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退出家族企業後的財富傳承

http://www.xcf.cn/newfortune/texie/201401/t20140124_546343.htm

  在2013年的《家族辦公室評論》年度頒獎儀式(Family Office Review Award)上,資產管理行業翹楚、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Pitcairn)首席投資官(CIO)裡克·皮特卡恩(Rick Pitcairn),當選年度最佳CIO。與此同時,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也獲得了年度最佳聯合家族辦公室(Multi Family Office,MFO)及年度最佳聯合家族辦公室CEO等獎項。

  歐美家族辦公室普遍比較成熟而且數量龐大,其中不乏許多名滿天下者,比如洛克菲勒家族辦公室(Rockefeller Family & Associates)、羅斯柴爾德家族辦公室、甲骨文家族辦公室(Oracle Capital Group)等。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為何能夠力挫群雄,獨攬三項大獎?

  在頒獎典禮上,裡克·皮特卡恩這樣總結:「變革從來不是皮特卡恩家族做出的選擇,而是一種事實。我們的工作就是幫助家族在(外部)變革的驅動力與(家族)持續性的需求中尋找平衡。」

  筆者之一(高皓)曾在2012年帶領清華五道口全球家族企業課程學員赴美國費城近郊拜訪過皮特卡恩的家族莊園Cairnwood Estate,並與其家族繼承人就家族辦公室議題進行過熱烈討論,深感這一家族數十年來管理家族金融資本的理念獨特且先進。

  家族辦公室的成功,離不開與家族共享的獨特價值觀及經營理念。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在迅速變化的投資世界中堅持其傳承理念及核心價值觀,為國內家族提供了一條可參照的資產管理路徑。

  歷史源流

  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的歷史要從約翰·皮特卡恩(John Pitcairn)說起。

  這位蘇格蘭移民1883年與約翰·福特(John Ford)聯合成立了匹茲堡平板玻璃公司(PPG),到19世紀末,PPG的平板玻璃年產量達到2000萬平方米,成為行業領先者。在不斷深耕產業鏈的同時,PPG逐漸將業務擴展到塗層、光學材料、化學材料等可與平板玻璃共享銷售渠道的行業,並改名為PPG Industries。現在,躋身世界500強的PPG Industries在37個國家擁有生產基地,僱傭3.8萬名員工,2012年錄得152億美元的收入。

  約翰的三個兒子雷蒙(Raymond)、西奧多(Theodore)和哈囉德(Harold)都參與了家族企業。三人懷有不同的夢想,雷蒙鍾情於建築,監督了費城近郊布林·艾斯大教堂(Bryn Athyn Cathedral)的建造;西奧多熱愛藝術及宗教;哈囉德則是航天愛好者,成立了一間航空快遞公司(後來成為美國東方航空公司)。三兄弟在1923年成立了一家控股公司掌管家族持有的PPG股份,以便在維持家族利益的同時也能繼續為各自的理想而奮鬥,這便是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的雛形。

  由此可見,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在成立初期就非常重視家族成員的需求,尋找家族整體利益和家族成員個人追求的平衡點。這也是它一直保持的特性。這家控股公司在之後的60年裡幫助家族控制公司,它擁有PPG公司16%的股份,這構成了皮特卡恩家族財富的75%。1973年時,家族控股公司的資產發展到2億多美元,累計為多位家族股東分紅7.5億美元。

  到了上世紀80年代,皮特卡恩家族已發展到第三、四代,分支及成員為數眾多。三代以後的家族通常意見難以統一。為了讓財富持續增長,家族需要尋找新的創富之道;而隨著創始人的離去,家族後代也不再與家族企業保有強烈的情感連接。此時,是否繼續保留家族企業,已成為家族成員在檯面上討論的問題。

  1985年,皮特卡恩家族決定,將持有的PPG股份以5.3億美元全部出售,完成家族與創始企業的完全脫鉤。為了管理這一大筆財富,皮特卡恩家族在1987年成立了皮特卡恩信託(Pitcairn Trust),一家單一家族辦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 SFO),專門管理家族的流動資產。家族可投資金融資產由此被重新分配於數個多元化的投資組合中。

  1989年10月31日,皮特卡恩信託推出了皮特卡恩家族傳承戰略信託(Pitcairn Family Heritage Strategy),一隻專門投資於家族企業股票的信託基金,並在同年將家族辦公室的服務對外開放,正式成為聯合家族辦公室(MFO),為其他富有家族提供財富管理服務。在MFO成立的前兩年裡,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大約為十幾個家族成員管理著1.4億美元的資產。

  2000年,皮特卡恩信託將皮特卡恩家族傳承戰略信託、皮特卡恩分散價值型基金、皮特卡恩國際股票基金、皮特卡恩應稅債券基金註冊為共同基金,名為「皮特卡恩家族基金」,並重組於皮特卡恩信託的新分支—皮特卡恩基金(Pitcairn Fund)名下。

  2004年,皮特卡恩基金擴大其客戶群並加入了星座投資管理公司(Constellat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星座基金系列。同時,皮特卡恩信託大力擴展投資領域及服務,涉足信託、不動產及稅收籌劃等領域,旗下管理著200億美元的資產。為了迎合家族辦公室的多元化服務,皮特卡恩基金在2004年改名為皮特卡恩金融集團(Pitcairn Financial Group),圍繞家族需求,承擔所有職能,進一步到達家族辦公室的頂端,成為全能型的專業MFO(表1)。

  在過去的十幾年間,皮特卡恩家族平均每年投資9億美元於股票市場(圖1)。如今,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已擁有90年的歷史,也有26年聯合家族辦公室的經驗,旗下管理著360億美元的資產,其110個家族客戶中42個都是幾代以上的家族。

  今日使命

  當家族後代擁有不同職業、各自追尋理想的時候,假如沒有一家共同的控股公司或者其他替代的家族控股結構,家族成員很容易分道揚鑣,導致家族和財富的分裂。在從實業家族轉型金融家族的道路上,皮特卡恩家族成功找到新的財富創造點,把家族的控股公司發展成為一家專業的MFO。

  這家全能家族辦公室除了基本的財富管理外,還涉足不動產、稅收籌劃、慈善活動、家族日常事務及傳承計劃等領域。其業務可分為四大部分。

  傳承計劃:為客戶設定接班計劃,協助家族成員進行溝通,為家族下一代擬定教育培訓計劃,建立彈性的家族治理結構。

  信託計劃:以對家族的深刻理解和管理信託的長期經驗,提供創新的信託策略,實現受益人的長期價值最大化。其投資理念仍是對長期回報的追求,他們認為,更多的超高淨值財富家族會偏好投資於PE與基礎建設。

  家族日常事務:幫助家族從個人理財、支出預算到稅收籌劃等方面管理財富,包括個人理財與預算、賬單支付及物業費用等;行政管理與會計涉及到更廣泛的家族實體,比如基金會或家族有限合夥公司;稅收籌劃則從個人、公司、信託和基金的整體角度將利潤最大化;財務申報幫家族提供一張整體的投資分佈圖,分析其財富結構。

  聯手SFO:與其他SFO聯手,為已有SFO的家族提供專業技術和資源的支持,提出相應的傳承計劃,同時保持客戶的獨立和隱私。

  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於2010年收購了美國知名家族企業J. M. Huber Corporation(業務涉及工程器材、自然資源、科技服務等,2012年總收入16.84億美元,2013年獲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獎)控股家族旗下的聯合家族辦公室Shelterwood Financial,借勢將領土擴張到紐約及華盛頓,自此在費城、紐約和華盛頓三地擁有辦公室。

  MFO的優勢在此顯露無疑,家族辦公室的高成本通常都令人頭疼,但MFO的規模經濟可適當將此成本降低,同時,龐大的資產規模可以吸引更多的精英人才,廣闊的合作網絡也能更及時地捕捉商業機會。

  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不但幫助超高淨值家族管理財富,還細化到為這些家族篩選優秀的投資經理。對裡克·皮特卡恩來講,投資環境變幻莫測,充滿未知性,選擇一名正確的投資經理變得比以往更加重要。首先,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通過定量分析,調查候選人過去的投資效益,在確定一部分優秀的投資經理後,開始瞭解他們的朋友圈、投資門路、投資決策過程和對未來的展望。不僅如此,投資經理的品德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投資收益雖好但是缺乏透明度,或者獲利後沒有與員工分享收益的,一律不考慮。

  當然,裡克·皮特卡恩也指出:「沒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變的。」因此,投資策略及投資情況需要時常重新評估,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設定的一般週期為3-5年,但投資績效應保持持續性的監督。

  除了與家族財富相關的業務,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提供大量的資源,經常通過發表文章、接受採訪、參與峰會或討論等模式提供投資建議。它還利用其廣大的商業網絡與多家金融顧問公司和家族企業機構協會建立了合作關係。

  皮特卡恩與分佈於全球的六間家族辦公室聯手,在2011年成立了威格摩爾協會(Wigmore Association)。它由七間家族辦公室的CIO組成,每年舉行兩次會議(表2)。CIO們可以通過會議進行交流,分享各自的投資理念和對家族需求的觀點,分析當前經濟狀況和市場走勢。該協會目前的主席是裡克·皮特卡恩。

  獨特理念:專注於家族企業投資組合

  在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的投資理念中,唯一的任務就是「以家族理念進行投資」。

  儘管皮特卡恩家族早在1985年便賣出了自己家族企業的所有股權,但其後裔依然對家族企業的獨特優勢抱有信心。他們深信,創始家族作為實際控制人能為企業創造巨大的價值,為股東帶來長期穩定的資本回報。正是這種理念和信仰促成了1989年皮特卡恩家族傳承戰略信託的誕生。

  皮特卡恩家族認為,家族的所有權及控制權對企業有著積極正面的影響。他們篩選了一批市值超過2億美元的樣本企業,構造了132間家族企業的數據庫,通過實證數據證明了家族企業在長期收益上超越其他企業。在哈佛商學院的皮特卡恩家族傳承,基金案例採訪中,皮特卡恩金融集團的CIO埃裡克·菲德(Eric Feder)認為,家族企業通常擁有以下的特點:

  ·強大的企業文化—更能留住人才及對其進行培養;

  ·專注企業的長期增長—更低的分紅,為了企業增長而將資金再投資;

  ·更低的債務水平;

  ·更專注於股東的投資回報率;

  ·更少關注於短期的季度盈利,對資本長期增值具有堅強的承諾。

  總的來說,家族企業並不強調短期業績,而著重於長期利益。因此,皮特卡恩信託推出的家族傳承基金的終極目標是達到長期資本增值。皮特卡恩信託認為,創始家族或家族基金會持有10%或以上流通股的企業才是家族企業。目前,其家族企業數據庫已擁有600多間家族或基金會控制的企業。通過定量分析和基本面分析,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會建立了一個由50-60只股票組成的投資組合。

  其中能看見一些著名家族企業的身影,比如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沃爾瑪(Wal-Mart)等。這一基金的短期效益雖不穩定,但從長期回報看,1989-2006年,其年回報率是9.47%,1996-2006年間的總體回報比威爾希爾5000指數(Wilshire 5000 index)高出5.3%(圖2)。

  同時,菲德也指出,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不參與家族企業的管理,他們是因為控股家族的獨特貢獻才投資這些企業的。對於投資組合中表現不佳的企業,他們會通過用腳投票的方式清倉,而不會通過謀求董事會席位或者股東代理權等行為影響公司的管理決策。

  雖然該基金在2006年時被Touchstone Investments收購,但可以看出,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非常認同家族持續治理的重要性。除了鍾情於家族企業及可以保證長期增值的投資外,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的投資理念也相對保守,裡克·皮特卡恩描述:「我們是保有財富的行業,而不是創造財富的行業。」

  面對經濟全球化,皮特卡恩的投資方向也絲毫沒有落後,就如皮特卡恩信託董事長德克·榮格(Dirk Jungé)所言:「我們都在全球經濟的框架下經營,而市場卻比過去所有時刻更加錯綜複雜。」

  家族成員的自由退出機制

  作為超高淨值家族財富管理的頂層設計,專為一個家族提供服務的SFO和為多個家族提供服務的MFO各有所長。SFO通常有著更好的隱秘性,家族能夠享受完全定製化的服務並對辦公室擁有絕對的控制權,而MFO卻能通過規模經濟攤薄運營成本,共享不同家族在各個領域的經驗及人際網絡,增加投資經驗及機會,並吸引更多的投資專業人士。

  約翰·皮特卡恩的三個兒子各自擁有九名子女。到了1950年,皮特卡恩家族已有61位後代,他們從事著不同的職業。從SFO到MFO的轉變無疑是一次重大的決定。如此龐大的家族規模,難免眾口難調,雖然皮特卡恩控股公司設定了家族年度匯報及家族會議等治理機制,但這些仍不能根治問題。

  事實上,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創辦時的關鍵政策—「自由聯合」,正是考慮到了這點。家族成員可以自由地離開新創建的家族信託,加入也全憑自願,並非強迫。這種設定照顧了所有成員的感受,保持了大家族中不同成員之間的和諧關係。

  如今,將近一半的家族成員退出了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部分成員追尋了別樣的投資理念,另外的成員則反對向其他家族開啟家族辦公室的大門,而自行成立了SFO。

  位於波士頓及費城的卡恩伍德公司(Cairnwood Cooperative Corporation)便是一間管理皮特卡恩家族分支的SFO,其聯合創始人是萊爾德·彭德爾頓(Laird Pendleton,為雷蒙·皮特卡恩之女蓋布麗埃爾·皮特卡恩和威拉德·彭德爾頓後代)與鄧肯·皮特卡恩(Duncan Pitcairn),兩人均是家族後代,而Cairnwood正是皮特卡恩家族莊園的名字。

  如此並存的兩種家族辦公室,既有轉型為專業MFO以維持財富增長的,也有為需要的家族分支提供隱私和定製化服務的,也是皮特卡恩家族的特色之一。

  家族辦公室在傳承規劃與實施中的作用

  對於掌握巨大財富的超高淨值家族來說,財富的傳遞與後代的培養,構成了傳承的核心問題。這也是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的另一核心工作。

  2012年11月在瑞士蒙特勒舉行的投資網絡—馬庫斯·埃文斯峰會上,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CEO萊斯利·沃斯(Leslie Voth)指出:「規劃家族世代間的傳承是一間家族辦公室的關鍵成功因素。家族私人財富的傳承要求設定明確的目標,擁有付出有效資源的意願,以及為了符合各代人獨特需求的溝通機制。」

  當家族沒有明確的傳承規劃時,接班人與在任領導可能陷入迷霧,錯失交棒良機,更可怕的是,這很可能令家族成員間的關係出現不可逆轉的裂痕。沃斯談到:「傳承規劃的溝通至關重要。」在他看來,家族辦公室應提供傳承規劃的建議,首先在辦公室與家族層面進行溝通。當確認傳承規劃後,設立家族治理結構,再與下一代進行溝通,協助家族傳承。因此,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會在繼承流程的特定環節中進行指引,而繼承計劃也會因應家族的需求而變化。

  在設定傳承規劃的同時,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也要確保下一代成員與家族的關係,確保年輕一代對家族事業的興趣。

  雙平台模式 讓年輕後代施展才華

  在家族治理上,裡克·皮特卡恩認為家族成員的參與很重要:「在一次會議中很難聽到所有成員的想法,但我們可以通過家族委員會達到這個目的。」皮特卡恩的家族委員會由12-14名家族成員組成,每人負責與不同家族分支進行交流。從家族委員會成立的1982年至今,總共有大約70位家族成員在其中服務過。

  通常,家族董事會或委員會由老一代家族成員組成,只有指定的繼承人才有機會快速成為其中一員。這種封閉式的結構在家族中構成了制度性的階層,無法鼓勵年輕人的創新想法。對此,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在家族治理的結構上苦思良策,其獨特之處在於,形成了兩個平行的董事會,即傳統董事會與附屬董事會。

  傳統董事會由皮特卡恩的十名資深家族成員與四名非家族成員組成。同時,他們設立了「名譽董事」一職,為有能力的家族成員開啟董事會的大門。如果家族成員中有出色的創業家,他們的投資理念或商業計劃能在此董事會上提出,如果計劃可行,更會得到家族的幫助。

  對於附屬董事會,裡克·皮特卡恩說:「家族逐漸壯大時,年輕人沒有能夠幫助他們進入董事角色的工具,我們想到,為什麼不為年輕人設立一個董事會,來告訴我們他們在『幹什麼』和『為什麼』?」附屬董事會通過研討會或金融培訓課程來培養家族成員,為家族未來的領導人提供施展拳腳的空間。附屬董事會成就了一批有才華的家族後代,例如克里斯·克爾(Chris Kerr)在13歲時就對家族事業顯露出濃厚的興趣,在36歲時成為皮特卡恩正式董事會唯一的第五代成員。

  目前,傳統董事會裡三代共存,第三代人佔據兩席,第四代七席,第五代一席。11名附屬董事會的成員均是時常參加董事會組織的金融講座、財富繼承等培訓課程的年輕後代。

  從第二代開始,每代人都會通過婚姻為家族帶來新的成員,在以後的歲月裡,姻親的數量還會呈現爆炸式增長。如何安頓這些人、將他們容納入家族,同樣是家族傳承的關鍵問題之一。更何況,姻親中也會出現人中豪傑,如拿捏不當,便會錯失帥才。在大部分家族裡,姻親都被視為外人,他們的發言權往往較小,也不會被授予重要的位置—但皮特卡恩家族就是例外,他們盡其所能將姻親融入家族,讓富有活力的年輕人轉變成家族的未來。

  上世紀60年代初,雷蒙·皮特卡恩見其擁有化學工程師背景的女婿吉姆·榮格(Jim Jungé)更適合擔當領導者角色,便讓吉姆出任家族控股公司的領導人。時間證明了雷蒙的決策非常明智:吉姆在家族財富的管理上大下功夫,建立起一套財富增值的戰略,最終給家族帶來了1.4億美元的財富。在此之後,家族姻親的意見便成為皮特卡恩決策流程中的一個重要環節。

  家族金融資產管理與事業平台轉換的絕佳樣本

  中國民營企業目前正處於關鍵選擇的十字路口。無論第一代創始人主觀意願如何,大多數民企事實上很難傳承給子女。相比財富傳承而言,家族企業傳承的難度係數高出不止一個數量級。根據近年的多項大樣本調研結果,半數以上的二代不願接班;即使由於興趣或者責任使然,也會如巴菲特所說「家族企業的傳承好像在2000年奧運會金牌選手的後代中,選擇2020年奧運會的參賽選手」,成功傳承難上加難。

  歐美經驗顯示,大多數創始人及家族最終會選擇出售企業的控股股權,將獲得的財富傳給子孫。最近幾年,國內採礦(煤炭、鐵礦等)、製造、快速消費品等行業的家族出售企業的已不在少數。未來十年,家族企業出售浪潮更將蔚為壯觀。家族出售企業之後面臨的問題將是:如何管理數量巨大的可投資金融資產?與初創企業脫鉤之後,家族的下一個事業平台在哪裡?

  對於第一個問題,皮特卡恩家族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案例。家族辦公室與皮特卡恩家族命運密切相關,家族的所有關鍵性決定都有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的身影。隨著PPG創始人約翰及其特殊資產的離去,漸漸對家族企業失去興趣的後代四分五裂,這時的家族辦公室作為家族財富管理的頂層設計者,將家族成員緊緊地連在一起。

  皮特卡恩家族把分散的金融資本彙集在一張資產債務表中,進行統一的財富管理;通過成立家族董事會及家族委員會管理家族資本;規劃家族成員的教育及培訓成長計劃,管理人力資本;通過參與慈善活動和與其他SFO合作擴大家族的社會資本,充分利用所有資源充實家族辦公室的功能,成就了家族辦公室業內的經典案例。

  對於第二個問題,皮特卡恩家族的實踐同樣提供了一個可供參考的樣本。家族辦公室在功能上替代了家族企業PPG,在管理家族事務的同時,逐漸變成新的皮特卡恩家族企業,同時扮演著雙重角色。皮特卡恩家族企業的模式轉變並不是個案,出售創始企業股權之後將家族辦公室作為新的事業平台是不少家族的選擇。

  筆者之一(高皓)曾經在2012年赴紐約拜訪過著名的德裔猶太望族—古根海姆(Guggenheim)家族第7代繼承人。古根海姆家族是僅次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世界上最富有的猶太家族,其1881年以5000美元本金發跡於美國科羅拉多的採礦業,一戰前曾控制全球銀、銅、鉛三種重要金屬產量的80%。家族第二代所羅門·R·古根漢姆(Solomon R. Guggenheim,其妻子Irene Rothschild來自羅斯柴爾德家族)以其私人藏品為基礎,創辦了蜚聲全球的古根海姆博物館。同很多超級巨富家族一樣,古根海姆家族曾一直自己管理財富,但是自從1985年家族創辦金融機構Guggenheim Partners以來,古根海姆管理的資產從50億美元迅速增長到1900億美元,金融業代替了採礦業,成為家族新的事業平台。

  中國家族辦公室的大時代正徐徐拉開帷幕,傳承與創新將構成家族財富發展的兩大主題。正如萊斯利·沃斯在2013年的FOX財富顧問論壇中所說:「投資模式改變了,並會繼續改變下去……然而,改變之中也需延續。」經歷了逾90年的時代與環境變遷之後,皮特卡恩家族辦公室仍然不忘初心:為家族尋找永續之道。

皮特 卡恩 家族 辦公室 辦公 退出 企業 後的 財富 傳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030

《大空頭》走上大熒幕 布拉德·皮特等明星領銜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109

Brad Pitt,Christian Bale,Ryan Gosling,大空頭,華爾街之狼,派拉蒙

(由左至右: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克里斯蒂安·貝爾(Christian Bale)和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

美國報媒Variety獲悉,繼《華爾街之狼》後,好萊塢又要將一部演繹華爾街風雲的作品《大空頭》(The Big Short: Inside the Doomsday Machine)搬上銀幕,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克里斯蒂安·貝爾(Christian Bale)和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等多位好萊塢明星都可能出演。

《大空頭》2010年面世,連續28周躋身《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該書描寫了本世紀初房產與信貸泡沫的形成過程,刻畫了多位制造泡沫災難的關鍵人物。這樣的泡沫最終釀成了2007年的美國次貸危機,進而成為全球金融危機。該書的作者是美國財經記者邁克爾•劉易斯(Michael Lewis),其成名作《說謊者的撲克牌》(Liar's Poker)被公認為描寫20世紀80年代華爾街文化的經典。

美國知名娛樂報紙Variety的網站報道稱,派拉蒙與布拉德·皮特旗下公司Plan B將根據《大空頭》編寫劇本,亞當·麥凱(Adam McKay)將兼任導演和編劇。雖然還不知何時開拍,但《大空頭》改編的電影可能請來多位好萊塢一線影星助陣,類似《毒品網絡》(Traffic)和《黑金殺機》(The Counselor)這樣的全明星陣容。

彭博援引亞馬遜旗下電影票房相關數據網站BoxOffice.com的首席分析師Phil Contrino評論稱:

“不論是商業方面還是藝術方面,這部電影的期待都很高。《華爾街之狼》已證明,拍這類影片可大賺一筆。”

電影票房研究機構Box Office Mojo數據顯示,2013年年底首映以來,由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Leonardo DiCaprio)主演、馬丁·斯科塞斯( Martin Scorsese)導演的《華爾街之狼》全球票房高達3.92億美元。這部影片改編自華爾街傳奇股票經紀喬丹·貝爾福特(Jordan Belfort)的自傳。

彭博報道稱,亞當·麥凱的發言人已確認他將撰寫《大空頭》的劇本及執導該片。派拉蒙的發言人對上述影星出演的消息不予置評。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空頭 走上 大熒 熒幕 布拉德 布拉 皮特 明星 領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384

朱莉皮特離婚欲分30億 兩人曾壕買不少豪宅和海邊別墅

據CNN報道,9月20日,美國好萊塢巨星41歲的安吉麗娜·朱莉已經向丈夫布拉德·皮特提出離婚申請,同時她要求對6位子女擁有撫養權,給予布拉德·皮特探視的權利。據報道,安吉麗娜·朱莉提出離婚申請的文件顯示,夫妻二人已經於9月15日正式分居。目前,這一消息已被安吉麗娜朱莉律師證實。

皮特和朱莉曾經是娛樂圈艷羨的模仿夫婦。這對好萊塢明星夫婦於2014年8月正式結婚,不過早在2004年他們就已經在一起。事實上,朱莉在熱戀皮特之前,就已經有過2段婚姻,第1段是英國男星約翰尼·李·米勒(Jonathan Lee Miller),第2段是導演比利·鮑伯·松頓(Billy Bob Thornton),最長的婚姻只維持3年出頭。朱莉現在有3個領養的小孩,及3個和小布生下的孩子,離婚後將極力爭取6人的撫養權。根據朱莉律師給出的說法,二人此次選擇分開是在對六個孩子教育問題上不可調和的矛盾。

這幾年,二人在事業發展上的差異開始體現。皮特專註於自己的表演事業,並在2016年以3150萬美元排到了《福布斯》全球十大最高收入男星第十位。而朱莉近年來開始往導演方向邁進。並於2014年11月宣布,將放棄自己的表演事業,專心做導演。生活上,2013年朱莉為預防乳腺癌切除了乳腺,兩年之後又接受了切除卵巢和輸卵管手術。但這都不是二人此次宣布分道揚鑣的原因。

2005年《史密斯夫婦》在中國上映時,粉絲們就已經感覺到皮特和朱莉會有下文,果然不久就傳出了他們相愛的消息。現如今這對擁有4.5億美元(約人民幣30億元)家產的銀色夫妻若真的離婚,巨額財產具體該如何分配,恐怕將鬧上法庭。

據報道,在正式登記結婚前,“史密斯夫婦”便已完成了一件重要的“現實任務”——簽署婚前財產協議。對於曾經有過婚史的他們來說,離婚所帶來的財產糾葛深有體會。這份厚達101頁的婚前協議,涉及到二人共計2.7億美元的財產,條文繁雜詳細,規定假如二人日後離婚,皮特將獲得1.5億美元,朱莉則獲得剩下的1.2 億。按照兩人婚前簽過協議,兩人若離婚各自帶走婚前財產,婚後賺的錢則平均分成6份,為子女成立信托基金。

據悉,盡管朱莉在好萊塢女星收入排行榜上位列前茅,但根據好萊塢薪酬的規律,皮特的收入很可能比朱莉高不少。而目前的離婚文件中寫得非常籠統,僅寫了“目前還未有明確的計算”。

但兩人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在世界各地購買不少豪宅。今年兩人還被曝在西班牙東部的馬略卡島買下的2500萬豪宅光,奢華內設,宛如人間天堂。兩人在法國的一處房產很可能會成最大爭議點,因為這套莊園式房產占地面積400萬平方米,有35個房間,價值6千萬美元,幾乎占夫妻4億美元總資產的1/6。

朱莉 皮特 離婚 欲分 30 兩人 人曾 曾壕 壕買 不少 豪宅 海邊 別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82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