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家族 全面 退出 董事會 董事 畫下 句點 宣布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J^     J^   ` 0O 1O 2O 4O 5O 6O 7O 實業 也會 會被 被拖 下水 光看 股票 幾乎 質押 曉得 知情 人士 透露 即使 電與 但給 給許 壓力 未減 美電 累累 只好 進行 只要 資源 重疊 部分 整合 own cost down 員工 私下 虧錢 錢的 明明 電子 卻造 也要 一起 對於 餘年 幸福 企業 來說 打從 海嘯 電大 開始 確實 過去 年來 營運 費用 大幅 削減 以前 一年 營業 出一 一四 四八 八億 億元 去年 縮減 到八 十六 總經理 趙令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貼近 邊的 諱言 節省 支出 一頭 灰白 頭髮 面對 記者 追問 總是 秉持 低調 原則 一貫 笑容 離開 上下 知道 這位 做起 採購 人員 在他 眼皮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電的 越來越 越來 業的 塑化 撐住 卻挺 不住 轉投 一再 擴大 甚至 大股 矛盾 還倒 倒打 巴掌 在群 群創 班底 進入 董事長 段行 行建 建把 財務 一手 提供 原料 可是 送去 居然 被打 打回 回票 這看 看在 在老 老奇 美人 大忌 或許 兩家 公司 關係 這種 態度 對此 發言人 發言 陳彥 任何 案都 都有 有其 程序 不會 不同 而有 差異 實在 無需 外界 不斷 放大鏡 放大 檢視 與鴻 鴻海 之間 裂痕 更大 hJ iJ 決心 我很 清楚 今天 個三 可能 但我 已經 寬心 得多 所以 還能 拉琴 心情 也不 不像 跟著 銀行 聯貸 貸起 gJ 諾的 的人 答應 團的 增資 都會 繼續 其他 的就 留給 段總 安排 DJ XJ CJ 不再 他們 當年 所想 的百 億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全球最恐怖組織非一日之功 IS在美國眼皮底下發展四年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7129

伊斯蘭國, 恐怖組織, 伊拉克, 敘利亞, 奧巴馬

美國西點軍校反恐中心新近報告指出,連基地組織頭子本拉登生前都忌憚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並非最近才成為一大恐怖威脅,該組織發展了四年才釀成如今這種危機。(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該報告寫道:

“ISIL(IS此前的全名縮寫)並非2014年6月初突然揚名。它一直在穩步增強實力,四年里積極開發其未來的運作環境。”今年6月“擊潰”伊拉克的安全部隊“正是個好例子,是多年耐心籌措行動的結果。”

福克斯新聞還了解到,美國總統奧巴馬的高級助理預計,IS早在奧巴馬任總統以前就在產生威脅。

上述西點軍校的報告指出,此前出現過一連串值得警惕的信號:2012年以來,IS發展為“積極性”很高的輕步兵武裝,2013年年末以前已在多個城市制造了一系列汽車爆炸事件。

可奧巴馬並未重視上述警告,今年年初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他將IS和相關組織比作球場上的替補隊伍,意指非正規軍。

白宮此後為上述言論辯護,稱奧巴馬並不只是特指IS。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Ben Rhodes本月初說,IS的網絡確實已經在過去數月獲得足夠實力,“今天帶來的威脅比他們六個月以前更大”。

本月上旬,華爾街見聞文章曾提到英國媒體報道,在巴基斯坦發現的本拉登遺書顯示,連基地組織的頭子本拉登生前也忌憚伊斯蘭國,警告伊斯蘭國帶來的危險。

信中本拉登呼籲,基地組織要切斷與ISIL的一切聯系,因為該組織極為兇殘。本拉登認為,ISIL公然不尊重平民的生命,如基地組織還與ISIL有瓜葛,ISIL的行徑可能破壞基地組織的聲譽。

本周伊斯蘭國果然露出兇殘的面目。本周二,伊斯蘭國公布了處決美國記者James Foley的視頻,並威脅還將再殺害一名記者,“將用鮮血淹沒你們所有人”,以此震懾此前援助伊拉克政府的西方國家。

伊斯蘭國, 恐怖組織, 伊拉克, 敘利亞, 奧巴馬

上周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Chuck Hagel)在新聞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伊斯蘭國的威脅超過了基地組織制造的“9·11”慘案,該組織比此前目睹的所有恐怖組織都兇險。他說:

伊斯蘭國不僅僅是恐怖組織,他們將意識形態與軍事上強大的戰略戰術結合,而且財力雄厚。這遠遠超過我們此前目睹的所有組織。

華爾街見聞上周末文章還提到,奧克拉荷馬州的共和黨參議員James Inhofe警告,伊斯蘭國在圖謀“攻擊美國大城市”,他敦促奧巴馬采取更積極的政策。

上述福克斯新聞報道稱,奧巴馬政府目前在權衡是否要擴大對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IS力量的空中打擊。

上述西點軍校報告則是認為,IS此前得勢是因為對手全無防備,措手不及,但“這種有利因素正在減少”。作為一支防禦力量,IS如果在多地遭到攻擊或者盟友背叛,可能得竭力保證其勢力範圍不會縮小。


全球 恐怖 組織 一日 之功 IS 美國 眼皮 底下 發展 四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036

農村擺桌宴變身西式自助 甘肅把食品安全圈在眼皮子底下

未知物的非法添加、隱匿深處的地溝油、神秘的餐飲後廚等食品安全難以監管之處,在甘肅省都被圈了起來了。小加工作坊、餐飲以及農村集體用餐等都被放在監管人員的眼皮底下,有證有據,可查來源和去處。

“在整個監管體系落定之後,剩下的工作就是攻難點,落實監管責任。應用食品安全追溯平臺、明廚亮竈等手段,把動態、分散、威脅食品安全的不確定因素都集中起來管理。”甘肅金昌市食藥監局長方懷天表示。

“五個統一”集中管理小攤販

煜豐紫晶美食城位於金昌市市區的商貿中心紫金廣場五樓,總經營面積2400平方米,共有檔口40個,總入駐商戶35家,有從業人員110人,經營各類特色小吃200余種,可同時容納400多人同時就餐。

此前,由於場地陳舊、食品安全管理的缺失,飲食大廳內小餐飲普遍存在環境衛生狀況差、管理混亂、食品制作過程不透明等情況,每個小餐飲商戶都自己進貨,無法保障餐飲安全。

“對於小攤販、豆腐小作坊、小餐飲,要集中起來管理,不能等到出事後再懲罰,馬後炮不解決問題,企業不高興,老百姓也已經受到了損害。”方懷天表示。

“為了改善就餐環境,提高小餐飲食品安全管理水平,在食品安全監管部門的引導下,紫晶美食城創新性的采取‘五個統一’的管理模式。”負責片區管理的金川區北京路食品監管所的張家源表示。

這“五個統一”把食品安全的風險把控在監管者的手中,包括:

統一辦理《食品經營許可證》,有效解決了過去市場開辦者只收取租費,不履行食品安全管理職責;統一收費,就餐的顧客先要到前臺辦理就餐卡,這種刷卡消費的方式能有效避免食品加工者直接接觸錢幣,可以防止在加工過程中對食品進行二次汙染;統一采購,美食城所有米、面、食用油、肉等大宗食品原材料都由美食城統一購買,並進行進貨查驗,一改往日各自進貨,原材料質量參差不齊,票據不全的情況,有效保障了食品原料的安全性和可追溯性;統一洗消,美食城內設有獨立的洗消間,所有餐用具使用過後首先放入超聲波洗碗機,用60-70℃的振動水流對餐具上的食物殘渣、油汙等臟物進行全方位清洗,之後按照“一洗二消三沖”的步驟對餐具進行清洗消毒,通過這種方式,有效解決了之前“一盆水、一塊布”的餐用具洗消頑疾;統一清潔。美食城的環境衛生(包括操作區)由專人統一進行清潔,在經營期間保潔人員隨時對環境衛生進行清潔,每天結束經營後,再逐個將每個檔口的操作區進行統一清潔確保了整體環境衛生整潔。

“經過‘五個統一’之後,可以預防食品安全事故發生,改善就餐環境,重要的是便於監管。”張家源表示。

鄉村流動餐廳替代“口水菜”

在金昌,不僅僅是有桌餐的地方在實施這種創新的集中制監管模式,農村也展開了另外一種創新——“自助式文明聚餐”,即集中制作農村紅白宴席,賓客以自助餐形式用餐,把農村擺桌宴變成“中餐西吃”。這一舉措不僅推動了農村集體聚餐移風易俗,也解決了農村聚餐食品安全監管問題,將“文明餐桌”推行到農村。

農民群眾每逢婚喪嫁娶等紅白喜事都要在農家院落進行集體聚餐,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傳統習俗,但這種聚餐方式大多不衛生、浪費大,食品安全難以保證。為了保障農村宴席食品安全,改變農民大操大辦、鋪張浪費的陋習,弘揚文明節儉新風尚,金昌市食藥監管局、市文明辦等部門積極推行自助宴席、分餐就食的新型農村集體聚餐模式。

承擔這個試點模式的是當地的一個農家餐館。

“選擇了雙灣鎮鄉村飯莊作為試點,農村集體聚餐方式改為自助宴席、分餐就食的模式。購置了28萬一輛新型流動餐車,運用罐裝天然氣、不銹鋼貨架和廚具,寬敞、明亮、密閉。標準的廚房替代了圈舍旁臨時搭建的竈房。配套充氣式帳篷幹凈衛生。內置自助分餐臺、筷子消毒儀,獨立整齊的備餐間替代了蚊蠅亂舞、易汙染的開放式空間。引導客人自助宴席,分餐就食,中餐的做法、西餐的吃法,幹凈衛生的自助分餐制,替代了混夾亂翻的桌餐口水菜。”方懷天表示。

“很多農村要擺酒宴的話都自己做,因為到餐館的費用要高,一桌酒席780元。現在通過提供自助,首先衛生可以保障,費用按人頭收費,像自助餐一樣,誰來吃就交65元,可以節省很多費用。”承擔這個試點的蔣軍基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一位剛剛為家人辦過婚姻的男士表示,客人可以拿著自己的餐盤自助盛菜,想吃什麽盛什麽,想吃多少盛多少。對親戚朋友中行動不便、未能參加宴席的老人小孩,可以打包贈送一份自助餐。而這種方式也從健康角度,對通過消化道傳播疾病直接說不。

食品加工企業聚攏管理

對於管理難度大,且與老百姓吃喝關聯大的相關食品加工企業,蘭州市也將其一攬子聚攏在一起,做成九州食品工業園的“主食廚房”,比如與百姓日常生活的關聯度大的生產肉制品、豆制品、釀皮子、面條、饅頭、火鍋底料的生產企業,這些占到入駐園區企業總數的90%以上。同時引入大型食品生產企業,提升九州園區的生產規模。

“蘭州市為了整體提升食品加工行業質量安全水平,徹底改變全市食品加工行業小、散、亂的不良狀況,打造‘放心消費城市’,保障全市人民安全食品供給,從而對全市範圍內的食品加工行業實行‘劃行歸市’,確立了該項目。園區總占地面積500畝,總投資35億元,總建築面積70萬平方米,可完全容納蘭州市各類型食品加工企業入園生產。” 蘭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食品生產處華英處長表示。

據華英介紹,凡入駐園區的企業,對一一進行過審核把關。要求企業在硬件設施上必須達到《食品安全法》及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同時還要把好“三關”。

一是“入口關”,對企業的生產原輔料索票索證,保證原輔料安全可追溯。二是“加工關”,對生產加工過程按照國家相關標準嚴格監控、重點檢查食品添加劑的“五專”管理,確保生產出的食品安全可靠。三是“出口關”,加強企業出廠產品的檢驗工作,對檢驗合格才能出廠銷售,不合格一律不得出廠,並按照相關要求進行嚴肅處理。

“由於入駐企業多為小微企業,資金緊缺,專業化驗人員缺乏,企業大都無法滿足自建化驗室的要求。我們園區邀請了第三方檢測來支持這些沒有實驗檢測能力的企業,來幫他們把關。”華英表示。

用甘肅省藥監局一位負責人的話講:“唯一的一個目的就是他們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農村 擺桌 宴變 變身 西式 自助 甘肅 食品 安全 圈在 眼皮子 眼皮 底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766

特朗普眼皮底下,幕僚長和首席智囊暗爭白宮老大

位於白宮西側的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樓是多數白宮官員和工作人員的辦公地點。過去的周末,在特朗普飛去佛羅里達私宅休息的時候,特朗普政府的成員們被召集在此舉行了一次聯誼,目的很簡單——彼此混個臉熟。

幕僚長的棘手工作

奧巴馬時代,白宮的總統行政辦公室有超過1800名雇員,特朗普最終的白宮團隊人數也將不會少於這個數字。但由於新政府組建不久,只有那數十個緊密圍繞在總統周圍的核心成員之間才有機會通過更多互動而勉強算得上認得彼此,對於其他分散在白宮各部門的1000多號人來說,更多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互相不認識。

對於白宮新班子的內部溝通和協調機制來說是一個實際問題,關乎總統命令能否有效落實。而解決這個問題,是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的第一要務。

《華盛頓郵報》援引一名上周參加過特朗普白宮高層會議的政府顧問稱,總統特朗普下了一道命令:普利巴斯負責打理白宮,所有事情都要經幕僚長之手。

特朗普的命令可以理解為再次確認了普利巴斯在白宮內的行政管理權力,但也可以理解為要他完成更艱巨的任務,包括為各職能部門間劃定更清晰的界限,以及處理一些官員的明爭暗鬥,後者據說也是特朗普最煩的地方。

不過,擁有了總統賦予的權力並不意味著普利巴斯就是白宮內除了總統外真正的“老大”。

每張總統行政令的背後都有若幹白宮顧問作為核心決策者和起草者

面對特朗普在過去兩周頻發的十幾道行政令,普利巴斯明白自己需要在最短時間內打通白宮內部的溝通機制,確保命令上傳下達的過程中避免失誤。

特朗普在1月27日發布了“移民行政令”,限制來自敘利亞、伊拉克、伊朗、蘇丹、索馬里、也門和利比亞這7個主要穆斯林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要求來自該多個家的難民在120天內被禁止入境美國,該多個國家的普通公民在90天內被禁止入境美國。

這是近期所有行政令中遭到最多爭議的一個,除了民間,政府內部也有大量反對聲音。900名國務院官員聯名反對該行政令,但異見卻遭到白宮發言人斯派塞警告“要麽走人,要麽執行”。

但是,這份限制移民的行政令除了造成一系列混亂之外,還面臨強大的司法阻力。美國華盛頓州西區聯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羅巴特(James Robart)3日作出裁決,在全美範圍內暫停實施特朗普頒布的限制難民等群體入境的行政令。美國司法部律師米歇爾·本內特將就此向美國聯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提出上訴。同時,美國國土安全部也發布聲明,全面暫停實施特朗普的行政令。

普利巴斯原則上並不反對白宮官員對政策持異議。副幕僚長沃爾什(Katie Walsh)透露,普利巴斯稱“要確保每個人都有時間和機會對這些政策做出評論”。

白宮內派系隱現

白宮內的聲音並不一致。

一方面,負責白宮行政架構的普利巴斯正在想方設法把新政府的日常工作送上軌道;另一方面,白宮的“實際大腦”、白宮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則正在利用目前白宮的混亂無序實施自己的變革政策。

特朗普在橢圓形辦公室里見班農和安全顧問弗林

“我們之中有些人比較激進,有些人則更沈著,這是構成完美合作關系的要素。我們之間沒有隔閡,和總統之間也合作無間。”班農的表態印證了其副手的話,其副手曾表示,班農正試圖主動適應普利巴斯所主持的白宮架構。

美國媒體曾報道,白宮西翼正在發生內訌,班農和另一名政策顧問米勒(Stephen Miller)站在了普利巴斯的對立面。但是這種不利於內部團結的說法不出意料地遭到白宮高層的否認:普利巴斯稱,班農、米勒、沃爾什和自己合作無間,都找出了彼此的強項所在;米勒也稱自己和普利巴斯的關系是政府里最密切的。

當然,年僅31歲的米勒實際上最密切的合作夥伴還是班農。在成為白宮顧問之前,米勒是前參議員、司法部長提名人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左膀右臂,班農在掌舵右翼媒體Breitbart News之時也曾多年力挺塞申斯。而正是班農和米勒秘密起草了上文提到的限制移民行政令,相信不久,塞申斯也將從司法陣線對移民政策加以支持。

2016年2月,剛過而立之年的米勒參加班農的訪談節目

相比班農和米勒身上在移民政策等方面顯示出的激進態度,曾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的普利巴斯個性更為溫和,但實力同樣不容小覷:他和保羅·瑞恩等共和黨大佬關系密切,在和國會打交道時,普利巴斯無疑是特朗普和共和黨之間的橋梁。特朗普成功提名戈薩奇出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背後便是普利巴斯在穿針引線。

但從職能上說,班農和米勒更像是特朗普諸多政策背後的“大腦”,而普利巴斯的任務則是確保總統的命令得到實施。從流程上看,任何政策造成的後果都要由普利巴斯來收拾殘局。更重要的是,班農顯然正在白宮內擴大自己的影響力,他已經召集曾經在高盛追隨過自己的副手進入白宮當他自己的幕僚。

一般來說,白宮多數情況下會出現一個強勢的幕僚長,防止其他高級顧問和總統“走太近”並通過對總統施加影響而修改政策。而從特朗普的高層智囊圈來看,無論是普利巴斯、班農、米勒,還是另外一名總統顧問康韋(Kellyanne Conway)和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他們中間任何一個人的聲音都可以直達總統本人,尤其是在一些特朗普並不熟悉的領域。

這種情況下,白宮內已經隱約出現的派系很可能在未來更多地通過影響總統決策而爭奪白宮的實際控制權。在政策和民意的沖突之外,外界又多了一大看點。

特朗普 特朗 眼皮 底下 幕僚 長和 首席 智囊 暗爭 白宮 老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395

妙齡女戴1個月大眼仔眼皮底生10幾粒石仔

1 : GS(14)@2015-03-18 22:18:00





浙江金華一名23歲黃姓女子,網購俗稱「大眼仔」的彩色隱形眼鏡配戴一個月,導致眼內長出10多顆眼結石。涉事的黃小姐,有感自己的眼睛太細。個多月前,上網以十幾元人民幣購買一對大眼仔配戴。當時她已感到眼睛有點刺痛,還很癢。不過客戶服務人員解釋說,戴大眼仔要有適應期,情況屬正常。黃小姐斷斷續續又戴了一個月,眼睛變得紅紅,就像充了血似的。昨日,她到醫院檢查,眼科主任翻開她的眼皮一看,上面長了好多顆黃白色的小顆粒,兩隻眼睛加起來,有10多顆。醫生解釋指,這是眼結石,又稱結膜凝集物,是結膜上脫落的上皮組織或者黏液的分泌物,角質素殘屑等細胞變性產物堆積在結膜上所致,一般常見於慢性結膜炎病人的瞼結膜上,可以只有一粒,也可以聚集成群。剛發病時,沒有症狀,只有當眼結石突出結膜表面,或硬度提升時,患者在眨眼睛時才會感覺到有摩擦感。醫生推測,罪魁禍首是黃小姐配戴的大眼仔,但不是所有人配戴都會出現問題。若本身不適合戴隱形眼鏡,又挑了大眼仔這種帶有染色成份的,一旦接觸到眼睛後,就會使結膜產生慢性炎症,從而導致結石。浙江在線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318/19080402
妙齡 女戴 個月 月大 大眼 眼仔 眼皮 底生 10 幾粒 粒石 石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657

3日速成整容班用雞髀實習割眼皮

1 : GS(14)@2016-03-18 23:55:49

內地整容風氣盛行,不少人都想在這塊「肥豬肉」分一杯羹。有人更希望成為整容師,賺取可觀收入。內地有人開辦不合規的整容課程,只要付數千元(人民幣‧下同)參加為期數天的課程,即可成為「整容師」,上陣操刀。早前有內地記者按網上資料,參加浙江杭州一間名為「伊美醫學醫學美容培訓基地」的雙眼皮課程,3日的課程學費只需5,800元。整個培訓班連記者在內,總共有十名學員,全都沒有正規醫學背景。其中一名導師表示,即使手術失敗也沒有問題,只要將病人送到醫院,然後稍作賠償,問題自然解決。導師更提醒,千萬不可讓客人拍片,否則可能構成無牌行醫。翌日,導師就拿來多隻雞髀,供學員實習。最令人吃驚的是,第三日,竟有數名女子躺在手術床上,供學院試刀。但是她們顯然不知道要給她們動手術的是甚麼人,各人都是了3,800元,來接受手術。其間,導師都搞不清要用甚麼麻醉藥和份量。打完麻醉藥,顧客的兩隻眼睛腫脹瘀青,傷口更不停出血。惟導師僅着顧客吃點消炎藥,便着其離開。有指,單單這家培訓學校,每年就產生200名「整容醫生」,到全國各地,為客人進行各種整容手術。新藍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18/19535046
速成 整容 班用 用雞 雞髀 實習 眼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35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