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老謀深算的沙國石油部長納米 他捍衛王室財富 發狠啟動低油價大戰

2015-01-19 TWM  
 

 

撰文‧乾隆來

高齡八十歲,已經擔任沙烏地阿拉伯石油部長長達二十年的納米(Ali Al-Naimi),是全世界最具權勢的石油大亨。由於他的決策,讓國際油價在半年之內腰斬,把每個月數百億美元的巨額利益從產油的波斯灣,歸還給中國與歐洲的石油消費者;更造成俄羅斯盧布貶值一半、委內瑞拉經濟搖搖欲墜,全球股市更因為油價的波動而劇烈震盪。

一出手就撼動全球

動向迂迴 跌破分析師眼鏡如今,全世界的金融市場都仰望著納米,他在二○一四年下半年所展現的力量,實際上已經遠遠超過美國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或是現任主席葉倫(Janet Yellen),超過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都急著探詢納米的意旨,研擬油價下跌所造成的金融與政治大地震。

但是納米老神在在,窩在他的辦公室內,非必要絕對不見客。因為,他的決策已經做了,市場也已經反映,他撼動了全世界所有人的荷包,甚至有人要因此喪失政權,這些卻都不在他的算計之內。

他要讓油價下跌,跌到把競爭者趕出市場為止,這是沙烏地的利益;納米,只是為了沙烏地著想而已。

當大家等著納米的新聖旨,他擔任董事長的沙烏地國營石油公司(Aramco)在一月六日宣布,將會調高對亞洲客戶的供油價格,但是同步調低對歐洲客戶的供油價格。

Aramco對西歐與北歐客戶的二月供油價格,再度調降每桶一.五美元,創下二○○九年(金融海嘯後)的新低;但是對於占公司出口一半的亞洲客戶,原本每桶兩美元的折扣減少到一.四美元,實質調高了對亞洲客戶的售油價格。

納米的聖旨一出,全球的石油分析師又引起一陣騷動,報告意見分歧,摸不清楚納米以及石油王國最新的「歐洲降、亞洲漲」的油價策略,是否意味著殺價策略已經開始轉向。

就在大家還在捉瞎當口,國際油價再度下跌,由於納米調降歐洲客戶售價後,北海布蘭特原油與沙烏地原油的合約價差拉高到四.六五美元,因此造成北海布蘭特原油價格重挫,在一月九日跌破每桶五十美元的大關,當日震盪幅度超過三%,原本快速反彈的美國股市,也受牽累大跌一%。

一肩扛起掌櫃重擔

精密算計 要鞏固龍頭地位八十歲的納米,其實有個老驥伏櫪的辛酸。沙烏地阿拉伯的國王阿布都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今年已經高齡九十歲,身體狀況江河日下,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除夕夜,還因為呼吸困難被緊急送醫。

沙烏地皇室的繼承,原則上採取兄終弟及,阿布都拉是在○五年以高齡八十歲坐上皇座;先前的法赫德(Fahd)國王從一九八二年一直做到二○○五年,與納米並肩作戰數十年,兩人共同經歷無數次的石油震盪,緊緊維繫著沙烏地石油帝國的光榮。阿布都拉顯然已經無法長久在位,排名第一順位的沙門親王也已經高齡七十八歲,而且還有早發性癡呆的疾病。

一九三二年阿齊茲國王建立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根據《國家基本法》的規定,沙烏地阿拉伯是由阿齊茲國王後代子孫所統治的君主制國家。關鍵是阿齊茲國王與嬪妃們總共生了四十五個兒子,阿齊茲國王出生在一八七六年,他早在一九五二年過世,因此即使是最年輕的兒子也有七十歲了,整個衰老的沙烏地王室如何能夠千百年代代傳承,最重要的石油資產如何發揮永遠的影響力,艱鉅的任務就落在納米一人的肩上。

更重要的是,沙烏地阿拉伯是回教大國,人口數高達兩千七百萬人,而且與絕大多數的石油輸出國一樣,必須高度仰賴石油的收入。

沙烏地的優勢是幾乎取之不盡的石油蘊藏,高達七千四百億桶的蘊藏,可以確保未來兩百年都能穩居產油國的龍頭;但兩千七百萬人民食指浩繁,開銷極大,根據沙烏地今年的財政預算,在每桶七十五美元的油價收入下,國家的財政赤字已經高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九%,美林證券分析師沙里巴估算,如果全年平均油價跌至每桶五十美元,沙烏地的赤字占GDP比重將暴增至二○%。

同樣作為石油大國,俄羅斯因為油價大跌而發生盧布貶值一半、金融體系近乎崩潰的危機,在沙烏地並非全然免疫。

一九九八年石油價格暴跌,一度跌破每桶十美元時,沙烏地政府也同樣面臨赤字不斷飆升,債務最高突破GDP一○○%的危機;過去十年油價持續維持在高檔,讓沙烏地的國家財政快速改善,目前已經成為零負債的國家。

一場慘烈的零和戰爭

耐心等待 非得撂倒競爭者如今,全世界所有重要的人都在追著納米,但是他老人家依舊文風不動,甚至在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會議後也拒絕接受訪問。

倫敦《金融時報》報導,納米在會議中陳述:「我們根本不在意國際油價跌到每桶二十、四十美元,或者五十、六十美元。」「我們的策略不是為了眼前,而是未來國際原油市場的供需,我們看得很長!」納米認為,即使油價下跌了,俄羅斯也不會減產,OPEC必須維持市場占有率,堅持不減產,一直到競爭者退出市場為止。

一五年的油價戰爭,是八十高齡的納米部長人生最重要的一戰,他必須為王室與沙烏地近三千萬人民的永續鋪墊康莊大道,他必須確保沙烏地阿拉伯未來十年、二十年,乃至他身後,都能夠繼續坐莊領導產油國。

他既要迫使美國頁岩油業者退出市場,又要與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聯手打倒胡亂開採石油的普丁政權;還要讓巴西放棄深海鑽探,讓西非沒錢開採,讓已經簽約的北極海油田胎死腹中。

納米從一九九五年接任沙烏地石油部長已經二十年,如果回溯到一九八五年他出任國營石油公司Aramco總裁,他已經主導沙烏地的石油產銷長達三十年,是實至名歸全球石油業的沙皇。

納米與他的波斯灣同盟國如今有充沛的資金、零負債的財政,以及相對極低的開採成本;只要沒有意外(例如戰爭),他們矢志繼續壓低油價兩三年,直到把競爭者擠出市場為止。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納米(Ali al-Naimi)

出生:1935年

現職:沙烏地阿拉伯石油部長經歷: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執行長學歷:史丹佛大學地質碩士、

賓州理海大學地質系

一夫當關 低油價能撐多久?

──納米近期對OPEC產油政策的發言2014.11.12 與墨西哥探討天然氣議題,宣布阿拉伯將會加倍量產天然氣2014.11.27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會議結束後,確定不減產,被視為對抗美國頁岩油公司2014.12.18對國家通訊社說低油價只是暫時性的,OPEC國家不應偷偷減產以提升價格,否則將會失去OPEC的市占率2014.12.21認為應該讓最具效率的產油區產油,持續堅持沙國不會減產2014.12.22接受《中東經濟調查》雜誌採訪表示,不管石油的價格降得多低,一桶20美元、40美元,OPEC都不會減產

整理:吳沛璇

負債歸零 有本錢打持久戰──沙烏地阿拉伯政府負債占GDP比重1998年油價暴跌,一度跌破每桶10美元,沙國政府債務占GDP比重向上突破100% 近10年來的高油價,讓沙烏地阿拉伯的國家財政快速改善,達到零負債,也蓄積了後續打價格戰的雄厚本錢

 
老謀 謀深 深算 算的 的沙 國石 部長 納米 捍衛 王室 財富 發狠 啟動 油價 大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500


ZKIZ Archives @ 2019