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私募大佬楊愛斌“棄私返公” 債券型私募之尷尬如何化解?

陽光私募進軍公募近日破冰。隨著鵬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鵬揚基金”)得到證監會的批準成立,原北京鵬揚投資總經理楊愛斌成為業界第一個“公奔私”後“棄私返公”的私募人士。同時,鵬揚基金也是目前全市場單一自然人持股比例最高的公募基金公司。

值得註意的是,楊愛斌所打造的“鵬揚模式”為放棄私募業務專註公募業務,同時鵬揚投資的私募產品可能會逐步轉換平移為鵬揚基金的特定客戶資產管理業務。在業內人士看來,鵬揚基金在一眾等待公募牌照的私募機構中率先獲批,很大程度上源於“鵬揚模式”為其清障。

“棄私返公”的現象首先在債券市場上演,私募大佬的決心正折射出當前債券型私募發展的一大尷尬:拓展規模的剛需遭遇了無牌(公募牌照)的身份,債券私募何去何從?

鵬揚投資“棄私返公”

公示信息顯示,鵬揚基金由楊愛斌持股55%,上海華石投資有限公司持股45%。楊愛斌擔任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根據證監會的批複信息,鵬揚基金既具備公募業務資格,也獲得了專戶業務資格。

鵬揚基金的核心人物楊愛斌曾是“公奔私”的焦點人物,如今,他再度開創了“棄私返公”的獨特模式。公開資料顯示,楊愛斌曾擔任華夏基金總經理助理、固定收益投資總監。2011年10月,楊愛斌奔私創辦鵬揚投資,旗下產品主要投資債券二級市場。

記者梳理發現,在鵬揚基金之前,私募基金成功設立公募基金公司較少,而且全部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如九泰基金(背靠九鼎投資)、中科沃土基金(股東為中科招商)和新沃基金(股東為新沃資本)等。

華寶證券分析師奕麗萍表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由於其資本實力較強,版圖布局較早,在設立公募基金上相比二級市場私募優勢較大。”不過,隨著二級市場私募在牛市中的發展壯大,不少實力雄厚的私募已經發起了成立公募的申請。

華寶證券研究創新部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4月2日,鵬揚基金成為第一個二級市場私募申請的公募基金。緊隨其後,凱石基金、重陽基金和博道基金相繼提交受理,這三家公司背後的私募,凱石益正資產、重陽投資和博道投資均主要做二級市場股票投資。目前鵬揚基金已經獲批設立,凱石基金已經進入審查期,於2016年2月2日獲得了第一次反饋。而重陽基金和博道基金都還處於受理補正期。

鵬揚基金在一眾候審私募機構中率先獲批,一方面原因是其提交申請時間最早,另一方面,楊愛斌放棄私募業務的舉動也為此次獲批成功“清障”。

目前私募做公募,監管層始終對兩個業務之間的利益沖突、利益輸送等存在顧慮。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次鵬揚基金獲批,一大原因是鵬揚投資將不再從事私募業務,並且將註銷其在基金業協會的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登記。據悉,目前鵬揚投資旗下自主發行的產品已經提前清算,未到期的私募產品可能會逐步轉換平移為鵬揚基金的特定客戶資產管理業務。

不過,上海愛方財富總經理莊正則向記者表示,公募基金專戶和子公司業務就是類私募業務,既然鵬揚基金也可以開展專戶業務,那“徹底私轉公”這一說法並不準確。“但毫無疑問的一點是,做公募之後必須要做好合規風控,針對專戶和普通公募業務的人員隔離、物力隔離,辦公場所隔離等都需要落實好。”

持類似觀點的還包括同在等待公募牌照的凱石益正總經理陳繼武。“我們現在還在努力,目前凱石基金整體正在推進。不排除會采用鵬揚基金的模式,但我們還在和會里溝通看具體怎麽做。”陳繼武說。

債券型私募的尷尬處境

莊正向記者表示,從業績提成的角度來想,股票型私募徹底放棄私募業務去拿公募牌照,料不會成為很大的趨勢。不過記者采訪發現,對於多數債券型私募管理人來說,“規模大、能拿牌就拿牌,不能拿牌就豐富品種”,似乎成為了一種主流趨勢。

“我們做公募的決心非常堅定,所以對於監管層的要求是切實去落實。”一家百億級債券私募的總經理也向記者表示,由於債券交易的固有特點,固收(債券)業務十分在乎資產管理規模。“固定收益投資的客戶主要是機構,比如銀行、保險和社保資金。這些機構比較看重合規性和市場聲譽,所以更願意打交道的是’持牌’機構,之前一些保險機構很願意和我們做業務,但由於我們沒有持牌,很多業務開展起來不夠得心應手。” 

拓展規模的剛需遭遇沒有持牌的身份,債券型私募的尷尬一覽無余。記者便了解到,除鵬揚投資這類實力雄厚的私募在積極申請公募牌照之外,其余中小型債券型私募也在積極探索出路。其中最主流的一點便是拓展產品線,在債券之外增加其他策略產品。

“年初至今,中債全債指數上漲 1.53% ,就我們拿到的業績提成來說,債券產品線是不具備吸引力的。另外整體來看,債券還是一個偏小眾的市場,所以單吃債券一個品種不現實。”上海一家中型私募機構負責人便向記者透露,目前公司的交易品種已經擴展至期權、商品期貨等。

據格上理財研究員徐麗介紹,我國債券型私募的發展時間並不長,多數公司起步於2011年-2012年債券牛市。目前債券型私募基金管理規模約1000億左右,僅占整個私募行業4.5%。從業績上看,上半年債券型私募基金平均收益2.64%,排名前1/4的平均收益6.11%。

就行業公司來看,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包括鵬揚投資在內的7家債券型私募規模突破百億,其中4家公司除債券外也有其他交易品種。如青騅投資也參與期貨交易、樂瑞資產也做宏觀對沖、映雪投資也參與股票交易。

除了沒有公募牌照的“先天不足”,債券型私募在基金募集、投資、銀行間債券賬戶開設等方面都存在障礙。“目前的政策是銀行理財投資私募仍然需要執行投資人穿透審查原則,所以銀行理財資金無法直接投資債券私募基金,只能通過通道方式解決,這會極大制約債券私募基金的發展。”前述大型債券私募的總經理表示,在投資環節,機構投資者還面臨雙重征稅的負擔。

另外徐麗還表示,目前債券私募的發展障礙還包括證券市場品種較少、市場活躍度不高。另外獲取高收益的優質債券有限,資金及產品杠桿目前監管趨嚴,債券私募若要實現規模與收益的雙向擴張難度加大。“首先是增加市場可交易品種,尤其是衍生品種,增強產品差異化;其次豐富債券市場投資者結構,尤其是機構投資者。”徐麗建議稱。

私募 大佬 楊愛 愛斌 棄私 私返 返公 債券 尷尬 如何 化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06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