本著對深圳食品安全和人民健康高度負責的態度,為確保儲備糧質量和衛生安全,決定自行對入庫的湖南早秈米增加指標檢測。 ”2009年8月10日,樣品被送至深圳市計量質量檢測研究院。檢測報告顯示,全部送檢的湖南早秈米樣品重金屬鎘殘 留量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標。

此後,第三方機構的檢測也顯示該批量的湖南早秈米鎘含量超標。

2009年8月中旬,深糧集團將鎘含量超標問題通報湖南賣方。隨後,兩省的糧食系統各自向當地政府匯報。

兩地政府于當年9月18日在深圳市政府舉行了專門的協調會。

按深糧集團提供的說法,雙方達成共識後簽訂《 〈糧油採購〉補充協議》 。

按照協議,合格的批次糧食,執行原合同,不合格批次的糧食,由湖南方提走退回並退款。

兩省又于2009年10月20日,共同對早秈米進行抽樣,並送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進行檢驗。深糧集團方面透露,11月5日該所出具105份檢驗報告,檢驗 合格的有14個,不合格的91個。

對上述過程,湖南官方未作評論。

但《南方日報》的報道中,中儲糧長沙直屬庫業務經理陳堅認為,深糧集團檢驗大米重金屬含量,並不是為了維護食品衛生安全的公衆利益,是為了追逐利益而使用的手段。

陳堅提供了更多背景 :深糧集團2009年在湖南進了各類大米10萬噸,但大米入庫後,糧價發生大跳水,深糧集團有可能損失1000萬元以上。 陳堅認為,對湖南大米存在較大量的鎘超標問題,深糧集團從2002年就知道了,但此間連續七年,因米價平穩,深糧集團就未在鎘超標問題上做文章。

一位江蘇省糧食系統內部負責人評論說,這一“內部”事件的曝光,令湖南大量大米鎘超標這一業內“公開的秘密”從此被揭出,這對“湖南大米是一次沉重打擊” 。

對於當年的鎘米去向,深糧集團新聞發言人王慧敏給出的答案是 : “至2010年4月,不合格13584噸糧食全部由湖南方提走,並退回我集團貨款。 ”為證明此說,深糧集團在新聞發佈會上向到場媒體展示了200多張退貨原始票據。但在深糧集團提供的退貨票據中,一份糧庫早秈米出貨通知單被媒體記者發現,這份出貨通知單顯示,客戶名稱為深圳市阿徐大米加工有限公司。

此單據最終被多家媒體作為這批次問題 大米流入廣東口糧市場的證明。

在《南方日報》的報道中,多位湖南糧食系統的關鍵人接受採訪,指出上萬噸鎘超標大米並未被真正退回湖南,而是絕大多數降價出售,賣到了廣東省的大米市場,其中有大量鎘超標大米被拉到廣州一家啤酒廠釀酒。

在媒體的追問下,其後深糧集團一再強調其“能保證的僅僅是,有問題的糧食沒通過我們的手賣給消費者。至於湖南方拉走後如何處理的,我們(就)不能做任何承諾” 。

然而,湖南省官方對於此次風波,一直保持不回應、不解釋的態度。

《南方日報》的報道刊發後,廣東省各級地方政府和監管部門迅速行動,開展了全省米及米製品專項檢查行動。

從2013年3月初開始,該省多個城市質監部門陸續公佈檢查結果,均稱已對市場流通的湖南大米進行了嚴查。

日前,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最新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深圳市已少見標稱湖南產大米。深圳市大米消費主要品種為東北大米(約占40%) 、泰國香米(約占20%) 、油氈米等小品種大米(約占10%) ,其餘30% 秈米多來自湖北、安徽、江西和江蘇等地。


湘粵 粵米 米爭 溯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