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發現碳黑 吳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5460150102ea6t.html

(20121226日星期三第一次修改)

出於件事情,使得我必須寫點東西:

 

第一、關於股票的詢問太多,要想個辦法高效地解決這個事情。

我投資股票21年,在後面的10年中,有相當長的時間,一直是專業機構的股票投資的直接負責人。

200834月份,近20個老大鵬的同事和朋友在深圳萬科金色家園後面的一個茶館聚會,說是要談談股票。輪到我發言的時候,我連續說了三遍:「遠離股票,遠離毒品」。年底,我的新浪郵箱收到了他們其中一人的來信,意思是感謝我寫給大家的那封信,讓大家空倉,他自己沒有遭受巨大的損失。

此時,雖然我自己已經空倉一年多了,但是,仍然不時地接到來信的這個老同事和其他朋友的電話或郵件,總在問我關於股票的問題。我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重複著在2007年空倉之後說過的那句老話:「遠離股票,遠離毒品,兩年之內沒有股市」。這樣的來電或郵件太多,不得不使我想點有效率的辦法來對付詢問。

 

第二、希望把我股票投資的經驗,系統而全面地介紹給朋友。

自從1992年我在深圳買股票抽籤表,就開始以不同身份從各個角度、深入地參與股市。做過註冊會計師、審計上市公司;做過投行、幫助企業發行股票;做過證券營業部總經理、組織股民炒股票;做過創投、製造股票賣給市場;做過專業投資機構直接負責人、管理巨額社保資金;做過某證券公司證券投資部負責人、分管自營;幫助過韓國上市公司開展一系列眼花繚亂的併購、觀察其股票大幅波動;收購香港的上市公司、並往裡面注入資產等。股市裡面的喜怒哀樂,經歷太多。

 

2008年,我看到一個朋友的股票市值從5個億跌到1個多億時,忍不住動手想寫文章了。這個人給我的印象非常深。 200712月某日中午,三諾數碼集團(韓國上市的中國企業)的董事長劉志雄、他的朋友、我,我們三人在中心公園的子都川菜吃飯,劉董介紹說他朋友目前有5億的股票,問我如何處理,我說:「在最後一個交易日全部賣掉,空倉等待兩年」。0810月,劉志雄和我飛往鄭州,在飛機上,劉董說他的那個朋友沒有拋掉股票,一直深套,股票市值從5個億跌到1個億。


第三、上週,我碰到了10年前、曾把巨額資金委託給我們管理的、某社保的主任。

他告訴我:當年委託給 dapeng的錢,連續兩年都是絕對收益率是最高的,你們買的行業和股票都是漲幅最大的,流動性極好,感謝dapeng

這些話發自一個普通的、忠實的客戶,發自一個真誠的朋友。

這些年,我碰到了許多老同事,他們多數都忌諱談到dapeng的解散,一些老同事去別的公司應聘時,有意不填寫dapeng的經歷。  作為dapengzichan核心團隊一員以及dapeng最後一任證投部的總經理,我要告訴老同事們:在dapeng體系最後的4年(2002030405),除了2005沒有任何投資的動作之外, 020304的投資業績,威震四方、嘯傲江湖,所向披靡。

 

於是,我下決心要寫點東西。

 

2008年,我用了大約半年的時間,完成我的文章《股道》。我的第一個讀者是劉志雄先生,我希望他把我的文章給他的那位損失慘重的朋友看。

 

《股道》成文後,多次修改,2010年發表在新浪我(吳軍sz)博客裡,發表之後,仍有微小修改。

在《股道》中,我大致介紹了我用了5年時間發現「碳黑」模型。應一些朋友的一再要求,我把當時發現「碳黑」的過程稍稍詳細描述一下。

1998年我被從深圳派往北京,擔任某證券營業部的總經理,在該營業部工作兩年,遇到一個奇人,該人姓何,他在1994年到1999年,個人資產從20萬元迅速膨脹到2000多萬元,與其溝通瞭解,發現他是一個技術分析高手,所買股票基本都是翻倍贏利。

受到啟發,本人開始迷戀技術分析,曾經在5年時間裡,每天看盤超過10小時以上,幾乎到了瘋狂狀態,連續多日通宵達旦。

本人把中國證券史上每年漲幅最大的前幾十個股票(特別是熊市之中漲幅巨大的股票)的k線圖用電腦紙打印出來,張貼在牆上,每天觀察,尤其是仔細觀察漲幅最快、最大的地方,在大漲的前一天的位置,我用蚊香燙一個「黑點」,從這個「黑點」位置向前期追溯,觀察它過去一個月、三個月、半年、一年、兩年甚至更長時間之前,這個股票波動規律。

前面2年多,我走了很多彎路。當時,我通過不停地修改均線的設置參數、修改各種技術指標( kdj\ obv \ macd \rsi\ 威廉等等)參數, 用智能選股工具反覆篩選, 但是,我並沒有看出任何道道。

後來,我改變了做法。我把所有的牛股的k線的均線全部刪除、僅留下價格和成交量,把所有的觀察週期都定在三年,把所有的圖形都定在同一個壓縮比例, 把所有的「黑點」都放在同一條「起跑線」上(我在我家的牆上,在頭頂,釘一顆釘子,垂直到地板上,再釘一顆釘子, 中間拉一條長長的皮筋,把所有的「黑點」,都放在這條皮筋上)。這樣,我又看了半年多,終於有了一點點感覺。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公司內部的講師團,講師團的任務是給公司的幾十家股東單位培訓證券知識。講師團裡有個專用的投影儀(舊式的、塑料幻燈片的),我想,能不能把k線圖刻在幻燈片上,然後,再投影到大屏幕上?於是,我去文具店,買來白色透明的塑料片,再從學校的一位老師那裡,找到一支刻筆,拿回家,刻了10多張透明的k線圖,講課之餘一有空,就打開投影,把k線圖一張一張投在大屏幕上看。


一天中午,吃完飯,我又打開投影,可能是手上的蘋果汁沒有擦乾淨,兩張k線圖粘貼在一起放在了投影儀上。

 

大屏幕上出現了兩張重疊的k線圖, 我剛剛覺得怪怪的時候,突然,又好像預感到了什麼? 渾身一個激靈,於是, 再疊加一張,又疊加一張,又疊加一張,又疊加一張。我看到了「一個關在長長的集裝箱裡的、黑黑的、匍匐在地上的鱷魚,正在張開它那長長的、扁平的嘴巴」。

 

我的眼睛開始模糊,淚水慢慢地湧入眼眶,兩行濕濕的東西悄悄地順著臉頰慢慢地流下。我突然抱頭哭泣。此時,真不知是高興還是感動。

 

手上的蘋果汁沒有擦乾,但是,它卻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又繼續深入研究1年,終於完整地整理出我要的東西,它就是最具爆發力的市場模型,我把這個模型取名叫「蚊香燙黑」。後來,簡化為「碳黑」。

 

發現「碳黑」之後,我無意中瞭解到美國人歐奈爾的「杯柄」,朋友從網上打印了他的文章和圖形給我,研究之後,我知道了他要找的東西,和我要找的其實是一樣的,也知道了「碳黑」是效率更高的「杯柄」。

2003年,我又用同樣方法,努力尋找市場中最強的下跌力量,於是,又發現了「碳綠」。

最強的向上爆發力、 最強的向下爆發力,我都研究了。 它們是自然的力量,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

「碳黑」是一個抽取了(眾多牛股爆發前夕)共性特徵下的理想模型,在現實當中,很少有股票與它完全相符,大多都是接近或類似。在實際投資過程中,我用這個模型,把全部的股票都過濾一遍,凡是接近或類似的,放在我的「初選股票池」中,密切跟蹤,當行業中,多只股票的走勢象「碳黑」的時候,就開始研究這個行業和行業裡面優秀的公司。

我把「碳黑」運用到實際工作中,所以,有了2003年、2004年的輝煌,有了200710月的大逃亡;有了20104月參與反彈止損之後的逃頂,有了至今依然空倉的堅守。我也用「碳黑」觀察和還原了巴菲特、彼得林奇、博時基金、富國基金、上投摩根基金。我知道了真實的他們。

 

圍繞「碳黑」、「碳綠」,我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投資風格,比如:「跳到月球看股市」;「在大盤右側交易」;「看多做多,看空不做空」;「幸福的股票都是一樣的,不幸的股票各有各的不幸」、「幾年進場一次」;「只參與主升浪」;「股票與公司完全是兩碼事,尋找他倆爆發點的交集」;、「止贏、止損」;「熊市止損早半拍,牛市進場慢半拍」;「一切從市場出發,最終回歸市場,隨時向市場投降」。

 

實踐在先,理論在後;市場在先,政策在後;政治是最高端的市場,一切政治都為市場服務;觀察政策,從觀察市場入手;觀察市場,從觀察股市入手。

 

股市有規律,規律不可違。 上善若水,道法自然 。

發現 碳黑 吳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406

碳黑,即將爆發的股票模型 吳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5460150102e802.html

自從1992年進入股市,本人已有21年證券投資的歷史。1998-1999年,在北京某證券營業部擔任總經理,期間,遇到一技術分析與市場分析高手,受他啟發,開始痴迷股票的技術分析。

 

本人把中國證券史上每年漲幅最大的前幾十個股票(特別是熊市之中漲幅巨大的股票)的k線圖復權以後,用電腦紙打印出來,張貼在牆上,每天觀察,尤其是仔細觀察漲幅最快最大的地方,在大漲的前一天的位置,我用蚊香燙一個黑點,然後,用剪刀從這裡剪斷,從這個「剪斷的位置」 向前期追溯,觀察一個月、三個月、半年、一年、甚至兩年。經過4年左右的研究和學習,編制了「暴漲股票模型」 ,我把這個模型取名叫「蚊香燙黑」,簡稱「碳黑」  

 

 

「碳黑」描述的是:一隻股票在中長期的市場中自由波動的形態、是長期波動形成的成交價格趨勢和成交量,是市場自身的力量,是市場的客觀存在,它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識為轉移,是市場中多種合力集合形成的自然的爆發力。

 

「碳黑」是一個理想狀態下的標準模型,現實當中,沒有一支股票能夠完全符合它。

 

 

從型態和市場波動的角度來看,「碳黑」同時具備如下特點:

 

(1)      包含了至少一年半以上的趨勢;

(2)      它處在:「一個巨大的收斂的箱體」,或,「一個巨大的上升收斂三角形」,或,「一個非常緩慢的上升通道」

(3)      在上述的型態和趨勢中,後期的成交量與前期的成交量相比,總體而言,後期成交量發生逐漸遞減的趨勢;

(4)      在鄰近爆發點的前半年以來:這個股票經常與大盤背離,有時的背離會顯得非常極端;

(5)      在鄰近爆發點的前半年以來:這個股票開始在「長期市場平均交易成本」附近,自由穿越,輕鬆突破某個重要價格區間,特別是向上穿越重壓力區、向下跌破重支撐區時,根本無須放量,極端地說:「買一股,可以封死漲停板;賣一股,可以封死跌停板」;

(6)      在鄰近爆發點的前半年以來:這個股票波動的週期和節奏開始加快;

(7)      在鄰近爆發點的前幾週以來:這個股票的價格,已經悄悄超越了「長期市場平均交易成本」,並且,溫和小量,小陰小陽,緩慢波動;

(8)      (這個股票所對應的公司所處的)行業裡面,有許多股票的走勢和形態,與它大體類似;

 

「碳黑」模型必須同時滿足上述8個條件。

 

大盤若擺脫了熊市、進入牛皮市、甚至大盤已經走在右側,這個型態具備較強爆發力。

 

在實踐中,有些已經被多方控制的股票,還會發生明顯的「向多方向」的操縱手法,這裡不一一贅述。

 

碳黑 即將 爆發 股票 模型 吳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407

「大是大非」面前的公募基金 碳黑

http://xueqiu.com/2917990889/23647222
作者:碳黑2012年10月18日

大概是2004年5月, 深圳證監局召集證券投資機構開會,主要議題是資本市場展望之類, 到會的證券公司、公募基金、其他機構等專業人員超過500人。我作為某券商的自營部門的負責人,參加了會議。

我發言的主要內容是 「體制決定了公募機構追漲殺跌 ,沒有起到穩定市場的作用,反而加劇市場的波動」。

之前, 我仔細研究了過去幾十年美國的公募基金,我發現: 公募機構的主要商業模式是收取管理費(並不是分享絕對收益的一部分),由於,收取管理費的計算基數是管理資產規模,即:基金規模, 所以,維持基金的巨大規模, 是獲取最大利益最好的辦法。那麼, 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維持巨大規模呢? 仔細研究後, 得到了分析結果, 另我大吃一驚: 維持巨大規模的最好辦法是 「保持微虧狀態」 。

我還發現,公募基金的購買者最喜歡贖回的時間, 是 (經過一輪熊市之後、市場剛剛反彈或反轉,使得)基金淨值剛剛超出面值一點點的時候  ; 他們最不願意贖回的時間, 是 「微虧狀態 」 。

當一個新公募機構剛剛成立的時候, 他們為了快速擴張, 樹立品牌,他們會非常用心地研究和投資,把新基金的收益率做好, 然後, 再去募集更大規模的基金, 當管理規模達到一定數量級之後, 他們的商業模式會不自覺的發生變化, 即: 維持巨大規模, 這樣,可以收取更多的管理費收入 。

公募基金的購買者,普遍有這樣奇怪的心理,即:若基金賺了錢,他們就想現金分紅或贖回基金單位 。這樣的做法, 是公募機構不是十分願意接受的, 因為,它可能會減少基金的規模,從而減少管理費收入。

如果, 基金的絕對收益「保持微虧狀態」 ,賭性的本能使得基金購買者對於「扳回本金」還有所期待,「再給基金經理留個機會吧 ,讓他們把我的本金賺回來吧」 , 這樣,基金購買者都不會去贖回基金單位,於是,基金的規模繼續保持巨大規模 。

綜上: 「微虧,可以保持公募基金的巨大規模,而保障的公募機構的最大利益;追蹤其後面的原因,就是機制的問題:按照管理規模收取管理費用而不收取絕對收益的分紅。

在2004年之前,我們這個團隊在上海,已經連續兩年,在絕對收益上取得驕人業績,我看到了公募基金的體制問題,也和一些已經加盟公募機構的老同事老朋友經常交流類似問題。

很多優秀的基金經理,在公募的體制內,很難有所作為。除了體制的問題,還有很多投資限制、時時披露、評比排名等問題。

在市場的「大是大非」 面前,公募基金經常扮演一些奇怪的角色:市場的最高點,是他們追上去的,此時,他們倉位最重;市場的最低點,是他們砸出來的,此時,他們倉位最輕。他們變成了市場的反向指標。悲哀!!
大是 是大 大非 面前 的公 公募 基金 碳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79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