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秦寶牧業吹破「牛」皮全產業鏈造假IPO首例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30527/122959.shtml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養牛的,居然把牛皮吹破了,這是需要功力的。而有這個功力的,就是秦寶牧業。
    「國際知名牛種牛繁育,自幼長於國家中央公園——秦嶺山北麓,長大後住『五星級』牛舍,聽音樂,做按摩,喝『啤酒』,睡『軟床』,吃熟食……」
    以上是陝西秦寶牧業對其主打產品秦寶雪花牛的描述,高貴的血統、純天然的生態環境,字裡行間透露出秦寶牛的貴族氣質,彰顯出秦寶牧業的成功與卓越。
    2012年7月,這家號稱「育中國肉牛第一品種,創中國牛肉第一品牌」的公司在中介機構護航下,成功通過證監會發審委審核,獲得上市資格。然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接到知情人士爆料稱,秦寶牧業IPO涉嫌造假。
大客戶找不到蹤跡/
  2013年4月,記者奔赴陝西西安、楊凌示範區及寶雞周邊的4個鎮10個村,在前後20餘天的調研中,通過與知情人士、業內人士及養牛技術人員深入交流,對秦寶牧業10個基地村的養牛大戶、村民、村支書、看牛人(公司安排在當地的配種人員)逐一走訪發現,秦寶牧業在繁育、飼養、屠宰、加工、銷售等各主要環節業務中,涉嫌全產業鏈造假。
    首先,基礎母牛數量和寄養模式涉嫌造假。據招股書披露,2006~2007年,秦寶牧業與寶雞市陳倉區的10個基地村(合作社)簽訂了《基礎母牛養殖協議》,將購買的3037頭適繁良種基礎母牛投放到這些基地村,由相關農戶飼養,母牛所有權仍屬公司。但記者對上述10個基地村逐一走訪發現,秦寶牧業從未提供基礎母牛給農戶飼養,上述10個基地村的秦川牛總數也遠低於3037頭,且全部屬農戶自有。
    報告期五大客戶信息也涉嫌造假。秦寶牧業所謂的2011年第三大客戶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第一大客戶哈爾濱市道北區雪花冷凍食品批發部,在當地均找不到蹤跡;而其2011年第二大自然人客戶黃卓然,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更是驚訝地表示,「我不做牛肉,我不太懂這什麼牛肉」。
涉嫌隱瞞關聯關係/
  公司的養牛成本也涉嫌造假。據秦寶牧業招股書提供的數據,可以測算出秦寶牛每天的飼養成本為8.1元/頭。但記者對養牛行業調查發現,業內養牛的普遍成本每天高達30元/頭,秦寶牧業的成本僅相當於同行業水平的1/3。
    屠宰業務方面,同樣涉嫌造假。招股書披露,秦寶牧業報告期(2009~2011年)年均屠宰量2萬頭以上,每年貢獻巨額利潤。但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實際每年屠宰量僅2000頭左右,屠宰業務全線虧損。
    公司還涉嫌隱瞞關聯關係。記者調查發現,秦寶牧業與2010年剝離出的一家餐飲公司至今仍有關聯,餐飲公司背後的老闆就是秦寶牧業實際控制人史文利,秦寶牧業通過向餐飲公司高價銷售牛肉做高自身業績。
    此外,由於「牛荒」,秦寶牧業主營業務已陷入危機,甚至會危及到公司的持續經營,但其向投資者掩蓋了這一事實。

秦寶牧業虛構3000頭基礎母牛 農戶稱騙子公司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攝影報導
  對於養牛業來說,基礎母牛是最為寶貴的資源,其品種和數量將決定未來繁衍牛犢的能力,這也是公司未來業績的一大關鍵因素。
    陝西秦寶牧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秦寶牧業或秦寶)《招股說明書(申報稿)》(以下簡稱《招股書》)第137頁顯示,2006年~2007年,秦寶牧業與寶雞市陳倉區的10個基地村或合作社簽訂了《基礎母牛養殖協議》,將購買的3037頭適繁良種基礎母牛投放到這些基地村或合作社,由相關農戶無償飼喂管理,母牛仍屬公司所有。公司免費提供凍精、耳標等耗材及相關技術服務以繁育秦寶犢牛,在犢牛達到規定的月齡後按協議價格收購。
    《招股書》第138頁顯示,公司的3037頭基礎母牛全部佩戴公司編碼耳標,並簽署寄養協議,公司嚴格管理並控制該部分基礎母牛。農戶自有母牛與公司基礎母牛具有明確區分。一頭優良品種母牛的市場價格超過1.5萬元,秦寶牧業投放的3037頭基礎母牛是一筆巨大的資產。為了探清上述3037頭基礎母牛的虛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總共花了8天時間,對《招股書》披露的3037頭基礎母牛涉及的寶雞市陳倉區新街鎮、縣功鎮、橋鎮、赤沙鎮等4個鎮的10個村逐一進行了走訪。最終的調查結果令人震驚,甚至有村民直指秦寶牧業為騙子公司。
新街鎮:秦川母牛千餘頭 均為農戶自有
  離開寶雞市大概45公里,途經陳倉區縣功鎮,經過大概約2個小時的車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了《招股書》中秦寶牧業投放基礎母牛最多的鎮——新街鎮。按照《招股書》披露的信息,秦寶牧業的基礎母牛主要分佈在新街鎮的4個村,其中東溝門村202頭、廟川村172頭、老莊村288頭、新街村230頭。
東溝門村:整個村約80頭 秦寶配種要收錢/
概況
    整個新街鎮秦川母牛的數量大約1040頭,且這些牛全部是農戶自有。秦寶牧業與這些村民合作了大概四五年時間,從未向他們提供基礎母牛。
    在小牛犢的收購價格方面,2013年小牛犢大概在15元/斤;在配種方面,除東溝門村為50元外,廟川、老莊、新街村配種一次的價格都在80元左右。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202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約80頭,且全部為農戶自有
    到達東溝門村4組後,在當地人的帶領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對話中簡稱NBD)首先來到了該組一養牛大戶家中,戶主A家裡共看養7頭秦川母牛。附近的村民B也接受了記者採訪。
    NBD:你們這個組養牛的情況怎樣?整個村養牛規模大概有多少?
    A:這裡養牛不太集中,整個村現在養牛的已經很少了。以前養牛主要是用來耕地,現在不耕地了,而且人在外面打工每天至少賺150元,一年最少也有四五萬元。一頭母牛一年產一崽,一個牛犢也就四五千元,所以養牛的效益已大不如前。另外,冬天草料不夠,只能喂麥草,而飼料糧食價格比較貴,這也增加了養殖成本。
    B:原來整個村幾乎每家都有牛,現在年輕人外出打工,身邊的村民一般就養2頭左右。整個村養的牛已經很少了,估計只有80頭左右。
    NBD:你們這個是秦川母牛嗎?還要產牛犢?
    A:整個村養的都是秦川母牛,我家就養了7頭。牛犢主要是秦寶提供凍精進行人工配種,產下的是黑牛,東溝門村基本都是產這個黑牛。配種50元3次,超過3次都沒有成功,下次再配種就要再出錢。
    NBD:產的黑牛去哪裡賣呢?
    A:95%是賣給秦寶。
    NBD:秦寶與農戶簽署協議規定這些牛必須賣給公司了嗎?
    A:沒有協議,下的黑牛也有不少在市場上賣,不一定賣給秦寶,都是自願原則。賣給公司,每頭小牛犢額外有300元補貼,賣給市場也一樣。
    NDB:今年賣給秦寶的小牛犢收購價是多少呢?
    A:產的小牛犢5~6個月才賣,公牛一斤15元,母牛一斤14元。
    NBD:秦寶為你們提供母牛嗎?
    A:沒有,秦寶只提供凍精,而且農戶要掏錢。
    NBD:那全村的這些牛都是農戶自己所有?
    A:全部是農戶自己看的,母牛是農戶的,秦寶一直未提供過基礎母牛。
    NBD:這個村與秦寶合作幾年了?
    B:四五年了。
廟川村:小牛犢可以賣向市場/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172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約160頭左右,且全部為農戶自有
    離開東溝門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當地人的帶領下驅車來到了廟川村4組,該村總共8組,記者直接與4組養牛數量較多的村民C及D聊了起來。他們均在70歲上下,其中C家喂養了3頭牛秦川母牛,已經下了一頭6個月左右的小黑牛。
    NBD:廟川村秦川牛的規模怎樣?
    D:這個村總共8個組,1個組最多20來頭牛,全村秦川母牛也就160頭左右。養牛的也不算集中,現在年輕人外出的比較多,耕地也可以使用拖拉機,牛就少了。
    C:總體說,牛數量已經偏少,我們這裡是4組,總共還不到20頭牛,大概只有15~16頭,過去我們這個組總共有30~40頭,1、2組幾乎沒有牛了,3組牛也很少,這兩年都是上了年齡的人在看牛,牛已經很少了。
    D:整個村,牛的數量已經很少。不包括那個小的黑牛,小黑牛是日本的肉牛,秦川牛這幾年繁育比較少,過去繁育得多,這幾年基本是繁育黑牛。
    NBD:農戶養的這些秦川母牛下牛犢嗎?
    C:主要是下黑牛,秦寶提供凍精,配一次80元,公司只給保證3次,下的黑牛由秦寶收購,6個月左右大,公牛一公斤30元,母牛便宜2元。產下的小牛犢基本賣給秦寶,但是也可以賣到外面的市場,賣給誰農戶有自己的選擇權。
    NBD:整個村的這些母牛是農戶自己的嗎?秦寶牧業提供母牛給村民養嗎?
    C:秦寶公司只提供凍精,然後我們掏錢,母牛他們不提供,都是農戶自己的。
老莊村:秦寶牧業不提供牛 只提供凍精/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288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約700頭左右,且為農戶自有
    離開東溝門和廟川,《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下一站是老莊村,該村總共有10個組。記者看到,整個老莊的地形不夠平坦,耕種機械不能進入,這似乎也為該地區養牛提供了一定基礎。真實的情況是怎樣的呢?帶著疑問,記者走訪了該村養牛村民E,以及獸醫F。
    NBD:老莊的秦川牛數量多嗎?
    E:這裡是老莊4組,幾乎家家都有牛。另外老莊村總共10個組,5組、6組、10組牛數量都比較多。
    F:全村10個組,總共約700頭。
    NBD:這邊秦川母牛下黑牛嗎?
    E:這邊母牛有產黑牛的、有產花牛(西門塔爾牛)的,花牛的奶質好些。
    NBD:秦川母牛怎麼產黑牛呢?
    E:這個主要是秦寶公司進行配種,80元配種,3次內免費,我家現在有兩頭母牛,之前已經下了一個黑牛娃娃,還有一個馬上要下。
    NBD:價格怎麼樣?賣給誰呢?
    E:黑公牛每公斤30元,母牛是28元,小黑牛都賣給秦寶公司,但也可以賣給市場上的人,反正牛娃娃養6個月就賣。
    NBD:配種的母牛是農民自己的嗎,秦寶提供母牛給村民養沒有?
    E:母牛都是自己的,配種要掏錢,公司不提供牛養,只提供凍精。
    F:全村約700頭牛都是農戶自己的,公司沒有提供母牛。
    NBD:你們與秦寶合作多久了?
    E:3年多了,以前沒有合作的時候主要是配種秦川牛。
新街村:賣給秦寶是因為方便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230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約100頭左右,且為農戶自有
    離開了東溝門、廟村、老莊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了秦寶牧業在新街鎮的最後一個基地村——新街村。新街村總共有10個組,由於是新街鎮所在地,新街村的1~4組臨街,因此這四個組基本沒有人養牛,而7組、8組及10組臨近山區,養牛人相對較多。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驅車來到了新街村8組一名老村支書G的家中。
    NBD:這個村秦川牛的數量大概在多少呢?
    G:我們這裡是8組,8組約16頭牛,5組、6組就幾頭;7組10幾頭,9組較少,10組相對多些,整個村最多100頭多點……100頭左右吧。
    NBD:這些秦川牛產哪種小牛犢呢?
    G:產的都是黑牛,2012年開始,產的牛11元/斤,後來13元/斤,現在一斤15元。收購有一個標準,之前小牛犢6個月以下價錢不變,6個月以後價錢就變低了;現在是超過480斤價錢就低,480斤以下一公斤就30元。
    NBD:農民的牛怎麼配種?
    G:秦寶公司提供黑牛配種,配種一次80~100元,公司到時候開車來收,一頭牛補貼300元。但是產的小黑牛不一定賣給公司。
    NBD:秦寶有沒有與農戶簽署協議,比如產下的小牛犢必須由公司收回?
    G:沒有這個協議,買賣自由。不過黑牛有公司來收,也比較方便。
    NBD:秦寶為村裡提供了母牛嗎,村裡這些牛是農民自己的嗎?
    G:這些牛都是農民掏錢買回來的,秦寶沒有提供過母牛給農戶養,沒有這種形式。
縣功鎮:僅一個村要求將牛犢賣給秦寶牧業
  寶雞陳倉區縣功鎮是秦寶牧業投放基礎母牛的範圍中,離寶雞市最近的一個鎮。從寶雞老車站坐車,終點站便是縣功鎮,它距離寶雞大約27公里。按照《招股書》披露的信息,秦寶牧業的基礎母牛主要分佈在縣功鎮的3個村,其中謝家崖村372頭,龍渠村495頭、何家槽村250頭。
謝家崖村:牛犢由村裡統一收/
概況
    縣功鎮3個村秦川母牛數量大約是150頭左右。
    村民大多表示現在養牛的人已經很少了。養牛的村民都表示,他們養的秦川母牛是自有的,秦寶牧業從未提供過基礎母牛。另外,除了謝家崖村村民表示,黑牛牛犢由村上統一回收再賣給秦寶牧業外,記者對其餘兩個村的調研都顯示,這些牛犢除了賣給秦寶牧業,也可以另尋買家。在配種方面,這3個村費用在60~80元。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372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60~70頭,且為農戶自有
    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研的秦寶牧業10個基地村裡面,縣功鎮的謝家崖是經濟相對發達一個。該村農戶主要是沿著通過香泉鎮的馬路兩旁分佈,由於交通相對發達,且大多數村落離山區較遠,這可能意味著這個村的秦川牛養殖戶僅僅是少數。其真實情況如何?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沿著馬路前行,與坐落在馬路邊上多個生產組的村民E和F攀談起來。
    NBD:這個村養牛的多嗎?
    E:1~5組都在路邊,沒有養牛戶;8~9組相對多些,我們這裡是8組,養了約20來頭。
    F:9組養了大約14~15頭,8~9組一共養了約30多頭,11組、12組在山裡面,估計每個組就是10~20來頭,總共來看,全村12個小隊,合計養牛最多就60~70頭。
    NBD:這些牛下的是什麼牛犢?
    F:黑牛,70元配種費。這種小黑牛由村上統一收,然後聯繫秦寶公司,賣一頭黑牛公司要補貼300元。
    NBD:配種成功率高嗎?
    F:人工配種不容易配出來,我家養的母牛之前配黑牛下了3個小牛犢,後面不容易配出來,就配紅牛,反正黑牛不容易配出來。
    NBD:配出來的黑牛可以賣到外面市場嗎?
    F:不能,大隊誰給你配的就賣給那個人,然後秦寶公司統一收。
    NBD:這些母牛是農民自己的嗎?秦寶公司提供了母牛給農民養殖沒有?
    F:牛全部是農戶自己的,公司沒有提供牛給農戶養。
龍渠村:黑牛3年就可宰殺/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495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最多約50頭,且全部為農戶自有
    縣功鎮龍渠村在謝家崖另外一個方向,距離縣功鎮大約有10公里。來到龍渠村裡,記者與村民G、H攀談了起來。
    NBD:這裡養牛的多嗎?
    G:以前各家都要養,現在養牛的就四五家吧,總共估計就10來頭。整個村最多50頭。這些牛都是育肥的,下的黑牛賣給廠家。
    NBD:這種牛怎麼會產黑牛呢?
    G:是秦寶來人工配種的,60元一次,6個月後就拿出去賣。價格原來是10元/斤,現在已經是15元/斤了。
    H:母牛都是自己的老黃牛,秦寶只提供凍精,沒有提供母牛給農戶。
    NBD:黑牛和秦川牛哪個好?
    H:秦川牛要好些,但是配秦川牛,秦寶不收。黃牛長的慢有勁,品質好,肉用至少要6年,黑牛最多3年就可以宰了。
何家槽村:秦寶來配種 馬上要下崽/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250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不超過30頭,且為農戶自有
    何家槽村是離縣功鎮較近的一座村落,但距離鎮中心仍有七八公里。沿著一條盤山路前行,何家槽村的幾個生產隊就零散地分佈在這些山腰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1組,與村民I交流起來。
    NBD:這個是母牛嗎?
    I:是的,這幾天就要下崽了。
    NBD:下的崽也是秦川牛?
    I:不是,是秦寶黑牛,秦寶提供精子配種,配種一次80元,下的就是黑牛,公司來收,一公斤20元。
    NBD:這母牛是你自己的嗎?
    I:母牛是自己的。
    隨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驅車前行,來到了2組管牛人(秦寶牧業在當地選擇負責配種的人士)的院落。由於管牛人在給黑牛牛犢哺乳,記者與管牛人的妻子J交談起來。
    NBD:整個村養牛的多嗎?
    J:現在養殖效益不好,何家槽村總共5個組,主要是1、2組養牛,整個村估計就30頭以內。
    NBD:那個黑牛是什麼呢?
    J:那個黑牛是配種的,秦寶牧業配,一次80元。黑牛養三四個月就賣了,這兩年收購價格也可以。
    NBD:這些牛可以拿到市場上賣嗎?
    J:主要是秦寶牧業來收,但是也可以拿到市場上去賣。
    NBD:母牛是農民的嗎?秦寶提供母牛給農民養沒有?
    J:母牛是自己的,公司只提供配種。
橋鎮:部分村民指秦寶不兌現補貼承諾
概況
    母牛大約410頭,全部為農民所有,秦寶牧業從未在當地提供基礎母牛給農民養。配種價格為60元左右,但當地村民均有「技師水平不行,配種不容易成功」的說法。兩個村的村民都表示可以自由買賣黑牛牛犢。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村民表示,秦寶不兌現補貼,導致不少農戶不再繁育黑牛。
    橋鎮距離寶雞約23公里,乘坐中巴,大約需要1個半小時的車程。在《招股書》中,秦寶牧業稱公司基礎母牛的投放涉及了該鎮兩個村,分別是殿溝村492頭、花園村163頭。
殿溝村:可以賣給其他人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492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約210頭,且為農戶自有
    來到橋鎮後,在當地人的帶領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殿溝村找到了管牛人K,以及附近的村民L。
    NBD:現在殿溝養牛的不多了吧?
    K:沒以前多了,全村只有210頭。我以前養20多頭牛,現在都賣光了,年輕人都出去打工,養牛划不來。
    NBD:這些母牛是農戶的嗎?秦寶提供基礎母牛給村裡農民養嗎?
    K:母牛秦寶公司一直沒有提供過。下的小黑牛秦寶來收,但是也沒有規定小黑牛必須賣給公司。
    L:秦寶提供配種,小黑牛主要是賣給秦寶,也可以拿到市場上賣。
    NBD:這些母牛怎麼配種呢?
    K:這個村配種都是我來人工授精,你投資的話(建議你)也配黑牛,黑牛配種60元,凍精我這裡有,他(秦寶)也不管凍精是誰用的。
花園村:農戶貸款買母牛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163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約200餘頭,且全部歸農戶自有
    離開殿溝村,大概半小時的車程後,記者來到了花園村6組,記者與大約40歲的農戶L聊起來。
    NBD:花園村養牛的多嗎?
    L:這邊養牛的不多了,不給補貼,喂不出來。
    NBD:什麼補貼呢?
    L:秦寶說一頭小牛給300~400元補貼,不兌現,有戶人家之前養70多頭,沒有補貼,喂不出來,現在只剩10多頭了。
    NBD:下的小牛犢賣給秦寶?
    L:秦寶收,也可以賣給其他人。
    NBD:秦寶提供基礎母牛沒有?
    L:母牛都是農戶自己的,這個村他沒有提供母牛養,有些農戶是自己貸款買的。
  上述村民所說的,秦寶牧業收購小牛犢時不兌現補貼,這一情況在記者之前對殿溝村6組進行調研時也有村民反映過。據殿溝村6組村民說,秦寶「不講誠信」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下的小黑牛是母牛的話,說好的300元補貼不兌現;二是一頭牛之前談好了價格,但最後往往都是倒貼著賣,因此部分農戶不願與秦寶合作,認為秦寶沒有信用。
    在告別了村民L後,記者沿著小路向村裡走時,路過了一間牛棚,但裡面已經沒有牛了。繼續前行十幾米後,記者來到村民M家中。
    NBD:花園村養牛的多嗎?
    M:共200多頭,以前有800多頭。
    NBD:這些牛都下黑牛?
    M:秦寶提供凍精,下黑牛娃娃。
    NBD:賣給誰呢?
    M:秦寶來收,一公斤24、25元,也可以賣到市場,但基本都賣給秦寶。不過配種這個,技師水平不好,配不出來。
    NBD:秦寶提供了母牛嗎?
    M:母牛都是農民的。
赤沙鎮:耕地機械化養牛的少了
   在秦寶牧業在寶雞市陳倉區的10個基地村或合作社中,赤沙鎮是最偏遠的一個鎮。《招股書》顯示,秦寶在該鎮的山明村投放了373頭基礎母牛。《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一早從寶雞市出發,大約2個半小時車程後,到達了赤沙鎮山明村,並與2組村民N進行了交流。
    《招股書》:秦寶牧業擁有373頭基礎母牛
    記者調查:實際數量不超過200頭,且為農戶自有
    NBD:山明村養牛的多嗎?
    N:沒有原來多了。以前養牛主要是為了耕地,現在機械化了,即使是山地,大家都選擇種植經濟林。養牛的話,跟前必須有人,一年出不了門、打不成工。
    NBD:這邊牛產黑牛嗎?
    N:黑牛是秦寶配種,一次80元。
    NBD:這些牛是農民的嗎?
    N:都是農民自己看的。
    告別了2組的村民後,在當地人指引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了山明村村支書O家中。
    NBD:山明村養牛的多嗎?
    O:全村總共100來頭,不到200頭。
    NBD:這些牛產什麼樣的牛犢呢?
    O:配日本和牛的種,是秦寶來配。
    NBD:下的小牛犢賣給這家公司嗎?
    O:嗯,公司直接來收,5~6個月就可以賣,之前我和秦寶公司談的時候,約定了一公斤不低於24元,現在收購價格是一公斤30元了。
    NBD:這些牛必須賣給秦寶?
    O:其他人要是給的價格和秦寶一樣,或者比公司掏的多,也可以賣給市場。
    NBD:這個村母牛是農民的嗎?秦寶公司提供母牛給農民沒有?
    O:母牛是農戶自己的,秦寶一直沒有提供過基礎母牛給農民養,他只提供精液。
    NBD:山明村與秦寶合作幾年了?
    O:四五年了。
【概況】
    在山明村,記者通過對當地村民以及村支書走訪發現,整個山明村秦川母牛數量不超過200頭,且全部是農民自有,秦寶公司與當地農戶合作了四五年,從未提供過基礎母牛給農民養。配種一次收80元,對於產下的小牛犢,農民可以賣給公司,也可以賣給市場。
【總結】
    綜合來看,秦寶牧業《招股書》披露的「3037頭屬公司所有的基礎母牛」純屬虛構。這些母牛並非由秦寶牧業提供,其所產牛犢公司也只能按照市場價收購,農戶有權賣給市場上的任何人。
    另外,橋鎮花園村和殿溝村部分村民均向記者反映,秦寶牧業補貼不兌現及收購價不及當初承諾,其中還有部分村民的母牛是貸款買來的,這最終造成的結果是有村民不再喂養母牛,以及為了回籠資金,不得已以低於當初承諾的價格將產下的黑牛犢賣出,
    對於這種不講誠信的現象,殿溝村有村民直呼秦寶是騙子公司,且表示該村已經有人因為公司不講誠信,拒絕和秦寶再進行合作。

秦寶牧業高價向關聯方賣牛肉 只為虛增利潤謀上市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在秦寶牧業的利潤造假鏈條中,極為關鍵的一步是隱瞞了下游兩家餐飲公司的關聯關係。據知情人士透露,秦寶牧業通過高價向這兩家被隱瞞的關聯方高價銷售牛肉,保證公司擁有遠高於同行的淨利潤。這兩家就是秦寶牧業在招股書中稱 「已經完全剝離股權」的陝西佳和餐飲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陝西餐飲)以及寶雞佳和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雞餐飲)。
自然人接盤虧損資產/
   根據招股書來看,2010年,秦寶牧業將陝西餐飲以及寶雞餐飲股權進行了轉讓。轉讓之前陝西餐飲此前的股權結構為秦寶有限 (秦寶牧業前身)持有80%股權,自然人紀銀兵持有20%股權。寶雞餐飲轉讓前的股權結構為,秦寶有限(秦寶牧業前身)持有70%股權,張炳銀持有30%股權。
    由於陝西餐飲、寶雞餐飲主要從事以高檔、優質牛肉為特色的日韓料理、肥牛火鍋的高端餐飲服務,實現了秦寶牧業「牧場-餐桌」全產業鏈經營。然而,開始籌備上市之後,2010年秦寶牧業急匆匆將兩家餐飲公司甩給一名自然人樊碰民。
    招股書顯示,2010年3月10日,秦寶有限按原始出資額以210萬元的價格將持有的寶雞餐飲70%股權轉讓予陝西餐飲。此後,2010年12月20日,秦寶有限再按1元的價格將持有的陝西餐飲80%股權轉讓給自然人樊碰民。經過兩次轉讓之後,自然人樊碰民持有陝西餐飲80%股權,通過陝西餐飲間接控股寶雞餐飲。
    對於出售兩家餐飲公司,秦寶牧業給出的原因為,「陝西餐飲自設立以來,前期的裝修成本較高,又一直處於秦寶雪花牛肉、秦寶優質牛肉產品的市場推廣階段,銷售費用也較高,近幾年的經營業績不佳;同時,餐飲公司所屬行業與公司所屬的農業在產銷模式、經營管理、技術研發等方面均存在巨大差異,佔用了實際控制人和管理團隊較多的精力和時間。」
    與此同時,在公司的招股書中也披露了,本次股權的受讓方樊碰民與史文利是西安醫科大學附設衛生學校的校友,而本次股權轉讓完成後,秦寶牧業承諾,「本公司及控制的其他企業自將陝西餐飲的股權轉出之後不再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間接持有陝西餐飲和寶雞餐飲的股權,或以其他方式直接或間接控制陝西餐飲和寶雞餐飲的生產經營活動。」實際控制人史文利也表示,「不以其他方式直接或間接控制陝西餐飲和寶雞餐飲的生產經營活動。」
    另一方面,截至2010年12月31日,陝西餐飲總資產為1606.47萬元,淨資產為-581.27萬元,2010年度實現淨利潤-239.27萬元。同期寶雞餐飲總資產為726.52萬元,淨資產為125.42萬元,2010年度實現淨利潤-5.79萬元
    上市前夕突然將兩家餐飲公司的股權進行剝離,作為秦寶董事長校友的樊碰民不顧兩個餐飲公司的實際性虧損,心甘情願接盤這兩家公司的股權,這合乎常理嗎?
史文利兼陝西餐飲總經理/
   為了探清上述事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兩家餐飲公司與秦寶牧業的關係展開調查。在西安期間,記者獲悉陝西餐飲是一家餐飲投資管理企業,「秦寶肥牛世界」是其經營的連鎖餐飲品牌,西安高新四路以及楊凌區「秦寶肥牛世界」是其主要的自營店。
    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兩家餐飲公司雖然完成剝離,但背後的老闆還是史文利。秦寶牧業很多接待都會安排在高新四路的秦寶肥牛世界,而直到今天秦寶牧業老闆史文利在秦寶肥牛世界請客會友也會宣稱這是他自己的店。
    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餐飲公司運作模式,是高於市場3倍左右價格從秦寶公司進牛肉,而餐飲公司將牛肉賣出去,不惜採取平價銷售或者低於進貨價銷售的方式走貨,秦寶上述目的,主要是讓餐飲公司不賺錢,把餐飲公司的利潤放大到秦寶牧業,這實際上是一種內部關聯,通過關聯方的利益輸送,虛增秦寶牧業的利潤,達到上市條件。
    《每日經濟新聞》調查發現,秦寶牧業和餐飲子公司之間仍舊沒有撇清關聯關係,而且公司實際控制人史文利仍舊負責兩家餐飲公司的相關運營。根據記者獲得的陝西餐飲的工商登記資料來看,就法律上來說,史文利目前仍舊還在陝西餐飲任職,為陝西餐飲的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關聯交易涉嫌利益輸送/
    根據公司招股書透露的數據來看,陝西餐飲2010年的營業收入為1884萬元,利潤總額為-216萬元;2009年營業收入為1672萬元,利潤總額為-13元。而根據工商資料來看,陝西餐飲2009年全年的營業收入為1536萬元,全年利潤總額為20萬元;2010年的全年營業收入為1431萬元,全年利潤總額為-101.6萬元;2011年的全年營業收入為1477萬元,全年利潤總額為1.77萬元。
    在財務數據存在質疑之外,不難發現,以陝西餐飲為例,該餐飲公司每年的銷售收入都超過1000萬元,但最終的利潤基本都是虧損,偶爾盈利也是極少的微利。由於餐飲公司主要成本除了原材料之外,就是店租佔到大頭。
    但是根據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陝西餐飲與其房東陝西鴻鈞實業有限公司的合同來看,其所在的高新四路甲字8號嘉龍大廈三層2951平方米的面積每年的租金只有60萬元人民幣。也就是說其實陝西餐飲每年的租賃成本也僅有幾十萬元,除去人工費用,應該還是有較大利潤空間。但財務數據的情況來看,只能推測陝西餐飲的原材料所佔成本極大,或者基本與銷售收入相近。這一情況也佐證了兩家餐飲公司涉嫌利益輸送。同時令人意外的是,陝西餐飲2012年沒有通過工商年檢。
    與此同時,記者聯繫上了位於西安高新區灃惠南路20號華晶廣場A,秦寶牧業營銷中心,據公司的相關人士介紹,秦寶肥牛世界現在屬於兩個集團,以前是他們的下屬,現在法律上剝離出去了,但也是他們自己的,他們自己客戶都在那裡吃飯。「此外,我們自己的店(秦寶肥牛世界)在採購環節有優勢,每天都能到貨,因為我們自己的店,採購時打個電話就能到貨。」

秦寶牧業大客戶涉嫌造假 無工商註冊拒談業務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在隱瞞了關聯交易之外,秦寶牧業的五大主要客戶也存在造假的嫌疑。
    秦寶牧業2011年排名第一的客戶為哈爾濱市道北區雪花冷凍食品批發部,採購金額為1406萬元;排名第二的為自然人黃卓然,採購金額為1379萬元;後三名分比為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深圳世聯食品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尚琳商貿有限公司,三家與公司2011年從公司採購的總金額分別為1279萬元、1260萬元以及1126萬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這前五大客戶的採購存在極大的水分。
北京經銷商:註冊地址和經營地址不一致/
  3年以來的前五大客戶中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突然在2010年成為秦寶牧業採購量最大的經銷商,此後一直在前五大客戶中。但是根據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的工商註冊資料來看,這個經銷商是在2010年7月2日才正式註冊成立。這個出資額僅為10萬元的經銷商在2010年下半年才成立就成為秦寶牧業當年最大的經銷商,當年7月份至12月份給秦寶牧業帶來了1735萬元的銷售收入,僅用5個月時間銷售額就遠超其他秦寶牧業的經銷商業績。
    根據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的註冊地址為北京市豐台區鴻泰天成副食品市場F5號,由於該經銷商僅為個體工商戶,其經營執照上的地址與工商註冊地址應為一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與該經銷商的經營者姜曉鵑取得聯繫。
    NBD:你們現在還在做秦寶的牛肉嗎?
    姜曉鵑:我們還有做。
    NBD:你們現在還是在北京市豐台區鴻泰天成副食品市場F5號嗎?
    姜曉鵑: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哪裡的?
    NBD:我們希望能過來看看牛肉。
    姜曉鵑: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哪裡的?
    NBD:你們地址是在鴻泰天成市場嗎?我們到時候過來市場看看。
    姜曉鵑:我平時不在市場,我們地址是在那的,我們在其他地方也有一家店。
    雖然姜曉鵑宣稱其商店就在上述工商登記地址,但是當記者到了北京市豐台區鴻泰天成副食品市場F5號的門店時候發現這家門店早已改頭換面。這家不過十平方米的門店,如今已經變成一家名為亮廚的酒店特色食材商店。記者向商店老闆詢問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的情況,商店老闆向記者表示,「我們從市場裡面另外一個鋪子搬過來有半年時間了,之前是哪家我們並不清楚。」
    但是北京豐台區工商局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我們不允許出現異地經營的情況,個體工商戶的註冊地址和經營地址必須一致。」
哈爾濱經銷商:無法查到個體工商戶註冊資料/
  2011年第一大客戶哈爾濱市道北區雪花冷凍食品批發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同樣找不到經營地址。
    「哈爾濱市道北區雪花冷凍食品批發部」在哈爾濱工商局的登記資料中無法查詢到關於該經銷商的任何註冊資料,同時,該批發部竟然位於哈爾濱市「道北區」。哈爾濱市下轄8區10縣,根本沒有「道北區」這個行政區劃,且歷史上也不曾出現過。隨後記者向公司重新核實,最終獲得資料顯示,該經銷商為哈爾濱道外區雪華冷凍食品批發部。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記者通過更新後的資料再度進行工商查詢,仍舊無法查詢到該個體工商戶的任何工商記錄。該經銷商未進行工商註冊?記者通過秦寶牧業取得的聯繫方式與該經銷商取得了聯繫,但該聯繫人表現得極為謹慎。
    NBD:我們想過來看下牛肉,你們能告訴我們一下你們的地址嗎?
    售貨員:你們哪裡知道我們的?
    NBD:你們是在賣秦寶牛肉嗎?
    售貨員:我們家只賣秦寶牛肉的,合作很多年了。
    NBD:我們就是過來看看,能告訴我們地址嗎?
    售貨員:我們今天都下班了(下午17:10),你明天打來問老闆吧。
汕頭經銷商黃卓然:我不做牛肉的,我不太懂什麼牛肉/
   公司主要的客戶中自然人佔比較大。2009年到2011年,公司公司與主要自然人客戶 (前十大客戶中的自然人客戶)合同履行金額分別為2326.54萬元、6689.94萬元和11656.22萬元,沒有出現重大違約情形。《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近兩個星期中連續5次與公司自然人客戶黃卓然取得聯繫,黃卓然在電話中竟對記者表示,他不做牛肉的。
    黃卓然:我不做牛肉的,我不太懂這什麼牛肉,是我手下在弄牛肉。
    NBD:能否把你手下的聯繫方式給我呢?
    黃卓然:這樣吧,我把你的電話給他吧,讓他一會聯繫你。
    一天之後,未接到電話,記者再次聯繫黃卓然:
    NBD:我昨天給過您電話,你說讓手下給我電話,但是後來一直沒有來電。
    黃卓然:我已經把你電話給了。
    NBD:我有些急事,能不能把你這邊負責人聯繫方式給我?
    黃卓然:我年紀大了,記不住他們電話。
    NBD:那我這邊怎麼找人?
    黃卓然:我和他說一說,你等等吧。
    記者前後致電五次,都是被這樣的理由給打了「太極」。黃卓然這個自然人名列秦寶牧業前五大客戶,但是卻對於牛肉生意根本不清楚,並且拒絕與潛在客戶洽談業務。    當記者第六次撥通黃卓然手機時,黃卓然便將電話交於另一男子接聽,並宣稱該男子為其負責牛肉業務。該男子在謹慎詢問記者在汕頭的具體位置後,以正在開會稍後聯繫為由掛斷了電話。
    由於記者從秦寶牧業內部獲悉,黃卓然所在地址為廣東省汕頭市,汕頭是否有從陝西運送過來的冷凍牛肉?對於這一問題,汕頭畜牧局某領導表示,這個不好說,因為監管人手上的問題,很難全面監控到,但是近幾年沒有任何個人或者是公司向他們上報有關陝西冷凍牛肉在汕頭分銷的信息。該領導同時表示,按照正常的流程,外流冷凍牛肉是必須上報備案然後進行相關的檢驗檢疫。
深圳經銷商:有自己的渠道,不從秦寶拿貨/
  位於深圳的兩家每年給公司貢獻額超過千萬元的經銷商也存在蹊蹺。
    深圳尚琳商貿有限公司的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的註冊地址位於深圳羅湖區翠山路1號穎隆大廈313號。當記者前往該地址時發現,一家電子公司出現在尚琳商貿的註冊地,尚琳商貿則不知所蹤。
    撥通尚琳商貿網頁上所公開的電話,公司接線工作人員稱,上述地址是公司註冊地址。根據網上相關信息顯示,尚琳商貿位於深圳東北部的水官高速和機荷高速之間的泥坑九路。尚琳商貿所在地周邊多為倉庫或電子工廠。記者到達該地址之後發現,從外圍看,公司有獨立院落,內有辦公樓及倉庫,公司門口停放了兩輛大型食品運輸集裝箱車。記者從外圍人員處瞭解到,尚琳商貿確實從事冷凍食品的銷售業務。
    隨後記者詢問陝西一帶具體到陝西秦寶的牛肉如何時,該工作人員稱,公司和陝西的供應商都很熟,陝西秦寶這家公司的牛肉還是不錯的,他們是上市公司。對於記者提出的尚琳一年能從陝西秦寶拿多少貨的問題,其回應稱,「我們有自己的渠道,不從他們那裡拿貨。」
    另一家深圳經銷商是深圳世聯食品有限公司,該公司負責人孫岩取得了聯繫,孫岩表示,「我之前是秦寶牧業的高管,後來出來自己做,和秦寶合作很多年了。」但更多情況,孫岩不願透露。

秦寶牧業招股書偽造盛世 公司主營業務已陷危機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秦寶牧業招股書顯示,秦寶優質牛肉、秦寶雪花牛肉是秦寶牧業當前兩大主要產品,其中優質牛肉定位於中端市場,雪花牛肉定位於高端市場。上述兩大產品在公司2009~2011年各年營收中佔比均在75%以上,而上述兩大產品產量主要依託寶雞周邊縣村的秦川牛數量。4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輾轉西安、楊凌以及寶雞周邊4個鎮的10個村。在20餘天的調查中,與公司知情人士、規模化養牛技術員等進行了深入交流,並走訪了秦寶牧業10個基地村的秦川牛養殖村民、公司委託管牛人以及當地村支書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業內人士認為,秦寶牧業的未來發展已因「牛荒」而陷入危機,對公司的持續經營都將產生巨大的風險,但公司卻鋌而走險,在巨大的危機降臨時變本加厲實施主營業務造假,圖謀IPO。
「五星級」牛棚供展覽/
  「吃熟食、聽音樂、睡軟床、喝啤酒、做按摩,享受著各種美味飼料,舒適健康的成長。」這是秦寶牧業在公司官網上對秦寶青年牛的描述,公司官網稱,秦寶青年牛就是住在上述「五星級牛舍」裡。
    5月的一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楊凌示範區,坐上一輛出租車,大約十多分鐘時間拐入一條鄉間小道,前方有一棟3層高的行政樓,樓上「楊凌秦寶牛業有限公司」幾個大字已映入眼簾。
    記者進入公司大門後注意到,正前方是一棟3層高行政樓,行政樓側面及背後主要是牛棚,在公司工人帶領下,記者登上行政樓2樓,往右側前行到盡頭,再往右拐通過一條長廊,來到了秦寶牛飼養展示區。透過前方密閉的玻璃牆,記者看見下面是一個牛棚,整個牛棚約有200多頭秦寶牛。
    記者觀察發現,這個牛棚被分割為多個小格子,每個小格都安裝了類似於汽車洗車用的自動刷子,這就是按摩器,期間不時有黑牛走過去,用身體靠近刷子,然後刷子自行轉動。
    此時大約是14時,但記者當時除看到給牛進行按摩的設備外,沒有看到宣傳中所提到的軟床,也沒有觀察到在給秦寶牛播放音樂。
    據上述人士介紹,這是公司的展示平台,主要給領導看的,整個公司有10多個牛棚,也就這個牛棚有按摩器,其他牛棚就和普通牛棚沒有區別。記者也觀察了公司其他牛棚,確如上述人士所言,沒有看到裝有按摩器。
秦寶牛=雜交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查看中,注意到這樣的牛舍只有一間,公司其餘牛棚均無特殊之處。但秦寶牧業對公司秦寶牛飼養環境的定位是:「五星級」育肥牛舍。對飼養環境環境定位如此高端,那麼,公司所宣傳的獨立研發出來的秦寶牛是不是一生下來就具有高貴血統呢?
    在公司招股書中有這樣的介紹:「目前公司秦寶牛的繁育技術路線以秦川牛與澳洲和牛的二元雜交為核心,通過以秦川牛為母本、以澳洲和牛為父本繁育秦寶牛。」
    什麼叫二元雜交呢?據專業文獻記載,二元雜交又稱簡單雜交,現在我國應用廣泛的是利用國外引進的良種公豬(牛)與國內地方良種母豬(牛)進行交配,產生的後代叫雜種一代。
    在秦寶牧業招股書中提到了大連雪龍黑牛的三元雜交,雪龍黑牛是大連雪龍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將大連當地的復州牛與法國利木贊牛和澳洲和牛進行三元雜交而形成的良種肉牛。
    記者就大連黑牛的三元雜交與秦寶牧業所謂的二元雜交的區別,諮詢了相關專業人士。有關人士表示,大連雪龍黑牛是國內公認的最好、最頂級的牛肉。
    就具體的培育過程而言,首先是將當地復州牛母本與法國利木贊牛進行配種,復州牛一般需生長至18個月才能配種,懷胎10個月,產下來的第一代就是二元雜交,第一代小牛犢血液中國內和國外各佔50%血統;然後淘汰公牛,長18個月成年後再與澳洲和牛進行雜交,懷胎10個月,產下小牛犢,小牛犢復州牛血液佔比25%,國外75%;將上述血液佔比固定下來,一直以這一比例去培養品種,而此時產下的小牛犢還要生長28個月,才能真正形成三元商品牛。
    上述培育過程有兩個難點:第一,時間長,完成三元雜交品種前後需84個月,即需要7年時間才能完成。在近年「牛荒」背景下,下游需求旺盛,大多數企業根本等不及如此長的時間,因此第一代牛無論公母都會用於育肥屠宰;其二,要有一定固定規模的商品群,比如1萬頭甚至更多,這也很少有企業能夠做到。
    大連雪龍黑牛進行三元雜交需要7年時間,秦寶牛二元雜交從收購到出欄只需一年半時間,且秦寶牛的二元雜交,最原始的母本沒有經過自己培育,是採用農戶養殖的母牛進行雜交。此外,形成的秦寶黑牛是不是一個品種,尚難明確。一個新品種的形成,需相關部門權威專家進行認定,秦寶牛並無類似認證。
    此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在秦寶牧業提供凍精繁育秦寶牛的過程中,公司招股書涉嫌多處虛假記載。
    其一,招股書宣稱為農戶免費提供凍精,但其實在上述4個鎮10個基地村當中,配種一次收費60元~120元不等,大部分村子收費為80元,且配種三次不成功,第四次還要重新收取相同的配種費。
    或許秦寶牧業可以將此解讀為技術人員配種勞務費,但記者在赤峰鎮山明村村委會院落裡,就看見秦寶牧業安排在當地的配種人員寫在木門上的配種價錢:黑和牛80元、紅安牛60元、秦川牛50元,上述配種價格自2012年6月起執行。
    在與當地村民交談中,記者得知村裡確係由秦寶牧業派出的一位配種人員對母牛進行人工授精,同一技術員配種,對三種不同類型的牛分別收取不同價格,這說明上述黑和牛(秦寶牛)80元的收費,並非配種人員勞務費,而是配種費。
    其二,招股書中表示,在母牛配種成功後,公司即與農戶簽訂收購犢牛的繁育合同 (或收購協議)。秦寶犢牛收購協議中,分別通過激勵性條款和約束性條款來保證秦寶犢牛「只能出售給公司」。
    但在前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10個基地村調研中,村民、村支書、村長及秦寶牧業安排在當地的技術員,上述人員沒有一個談及秦寶牧業與農戶簽訂了上述收購協議,而這些繁育出來的秦寶牛除了可以賣給秦寶牧業外,也可拿到市場上交易。
毫無門檻的秦寶牛/
  秦寶牧業招股書顯示,公司秦寶牛是陝西當地的秦川牛與澳洲和牛進行雜交所得,同時,繁育秦寶牛的母牛是秦寶牧業2006年~2007年投放在寶雞陳倉區4個鎮10個村共計3037頭基礎母牛。
    招股書還表示,為母牛進行凍精配(冷配)是繁育秦寶牛的關鍵。公司為基地村免費提供了儲存凍精的液氮罐、凍配槍等設備和良種肉牛凍精,並為每個基地村培訓了一名具備凍配、疫病防治等相關知識的村民技術員。該技術員利用公司免費提供的凍精,採用人工授精方法對基地村母牛進行配種以繁育秦寶犢牛。
    通過前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秦寶基地村的走訪,注意到秦寶牧業從未在基地村提供過基礎母牛,即這些母牛都是農戶自己養的普通母牛;其次,秦寶牧業在基地村都安排了當地人從事人工受精,即將和牛的凍精注射到當地母牛的體內。
    而根據招股書顯示的信息,這些用於繁育秦寶牛的凍精主要由楊凌牛業從秦皇島全農精牛繁育有限公司、安微天達畜牧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奶牛中心三家公司採購。
    綜上所述,秦寶牧業宣傳的秦寶牛,是子公司從國內其他企業採購凍精,提供給基地村配種人員,由他們給當地秦川母牛進行配種,配種成功的小牛犢在農戶自己養4~6個月後,公司收回再進行18~22個月育肥,然後出欄屠宰。
    因此,有專業人士認為,從上述信息不難看出,秦寶牛的繁育沒有技術門檻,當前母牛進行自然交配的很少,農村母牛繁育不管是配種秦川牛、安格斯牛還是西門塔爾牛,都是以凍精形式進行人工配種,因此在寶雞地區的任何養牛人,只要想讓秦川牛生出黑牛(秦寶牛),都可以從相關生產和牛的凍精企業購買凍精。
    此前,在記者對秦寶牧業基地村之一寶雞陳倉區橋鎮殿溝村調研中,秦寶牧業安排在當地負責配種的人員甚至向記者表示,如果記者投資養牛需收購小牛,也可以用秦寶牧業提供的凍精對這些母牛進行配種。
    業內人士認為,秦寶牛似乎只是秦寶牧業貼的一個標籤,但不管是當地農民還是欲投資養牛的企業,只要向國內生產企業採購凍精,給寶雞地區秦川母牛進行配種,都可以繁育出與秦寶牧業一樣的秦寶牛。
秦川牛「牛荒」已現/
  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期完成對寶雞陳倉區4鎮10村調研後,除發現秦寶母牛3037頭基礎母牛涉嫌造假外,還注意到當地秦川牛數量已堪憂,「牛荒」對秦寶牧業而言,也可能產生一定影響。
    在前期的調研中,10個村村民普遍反映,當前養牛農戶較2002、2003年已大幅減少,以前幾乎是家家戶戶都要養牛,但現在的情況是,上規模養殖幾乎沒有,多為農戶散養,一般養殖家庭最多就是1~2頭牛,而這樣的家庭也不多。
    通過走訪調查,記者瞭解到,造成當前秦川牛數量短缺的原因主要有三:其一,以前養牛主要用於耕地,現在多地耕作已使用農機操作,即使是有山坡的地方,不少村民更喜種植經濟林木,如核桃、花椒樹等,省事且不需經常到地裡維護。
    其二,養殖效益低下。當前養牛者多為中老年人,年輕人基本外出打工。很多家庭即使養也只養1~2頭,按照秦寶牛15元/斤的最高收購價,400斤小牛犢,2頭牛一年最多產一仔,一年的收益也僅1.2萬元。但一個年輕人外出打工,一年最差也可賺4萬元~5萬元。所以,由於養牛效益低下。當地年輕人大量外出打工,這是秦川牛數量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三,10個基地村與秦寶牧業的合作有4~5年時間。這些基地村養牛的村民在與秦寶牧業合作前,農戶養牛配種大多數配種秦川牛,這對維護秦川牛數量具有重要意義。而在這4~5年的時間內,農戶養牛配種幾乎都配秦寶牧業的黑牛犢,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寶雞周邊地區秦川牛數量。
    據當地養牛人士介紹,10年前,不包括農戶,寶雞地區有近200家規模化養殖場 (每家50~100頭規模),10年後,規模養殖場或連5個都沒有了,而當前整個寶雞地區秦川牛數量相加,或不足1萬頭。
主營業務已陷危機/
  秦寶牧業招股書介紹,公司主要產品秦寶優質牛肉產自國內優良黃牛品種——秦川牛,定位於國內中端牛肉消費市場;而秦寶雪花牛肉產自於公司獨立研發的高檔肉牛——秦寶牛。
    2009年,兩大產品合計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為75.36%;2010年合計佔比77.44%;2011年合計佔比87.4%。秦寶優質牛肉主要系對外購秦川牛進行短期育肥,飼養時間短,飼料投入量少;秦寶雪花牛肉主要是秦寶牧業從基地村收購農戶繁殖飼養的4~6月齡秦寶犢牛,然後公司進行18~22個月的直線育肥,飼養時間較長、飼料投入量大,屠宰分割後生產出高檔牛肉產品——秦寶雪花牛肉。
    秦寶雪花牛肉、秦寶優質牛肉報告期內佔據了公司主營收入75%以上的比例,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顯示,無論雪花牛肉還是優質牛肉,產量都取決於寶雞周邊地區秦川牛數量。
    首先,生產優質牛肉產品的秦川牛主要來自個體肉牛育肥場、活牛交易市場放入活牛經紀人,規模化養殖在當地非常之少,個體肉牛育肥場則更少。所謂活牛經紀人就是「牛販子」,他們主要是從當地村民家買牛,秦川牛數量下降,且當地不少村民已不再繁育秦川牛,因此秦寶牧業從牛販子手中購得的秦川牛數量也在減少。
    記者在寶雞陳倉區縣功鎮調研中,就遇到一個曾做過牛販子而現在跑客運的師傅。據該師傅介紹,3年前農民養牛的很多,到了一個村子,只要一個早上就能收回一定數量的牛,且一頭牛最多時能賺1000多元,少時也有幾百元。但近年有餘牛的農戶很少,所以自己也轉行跑起了客運。
    另一方面,秦寶雪花牛肉產量取決與秦川牛繁育的小牛犢,當秦川牛數量大幅度減少,其繁育的小牛犢也將減少。而在基地村現有能繁秦川母牛方面,秦寶牧業安排的技術員水平或參差不齊。在對10個村調研中,就有部分村民表示,技師水平不高,配種不易成功。
    另外,就約束性收購而言,在記者前期對10個村調研中,僅有謝家崖村產下的小牛犢必須賣給秦寶牧業,其餘9個村受訪村民均表示,產下的小黑牛可以不賣給秦寶牧業,因為公司與農戶沒有簽訂相關協議。
    然而,在招股書中秦寶牧業仍表示,公司所在的西北地區不僅牛源相對充足,且擁有秦川牛、新疆褐牛等地方優良品種。存欄豐富的秦川牛不僅為公司奠定了優質肉牛的品種優勢,而且為公司大規模繁育高檔肉牛提供了純種黃牛的基礎資源優勢。
    知情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牛荒現象」在秦寶牧業已真實存在,公司當前屠宰的秦川牛已比較少,已在甘肅、酒泉地區大量收購西門塔爾牛進行屠宰。
    或許秦寶牧業已意識到牛源短缺對自身的影響,今年3月12日,秦寶牧業已從澳大利亞成功引種3500頭安格斯基礎母牛,而這些牛最終將落戶到公司投資建設的「延安·黃龍優質牛肉產業園」。
    知情人士還告訴記者,秦寶牧業與農戶合作具有不確定性,在養殖效益低下情況下,農戶可以選擇不為公司繁育秦寶牛。本次秦寶牧業引種3500頭澳洲母牛在延安地區進行繁育,或表明公司已意識到牛源短缺的問題。但如此發展下去,未來5年內公司可能就沒有所謂的秦寶牛了,這也從側面印證出公司兩大主營產品前途堪憂。

秦寶牧業養牛成本奇低僅為同行業三分之一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知情人士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秦寶牧業所涉嫌的全產業鏈造假中,秦寶牛每天個位數的飼養成本可謂硬傷,不足行業三分之一水平。任何一個熟悉養牛的專業人士看到這一數字後,或許都會感慨:「技術含量」太低,容易穿幫。
飼養成本每天8.1元
    由於秦寶牛育肥時間為18~22個月,2009年、2010年秦寶牧業出欄秦寶牛偏少且育肥週期相對較短,因此,以2011年出欄的2825頭牛計算每頭牛飼養成本,具有較好的代表性。
    在招股書中,分攤至2011年當期出欄秦寶牛育肥過程耗用的飼料成本為1377.92萬元,當年公司秦寶牛出欄量為2825頭,以此計算,每頭牛在育肥期間的飼料成本為4877元。育肥期是18~22個月,若取中位數20個月,以每月30天計,每天每頭牛飼養成本為8.1元。
    8元一天的飼養成本,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養一頭一天究竟需要多少成本?在西安調研期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了當地養殖企業,與飼養員、業內人士進行探討。
行業平均成本高達30元/天
    要弄清一頭牛每天的養殖成本是多少,必須對養牛各環節進行深入瞭解。
    當地養牛人士稱,種牛即繁育牛,一般壽命期為10~12年,種牛一生平均繁育8個小牛犢,懷孕期大概是10個月,即一頭繁育母牛一年基本繁育一個小牛犢。產的小牛犢若是母牛,可以留下來再繁育,若是公牛就直接進行育肥,育肥後再進行屠宰。當然,產的母牛也可進行直接育肥。但就成本投入而言,母牛育肥投入成本只相當於公牛的60%。
    一般而言,產下小牛犢,再到後期進行育肥屠宰共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農戶飼養4~6個月;第二階段為架子牛即長骨架時期,需費時10~12個月;第三階段為育肥階段,即架子牛後期到28個月。
    在秦寶牛18~22個月育肥週期中,一頭牛平均每天要吃7.5公斤飼料,飼料以玉米為主,兼有大麥、小麥、麩皮,而上述飼料價格在2.6元/公斤左右。食草則包括麥草、苜蓿、秸稈以及酒糟,成本在8元左右。此外還有人工工資、水電、防疫費用等。不算折舊投入,一頭育肥牛直接投入成本平均每天為30元,甚至育肥期每天平均成本可達36元左右。行業普遍成本是:育肥牛18~22個月的投入平攤到每天每頭牛的成本是30元,而秦寶牧業僅為8.1元,不足行業平均成本的三分之一。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秦寶牧業折算下來每天8.1元的飼養成本實在令人難以想像,不排除公司故意將成本做低,以推高秦寶雪花牛肉的毛利率。公司招股書顯示,2009年秦寶雪花牛肉毛利率為19.83%,2010年上述毛利率飆升至55.05%,2011年這一毛利率水平已達到驚人的64.87%,這樣的暴利在業內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

秦寶牧業屠宰收入虛增數倍 巨虧變暴利
每經上市公司調查組 王朋
    秦寶牧業招股書顯示,2009年~2011年度,公司秦川牛屠宰量分別為19974頭、20554頭、21645頭;秦寶牛屠宰量分別為300頭、1722頭、2825頭。
    秦寶牧業2009年~2011三年中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1769.99萬元、2017.91萬元和1166.89萬元。但據知情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秦寶牧業每年根本完成不了上述屠宰量,公司屠宰業務涉嫌造假,由此屠宰收入亦可能存在虛增。
2009~2011年年均屠宰量2萬頭以上
    秦寶牧業旗下有4家全資子公司,其中秦寶良種牛、富農良種牛主要進行秦川牛短期育肥,楊凌牛業主要進行秦寶牛繁育及育肥,楊凌秦寶食品主要是進行肉類產品的深加工及銷售。
    而屠宰加工業務一直由母公司秦寶牧業承擔,招股書顯示,公司生產的秦寶優質牛肉和秦寶雪花牛肉共用一條屠宰線,該屠宰線設計屠宰能力為10萬頭/年。
    2009年公司上述兩大產品總屠宰量為20274頭;2010年總屠宰量為22276頭;2011年總屠宰量為24470頭。2009年~2011年,公司上述兩大產品分別合計實現銷售收入1.43億元、1.96億元和2.59億元。秦寶牧業母公司2009~2011年淨利潤分別為1769.99萬元、2017.91萬元、1166.89萬元。
競爭企業屠宰業務虧損或微利
    在A股上市公司中,福成五豐(600965,SH)主要從事牛肉養殖、屠宰、加工及活牛和牛肉產品銷售業務,因此從主業看,與秦寶牧業有一定的可比性。秦寶牧業招股書稱,2009~2011年三年實現年均2萬多頭屠宰量,且上述三年母公司亦取得逾千萬元的淨利潤,那麼同期福成五豐的屠宰業務又是怎樣的情況呢?
    從屠宰量和銷售收入來看,福成五豐從2009年~2011年連續三年下滑,屠宰量從34981頭降至30252頭,銷售收入從26213.13萬元降至23967萬元。而這三年與秦寶牧業年屠宰量持續增加相反。
    從盈利情況看,2009年福成五豐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為486.35萬元、2010年淨利潤為虧損3340.47萬元、11年淨利潤為1472.81萬元。值得注意是,儘管2009~2011年3年福成五豐屠宰量出現下降,但其年均屠宰數量也在3萬頭以上,高於秦寶牧業招股書披露的年均2萬頭以上,但2010年福成五豐出現大幅虧損,其餘兩年盈利水平整體低於秦寶牧業母公司水平。在規模效應顯著的屠宰行業,屠宰量越大,往往攤銷越低、利潤越高,但秦寶牧業屠宰量遠小於福成五豐,淨利潤卻遠高於福成五豐,這應該如何解釋呢?
實際屠宰量每年約2000頭
    招股書顯示,2009~2011年三年,秦寶牧業屠宰量維持小幅攀升態勢,且每年屠宰總量均在2萬頭以上。若按一年365天計算,上述三年,秦寶牧業每天的屠宰量分別為55.55頭、61頭和67.04頭。
    然而,有知情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秦寶牧業屠宰量涉嫌造假,實際屠宰量遠達不到招股書披露數量。
    據上述知情人士介紹,秦寶牧業屠宰設備2003年開始投入使用,屬於中型屠宰廠,設計日屠宰量300頭,每天至少要屠宰100頭牛才能保證不虧損,由此計算,一年下來屠宰量至少應在3萬頭之上。但招股書披露的每年屠宰量均在2.5萬頭以下。
    「不過就報告期公司每年宰2萬餘頭,實際上秦寶每年的屠宰量就2000頭牛。」上述知情人士稱,屠宰主要收取屠宰費,包括屠宰、冷凍在內從一頭牛上可賺200多元,一年2000頭即40萬元,但水電費一個月至少要15萬元,這還沒有算入人工工資。
    「按照這個實際屠宰量,秦寶牧業平均每天就屠宰5頭左右,個位數屠宰量肯定競爭不過當地的小作坊,因此秦寶牧業實際情況就是,集中到某一個時間段或者是上面審查的時候集中宰一次。按照公司招股書每年屠宰量,推算每天屠宰50頭~60頭,但你在他們工廠呆10天,或許還碰不上一天會宰牛。」上述知情人士稱。
秦寶 牧業 吹破 皮全 產業鏈 產業 造假 IPO 首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09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