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枯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e40a1e01011n36.html

第一張是按照算術平均法計算(剔除虧損股以及市盈率超過100倍的特殊樣本)的市盈率水平,第二張是整體法計算的市盈率。前者反映了市場平均水平,權重的差異影響很小。

 

依稀還記得這兩年在網上與人爭執不同板塊估值差異問題,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挺無趣的,既浪費時間又浪費感情。時間會慢慢驗證一切,不過是師母已呆吧。不管如何,從投資摸到門徑開始,沒有泡沫會傷害到我,能避開泡沫投機所造成的嚴重的資本永久性損失,就意味著離成功近了一步。

 

近又觀芒格的窮查理年鑑,從芒格的諫言中,我讀到了太多關於投資、關於價值投資的核心要點。有些簡直令人驚奇,例如著名的大便理論:「將葡萄乾和大便混在 一起,你得到的仍然是大便」(2000年科網泡沫時期針對科技企業對人類進步的貢獻和科技股瘋狂投機對投資者的傷害)。還有鐘擺理論:「只有當鐘擺擺向極 端時候,我們才知道怎麼做,其餘時候,我們並不清楚。」等等。這本書印刷精美、配圖精美,文字精妙,現在仍然是愛不釋手。

 

巴菲特在去年11月接受CNBC採訪時,再一次將價值投資的樸素觀念闡述的非常清楚:低價格買入誠實管理者經營的優秀企業,即便未來是不確定性的、波動性 在加大,也不會影響到你的投資(除非你使用了不正常的槓桿)。非常珍惜兩位老洋鬼子在世時對投資的言語,如果有遭一日兩者皆見上帝,那投資界該多麼寂寞啊!

 

儘管價值投資的理念樸素簡單,但實施起來卻千難萬難,何為「安全的價格?」,如何識別「誠實有能力的管理層?」,如何判斷企業的未來發展前景,哪一樣不是 需要下苦功夫的?芒格有句話,說:「我們並不是在做股票分析,也不是投資分析,而是在做商業分析」,價值投資者成功的概率也許和企業家創業類似,也會有相 當大的失敗概率,也會為投資判斷的失誤付出慘重代價。但顯然不能因為這種失敗而否定它。至少我覺得價值投資比創業的成功概率還是高的。

 

當然,武功還難分少林武當和峨眉,做股票的路徑有很多條,曾經經歷過了「由慢到快」的階段,現在又回到了「慢」,這是最適合我的方法,卻未必適合別人。所以,走自己的路,讓別人打的去吧。

 

忽然想起了蘇東坡的《定風波》,聊以為記。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莫聽 聽穿 穿林 林打 打葉 葉聲 何妨 吟嘯 徐行 枯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9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