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2年吸金超300亿 广深高速“空喊”6年不扩建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810/1363501.shtml

  每经记者 李亚蝉 发自广州
“号称高速公路却难以高速、连个厕所也没有被迫在路上方便、半路坏了的汽车只能在路边维修或等待拖车……”广州律师赵绍华近日一纸申请,将中国最早的高速公路之一的广深高速再度推到公众面前。
和车主的抱怨相比,数据显示,这条号称中国最繁忙、最赚钱的广深高速公路日均路费收入935万元,去年路费收入约35亿元,12年路费收入已经超过300亿元,远超投入。
“公路大王”的选择
在广深高速公路背后,隐藏着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公路大王”胡应湘。正是这位香港超级富豪,上世纪80年代在内地建设高速公路还饱受争议时,就率先提出投资修建广深高速公路。
这条当初并不被看好的广深高速公路,随着内地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私家车的大幅度增加,如今已经成为最好的“赚钱机器”。
相关数据显示,2002年7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广深高速合计实现了242.48亿元的路费收入,平均每年路费收入28亿元。广深高速公路 的正式通车运营时间是在1997年,虽然目前已经找不到1997年到2002年期间这条公路所收路费的公开数据,但按照业内人士每年15亿元的保守评估计 算,广深高速公路的路费收入已经超过300亿元,并且还将继续收取若干年。
公开信息显示,当年广深高速公路项目的总投资为13.4亿美元和7.04亿元人民币 (包括皇岗口岸工程、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工程和建设期利息)。如此算来,这条公路已经为它的所有者产生了近200亿元的利润。
无怪乎胡应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将投资广深高速公路作为他人生最明智的选择之一。
扩建计划空谈6年?
广深高速公路令胡应湘及其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这条公路被抱怨“高速公路不高速”、“收费高、服务低”由来已久。最近更有在此高速公路上“遭遇”无处加油的律师将广深高速告上了法庭。
事实上,合和公司也早已意识到广深高速存在的问题了。
早在2004年10月,胡应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有关广深高速扩建工程已与合作伙伴达成共识,计划将六车道扩充至十车道,初步估计投资总额70亿 元,正待政府审批,料扩建工程两年内完成,每年收入为20亿元。2006年8月,该公司董事总经理胡文新又向媒体重复了同样的计划,表示公司有意斥资70 亿元扩建广深高速,由双向六车道拓展至十车道,预计车流量将上升60%。
然而,6年过去,该公司计划为这条“高产公路”做出的支出迟迟没有兑现。
更奇怪的是,尽管按照高速公路标准收费,广深高速公路的设施却很简单——没有服务区、没有加油站、甚至连个厕所也没有。
近日起诉广深高速的律师赵绍华认为 “全国最赚钱的高速公路应当履行它应履行的义务,提供应有的服务设备”。因此,赵绍华于8月5日分别向广东省交通厅和广东省物价局递交 “关于重新评定广深高速公路质量是否合格”及“关于重新审核广深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的申请书,要求对广深高速的收费重新听证并降低价格。
但事实上,作为全国最繁忙的高速公路之一,广深高速公路的生意并非无人眼馋。
1997年,随着广深高速公路通车,新联南北加油站成为该段路上唯一一个加油站。同时,它被誉为“全国最赚钱的高速公路加油站”,直到2006年9月,常虎高速虎门港支线正式动工,刚好经过了新联加油站所在地,几经博弈,新联加油站终于还是被停止使用。
随后,一家名为东莞市华盛实业投资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华盛公司)的私营公司在与广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签完合作协议后,于2007年底开始建设厚街南行服务区。2009年4月,南行服务区基本建 成。不过,直到现在,这座服务区仍然没有开始营业,主要原因据称是由于华盛公司在与后来加入博弈的中石油难以取得利益平衡。

12 年吸 吸金 金超 300 深高速 空喊 年不 擴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316

WiMAX爛攤子沒收空喊4G上路

2012-9-24  TCW




政府想用4G打破電信業壟斷, 但以WiMAX的例子看,分成六張執照,至今沒一家業者獲利,就是血淋淋前例。

電信業者3G的投資還沒回收,現在只想等4G設備變便宜才投入,讓iPhone5的4G功能變英雄無用武之地。

被外界稱為毫無驚喜的蘋果最新款手機iPhone5,九月十四日預購爆量超過一千萬支,雖然外觀變化不大,但升級4G通訊功能,手機上網速度更快,可惜的 是,台灣過去重心放在WiMAX規格,壓錯了寶後,即使iPhone5來台,,民眾也無緣享用這項最新的功能。現在,政府雖然開始加緊腳步推動釋出4G執 照,但這次,解決預算赤字的考量,似乎還是放在產業發展的前頭。

政府只想賺標金 頻段切超碎,不利升級

4G執照原訂發出八張,如果以先前一張3G執照要價百億推估,4G釋照,約可讓國庫進帳八百億元。但賺了這個錢之後,對通訊產業的發展和影響會是什麼?

行政院要求4G執照,明年底前釋出。而4G的三個無線電頻譜七○○、九○○、一八○○,原本將分成八張執照拍賣,最後卻拆成二十七個單位。

就像一塊大餅,原本切成八塊標售,現在切得更小,分成二十七塊競標。理論上,分成越小塊的餅,標售金額越少,讓新進入者或小型的業者,能用較少的錢,分到市場一杯羹;政府賺到更多標金,充實了國庫,又能改善市場長期由電信三雄寡占的現象。可說是一舉三得。

但升級4G,現有業者不可能不參與,這是他們的生存之戰,否則過去千億元基站設備投資,只能等著被淘汰。特別是上網吃到飽費率風行以來,讓電信業者每年都得砸下數十億元,投資設備提升傳輸速率,而傳輸速率是3G十倍的4G,就被視為是升速的終極解答。

4G釋照,現有業者不可能放手,政府天真的想透過發出更多張執照,來扶植小型業者,結果可能適得其反。像二○○七年WiMAX釋照時,當時分成六張執照, 在南北兩區各發三張;競標時,政府擔心新進業者腳步沒站穩,前幾年只須繳交數千萬元特許費。時至今日,除了WiMAX技術本身在國際間並未普及,當初取得 執照的業者,還沒有一家開始獲利,也是因為「電信業者要有一定分量,但WiMAX(執照)切太小,要聯合經營或購併,都會有重複投資,」也投資WiMAX 的威寶電信指出。

因為,電信業者固定成本高,只有靠規模經濟才能勝出,而台灣只有二千三百萬人,是個淺碟型市場,先入者卡好位,後者自然不易生存。且基地台的建置等初期投 資金額龐大,「(4G釋照)沒有一百億很難參與,」遠傳電信技術長紀竹律指出。同時,訊號要涵蓋全台,至少要有一萬個基地台,打電話時移動,才能無縫接續 通話,「原有業者的優勢就在基地台,特別是基地台的土地租用契約,因為現在民眾都反對設立基地台,」一位電信業資深副總指出。

就連日商野村總合研究所,在去年底完成交通部委託的「頻譜最佳化評估報告」也指出,未來想取得4G執照的業者,要在全國廣設基地台,但發出太多張執照,不 僅是增加業者對頻譜的需求,更多張的無線寬頻執照,也會讓頻段整合更不易、業者更難獲利。顯見多發執照,不一定有利於扶植小型業者。

不論這二十七個單位,最後包裹成幾張執照。政府切割出更多的頻段,代表會有更高標金入袋。以二○○二年3G執照多回合競標方式為例,當初五張3G執照就讓六方人馬大戰一百八十回合,標金也一路墊高,最後硬是比底價多出五四%。

缺乏長遠規畫 WiMAX黃金頻段該釋出重標

而且,這次還有被政府喻為「黃金頻段」七○○和九○○這兩個低功率頻段,未來標到的業者,蓋的基地台數量甚至可以只要對手的一半就夠了。

低功率頻段,雖然投資較省錢,但也有電信業者擔心國際接軌的問題。因為放眼全球4G技術,以七○○、一八○○、二六○○頻段為主。然而,美國所應用的七 ○○頻段,與台灣的不完全相同;至於九○○的頻段,澳洲和日本仍在考慮是否選用。越多人選用的頻段、規格,代表設備和手機會越便宜,4G服務才會更容易普 及。

但國際間,最多業者投入的4G頻段二六○○,還有一部分在WiMAX業者手上,未來政府是要讓他們「就地都更」換成4G執照?還是一併把頻段納入規畫,重 新釋照?都是未知數。WiMAX業者,變得像是占著公有精華地段的釘子戶,讓手中沒有WiMAX執照的台灣大哥大總經理賴弦五直呼,「4G開標之 前,WiMAX執照處理方式,(政府)要說清楚!」畢竟當初WiMAX業者,取得頻段的成本只有3G業者的千分之三,「就地都更」,如何讓其他業者願意掏 出百億來買4G執照?如一併規畫釋照,也勢必牽動其他頻段標金。

4G這條超高速公路,攸關台灣數位軟實力,遊戲產業、行動支付和各種軟體業,但釋照前,政府卻沒有把整體頻段五至十年的長遠規畫說清楚。而且,十年前光是競標五張3G執照,中華電信、台灣大、遠傳、亞太、威寶等業者,到現在都還沒有賺錢,還在靠2G補貼3G收入。

現在二十七單位的4G又將釋出,不免讓外界有把國庫擺在產業發展前頭,要讓標金先落袋為安的印象,真正的4G之路,民眾還有得等。

電信執照張數,越發越多

2G》時間:1996年/標金:無,採審議制/特許費:累計近700億元(年繳50-60億元,現降至20-30億元)/執照數:3

3G》時間:2002年/標金:489億元/特許費:無/執照數:5

WiMAX》時間:2007年/標金:無/特許費:約1.8億元(每年最低繳交金額:第1年2千萬元、第2年3千萬元、第3年以上4千萬元)/執照數:6

資料來源:電信業者、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WiMAX 爛攤子 沒收 空喊 4G 上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9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