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姚勁波,何以成為站長圈頭號企業家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3/1101/55963.html

【導讀】站長出身的創業家常自信於產品和技術,大多自卑於戰略(他們不願意承認這點,但戰略並不等於設想)與管理。這使他們無法成就平台級的事業,因為騰訊、阿里巴巴、百度的員工都數以千計,他們無從管理。賴霖楓、龐升東、戴志康等早年站長圈的風雲人物們,仍在彌補這一課。姚勁波是個孤例。

來源:i黑馬 ??文/和陽

姚是個域名商人,在這個被認為「和投資古董有異曲同工之處」的領域裡,他展示了嗅覺和耐力。站長之王蔡文勝說,「2000年找到域名論壇eachnic.com易域網,創辦人是姚勁波,後來賣給萬網也是現在域名城,一下找到組織感覺。中國最成功投資域名者都是從易域開始的。」

現在看來,他的蛻變也在這一時刻啟動。域名大神姚勁波正式接觸了更大的夢想。2001年,均任職於中國萬網的姚勁波、金鑫、李如彬三人聯合創業,是為學大教育的前身。姚勁波告訴《創業家》,「我們知道即使是家教公司也可以上市,家教這個服務特別小,但你把它做成100個店,那就是很大的收入。」那年,賴霖楓尚未創立雨林木風,戴志康剛以窮學生的姿勢創業。

2005年姚勁波在副總裁任上離開中國萬網,龐升東從未在一個規模級的企業待過。同年,姚勁波也離開了學大教育,學大教育早年能初步成功,還因為姚勁波積累了點管理技能,「我懂點IT技術,我知道怎麼把各個店管理起來不亂,把人管理起來不亂。」姚勁波走之前給李如彬和金鑫各分了點股份,「優化學大的股權結構」,這說明他知道分享和退讓。姚想做分類信息網站網站時已經財務自由,蔡文勝說姚勁波「是奔著事兒去的」。

他積累起的管理經驗、創始人心態是其他站長們無法兼具的。賴霖楓、戴志康都是80後,他們生不逢時錯過了互聯網的主流浪潮。龐升東1977年生,年齡合適,但生長於生意人思維濃厚的寧波台州,潛意識裡這讓他畏懼管理喜歡管戰略和產品。高春輝1975年生,只比1976年生的姚勁波大一歲,高也的確曾是中國個人站長第一人,但他是職高畢業,草根極客的色彩太濃,於是他始終混跡於一個狹窄的領域。而姚勁波走的四平八穩,由商人至高管至聯合創始人至2005年創立58同城,一步一個台階。

但並不是每一個1976年生的大學畢業生從事互聯網,都能在2013年中概股不利局面並未結束的情況下,做出一個逆勢上漲、市值超過20億美元的58同城。姚勁波也遇到過不自信,徬徨,怯懦。

姚向《創業家》描述2005-2009年時的自己的心態,「我是個人站長出身,不確定我的能力能不能跟上這個公司的發展,也不知道我每天做的決定是不是正確,總是不由自主去做一些產品、技術上比較細節的東西,那是我擅長的。我們前4年是公司拉著人走。」

但他終於意識到了一個公司的基本人力架構應該是什麼樣:老闆去影響那些在某些方面比自己牛很多的強人。他也知道自己應該幹嘛:放權+分錢。他也做出了諸多行動:堅定未來方向、各種挖人行動(執掌58同城地推團隊的莊建東是姚勁波併購而來;執掌58同城產品的陳小華是姚勁波從趕集網挖來)、讓下屬稱讚的放權力度。

姚勁波說「後來才是人才拉著58同城走。」

姚勁 勁波 何以 成為 站長 頭號 企業家 企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401

盜版影視站長暴利時代終結 流量已大幅貶值

http://www.iheima.com/thread-3922-1-1.html
對站內色情內容的清理成為包括中小站和眾多廣告聯盟近期的最重要任務,而在快播繼百度影音後也宣告停止視頻點播和下載服務後,曾經寄生在快播產業鏈上的龐大盜版中小影視網站的前景也被蒙上陰影。

  不過,在此之前,盜版影視站往日的暴利時代其實早已經過去,一位不願具名的站長向騰訊科技表示,在正版視頻網站發展和政策風險的雙重壓力下,近兩年盜版影視站的流量正在成為「垃圾流量」,雖然在各廣告聯盟的流量佔比依然很高,但是效果差、轉化率低,廣告主也不願投放。

  由於盜版影視站的用戶和遊戲產品的契合度較高,各種遊戲廣告成為相應站長和廣告聯盟目前最重要收入來源。

  據瞭解,每天擁有1000獨立IP的中小站,遊戲廣告的CPM彈窗價格依然達到5~7元左右。
  「總的來說這些影視站流量質量越來越低,只能通過彈窗等比較差的廣告價值來體現,站長轉型是這個行業的必然趨勢。」
  炎黃網絡創始人管鵬表示:「此前,很多站長已經通過盜版影視站的倒流建立了自己其他的正規網站,把盜版流量洗白後,接下來將迎來這些中小影視站的關閉潮。」

  快播催生盜版產業鏈
  觀看影視劇內容是網民最重要的需求之一,也是網站高流量的最佳獲取方式,在站長和廣告聯盟模式形成之初,影視站便成為建站獲取收益的主要手段。

  在迅雷、快播和百度影音等工具出現之前,最早中小站長往往通過和SP短信聯盟的合作共同謀取暴利,一位熟悉該行業的人士告訴騰訊科技,2004年左右SP聯盟的收入甚至遠高於後來新的各種廣告聯盟。

  由於種種原因,SP時代很快結束。

  而這些中小站長沒有資金實力購買版權、服務器和帶寬,在版權保護薄弱的情況下,他們急需找到新的解決方案,能低成本迅速地建一個電影站,並通過聯盟的流量廣告謀取暴利。

  當時作為網民影視內容的主要下載和獲取工具,迅雷曾推出過模式跟QVOD類似的GVOD和狗狗搜索,大量的中小站開始聚集,但後來迅雷因為牽涉盜版為了上市而最終放棄這個模式。

  這給了快播快速增長的機會。快播採取了多種策略奠定了日後3億的用戶覆蓋量:
  1.快播和國內最大的電影站建站系統MaxCMS結成聯盟,站長可以使用MaxCMS建電影站,並採用快播流媒體點播系統作為播放解決方案,這解決了前文所述站長的痛點;
  2.快播早期為了衝擊安裝量,以每個下載安裝5-10元的成本站長推廣快播播放器;
  3.快播的P2P技術讓中小電影站耗費很少的帶寬,而且能邊下載邊播放,站長們自然願意推廣;
  4.快播一直沒有要求和中小站進行流量廣告的分成。
  當快播逐漸積累起播放器下載安裝量和用戶活躍度,便涉足視頻搜索,通過片源搜索給站長流量,站長也開始免費推廣快播播放器;
  同時,快播也建立起自己的盈利模式,包括遊戲聯運或自營、彈窗廣告、安裝軟件的捆綁推廣收入等等,有消息稱,目前快播的年收入達到3億左右,這一數據在2011年為1億人民幣,而基於使用快播播放技術的的中小站也超萬家。

  不過,2011年百度推出的百度影音給快播帶來巨大競爭壓力。

  要知道,中小電影站對百度的依賴原本就很大,百度還收購了快播賴以起家的合作夥伴MaxCMS,並要求站長們勾選百度影音作為播放器,否則搜索排名將下降;
  同時,百度影音還提出與站長進行收入分成。

  中小站的兩種類型
  具體來看,快播和百度影音此前產業鏈下游的中小站主要有兩種類型。
  第一種是只提供搜索和鏈接的影視資源站,沒有自己的服務器和視頻內容;
  第二種是既有內容搜索門戶,也從IDC直接租用服務器並存儲大量盜版視頻內容,這些視頻內容下載自各大正規視頻網站、或者直接購買光盤後拷貝上傳。
  上述兩種影視站的關係是,第一類網站實際上只是殼而已,製作成本極低而且速度快,其視頻源是和第二類合作,按照點擊量進行廣告收益分成,分成比例為60%或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採用了快播等工具的P2P點播技術,這些自建內容資源的平台帶寬成本並沒有正規的視頻網站高,更多只是存儲成本,因此可以給合作方較高的分成比例。

  總的來看,第二類影視站的收入更高,自身除了靠點擊流量賣廣告,還可以在視頻中直接植入廣告,此外還包括合作的各類中小站的分成收入。

  當然,上述所有影視站都會加入大大小小的廣告聯盟,聯盟帶來的收入是這個產業鏈得以維繫的關鍵。

  為了得到更多的流量,中小電影站之間還互相合作通過鏈接倒流量,而較大的影視站在內容資源平台建立起來之後,往往會建立站群,也就是說,站長會建很多不同域名的影視站,但最後的資源鏈接其實指向的是同一個內容平台。

  在盜版電影站生意最好的那幾年,全國有10多萬站長,一些擁有內容資源的大的站群每年營收達到1千萬~2千萬元,流量高峰時期甚至能日進數十萬。
  而加入較大的廣告聯盟後,每天擁有1萬獨立IP的電影站每月便有2萬左右收入,也就是說每天能達到數百元。
  事實上,除了直接的廣告收入,這些盜版影視站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為了站長建立的其他的正規網站倒流量。

  打擊盜版依然任重道遠
  百度影音和快播始終面臨一個共同的難題,涉嫌盜版侵權,嚴重損害了正規視頻網站的發展。

  2013年11月,國內數十家正版視頻網站和版權方發起「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合行動」,對百度影音和快播的盜版採取了技術反制和法律訴訟。

  去年12月27日,國家版權局認定,百度和快播公司構成盜版事實,分別對二者予以25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責令其停止侵權行為。

  在巨大的政策壓力下,百度首先宣佈停止百度影音的原有服務,不支持影視類聯盟廣告,百度官方還聲稱,從2013年6月至今,百度系列產品已經封殺的各類盜版及不良網絡視頻內容鏈接數量超過580萬條。

  對此,一位廣告聯盟的負責人表示,對於打擊盜版影視內容來說依然任重道遠,即便4月中旬國家多部門聯合發起的「掃黃打非,淨網2014」行動,其主要打擊範圍也是在色情內容領域。

  該人士表示,二線廣告聯盟對於和色情擦邊的網站內容高度警惕,但盜版內容只是違反了版權法,內部重視程度要鬆一些。
  從法律角度而言,快播等播放工具和廣告聯盟並沒有直接上傳和提供盜版內容,不屬於違法行為。

  在快播和百度影音之外,網盤和云存儲正成為中小站另一種解決內容播放的模式。

  騰訊科技在一家名為37看看的影視站上發現,部分內容資源會直接內置各大視頻網站的播放窗口,而查詢電影《救火英雄》等資源時,點開之後則有「百度云盤-需要下載或在線觀看」的鏈接提示,點擊之後會直接進入百度云盤的觀看或下載地址。

  一位長期關注站長行業的投資人士告訴騰訊科技,國內目前有200多萬中小站,其中很多中小影視網站其實都是採用國外的服務器,按月付費,並用建站群的方法防止網站被國內封IP,而這也加大了打擊盜版的難度。
  事實上,除了法律政策的監管壓力,移動互聯網對原有PC模式的顛覆和侵蝕,也使得傳統盜版影視站行業本身不斷走向衰落。

  「站長不轉型一定會無法生存。」曾經經營中小站業務的管鵬,近兩年也在版權壓力下轉型做IDC和新媒體業務,「我對於站長行業的前景感到悲觀,中小站失去渠道,大型論壇面臨監管壓力,未來真正能夠活下來的可能只剩下類似化工網等行業垂直網站、以及其他和移動互聯網很好接軌成功推出APP的產品。」

  騰訊科技/范曉東
盜版 影視 站長 暴利 時代 終結 流量 大幅 貶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547

社區流量從零到千萬 3名站長口述17條運營經驗

http://news.iheima.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6&id=113817
為什麼有的社區訪問量能夠突破千萬,為什麼社區活動一天的UV就高達100多萬,參與活動的成員數量高達幾十萬,一次曬圖就能引發數幾萬人參與,一個熱門話題就能產生幾千轉發?
  
僅憑這些數據,尚不敢斷言社區在移動端已經復興,但這種過千萬級的訪問量和用戶積極的參與程度在PC端的社區是從來沒有過的。通過下文,讓我們就來看看這些站長們是如何做到如上成績的。本文由三名微社區運營者口述內容整理而成。
\
「當一個新產品誕生的時候,你是選擇觀望還是切身體驗?我選擇了後者。」——夢想海賊王
  
1、 基於強關係社交的產品,用戶活躍度相對較高,但關鍵仍在於你如何利用它;
  
2、 有無固定用戶資源決定了微社區定位,一類為內容運營,一類為客戶運營;
  
3、 引導和培養用戶使用習慣很重要,特別是對於客戶服務類社區;
  
4、 充分利用標籤等現有功能加之用戶引導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5、 放權給管理員,一定要讓他覺得這是自己的社區,充分發揮其能動性和影響力;
  
6、 設置菜單、推送圖文,不放過每一個推廣微社區的機會;
  
7、 不定期做活動絕對是社區運營的潤滑劑。
  
起初,我是在一個行業網站上看到微社區這個產品的,但是我並不知道這個產品形態如何,價值何在。出於好奇,我開始在網絡上搜索與微社區相關的各種報導。後來,我關注並體驗了幾個已經開通的微社區站點,第一感覺是它的內容展現形式和微博一樣,發帖和回帖也基本類似,贊、收藏、分享等功能統統都有。當時我甚至想,這是要滅了微博的節奏啊?
  
微博用戶活躍度已經開始下降,又是基於弱關係鏈,而微社區則依託於手Q和微信兩大社交平台,如果運營的好,用戶活躍度和參與的必然會高於弱關係社交。一開始我糾結於如何定義這個產品,從形式上看,它更像是手機版的論壇,但在體驗上更為輕便。後來我發現微社區是什麼不重要,叫啥也不重要,主要是看你怎麼使用它,並讓它為你或者你的用戶創造價值。
  
總體來看微社區的運營者無非有兩種,一種是沒有自己的用戶資源,想要借助微社區這一平台來獲取這個平台上的用戶,我對這類的運營者理解為內容運營。因為你要在一個平台上獲取用戶,你就需要取悅於他們,為他們提供喜歡的內容,例如:段子、圖片、話題。另一種是有一定的用戶資源,例如微信資源,使用微社區以解決多方交流屏障,增強用戶互動。我對這類運營者理解為服務運營,通俗點叫客戶運營,逼格點講叫CRM。
  
我操盤的夢想海賊王微社區屬於後者,服務運營,因為我們是手游,其次我們是一群有夢想的小夥伴,而且我們這群有夢想的小夥伴還有個共同的興趣愛好那就是「海賊王」。我從最基礎的社區搭建開始講起。Logo、簡介、信息這三塊不需要太多技巧,簡單明了,實事求是就好。標籤我要重點說下,因為這是一個策略技巧問題,或許你可以重點利用別的地方:
  
由於我們入住微社區才兩個月,而我們的遊戲上線已經快一年了,所以用戶習慣了去PC論壇和貼吧去發帖子、求助,雖然操作繁瑣、複雜,他們也依然會這麼做,那如果我們前期一開始就引導用戶來微社區的肯定是另一份景象,因為微社區沒有門檻,不需要註冊賬號,傳東西,發東西更便捷,更高效,所以引導和培訓用戶習慣非常重要,特別是對於服務類運營。
  
一共有六個可以自定義的標籤,我們開放了兩個關於遊戲類的使用,一個叫「遊戲攻略」一個叫「互助問答」他們可以選擇不同的標籤,顧名思義根據標籤內容發佈,例如發攻略,再例發「互助問答」可以求助也可以回答別人的問題,對用戶來說能高效的解決自己的疑難雜症,對我們來說前期引導好了,後期用戶之間可以自助問答,緩解客服壓力,節省人力,一舉兩得。
  
還有兩個是「活動公告」「遊戲吐槽」。這兩個我一個是開放一個是關閉的,活動公告只有我自己才能用,遊戲吐槽是給用戶反饋意見,對遊戲體驗不滿而設立的,每間隔一段時間我可以根據標籤提取所有的問題反饋,這對一個遊戲的研發和產品用戶體驗至關重要。在現有的功能下用好每一個小功能,再加以對用戶的引導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前面說了,因為我們有微信資源的優勢,我只著重針對微信說一下我們是如何做好微社區前期推廣的,我將這一階段的工作稱為「預熱」。我們都知道,對男人來說美女是讓他們致命的殺傷武器,對女人來說金錢是讓她們冒險的動力。在推廣微社區之前,我們就在微信預熱,並開始招募美女管理員,這引起了一陣騷動。其次對美女管理設置了豐厚的鑽石(遊戲道具)獎勵,然後各種寫真集,爆照。
  
然後是「放權」。授權給這些通過投票產生的美女管理員,讓她們幫我們打理、維護、運營微社區,一定要告訴她們這不是你的社區,而是她們的。鑽石拉動女人,女人拉動男人,活動拉動大家,慢慢的就玩起來了。最後是「造星」。把美管捧起來,讓她們有一定的影響力和粉絲群,我們的美管都有自己的粉絲,表白的更是數不勝數,自然有人會幫你哄這些美管們,有了福利和人捧她們會更熱衷幫你打理社區。
  
預熱工作做完之後,要設置微社區的入口。自定義菜單門檻比較高,需要認證的才可以,沒有認證是不可以使用自定義菜單的,認證後只需要編輯模式添加菜單,把自己的微社區URL放上去即可。帶錨文字的自定義回覆格式如下,如果大家不會編輯這些把下面複製,替換自己想要輸入的文字和自己微社區URL即可。
  
閱讀原文是在你編輯單條、多條圖文消息時,最下面原文鏈接那兒,把微社區URL放在那裡即可,每次推送文章都是推廣微社區的好辦法。最後再加以文字引導,更方便用戶清楚的發現,最好引導語也是你微信主題相關的,例如「我的新世界」就是海賊王劇情裡的。
  
最後,進入真正的運營階段。我總結出的經驗是,不定期做活動絕對是運營的潤滑劑。我們微社區做過各種各樣的活動,下面拿兩個典型的案例來跟大家分享下:
 
\

夢想海賊王微社區舉辦的兩次活動
  
活動一:曬夢想大賽。我們的社區名字叫夢想海賊王,所以我們策劃的活動也是跟我們有比較高的匹配度的,讓人家一看就知道你的是要幹嘛,說白了就是不要跑題,其次就是參與門檻低,一定要優化參與方式,減少參與步驟,一個能喚起大多數人共鳴的活動一定離不開好的策劃。另外,我建議給你的活動來個牛逼哄哄的開場白。曬夢想活動大賽活動當天日PV最高10萬+,參與人數五千。
  
活動二:路飛生日快樂。與時俱進,挖掘當下最熱門的話題和內容,改編或者借鑑一下改成自己的。內容類運營找熱門話題最簡單了,但服務類運營的就不能隨便發那些熱門話題。但是一定是有話題可以挖掘的,例如剛剛趕上路飛生日,最近烏索普,明哥很火這都是熱門話題,如果實在沒話題你也可以製造點話題。
  
作為最早一批開通微社區的站點,我在這裡也給新手兩點建議。一是先關注一些其它優秀社區,它們一定積累了大量的經驗,新手可以從它們身上學到很多寶貴經驗,拿別人碰的頭破血流,犯錯誤的經驗來減少自己的犯錯幾率,通過對比找到自己的不足。二是積極參與線上線下各種活動和培訓,千萬不要自己瞎琢磨,要經常在群裡跟大家交流,聽大家在聊啥,遇到了什麼問題,參與其中交換看法,也許你參加培訓不一定能學到什麼實用的經驗,但是你肯定會碰到很多運營者同行他們會幫你拓寬思維。
  
  
「身為80後,剛開始上網的那幾年,我每天花很多時間泡論壇,後來人人網、微博、微信漸漸流行,論壇就玩得少了。不知道微社區能否重現當年論壇的繁榮景象。」——十點讀書
  
1、 利用微信、微博等多個渠道宣傳並加以文字引導;
  
2、 徵集話題,發佈公告引導用戶進入社區交流討論;
  
3、 定期舉辦活動,以物質獎勵提高用戶發帖積極性;
  
4 一次好的活動增加百萬訪問量,方法比努力更重要;
  
5、 多與用戶互動,使其成為你的忠實用戶。
  
微博剛開始其實也有社區,叫微群。我那個時候也做了一個,剛開始挺熱鬧,陸續做到3萬粉絲,但是後期活躍度越來越低,後來發現微群的團隊自己也不太看重這個產品的運營,重點去做微吧,我也隨之放棄了。
  
去年底,騰訊推出了微社區,我是微信端第一批內測用戶,也是手機QQ端早期的用戶之一。目前微信上訪問量近700萬,手機QQ上有7萬9千多訂閱者。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些推廣和運營上的經驗。
  
首先是推廣。
  
先說微信平台。微社區開通之後用單圖文宣傳,告訴大家我的微社區如何進入,可以做什麼,比如我當時介紹說大家可以在微社區發表對文章的看法,推薦大家喜歡的書,問題求助,愛讀書的粉絲有了自己的社區家園等。 如果你認證了,有自定義菜單,那就在自定義菜單中加上微社區鏈接,這是最好、最有效果的辦法。
  
另外,我在關注自動回覆中加入微社區地址,粉絲一關注我微信就可以先進入微社區體驗,我還設置了個自動回覆「BBS」也可以進入社區,方便粉絲下次進入。每天都儘量在推送文章的底部「閱讀原文」加上微社區地址,並且加一句話提醒,「歡迎點底部閱讀原文進微社區交流討論」。
  
再說微博平台。在微博上宣傳,說微信號裡開通了一個微社區,相當於bbs,大家加微信就可以進入討論,交流讀書心得。吸引一些粉絲關注微信,來體驗微社區。 之後,手機QQ也開始上線微社區,我開始在微博宣傳,也在微信文末宣傳,讓大家上手機QQ上關注我的微社區,訂閱用戶當時排在所有微社區的前幾名。
  
打開微社區,右上角有個分享,你也可以分享給你的微信QQ好友,也可以分享到微信QQ群,讓大家加入微社區。
  
其次是內容。
  
引導用戶發一些合適的交流、分享、求助的帖子,禁止廣告等,可以寫一個公告說明。平時在微信徵集一些話題,讓大家去微社區討論。比如過年的時候我徵集了「說說故鄉的那些人那些事」,有不少粉絲參與寫感動人的帖子。
 
\
 
十點讀書微社區舉辦的活動
  
定期做一些活動,比如我和出版社合作在微信做連載,註明看連載的時候到微社區發帖有機會獲得贈書。這個時候讀者發帖寫讀後感的積極性就很高。
  
最後是管理。
  
每天有空的時候在網頁或手機上去管理,互動,刪帖,多在一些帖子評論,用戶如果看到站長評論會很高興的,促使他經常來社區留言互動,成為忠實用戶。如果看到廣告就刪帖,過分的直接禁言。
  
可以多邀請一些活躍的用戶成為管理員。我的社區本來有2位管理員,有段時間社區廣告比較多,都刪不過來,後來又邀請了幾位活躍用戶成為管理員,他們在登陸的時候看到廣告就會幫忙刪除。
  
可以設置標籤,每個標籤相當於一個版塊。我在手機QQ微社區上看到一個"英雄聯盟"的微社區裡面已經有版塊了,主版塊裡還有很多分版塊,總成員達到3千多萬,後來得知他們是與微社區數據打通之後的PC社區,這一點讓我不得不承認DZ在移動社區方面做出的努力。
  
身為80後,剛開始上網的那幾年,我們每天花很長時間用來泡論壇,後來人人網、QQ空間、微博、微信漸漸流行,論壇玩得少了。希望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微社區能重新開啟當年論壇的繁榮景象。
  
「我們不會過多限制用戶發帖的主題,除了廣告和使用不文明用語,基本不限制玩家發言,但是社區出現輿論危機時,如果影響比較大,一定會及時解決。」——開心水族箱
  
1、 以活動和獎勵引導用戶進入並使用微社區;
  
2、 留住用戶的前提是找對用戶的胃口,投其所好;
  
3、 點贊等投票性質的活動可以促使用戶主動傳播;
  
4、 將運營活動週期化、固定化是培養長期用戶的好辦法;
  
5、 不限制用戶發言,與意見領袖保持良好的溝通和聯繫。
  
開心水族箱一直想尋找一個可以集合大部分遊戲玩家的移動端社區,我們有貼吧、論壇、微博、微信,也做過多酷社區,但是依然缺乏一個可以集合大部分玩家的手機端輕社區。今天3月初我們開通了蘋果版的微社區,4月開通了安卓版微社區,如今這兩個社區已經成為遊戲最重要最活躍的社區,是玩家互動交友、舉辦活動和收集意見反饋的重要渠道。
  
引導用戶進入並使用微社區
  
微社區剛開張時為了全方面引導玩家進入微社區,不光靠微信推送消息,我們也在微博貼吧全面發力,遊戲內懸掛公告,配合以大力度的活動——萌魚表情模仿秀,以真人秀+遊戲IP結合這種玩家感興趣的形式,並以遊戲內當期熱門的獎勵,來引導玩家參與。
  
在安卓社區,因為已經有了蘋果社區的認知基礎,我們在玩家中預熱做了一場盛大的搶樓活動,搶一樓,前五十樓,前一百五十樓都可以獲得各種不同檔次獎勵。這個活動直接讓社區在玩家中一炮而紅。
  
引導還體現在引導玩家發高質量的帖子,我們的遊戲有很多玩家互動的地方,也有分享攻略的需求,我們會通過嘉獎發攻略、分享、互助帖幫助其他玩家的用戶培養用戶愛發言愛分享的習慣。久而久之會有更多人分享,更多人來看。
  
發掘用戶感興趣的話題
  
用戶來了之後就要想辦法留住他們,發掘對玩家胃口的話題就很重要。我們的遊戲是一款輕度休閒遊戲,大部分玩家都是20-30歲之間的女性,很多是帶著孩子的媽媽,他們有別於互聯網上比較主流的那批用戶,因此我們做活動都特別針對玩家的喜好進行考慮。比如媽媽都喜歡曬孩子,我們做過2次讓玩家和遊戲裡小魚的比萌大賽,效果都不錯,還有各種追憶青春少女時光等情感向活動。
 
\

開心水族箱微社區舉辦的活動
  
除了大型活動以外,我們也會利用熱門話題、小互動等等來吸引人氣。比如在感恩節我們配合遊戲活動做了看圖猜蛋的互動,GM在感恩節彩蛋上畫遊戲裡的魚,在社區發帖讓玩家來猜畫的是哪條魚,第一個猜對的可獲得獎勵,這個活動反響不錯,相信未來還有更多好玩有趣的互動有待發掘。
  
促使用戶主動傳播
  
點贊活動是我們常用的一種方式,因為我們發現部分參與活動的玩家會把自己的帖子發到玩家群、貼吧等其他社區或直接發給好友讓其為自己點贊,這種行為也很好的傳播了我們的社區,因此點贊活動是我們常用的活動方式。
  
常做的點贊活動有圖片點贊、作詩點贊,還有拼四格漫畫等等。此外還會在遊戲內頁結合微社區做傳播向活動——例如「裝扮我的小布偶」即是讓玩家裝扮布偶,完成最後一步裝扮後需要把自己做的獨一無二的布偶發到微社區才可以領取獎勵,這種方式讓社區多了許多高質量UGC內容。
  
培養用戶訪問社區的習慣
  
要讓用戶形成訪問社區的習慣,就要定期舉行活動,並且讓社區成為用戶獲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我們時常會把遊戲裡還沒出的新魚、新活動預告放在社區,或者做個互動小活動,一般玩家對於新的東西興趣都是最高的,因此就會很願意參加。
  
總之用戶能在這裡獲得想要的東西並且能在這個過程中獲得快樂,持續感受到遊戲的樂趣,並且能和一群興趣相投的魚友一起互動,這就是我們運營的宗旨和核心。把運營內容週期化、固定化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例如定期獎勵活躍用戶,定期舉行主題活動,定期做互動,這種習慣的培養對於培養長期用戶比較有幫助。
  
社區氛圍的形成
  
我們不會過多限制玩家的主題,除了廣告和使用不文明用語,基本不限制玩家發言,但是社區出現輿論危機時,如果影響比較大,一定會及時解決。社區的氛圍受遊戲裡的情況影響比較深,因此風向有時候是很不確定的,在做社區時平時就要和很多意見領袖型用戶保持好的溝通和聯繫,讓他們幫忙引導社區的輿論和氣氛,及時舉報不良信息,健康的社區需要引導和管理,我們正在培養形成互動有愛的玩家社區這個目標上繼續努力。
社區 流量 從零 零到 到千 千萬 站長 口述 17 運營 經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977

地方站長口述:我是如何從朋友圈帶回百萬流量的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730/144558.html

案例一:海安零距離

09 年建站,智能手機普及後遭遇流量滑坡,精力轉向移動端,微信公眾號粉絲並不多,加上個人微信,大概能覆蓋不到 2 萬人群。6 月初,PC 論壇與微社區數據之後,熱貼 80% 的流量來自移動端 , 利用本地突發事件在朋友圈引發傳播,效果非常明顯。其中一個本地車禍的帖子,僅一天時間就達到 33 萬點擊,429 次互動。成功利用微社區分享力和朋友圈傳播力帶來回流。

經驗總結:

1、利用公眾號及個人微信等一切可利用的資源將內容分享至朋友圈;

2、利用本地突發新聞的傳播力在微信朋友圈造成病毒式傳播;

3、打通 PC 論壇與微社區數據,利用微社區的分享引導促使用戶主動傳播;

4、PC 論壇開啟微信登錄,用戶掃瞄默認關注微信公眾號,聚攏粉絲;

5、調動用戶創造內容的能動性,利用微社區優質 UGC 內容完成傳播;

6、優質內容加移動端社交渠道,將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實現回流;

海安,隸屬江蘇省,總體人口約百萬左右,海安零距離的站長吉先生告訴我,這百萬人口裡面有 12% 左右是他們的註冊用戶。我說那非常了不得了。這並非恭維之詞,一個擁有 12 萬用戶的地方站在當地完全可以呼風喚雨了。當然,前提是這些用戶在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大行其道的今天還保持著當初的忠誠度和活躍度。

我們是 09 年建的站,那時候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態勢還不像今天這麼兇猛,在我們這樣的三線城市,智能手機到今天才算普及,起碼年輕人已經人手一部。這直接導致了 PC 端流量的下滑,用戶開始逐漸向移動端流失。我知道這是一個挑戰,但我認為在這個挑戰中也包含著許多機會。我想,既然移動互聯網已成大勢,那麼與其逃避,不如擁抱變化,順勢而為,從中尋找機會。」這恐怕是今天大多數站長的普遍想法,因為若非如此,別無選擇。

我們微信公眾賬號的粉絲數量並不是特別多,大概幾千人,加上我們團隊成員的個人好友數量,估計能覆蓋一萬多不到兩萬用戶吧。我們現在特別注重微信朋友圈分享這一塊,因為它的信息傳播力特別強,特別是當地一些突發新聞,在朋友圈裡傳播的特別快,我們從這一點看到了機會。但這裡面存在一個問題:我用微信公眾賬號推送一條消息,這條消息在朋友圈被瘋狂轉發,儘管傳播效果很好,但對 PC 站點幾乎毫無價值。

我們論壇是用 Discuz!搭建的,後來得知 Discuz!最新版本要將 PC 論壇和微社區打通的消息,版本更新後的第一時間,我們在 DZ 方面的協助下將兩端社區進行了打通。微社區的價值在於使用戶既是信息的接收者又是信息的創造者,我們社區許多突發事件都是用戶首先發佈的,其他用戶看到之後隨手就將帖子分享到朋友圈,因為是本地突發事件,所以傳播非常迅速。又因為微社區的數據跟 PC 論壇的數據是打通的,所以 PC 論壇從中獲得了很多流量和用戶。

那麼究竟什麼樣的內容才能形成病毒式的傳播呢,這就需要結合自己站點的實際情況決定。我們經過長期的觀察發現,本地的諸如車禍、兇殺案等突發性事件對我們的用戶特別有吸引力,微社區帖子詳情頁對用戶做了很好的引導,點擊右上角按鈕就能很方便的將帖子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而且微社區有一點優勢就是跳過了登錄環節,用戶直接使用微信賬號或者手 Q 就可進行發帖、回帖、分享等操作。另外,微社區支持直接上傳圖片添加視頻等功能,這一點是 wap 站無法比擬的。

前些日子,海安發生了兩起比較大的車禍,海安零距離及時報導,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影響,《海安再現爆頭慘劇,父子兩人命喪渣土車輪下》此帖一出,引起了網友極大的關注,短短一天時間就有 329968 人查看,429 參與了互動。不久,第二起車禍發生,我們以《海安又現爆頭慘劇,又一女子命喪水泥罐車輪下》為題發佈帖子,截至目前,此帖已有 145740 人查看,271 人參與了互動。這其中 80% 的用戶來自於微社區。

帖子之所以取得這麼好的傳播效果,根據我的分析,一是移動端用戶已經養成分享朋友圈的習慣,同時微社區又在主題帖頂部做了相關引導,所以引起用戶主動分享。用戶通過微社區分享的次數,我們在後台好像看不到,我想應該會很高。二是有賴於微信的社交關係鏈,特別是朋友圈的關係,一對多的廣播式傳播很快就形成病毒傳播的效果。由此帶動了 PC 論壇的流量,總而言之,微信分流了我們的用戶,我們又利用微信找了回來,有種從哪裡失去又從哪裡找回來的感覺。

案例二:巫溪網

2012 年 9 月開通微信公眾號,13 年 2 月份發力推廣,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目前粉絲 3 萬左右。利用公眾號推送消息、微信朋友圈以及微社區實現回流。盈利模式上採取與商家合作的搞活動的形式,比如大轉盤、刮刮樂,收取活動經費,實現我們和網友、商家的三贏。

1、向用戶推送有價值的信息,滿足用戶強需求,用戶就會成為你的粉絲、傳播者;

2、打破單向推送信息局面,利用微社區活動與用戶形成互動,提高用戶粘性;

3、微社區用戶分享朋友圈帶來的流量很可觀,與 PC 數據打通之後將實現兩端雙贏;

4、盈利模式上,利用活動冠名、微信抽獎、微社區刮刮樂等方式實現變現;

相比海安,位於重慶東北部的巫溪是個小縣。全縣常住人口 40 多萬,縣城人口還不到 10 萬。作為當地唯一一家商業門戶,巫溪網的負責人對移動互聯網的到來保持著異常靈敏的嗅覺。「地方社區要是不在移動互聯網迅速佔領制高點,距離被對手秒殺只有 6 個月!」在一篇分享社區運營經驗的帖子裡,這位負責人如此寫道。

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是 2012 年 9 月份開通的,直到 2013 年 2 月份才可以發力推廣,粉絲從零到萬,用了一年時間,從 1 萬到 2 萬,用了 4 個月時間,到現在達到 3 萬,成為重慶縣域級別最大的公眾微信號,又用了差不多 5 個月時間,一路堅持下來,有時候我感覺我們創造了奇蹟,要知道在我們這個偏遠的小縣城能做到這樣的成績是多麼不容易。

2013 年 1 月的時候,巫溪網已創辦近 10 年,我感覺雖然人氣直線上升,但從大勢上看,隨著移動智能終端設備的普及和 3G 網絡的完善,移動互聯網成為主流是一個趨勢。悲觀者覺得移動互聯網是在擠佔地方門戶的空間,我是樂觀主義者,我覺得以前我們有 8 個小時與網友互動,而移動互聯網給了我們一個能與網友保持 24 小時溝通的機會。

最初的幾個月,我對微信公眾號的看法有誤。認為它與之前的微博一樣,只是網站內容的推送渠道,推送新聞的次數也極其有限,用了幾個月時間才滿 1000 粉。有些站長可能剛開始跟我想法一樣,覺得論壇才是我們的根本,微信畢竟是騰訊的,我把自己的陣地守好就行了。這種想法就像當年對待 QQ 群一樣,覺得分流了網站人氣。實際上你是阻止不了網友交流方式的變化的。與其讓別人佔領,不如主動圈地。

基於上面的考慮,我開始重新審視微信公眾平台,從戰略上定位微信公眾號為地方門戶移動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與論壇的重要性均等。我認為之前粉絲數量之所以增長緩慢,主要是因為我們只是把用戶當做我們的信息推送對象,而沒有與用戶之間形成互動,實現雙贏。用戶永遠是對吃喝玩樂最感興趣,這是強需求。所以我用了幾天時間把本地吃喝玩樂號碼放到巫溪網微信,粉絲數出現爆炸性增長。我們滿足了用戶的需求,用戶也成為我們的傳播者。

用戶查詢信息畢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們還用活動提高用戶粘度。在粉絲達到數千以後,我們開始引導網站商戶用微信做輔助推廣。我們不做硬廣推送,而是讓商家提供產品或服務資源,通過刮刮樂、大轉盤的抽獎形式實現廣告信息的到達,網友、商家和我們實現三贏。開始不收費,後來粉絲上萬以後,微信推廣自然成為商家首選,收費也是水到渠成。目前我們用過大轉盤、刮刮樂和投票功能,不過都是第三方平台開發的,最近聽說微社區官方也要推出抽獎組件,還是挺期待的。

Discuz!推出的微社區我們一直在用,但擔心新版本的技術不成熟,一直沒有與 PC 論壇數據打通,最近才剛剛打通不久。數據沒有打通之前,PC 端和移動端雖然是分離的,但用戶通過微社區分享朋友圈帶來的傳播效果已經顯而易見。打通之後,這些流量將直接反哺到 PC 端。我聽說現在有些站點的流量一多半來自微社區,用戶從微社區分享熱點話題到朋友圈,從而引發傳播,特別是我們當地一些突發事件,這在小地方就是頭等大事,所以傳播速度非常快。

可能對站長來說,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變現。我們在盈利模式上也做了很多探索。比如微信好聲音活動冠名、贊助;商家活動宣傳通過微信抽獎收活動費;KTV 商家收年費,在搜索 KTV 詞條時排名靠前、加紅、凸顯商家活動內容;後期計劃酒店、樓盤等專用詞條收錄年費,微樓盤、微網站。微信打印照片神器可以出租給外場做活動需要聚集人氣的商家,還可以出租給婚宴做簽到紀念。」

這位對市場變化時刻保持著敏銳嗅覺的站長語氣堅定地對我說:「我堅信地方社區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迎來了第二春。」


地方 站長 口述 我是 如何 朋友 帶回 百萬 流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702

移動互聯網時代,站長走向何方?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812/151511.shtml

1418285734265

智能手機掀起的移動互聯網浪潮影響可謂深遠,主宰PC互聯網的微軟和Intel已是日暮西山,而Google和百度為代表的互聯網入口則踏上了轉型之路。一年前百度監測的數據就顯示,來自移動設備的流量已經超越了PC,移動互聯網已然接管這個世界,搭上這趟快車的O2O、智能硬件們成為新的熱點。被移動互聯網浪潮所波及的,還有一個巨大的群體:站長。

站長們失去黃金時代?

曾幾何時,站長是互聯網上叱咤風雲的群體,絕大多數WEB內容都由這個群體生產,鼎盛時期的2006年,中國個人站長數量便已高達千萬。這個群體產生了網址導航站265.com創始人蔡文勝、hao123創始人李興平、網站系統開發工具Discuz!創始人戴誌康、58同城CEO姚勁波等互聯網大佬。曾經連續舉辦多年的中國站長大會幾度一票難求,周鴻祎、雷軍等人都曾是這個大會的座上賓。

一個好的idea,搭建一個網站來獲取用戶,用戶就是黃金——這曾是很多年輕人理想的創業模式。站長跟網商一樣,是一個創業群體。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在出租屋里,買幾臺電腦,租一臺服務器,基於Disucz!這類建站模板即可開幹,源源不斷地生產、整理和輸出內容,去百度獲取流量,然後通過百度聯盟之類的廣告平臺變現。與站長創業潮一起產生的還有各種SEO、SEM甚至作弊之類的流量獲取方法。

站長,是一個規模龐大的產業生態。

不過,站長群體正在迎來前所未有的挑戰。移動互聯網正在取代PC互聯網接管世界,網站不再是內容的核心形態,一些大佬甚至發出“超鏈接已死”的感嘆。而中國站長大會在今年6月再度舉辦時,已悄然變身為“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大會”,站長二字被抹去了不說,人氣也下降了不少。

並未離開,而是謀求轉型

移動互聯網到來,站長們作為嗅覺靈敏的人群,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只不過玩法變了。站長們不再依賴Dreamweaver、Adobe Flash、Adobe Fireworks的網頁三劍客,不再只求擁有一個網站或者多個網站組成的站群,不再只是去思考如何從搜索引擎獲取流量。

App、移動適配、H5、社交分享,成為站長們新的關註點。

百度站長平臺是百度與站長們之間的橋梁,站長們通過這一平臺了解百度新的政策、交流關於SEO的方法、獲取百度提供的一些工具。這一平臺的變化側面反映了站長的“去PC化”。百度站長平臺在近日的一次活動中透露,站長們正在迎來一個“站長+”時代,移動互聯網給站長提供了更豐富的工具和渠道去服務用戶,公眾賬號運營者、App開發者,做的事情跟過去的站長並無本質區別,很多就是PC站長轉型而來,而擁有PC站長們則通過網站移動化來擁抱移動浪潮,這些群體構成了移動時代新的站長群,這個群體比PC時代的站長群更加龐大。

為了迎合這樣的趨勢,百度站長平臺推出大量移動化工具,比如SiteApp幫助站長們的網站快速移動適配,AppLink幫助站長的App更好地分發,應用內搜索則可以實現App的內容被搜索引擎檢索。移動時代,百度站長平臺想要為所有新站長們服務。

站長們如何完成“蝶變”?

跟PC巨頭一樣,站長們同樣迎來了轉型季。跟一些站長交流的結果是,大家對於移動互聯網都很積極,會給頁面做移動適配、會研發對應的App、會開通公眾賬號,但網站依然是重點之一。“移動互聯網與PC互聯網並不是一分為二的,其還是在一個體系之類,只不過現在用戶有更多途徑獲取我們的服務和內容,但流量為王依然是真理”,一名站長如此總結。如何抓住移動浪潮,迎合新的用戶需求,成為站長們眼下的重心。

1、適應新的流量獲取方式。PC時代最最核心的流量獲取方式是搜索引擎,它帶來了巨大部分流量,移動時代搜索引擎依然很重要,但還有很多新的玩法,比如ASO(App應用市場優化)、易於分享的H5頁面等等,但是要有主次之分,站長要根據內容特性選擇對應的策略。搜索引擎都是不可或缺的手段,百度移動搜索流量已超越PC,對於移動站長有巨大價值,但移動時代的SEO和SEM都已與時俱進發生了變化。

2、對平臺動向保持關註。站長們過去需要時刻關註搜索引擎的排名規則、懲罰規則等等,移動時代同樣需要了解百度、微信之類的各大平臺有何新的規則變化,並且迎合這些規則調整運營策略。同時還需要對百度等平臺的技術保持關註,比如百度對應用內搜索的支持、對H5頁面適配的技術支持等等,利用這些技術將事半功倍。

3、善用平臺提供的工具。百度站長平臺、微信公眾平臺不斷面向站長們提供各類API接口,幫助站長們更好地提交和獲取數據。百度站長平臺還提供了很多額外的輔助工具,幫助PC站長更好地移動化,更低成本地做App分發,更好地去分析和理解用戶。這些工具是免費的,取代“網頁三劍客”成為站長們的必備。

4、積極融入平臺的交流社區。新時代站長們需要重新去適應用戶需求,去學習新的運營方法,而各大平臺給站長們提供了線上交流社區、線下沙龍、公開課之類的活動,積極融入社區、參加活動,有助於更快速地掌握新的技能,適應移動互聯網的“站長+”時代。

小結:移動互聯網時代,站長並沒有消失。隨著平臺的增加,站長群體反而變得更加龐大,在未來他們或許有一個新的名字,但本質都是依靠某個流量體系創造內容、服務用戶。這些群體面臨著挑戰,但只要善用平臺、積極學習、適應變化,就有機會完成“蝶變”,重塑站長們曾經的輝煌,再度誕生類似於姚勁波這樣的站長新星,也不是沒有可能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羅超,文章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i黑馬觀點與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號zzyyanan。

移動 互聯網 互聯 時代 站長 走向 何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619

站长已死

1 : GS(14)@2011-02-20 15:52:00

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1524

2005 年4月7日,厦门,首届中国个人网站站长大会,在会后游览大小金门的游船上,一位站长自豪地说:“如果这条船沉了,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就会瘫痪。” 这并不完全是夸张,这100多名站长所做的网站,几乎全部在Alexa全球排名2000以内,而当时所有中国个人站长手中的流量加起来,按最保守的估计,也超过整个中国互联网流量的1/3。

站长——中国互联网业最草根的一群人,当时俨然已是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商业力量。2004年,蔡文胜成为第一个以站长身份获得风险投资的人,而在此前后,更多站长正脱颖而出,hao123的李兴平,51.com的庞升东,58.com的姚劲波,以及康盛创想的戴志康,等等,以这些人为代表,一个互联网个人站长的族群似乎突然之间就浮出水面,他们拥有的流量成为了淘宝、百度、Google们争相抢夺的对象,他们似乎一下子成为了某种稀缺资源,变得无比重要起来。

很遗憾,这只是一个错觉。

2009 年7月20日,当年首倡此事的“站长之王”蔡文胜对《创业家》说:“个人站长的时代,在我第一次搞站长大会的时候就结束了。这不是说中国以后就没有站长了,而是说今天个人再重头做一个网站并做到全国出名,有几千万用户已经不太可能了。” 这个判断无疑很残酷,回头看却是事实。

如果说互联网是一个海洋,那么站长就是一群浮萍,他们虽然拥有不小的流量,但大多凭一己之力,兴趣而为。他们没有独特的技术、创新的模式和强悍的资源,这让他们缺乏独立生长的能力。这就意味着,他们在商业上必须依赖一个外在的平台,才能将流量转化为收入,从中移动,到淘宝,百度、Google,莫不如此。但是,对于高度商业化的大平台而言, 流量只是原始积累时期的必要过程,当平台自成气候,站长们手中的流量就将无可避免地走向贬值。而在竞争日益惨烈、管制日趋严格的中文网络世界中,站长这个族群的大部分完全不适应。

7 月15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网站数量下降到279万(2010年1月的数字为323万)。换言之,短短半年时间,中国网站总数已经“蒸发”了44万。它们中的绝大多数是个人站长所开。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优胜劣汰已经开始。

某种意义上,站长既有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精华,也充分体现了它的劣根性。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和发展过程中,百万站长的推动力至关重要。正如美国的数字革命,是由一代代Geek(极客)所推动的一样。

美国有Geek(极客),中国有站长,这看似两个截然不同的亚文化群体,对于塑造各自互联网商业文化却影响巨大。极客都是热爱自由的嬉皮士,智力超群的精英分子,愤世嫉俗、想用技术改变世界的电脑英雄;而站长则是中国中小城市的百万草根,精明活跃敏锐,渴望通过个人奋斗改变命运。他们不反抗不创造不安分,会翻墙打洞贴地赚钱。而相同的是,他们骨子里的个人英雄主义情怀和对主流价值观的反叛。

迄今为止,美国的极客文化已经发展了差不多50年,从最早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Apple II电脑开发者史蒂夫·沃兹尼克,Viaweb 创始人、 Y Combinator投资公司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汉姆到后来的马克·安德森、埃文·威廉姆斯、杨致远,再到今天的扎克伯格,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给 “Geek”这个新词赋予新的内涵。

而在中国,站长文化兴起至今不过十来年,受制于环境和自身条件,上一代站长群已走到衰落尽头。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样遍地都是机会,甚至会比10年前的桌面互联网更让年轻人兴奋。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创业家》采访了康盛创想创始人戴志康,CNZZ创始人蔡文胜,58.com创始人姚劲波,一听音乐网创始人杜雪骞,深圳博雅创始人张伟,落伍者社区站长董勤峰,蓝色理想社区站长曾沐阳,江苏暨阳社区站长许政,杭州19楼社区总经理林煜,k666.com、快典网站长郭吉军,天津百丽吧女性网站长崔怡,重庆购物狂网站站长高樱等超过10位互联网站长或曾经的站长。我们还见到了美国最顶尖的极客代表Paypal的技术创始人马克斯·莱文奇恩,以及谢文等资深互联网观察人士。

我们相信,一个草根站长的时代已经结束,但会不会如1951年“二战”名将麦克阿瑟告别演说时所言:“老兵永远不死,他只会悄然隐退......”

新时代的站长精神又将如何孕育而出?

第三类人

第一拨儿做站的人为什么愿意在互联网上做,他往往是在线下放不开的人,他可能沟通有问题,如果要组建一个团队,这种性格也会成为一种短板。——姚劲波

让我们从最基本的问题开始,站长是谁?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

“站长”一词源于英文“Webmaster”,原意是“网络管理员”,是谁将这个偏技术的词翻译成站长已经无法考证,据戴志康回忆,1996年他上惠多网络时就有这个称呼,并且其中不少的站长日后都成为互联网领域的风云人物,比如当时马化腾是深圳Pony-soft站站长,求伯君是珠海西点站站长,王峻涛(老榕)则是福州站站长,在当时,“站长”更多的仿佛是一个技术高超的网络侠客,虚拟世界在现实中的联络人,而今天,我们再谈论站长时,更多的则是从商业的视角。

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互联网大潮席卷中国,以张朝阳为代表的留洋“海龟”成为这股浪潮中最耀眼的数字英雄。新世纪以来,马化腾、马云、陈天桥等本土精英稳定而持续地崛起,成为更强大的弄潮儿,“海龟”与“土鳖”们是中国互联网的主流面孔,他们定义了中国互联网的格局与走向,但是除了这两类人之外,中国互联网的商业世界中还有第三类人,他们就是个人站长。

无论“海龟”,还是“土鳖”,他们在创业之前,都已经在社会上证明了自己,甚至可以说是属于精英阶层,丁磊出身于电信系统,张朝阳、李彦宏是美国“海龟”,陈天桥则曾是国资企业的年轻高层,马化腾在高科技公司做到技术主管,马云则是大学老师。而个人站长则不同,他们在开始上网冲浪的时候,远不是社会精英。比如李兴平只有初中文化,在做hao123之前的工作是装电脑,管网吧;戴志康大学有15门功课不及格,蔑视大学教育;蔡文胜高中毕业就退学做生意;杜雪骞大二就被学校开除;郭吉军初中毕业,做过钳工,摆过地摊;董勤峰职高毕业,打一份普通的工。简单来说,很多站长开始做互联网之时,并没有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成功,或者站长们本身就并不喜欢、也不适应那个价值观。

2000年以前,是互联网萌芽期。个人站长纯粹以兴趣为出发点,制作简单的网页,只为同好交流和展示,没有收入也充满激情。

戴志康做Discuz!只是觉得BBS可以让素不相识的人交流,做这种社区软件很有成就感;董勤峰将70多篇找国外免费空间的攻略贴出来,只是希望给新手一些帮助;曾沐阳做蓝色理想是希望给网页设计人员一个交流的空间;许政在现实中衣食无忧,做暨阳社区不过是满足自己驰骋网络的爱好;郭吉军更简单,只是觉得网络很自由,就申请了一个免费空间做了起来,喜欢而已,没有什么其他理由。

2000年~2005年,草莽英雄出头的年代,站长们单枪匹马,凭借着对草根用户需求的把握,生猛地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的应用和服务,比如李兴平的hao123网址导航站、华军的软件下载站等,一些拥有流量的个人站长们开始获得不菲收入。

2005年至今,这是一个全面商业化的时代。站长群落开始走向分野,少数具备自我进化能力的站长开始获得风险投资,组建团队,寻找赢利模式。

2010年5月29日,第五届互联网站长大会,超过2500位站长涌向北京东三环边上的长城饭店,远远超过了会场的容纳能力,连饭店大堂和门外都挤满了翘首以盼的人群。当演讲嘉宾唐骏、李开复到场的时候,都获得了偶像明星式的待遇,掌声雷动。

这让互联网资深观察者谢文有些生气。“很多参会的站长根本不是什么创业者,我是觉得他们在现实社会当中都没有什么立足之地,却整天在互联网上做梦,像狂欢一般在创业,不是很奇怪吗?创业应该是很寂寞的,也是很大的付出,不是现在动不动就说我怎么不赚钱啊,你凭什么赚钱啊?硅谷有无数的人根本没有赚到钱,但他仍然是非常好的创业者,这种意识差太多了。”

“变现”是一颗毒药?

2005年以后,个人站越来越不好做了。个人站虽然做了几万个,但最终能够成为商业站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人会拿到风险投资,做强做大,其他的就只能淹没掉了。——蔡文胜

王小波说,生活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互联网又何尝不是,站长们以兴趣为原点的单纯心态,很快就被商业化的大潮所变异。

2000 年11月,中移动发布“移动梦网创业计划”,以开放的姿态迎接SP(Service Provider,增值服务提供商),这既让新浪、搜狐、网易等长期亏损的门户网站一举扭亏为盈,又直接催生了数千家大小不一的SP公司,其中还诞生了空中、华友世纪、掌上灵通、TOM在线等数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同时,也让站长们也获得了第一桶金。

移动梦网同时开放了信息通道和话费支付通道,对于SP来说,更有价值的当然是后者,开放支付通道有一个更为通俗的名称,就是代收费。显然,SP们需要的是海量的用户,此时拥有流量的站长们很快成了SP的合作伙伴。合作方式很简单,个人网站作为前端,将SP的代码和指令嵌入网页,当用户浏览其网站内容时,被 SP的短信、彩信、彩铃、图片、交友等服务吸引并注册,完成代收费的行为后,双方对此进行分成,分成比例从20%到最高60%不等。

从 2001年开始,TOM在线等大SP建立起了自己的短信联盟,这些联盟的网站数量从几百到上万,其中最好的个人网站可能月收入达到10万以上。杜雪骞说,当时月入数万的个人站长有很多,他2004年的个人收入就已经有数十万了。很多人也因此认为,2003到2006年,是个人网站的黄金时代。姚劲波说: “如果要评选一个对个人站长贡献最大的奖,那非中移动莫属。”

但是,中移动将计费和采购的权力都交给SP,捆绑和诱骗成为了SP的常规手段,很多服务不经用户确认就被直接扣费,涸泽而渔,产生了极大的负面效应,随着中移动2006年开始的整顿,整个SP行业迅速衰落,对于以SP分成为主收入的站长来说,好时光也随之结束了,一大批站长从此消失。

除了短信联盟,站长们的另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百度联盟、淘宝联盟等广告联盟,但本质上,这与短信联盟并无太大的差别,都是在贩卖流量。百度、淘宝等平台型的网站在初期都需要积累用户,百度需要抵抗Google,淘宝需要抵抗易趣,他们愿意掏出真金白银去购买站长们手中的流量,但是当他们击败主要的竞争对手、本身就拥有了巨大的流量之后,站长们又重新沦为一个弱势群体,并没有太大的话语权,一个典型例子是,2009年,当Google宣布退出中国之后,百度联盟给站长的广告分成比例立即就被下调。

但站长们又离不开这样的联盟,因为他们单一网站的流量毕竟有限,没有规模优势,无法获得广告主,只能通过这样的联盟聚拢起来,才有广告价值,这就是为什么站长们对百度总是又爱又恨。DCCI与康盛创想的调查数据戏剧性地说明了这种矛盾心理:未来一年,34.9%的个人站长打算加入百度联盟,同时34.6%的站长认为百度是对中小网站未来发展构成威胁的互联网公敌。

先天的缺陷

很多人做的东西既不独特,又没有竞争门槛,打擦边球、起哄、违规,就像城市里的违章建筑。违章建筑也有权利生存,但是整体上来说它是不合规律的,没听说一个违章建筑后来变成一个摩天大楼的。——谢文

站长们的命运实际上在2005年后就已决定。

自那时起,世界已经完全不同,腾讯、百度已经上市,巨头开始在市场上攻城略地,更多有商业模式有资本支持的商业网站开始崛起。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的日趋主流化,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监管也逐步加强,行业的门槛在不断提高。

单打独斗的站长们虽然有着诸多的优点,但越往大走,这个群体暴露的缺陷就越大于其优点:

1. 视野狭窄,目光短浅

“中国站长都是草根,很多都是高中没毕业,在一个小地方,做了一个网站,但有很多用户,李兴平是代表。”姚劲波说。确实,如果非要评选一位中国站长的标本式人物,李兴平比“站长之王”蔡文胜以及“社区盟主”戴志康更为适合。

李兴平几乎是凭着直觉做了一个hao123,但长久来看,网址导航站并没有持续的价值,这是一个典型例子,站长们可以做出符合草根用户的需求,简单而直接,但这个应用通常没有太大的成长空间。李兴平在卖掉hao123时就曾坦言,他“看不到hao123的未来”,杜雪骞说,“站长对行业的观察是站在一个很小角度”,或者更尖锐地说,站长们的视野普遍比较狭窄。

早期的个人网站无外乎小说、音乐、图片、下载等几个简单的应用,没有人考虑过版权问题,只是将这些几乎不需要成本的内容简单堆砌,并以此获得用户,流量来得容易,贩卖流量来钱也容易,大多数站长们不会考虑将来的发展之路,这就注定了多数站长并无进化的动能。

2. 习惯于单打独斗,没有团队

很多站长都没有被管理过,也不会管理别人,只能管理自己,不习惯团队作战,更多的是单打独斗。在互联网发展的野蛮时期,商业网站还不强大,个人站长们可以凭借一时之勇而获得很多的用户,但大多无法长久,当商业网站开始发展,竞争加剧,站长们就像散兵游勇遇上了正规军,没有什么抵抗力。

3. 技术含量低,模式无创新

多数站长拥有基本的技术,但往往只限于制作网页和管理服务器,且缺乏资源和资金去寻找更好的技术人员,这就使得很多站长只能使用通用程序架设网站,无法根据自己的需求去开发。

而且,站长在商业上往往缺乏敏感,什么流行、什么热就做什么,在hao123流行之后,出现无数网址导航站,并且不断细分,但其价值极小。简单来说,站长们有很好的模仿能力,但没有在学习中创新的能力,事实上,这也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的普遍问题。

4. 操作不规范,心态浮躁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作弊几乎是所有站长的必修课,站长们都对流量有着天生的敏感,比如在3721刚出现时,他们会购买热门的通用网址关键字引导到自己的网站,而网站其实和关键字没有丝毫关系。专业的作弊程序也并不鲜见,通过虚假点击骗取广告费只是寻常事,显然,这是一种杀鸡取卵式的方式。

中国最老的老站长高春辉认为参加第一届站长大会的站长99%以上是赚钱的,但如果不作弊,那么参会的站长可能会少 50%到70%。其间的一个小细节是,一位新站长问老站长,怎么才能更好的作弊?在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后,这位新站长几乎是扭头就走,招呼都懒得打一个,老站长感叹道:“在这里,我看到的更多是浮躁,都是梦想要一步登天。”

谢文尖锐地说,个人站长对中国互联网的作用有两个方面:“正的一面是聚沙成塔,把零散的流量变成一种可见的商业操作基础,普及互联网的基础运营知识;但另外一方面,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是灰色产业链,流氓流量、擦边球等不规范的商业操作盛行,走火入魔。这正负两者和为零。”

名片换了又如何

九几年做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摸黑,做什么都是第一,那时候更多的是勇气、敏锐起作用,现在好做的差不多被人占了,更多需要的是智慧,需要深度、综合的技术创新。——谢文

作为中国最大的社区平台软件提供商的负责人,戴志康可谓是一个超级站长,他每天都在与大大小小的站长打交道。他发现前几年很多站长在开会时都拿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名字、电话,但是现在和大家换名片的时候,发现每个人都已经是公司的CEO了。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事实上,除了在站长这个圈子里,所有的站长几乎都不再称自己为站长了。

二十年前,人们把那些脱离机关单位,去做点小生意的人叫做下海,戴志康还记得小时候做大学老师的父亲就用这个词介绍以前的同事,从此他印象中“那个人的脑袋上仿佛就刻着‘下海’两个字”。这分明是传统的价值体系给异类打上的烙印,而今天,在圈子之外,“站长”这个词也像一个让人不快的标签,让站长们难以接受。

崔怡拥有站长中少有的高学历,她是南开大学的生物学博士,父母希望她能出国留学,2006年暑假,她却自己做了一个女性社区,当上了站长,并放弃了做学问的道路。崔的名片上写着“天津百丽吧女性网CEO”,如果出去见广告客户,她会奉上另外一张名片,上面的头衔是“运营总监”,为什么要用不同的名片?“我虽然是网站的老板、站长、CEO,但是我在名片上印中档的职位,这样会提升整个团队网站品牌的形象。”她说。与那些老站长相比,崔怡在创业之初就有着清晰的商业计划。

“在我们圈内你介绍我是一个站长,我觉得很高兴,因为我是你们的一员,在同类之间用这种称呼我觉得是尊称,但外人在说站长时常常有一种调侃的味道,我不愿意跟人家解释什么是站长。”许政说。

许政虽然是暨阳社区网的负责人,但他的名片上写的也是“运营总监”,他多少还有点文艺青年的痕迹,实际上他走上商业化之路完全是迫不得已。按照他的个性,他宁愿在网上做一个潇洒的版主,就像他的id号“游牧”一样。

暨阳社区网并不是一个太知名的网站,但是却拥有注册会员30万多,总帖量逾5000万条,日新发帖量达5万,日PV值超过100万次,显然这样的网站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商业价值,但许政和他的合作伙伴明镜却从来没有通过网站赚钱的计划,因为他们两人都有很好的工作,衣食无忧。

2006 年,他们两人的一位朋友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但业务不多,许政就在网站上开了几个广告位,交由这位朋友代理,广告收入各拿一半,出于信任,双方甚至都没有签署合同。到2007年,这位朋友提出希望以每年10万的代价包下网站的广告代理权,许政和明镜本来就没希望赚钱,觉得这样每年有一笔稳定的收入也不错,就同意了,并且签署了一份正式的合同。

不过,许政从来不知道网站广告销售额到底有多少,那位朋友后来又提出,希望拥有网站的股份,由他负责经营,许政和明镜再次表示同意,但是他们希望那位朋友投入一些资金,毕竟他们两人做这个网站已经将近10年,但那位朋友不同意,结果闹得不欢而散,许政只好自己出来做经营了。

“像我们这些个人站长转向商业的时候,其实很不适应,以前在网上是大家很敬仰的人,或者是很纯洁的,甚至可以说是不食人间烟火那种感觉;以前在网上人人追捧你,现在却要去亲自跑业务,这对我很难,甚至我有一种畏惧心理。”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半年的适应;许政发现这个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已经有将近五六十万,“我发现商业化其实并不就一定会破坏自己的原则,用户、商家和自己可以皆大欢喜,我觉得这个成就感甚至更大。”接下来,许政计划把暨阳社区网进行彻底的商业化。

和崔怡、许政一样,很多的站长开始组建团队,他们刻意在商业世界中淡化自己的站长身份,摒弃单打独斗,开始尝试正规化运营一家公司。

站长2.0

现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就是移动互联网,会有更多不一样的站长出现。移动互联网会出现的三个机会,第一是组件,现在其实最优秀的个人站长都在做组件;第二是直接在手机上面做应用;还有一个是微博。——蔡文胜

郭吉军是一个站长大会狂人,喜欢参加各种站长大会。2010年6月,在湖南互联网站长大会上,他发现,曾参加2005年第一届站长大会的站长已经不足10%,“大部分站长消失了”。但新的站长时代会来临。

谢文将新一代的站长分为三类:

第一类可能就是用康盛等提供的通用建站软件,用独立域名,依靠流量或与电子商务结合,赚取一些收入,这可能占70%左右。

第二类是为Facebook、苹果等大平台做第三方应用的,他们不想独立打天下,只是一个更大产业链中的一环,占20%左右。

第三类是创业者,这一类有独立的公司、摸索商业模式、寻找风险投资、争取做大,这部分可能占不足10%。

一个在业界言之凿凿的传闻是,戴志康的康盛创想将被腾讯收购。这意味着中国最大的社区软件架设平台将被中国互联网最强大的公司所掌控,尽管很多的站长哀叹康盛创想被招安,但抛开感情因素,从理性的商业逻辑上来说,这未必不是一个好的结局。

中国互联网的现状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三强鼎立,搜索百度一家独大,电子商务阿里淘宝一家独大,而腾讯综合实力最强,但相对封闭,其搜搜和拍拍也较弱,倘若将康盛收入囊中,则可获得7成的社区平台,其流量和用户对于搜搜和拍拍显然有着极大的价值。而对以广告和电子商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站长来说,搜搜和拍拍做强,也意味着市场上有了制衡百度和淘宝的力量,或者说,腾讯可以比康盛更有效地兑现站长的价值,当然前提是,腾讯必须走向开放。

再没有把腾讯收购康盛作为个人站长时代终结更为合适的标志了,如果这个为个人站长服务的平台投靠了一个更大的平台,那么,这种大平台将是未来的站长——或者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个体创业者们生存和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空间。

本质上,中小网站与大型平台型网站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小网站为大网站提供价值,大网站通过开放接口为小网站提供变现手段——搜索框,甚至超级链接何尝不是一种开放接口的初级形态呢?

最初小网站提供的价值只是无序的流量,而现在则变成了可以精确转化的电子商务用户、黏住用户的第三方应用程序,显然其技术含量正在变高,而对于站长——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互联网创业者——的要求也正在变高,站长时代贩卖的是流量,新的时代比拼的是技术、运营、创意,某种意义上,这就是草根站长们进化的路径。

李兴平仍然是最好的标本,2004年,他将月入百万的hao123以1200万元的价格卖给百度,之后与蔡文胜开始合作小游戏网站4399,两人都认为这将是未来的一个新机会。李兴平本人比较内向,一度也喜欢独来独往,但他具备很好的学习能力,与蔡文胜组成最佳拍档,一人负责产品、运营,一人负责战略、融资、对外合作,并组建团队,脱离早期的单兵作战方式。如今4399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网页游戏平台。显然,如果李兴平坚持做网址站,肯定不会有在4399上的再次成功。



站长故事一:
“落伍者”董勤峰

做了10年的站长,就是因为理想而坚持

本文来源|《创业家》

现在还在说理想的站长已经不多了,董勤峰也不怎么说,但和9年前刚开始做“落伍者”的时候一样,赚钱仍然不是他的主要兴趣。

董勤峰1996开始上网,1998年就在万网申请空间做个人网站了,当时没有什么应用,就是网页聊天,网站取名为“落伍的现代人”,非常火爆,当时聊天程序是基于CGI的,最多也就支持两三百人同时聊天,聊天内容生成的是TXT小文件,文件一多,服务器极易宕机,不久万网就强制停掉了董勤峰的网站。

董勤峰只能去所有的国内外网站上寻找免费空间,采用开多个聊天室的方法继续做站。当时还没有搜索引擎,只有雅虎这样的目录型网站,所以想要找一个可用的免费空间非常麻烦,只能一个一个去试,不过董勤峰却乐此不疲。依靠这种原始的方法,董勤峰从美国、法国、俄罗斯各地找到了很多好用的免费空间,到2000年的时候,“落伍的现代人”网站的首页IP已经达到13000,而当时的门户网站也不过是几十万的IP。

在站长交流网站k666上,董勤峰发现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还是找免费空间,因为租空间实在太贵了,100兆的空间每月的费用可能就要2000元。

董勤峰于是就将自己找到的免费空间写成攻略贴在k666,哪个输入框里填名字,哪个输入框里填邮箱,怎么激活,去哪下载FTP软件,怎么上传文件、设置目录权限等等。“2000年我就专门写攻略,我桌面上全是空间攻略,有人问哪个空间怎么申请,我就贴出来给他看。我大概写了七八十篇,基本上垄断。”

有一次董勤峰找到一个国外网站,进去注册申请之后,只得到一段代码,他英文不太好,虽然估计是广告,但也没太在意,不过还是把过程贴到了网上。2年之后,一位上海的站长找到董勤峰,对他说很感谢他。那段代码是国外一个广告联盟的代码,1000个PV就会得到8美元,那位上海站长将这段代码放到自己的网站上,买了10台电脑,不停地按F5刷新,就赚到了大钱。

到了2001年初,QQ开始起来了,网页聊天逐渐衰落。2001年3月,董勤峰将“落伍的现代人”改为“落伍者”论坛,之前一年多积累下的朋友就都来了,董勤峰开始自己租服务器,一年一万块的工资,有八千交给了服务器,网站却没有任何的收入。

就像网名“拒绝游泳的鱼”一样,董勤峰从来没有主动想过通过网站赚钱的事。到2004年底,有人非要给落伍者赞助,董勤峰才从落伍者上获得第一笔收入,当时连广告代码都没有,董勤峰就用手工做了一个广告,后来就变成了标准程序。直到现在,落伍者没有做过任何一个其他形式的广告,Google AdSense、点击广告都没做过,这么多年就一直是包月广告。董勤峰也不懂SEO,没有任何优化措施,广告都是靠用户相互介绍来的。 “落伍者的用户赚到钱了,才来给我们投广告,这是一个反哺的过程,之前我自己没有意识到可以放广告,根本没想法。”

现在落伍者每年的收入大概有几十万,“如果在一个会经营的人手里,每年收入可以做到几百万”,不过董勤峰并不在乎,他觉得这样就挺好。“我原来在乡下,现在在一个小城市,做了个网站,大家都来,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我不是一定要赚多少钱,其实有好多东西都可以赚钱,同行们在做的方式我都可以做,但是我从来没有去做过,因为我比较怕麻烦。我做落伍者已经9年了,从小到大,我坚持这么长时间做的事不多,支撑我的是幸福感。”



站长故事二:
张伟的进化



多数站长并无进化成“站长2.0”的基因,他是个难得的例外

  

本文来源|《创业家》

2000年底,张伟开发了一套网页聊天程序,当时腾讯QQ还没开始流行,很多地方门户、信息港需要这样的聊天程序,张伟的程序价格从几千到几万元,一个月可以赚到几万块钱。2001年,张伟曾经有机会去腾讯工作,但是他没有去,当时腾讯才三十几个人,张伟自称“错过一次成为亿万富翁的机会”。

聊天室的生意一直不错,2004年12月,张伟成立了深圳博雅互动公司,当时团队已经有近二十个人了,这年公司的收入也达到了500万,但之后两年的收入就开始往下走了,因为用户都用腾讯QQ了,而且QQ推出群功能之后,传统的网页聊天室更是彻底失去了吸引力。2006年Web2.0概念流行,张伟也试图做一个聊天门户,但很快发现“Web2.0是个泡沫”,不挣钱,到2007年年底,公司从写字楼搬到一个民宅里,人也只剩五个了,尝试各种方向,在线客服、聊天工具条,几乎每个月都在尝试新的方向,但未来仍然晦暗不明。

2008年5月,Facebook已经开始在国外流行,其一年前开始的开放平台已经逐渐显示效果,张伟注意到了Zynga的游戏在Facebook平台上的火爆,7月,国内主要的SNS社区校内网也宣布开放平台,张伟认为,这是一个大趋势,决定转型做网页游戏。博雅互动在2005年时曾给深圳电信做过简单的网页游戏外包业务,有Flash游戏开发的经验,第一款游戏《德克萨斯扑克》开发了3个月时间。

当时国内只有康盛创想和校内两家开放平台,都还很缺乏应用,因此都在极力拉拢博雅互动这样的第三方开发商,《德克萨斯扑克》10月进康盛平台,张伟记得上线第一天收入就达到2700元,这让他很兴奋,11月进校内平台后,同样非常火爆。

当时最火的SNS游戏是偷菜,几乎没有其他游戏,因此虽然国内用户并不了解《德克萨斯扑克》的玩法,但还是很快流行开来。之后51.com、开心网等都开始开放平台,“国内大大小小一共有二十七个开放平台,”张伟说,“我们这么好的游戏到处都是可以赚钱的地方。”张伟还将自己的游戏制作了繁体中文、英文、俄文、葡萄牙文版本,放在Facebook平台上。

平台与开发商采取分成的收入方式,以康盛为例,每100元游戏的收入,博雅互动可以分到40~50元。整个2009年,博雅互动的收入超过1000万元,而其中Facebook的收入约占一半。现在博雅互动每个月的收入在三四百万,张伟预计2010年的总收入可能会达到3000万。

从网络聊天到SNS游戏,作为一个曾经的个人站长,张伟的转型可谓十分漂亮,虽然他说这是一种偶然,但是似乎也不尽然。“我经历过互联网泡沫,那些所谓的机会到你眼前又如何地流失,这样的过程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们对机会的把握比较好,我们会把一个芝麻大小的机会看得像西瓜一样大,而80后往往会把西瓜一样大的机会看得像芝麻那么小,这是一个区别。”

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初坚持下来的5个人组成了一个很好的团队,有人负责技术,有人负责策划,而张伟则负责对外合作,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团队,即便张伟看到了SNS游戏的机会,也不可能抓住。



极客与站长:
一日为极客,永远是极客

硅谷神童、连续创业家Max对极客的定义,相信对所有人,特别是创业者们都会是一种启发和激励

文 / 卢刚

本文来源|《创业家》

一件印有Slide公司Logo的T-Shirt,鸭嘴帽,再加上蓝色牛仔裤,35岁的Max Levchin一身标准的(Geek)极客穿着。

出生于乌克兰的他在 23 岁时乘车来到帕洛阿尔托,向投资人推销他关于首个网上支付系统 Paypal.com 的主意。在eBay 于 2007 年以 15 亿美元的价格买下这个网站后,这个技术天才很快又创立了新公司 Slide.com 。现在,Max是硅谷著名的思想家,他早期在 Yelp.com 等热门公司的投资也受到同行关注。

在硅谷早期,极客特指那些有极高的技术能力,对计算机与虚拟世界无比痴迷的天才或鬼才,而如今,像Max这样的新一代极客不再自我封闭、游离于主流人群之外,而是努力用技术手段、创新能力和源源不断的想象力不断地创造出更好的生活方式。

Max似乎相当内向,除了演讲和接受采访,他更喜欢独自坐着。而当他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又变得非常健谈,你感觉不到他作为一名成功创业家常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更多是一种极客独有的气质。

在国内,除了在自己的圈子里,所有的站长几乎都不再称自己为站长了。但从Max身上,我看到是一名极客的骄傲,因为他说“Once a geek, forever a geek”;还看到一种精神,“保持一颗好奇心,不要害怕去尝试各种事情”。

1.你的事业应该说已经非常成功了,现在你认为自己还是极客么?

Max:是的。 曾经是极客,永远都会是极客。

2. 你认为极客精神的核心是什么?

Max:好奇心。如果你做一件事情的唯一目的在于赚钱,那么我相信最终你会觉得无聊而丧失热情的。因为一旦你变得非常富有,你所感兴趣的东西就只有一样,就是继续赚钱;但是如果你做事的目的在于不断学习,那么你会不断发现很多引起你兴趣的东西,因为总有值得你学习的东西,学习无止境。所以,我想好奇心对于极客来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精神。这也是我创业,并且不断创业的原因,我一直对很多东西感到好奇。我对金钱很好奇,所以我创立了Paypal;我对虚拟世界好奇,所以创立了Slide.com.

3. 美国的极客文化为什么对IT 业影响如此之大?

Max:首先我觉得极客文化并不是美国独有的,中国我相信也会有很多极客。很多人觉得很多美国的公司都是极客创立的原因,也许仅仅是因为美国的极客总是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情好奇,觉得他们可以去做任何事情,所以无所顾忌地不断去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例子。

4. 看看现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很难找到由真正极客创立的大公司,中国是不是缺少一种极客文化?

Max:对于中国来说,这种极客文化我想这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极客比如程序员开始创立他们的公司,而其中一些也会非常成功。我个人认为,马云也算是非常极客了,虽然他是一个英语老师出身。

10年之内,中国会出现很多由极客而不是商务人士创立的公司。这一定是一种趋势。

5. 人们常常认为极客往往缺乏商业头脑而不适合创业,那么你对极客创业有什么看法和建议呢?

Max: 首先我想再次强调不断对很多事情好奇对于极客来说非常重要。当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我对商业没有任何概念,我只知道如何写代码。那时候,我只想编一些程序供其他人使用。最开始我们做了好些产品,但是大多数都最终失败了。

许多次失败让我开始反省失败的原因。我终于意识到我一直都只是在为我自己编写程序,而我是个极客,我的需求全然不是大众的需求。所以有一天,我对我自己说,我应该为普通用户开发产品而不是只为所谓的极客们。我开始改变自己的思路,最终成功了。

我想,要获得这些经验其实并不难,在经历几次失败以后你就应该体会得到了。从你第一天创业开始,这些经验你都会自然而然的逐渐领会到。

极客能够创造出伟大的公司,这已经不容置疑了。虽然我知道还是有很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6. 中国的创业环境能培育出美国式的极客吗?

Max: 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注硅谷这边,对中国的整体创业环境并不非常了解。但我了解到中国的创业环境并不十分好,因为有许多来自各方面的政策和条款,这些对于创业者来说并不有利。

但是我想这是需要时间积累的。最开始的环境总归是不好的,但是只要这个市场在发展,很快你就会发现整个环境也会随之改善,比如说更多资金的进入,更多创业孵化器的出现,更多天使投资人的关注等等,整个环境中的各种因素都会逐渐变好。

当然,(我持这种看法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我这个人对任何事情都很乐观。

7. 是极客改变了美国?

Max:可能这样说更准确一些:是创业家改变了美国。任何一个社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创业家,因为他们在一直不断推动变革。

对任何一个国家,创业家精神都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在不断创造价值,所以我认为美国的变化正是这些美国创业家的功劳。20世纪当世界重心从欧洲向美洲迁移的时候,所有最好的发明创造和伟大的想法都来自美国,而大部分这些伟大的想法都是由创业家建立起来的,或者由他们最终商业化的。

8. 你对中国个人站长的建议是什么?

Max:跟随你的好奇心。不断尝试许多事情,千万不要害怕这些尝试带来的失败。对于创业者,记住一点,做任何事,了解清楚这件事的运作方式至关重要。

(卢刚博士系国际知名中英文独立科技博客Mobinode和视频博客Mobinode.tv联合创始人, TechCrunch、ReadWriteWeb特邀作者,KUUKIE趣奇网联合创始人)
站長 已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086

【創酷】站長第3 春?

1 : GS(14)@2011-05-15 11:56:21

http://www.iceo.com.cn/chuangye/61/2011/0429/216725.shtml

电子商务让站长群体有了起死回生的机会,小朱只是这个庞大人群的一个代表。这到底是草根互联网的蓬勃未来,还是又一幕海市蜃楼?

小朱觉得自己在做梦,像那些一夜蹿红的草根明星,昨天还是没人搭理的非主流人群,今天就变成了人人要抢的香饽饽。
上个月,他的一个技术分享网站收入竟然超过了1000元,还是在传统的淡季。过几天,他专门服务于电子商务公司的导购网站就上线了,收入还会增加。小朱非常期待,“每个月赚到1万元我就可以全职做站长啦。”
几个月前,他和朋友们挤在被他们认为“阳春白雪”的国家会议中心。凡客诚品创始人、CEO陈年对他们敞开了怀抱,他先是说,“站长的重要性不是编的”;又说,2004年亚马逊真正来到中国时带来了网站联盟,他们真正能够发展起来,其实是靠网站联盟。为了表达站长的“重要”,陈年特意邀请投资人启明创投创始人童士豪参会,童之前从没在凡客的公开活动中露过面。
就算童士豪不出面,小朱也会一直记着这一天。那天非常冷,可当陈年说“凡客开了几千家店”时,小朱立即热血了。他大叫,“他说的(那些店)是我们。”
从那天起,小朱的“极客”梦想就死灰复燃了。不过,他经常会怀疑,站长群的繁盛和衰败,他又不是没有见过,这到底是最终的蓬勃未来,还是又一幕海市蜃楼?
起死回生的内力
在凡客联盟站长大会举行之前,习惯了为多赚几十块钱在各种广告联盟“游荡”比价的小朱,已经嗅到了一点味道。
先是各家联盟都开始使用一种按成交比例提成的计费方式(CPS),然后出现了一款化妆品高达40%的分成方案。那些B2C广告主先后组建自己的联盟,用各种手段试图与小朱他们更“亲密”一些。
是小朱自己刻意保持着“后知后觉”,之前的日子实在太窘迫了,他是草根站长中最不被看好的个人站长。本来,他在演绎一个传统而俗套的落魄草根站长桥段:刚过20岁,生于中国三线城市,没读过大学,在北京打工。因为喜欢软件破解,他先开了一个技术博客;随着访问量增加,又做了专门的技术网站。小朱至今还是个“光杆司令”,网站从内容到运营都自己做。
毫无疑问,小朱是个有理想的人,他2008年建站时正是站长群体最惨淡的时候。“站长之王”蔡文胜早就说,个人站长时代已经过去了,甚至中国互联网还有“站长已死”的论断。和中国第一代站长一样,小朱建站的目的单纯而直接,就想找片天地把他的技术发挥出来。
但小朱既不敢寻求美国极客们的地位,更不敢奢求站长前辈们的一步登天。2009年初网站有了一些流量,一个主机厂商上门。他兴奋自己的网站被认可,却不兴奋这个价格。对方以每月30元的价格买了他网站首页顶栏最好的广告位,“都是这个行情”。
“每个月要花100多元租服务器,加上域名等费用,一年要花三四千块”,小朱开始像其他站长那样挂上Google Adsence的代码,“赚的特别少,一个月也就一刀(美元),毕竟是技术站,转化率不高”。
小朱不喜欢作弊,他认为技术站应该有点“品味”。他不断优化网站的广告投放,试用过所有的广告联盟,峰值月份收入不过400到500元。白天他要做另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晚上要更新并维护网站。“但我那份工作和技术有关。”他说。
草根站长故事的新版本是,受到鼓励的小朱心思活络了。他在博客也挂了广告代码,和朋友的一个下载站联通以增加流量,还为B2C量身打造了一个导购网站赚取佣金。
能赚钱的不仅是小朱这种技术草根,任何人只要拥有独立页面再挂上广告代码,就能赚取相应的佣金,联盟鼓励他们把微博、博客、论坛等各种平台的流量转化为收入。比如凡客联盟,加盟方式就挂在网站首页:网站、博客合作,用广告图片、文字链进行;网店代销合作,只需收集订单、代客下单,商品由凡客统一发送;在校学生可以申请凡客的校园代理,除了能赚取佣金,还有希望加盟凡客。据凡客联盟负责人介绍,成立不到一年,联盟已有大小会员超过十万家,有的网站或网店一个月能收到十几万元的佣金,“很多人收入过万元,但也有很多会员赚不了多少钱”。
每次登录联盟,小朱都要在首页停留几秒。吸引他的,除了用红色书写的佣金比例“16%”,他更喜欢“合作”这个词。站长群体长期作为“地下资源”存在,联盟和广告主永远高高在上,“合作”让小朱感到被尊重。
“不能说这是潜规则,但至少是默认。品牌客户不仅要求优质的资源,还要求展示品牌的良好形象。”兴长信达董事长刘磊解释。他一直为品牌厂商提供电子商务代运营,2004年时曾尝试过使用站长联盟进行产品推广,后来因客户要求不得不停止。
之前可很少有大佬像陈年这样肯定站长的地位,就算站长帮助许多网站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那些网站依旧羞于承认。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高春辉评价,“至少现在(站长)有上得了台面的收入”。
除了收入,小朱还享受到一些“豪华”的服务。听说艾德思奇公司推出了专为站长服务的产品Pubsage,小朱迫不及待的试用了Beta版。
Pubsage是个网站营收优化系统,采用流量细分和竞价的方式来销售广告。Pubsage的广告主比小朱多——上面既有百度、谷歌、淘宝等大小联盟,也有京东、当当、平安、新东方等广告主。Pubsage会将每一次展现分配给出价最高的广告主,小朱不用再花大量时间比较各家联盟的价格(同一广告价格也会频繁变动)。之前,他的广告位是以批发的形式卖给联盟的,如果更换联盟太频繁会被降级并减少佣金比例。
除了价格,Pubsage还提供广告样式以及展示有效性的优化。除了一些要零卖的广告位,小朱把其余的广告位都加上了Pubsage代码,现在这些“卖不出钱,自己选品太累,还得配色”的位置每月可以卖四五百元,收入翻了一倍。艾德思奇首席分析师付增学曾在系统后台看到过收入翻几倍的例子,他谨慎的说法是“至少能为站长增加20%的收入”。
现在小朱打理广告位的时间减少了三分之二,只有首页顶栏等重要位置由他手动选择广告品类。他的网站访客都是技术爱好者,他会选那些技术爱好者感兴趣的产品,成交机会大一点。
或许几个月后小朱就能做个甩手掌柜专心打理内容了,因为准备为他们提供服务的公司不止艾德思奇一家,在互联网广告业精耕多年的MediaV也将推出新平台。MediaV同样按每一次展现匹配,不过他们从另一路径优化营收:通过对Cookie的即时运算,直接展示访问者最感兴趣的内容。
之前,艾德思奇为百度提供搜索引擎优化服务,MediaV则是新浪等主流门户和各主流电商深度合作。小朱强调了好几次,“它们以前都是给大公司服务的”。
道与魔
不过小朱一直很纠结。他经常怀疑现在的繁盛不过是黄粱一梦,然后总有一些力量能让他一把打回原形。
創酷 站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312

站长之王蔡文胜

1 : GS(14)@2011-06-12 14:43:20

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2139
站長 之王 王蔡 文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769

頭骨下顎破裂英「貓站長」疑遭虐殺

1 : GS(14)@2016-02-04 17:23:55

英國漢普郡(Hampshire)13歲老貓米西(Missy)喜歡坐在巴士站與路人問好,成為社區知名的「貓站長」,但牠的主人上星期發現牠身受重傷回家,相信是遭歹徒踢至重傷,最後傷重得要人道毀滅。72歲主人麥考密克(Richard McCormick)稱米西非常友善,飼養牠9年以來,牠經常走到巴士站,巴士站建成前,牠會整天躺在巴士站附近草地,建好後更經常躺在欄杆上,「米西喜歡受到關注,對等車的人非常友善,我肯定人們等車時都喜歡摸摸牠。」但上周牠回家時,卻口部流血,負傷跌跌跘跘走回家,麥考密克立即抱牠看獸醫,可惜因傷勢太重而要人道毀滅,麥考密克慨歎:「牠頭骨破裂,而牠的下顎亦裂成兩截,牠的牙都打掉了。為何有人會對小動物做出這種事?」民眾周一在巴士站內擺滿鮮花,又有人在社交網上悼念米西,甚至在「JustGiving」網站發起籌款,希望為米西樹立一個牌匾。麥考密克非常感動,但強調自己不需要金錢,呼籲如果有剩餘善款,請他們捐款予貓貓組織,而他的孫兒就在facebook緝兇,希望有人提供線索。英國《每日電訊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04/19478900
頭骨 下顎 破裂 站長 疑遭 虐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25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